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宫恨

14981浏览    975参与
东方墨

某种程度上熊猫也是背影杀手23333

某种程度上熊猫也是背影杀手23333

咩咩
【网恨】“纯情”皇帝“俏”妃子

【网恨】“纯情”皇帝“俏”妃子

【网恨】“纯情”皇帝“俏”妃子

咩咩

【网恨】这是割草无双游戏但是玩家是草

业界的楷模黑白郎君南宫恨独自研发了一款游戏。

从设计、画图、建模、背景、打斗手感…….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一人抵千人万人,甚至还胜于千人万人。只有配音,因为南宫恨不愿意用变声软件,所以找了一群专业的CV来配。

身为同居人的网中人有幸成为此款游戏的第一个试玩者,游戏打开,选择性别,输入名字,捏人物和脸,正式进入游戏。

网中人看过南宫恨的设计稿,知道游戏的大背景是诸神将亡,人类崛起,妖孽四散。勇敢的读书人将踏上旅途挑战天下强者。

还挺带感的。网中人操纵着主角买好武器穿上装备,走出新手村,走进草丛,野生的怪物跳了出来,网中人举起剑砍了怪物一刀,侧身跑离怪物的攻击范围,诱使怪物做出追击,然后再跑...

业界的楷模黑白郎君南宫恨独自研发了一款游戏。

从设计、画图、建模、背景、打斗手感…….都是他一个人做的,一人抵千人万人,甚至还胜于千人万人。只有配音,因为南宫恨不愿意用变声软件,所以找了一群专业的CV来配。

身为同居人的网中人有幸成为此款游戏的第一个试玩者,游戏打开,选择性别,输入名字,捏人物和脸,正式进入游戏。

网中人看过南宫恨的设计稿,知道游戏的大背景是诸神将亡,人类崛起,妖孽四散。勇敢的读书人将踏上旅途挑战天下强者。

还挺带感的。网中人操纵着主角买好武器穿上装备,走出新手村,走进草丛,野生的怪物跳了出来,网中人举起剑砍了怪物一刀,侧身跑离怪物的攻击范围,诱使怪物做出追击,然后再跑上去就是一刀,但是怪物跑得远比网中人想象的要快,相较于主角的速度,怪物简直可以算是瞬移了,网中人看见怪物冲来,感觉举盾防御。

怪物轻轻地摸了他一把,攻击打碎了盾牌,网中人就死了,GAME OVER。

网中人一连串黑人问号,这不是新手村旁边吗?你家门口的怪物强到离谱?南宫恨悠哉悠哉从冰箱里拿了一瓶矿泉水,坐在网中人旁边,边喝冰水边看网中人玩游戏,每当网中人死掉,他便发出满足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

过分了,你做游戏是为了拿别人耍乐子嘛!网中人一度以为南宫恨做的是个虐杀BOSS的游戏,没想到是小怪虐杀玩家的游戏啊啊啊。

在某些方面,南宫恨绝对是个抖S,最喜欢看别人受苦并痛苦的那种。

磕磕绊绊走出新手村,杀了必要杀的怪物,后面迎接网中人的是复杂的地形和更强大的怪物,强到主角被打一下就死了,而主角的剑打不出怪物多少伤害。网中人会和每个遇见的小怪陷入苦战,更别提成群结队的小怪一拥而上,场面会变得十分血腥。路途又遥远,且容易迷路,在周围一片精神污染中,要顶着压力找出口。

游戏难,道具少,存档点更少,怪物变态,主角身上的盾和没有一样,网中人打了百分之一就放弃了。

“输了?”南宫恨戏谑地挑起一边眉毛。

不是输了,是你的游戏不会赚钱好吗!网中人心想。

 

番外

网中人把手柄递给南宫恨,南宫恨疑惑地挑起一边眉毛。

“你自己做的游戏,你自己试试。”

“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何惧之有。”南宫恨一把接过手柄,开始了游戏。

他没有捏脸,都选择了随机,然后在新手村装备完毕,走了出去,然后草丛里扑出来一个怪物,南宫恨灵巧地操纵人物往一边闪,可没有想到背后还有一只怪,双面夹击中,南宫恨死得很快。

沉默在客厅里蔓延。

网中人憋住了笑。

“这次不算,”南宫恨再次读取了前面的存档,再接再厉。

……..

二十四小时后,南宫恨依然在游戏前努力地通关。


咩咩

【网恨】 OOC小段子之湖中神妓

在遥远的彼方,有一个传说,传说中有一把圣剑,看守圣剑的是一名神妓,只有让神妓满足的人才能得到圣剑。

网中人是一个大魔王,他听到了传说,为了不让勇者得到圣剑,他决定自己去湖边,满足那个神妓的需求。

飞了三天三夜,网中人终于是来到了预言中的湖边,刚刚落地,便看到一个身影泡在水中,网中人走进了些,看清那人一半黑皮一半白皮,正哼着歌泡水。

“打扰一下。”网中人出声。

“啊!”听到陌生人的声音,那人惊呼着站起身,他身上还穿着黑白相间的背心和五分裤,关键部位完全看不见,但是瞧他脸上表情却像是全裸被人看到了一样。

那人飞快地拿了一块毯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盖住了,怒骂道:“你怎么不敲门,我衣服都没有穿...

在遥远的彼方,有一个传说,传说中有一把圣剑,看守圣剑的是一名神妓,只有让神妓满足的人才能得到圣剑。

网中人是一个大魔王,他听到了传说,为了不让勇者得到圣剑,他决定自己去湖边,满足那个神妓的需求。

飞了三天三夜,网中人终于是来到了预言中的湖边,刚刚落地,便看到一个身影泡在水中,网中人走进了些,看清那人一半黑皮一半白皮,正哼着歌泡水。

“打扰一下。”网中人出声。

“啊!”听到陌生人的声音,那人惊呼着站起身,他身上还穿着黑白相间的背心和五分裤,关键部位完全看不见,但是瞧他脸上表情却像是全裸被人看到了一样。

那人飞快地拿了一块毯子把自己严严实实地盖住了,怒骂道:“你怎么不敲门,我衣服都没有穿好。”

这里有门可以敲吗!网中人心里吐槽,但是面子上还是装得很恭敬,问:“请问神妓在哪里?”为了“睡服”神妓,网中人之前服了不少男子壮阳的药物,掐着时间算来,也差不多是药性发作的时候了,他必须赶紧见到神妓。

“我就是。”黑白的人老实地回答。

“什么?!”

“我是神妓啊!”

“我以为神妓是女的,而且要满足你的需求,你的需求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啦!”黑白脸的人白色的部分泛起了粉红,看起来他不是第一次被人误会了,为了掩饰,他装模作样地用毯子擦拭着湿漉漉的秀发“我的需求是找个势均力敌的好对手。”

原来如此,原来神妓不是想要马赛克,网中人回忆神妓在薄毯下结实的肌肉,心想怪不得没有人拿到过剑,但是时间已经不容许他想更多了。

“我中了春药,你能不能帮我解?”网中人加快语速说道。

“什么呀!”神妓半是惊讶半是困惑,“谁给你下的药?”

“来不及说那么多了,如果你想看我死就别出手,但凡你有点善心,帮我解药!”

……..

就这样,网中人如愿以偿拿到了圣剑,还带回去一个娇滴滴的食髓知味的神妓南宫恨。

“你好猛哦,我们下次什么时候弄?”

“马上就可以。”网中人把圣剑放在床头,翻身压住了南宫恨。


怀砚无寒正道栋梁不像果
黑夜穿梭幽灵影, 白色骷髅形似...

黑夜穿梭幽灵影,

白色骷髅形似马,

郎唤南宫名带恨,

君扬怒眉杀天下。


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哈哈~


堆老图——快乐男孩,南宫哼💢哈哈哈


其实更喜欢这个和小网呼应的诗号~

“傲笑天地间,黑白两不分,马车幽灵影,潇洒一郎君”

为了这位我可是从《霹雳城》补到现在的《幽灵箭》第二部吖(˘͈ᵕ ˘͈❀)~~

虽然现在恨网分手了(。•́︿•̀。) 

那就看恨心和空网吧*\(^o^)/*又双叒叕一堆狗粮吃啦~~~


黑夜穿梭幽灵影,

白色骷髅形似马,

郎唤南宫名带恨,

君扬怒眉杀天下。


别人的失败就是我的快乐啦!哈哈哈哈哈~



堆老图——快乐男孩,南宫哼💢哈哈哈


其实更喜欢这个和小网呼应的诗号~

“傲笑天地间,黑白两不分,马车幽灵影,潇洒一郎君”

为了这位我可是从《霹雳城》补到现在的《幽灵箭》第二部吖(˘͈ᵕ ˘͈❀)~~

虽然现在恨网分手了(。•́︿•̀。) 

那就看恨心和空网吧*\(^o^)/*又双叒叕一堆狗粮吃啦~~~


咩咩

OOC的小段子之表白

倾盆大雨中,两个人互相追逐着,后面的人戴着面具,而前面的人一半脸是黑色的,在他们两个都淋成落汤鸡之后,后面的人终于追到了。

“我喜欢你!我爱你!”网中人不顾自己脸上流下的雨水,握着南宫恨的手,说出了隐藏已久的爱意。

南宫恨一愣,然后扑进了网中人的怀里,眼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他边用拳头轻轻地砸着网中人的胸口,边哭道:“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差点把孩子打了。”

“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不喜欢你怎么会和你上床。”南宫恨抚摸着小腹,感受到里面小小的生命,又是一顿哭,“你好怀,你好讨厌!”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网中人也含泪,更紧地抱住了南宫恨,“我不得好死。”

“我不要你死!你要活着补...

倾盆大雨中,两个人互相追逐着,后面的人戴着面具,而前面的人一半脸是黑色的,在他们两个都淋成落汤鸡之后,后面的人终于追到了。

“我喜欢你!我爱你!”网中人不顾自己脸上流下的雨水,握着南宫恨的手,说出了隐藏已久的爱意。

南宫恨一愣,然后扑进了网中人的怀里,眼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他边用拳头轻轻地砸着网中人的胸口,边哭道:“你为什么不早说!我差点把孩子打了。”

“我以为你不喜欢我。”

“不喜欢你怎么会和你上床。”南宫恨抚摸着小腹,感受到里面小小的生命,又是一顿哭,“你好怀,你好讨厌!”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网中人也含泪,更紧地抱住了南宫恨,“我不得好死。”

“我不要你死!你要活着补偿我。”

“补偿多少?”

“一生一世!”


喱斯Y
是画给朋友的黑白郎君ovo 郎...

是画给朋友的黑白郎君ovo


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

诗号真的太帅啦www

是画给朋友的黑白郎君ovo


郎唤南宫名带恨,君扬怒眉杀天下

诗号真的太帅啦www

咩咩

【网恨】死前要不要和我生孩子

黑白郎君陷入了必死的局面,多名仇敌围杀,又身负重伤,从他胸口、大腿等等多处伤口渗出的鲜血把白色的衣料染成了艳红,黑色的织物则是变成一片更为深沉的黑,似乎摸一把便会被重重叠叠的黑所吸入。


肯定是要死了,网中人怎么也想象不出黑白郎君在这等围杀下如何找到出路,但是黑白郎君本人却是越战越勇,浑身浴血的身影在人堆中穿梭狂笑,丝毫不介意自己伤口蹦出的红和敌人的血飞溅到周围的树木和大地上。


看着仇敌死去明明是件大快人心的事情,网中人心里却总是不舒服,因为对方没有死在自己手上吗?是了,就是这个了。但是此时此刻,却也由不得网中人随便出手,但是他内心的某处确确实实想把黑白郎君南...

黑白郎君陷入了必死的局面,多名仇敌围杀,又身负重伤,从他胸口、大腿等等多处伤口渗出的鲜血把白色的衣料染成了艳红,黑色的织物则是变成一片更为深沉的黑,似乎摸一把便会被重重叠叠的黑所吸入。

 

肯定是要死了,网中人怎么也想象不出黑白郎君在这等围杀下如何找到出路,但是黑白郎君本人却是越战越勇,浑身浴血的身影在人堆中穿梭狂笑,丝毫不介意自己伤口蹦出的红和敌人的血飞溅到周围的树木和大地上。

 

看着仇敌死去明明是件大快人心的事情,网中人心里却总是不舒服,因为对方没有死在自己手上吗?是了,就是这个了。但是此时此刻,却也由不得网中人随便出手,但是他内心的某处确确实实想把黑白郎君南宫恨留下来,留在身边,让他再次与自己斗争。

 

网中人思索了片刻,他固然留不下黑白郎君,可未必不能保留数个和黑白郎君相似的对手,在新的对手们身上,必然会有一些南宫恨的精髓。

 

多培育几个,将来也是不错的战力。

 

于是他飞入战场,挥手打扫去了一些碍事的小兵,在南宫恨能理解事情之前,网中人把住了他的下巴,抬起南宫恨的脸,望进那对赤红的眼眸,说:“你死前要不要和我生孩子?”

 

南宫恨用仅存的力气推开网中人,抹去脸上的血,其实抹不抹都无所谓,因为他的手上和脸上全是血。

 

网中人耐心地重复了一边,“死前要不要和我生孩子?或者你想和蜘蛛茧蜘蛛丝也行。”

 

南宫恨似乎是明白了,朗声道:“想杀死黑白郎君,没有那么容易!”

 

不对,重点错了啦!

 

“你不想留后吗?”网中人抓着重点问,无视身后再次逼近的士兵。

 

“没有必要!”南宫恨身有重伤,气势不减,“南宫恨才不会死在宵小之辈手中。”

 

真是可惜了,网中人却是很想留下黑白郎君的血脉,或者说在他临死前来一发过过最后的瘾,日后南宫恨的血脉拿去交易,或者自己养大,想必都是件快事。

 

同时他也清楚得很,天下间如南宫恨一般的人物,怕是不会再有了。

 

这天下间,只会有一个黑白郎君南宫恨,哪怕他的子嗣,就算继承了他的武学天赋,也不可能重复南宫恨的性格和气魄。

 

想通后,网中人一手揽住南宫恨的手臂,运功化光,带着黑白郎君离开了此地。

 

等他伤养好后,再考虑生孩子或者相杀的事情吧。

咩咩

【网恨】魔王喜欢男人有什么错

网中人的职业是魔王,统领一帮魔,占着一块土地唯我主宰。

本来在男女关系方面,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取向,没有妃子,也没有男宠,去他们的宫斗,去他的子嗣相斗,统统不存在的。

境内税收程度良好,百姓和魔物分离开来生活,双方都其乐融融的。

为了确保自己的统治,网中人在几个新手村的附近都派了大天王守门,只要有像勇者的人出来,就杀掉他们,把不安的因素掐死在萌芽状态。

一切平和却被一个男人打破了——黑白郎君南宫恨。

南宫恨父母不知是何人,一身皮肤黑板分明,可能这是他被父母抛弃的原因,一个新手村的人在花店门口捡到还在襁褓中的他,一番商量后由村子里的武器师傅养到成年。南宫恨的爱好是找人决斗,把村子里的人都...

网中人的职业是魔王,统领一帮魔,占着一块土地唯我主宰。

本来在男女关系方面,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取向,没有妃子,也没有男宠,去他们的宫斗,去他的子嗣相斗,统统不存在的。

境内税收程度良好,百姓和魔物分离开来生活,双方都其乐融融的。

为了确保自己的统治,网中人在几个新手村的附近都派了大天王守门,只要有像勇者的人出来,就杀掉他们,把不安的因素掐死在萌芽状态。

一切平和却被一个男人打破了——黑白郎君南宫恨。

南宫恨父母不知是何人,一身皮肤黑板分明,可能这是他被父母抛弃的原因,一个新手村的人在花店门口捡到还在襁褓中的他,一番商量后由村子里的武器师傅养到成年。南宫恨的爱好是找人决斗,把村子里的人都打败后,他开始找路过的旅人打架,旅人都打败后,南宫恨不穿盔甲不穿披风,直接跑到守门的天王面前,要求一战。

然后天王就被他打死了。

网中人得知这个消息,一口茶差点喷出,新手村出来的人竟然能够打死四大天王?!还是个孤儿?这一身男主角配置是怎么回事?!不行,不能放任这个人!

无奈,南宫恨赶路打架速度极快,而网中人的部下过惯了好日子,处理事务的速度也慢。

前天南宫恨过了千年古树,大部队浩浩荡荡赶过去,刚到就发现南宫恨已经跑过了深海迷宫,直奔网中人的地盘,此时网中人的部队却在深海里迷路。

只能自己上了。

网中人换上一身帅气的披风,梳了一个飘逸的发型,在魔城的大门口正式见到了南宫恨,没有多余的介绍。

“你就是黑白郎君南宫恨?”网中人站在高处扫视南宫恨,他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带着一般勇者都会集结的同伴,“我以为你会多带几个人来。”

“一个人一样杀你啦,我要用你的失败来当我的快乐!”

互相放话完毕,开打!

从地上打到王城内部,从一楼打到了最高层,再打到天上。

……随后不知怎么就打到chuang上了,两人对发生的事情都表示“尚可”“不赖”

此后,黑白郎君南宫恨成为了网中人的“入幕之宾”,危险程度从“最高”降到了“不需要特别防备。”

事情很美好,忽略半黑半白的肤色,南宫恨是个俊朗的人,网中人和他在一起挺爽的,但是,网中人统驭的地方还没有推广性取向教育,为了不带坏小孩子们而引起父母的集体抗议,网中人只得把和南宫恨的事情藏着掖着。

他给南宫恨开了一条专门的后门,每次见面都是南宫恨先走后门,然后两人狠狠打一架,再干一场爱干的事情。

问题看似解决了,但是网中人有时候还是好想发个牢骚:“凭什么魔王不能喜欢男人?!”

就是嘛,这个地方人类和相差百岁的精灵都可以谈恋爱,为什么魔王一定要喜欢异性呢?


虾仁乌冬酱

【恨心】南宫恨的意料之外(七)


[黑白郎君X忆无心]

[清水小甜饼(肉渣版在无料本)]

[现代ver.非原作背景,可能有OOC,不喜慎入]

[本篇有肉沫沫沫沫……不喜慎入]


【恨心】南宫恨的意料之外(七)


[黑白郎君X忆无心]

[清水小甜饼(肉渣版在无料本)]

[现代ver.非原作背景,可能有OOC,不喜慎入]

[本篇有肉沫沫沫沫……不喜慎入]

三鹤归一

[恨心]石头仔搞不懂数学(1)

=沙雕恋爱校园pa 变态数学老师x社会网瘾少女

有微量网空

忆无心回家路上拿着自己只有七分的数学考卷,想到了她妈女暴君肯定要打她,他爸听见了自己的哭喊肯定从楼下猪肉铺拎着菜刀板就上来和姚明月打架,想至此她不禁泪如雨下。她是好孩子,自从跟着史仗义逃课去打了英雄联盟之后便不是了,天天中路亚索,上路琴女,每日游戏不亦乐乎,还同两个网友约了面基一同开黑,但这次看见如此可怖的成绩就在心里发誓:我再也不打游戏了!

“我去向黑滤滤同白烁烁告别后,便不再上lol了,”忆无心心下计划着,“我一定要好好学习,数学就算是网中人那个老男人出的也必定要考满分!”

网中人是忆无心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他在一中享有盛...

=沙雕恋爱校园pa 变态数学老师x社会网瘾少女

有微量网空

忆无心回家路上拿着自己只有七分的数学考卷,想到了她妈女暴君肯定要打她,他爸听见了自己的哭喊肯定从楼下猪肉铺拎着菜刀板就上来和姚明月打架,想至此她不禁泪如雨下。她是好孩子,自从跟着史仗义逃课去打了英雄联盟之后便不是了,天天中路亚索,上路琴女,每日游戏不亦乐乎,还同两个网友约了面基一同开黑,但这次看见如此可怖的成绩就在心里发誓:我再也不打游戏了!

“我去向黑滤滤同白烁烁告别后,便不再上lol了,”忆无心心下计划着,“我一定要好好学习,数学就算是网中人那个老男人出的也必定要考满分!”

网中人是忆无心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他在一中享有盛名,以出得数学考卷平均分从不超过三十分闻名。他与隔壁二中的高三数学组长南宫恨有仇,天天比赛谁出的卷子难,谁的平均分低,就算是市三好学生史精忠要及格也很困难。但他很照拂数学课代表史仗义,因为他天天数学能考满分,其他几门科目加起来分数也没数学高。

忆无心轻车熟路地进去网吧,打开自己的游戏帐号向黑滤滤和白烁烁说:退网三次缘见,便下了线,但心里又痒痒地想打一盘,又不好上自己的号来说一句“真香”,便登了史仗义的号,密码很简单,原先是他自己的生日,他爸和波娜娜搞不清楚,现如今改成了sywsb000。她一上线,就看见列表里的宗师“邪郎”拉她打提莫。忆无心哉史仗义欢喜搞网上交友,以为只是他比较牛的普通网友便拒绝掉去自己打匹配,却见一个弹窗弹出来骂道:臭小子你翅膀硬了?

原来是他熟人。

咩咩

【网恨】原来我们和爱情靠得那么近

南宫恨和网中人都是电子竞技选手,两人在同一个队内,同是打输出位,网中人觉得南宫恨不保护队友,而且每次杀人后的南宫恨发出笑声很洗脑;南宫恨则认为网中人没有自己强,他才没有必要去听弱者的话语!


近年来流行直播,网中人开了一个直播频道,专门播放自己打游戏比赛、或者在外游玩的美食美妆,来积攒人气。而南宫恨?他不管他人对自己的看法的,不过他还是有自己的一群小迷妹。


1,

某次网中人直播游戏,遇到了逆风局,一上来队友死光,只有他和南宫恨两个输出在对面的轮番轰炸中挺着。


突然网中人一个位移技能把南宫恨送出了敌人的包围网,而自己阵亡了。...


南宫恨和网中人都是电子竞技选手,两人在同一个队内,同是打输出位,网中人觉得南宫恨不保护队友,而且每次杀人后的南宫恨发出笑声很洗脑;南宫恨则认为网中人没有自己强,他才没有必要去听弱者的话语!

 

近年来流行直播,网中人开了一个直播频道,专门播放自己打游戏比赛、或者在外游玩的美食美妆,来积攒人气。而南宫恨?他不管他人对自己的看法的,不过他还是有自己的一群小迷妹。

 

1,

某次网中人直播游戏,遇到了逆风局,一上来队友死光,只有他和南宫恨两个输出在对面的轮番轰炸中挺着。

 

突然网中人一个位移技能把南宫恨送出了敌人的包围网,而自己阵亡了。

 

BGM响起: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这样举动明显是在救黑白郎君,于是在网中人的《粉丝小问答》中,有粉丝提问道:你和南宫恨不是不合吗?为什么要救他?

 

网中人在面具下微微一笑,回答道:“这是有多方考虑的,他的角色输出能力强,本身也强,况且复活的队友们即将赶来,正好与他汇合打一波团战。我只是为了赢才救他。”

 

 

2,

团队到日本打比赛啦!

 

网中人买了一个酱油冰淇淋,冰淇淋上淋着酱油和葱花,他自拍了一张自己吃冰淇淋的照片发到了社交平台。

 

五分钟后有人巧遇南宫恨,拍了他正在舔冰激凌的照片发到网上。

 

眼尖且细心的粉丝一眼看出了网中人和南宫恨的冰淇淋是同一个!连葱花的位置都一模一样!你们男孩子都是这样吃冰淇淋的吗?!

 

BGM响起: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网中人再次出来澄清。

 

“不是,当时我日元不够了,正好南宫恨买了一个冰淇淋,我就用激将法问他借的,先前拍照是假吃,我的舌头和牙齿都没有碰到冰淇淋。”

 

这说得通,所以,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

 

 

3,

在寂静的夜里,基本上人都睡了,只有狗仔队的镜头在反射月亮的光华,他们的目的是拍到传说中黑白郎君南宫恨的女朋友。

 

你男人在外面辛辛苦苦打比赛,你肯定会探班的吧!

 

但是蹲点到凌晨两点,还是没有人。

 

突然之间,南宫恨的房门打开了,狗仔队立刻兴奋了起来,但是走出来的不是他们心中所想的“女友”,而是一根浴巾围在腰间,除了这个和面具之外,全身赤裸的网中人。

 

网中人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头向镜头方向看去,正好让摄影机拍清了他的面容。

 

BGM响起: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第二天,自然有人去问此事。

 

网中人波澜不惊地回答:“我房间洗浴设备坏了,借用他的。为什么这么晚?因为他也要洗澡,他凌晨一点多开始洗澡我也没有办法。”

 

“为什么是借用南宫恨的浴室呢?”

 

“因为他的浴室是他自己改装的,我早就想见识了。”

 

4,

在电视采访时,所有人都规规矩矩的,只有南宫恨,他不CARE这些东西,照样我行我素,在一旁含着一大块波板糖吃着。

 

待电视台的人走了,队友也三三两两去休息了,网中人走到南宫恨的面前,拔出他嘴里的波板糖,嗯还剩大半,舔得很均匀,南宫恨的舌头都变色了。

 

“我能否期待今晚的节目?”网中人低沉着声音说。

 

南宫恨一把抢回波板糖,重新放进嘴里,像是示威似的咬碎了糖。

 

网中人正好弯下腰,稳住那对从没听话过的唇,品尝着糖的甜味和属于黑白郎君的特有的男性味道。

 

BGM响起: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原来我们之间一直都是爱情


东邪西狂
计划cp26(五一长假)期间搞...

计划cp26(五一长假)期间搞个很爷粉丝线下聚会(捂脸)有没有想来的一起加群happy呀

计划cp26(五一长假)期间搞个很爷粉丝线下聚会(捂脸)有没有想来的一起加群happy呀

小学森亡我

婴儿黑白郎君

南宫恨刚生下来,医生一拍他的屁股,他不哭反笑,笑的很大声,还要企图拍医生的屁股。床头漏尿无干处,欢声笑语未断绝。他年纪轻轻就一头茂密的头发,显得凶神恶煞。 

by手机没电的膜 ​

南宫恨刚生下来,医生一拍他的屁股,他不哭反笑,笑的很大声,还要企图拍医生的屁股。床头漏尿无干处,欢声笑语未断绝。他年纪轻轻就一头茂密的头发,显得凶神恶煞。 

by手机没电的膜 ​

咩咩

【网恨】男妃

皇权衰落,各路外臣当道。

网中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当上了皇帝,他开始实行改革,将散落在各家的势力重新归在帝王手上,如此引起多方不满。

他们虎视眈眈等着网中人和后宫嫔妃生下一个儿子,便废了网中人,改扶幼子上位,然后操纵幼年的孩子使自己重新掌权。

网中人当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后宫佳丽繁多,但他唯一会宠幸的,是个男妃,名为黑白郎君南宫恨。

男人是不会怀孕的,最多和网中人打架打坏做宫殿什么的,不过这样也好,别人都知道他的实力便免去很多宫斗环节,因为别的女人根本不敢碰南宫恨啊!


要说南宫恨的来历,说来话长,那就长话短说。

他某个大将军的后人,三岁起就在宫中当网中人的陪读,等两人...

皇权衰落,各路外臣当道。

网中人就是在这个时候当上了皇帝,他开始实行改革,将散落在各家的势力重新归在帝王手上,如此引起多方不满。

他们虎视眈眈等着网中人和后宫嫔妃生下一个儿子,便废了网中人,改扶幼子上位,然后操纵幼年的孩子使自己重新掌权。

网中人当然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后宫佳丽繁多,但他唯一会宠幸的,是个男妃,名为黑白郎君南宫恨。

男人是不会怀孕的,最多和网中人打架打坏做宫殿什么的,不过这样也好,别人都知道他的实力便免去很多宫斗环节,因为别的女人根本不敢碰南宫恨啊!

 

要说南宫恨的来历,说来话长,那就长话短说。

他某个大将军的后人,三岁起就在宫中当网中人的陪读,等两人都年纪大了,情窦初开,网中人看到他的阴阳脸反而觉得心里塞塞的,有什么堵着的感觉。直到网中人在书房找到了一卷《龙阳秘籍》翻了翻,心下了然,当天便和南宫恨滚到了一起。

他们初尝滋味,又年幼,不懂得隐瞒,天天滚夜夜滚,很快事情传遍了宫中,传遍了朝野。网中人干脆把南宫恨立为妃子,反正他名声已坏,在外面也讨不到老婆,还不如留他在宫中,有吃有玩有打架。

到了现在,南宫恨又有了新的意义,因为他的肚子不会大,比起那些御医推荐服用的避孕药剂,和男人睡更为保险,不是吗?

网中人品茗,身边靠着读书的南宫恨,享受着偶尔的宁静。


虾仁乌冬酱

【恨心】南宫恨的意料之外(六)

[黑白郎君X忆无心]

[清水小甜饼(肉渣版在无料本)]

[现代ver.非原作背景,可能有OOC,不喜慎入]


  接下来几天的事情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按照不少圈内人对黑白郎君的印象,黑白郎君这个人,每拍完一条戏,能不留在现场,就绝不会留下坐等吃灰。用一句圈内人尽皆知的话来形容就是,“看没实力的人演戏,辣眼睛。”

  

  导演反复品味着这句圈中格言,一边表情复杂地看着面前,正在吃午餐的黑白郎君以及……陪在他旁边的忆无心。

  

  黑白郎君对剧组盒饭没什么想法,对他来说不过是补充体能的食物。剧组餐饭一般都是为他专程送到房车里,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基本没人敢和他一...

[黑白郎君X忆无心]

[清水小甜饼(肉渣版在无料本)]

[现代ver.非原作背景,可能有OOC,不喜慎入]



  接下来几天的事情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按照不少圈内人对黑白郎君的印象,黑白郎君这个人,每拍完一条戏,能不留在现场,就绝不会留下坐等吃灰。用一句圈内人尽皆知的话来形容就是,“看没实力的人演戏,辣眼睛。”

  

  导演反复品味着这句圈中格言,一边表情复杂地看着面前,正在吃午餐的黑白郎君以及……陪在他旁边的忆无心。

  

  黑白郎君对剧组盒饭没什么想法,对他来说不过是补充体能的食物。剧组餐饭一般都是为他专程送到房车里,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基本没人敢和他一起在休息时间吃饭。

  

  起初是忆无心自己捧着饭盒,颠颠跑到黑白郎君房车前敲门,“黑白郎君,你要和我一起吃饭吗?”

  

  有种小白兔在喊大灰狼乖乖,把门打开的错觉。

  

  黑白郎君居然还真的臭着脸乖乖开门了。

  

  吃完饭,忆无心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颗红荧荧的苹果,往黑白郎君鼻子前一塞,“吃水果吗?”

  

  “不用了。”黑白郎君推了推忆无心的手,那苹果还原地不动杵在他面前,“补充维C对身体好哦,最近经常熬大夜,你夜里是不是经常睡不好?”

  

  “黑白郎君不用你管!”

  

  “不行,我特别给你带的,你一点面子也不给嘛。”

  

  黑白郎君颇为无奈得瞥了一眼忆无心,就着苹果“咔嚓”咬了一大块,将果肉缺口朝忆无心晃了晃,忆无心才心满意足地收回手。

  

  又是寻常拍戏的一天,忆无心边往嘴里扒饭边感叹。

  

  她念头才动到这里,抬眼不经意看见一个穿着戏服的姑娘抽抽搭搭从化妆间跑出来,脸上落着两道未干的泪痕。忆无心心感诧异,忍不住多望了两眼。黑白郎君见状,冷哼一声,“小丫头多管闲事的很。”

  

  忆无心扁扁嘴,不搭理男人的白眼,搁了筷子,好心往低头抽泣的姑娘那挪了几步,温声和气得询问,“小姐姐,你怎么了?”

  

  那姑娘闻声抬头,是一副陌生的面孔。她见是忆无心来了,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急忙站起身,胡乱擦了把脸,小声应着,“无心老师,打扰你消息了。”

  

  “你没有妨碍我,是我自己好奇要来找你的。”忆无心微笑,她拉起那姑娘的手,对方却如触电般立刻闪开了,朝忆无心深深鞠了一躬,转身就跑开。忆无心懵在原地,看了看自己手,喃喃自语,“我好像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吧……”

  

  “无心老师,你不用管她。”身旁恰好路过整理道具的一位场务,朝忆无心堆出个笑脸,“她是隔壁剧组的,来我们这里借化妆师,演了7,8年的女三、四号还不能火,听说公司已经准备放弃她了,最近演的角色又不讨喜,在网上被喷得可惨了。”这人说完此番话,还带了个轻蔑的笑音。忆无心听着刺耳,没回话,一个人悻悻得往餐桌走回来。

  

  黑白郎君早就把那个苹果啃完了,正在摇着扇子闭目养神。他听见有人坐回了自己身盼的位子,听脚步声便知道是忆无心。他微微睁眸,眼角余光扫了眼小丫头。忆无心正耷拉着脑袋,和几分钟前一副悠哉自得的样子截然相反。

  

  黑白郎君觉得奇怪,“忆无心?那你怎么了?”

  

  他这一问,少女抬头看他,抿了抿嘴唇,“黑白郎君,你说我们干这行的,是不是心理都必须要特别强大?”

  

  黑白郎君不明就里,只实话实说,“不错。”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实力很差……有时候明明很简单的意境,导演怎么说戏我也很难做到,偶尔和你对戏还会紧张……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黑白郎君皱着眉,忆无心摇摇头,“我只是有感而发。”

  

  “你并不差。”

  

  忆无心耸了耸肩膀,“你不用安慰我……”

  

  “我并没有在安慰你。”黑白郎君用扇尖戳了戳少女的额发,“我只是实话实说。”

  

  “你这样说,我可要当真了。”

  

  黑白郎君失笑,“随你信与不信。” 

  

  “你说得我都信。”少女向自己绽开一个笑容,“只是我在方才一瞬之间突然觉得,我今后更该勤勉练习,多加努力”她像忽然想起什么,拉住黑白郎君的手,“黑白郎君,今天开始,我们每天都把第二天要演的戏份提前对一遍,好不好?”

  

  忆无心的眼睛太亮了,有让人根本无法拒绝的光芒。

  

  黑白郎君情不自禁颔首,别过脸去,“随你吧。”

  



  小插曲

  

  黑白郎君 :导演,为什么这部戏除了我还有男二男三,我觉得他们不需要存在,叫编剧给我删了!

  

  导演:(面有难色)只有男一的话,女主的感情戏会不会有点太单薄了。

  

  黑白郎君:(怒)小小年纪要那么多感情戏干嘛,通通删了!

  

  导演:感情戏都删了的话,你的戏份也会变少哦。

  

  黑白郎君:(泰然自若)那把我的加回来。

  

  导演:喂,110吗,这里有人表演大型双标现场!

  

  忆无心:咦,这部剧的演员表好像越来越短了,只有男一和女一了……


鹤归
深夜迫害大熊猫(?)

深夜迫害大熊猫(?)

深夜迫害大熊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