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兔兔兔兔♡

29浏览    4参与
南兔兔兔兔♡

【魔道bg】分化后第一天(2)

☆bgbgbg

☆羸弱打字,菜鸡文笔

☆ABO设定

☆他A你O,私设称呼:卿卿

☆撞梗致歉

☆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内含:

羡/湛/涣/晓/薛/瑶(分三篇)


正文>>>>>(涣/瑶)


♡蓝曦臣


蓝曦臣目光浏览在柜台之间,今晚他的女孩就要分化了,他要准备一份礼物送给她。一想到你,总是不自觉眉目柔和,看得柜台的店员忍不住眼泛红心。


正犹豫着要选哪一个时,电话响起,看到联系人,蓝曦臣忍不住挂上和煦的笑容,“卿卿。”


你听见蓝涣接起电话,握住手中围巾,有些紧张地问,“哥哥你在哪儿呢?”


蓝曦臣低低地笑,“不能告诉你。”...

☆bgbgbg

☆羸弱打字,菜鸡文笔

☆ABO设定

☆他A你O,私设称呼:卿卿

☆撞梗致歉

☆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内含:

羡/湛/涣/晓/薛/瑶(分三篇)


正文>>>>>(涣/瑶)


♡蓝曦臣


蓝曦臣目光浏览在柜台之间,今晚他的女孩就要分化了,他要准备一份礼物送给她。一想到你,总是不自觉眉目柔和,看得柜台的店员忍不住眼泛红心。


正犹豫着要选哪一个时,电话响起,看到联系人,蓝曦臣忍不住挂上和煦的笑容,“卿卿。”


你听见蓝涣接起电话,握住手中围巾,有些紧张地问,“哥哥你在哪儿呢?”


蓝曦臣低低地笑,“不能告诉你。”


你忍不住嘟囔,柳眉轻皱,“这么神秘啊。”


蓝曦臣无奈地柔声哄,“卿卿要不先去我家等等我?过会儿我马上回去。”蓝曦臣指着柜台里的东西示意服务员包起来。


“那好吧,我去你家等你呀。你要快点哦。”说完挂断了电话。


要问为什么是哥哥,不过是从小的习惯。小时双亲意外亡故,你是后来被蓝家人领养回去的。


那时蓝曦臣已然是长身玉立的少年郎,你与他差了将近10岁,那年他18你10岁。谁知道你一看到他便抱着他的大腿不肯松手,父亲和母亲怎么劝说都无果。


家里的大人便调侃蓝曦臣,“本来是想着生了你们两个臭小子,带个乖乖的女孩子回来做宝贝,谁想到竟然是给你找了个小媳妇?好好照顾你媳妇啊。”


蓝曦臣顶着父母亲人们调侃的目光和那幸灾乐祸似的语气,忍不住羞赫。


蓝曦臣低头看着抱着自己腿的女孩,脸颊通红,弯腰无奈地抱起她。看着弟弟拿起手中书遮脸默默挪远。好吧,他认命了。温润的脸上难得有一丝龟裂。


照顾就照顾吧。


谁知道这一照顾就是8年,蓝曦臣看着手中礼盒,忍不住失笑。想到那人儿,心中总是忍不住地泛起蜜意。


打开房门的时候没有听到惊喜的呼唤,没有迎接到预想中的温香软玉,蓝曦臣低头看了眼摆在门口的鞋子,环顾了静悄悄的客厅。而后走上楼去。


忽然闻见女孩的卧室里传出来嘤咛的声音,似是痛极了。


分化提前了!


蓝曦臣脑袋中只有这么一个想法,他猛地推开你的房间门,就看见你跌在地上蜷缩成虾米的形状,快步上前把你抱起放在床上,不知道怎么缓解你的痛楚的他拿来毛巾无措地一点点擦着不断滑落的冷汗。


痛楚过后,从小腹上翻涌的热浪烫的你眼眸迷离,轻声嘤咛着,“哥……”


听着你软绵绵的声音,闻着那已是四溢的奶香味,再看你潮红的脸颊,他站起身推门出去,靠在门板上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剧烈跳动的心脏,低声警告自己,不可以,不可以。


他去翻找家里不久前准备的抑制贴,再回到房间的时候……


这场景却是让他的血液似乎都在这一刻要燃烧起来,热意直冲小腹那物什。


女孩竟是被热浪滚得将那浑身衣物褪去,瓷白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柔软的光。


蓝曦臣上前想要拉上你的被子,被热浪灼得迷糊的你哪会同意,拉住蓝曦臣的手,迷糊间辨清他的容貌便朝他的唇吻上去。


“哥……”


蓝曦臣的眼眸瞪大,后又微微合眼。


罢了罢了

自己养大的

是时候该验收了



………


“是你自己招的。”

“欠‘收拾’了。”




♡金光瑶


你看着眼前坏笑的人


沉默


沉默


“卿卿怎么不和我说话?可是讨厌我了?”金光瑶笑着看着你让你有一点受不住。


你本就是清冷无话的性子,闻言摇摇头,端起茶盏,“没有。只是在想月末的表演。”


金光瑶翻开手中的安排,“你不用担心,只管好好练习,我给你排了一个最好的出场次序。”


金光瑶是学校学生会的会长,这次月末的跨年会由他一手操办。可是最后差一个乐器加舞蹈表演,他就想到请你帮忙,你倒也是不扭捏,便应下了。


“古琴我已练好了,只是那舞蹈……”你的脸上显露出一分难色。


“可是他们让你受气了?”


你摇摇头,“只是感觉和乐曲不够搭。”


金光瑶轻笑,“我道是什么问题将平日无所不能的你难倒了。无妨,去掉便是。想来他们也不会有意见的。”


“可是会麻烦你……你是会长,这样徇私怕也是不妥。”


金光瑶轻笑,“是你的话,其实也是无妨的。”


你微微叹气,“没关系,今晚回去我把曲子稍稍修改一下即可。只是还有一件事……”


金光瑶眼眸含笑,“嗯?”


你抬眸便看见那双含笑的眸子,又瞥见那眼窝乌色,看来是这几日忙得觉都睡不好,想来自己这事儿也不算什么大事,也不必劳烦他了。


“没事。筹备固然重要,但也要注意休息。”

“好。”


跨年会----


你换好衣服从包里摸索出一个抑制贴,这两日便是自己的分化日子,今天出门你特意多带了两个抑制贴,生怕在台上分化导致表演出岔子。好在披散的柔发遮住了脖颈上的抑制贴。


“诶!右边台下那个坐在古琴旁边的长得好正。”一个男生转头同伙伴说话。

同伴抬头看了一眼,“别瞎惦记,学校里谁不知道会长喜欢她。”


那男生不屑,“嘁,谁怂那金光瑶。不过是……”


那男生话还没说完就只觉身后寒意涌起,回头就看见金光瑶含笑站在那里。


金光瑶只是微笑冲他点点头,便径直掠过。


“嘁,拽什么。”

“别说了,看来今天会长心情不错,不然你死定了。”

男生撇撇嘴不以为意。


晚会进行到中场高潮,终于轮到你们这一组上台,虽然是临时磨合,但是经过金光瑶的调和和你自己对曲子的修改,总算是能够完美地将表演完成。


金光瑶摸摸你的脑袋,轻声道,“加油。”


你微笑点点头,笑容轻浅,犹如雏菊一般清丽美好。虽本就不是什么活泼的性子,但也就只有和金光瑶待在一块的时候笑容会多一点。


其实有多年的表演经验的你上台是从来不会紧张的,只是从刚才开始你的身体就不太对劲。


上台后那感觉越来越明显,一阵一阵的疼痛席卷,那张本就白皙的小脸更显苍白。


金光瑶站在台下看见你的脸色愈发苍白,忽然就明白那日你的欲言又止。“……”


“你先去把那个男生引去小巷,那里的人会知道怎么处理。”金光瑶侧身和身边的人说话,话音刚落就疾步往舞台侧面打算上台把你拉下来。


跨年会有没有圆满举办怎与你的身体有可比性。不需思榷金光瑶就想上台。


虽然痛得你甚至难以呼吸,但是良好的素养让你的手却然是稳定地发挥着,美眸微转,瞪了一眼金光瑶,示意他不要乱来。


你自然知道他所接手的每一个活动对他的重要性,你也知道他对于自己身世的不甘,你也知道他深陷泥潭的难处,你知道他的举步维艰。


如果今晚,因为自己,这场跨年会有任何的瑕疵。明日,他便是众人竞相嘲讽的对象。


强撑着剧痛的身体表演完,抛却身后雷鸣般的掌声,你鞠了一躬便悄悄下台离开。


见你从另一侧离开,金光瑶转身要追上去。


“诶!金光瑶啊。这次跨年会做的不错。”


见到是校长,他收起眸中担忧,毕恭毕敬地回话,“没有没有,承蒙同学老师抬爱让我担了学生会会长这一职。这也是我分内的事情。”


无意同校长寒暄,说了几句话金光瑶便找借口离开。在后台寻了半晌未看见人,问了才知道你直接离开了后台。


卫生间----


汗水浸透衣襟,抑制贴沾了汗水没了粘性从脖颈上滑落,热浪上涌,你猛地一喘气。好在大家都会用场馆里的卫生间,这外头的卫生间却是偏僻无人。


金光瑶站在外面乍然听见你的喘息,也不顾什么女卫生间,推门就走了进去。


看到此时景象,那血却是直冲脑袋,属于Alpha的气息蓦地没有控制住开始四溢,那金星雪浪的味道混着你身上散发的茶香,气温升高,气氛逐渐暧昧。


金光瑶反手锁上了卫生间的门,扶起早已被浪潮击打的绵软的你。


“惦记了这么久……”

“我可以吗……”

“没说话就当你同意了。”



关灯关灯!




♡六一快乐!

♡虽迟但到!

♡有一点晚了,码得有点急,有时间我再修一修,垃圾文笔(轻点吐槽)

♡下一篇是古代paro,新短篇已经想好主题啦(校园/已婚)你们选一个,看大家更喜欢哪一个吧

♡看完就早点睡觉吧,晚安小可爱们

♡看到这里不留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嘛?

南兔兔兔兔♡

【魔道bg】分化后的第一天

☆BGBGBG!

☆拆忘羡

☆羸弱打字,菜鸡文笔

☆ABO设定

☆他A你O,私设称呼:卿卿

☆撞梗致歉

☆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内含:

羡/湛/涣/晓/薛/瑶(分三篇)


正文>>>>>(羡/湛)


♡魏无羡


“诶!别躲着我呀。分化成什么了?”魏无羡按住你想要关上的家门。


你瞪了他一眼,“我分化成什么关你什么事儿!你觉得我现在还会想离你吗?”


事情回到昨天放学----


“魏婴,我今晚就要分化了。”你眸光亮晶晶地看着他。


魏无羡转着手中篮球,“哦,怎么了?”


你看着他,“我们一起长大,你真的在我分化前没什...

☆BGBGBG!

☆拆忘羡

☆羸弱打字,菜鸡文笔

☆ABO设定

☆他A你O,私设称呼:卿卿

☆撞梗致歉

☆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内含:

羡/湛/涣/晓/薛/瑶(分三篇)


正文>>>>>(羡/湛)


♡魏无羡


“诶!别躲着我呀。分化成什么了?”魏无羡按住你想要关上的家门。


你瞪了他一眼,“我分化成什么关你什么事儿!你觉得我现在还会想离你吗?”


事情回到昨天放学----


“魏婴,我今晚就要分化了。”你眸光亮晶晶地看着他。


魏无羡转着手中篮球,“哦,怎么了?”


你看着他,“我们一起长大,你真的在我分化前没什么想说的嘛?”


 魏无羡停下转篮球的动作,戏谑地凑近,“怎么?分化成Omega要我娶你?”


你脸上蓦地一红。


他笑着拉远距离,“怎么可能?你分化成啥我可都不在乎。”


你眼中星芒碎裂,怒火上涌,这货,亏她还以为他这榆木脑袋开窍了,还是木头!


你气呼呼地快步离开回家,魏无羡后来的一句话飘散的空气中,你自是没有听见。


魏无羡拉住那又要合上的门,眼尖地看见了你脖颈上的抑制贴。


“Omega?”语气似是有些惊喜,不过气头上的你怎么会听的出来呢。


“是又怎么样,我嫁给谁都不会嫁给你!今天开始离我远一点,别打扰我以后姻缘,找一个比你强一百倍的Alpha。”说着傲娇地把头扭向一边。


魏无羡眸色渐沉,“除了我你还想找谁?嗯?”修长的手指握住你纤细的手腕。


你被他的动作吓得后退。


浓烈的酒香混杂着淡淡的莲花香气扑面而来,贴了抑制贴的你仍是受不了这过于浓郁的信息素气味,这会儿已是有些迷糊了。


“看来得提前把你标记了,免得有人惦记。呵,或者可以说,免得你去惦记别人。”魏无羡一手扶住你的腰,一手伸向你的颈后,凑在你的耳边低语。


迷糊之间,你只能感觉到对方蓦地咬住你的腺体把信息素注入,痛感让你似是清醒了一点,但后又是陷入浮沉。


哪有什么他人,不过是气你的话;哪有什么的生气愤然,不过是掩饰内心失落。


哪有什么满不在乎,不过是深藏心底的爱意;哪有什么榆木不知你,不过是静待花开再采撷。


那悄然飘散的话,只有风听见了……


“你分化成什么我都不在乎……”

“这辈子要娶的人只有你。”



♡蓝忘机


你趴在蓝忘机课桌上,盯着他浅色的眸子,“蓝湛,我今晚就要分化喽。你说我会分化成什么呢?”你戳了戳桌上摆着的兔子笔架。


这笔架是去年蓝忘机分化的时候你送他的,这本是用来架毛笔的,谁知道这人却是天天带来学校摆在桌子上。难道是太可爱了?


眼眸微转,却是和那双浅淡色无论何时都似乎没有波动的眸子对上,“看我做什么?”


蓝忘机收起手上书本,“回去了。”


你见他收起桌上文具背上书包就走有些无语,“喂,蓝湛,我还没说几句话呢……你上个月不是搬到我家那个小区了嘛,等等我一起回去呀。”


少年却是像是没有听见,越走越快,那耳根却是越来越红,等他到家门口,那张脸已然是熟透的模样。


对门的老奶奶开门去扔垃圾,看见蓝忘机这红到要冒烟的模样,忍不住开口,“孩子啊,你是不是生命了?怎么整个人这么红?”


蓝忘机慌乱回头,“无……无事。不必担忧。”说着开门走了进去,一进门那檀香味的信息素便是控制不住地四溢开来。


蓝忘机深深地喘了口气,他刚才在想什么……


现在想起脑子里的画面,他脸色却是更红了。


“不可淫乱,不可不可……”


彼时的你被蓝忘机丢下有一些懵逼,无奈只好自己一个人回家。因着晚上就要分化了,实在有些没胃口,你匆匆扒了两口便回了房间。


沾了枕头竟是直接睡了过去。


睡梦中,你轻声嘟囔,“臭蓝湛,你看我分化成Alpha怎么收拾你。”


第二日起来事浑身是分化时痛得冒出的冷汗,你抬了抬虚弱的手臂,闻着四溢的奶香味……“O…Omega……”说着扶着额头下床。


虽说自己一直扬言分化成Alpha就要揍蓝忘机一顿,但是也没想到这下是直接分化成了Omega……想着蓝忘机的那双眸子淡淡盯着自己的样子,你忍不住抖了抖,没分化前就被他压着,这下分化成Omega,气势是一点都没有了……


学校----


在学校的人缘极好,又因着在班上年龄又是最小,大家都挺宠着你,见你来了纷纷围上来,“怎么?如何?”


你歪歪脖子,“看到我的抑制贴了吗……看来我永远不能翻身做主人了。”


班上同学都自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女生们纷纷掩唇笑,在你和蓝湛之间眼神徘徊。


有男生调侃,“忘机他是咱们学校最优秀的Alpha,万年老二屈尊一下,和他…………”话没有说全,却是尽在不言中。


你斜睨了一眼,扬起小拳头,“小心我揍你哦。”


人群爆发出哄笑。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同学们四散开来。


待人群离开,蓝忘机抬眸看向坐在第一排的女孩,抿了抿唇。


那是他的。


这想法一出,竟是徒手把手中的笔给折断了,坐在蓝忘机身边的班长吓得挪开凳子,“学委,你别激动啊。怎么了?”


蓝忘机垂下眉眼,“帮我和卿卿请个假……谢谢。”


班长一头雾水,那总得有个缘由吧……


“诶!刚想问话,蓝忘机便走到你身边拉起你从后门离开。”


蓝忘机腿长步子大,你只能一路小跑跟着他,两个人来到了顶楼的音乐教室。


这楼的音乐教室因是新修的,平常没有人上来,监控什么的都没装,蓝忘机真是好手段,在这里揍自己真是有怨都没地儿喊委屈。


“蓝湛,你…”


话还没出口,却是被人堵住了,馥郁的檀香味弥漫在空气中,当你惊觉抑制贴被人撕掉扔在一边的时候早已被强势的信息素迷了眼。


果然,他就是找没有人的地方“欺负”自己。


为什么会分化成O,其实没什么不愿,只是在梦中难得看见那清冷的男孩展现笑容;其实哪有什么不甘,只不过是想离他更近一点。


为什么会是她,哪有什么冷漠,其实不过是以冷漠伪装的火热内心。哪有什么不语而别,其实不过是落荒而逃。


“我的。”

“嗯。”




☆打了擦边球,内心慌张

☆没错,又是我,旧坑没填又开新梗∪・ω・∪

☆今天没啥碎碎念,撸作业去了,爱你们

♡看到这里,是不是应该留下小红心♡和小蓝手?

南兔兔兔兔♡

【魔道bg】云深·桂香十里

☆团宠向

☆bgbgbg

☆撞梗致歉

☆羸弱打字,菜鸡文笔

☆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在蓝家,你可算是一个“横行霸道”的存在。

没有人敢拿“家规”二字约束你。


蓝曦臣看着远处跑来的女孩,无奈摇头,这三千多条家规没一条能够管束住这妮子。


“曦臣哥哥!”你跑近,把手中香包递给蓝曦臣。


“这是?”蓝曦臣接过,看着香包有一些歪扭的针脚,好在那纹饰确实是像模像样。


你开心的答道,“前些日子和思追景仪下山时遇到路上桂花开的正香就采了些回来,给你和蓝湛做了香包!”


蓝曦臣珍惜地摸了摸香包上绣着的白玉洞箫,抬手摸了摸你的脑袋,“卿卿有心了。”眸间是化不开的宠溺。...

☆团宠向

☆bgbgbg

☆撞梗致歉

☆羸弱打字,菜鸡文笔

☆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在蓝家,你可算是一个“横行霸道”的存在。

没有人敢拿“家规”二字约束你。


蓝曦臣看着远处跑来的女孩,无奈摇头,这三千多条家规没一条能够管束住这妮子。


“曦臣哥哥!”你跑近,把手中香包递给蓝曦臣。


“这是?”蓝曦臣接过,看着香包有一些歪扭的针脚,好在那纹饰确实是像模像样。


你开心的答道,“前些日子和思追景仪下山时遇到路上桂花开的正香就采了些回来,给你和蓝湛做了香包!”


蓝曦臣珍惜地摸了摸香包上绣着的白玉洞箫,抬手摸了摸你的脑袋,“卿卿有心了。”眸间是化不开的宠溺。


得了夸奖,你开心的同蓝曦臣告别去寻蓝湛,远远便看见雅室内坐着的蓝启仁和站着的蓝忘机。


“蓝先生!蓝湛!”


蓝启仁正想呵斥云深不知处内禁止喧哗,见到是你,常年刻板严肃的脸上也是挂起了笑意,“怎么今日有空来寻我这个老先生?不和景仪他们做功课?”


你有些郁闷地一屁股坐在桌案前,“先生,您不要一看到我就提这么让人扫兴的话嘛,你看我测试次次一甲,也不减些功课。”


蓝启仁摸摸羊角胡,板起脸,严肃道,“胡闹。功课岂是说减就减的。”


你撇撇嘴,眸子转了转,轻哼,“既如此,今日做的桂花糕就不送去先生的松风水月居了。”


蓝启仁一噎,这小妮子,就仗着大家伙都惯着她,就“为非作歹”。无奈摇头,“功课断然是不能少的,但如若是你觉得不必要完成的便不必写了。”


你听这话便知蓝启仁退了一大步,开心地站起来,俏皮地行了一礼,眨眨眼,“蓝先生您最好了,我做完桂花糕,一定把最大的一盘给您端过去。”


蓝启仁摸摸羊角胡无奈挥手,佯装嫌弃,“走走走。”


你拉着站在几步外沉默了半晌的蓝忘机赶忙跑出了雅室。


走出几步,在长廊上,你从怀里拿出那个香包,“蓝湛,这个给你。”


蓝忘机接过香包,摩挲着香包上一看就是技术不精,绣出的忘机琴虽有模样却是有些歪歪扭扭。“为何?”


你嘿嘿笑着,“我就做了两个,一个赠予了曦臣哥哥,另一个便是给你做的。等以后我练好了,再做一个予你。”


“这个就很好。”蓝忘机淡淡开口,眉目温和。


“什么?”你有一些没听清。


蓝忘机微微撇头不再言语,若是那耳根的红晕能不那么鲜艳,恐怕你真要以为他当真什么都没有说。


“那我先去灶房了,还约了思追他们做桂花糕。”你笑着一边跑一边同蓝忘机挥手告辞。


“云深不知处……”下意识要脱口而出的话收了回去,罢了,是她的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灶房----


“哎呦喂,姑奶奶啊,你可算来了。”蓝景仪看见你踏进灶房便仿佛见到了救星。“你说思追平日里做饭那么好吃,为什么糕点却一点都不会做了呢?你再不来,我真的担心他会把灶房炸了。”


蓝思追面色有些红,“景仪。”他出声制止蓝景仪絮絮叨叨地拆他台。


你笑着拍拍蓝思追的肩膀,“没有关系的,姐姐当初做的时候,也学了许久,想来思追这么聪明定然很快就能学会。”


蓝思追有些羞赫,“嗯,思追定会努力学会的。”


于是你们三人在灶房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蒸出了两笼子的桂花糕。


蓝景仪伸手要去抓,你佯装生气,“景仪,你啥都没干,净帮倒忙,不让你吃了。”


蓝景仪瞬间焉了,“不会吧,我错了还不行嘛。”


你哈哈哈笑起来,“骗你的。”说着用筷子夹起两块桂花糕,“给,一人一块,给我们两位功臣。”


蓝思追不好意思地笑笑,“也没帮上什么忙,都是你在做。”


你拍拍他的脑袋,“说什么傻话呢,你可是帮我大忙了,这次学会了,下次桂花糕就由你来做了!” 


少女眉目含笑,明媚的模样让蓝思追红了耳根。


蓝景仪不满地哼哧,“喂喂喂,我还在呢!难道我就没有我的安慰嘛!?”


你哭笑不得,伸手弹了一下蓝景仪,“行了,多大人了还撒娇。”


“我没有!”


虽是玩闹你也没有忘记了要将桂花糕送去给另外三人。蓝启仁那份装的是你答应先生的最多的一份,托要去交功课的蓝思追和蓝景仪送去。而你自己提了食盒去找蓝曦臣和蓝忘机。


寒室----


“你们两个人都在呀。”你踏入院子就瞧见了在喝茶的二人。


二人皆是站起身朝你走来。


“怎么了?”蓝曦臣温和的嗓音响起。


你看着两人腰间系着的香包,心下雀跃。举起手里食盒晃了晃。


“桂花糕做好了,拿来予你们尝尝。”


三人进了寒室坐下。


你看着他们二人拿起糕点吃了一口,眼睛亮晶晶的期待着评价。


“很好吃,卿卿真厉害。”

“嗯。”


你有些欣喜,“果然,我就说了,做饭做吃食这方面我最厉害了。”


转目看向蓝忘机的时候,不忘拍一下马屁,“当然,还是蓝湛这个老师教的好!”想来你这一身的厨艺是蓝湛手把手教出来的。


蓝忘机没有说话,只是那似乎是微微上扬的嘴角弧度暴露了他雀跃的内心。


二人吃了几块糕点便又讨论起事情。等日暮西山,转头便看见在案上睡得正香的你。


两人对视,心中皆是无奈。 眸中满溢而出的皆是名为宠溺的情绪。


“总是这样,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们视若珍宝的你

又岂会让这三千条家规

平白束缚了你的自由和天真

宠你包容你

是我们如今最想给你的




☆复习的时候看到省检的小说题目团圆,就想到了团宠,就忽然灵感闪现∪・ω・∪

☆作业也写完了,溜了溜了。睡觉了,小可爱们晚安!

☆看到这里是不是应该留下小红心小蓝手?必要时走个关注?【doge】

南兔兔兔兔♡

个人简介

☆大家好!


☆这里是南兔兔兔兔♡


☆你们可以叫我兔兔或者是兔子,南瓜也可


☆2020.7高考高三党


☆脾气好,有问题会回答,提出错误和建议也会酌情采纳。只要不是蛮不讲理的,都是小可爱!♡


☆喜欢妹子撒娇♡,看你可爱说不定我就更了呢【嘿嘿】


☆现主更魔道祖师的bg(以后可能还会更别的)

☆和@璃殇雪 合作的魔道祖师羡忘逆CP长篇

《红鸾归处·卷云相思》正在更新中


☆羸弱打字+灵感更文


☆常年潜水配音&写文爱好者


☆毕业前更新不定期


借梗要授权♡


☆简介以后会修修改改

☆大家好!


☆这里是南兔兔兔兔♡


☆你们可以叫我兔兔或者是兔子,南瓜也可


☆2020.7高考高三党


☆脾气好,有问题会回答,提出错误和建议也会酌情采纳。只要不是蛮不讲理的,都是小可爱!♡


☆喜欢妹子撒娇♡,看你可爱说不定我就更了呢【嘿嘿】


☆现主更魔道祖师的bg(以后可能还会更别的)

☆和@璃殇雪 合作的魔道祖师羡忘逆CP长篇

《红鸾归处·卷云相思》正在更新中


☆羸弱打字+灵感更文


☆常年潜水配音&写文爱好者


☆毕业前更新不定期


借梗要授权♡


☆简介以后会修修改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