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农

513浏览    35参与
山今日立

【他泰】自制表情包

内有南农 大k 星星 德德

随便瞎整的 开心就好kkk

点完心心再抱图可以嘛(/ω\)

【他泰】自制表情包

内有南农 大k 星星 德德

随便瞎整的 开心就好kkk

点完心心再抱图可以嘛(/ω\)

比巴卜卟卟卟

如果可以

出场人物介绍(名字糅合了本名和电视剧中人物名字),ooc预警。

Andrew:小说家(笔名大草),富家少爷

Traffic:新闻记者(笔名南农)

Edward:管家


《异瞳物语》系列小说主要人物

荒村:私家侦探

八目:异瞳少年

阿龙:小报记者


(一)

八月盛夏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不见一丝云彩的湛蓝天空,现在已经挤满了大片大片的乌云,还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行人望着头上这黑压压一片,嘴上大呼不妙,自己可是在树木成荫,环境清幽的郊区啊!!四周完全没有躲雨的地方啊!!攥紧了拳头,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滴、滴、嗒、嗒,雨开始下起来了,小小的密密的雨点滴在树叶,打在草木上,...

出场人物介绍(名字糅合了本名和电视剧中人物名字),ooc预警。

Andrew:小说家(笔名大草),富家少爷

Traffic:新闻记者(笔名南农)

Edward:管家


《异瞳物语》系列小说主要人物

荒村:私家侦探

八目:异瞳少年

阿龙:小报记者


(一)

八月盛夏的天气说变就变,刚才还不见一丝云彩的湛蓝天空,现在已经挤满了大片大片的乌云,还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行人望着头上这黑压压一片,嘴上大呼不妙,自己可是在树木成荫,环境清幽的郊区啊!!四周完全没有躲雨的地方啊!!攥紧了拳头,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滴、滴、嗒、嗒,雨开始下起来了,小小的密密的雨点滴在树叶,打在草木上,击得这些花花草草摇头晃脑的,刚才还聒噪入耳的蝉鸣,婉转的鸟叫瞬时消逝在雨中。

老天爷可不管你有没有淋湿,也不在意你是否有没有落脚处,他把乌云又扯开了些,雨便像倾倒一般落了下来,噼里啪啦的拍打在灰青色的瓦砾上,滴滴答答争先恐后的落在地上,敲出一个一个小水坑,仿佛要合奏一曲盛夏雨之歌。

原本被午后炽热的阳光晒蔫了的树木花草,喝饱了雨水,竟有了一丝昂扬的生机,打在叶子上的雨滴也被弹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样子就像在随着雨声伴舞一般。

若是身在屋里坐在窗前,或是逗留在凉亭里,外面的确是一副消暑的美好景色。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连个人都没有!

行人没有半点心情欣赏,加紧迈开步子跑了几步躲到前方一个屋檐下,往里使劲挤挤身子,试图躲避这渐大的雨势。

只见他甩甩头发,水珠顺着发丝滑落下来,夹着的公文包已经淋湿了一角,白衬衣也湿透了,透过衣服依稀能看到男人紧致的小麦色皮肤。

男人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公文包上的水,把它护在胸前,抬头看了眼门牌号,又低头瞅了一眼手里已经被攥的皱皱巴巴的名片,是要找的地方没错了!赶紧按了几下门铃,期待着有人快些来开门。

——「“从今天起你就是大草的责任编辑了!”」

男人站在房檐下,又往里缩了缩身子,可是这狭窄的地方哪塞得下男人宽厚的肩膀和高挑的身材?男人蹙眉,不禁回想起今天来这里的原因。

一直是新闻前线报道记者的自己,昨天莫名其妙被通知因为人手不足被借调到文字编辑部,今天又被编辑部部长莫名其妙点名指定去做“大草”的责任编辑。

还没来得及拒绝,手里就已经被部长塞了一张名片,并且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

「“大草的《异瞳物语》你读过吧?能做这么出名作家的责任编辑可是好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我们可是求了好久才得到了独家发布新书签约稿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啊!”」

没读过什么《异瞳物语》,他对大草这个名字有所耳闻,但也仅次于听过而已。

因为自己从小励志就是做个新闻记者,时政报道纪实题材才是他的最爱,小说他很少读,更别说这种奇幻类的。

脑海里已经准备了一大堆拒绝的说辞,可是部长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乖乖闭了嘴。

——「“你要想回新闻部,就好好完成这个任务!”」

只得把心里的不满咬碎吞进肚子里,忍过这段时间就好了,他如此安慰自己。

雨继续往身上飘,男人焦躁的跺着脚,脸上露出一些愠色,紧闭的双唇显示出他的不耐烦。

鞋子已经进水了,好不容易穿了这双一年都穿不了几次还锃亮的皮鞋,想着第一次见面正式一点留个好印象,现在可好,鞋子洇了水,估计以后也穿不了,得丢了吧!?

正因为不是特别关注在意名牌衣物的人,所以这双花了大价钱买的皮鞋还是让他有些肉疼。

“怎么还不来开门?”男人小声嘀咕了一句,已经没了耐性,又伸手使劲发泄似的,按了按门铃。

雨丝毫没有减弱的意思,反而下的越来越欢,豆大的雨点砸在肩上竟还有些疼,连绵的雨点逐渐模糊了视线。

“啧!”男人烦躁的咬咬下唇。

——「“大草就是有些怪癖,有才华的人嘛,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怪癖,你懂的!不过你在外面这么多年,和那么多人打过交道,见多识广,肯定可以和他好好相处的!而且他可是第一次要求有责任编辑哦!”」

部长寓意不明的提示话语和欲言又止的表情回荡在脑海中。

男人心里已经给门后的人打了负分,他对即将见到的人没有一丝好感——

1.有才华;

2.有怪癖;

3.没礼貌!!

难道不在家?还是不想过来开门?让别人在大雨天等待这么久真的太没有礼貌了吧?!!

男人抬手想再按门铃,突然听到门后传来悉悉索索拉开门闩的声音。

咔拉拉,拉开门的声音,一个穿着白衬衣黑长裤的高大男人出现在门后,一手撑着一把长柄伞,另一个手上握着另一把伞,一种压抑感扑面而来。

“真是不好意思,南农先生,刚才在内屋伺候少爷更衣,没听到铃声,让您久等了!”高大男人低低头稍稍弯弯腰,将手里的伞递过去。

南农接过伞,心里轻嗤一声,什么年代了还伺候更衣?少爷?还真是个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少爷啊?

“请您跟我来!”

躲在雨伞下面的高大男人看不清表情也听不出言辞的感情,只做个了请的手势,引领南农往里走。

雨打在伞面上发出砰砰砰的声音,仿佛要把这伞砸烂一般。

一路快走,收了伞,迈上阶梯站在木质连廊上。南农脱了湿哒哒的皮鞋,站在玄关处,犹豫着要不要进去,袜子已经完全湿透了,每走一下都能踩出水来。身上也滴着水,虽然很气愤,但教养告诉他最好等一等。

方才脱鞋的时候,南农大致观察了一下房屋的设计,这是个欧式和日式风格杂合的大房子。

和来时路上那一栋栋小洋房和别墅不一样,这栋房子没有东南亚别墅那样明亮那么缤纷的色彩,反而是清冽的灰白色和原木色。

沿着房屋外围一圈的木质连廊,木头推拉门,透过玄关看过去内屋也是木质地板,木质桌椅甚至是木质吊灯,一派古朴风格;但现代化的影音设备,又让这个房子有了一丝现代气息,这种时空交错的搭配似乎还不错。

南农现在这样湿漉漉的踏进这个房子,让他觉得自己会破坏这种和谐、温暖的氛围。

高大男人兀自往前走了几步,发觉身后的人似乎没有跟上来,回头看了一眼南农犹豫的表情和紧皱的眉头,明白了什么,往回走了两步,小声说道“南先生请稍等!”

说罢便快步走进内屋,不消一会儿,拎着一个竹篮走了出来。

“南先生,请跟我来,少爷说怠慢您了,请您先去客房淋浴更衣,不要着凉了。”

高大男人低沉温润的声音像下了魔咒一样,引得南农乖乖的跟着走。

沿着连廊拐弯走到房子最里一隅,高大男人推开门,做了个手势,将竹篮放进屋内,“南先生,请!我在门外等您,有什么需要的请叫我!”

南农从来没有受到这般待遇,心想这真的是现代社会吗,一瞬间有种回到古代社会的错觉,不过身上传来的寒凉由不得他过多思考,他紧了紧衣服,走了进去。

温热的洗澡水淋在身上,一下子就驱散了雨水带来的寒气,还有等待那么久的郁气,不知道冲了多久,南农感觉身体总算暖和过来了,甚至还有些发烫。

关了水龙头,擦干身子,又擦了擦头发,翻了翻竹篮,寻思这也准备的太周到了吧?南农撕开崭新的还未拆封的内裤包装,嗯,稍微有点点小。

想起那个高大男人的身影,好笑的摇摇头,肯定不是那个人的。

那,南农转了转眼珠,这肯定是那个“大草少爷”的咯?

又拿起篮子里的墨色底镶嵌细白条纹的浴衣?和服?南农也摸不准是什么,往身上一套,呵!袖子短了一点,下摆也正好到小腿肚子,合上衣襟,拿起腰带随便系了个结。

心里大致勾勒出这个少爷的身形,比我瘦点矮点。南农扁扁嘴,似乎有些不开心,因为和他预期的不同,这不是个大腹便便的人。

不过这种沮丧的情绪没有打乱他的心情,现在的他终于活过来了,没有了刚才的狼狈,神清气爽的拉开门。

“您收拾好了?”

南农显然忘了门外还有人等着自己这回事,又吃惊又有点不好意思,但他马上就收起那些表情,朝那个高大男人点点头。

突然感觉有双手朝自己腰间伸了过来,似乎想扯自己的腰带。南农下意识的捂住腰带,往后退了退。

“你要干嘛?!”

高大男人停下动作,被南农这么一吼,有些尴尬,收回手。

“不好意思,看到您腰带系的不对习惯性的想帮您纠正过来!”

“不用了不用了!!”

南农生怕这个男人真的会帮自己整理腰带,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两只手拼命死死的捂着腰带。

“让您受惊了!那请您跟我来吧,少爷已经等候多时了!”高大男人没再多说什么,欠身做了个请的手势。

南农放松下来,整了整衣服,加快脚步跟在高大男人身后,暗自腹诽,我也等候多时了,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个有怪癖的这么大谱儿能让人在大雨里等这么久的少爷。



比巴卜卟卟卟

如果可以

(二)


盛夏的雨一般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可是今天这雨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明明是下午三点多的时间,天却黑沉沉一片,竟让人生出一丝分不清白日黑夜的错觉,院落里的竹子被风吹的东倒西歪,竹叶七零八落的铺洒在地上,雨水争先恐后的落下,打在房顶顺着青瓦房檐淌下来,汇集成了一条条水线,从连廊朝外远远望去,整个房子好似罩在水帘里,有种迷幻的美感。

跟在高大男人身后的南农思考着等下该如何回去,如何开口借伞,看这雨势自己是否需要开口借宿?

一想起刚刚让人在门外好等的作家先生,没来由觉得心里一阵火大,也许是因为天气,又或者是因为被调离最喜欢的岗位。

被思绪搅得有些疲惫的南农在高大管家的指引下进了客...

(二)


盛夏的雨一般来的突然,走的也突然,可是今天这雨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明明是下午三点多的时间,天却黑沉沉一片,竟让人生出一丝分不清白日黑夜的错觉,院落里的竹子被风吹的东倒西歪,竹叶七零八落的铺洒在地上,雨水争先恐后的落下,打在房顶顺着青瓦房檐淌下来,汇集成了一条条水线,从连廊朝外远远望去,整个房子好似罩在水帘里,有种迷幻的美感。

跟在高大男人身后的南农思考着等下该如何回去,如何开口借伞,看这雨势自己是否需要开口借宿?

一想起刚刚让人在门外好等的作家先生,没来由觉得心里一阵火大,也许是因为天气,又或者是因为被调离最喜欢的岗位。

被思绪搅得有些疲惫的南农在高大管家的指引下进了客厅。作为前线记者的职业素养,甫一进门,他就暗自打量观察周围环境。

玄关处整齐放置的鞋;客厅里没有过多的家具,只有一张略显大的沙发、配套的矮脚茶几、也许是天鹅绒的米色地毯还有一台超大屏电视。

再往里走就是今天的目的地——作家先生的书房。

高大管家先一步拉开木质推拉门,大步走进去,跪坐在榻榻米一边,弯了弯腰对着侧卧在榻榻米上的人耳边说了句什么。

南农定定的站在门口,没有往里走,他快速扫描这个房间,发现这里有一整面书柜,放满了各式书籍,房间里有榻榻米,小矮桌还有几个团蒲,以及特别显眼的一张棕黑色的大书桌。说它显眼是因为它和别的家具风格不大一样,准确来说是不像会出现在这个干净整洁屋子里的东西——上面凌乱的摆放着好几本摊开的书,斜放在各个角落上的笔,完全没有把笔筒放在眼里,随意拧成团的纸,桌上地上都是,甚至放在桌边打开盖的墨水瓶,以及那半合着盖的笔记本电脑。

原来是不善收拾,不爱整洁的人呐!

几乎就瞟了一眼,南农立马就明了了小少爷的行为作风。

看来屋里的整洁都是高大管家的功劳。吐槽在心里持续输出。

南农站在门口看不清躺着的人的正脸,只见他穿着和自己款式一样,但花色更加鲜艳的衣服,稍稍斜落的衣领带出瘦削的肩部线条和流顺的后脖颈;从腰窝处的凹陷不难看出这人的纤细,半掌宽的腰带似乎绕了好几圈;顺着往下从和服里探出的一对纤细脚踝仿佛用一只手就能抓住。

“南先生,少爷请您进一步说话。”

高大管家低沉沙哑的声音,还有那似乎带着一丝探究的眼神,惊得南农有些莫名的心虚,赶忙收回眼神,迈进房间。

“诚如您所见,这不算是个会客厅,房间里没有凳子,只能请您坐在蒲团上了,请您随意不要见外。”

自在的接过蒲团,南农预想的剑拔弩张的桌上谈判场景没有出现,让他舒了一口气,天知道自己最讨厌的就算那些正儿八经围着一张桌子,然后十分官方的讨论问题,目前这种情况,反而觉得轻松。

“少爷,您也该起来了,客人来了,这样是极不礼貌的!”

背对着自己的身子动了动,心想这个人的确是有少爷脾气的。

背对着整理了一下衣物,又拨了拨眼前的头发,这都是南农从半后侧面瞥见的,我们的少爷终于才缓缓得把身子转了过来。

外面是不是传来了闪电的声音还轰隆隆的雷声?不清楚自己的耳边为什么突然响起了“轰”的一声,他直勾勾的盯着这个男子。脑子里迅速检索这么多年的报导采访生涯是否有遇见过如此清秀的人。

还未有检索结果,脑子里又开始另一轮搜索工作,什么婉若游龙,双瞳剪水、眉清目秀、朱唇粉面等之前只在书上见过却从来没用过的成语一股脑的闪现在眼前。

“南先生?”

榻榻米上的人看着客人呆呆的样子有点忍俊不禁,饶有兴趣得盯着看了一会儿,悠悠得唤了声名字。

“咳咳咳,南先生!”一旁的高大男人看不下去,轻咳两声。

这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好生一副俊俏少年面孔。

“莫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戏谑调侃的话语怎听不出来,向来自持的人也有失礼失态的一天。

“额,没有没有,就……我原本以为您是个不修边幅的大叔!啊!”意识到把心里话说出来的南农用手捂住嘴,一脸懊悔。

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被这双眼睛看着就像听到了海妖的歌声被蛊惑住的人,头脑发热。心里叹气之后,南农下定决心再修炼一下稳重这门课。

“哦?那见到真人,你觉得我怎么样?”

少爷栖身靠近南农,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好像都扑在南农脸上,近距离更能清晰辨出脸上的绒毛,肤如凝脂,皮肤嫩的仿佛能掐出水。

“哼~”少爷轻哼一声,听不出是什么意思,没等客人作答便迅速退回自己的位置,脸上恢复了冷峻,仿佛刚才还讪笑和调侃的不是同一个人。

阴晴不定……再加上一个形容词。

“咳咳咳,不好意思南先生,我家少爷就是这点不好,喜欢捉弄别人。我替他向您先道个歉。”说罢高大男人朝南农欠身微微低头。

南农摆摆手,“也是我失礼了!”

“那我们还是来谈正事吧。”跪坐在一旁的高大男人回复了最初那平淡冷漠的语气,一下子让刚刚还暧昧尴尬的空气烟消云散。

“嗯~”少爷慢悠悠的拿起手边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微微蹙眉。

“南先生,请喝茶!我们边喝边聊。”是不容推辞的语气。

冒着些许热气的红茶滑过唇瓣,度入口中,温度刚好,正好舒缓一下刚才焦躁的内心,稍微有些苦的口感也排解了些夏日午后淋雨的不爽,温润的茶水仿佛一剂良药,整个人瞬间变得清醒起来。

方才抿完茶便蹙眉放下茶杯的少爷到底是不满这茶水的哪点呢?南农盯着茶杯第一次有些讨厌自己观察能力太强,求知欲太盛总想得到答案。

“爱德华,今天的茶好苦!”

原来是这样,吃不了“苦”的娇惯少爷,心中暗笑。

“少爷,牙医昨天才告诉您要少吃甜食,今日特意没给您放糖,请您不要抱怨了。掉了牙您就开心了?”

与体型不符的温柔语调轻声入耳,南农忍不住抬眼,瞥见少爷努了努嘴,而一旁的男人眼里尽是宠溺。一瞬间竟有些手抖差点将茶水洒出来。

“南先生,抱歉现在才自我介绍,我叫爱德华,如您所见是Andrew少爷的管家。”

说到Andrew时,爱德华还特意朝少爷看了一眼,“这次麻烦南先生过来,主要是希望您能帮忙照顾少爷,顺便监督少爷的创作。”

“帮忙少爷按时交稿。”爱德华顿了一顿,特意在“按时”两字上加重了语气。

“爱德华,我很准时的!”

“而且我也不需要人来照顾!”

Andrew这下完全皱起眉头,气呼呼的反驳道。

“Andrew少爷!”爱德华换了宠溺但又不容人置疑和反驳的语气。

少爷扁扁嘴,偏过头不去看二人。

“南先生,虽然很唐突也很突然,但是我家少爷这段时间就交给您了。在此之前我已经和贵部长联系好了,最近您就住在这里。”

“帮忙照顾的这一部分,报酬我们会另付的。”

爱德华平淡的语气仿佛在说一件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事,但整个却给人一种板上定钉的态度和错觉。

这时才反应过来,和部长说的“责任编辑”的工作似乎不太一样?!

“可是……部长只交代了我担任责编这一职务,并没有……”忍住想要臭骂那个部长老头一顿的怒意,南农保持理智与爱德华交流。

“责编的工作内容也包括照顾作家这一环节。您可以找贵部长再确认一下。”

“如果是担心别的问题,请您放心,您的一切开销都由我们负责,您只需要负责照顾少爷和督促他写稿就行。”

“但是……”

男人看出南农的不理解,随即解释道:“我最近需要出趟远门,实在有事无法脱身!我和贵社联系过,也考察过几个候选人,您的年纪、经验、阅历和性格是最合适的!还请您答应!”

爱德华把手搭在南农肩上,低下头,好像在托付终生大事一样。

南农没有马上答应,而是稍微歪头看了一眼一边在闹别扭的少爷。

“似乎你家少爷不太乐意哦!”

内心依旧挣扎要不要接下这个说是责编,实质和“保姆”没有任何差别的工作。

爱德华轻轻拍拍南农的肩说:“少爷已经答应了,还请您放心。”

Andrew依旧侧着脸,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侧脸如雕刻一般完美,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还有在白炽灯的灯光下微微颤抖的睫毛,竟让人生出怜爱之情。

“嗯,我知道了。”

“太好了!那就拜托您了!”爱德华终于露出了与南农见面后的第一个笑容。

南农不禁哑然,面前这个应该有一米九的大个子说话和做事的方式完全与他的身材不符,有着坚毅的面孔,眉间透露着自信和英气的那种英俊,和一旁的俊俏少爷是截然不同的外貌。

「成熟男人的魅力和气质!」

这是南农最终给爱德华的定义。

“少爷,和南先生好好打个招呼吧!”

又是这种语气。

“你好,我叫Andrew,很高兴见到你,请多多关照!”

生硬无奈的语气令人发笑,南农忍住想笑的冲动,微笑着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

“我是南农,以后请多多指教!”

也许是错觉,南农竟然从Andrew脸上读出一丝惊讶,仿佛听到他轻启的红唇抱怨的说了句“什么嘛!”

“少爷…您就别闹别扭了!我不过是出去趟远门,请您不要闹脾气,也不要太为难南先生了。”

虽然已经见识过了,但还是惊诧于这张充满男性魅力的脸竟然能够一脸柔和用如此低沉宠溺的声音说话。

“呃!我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说话的人却像孩子气一般赌气扭头不看人说话。

爱德华好笑的摇摇头,用手揉了揉Andrew的小脑袋,半试探地说。

“时候也不早了,得在雨下的更大天黑之前动身,那我这就走啦?”

“嗯嗯嗯嗯嗯,走吧走吧!快走!每天跟个老妈子一样念我!巴不得你赶紧走!我就自由了!”仍是置气的口气,仿佛为了印证自己的说法,还还使劲得挥了挥胳膊。

“我明白了,少爷!”

爱德华收回摸头的手,起身朝南农弯了弯腰,“我先走了,南先生,这之后就麻烦您了!”

南农迫于这股无形的压力,也站起身点头回应。

暗自对比了一下,自诩也是个身材高大体型健硕的人,可是和爱德华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了,而那个少爷和爱德华比起来,仿佛就是个小孩子。

小孩子?

南农眯着眼睛,回想起刚才这两个人相处的模式,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按道理说是少爷与仆人吧,怎么有一种如此宠溺的感觉,少爷这么别扭,实在是太可爱了吧?而爱德华眼里流露出的宠爱也不像一般的管家那么简单。

心中一惊,暗自嘲讽难道那么狗血的八点档晨间剧真实存在?

就听得随着推拉门咔拉拉关门的声响,少爷倏地站起来,哒哒哒朝门口跑过去,探出头大喊——

“爱德华,办完早点回来!!”

这对主仆真有意思!

南农望着少爷趴在门口的背影寻思道,他却没有察觉自己心里同时也燃起不一样的情绪。




凝华—菁

我想念学校的樱花了

so灵感来源南农樱花

头发阴影乱找的(í _ ì)

小小的制作了一个绘画过程gif

背景的樱花是网上找的素材

(。ò ∀ ó。)

我想念学校的樱花了

so灵感来源南农樱花

头发阴影乱找的(í _ ì)

小小的制作了一个绘画过程gif

背景的樱花是网上找的素材

(。ò ∀ ó。)

遥酱雨
好多小朋友在草坪上玩呀

好多小朋友在草坪上玩呀

好多小朋友在草坪上玩呀

遥酱雨
图书馆前的二月兰

图书馆前的二月兰

图书馆前的二月兰

遥酱雨
下马坊皇家农业施工大学

下马坊皇家农业施工大学

下马坊皇家农业施工大学

zhouyuangan
2017年7月,在学校复习准备...

2017年7月,在学校复习准备研究生考试,拍摄于狂风暴雨前一刻,印象里,教学楼断电了,我们才提前回到假期里临时住的地方。

2017年7月,在学校复习准备研究生考试,拍摄于狂风暴雨前一刻,印象里,教学楼断电了,我们才提前回到假期里临时住的地方。

Ashes of my paradise

献给所有在此留下回忆,各奔东西的朋友

献给所有在此留下回忆,各奔东西的朋友

阿七
下了一夜的雨,早晨花落了一地。

下了一夜的雨,早晨花落了一地。

下了一夜的雨,早晨花落了一地。

Clarecc
The Revolving S...

The Revolving Stairs Of Our Library

The Revolving Stairs Of Our Librar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