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山cp

51.4万浏览    1858参与
十四

黑化

•南山小短文


•不喜勿喷


  〔山高不知长亭短,南风十里空作欢。〕


爱如毒品,戒了仍有瘾,拉我堕入绝境


一席冷月如霜照进漆黑的房间,床上的人有些不安皱起眉头,意识逐渐回醒。男人动了动手发现自己的手被铁链拷在两边床头,一时半会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想到他是去新月饭店陪尹南风吃了一顿饭,之后便没了记忆。他扭扭头看了房间的布置,黑白的简约风格和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熟悉香味都符合心中那个人。


‘嘎吱’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房间昏暗看得并不真实,只能瞧见是一位穿着白色衣裙的女人,待人走进被月光一照才知晓是尹南风。那张褪去妆容...

•南山小短文


•不喜勿喷





  〔山高不知长亭短,南风十里空作欢。〕




爱如毒品,戒了仍有瘾,拉我堕入绝境




一席冷月如霜照进漆黑的房间,床上的人有些不安皱起眉头,意识逐渐回醒。男人动了动手发现自己的手被铁链拷在两边床头,一时半会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想到他是去新月饭店陪尹南风吃了一顿饭,之后便没了记忆。他扭扭头看了房间的布置,黑白的简约风格和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熟悉香味都符合心中那个人。



‘嘎吱’一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房间昏暗看得并不真实,只能瞧见是一位穿着白色衣裙的女人,待人走进被月光一照才知晓是尹南风。那张褪去妆容的白净小脸上带着浓重的疲倦,抬腿爬上床跪坐在张日山身旁,迎面是一阵酒的清香,似乎喝了不少。



        “醒了?”




        “尹老板这是做什么?”




抬眸对上张日山的视线又撇头看了看他手上的铁链,现在无法动弹却仍旧波澜不惊的人带给了自己一些病态的快感,她想看见他惊慌的神情,她想听见他开口求饶。



就这样想着,尹南风就跨坐在了张日山身上,脸慢慢靠近只到两人的额头互相触碰,尹南风感受着男人炙热的体温觉得自己似乎又活过来了,没有他的日子,她并不快乐。




         “张日山,你说过你会等我长大的。”



         “可我长大了,你却爱上了别人。”



张日山忽而盯着女人看,眼中没有丝毫的惊讶,他从来都知道,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



手指轻轻描摹他的脸庞,这张午夜梦回都会记起的脸。脸上多了几分癫狂,狠狠咬住张日山喉结听得他吃痛一声便心中快意几分。




         “张日山,你是我的。”



张日山一时失神不知何时尹南风手中多出了一把小刀,银色刀锋忽而没入张日山锁骨下的肌肤,血色沾满刀刃又滚落至男人胸膛,直到一个风字完整的显现在男人右肩处尹南风才罢手。



双眸紧盯着不断冒血的肌肤,忽而笑出了声带着愉悦的意味,就好像小孩得到了专属的玩具没人再抢得了。俯下身子舌尖舔舐着伤口,入口的血腥似蜜糖引得尹南风久久不离,直到张日山开口喊了声尹南风才抬起头带着疑惑看向男人。随后尹南风忽的吻上张日山,两人口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尹南风的手不安分的向下移动握着炙热的同时被男人反身压下,他早就解开了铁链,没有什么是困的住他的。



         “南风,别玩火。”



随着衣衫掉落,两人纠缠在一起,一室的旖旎与窗外清冷的月光形成对比,意乱情迷中尹南风觉得他似乎已经是自己的,但现实却依旧残酷。



情事过后尹南风昏昏睡去,张日山替尹南风掖好被子换上衣服悄声离开了房间,直到窗外汽车的引擎声逐渐消失尹南风才睁开眼发了会呆又转身睡去。



他会回来的,尹南风知道。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张日山就回来了,那时尹南风还在镜前梳妆打扮唇上一抹红色增添媚意,张日山看着尹南风不语,半晌才转入浴室。张日山很了解尹南风,同样的尹南风也了解张日山,他想问的不过是梁湾,而梁湾现在所在何处尹南风也不会告诉他,如此,不如不问。




也许,该听听你的温软情话

也许,该视而不见你眼里的不安分




接下来的几个月两个人都戴着面具互相演戏,感受着对方的情绪逢场作戏。尹南风向来聪颖,她知道这样的日子很快就会结束,步步为营的张日山从不做无用功。



那天,尹南风正替张日山打理领带,男人忽然抱住她在耳畔轻声诉说了满含情意的三个字,女人少见的露出娇羞的神情额头抵着男人胸膛贪婪的吸取最后的温暖。




夜幕降临,本该赴宴的张日山却在郊外准备救走梁湾,四周涌出的棍奴挡住去路。若说单单一个张日山,这些人绝不是他的对手,可他还要护着另一个女人,难免双拳不敌四手,身上也逐渐挂彩。尹南风就坐在车上看着眼前那幕感人至深的好戏,自己就是那拆散有情人的恶毒女配,想着就笑了起来。



待戏快要到尾声了,恶毒女配也该出场了。




          “张日山,你没有心吗?”




张日山单膝跪地,脸上和身上都有些血迹,一旁的梁湾虽然哭得厉害身上却没有什么伤。为这个女人,他都不惜赔上自己的性命。



尹南风一步步走向张日山,到他面前站定睥睨着男人,一旁的棍奴拉走了梁湾独剩两人。幽幽叹了口气蹲下平视张日山,不用言语两人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为了个汪家人,值得吗?”




        “对你不起,来世必偿。”




锋利的刀刃慢慢没入张日山身体,直至心脏,尹南风就那样笑着看着他,他也笑着看着她,就像在佛爷府里初见一般。眼前人逐渐停止呼吸,体温消散,漫长的岁月终结在了尹南风手里。



其实啊,今天尹南风刚刚知道自己怀孕了,她有想放过张日山,想让孩子有个父亲。可她一想到张日山的温柔会给另一个女人她就嫉妒的发狂,她做不到把这个人让给其他女人,得不到不如毁掉。




在拥抱之前,给我一个吻,说给你听,这句我爱你




最后的最后,恶毒女配杀死了相爱的男女主,独自活在世上。



回到尹家老宅前往祠堂,张启山和尹新月灵位旁多了一个牌位,长沙张启山的墓室中也多了一副棺材。燃起三炷香,跪于神龛前,烟气熏红了眼,自持冷静的尹南风此刻褪下所有伪装,在曾经十分疼爱自己的两人面前露出了悲伤。




         “姑爷爷,姑奶奶,百年之后,黄泉之下,南风再向你们赔罪。”




多年后,王胖子依旧津津乐道着尹南风未婚先孕的事,总是要把孩子的父亲都猜个遍。酒过三巡吴邪怂恿着他去问问尹南风,估摸着酒能壮胆,王胖子也就冲到尹南风面前正准备开口询问,晚风过背后一阵凉意,瞬间收回了脱口欲出的话,只赔笑不语。



又过了几年,吴邪等人看着那已为少年的孩子,那张冷峻的脸、睥睨的神情、利落的作风无一不跟几人多年来心照不宣从不提及的人一模一样。那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吴邪只是摇摇头叹了句情深缘浅,从此不再提起这件事。




天舒爱瑞

《无题》单篇

他看闹钟显示的时间点,掀开被子直接下床朝着浴室走去,水流冲洗身体,镜子一身黑色合身的西装,看看洗脸台旁边表盒。

声声慢站在祠堂门口,看着走过来的人。

她瞥一眼手腕表,两人转过身去,接过声声慢炷香,两人跪在蒲团上,对着案桌上牌位恭恭敬敬磕头“佛爷,夫人,请保佑两孩子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把香炷插在牌位前。

双手环抱住腰间上,脑袋埋进了脖颈间看着天空月色“想什么?”

“我们这么做对不对?”

“别想了,他俩长大了,我们是时候安度晚年。”

尹南风转过身去,轻拍着他的脸说“我知道孩子长大了,该放心了。”

“那你担心什么?”

“念启我不担心,我担心念月她天天念叨那个人。”轻声叹气道。

张日...

他看闹钟显示的时间点,掀开被子直接下床朝着浴室走去,水流冲洗身体,镜子一身黑色合身的西装,看看洗脸台旁边表盒。

声声慢站在祠堂门口,看着走过来的人。

她瞥一眼手腕表,两人转过身去,接过声声慢炷香,两人跪在蒲团上,对着案桌上牌位恭恭敬敬磕头“佛爷,夫人,请保佑两孩子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把香炷插在牌位前。

双手环抱住腰间上,脑袋埋进了脖颈间看着天空月色“想什么?”

“我们这么做对不对?”

“别想了,他俩长大了,我们是时候安度晚年。”

尹南风转过身去,轻拍着他的脸说“我知道孩子长大了,该放心了。”

“那你担心什么?”

“念启我不担心,我担心念月她天天念叨那个人。”轻声叹气道。

张日山低头一笑,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夫人担心孩子,不如担心我。”

“担心你什么?”她疑惑的看着他道。

他抬起手腕“你不担心我被人抢走吗?”

她瞥了瞥他“不担心,抢走就抢走吧,省的天天在耳朵有人念叼。”

他看她打横抱起“你干嘛?”

“今天回来第一天,试试新床。”尹南风耳朵红了起来“老不死的。”

北京,新月饭店顶楼

她打开办公室的门,恭敬道“事情处理完了,明天九门大会,绝对没问题,对了,念月小姐,现在往长白山的路上。”

哎!“这丫头,让人不省心啊!张念启看着窗外天边升起太阳“天亮了,新的一天要开始。”

天舒爱瑞

《南山秘一民国》第15章

众人穿过道.怎么走了这么久,还不到地?张日山停了停下脚,抬起手电筒照照了照前面过道和墙壁。

“来看,这是障眼法”。

”“副官,这是什么意思? ”

“这是障眼法,建设者们搭建了一条长长的过道,然后在两边墙上画了精美的画,故意设计陷阱,让盗墓者以为这是前面的墓室,你们看着两边的陷阱两边尸体,不管你走多长,都不会到头。

“副官,那怎么办啊”

张日山手持手电筒照了照,走墙边伸手摸着墙壁“副官,你摸什么?”张日山在墙壁上轻轻敲了敲,将耳朵贴在墙上听了半晌,审视墙壁的画退后几步伸腿一脚踹过去,轰隆…壁画从洞里掉了下来。

众人走近黑漆洞口,张日山举手电筒的光束往洞里照了照“...

众人穿过道.怎么走了这么久,还不到地?张日山停了停下脚,抬起手电筒照照了照前面过道和墙壁。

“来看,这是障眼法”。

”“副官,这是什么意思? ”

“这是障眼法,建设者们搭建了一条长长的过道,然后在两边墙上画了精美的画,故意设计陷阱,让盗墓者以为这是前面的墓室,你们看着两边的陷阱两边尸体,不管你走多长,都不会到头。

“副官,那怎么办啊”

张日山手持手电筒照了照,走墙边伸手摸着墙壁“副官,你摸什么?”张日山在墙壁上轻轻敲了敲,将耳朵贴在墙上听了半晌,审视墙壁的画退后几步伸腿一脚踹过去,轰隆…壁画从洞里掉了下来。

众人走近黑漆洞口,张日山举手电筒的光束往洞里照了照“这才是真正墓室进口,去把绳子拿过来,赵雷,赵磊,张超,你们三跟我上来,小虎,阿泽你俩守在这儿,等我们出来。

“是”。

张日山举起手电筒往下看,把绳子绑在腰上,四个人小心翼翼地爬了下来。

“副官,怎么样了”。赵雷等喊叫紧张拉着绳子,看黑暗中下面。

赵磊单手拽着绳子,拿出电筒照了照下面“副官,底下好像摆放一台棺材。”

张日山举手电筒照了照,解开了腰间的绳,一把缠着绳子滑下去“副官。”

张超,赵磊连忙解开了腰间的绳子跳下去,几十个棺材歪七扭八的摆放着。

张日山站起来,看着手中的铲子。“这把铲子的质量,比我们携带的还要好。”

“这里怎么会摆放这多棺材,他们为什么把棺材搬出来,正常不是拿东西就走吗?”

张日山扔下铲子摇摇头“不知道。”赵磊举着手电筒照了照棺材里“尸骨上东西没少,看样子他们想要的不是财宝。”“而且这些棺材应该搬出来不久。”

“副官,这里挖出来洞口。

张日山走到洞口前“他们该从这把棺材运出来。”

“他们干什么?”

“我们先进去,这些问题出来再说”张日山走进去。

赵磊等看来眼前的山岭,延绵数里,山岭中怪石嶙峋,道路崎岖,一座连桥相连着,张日山举起手电筒看着面前桥连对面幽暗宫殿“走”四个人小心翼翼地走上桥。

阿泽走到洞口看着黑暗底下“小虎,副官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你别太担心,他们会没事,副官跟佛爷走南闯北的什么没见过,肯定会没事。”

”从自己的腰兜里掏出两根烟,递过去,阿泽接过烟点上“是啊。”

““谁”小虎拔起腰间的枪转过身,看着走过来的人“佛爷。”俩人立马立刻敬礼。

张启山看着他俩,开口道“副官哪。”

“回禀佛爷,副官和赵磊下去了。”齐铁嘴跑到洞口看了看“他们下去多久?”

“有几天了。”

张启山眉头微微皱起看着洞口,拉起绳子“副官下去之前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只让我们俩在守着等他们。”

十四

不得善终

•南山小短文

•不喜勿喷


-


    〔人间四月芳菲尽,正是将离未离时〕


长沙的寒山寺是有名的寺庙,庙内有位德高望重的主持是张日山的老相识。尹南风曾在寒山寺为张启山和尹新月点了两盏长明灯,而后每年也会同张日山一同来祭拜。


尹南风是个无神论者,向来不信牛鬼神蛇,只是在长辈这一面终是会选择一个较为稳妥的地方。寒山寺上一任主持是与张启山同辈的,随着岁月变迁,终是与世长眠。岁月是个不留情面的,该走就走,从不停留。


寒山寺桃花是极为艳丽的,芳菲四月满山的桃花开,那清香随着风撞入人心口。每次尹南风都要向主持...

•南山小短文

•不喜勿喷



-




    〔人间四月芳菲尽,正是将离未离时〕




长沙的寒山寺是有名的寺庙,庙内有位德高望重的主持是张日山的老相识。尹南风曾在寒山寺为张启山和尹新月点了两盏长明灯,而后每年也会同张日山一同来祭拜。



尹南风是个无神论者,向来不信牛鬼神蛇,只是在长辈这一面终是会选择一个较为稳妥的地方。寒山寺上一任主持是与张启山同辈的,随着岁月变迁,终是与世长眠。岁月是个不留情面的,该走就走,从不停留。



寒山寺桃花是极为艳丽的,芳菲四月满山的桃花开,那清香随着风撞入人心口。每次尹南风都要向主持讨一杯苦茶,就坐在院子里往外看那大片大片的红。有时张日山会来,两个人就静静坐在院里享受这片刻的闲暇。



“这次,确定要去了吗?”



古潼京凶险,他虽出来了却也是满身伤痕。这么多年来遍体鳞伤他从未在意过,但现今却有了在意的人,他只想将汪家解决后,与人实现那一世长安。尹南风欲语又休,张家与汪家的恩怨必须有人去了结,而张日山的心结得由他自己解开。



“别死,我等你回来。”



“张家人,不会死的。”



第二年,寒山寺的桃花开得不如往年的好,游客少了大半。尹南风仍是祭拜过故人后安坐于院内饮茶赏花,一坐便是半月,直到四月芳菲尽。她知道,她等的人,不会来了。临走时,尹南风又请了一盏长明灯,此后岁月,没人会陪她享受那片刻闲静。



过了多年,尹南风整理张日山的书房,不知从哪飘出一纸条,展开一看原是寒山寺的签,想来是张日山何时去讨的。他们两人之间从来不是她一厢情愿,他也曾上过心。否则他那样一个人又怎会信这些,只是可惜了,寒山寺的签向来灵验。尹南风细细摩挲纸条上头“不得善终”四个字,忽得勾起一抹笑。撇头看向往自己这边跑来的小娃娃,她与张日山之间,也算不得是不得善终。



李政赫的小甜饼

南山有梦·重发·第十八章【她的余生,是我此生朝暮】第十九章【枉他半生信佛】

[图片]
[图片]


李政赫的小甜饼

南山有梦·重发·第十六章(黄沙万里南风起,白骨一重山作别)第十七章(九头蛇柏)

[图片]
[图片]


天舒爱瑞

《古墓pⅠay》单篇

张日山和尹南风小心翼翼走进墓室。尹南风看着手电筒闪烁几下道“手电筒没电了 ”。张日山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燃墙壁长明灯,火苗跳跃火光线摇摆晃动将墓室慢慢照亮。

只见眼前台上摆放金漆棺木,棺木前摆放着一张案案台的诡异后墙上挂着一幅大大地囍字布。

香气充满整个墓室里

长明灯在黑暗的墓室里闪烁。细密的汗珠从他的前额滑落。他的眼睛发红,气喘吁吁地看着下面的人。

尹南风伸出双手搂着脖子我要张日山一怔低下了头,吻着她动人的嘴唇,双手自上而下在她的肩膀上摩擦着,嗯

尹南风痛苦地抬起头,身体被狂暴撕裂叫痛。他睁开眼睛,心疼看着额头冒汗的人,他不再像刚才那样疯狂了。

很快,火热迅速袭来,他渐...

张日山和尹南风小心翼翼走进墓室。尹南风看着手电筒闪烁几下道“手电筒没电了 ”。张日山从裤兜里掏出打火机点燃墙壁长明灯,火苗跳跃火光线摇摆晃动将墓室慢慢照亮。

只见眼前台上摆放金漆棺木,棺木前摆放着一张案案台的诡异后墙上挂着一幅大大地囍字布。

香气充满整个墓室里

长明灯在黑暗的墓室里闪烁。细密的汗珠从他的前额滑落。他的眼睛发红,气喘吁吁地看着下面的人。

尹南风伸出双手搂着脖子我要张日山一怔低下了头,吻着她动人的嘴唇,双手自上而下在她的肩膀上摩擦着,嗯

尹南风痛苦地抬起头,身体被狂暴撕裂叫痛。他睁开眼睛,心疼看着额头冒汗的人,他不再像刚才那样疯狂了。

很快,火热迅速袭来,他渐渐闭上了眼睛,咬着小巧耳朵,轻声说道南风。

devil C

荆棘十七

顺着狭隘的墓道也不知走了多久,就是不见个稍微开阔的地段,“他奶奶的,也就奇了怪了,这该死的墓主人哈,要么是穷鬼一个,要么就是属耗子的或者属长虫的这道挖的由翟又长,要不是胖爷我这苗条的身材,非得卡死在这儿不可。”胖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也是,走了起码有二十分钟了,一个墓室也没看见不说,就连幕道也越来越窄了。

“小心!”走在最前面的罗雀一把抓住了声声慢,只感觉前面突然有些凉风,与这狭隘的墓道完全不符。拿着手电筒往前面一照,只看见前面居然出现了一个墓室,而那条“羊肠小道”就想那墓室的“大门”位于中间的位置。

当所有人都进来后,张日山走到了一个墙边摸了摸长生灯双指一使劲将长生灯旋转了一下,骤然墓室里的...

顺着狭隘的墓道也不知走了多久,就是不见个稍微开阔的地段,“他奶奶的,也就奇了怪了,这该死的墓主人哈,要么是穷鬼一个,要么就是属耗子的或者属长虫的这道挖的由翟又长,要不是胖爷我这苗条的身材,非得卡死在这儿不可。”胖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也是,走了起码有二十分钟了,一个墓室也没看见不说,就连幕道也越来越窄了。

“小心!”走在最前面的罗雀一把抓住了声声慢,只感觉前面突然有些凉风,与这狭隘的墓道完全不符。拿着手电筒往前面一照,只看见前面居然出现了一个墓室,而那条“羊肠小道”就想那墓室的“大门”位于中间的位置。

当所有人都进来后,张日山走到了一个墙边摸了摸长生灯双指一使劲将长生灯旋转了一下,骤然墓室里的长生灯全都亮了起来,由于年代过久发着蓝幽幽的光,借着这光比刚进这墓穴时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只看见这墓室里横七竖八的摆着十来具大小不一的棺材,有横着放的,有竖着放的,有的倒盖在地上,有的斜靠在墙边,整个场面混乱不堪像是经历过一场大战,最重要的是,所有的棺材都没有棺盖,只有一层似纱非纱似膜非膜的东西遮掩着,隐隐约约的还能看见里面休息着的人形。

“老板”声声慢突然转过身来朝着位于墓室中间最大的一具竖着的棺材说着,罗雀拉住了她,但声声慢却说:“我听到了老板在叫我,对是她”说完摆脱了罗雀便直奔那具棺材而去,只看她一下子就进入了那个“膜”内,便没了动静,罗雀看状也跟了过去,但刚一触摸到那遮掩棺材的膜就像是被吸住了一样不停的就不自主的往里进,坎肩伸手想要把他拽出来也一块被拉了进去。

事情发生的太快,所有人都还没来得及看清到底怎么 回事,三个人便消失在了那具巨大的竖立着的棺材中。梁湾拉着张日山的手怯生生的问道:“怎么办啊,日山,这棺材会吃人啊!”张日山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小哥,只看到小哥用手指摸了摸棺材,往后一个退步,抽出黑金古刀划破了自己的手,将鲜血滴在了古刀上,然后狠狠的劈向了棺材,沾着血的刀风刚一碰到掩盖着棺材的那层膜,那膜便像玻璃似的一下子就碎掉了,一股黑烟并伴随着浓烈的腐臭味散了出来。

当黑烟散去,本以为这棺材里面有个暗道,可是棺材里什么都没有,甚至都不像曾经盛放过遗体一样。“簌簌”正当众人纳闷时,一阵异响从四周传来。

“不好!”张日山说道,还没等到张日山的话说完,周围棺材也开始不停地往里“吸人”,骤然本来还算明亮的墓室突然暗了起来,张日山紧紧的被旁边的这口棺材吸引着,梁湾紧紧的抓着他,突然梁湾啊了一声抓住张日山的手突然就松开了,也就在瞬间张日山也失去了知觉。

......

不只过了多久,等到张日山醒来发现自己所处在一个祭池旁,像是游泳池般,只是那里边全是鲜红的池水,周围除了他再无其他人......

十四

豪赌

•南山小短文

•不喜勿喷


-


〔我想以余生亲吻你,透支性命去拥抱你。〕


订婚现场好生热闹,这场张家人和汪家女的结合是每个人期待的好戏,包括尹南风。


人群吵吵杂杂各自带着虚伪的笑容嘘寒问暖,没人知道这场订婚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若是真心恐张大佛爷泉下得大动肝火,若是假意这代价也忒大了些。


遇上难得的好戏尹南风抛去平日里深色的衣裙,换上一身白色及膝纱裙外搭浅粉色披肩,看上去倒是比平日更温柔几分。


仪式开始前,尹南风特意去了一趟休息室看了眼梁湾,外人看着两人相谈甚欢只有当事人知道双方话里有话。梁湾向尹南风举杯示意,尹南风淡然接过喝上一口...

•南山小短文

•不喜勿喷



-



〔我想以余生亲吻你,透支性命去拥抱你。〕




订婚现场好生热闹,这场张家人和汪家女的结合是每个人期待的好戏,包括尹南风。



人群吵吵杂杂各自带着虚伪的笑容嘘寒问暖,没人知道这场订婚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若是真心恐张大佛爷泉下得大动肝火,若是假意这代价也忒大了些。



遇上难得的好戏尹南风抛去平日里深色的衣裙,换上一身白色及膝纱裙外搭浅粉色披肩,看上去倒是比平日更温柔几分。



仪式开始前,尹南风特意去了一趟休息室看了眼梁湾,外人看着两人相谈甚欢只有当事人知道双方话里有话。梁湾向尹南风举杯示意,尹南风淡然接过喝上一口又说了些祝福的话语才转身离去。



尹南风并不在意梁湾这个人,她向来知晓张日山的性情,梁湾作为一枚棋子并不值得尹南风上心。说实在,尹南风感兴趣的只是张日山这个人,对他周遭的人和事向来不过心。



仪式开始,大堂奏起优美的音乐带人走进这场甜蜜的梦境,台上梁湾正在神父面前对张日山诉说着衷衷爱意,这一切不过是她演的戏,梁湾的确是个好演员,若非张日山是个活了百年的人精怕也被她蒙混过去。



旁人看着般配的人儿准备交换戒指在台下起哄,一时间尹南风忽觉血气翻涌,胸口一闷竟呕出一口血来染红了雪白纱裙看着刺眼极了,身旁霍秀秀惊叫出声引得台上人的注意,尹南风在众人惊愕的视线下倒地。片刻张日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从台下飞奔至尹南风身旁,尹南风费力掀起眼皮看到张日山眼中无法掩饰的慌乱和惧意,闷笑出声旋又带出几口鲜血。



再睁开眼已在医院里,偏头就看见一身狼狈的张日山,黑色西装纽扣随意扯开白色衬衫沾上部分尹南风的血液,头发有些凌乱眼中多出了血丝。这样的张日山是她从未见过的,似乎男人这副模样取悦了她,缓缓勾起嘴角十分愉悦。



         “南风,开心了吗?”



尹南风在张日山的熏陶下也养成了和他一样眦仇必报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子,这一次从头到尾不过都是尹南风自导自演的戏罢了,借梁湾的手喝下杯毒酒,用身体报复了张日山。是的,报复。报复张日山当日抱着梁湾进入新月饭店打了她的脸。



         “张日山,你还记得我问过你,你害怕什么吗?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回答的吗。”



尹南风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说话从来都是平淡无起伏,连带着问句也只是尾音稍稍上扬。



很久之前,尹南风曾问过张日山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张日山眼皮也没抬一下抛出没有两字。从那以后尹南风便想着从他脸上看到不一样的神情,最后的确是看到了却也是用了极端的法子。



张日山清楚尹南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她既然敢喝下那杯毒酒就绝不会让自己折在里头,她敢连自己都算计进去就绝不会空手而归。



         “尹南风,你已经不是小孩了。”



         “老东西,在你面前我诚然算不上大人。”




尽管面色苍白尹南风仍是止不住露出些许得意,缓慢起身就着张日山的手喝了口水才安稳靠着床头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上下打量了如此狼狈的张日山终是眼含笑,忽的想起今日的新娘子,那身婚纱是好看不假只可惜再好看也成了一抔黄土。




         “倒是可惜了这枚棋子。”

-

多年来的勾心斗角你来我往,他们之间向来就是一场豪赌,她看着他,想起白居易的《长恨歌》里一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竟是觉得写尽了人世间的天长地久,所有缠绵相逢、缱绻情爱,也不过一个“愿”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