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意大利

466浏览    28参与
忘川秋水
/试图踩零点送祝福 祝瓦尔加斯...

/试图踩零点送祝福

祝瓦尔加斯们生日快乐!!

/试图踩零点送祝福

祝瓦尔加斯们生日快乐!!

食人湛
茶绘的一只罗维魔术师设定这样吧...

茶绘的一只罗维魔术师设定这样吧?

茶绘的一只罗维魔术师设定这样吧?

三岁咕中四欧

“那个混蛋,什么时候回来啊……”

“才……才不是因为(没有他)无聊!”→💥🍅


我真的好喜欢子分的这套(((о´∀`о)ノ♡ヽ(о´∀`о)))

没有亲分的亲子分

动作是一个光影过程的,这次直接搬上去来练习上色和光影

“那个混蛋,什么时候回来啊……”

“才……才不是因为(没有他)无聊!”→💥🍅


我真的好喜欢子分的这套(((о´∀`о)ノ♡ヽ(о´∀`о)))

没有亲分的亲子分

动作是一个光影过程的,这次直接搬上去来练习上色和光影

令
昨天吃番茄突发奇想,于是就。。...

昨天吃番茄突发奇想,于是就。。。

昨天吃番茄突发奇想,于是就。。。

静静写文

未完成的Cos?没戴美瞳。罗维诺的咖啡厅侍者装🍅

未完成的Cos?没戴美瞳。罗维诺的咖啡厅侍者装🍅

Monika GER48
图画:1759年,卡洛将那不勒...

图画:1759年,卡洛将那不勒斯王国和西西里王国的王位让给其子斐迪南,同时,他制定那不勒斯、西西里和西班牙的王位继承法,禁止将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纳入西班牙帝国的范围。油画现存于南意大利卡塞塔王宫(Reggia di Caserta)。资料来自《维苏威火山下的那不勒斯》。


对于那些1734-1860年之间波旁王朝的那不勒斯仍被西班牙统治的错误观点,我已经不想再多说。我只想为波旁王朝的那不勒斯王国说点公道话,那个时代他完全是个indipendente王国,摆脱了西班牙、奥地利的统治,后来却又被北意大利合并了。我只希望有更多人能认识到indipendente时代的那不勒斯的荣光。

于是便有了这...

图画:1759年,卡洛将那不勒斯王国和西西里王国的王位让给其子斐迪南,同时,他制定那不勒斯、西西里和西班牙的王位继承法,禁止将那不勒斯和西西里纳入西班牙帝国的范围。油画现存于南意大利卡塞塔王宫(Reggia di Caserta)。资料来自《维苏威火山下的那不勒斯》。


对于那些1734-1860年之间波旁王朝的那不勒斯仍被西班牙统治的错误观点,我已经不想再多说。我只想为波旁王朝的那不勒斯王国说点公道话,那个时代他完全是个indipendente王国,摆脱了西班牙、奥地利的统治,后来却又被北意大利合并了。我只希望有更多人能认识到indipendente时代的那不勒斯的荣光。

于是便有了这么一篇读书笔记。《维苏威火山下的那不勒斯》是一本虽然篇幅不长,却比较全面的介绍了那不勒斯历史的书籍。我选取”波旁的那不勒斯“这一章来做笔记:

1734年,那不勒斯的人们欢天喜地地庆祝新国王的到来、庆祝他们的王国重获indipendente。波旁王朝的统治持续到1861年意大利统一,这段时间也许正是那不勒斯城的最幸福的时光。

既然indipendente了,那不勒斯王国再也不用向马德里或维也纳上交沉重的税收。

卡洛国王发现,经过西班牙两个世纪的殖民统治之后,那不勒斯竟是一片衰败的景象。为此卡洛进行一系列改革。另外,他还修建了卡塞塔王宫、圣卡洛剧院、Capodimonte王宫和Portici王宫。

文化:这时代的那不勒斯在音乐方面取得不少成就。比较有名的是阉伶歌手Farinelli,多次在此演出;卢梭造访那不勒斯之后,也赞叹此地是个充满了音乐灵感的地方;那不勒斯还是18世纪装饰装潢潮流之源;Herculaneum和庞贝遗址的发现成为18世纪欧洲最大的话题。

1759年,卡洛的哥哥去世,卡洛必须回西班牙继承王位。那不勒斯人民为这座城市终于成为欧洲大都市而自豪,所以非常舍不得卡洛。卡洛在离开之际制订了严格的法律:任何西班牙王位的继承人都不能同时拥有两西西里王国的继承权——这一法律使得波旁王朝的两西西里王国与西班牙分开。

经济:波旁的那不勒斯的大部分财富来自农业收益。那不勒斯贵族靠着富裕的坎帕尼亚、阿普利亚、Calabria等地区的农业过着奢侈生活。

那不勒斯是欧洲最大、人口最多的首都。

Matteo Ripa到访康熙皇帝的中国,将五位汉语学者带回那不勒斯,建立了欧洲第一所东方研究学院。

由于复杂的政治历史,两西西里王国的法律由伦巴第、诺曼、霍亨施陶芬、安茹、阿拉贡的法律组成(没有提到西班牙)。

由于离罗马很近,那不勒斯曾经深受教皇国的干预,随着科学和理性主义的到来,人们反对教皇拷问、削减教会的权力。

如今,游客们除了前往罗马朝圣,同样也被那不勒斯的悠久历史文化吸引。

建于1743年的Capodimonte瓷器厂,后来被卡洛继承西班牙王位后从那不勒斯搬到了马德里。
1799年,那不勒斯国王斐迪南因为支持英国舰队而与法国断交。接着,斐迪南派了6万名士兵试图驱赶占领罗马的法国人。可惜战败了,法国军队包围那不勒斯城。国王一家逃往巴勒莫。那不勒斯建立了短短五个月的Parthenopean公国。

趁着法国军队大批撤出那不勒斯,在英国舰队帮助下,斐迪南回到了那不勒斯。然而第二年,拿破仑入侵了那不勒斯,斐迪南只好又逃往巴勒莫。

1806年,拿破仑弟弟约瑟夫当上那不勒斯国王,不久又换成Joachim Murat当国王。

在法国人的统治下,两西西里王国等同于法国的殖民地,国王只是傀儡。

1815年,维也纳会议承认斐迪南才是两西西里王国的合法国王,接着,奥地利军队在Tolentino击败了Murat的军队。同年,斐迪南恢复两西西里王国的王位,奥地利军队依照Casalanza协议驻扎那不勒斯,以保卫王国的稳定。

之前拿破仑的侵略唤醒了意大利的民族意识,王国内发生起义,1820年,斐迪南被迫放弃绝对君主权,批准constitution实施。

1825年,Francis继承斐迪南,1830年,斐迪南二世继位。

面对来自被意大利的呼唤自由的声音越来越高,斐迪南二世说下了这些著名的话语:

“我不知道何谓indipendente的意大利——我只知道indipendente的那不勒斯……我的王国始于海水,止于圣水(指的是北部相邻的教皇国)。”

工业:那不勒斯王国最后的三十年间,科学、技术、工业均取得巨大发展。那不勒斯与Portici之间的列车轨道是意大利第一条轨道。在整个意大利范围内,那不勒斯的医生比例最高,新生儿死亡率最低。那不勒斯的商人舰队排名全世界第三,拥有地中海第一只蒸汽船。1856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两西西里王国荣获世界工业发展第三名。此外,王国还坐拥多个全意大利第一:第一座悬挂铁桥、第一份电报、第一座干船坞制造厂……

那不勒斯仍然保持文化首都的地位,也是音乐的中心。

众多文人造访那不勒斯,被称为Grand Tour,先是德国的歌德,之后有英国的威廉·透纳、雪莱及其夫人玛丽、拜伦、狄更斯、丹麦的安徒生等。法国司汤达拿那不勒斯与巴黎比较:“那不勒斯和巴黎——绝无仅有的大都市!”

普鲁士王储腓特烈·威廉曾在那不勒斯的皇家别墅Villa Chiatamone隐居了很长时间,被那不勒斯深深吸引。等他回到柏林,在夏洛腾堡按照Chiatamone别墅的样子修建了Neuer Pavillon,具有庞贝风格的装饰,被认为是普鲁士古典主义风格建筑的瑰宝。

1859年,Francis二世继承王位。

1860年,加里波第和红衫军来到那不勒斯,希望将两西西里王国与新建立的北意大利王国合并,统治者是萨沃伊王朝的Victor Emmanuel国王。

听闻加里波第军队到来,意识到必将失败,波旁的军队出现了许多逃兵,国王Francis和王后Maria Sophia逃往Gaeta。

1860年9月7日,加里波第千人军队乘坐火车从Salerno来到那不勒斯,从火车站坐着开放的马车来到那不勒斯王宫。那不勒斯人民表示热烈欢迎。从此之后,那不勒斯成为意大利的一部分,圣卡洛剧院的蓝色装饰被换成了萨沃伊的红色。

两万名士兵组成的波旁军队跟随国王向北撤退,从1860年11月到1861年2月,Gaeta遭到猛烈袭击,然而,尽管一无所剩,波旁家族凭着意志勇敢战斗。8千名士兵倒下了,国王让还活着的人离开,却无人退出。国王和王后站在土墙边鼓励战士,将粮食让给伤员。最后,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Francis同意投降。他们后来在罗马教皇那里找到了庇护。

总结:波旁的那不勒斯建造了一个indipendente的王国,被这座城市深深怀念。尽管意大利统一了150多年,对于曾经indipendente且受人尊敬的两西西里王国的评价仍然很高。波旁王朝是那不勒斯史上的全盛时期。




评论:

我曾听过“那不勒斯现在留着许多西班牙统治时期的痕迹”的说法,试着在那不勒斯及其附近旅行的时候寻找西班牙的遗迹。那不勒斯海港旁边是那不勒斯王宫,17世纪的时候建造,原本作为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三世的逗留地,后来却成了西班牙总督们的住所。往市内的方向走去,便是Toledo大道,由西班牙总督Toledo修建,大道旁边是西班牙区,曾经是西班牙军队的住宅地,现今是蜘蛛网一般的贫民区。这些都是16世纪到17世纪这两百年间,那不勒斯王国作为西班牙附属国留下来的证据。

但是那不勒斯还有更多雄伟又优雅的古建筑,那些却都不是西班牙帝国修建的:那不勒斯王宫旁边著名的圣卡洛剧院、市中心山顶风景优美且收藏许多名画的Capodimonte王宫、被歌德称为必游之地的Portici王宫、收藏大量庞贝出土文物的考古博物馆、堪称欧洲最大的奢侈卡塞塔王宫等,其实都是那不勒斯成为indipendente王国之后建成。倘若硬要在这些美妙的古建筑身上寻找西班牙统治的踪迹,那岂不是太愧对于那不勒斯自身荣耀?!那个短暂又美好的时代,现在的那不勒斯没有忘却,请不要视而不见。





附上《维苏威火山下的那不勒斯》链接,只有英文版。见评论。

Monika GER48

西班牙统治时期的那不勒斯

西班牙统治时期的那不勒斯
本文试图从历史的角度解说安东尼奥与罗维诺的亲分子分关系


 西班牙对那不勒斯的影响可以追溯到1282年西西里晚祷事件,那时候那不勒斯还是西西里王国的一部分,人们由于对法国安茹王室统治不满而发动暴动,同时邀请阿拉贡国王来统治他们。安茹与阿拉贡两派战争持续了二十年,终于1302年签订协议,安茹统治那不勒斯,阿拉贡统治西西里岛,从此西西里王国一分为二。尽管安茹的那不勒斯继承了“西西里王国”的名称,为了叙述方便和跟随大潮,本文将这块土地称为“那不勒斯王国”,而西西里岛称为“西西里王国”,他们合并之后叫做“两西西里王国”。 

阿拉贡王国大约是现在的加泰罗尼亚...

西班牙统治时期的那不勒斯
本文试图从历史的角度解说安东尼奥与罗维诺的亲分子分关系


 西班牙对那不勒斯的影响可以追溯到1282年西西里晚祷事件,那时候那不勒斯还是西西里王国的一部分,人们由于对法国安茹王室统治不满而发动暴动,同时邀请阿拉贡国王来统治他们。安茹与阿拉贡两派战争持续了二十年,终于1302年签订协议,安茹统治那不勒斯,阿拉贡统治西西里岛,从此西西里王国一分为二。尽管安茹的那不勒斯继承了“西西里王国”的名称,为了叙述方便和跟随大潮,本文将这块土地称为“那不勒斯王国”,而西西里岛称为“西西里王国”,他们合并之后叫做“两西西里王国”。 

阿拉贡王国大约是现在的加泰罗尼亚那部分,因此也可以说西班牙从那时候就开始与南意大利有着不解之缘。 

但是要说以卡斯蒂利亚为中心的西班牙拟人是安东尼奥,以那不勒斯为中心的那不勒斯王国拟人是罗维诺的话,西班牙与那不勒斯的统治与被统治关系于1504年开始,而黑塔利亚本家也表明,安东尼奥和罗维诺的亲分子分(大哥与小弟)关系从那时候开始。“亲分子分”的关系意味着,罗维诺入住安东尼奥家,受到安东尼奥的保护和宠爱——然而历史上真的是这样吗?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西班牙统治那不勒斯两百年期间的主要事件: 

1501年:西班牙国王斐迪南二世背叛统治那不勒斯的阿拉贡国王腓特烈一世,导致法国和西班牙开始争夺那不勒斯王国。 

1504年:西班牙战胜法国,根据里昂条约,法国将那不勒斯交给西班牙。西班牙国王斐迪南二世同时也是西西里和那不勒斯国王,任命Consalvo of Cordova为第一位驻那不勒斯的西班牙总督。Consalvo的军队早在1503年就驻守那不勒斯,他们的行为与侵略者无异,每天都能在街上看到被西班牙士兵杀害的那不勒斯人民。从前那不勒斯王国的贵族们被夺去封建势力,也就是说,从1130年西西里王国(含那不勒斯)诞生以来到西班牙帝国统治那不勒斯之前,那不勒斯都有属于自己的王室,但是如今驻扎于南意的最高首领只是西班牙总督,那不勒斯沦为西班牙帝国附属国。Raymond of Cordova总督试图将臭名昭著的西班牙拷问(Spanish Inquisition)引进那不勒斯王国,幸运的是两百年之间都没有成功。如果将“西班牙拷问”比喻做家暴的话,罗维诺有幸躲过安东尼奥的虐待,但是身强体壮的荷哥却没有如此幸运——这算是安东宠爱罗维诺的体现之一吗?我表示哭笑不得。 

1527年:为了争夺欧洲统治地位,西班牙、法国和神圣罗马帝国在意大利展开烈战。神罗军队入侵并掠夺罗马,同时,为了夹击罗马城的神罗军队,法国军队绕到南部,包围了那不勒斯城,在西班牙总督军队的抵抗下,法国军队终于撤退。 

1530年:西班牙国王查尔斯五世将属于西西里王国的马耳他让给失去罗德岛的圣约翰骑士团,以保护西西里王国免受土耳其帝国和海盗入侵。这多少也给那不勒斯王国带来好处。 

1532年:查尔斯五世任命Don Pedro de Toledo驻那不勒斯总督,期间在那不勒斯王国进行了大规模改革。城墙被拆掉重建,涵盖的范围更大,在市中心修建以总督为名的Toledo大街,如今是商业街道,涂满海蓝色的Toledo地铁站被誉为世界最漂亮地铁站。Toledo大街边上的西班牙区也是这时候修建的,是西班牙士兵住宿的地方,如今成为如蜘蛛网一般混乱的贫民区,引得喜欢冒险的游客们在巷子们的入口处驻足观望,却又不敢深入。 

1571年:那不勒斯加入由基督徒组成的神圣同盟(Holy League),与伊斯兰的土耳其对战。神圣同盟以243只战舰战胜土耳其282只战舰,那不勒斯做出了不少贡献。 

1590年:著名的17世纪危机(17th-Century Crisis)从这时候就开始了,饥荒横扫意大利,导致经济衰退和人口剧减;西班牙不断卷入战争,为此榨干殖民地、特别是那不勒斯王国的财富,以提供军需;不满的殖民地人们终于发动反抗,墨西哥于1624年、加泰罗尼亚于1640年、葡萄牙于1640年、那不勒斯于1647年、巴勒莫于1647年分别展开暴动,不过都被镇压下来了。

1631年:17世纪对于那不勒斯来说简直是灾难重重的一个世纪,就连维苏威火山也大规模爆发,幸好熔浆到白石镇为止。 

1646年:重述一下上面提到的17世纪危机的后果。7月7日,由Tommaso Aniello率领的平民军队于Piazza Mercato(市场)发生暴动,高喊“西班牙国王万岁,停止暴政!”军队入侵王宫,西班牙总督Rodrigo Ponce de Leon逃入新堡避难。人们要求取消高昂的食品税、恢复很久以前平民与贵族共同交税的制度,然而十天后,Tommaso被杀害,暴动被镇压,税收又恢复原样。 

1656年:自然灾害除了火山爆发,就连流行病也大规模暴发。那不勒斯城原本35万人口,仅六个月只剩下10万人口。 

1700年:终于来到18世纪。西班牙国王查尔斯二世死后无子,立遗嘱吩咐安茹的菲利普为王位继承人,同时奥地利哈布斯堡的约瑟夫一世也自称是继承人。驻那不勒斯的西班牙总督支持菲利普为西班牙国王。 

1702年:7月7日,奥地利军队来到那不勒斯城,受到当地百姓欢迎,因为人们期待总督制度能够罢黜,那不勒斯能够拥有自己的国王。 

1707-1734年:奥地利总督统治那不勒斯王国27年。由于奥地利王室疏忽,那不勒斯的经济反而变得更糟糕。 

1734年:西班牙王子Carlo用Parma, Piacenza, Tuscany与奥地利换取那不勒斯王国。终于,随着Carlo来到那不勒斯,两百多年的总督制度终于结束。Carlo成为那不勒斯的波旁王朝的第一任国王,从此,那不勒斯王国再次拥有自己的国王,摆脱了压榨的宗主国成为独立的王国之后,那不勒斯开始变得闪耀——18世纪末,首都成为仅次于伦敦和巴黎的第三大欧洲都市,繁华吸引着人们前来朝圣,“朝至那不勒斯,夕死足矣”的说法源于这时期;波旁王族更是给后世留下雄伟优雅的建筑,比如四大王宫和圣卡洛歌剧院。 


结论: 西班牙统治那不勒斯、也是安东尼奥与罗维诺亲分子分关系的时期,准确来说是1504-1707年,最明显的体现是总督制度,为此那不勒斯王国作为西班牙帝国附属国,要上交财富。特别是在17世纪期间,随着西班牙帝国的衰弱而卷入各种纷争的时候,那不勒斯简直被榨干。在这里我特地补充一些细节: 

根据Cost of Empire(帝国支出)一书的说法,从16世纪至1648年三十年战争结束,那不勒斯王国成为西班牙帝国的所有殖民地之中上交财富最多的国家,这些税收被称作“保护费”,谁让安东尼奥是罗维诺的“大哥”呢。相比之下,西班牙对伦巴第要好一些,因为伦巴第是重要的军事要塞,也是重要的军队转运站。没错,上交西班牙的保护费总是让那不勒斯王国入不敷出,西班牙也想尽办法收取那不勒斯的财富。例如,除了收税,西班牙还通过热那亚商人来控制那不勒斯的主要商业领域。 

综上所述,西班牙统治时期的那不勒斯王国被压榨着,无法发展也无法繁荣。我认为,“安东宠着罗维诺”的说法,很可能最初来自1734年后波旁王族统治那不勒斯时期,然而这是个误会,因为这时期那不勒斯已经不是西班牙附属国,而是一个有自己国王的独立国家了。波旁家族确实拥有西班牙王室血统,但是那不勒斯的国王们都住在那不勒斯,而不是住西班牙,除了第一任国王Carlo后来放弃那不勒斯王位跑去西班牙当国王,其他波旁国王都不曾是西班牙国王,这何来1734年之后“西班牙统治那不勒斯”一说呢?并且,如果那之后那不勒斯王国还是西班牙殖民地的话,人家西班牙会不收取你的税,反而支持你大规模修建豪华的宫殿吗?想得美。 


主要参考: 

Naples at the Time of Spanish https://napolihistory.com/naples-at-the-time-of-spanish/ 

The 17th-century crisis https://www.britannica.com/place/Italy/The-17th-century-crisis 

The Place of Naples in the 17th-Century Spanish Empire

The Cost of Empire

In the Shadow of Vesuvius: A Cultural History of Naples

The Inquisition in the Spanish Dependencies

Monika GER48

被遗忘的王国——重游那不勒斯 3

第三篇 卡塞塔的公园

Day 5

中午就要去罗马机场,想着无论如何都要来看上次关门了的卡塞塔大公园,就一大早来到这里。仍然在下雨。


这回公园的门是开着的

皇家公园占地120亩,长3千米。里面有宽敞的草坪和花带,瀑布为水池和喷泉供水,而瀑布的水来自Caroline Aqueduct,卡洛琳引水渠——1752年修建,长达38千米,只有山谷之桥“Ponti della Valle”的部分露出地面,非常壮观的大桥,可以开车去看看。

延伸到远处山脚的水道“Via d'Acqua”


在公园看宫殿。右边是观光马车,想象一下,当年国王游玩公园的时候应该也是坐马车吧,公园太大了。...

第三篇 卡塞塔的公园

Day 5

中午就要去罗马机场,想着无论如何都要来看上次关门了的卡塞塔大公园,就一大早来到这里。仍然在下雨。

这回公园的门是开着的

皇家公园占地120亩,长3千米。里面有宽敞的草坪和花带,瀑布为水池和喷泉供水,而瀑布的水来自Caroline Aqueduct,卡洛琳引水渠——1752年修建,长达38千米,只有山谷之桥“Ponti della Valle”的部分露出地面,非常壮观的大桥,可以开车去看看。

延伸到远处山脚的水道“Via d'Acqua”


在公园看宫殿。右边是观光马车,想象一下,当年国王游玩公园的时候应该也是坐马车吧,公园太大了。

我们算是第一批进来的游客,但是公园里面已经有不少晨跑的人,在皇家公园跑步真是奢侈啊。

大路左边的这条小径通往森林和Castelluccia(迷你城堡),以及水池Peschiera,但是我们没去参观。

玛格丽塔喷泉Fontana Margherita,六个喷泉中的第一个。


围绕着喷泉的是阿波罗和九个缪斯。这位姐姐特别漂亮,但是水迹太多,没有人维护?


发现镇上的道路从水道下面穿过

水池很干净,养着许多鱼

我把这种鱼称为“古董鱼”——这种鱼灰不溜秋的,现代哪有人还在池子里样这么无聊的鱼呢!我深深怀疑这是不是18世纪时候留下来的品种,两百多年了却没有任何改进。

第二个喷泉,Fontana dei Delfini,海豚喷泉。1781年完工,池子的鱼也曾经用来做御膳。

面目狰狞的海豚……

第三个喷泉,Fontana di Eolo。Eolo,又叫Aelous,希腊神话中被风神吹出了意大利。喷泉中有许多希神雕像,包括帕里斯、宙斯、赫拉等。


第四个喷泉,Fontana di Cerere。站在最高处的Cerere是农业和丰收女神,她手中的圆盘是西西里三曲腿。



第五个喷泉,Fontana di Venere e Adone,维纳斯和安东尼斯喷泉。雕像正中央的维纳斯跪着求安东尼斯不要去打猎,因为嫉妒的马斯将要把他变成野猪,然后被猎狗撕成碎片。



第六个喷泉,Fontana di Diana e Atteone。美少年Atteone看到月神狄安娜洗澡,狄安娜将他变成鹿,被猎狗追赶。

来到右边的英国花园。

公园内很多高大的树木,由于当时下雨湿漉漉,树木显得非常有灵气,一棵两棵都像长了脚似的……怎么没有人考古这些树精们的年龄呢?

这棵树精……难道不是昨晚去跳舞累了,就这么躺下睡了?







回程时,正好有公园小巴士可以乘坐,开到宫殿内。

我们直接前往上次漏看的宫廷剧院,在宫殿入口正对面的庭院内。剧院去年刚开放,需要工作人员带进去,只有意大利语讲解。我们在大厅等上一批的游客出来。


因为没有广角镜头拍不完整,借用官网的一幅图。宫廷剧院1768年完工,1769-1798年用于演出,其实使用时间很短,也难怪剧院看来崭新崭新的。这个剧院比圣卡洛剧院小,因为仅用作宫廷内部演出。但是要华丽精致。据说它是圣卡洛的迷你版,有5层楼,41个包厢。它和圣卡洛是首先采用马蹄形的剧院,这样先进的结构让观众享有更好的视听感受。

舞台,把画布拉起就是公园的景色,以这样的自然景色来做背景实在很浪漫呢。

顶部壁画





国王包厢的壁画

要问谁设计了这么高贵典雅的剧院?请记住这个人:Luigi Vanvitelli,卡塞塔王宫的总设计师。


那不勒斯的行程结束了,然而西西里王国值得观赏的宝贝们还有许多许多。Portici王宫、Capri岛、Amalfi海岸、东海岸的Puglia……这真是个令人爱不释手的国度。









Monika GER48

被遗忘的王国——重游那不勒斯 2

第二篇 那不勒斯、雨天和垃圾堆


Day 2 夜

在Spaccanapoli附近逛市场。这雕像是在说“买买买”?


街道很像国内的菜市场或者小商品市场,虽然无法干净整洁,这样才显得有活力

路过蜘蛛网般的西班牙区小巷口,情人节的装饰还在~在那不勒斯过情人节一定最有气氛吧,那不勒斯人浪漫又热情呢~

王国广场,遇到下班的海军,制服超帅啊,还佩刀的!


Day 3

原本计划每天乘船去一个海岛,结果因为连续下雨只能取消。但是那不勒斯真的不只有美丽的大海和岛屿,市内有许多很有价值的建筑。

上次多次路过新堡却没进去,今天一定要进去看看,因为这是14世纪西西里王族安茹的住宅~...

第二篇 那不勒斯、雨天和垃圾堆


Day 2 夜

在Spaccanapoli附近逛市场。这雕像是在说“买买买”?

街道很像国内的菜市场或者小商品市场,虽然无法干净整洁,这样才显得有活力

路过蜘蛛网般的西班牙区小巷口,情人节的装饰还在~在那不勒斯过情人节一定最有气氛吧,那不勒斯人浪漫又热情呢~

王国广场,遇到下班的海军,制服超帅啊,还佩刀的!




Day 3

原本计划每天乘船去一个海岛,结果因为连续下雨只能取消。但是那不勒斯真的不只有美丽的大海和岛屿,市内有许多很有价值的建筑。

上次多次路过新堡却没进去,今天一定要进去看看,因为这是14世纪西西里王族安茹的住宅~

之前在写普罗马的同人文,安茹成了大反派,不过所谓知己知彼嘛哈哈……老实说,和巴勒莫同时代的王宫比起来,新堡挺简陋的哈哈哈,那时候的那不勒斯会不会很荒凉啊……






偶尔冲破雨云的阳光创造出美好的线条。

从窗口看到海港


当时西班牙来夺取法国王位时,把大门打破几个洞


正门

从海边的公交车站出发,我们前往市内的卡波蒂蒙德王宫。在车站等了一小时车才到,原来那不勒斯的公交如此不方便。因为要转车,我们就先在转车的地方去有蒙面耶稣的小教堂Cappella Sansevero。

看到巨大的修道院,那不勒斯真是到处都藏着宝藏,但是这个修道院绝对是冷门旅游景点。

我们钻进小巷子里,道路混乱,我很紧张。这和巴勒莫的小巷子很像,但是那不勒斯摩托车乱窜,要千万小心车辆。

因为当时太混乱了,教堂外部没有拍摄,内部也不给照相,所以没有任何照片。教堂内除了逼真的蒙面耶稣,还有许多精美的雕像,我相信艺术价值是相当高的。但是呢,门票要7欧,只有一个大堂可看,实在太贵了,再加上一路交通很不方便,如果不是有特别的执着就不要来这里了吧。

路过脏兮兮的狮子。

继续钻进小街小巷,加上下雨,就觉得更脏乱差了。不过大家都知道那不勒斯是这样的,只能忍了、

劈开那不勒斯街道

附近的鱼店,店员会叫卖的。

坐缆车上Elmo城堡。

到达城堡。上面白色的纹章是查尔斯五世的,也就是16世纪西班牙国王。

这城堡其实也没啥好看的,主要是已经下午,市内交通不方便也不知道能去哪了,就来这个比较近的地方。要想俯视那不勒斯全城的话,在城堡前面就可以看,省去门票钱。

城堡上面

每次看到这些色彩斑斓的建筑,就会想:那不勒斯究竟藏了多少宝贝啊。可是,如果都打扫干净就更好了呢,不然真乱得像个狗窝,宝贝藏哪里还要找半天,哈哈。

即使阴天也有点蓝的大海



Day 4

继续下雨。

昨天没去成卡波蒂蒙德王宫,今天也是在车站等了一小时车才来。这趟车会路过热门景点考古博物馆,特别特别挤,在车上遇到扒手,眼睁睁看着背包拉链被拉下,扒手和抢劫差不多了。因为没有值钱的东西,扒手也没拿走什么东西。

遇到不愉快的事情,我们赶紧下车,没想到正好是游客比较多的考古博物馆这一站。反正我是没心情逛了,就想赶紧回酒店躺着。

打道回府之前先在博物馆正对面餐厅解决午餐。在西西里Taormina遇到的老把戏又再次上演:店员妹子用英语问我要不要水(一般人家会问drink,饮料,她这water的问法好像水是免费一样),为了保险我问她要不要钱“Free?”妹子假装听不懂这简单的词,“Libero?”我用意大利语问,她还是表示听不懂,我只能直接说“Quanto costa?(多少钱)”这回她听懂了,拿菜单给我看了价格……这段对话和我在西西里遇到的简直一模一样。

吃完披萨好像有一点力气,反正明天就要离开那不勒斯,还是硬着头皮步行40分钟去卡波蒂蒙德王宫吧,公交车我是不敢坐了。

还好一路都是沿着大道走,不像昨天混乱的小街小巷。导航把我们带到山下的一个安静公园,看到打地铺的流浪汉||||||

继续往山上走,导航说要跟着汽车道绕上去。看着满地垃圾和陡峭的山路,即使王宫就在不远处,我再次想打道回府。本文标题“那不勒斯、雨天和垃圾堆”就是这时候想出来的||||||||

但是我们还是沿着弯曲公路的人行道走上山,还好一切正常。导航告诉我们这里就是入口,我一看不对啊,这门是开着的?

我这是第几次想打道回府来着?但我还是走上前,发现刚好可以从铁门挤进去。

我们居然还是进来了,经过两天的尝试,终于深入那不勒斯狼穴,来到山顶的绿洲。

博物馆的入口,也是看起来似有似无的……

博物馆工作人员仍然是很热情的,但是经过这一番冒险我可兴奋不起来。

附带简述一下这王宫是什么玩意儿:这是两西西里王国第一任国王卡洛下令建造的王宫,主要收藏其母的艺术品。如今成为博物馆,但是进来时看到的大片绿地说明这王宫也是十分奢侈的,啧啧。

有三层楼的展厅,第三层暂时不开放。

有几间房装潢十分精致。









来到二楼,老远就看到走廊尽头雪白的肉体——这是巴洛克绘画鼻祖·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作品“耶稣的鞭笞(Flagellazione di Cristo)”(1607)。该画也是镇馆之宝。

我看过几幅卡拉瓦乔的原画,这副是最漂亮的了。

从Portici王宫看那不勒斯

从Capodimonte王宫看那不勒斯

走到王宫后院,视野很开阔,可以俯视全城。我觉得18世纪的西西里王国是相当有钱的~


晚上,我们在圣卡洛剧院看音乐会。

圣卡洛剧院也是卡洛国王修建的。看起来很奢华,但是和隔壁的那不勒斯王国一样,感觉陈旧。卡塞塔王宫就不同了,非常崭新的感觉,剧院也更精致华美,下篇将会提到。

音乐会是五个音乐家演奏古典音乐,有莫扎特的四重奏。我更想看意大利歌剧,但是只有这样的音乐会。于是今晚看音乐会的目的其实是欣赏美丽的剧院内部和坐包厢。

我们的包厢是二楼侧门四个人的包厢,palco ii fila lat parapetto,结果包厢其他两个人没来,这个包厢就我们包了,感觉很赞哈哈哈~


池座的票是最贵的~国内很少有带包厢的剧院,我还是更喜欢坐包厢~不知道早一点买票的话,是不是可以坐中间从前给国王坐的包厢呢?顶上还有巨大的皇冠,假装国王嘿嘿嘿~



散场~


第三篇待续~



Monika GER48

被遗忘的王国——重游那不勒斯 1

这是第三次来曾经的西西里王国,第二次来那不勒斯。上次在那不勒斯只呆了一天,一切都是那么匆匆忙忙。罗马不是一天建成,那不勒斯也同样不简单。每一个大都市、王国的首都,都有挖不完的古迹,何况,18世纪的那不勒斯作为两西西里王国首都,是人口仅次于伦敦和巴黎的大都市。

我经常通过人们在微博、马蜂窝、谷歌地图的点评数量来衡量一个地方游客数量的多少,就拿远离欧洲中心的里斯本来比较,那不勒斯的点评数量却只有它的一半。这个昔日王国的首都,如今游客为什么那么少呢?很多人都听说过那不勒斯的脏乱差、扒手与黑帮,也许正是这些原因阻挠了旅客们的步伐。

其实,在经历了巴勒莫的天堂与地狱之后,我觉得那不勒斯还是比两西西里...

这是第三次来曾经的西西里王国,第二次来那不勒斯。上次在那不勒斯只呆了一天,一切都是那么匆匆忙忙。罗马不是一天建成,那不勒斯也同样不简单。每一个大都市、王国的首都,都有挖不完的古迹,何况,18世纪的那不勒斯作为两西西里王国首都,是人口仅次于伦敦和巴黎的大都市。

我经常通过人们在微博、马蜂窝、谷歌地图的点评数量来衡量一个地方游客数量的多少,就拿远离欧洲中心的里斯本来比较,那不勒斯的点评数量却只有它的一半。这个昔日王国的首都,如今游客为什么那么少呢?很多人都听说过那不勒斯的脏乱差、扒手与黑帮,也许正是这些原因阻挠了旅客们的步伐。

其实,在经历了巴勒莫的天堂与地狱之后,我觉得那不勒斯还是比两西西里王国的另一个首都更具有活力,所以即使那不勒斯有那么多的缺点,我还是想再次见证一下西西里王国的辉煌。


第一篇 卡塞塔的宫殿

Day 1

一群人在钱皮诺机场门前的长途车站等大巴的时候,大巴直接停到我跟前。坐三个小时的车就到达那不勒斯中心车站。


习惯葡萄牙人的冷漠后,那不勒斯人民的热情犹如一股暖流。买公车票的时候,一进店,小卖部的小哥大方地用英语招呼我:“你想买啥?别怕,我会说英语呢~”

前往酒店的路上下着大雨,我们拖着旅行箱,路边一个小哥向我眨眨眼,看到我们犹豫着不知道如何渡过混乱的马路的时候,小哥走过来问:“你们需要帮助吗?”我说想过马路那边,小哥拦住过往的车辆,让我们走过去。

桑塔卢西亚海港都是餐厅,门口站着许多店员招揽客人。第一家餐馆的小哥就用热情叫住了我们,同时旁边餐厅门口的另一个小哥不停用中文和我们说“你好”,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这么有趣的人们在其他国家很少遇到呢~虽然开餐厅都是为了赚钱,但是葡萄牙人、甚至巴勒莫人不会这么主动拉客~


结果我们选了一家没有年轻服务生的店吃饭~

依旧点一份玛格丽塔披萨

世界三大夜景之那不勒斯~





Day 2

天气预报说那不勒斯这周都会下雨,都怪我之前写了篇雨天那不勒斯的同人文……特地住在海港,却看不到湛蓝的大海,去卡普里岛看蓝洞的计划也要取消。

某两西西里国王

海军办公室的旗帜,看到蓝色的阿马尔菲~

右边的那不勒斯王宫的“海景房”部分正在翻修,之后花园也会开放,相信会更漂亮



这回终于注意到王宫门前的腓特烈二世了~真是年轻又帅气啊~

除了购物村,在欧洲很多旅游景点没有中文介绍牌,那不勒斯相当友好了~

之前我看Namaiki太太的亲子分同人本《那不勒斯解消法》发现了卡塞塔王宫这个非常了不起却又知名度很低的地方,今天第一站理所当然就是坐火车前往卡塞塔~

网上说那不勒斯往北会看到很多垃圾山,而卡塞塔附近是黑帮的老巢。然而在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并没有看到什么垃圾堆~倒是很多田地,有不少即将开花的杏树或者樱桃树。


卡塞塔火车站正对面就是卡塞塔大王宫,可以说交通相当方便了~后来几天我们在那不勒斯市内游玩,公交车难等、道路也难行,很多景点绝对不是一个小时就能直达的。



卡塞塔王宫是18世纪西西里从西班牙帝国独立后、统治者波旁王朝的四大王宫之一,那不勒斯王宫也是其一。从体积上来说,卡塞塔王宫是欧洲最大王宫,比凡尔赛宫、美泉宫、马德里王宫还大。之前我看网络图片就被如此雄伟的宫殿震惊了,更让我震惊的却是如此伟大的宫殿知名度却如此低——但是这样也好,不用像在凡尔赛宫排长队才能进,而是可以休闲地欣赏这座西西里王国的荣耀。

1734年,年仅19岁的西班牙国王菲力五世之子卡洛率领西班牙军队从奥地利手中解放了那不勒斯和西西里,从而成立两西西里王国。附带一提,西西里王国于1130年诞生,大致上包括罗马教皇国以南的亚平宁半岛和西西里岛。14世纪初,西西里王国被一分为二,一个是以巴勒莫为首都、阿拉贡王国统治的Trinacria,另一个是以那不勒斯为首都、法国安茹王朝统治的Sicilia。1504年,那不勒斯成为西班牙帝国的附属国,只有西班牙总督,没有国王。直到1734年Trinacria和Sicilia再度合并成两西西里王国,才有了自己的国王。

西西里国王卡洛雄心勃勃地计划修建许多名留史册的建筑物,例如圣卡洛剧院、波蒂奇(Portici)王宫、卡波蒂蒙德(Capodimonte)王宫,以及卡塞塔王宫(Reggia di Caserta)。卡洛修建卡塞塔王宫的目的之一是为了与凡尔赛宫等欧洲大王宫竞争,因此王宫的规划十分庞大。1752年1月20日,卡洛出席了卡塞塔奠基仪式。工程起先进行的很快,但是卡洛于1759年离开那不勒斯,去西班牙继承王位后,进展慢下来。王宫总设计师是当时著名的意大利-荷兰人Luigi Vanvitelli,1773年Luigi过世后,由他儿子Carlo Vanvitelli和其他设计师继续工程。1845年,西西里国王费迪南二世时期,王宫终于修建完成。

1945年5月7日,NZ德国在卡塞塔王宫签署了向英美同盟军无条件投降协议。

卡塞塔王宫常常是电影的拍摄地,例如《星球大战》和Dan Brown小说改编的《天使与魔鬼》。

尽管王宫华丽又庞大,在现代却十分低调。一个让人吐血的数据:马蜂窝上,凡尔赛宫点评数有七千多,卡塞塔只有5个评论。我想,卡塞塔的大部分工作人员不会英语、介绍牌上也常常只有意大利语版本,更是让王宫默默无闻。因此,即使不是西西里王国、罗维诺、亲子分的粉丝,如果想好好享受清静的欧洲大王宫、幻想当年王族生活的情景,或者想静下心来浏览历史古迹的话,这地方绝对首选——我相信即使我在这里安利,也不会增加多少游客数量的233

如下图,王宫建筑本体只占整体很小的一部分:

当然,只有面积大、游客少还不足以说明卡塞塔的伟大,之前我看谷歌评论说,王宫有点年久失修的感觉,我想南意大利毕竟不及罗马有钱,维护如此大的王宫是很困难的,何况门票收入不会很高。我原本期待会看到宫殿内部陈旧、甚至像托马尔基督修道院那样破烂的景象,没想到事实并非如此。


从地图上来看,宫殿本体由四个庭院组成,中间的这条长廊有三条道:中间走马车,两边人行道。

这是3米高的大力士海格力斯雕像

雕像正对面就是宫殿入口。正中央骑狮子的雕像是修建卡塞塔的卡洛国王,左右是美德女神和真理女神,象征卡洛通过这样的方式治国。


一进宫殿门口,就看到非常非常大的大厅,即使用我的相机全景也只能体现它的一部分。接下来的房间也是这样的,我只能每个房间多放几张照片去展现其不同的角度和细节。


啊哈,威风凛凛的西班牙狮子~


楼梯的设计很像那不勒斯王宫,但是要豪华至少两倍~

在梵蒂冈见过这样的壁画拱顶,但是相对于严肃的宗教画,这么仙的画风更符合我的爱好~雄伟、优雅、高级感!

楼梯和大厅设计者是总设计师Luigi Vanvitelli。

拱顶作画者是巴洛克画家Girolamo Starace Franchis,名为“阿波罗神殿”,正中是阿波罗,旁边有Mercury和Minerva女神和缪斯们。周围是四副圆形图画象征春夏秋冬。

上到二楼,可以看到三个拱顶。



帕拉丁教堂,可以看出总设计师试图超越凡尔赛的雄伟教堂。

二楼是骑士和宫女们的席位。

正对圣坛的二楼,是国王和王后的坐席。

教堂旁边是五个前厅,这是第一个厅:戟兵的房间。房间内有八个西西里王后的半身像,作者是Tommaso Bucciano。

三朵鸢尾花是波旁标志。


卫兵的房间。

吊灯制作于18世纪下半叶,于那不勒斯。

Franchis的作品:王子与王国的十二个省份。


右边的雕像“胜利女神加冕亚历山大·法尔内塞(Alexander Farnese)”,1590年代由Simone Moschino创作。法尔内塞是西班牙的著名将领,卡洛国王之母就是他的后裔。

亚历山大大帝的房间。正好位于宫殿正中央。

油画“波旁的卡洛将王位让给其子费迪南四世,1759年”,作者Gennaro Maldarelli,19世纪。

壁画“亚历山大大帝与罗夏娜的婚礼”,西西里画家Mariano Rossi作于1787年。


Gennaro Cali用六个白色浮雕描述了亚历山大的一生:

波旁的卡洛的Velletri胜利之战,作者Camillo Guerra,19世纪。

旁边的一个小厅,大概是六个浮雕的不同版本,这幅画应该是描述了亚历山大用自己的斗篷覆盖Darius的身体。我纯粹觉得的弧线超性感啊……

战神马斯的房间,是新前厅的第一间。拿破仑时期,法国人Gioacchino Murat取代了波旁的王位,在他的统治下修建了这个房间,目的是庆祝法国人的胜利,设计师是Antonio de Simone,完全的帝政风格。

正方形的浮雕讲述特洛伊战争。

壁画讲述在马斯的守护下,阿基里斯成功杀死赫克托耳。作者Antonio Calliano,1815年。

力量、严谨和名誉三女神,作者Valerio Villareale。

正义女神Astraea的房间。设计师是Antonio de Simone。

金色的三个雕像是稳定女神、智慧女神雅典娜、法律女神,作者是西西里人Valerio Villareale。

中间是正义女神Astraea,左边是大力士海格力斯,右边是西西里王国的拟人(!)。西西里王国头顶那不勒斯标志“马”,手上是带“三曲腿”图案的盾。作者是Domenico Masucci。


正义女神、真理女神、纯真女神驱赶骄傲、无知、错误。作者法国人Jacques Berger。

王座大厅。设计师Pietro Bianchi和Gaetano Genovese,1845年费迪南二世期间完工。

大厅全长40米,六个窗户。

壁画“王宫奠基仪式,1752年1月20日”,作者那不勒斯人Gennaro Maldarelli。

西西里三曲腿

那不勒斯马

墙上是从创建了西西里王国(1130年)的诺曼的罗杰开始的所有西西里国王头像。图中左二是费迪南四世,左三是卡洛五世。太远了po主看不清楚,找不到腓特烈二世的头像……


会议室。

壁画“雅典娜为艺术和科学加冕”,作者Giuseppe Cammarano。

19世纪后厅,有很多间,装饰简单,都用来做展厅了。

教皇Pius IX的小礼拜堂。

Murat国王的房间,19世纪初,新古典主义风格。

“赫克托耳谴责帕里斯拐走海伦”,作者Giuseppe Cammarano。

弗朗西斯二世(Francis II)的房间。

Theseus杀死Minotaur之后,作者Giuseppe Cammarano。画像边上的毯子让拱顶具有亲近感。

“欢乐的狂女、半羊人和小天使”,作者Giuseppe Cammarano。

往正中央的亚历山大房间另一个方向走去,就进入18世纪的房间。这里曾经是18世纪末费迪南四世和王后Maria Carolina(法国末代王后玛丽·安东尼奥的姐妹)住宿的地方。设计师Luigi Vanvitelli,由其子Carlo完工。

四个前厅以四季命名。

用于接客。

“音乐与诗歌”,作者Antonio de Dominicis。

油画作者是普鲁士人Jakob Philipp Hackert,大部分是那不勒斯的景色。

用于接客。

夏天,Proserpina从死亡王国返回其母Ceres身边,作者那不勒斯人Fedele Fischetti。

用于吃饭。

“酒神Bacchus和(妻子)Ariadne的邂逅”,作者巴勒莫人Antonio de Dominicis。

圆形小壁画是森林之神和狂女田园牧歌式的恋爱。

用于国王的更衣室。

油画作者是普鲁士人Jakob Philipp Hackert,大部分是卡塞塔和坎普尼亚的景色。

北风Boreas驱赶Orithyia,作者Fedele Fischeti和Filippo Pascale。周围的浮雕讲述维纳斯和安东尼斯的故事。

国王的前厅。按理来说会看到非常漂亮的国王和王后的卧室,可是当时我没找到入口,不知道是不是临时封了。以下是国王的两间读书室。




帕拉丁图书馆

窗帘一直都是飘起的状态,很浪漫吧~

第一间图书室,王子们在这里学习管理国家。收藏了很多相关书籍。



来自英国的望远镜,来自法国的地球仪和天球仪。

之后是一些没什么家具的画廊,展有一些油画,也有王族肖像画。据说是王后Elisabet Farnese的收藏品。



“和平与友谊的寓言”,Stefano Pozzi画。


出口,卡洛国王骑狮子雕像(从背后看挺像安东尼奥233)

在宫殿内愉快地观赏了近三个小时之后,发现后面的大公园已经关门……

温馨提示:公园15:30就不让游客进入,16:30关闭出口。宫殿18:45才禁止游客进入。如果想一天内逛完大王宫,建议一大早就来(8:30开门),先玩大公园再看宫殿!但是我要说,这样一天玩下来很累的,如果想休闲一点,可以来两次,一次看宫殿,一次玩公园!——因为po主就是这样的……

那时候被关在大公园门口,看着这么美丽的景色,想哭的心情都有了,偏偏守门的大姐就是不放我进去(当时下午四点),还唠唠叨叨地用意大利语给我解释了好久,好烦啊(狗头),热情的南意人唠叨起来神烦的(狗头)。

垂头丧气地去镇上一家咖啡店买三明治,虽然中午饭完全没吃,此刻可没有胃口。然而离店时店里的小哥一个眨眼的微笑治愈了我。好吧,卡塞塔,我要再来一次。

Monika GER48

相机拍不出十分之一西西里王国(1130-1860)的奢华与精致。


摄影by Po主。地点保密。

相机拍不出十分之一西西里王国(1130-1860)的奢华与精致。


摄影by Po主。地点保密。

Monika GER48

【游记】巴勒莫,天堂与地狱之行 2

在巴勒莫第三天。

今天计划去切法卢(Cefalu),七点多就出发了。因为在这之前还要去一个地方。

清晨的羞耻广场静悄悄,人们好像没有早起的习惯。


走了十多分钟去公交车站,然而等错了站台,公车直接开走了……只能跟着谷歌又走了十多分钟。也许早上人少清净,也许已经习惯这样乱糟糟的街道,这回前往偏僻的地方没有那么心惊胆战。

其实我想去看看著名的1282年西西里晚祷事件爆发的地方。在古代,那里算是巴勒莫郊区,而现在只是从市中心步行二十多分钟就能到的地方。

由于腓特烈二世的神圣罗马帝国和西西里王国太强大了,给教皇国造成了威胁,等他逝世后,教皇扶植法国人安茹的查尔斯做西西里国王,并铲除霍亨施陶芬王...

在巴勒莫第三天。

今天计划去切法卢(Cefalu),七点多就出发了。因为在这之前还要去一个地方。

清晨的羞耻广场静悄悄,人们好像没有早起的习惯。


走了十多分钟去公交车站,然而等错了站台,公车直接开走了……只能跟着谷歌又走了十多分钟。也许早上人少清净,也许已经习惯这样乱糟糟的街道,这回前往偏僻的地方没有那么心惊胆战。

其实我想去看看著名的1282年西西里晚祷事件爆发的地方。在古代,那里算是巴勒莫郊区,而现在只是从市中心步行二十多分钟就能到的地方。

由于腓特烈二世的神圣罗马帝国和西西里王国太强大了,给教皇国造成了威胁,等他逝世后,教皇扶植法国人安茹的查尔斯做西西里国王,并铲除霍亨施陶芬王族的血脉,不到二十岁的王子甚至在那不勒斯被砍头。当时没有法国人和德国人的概念,不过西西里政党分两派,一派支持霍亨施陶芬,一派支持法国来的国王。其实人们还是怀念着腓特烈二世统治时期西西里的繁荣。

1282年3月30日,据说在晚祷的时候,郊外的圣灵教堂Chiesa di Santo Spirito出了事情。一名法国军官以搜索武器为由,侵犯了当地一名女子,女子的丈夫愤怒之下和其他市民一起斗争法国士兵,继而掀起整个西西里岛范围的暴动。西西里人见到法国人,无论男女老幼都格杀勿论。这事件甚至间接影响到1291年圣地的失落,因为查尔斯和教皇忙着平定西西里暴动。

经过多年斗争,1302年两派之间终于签署和平协议,承认国王安茹·查尔斯二世是南意大利半岛以那不勒斯为中心的国王(当时该国叫做“西西里”),阿拉贡的腓特烈是西西里岛国王(该国叫做“三曲腿Trinacria”)。从此,西西里王国一分为二。

西西里人之所以欢迎阿拉贡王室做他们的国王,是因为王室有霍亨施陶芬的血统。虽然那时候还没有西班牙的说法,后来成为加泰罗尼亚的阿拉贡,某种程度上就是西班牙。

关于西西里晚祷的故事可以看威尔第同名歌剧,第一幕人们表达了思念霍亨施陶芬家族的感情,看着挺感动的……然而由于是19世纪的作品,里面含有意大利复兴运动的思想,很穿越哈。

为纪念这个事件,当时的圣灵教堂这片区域就叫做“晚祷Vespro”。现在那里是墓区而且偏僻,所以几乎没有游客。

因为之前在加拿大也在旅游景点参观过墓园,一片绿地,并不阴森恐怖,所以觉得就算去意大利墓区也没什么大不了。

结果呢,我发现这和中国的风俗差不多……门前一堆花店,大门口还有守卫,里面真的是一大片……有点墓室还是一栋小房子,联想到电视剧《格莫拉》的情景……

总之赶快去里面的教堂看一眼就出来……这教堂是1173年建的,十分古老。所以1282年那时候肯定就有了。



教堂前小广场叫做晚祷广场。除了地名之外,就没有任何关于晚祷事件的信息了,挺可惜。

说到阴森恐怖的地方,巴勒莫的人骨教堂非常有名,但是我不敢去的。据说那里有8000具尸体,镇馆之宝还是一个6岁的小女孩。

很快走出来,在公车站等车,顺便拍一下破烂的街道

到了火车站,没有想象那样混乱,大概是巴勒莫真的没什么人气


火车站的壁画~如果这些建筑都翻新一遍,街道也打扫干净的话,巴勒莫该有多漂亮……


火车站对面的轻轨

破旧的火车站内部


绿皮火车

开往切法卢一小时车程,一路上可以看到海沿岸

我赶紧换位置到靠海的那边,对面坐着一位西班牙太太,我用意大利语和她说大海好美啊,然后就这么聊起来了。她居然也会日语,在日本呆过一年。意大利语不是太太的母语,语速比较慢,对于A2水平的我来说还是挺好懂的。

切法卢到了,天空特别蓝

我来这个沿海小城市主要是为了看大教堂,那时候教主从巴勒莫搬到这里,里面的壁画和诺曼王宫的很像。其二,我也想看看这里的海滩;其三,在巴勒莫待太久,出来换换心情。

这个小城真的很小,我遇到西班牙太太好几次,仿佛游客都是乘同一辆火车来的。

遇到个印度妹子,正好两个人都是年纪相仿的独自旅行者,就一起玩了一天。

大教堂三拱门


这个画像简直是诺曼复刻版

不同的是,这里只有一面墙有马赛克

走出来逛了一下甜点店

路过一家博物馆,门票7欧,想想还是算了

这好像是古代洗衣服的地方……

往海边走去,喜欢这样的画面感

阳光的地中海,一切就像加了蓝色滤镜










爬了一会山


再往高一点的话,可以看到心形海湾


反正我是不喜欢爬山,就回到街道上

这里的餐厅也不比巴勒莫便宜,这家羊排味道淡了些~说起来街上没几家店铺开着,可能旅游淡季吧,太冷清了

开始下沉的太阳,海水的颜色变得更温柔


在切法卢很快就没事情做了,我和印度妹子在海边闲聊。也许刚去了陶尔米纳,这样的海边小镇不觉得下那么新奇了。下午回巴勒莫的火车不多,等到四点半才上车。

印度妹子听说我晚上要去Massimo歌剧院听音乐会,也跟着我去看看还有没有票卖。路上挤了个公交车,没遇到什么可疑的人(参见罗马地铁),话说巴勒莫可能比较偏远,连小偷骗子都懒得来……就是我一个人天黑时在市中心小巷行走时,遇到过两次吹口哨的人,中国也有这样的小混混,让人不愉快。这绝对不是漫画中说的所谓“热情”。

说回来,演出票售完,印度妹子之后先回她住的地方。我一个人去听音乐会

歌剧院曾经在《教父》的最后一幕出现过,门前的人群也是特别多,不过还是没有可疑的或者骗游客的人出现。

据说这是欧洲第三大规模的歌剧院,果然比伦敦哈利波特那个大得多,我还以为100年前的人比较矮小所以做成那样,其实只是伦敦市中心地皮太贵。


二楼有两个舞厅,空无一人。在这里跳舞很浪漫吧


10欧门票买到了二楼的四人包厢,虽然离舞台太近看不全,也是相当满意了。包厢其他三人是年长的本地人,我用意大利语和他们随便乱说了一会。中场休息时另一个包厢跑来的老头来找他们聊天,和我握手,听我用意大利语打招呼后,就开始滔滔不绝地和我说话,我不得不表示没听懂……但是大概意思应该是说中国人的歌剧表演很好什么的。南意大利人一贯以来的热情

音乐会上半场是青少年合唱,第一排中间的是两个华裔小女孩,还不错。如果在伦敦,估计是黑人小孩。

旁边有个妹子用投影展示现场沙画,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艺术。她不停地用沙子作画,画好一副之后又擦去局部,换上新的元素,而且过度得很好,让人猜不到原来的某个元素居然可以在下一幅图画中变成另一个样子

下半场是动画片Snow Man现场交响乐伴奏。动画片内容很有趣



结束后,跑到一楼拍全景


饿得不成样子,歌剧院前面的夜市也正好开始了,真是热闹非凡;本身店里就很缺位置,我这个外国人看菜谱又不明觉厉,只能作罢

来到附近一家静悄悄的餐厅,点了一份海鲜烧烤

味道还真不错~啊啊,看着照片又想吃了

第四天早上,去搭火车站的轻轨,前往San Giovanni dei Lebbrosi,麻风病院圣若望教堂。

建于1071年,1119年成为麻风病疗养院。曾经是条顿骑士团领地。

到站后,发现街道更为破旧,有点不安


教堂没有条顿总部那边干净


不明觉厉的一栋破房子

破旧的外墙;这么说,总部的外墙很齐整

十点钟,人们开始做礼拜

我匆忙拍了两张照片就到院子去了







参观完毕,觉得有点无聊……去车站等车

好像这次旅行拍了不少脏乱的景象,这也不是故意黑巴勒莫,毕竟现实要比照片更脏更乱

轻轨路过诺曼时代的桥ponte dell'Anmiraglio,虽然是重要的古迹,这里比较偏,完全没有游客

接着下一站重温条顿总部,路上惊现十字组国旗



这次主要是寻找传说的教堂后面的小博物馆,据说有条顿总部住宅遗址,然而没找到。

料想这一大片废墟就是从前总部建筑物的地基吧……年代没有罗马市中心的Foro久远,却只剩下这些了



只剩下地板



又坐车前往Zisa王宫,也是诺曼时期的宫殿。


这大堂年久失修,壁画也不修补一下


登上旋转楼梯

这展柜什么东西都没有,难道是隐形斗篷?

从窗台俯视庭院,这设计本来是凡尔赛喷泉那风格的吧,然而破旧不堪


这涂鸦还真押韵,意大利语本身就很押韵:你的微笑就是我的天堂

天堂……?水都干枯了

在附近网评很高的餐厅吃午餐,全是青口螺,吃得太单调



在歌剧院门前搭免费车aranc(橙子)前往海边。附上打折村公交车信息。看着巴勒莫市中心的物价,料想打折村也不会太优惠

这样的购物天堂,普通老百姓能消费的起么?

来到静悄悄的海边

毫无人气的海滩,呼啸的海风吹拂着,不知为什么我开始幻想这里只是昔日腓特烈二世的西西里的一副空壳

这里大量人口外流,许多生意倒闭,已经停止发展好几百年了

当地zf腐败,将建设费放进自己荷包,黑手党也来分一杯羹……

说真的,800年前留下来的建筑比大部分建筑都要豪华,即使如此,这些古迹也没有得到充分保护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又来到漂亮的巴勒莫大教堂



如此华丽的艺术魁宝,只应天上可有;如果一切只如初见,我将永远爱着……

地狱离这里只差两条街,但是天堂仍在











教堂另一侧外墙,各种十字符号,中间的十字实在像当年条顿的十字


晚餐,第二次来到Osteria Ballaro,点了烤羊肠和炖牛杂

牛杂味道清淡,非常非常嫩~我又开始想念这味道了,可是总不能为了食物专程跑巴勒莫啊!

第五天早上,前往机场大巴车站

车站在prada门前


街道两旁仍然停满车辆

郊区的房子很多都是废墟

这让我想起一些科幻片:繁荣一时的人类文明由于无度开发,未来子孙只能在废墟和垃圾中生存……也许历史悠久的巴勒莫就是这样的写照,这样巨大的垃圾场如何能清理干净?

在游客众多的机场,店铺也变得更精致,比如这些甜点


回到德国,发现如此干净有序,和古旧的巴勒莫完全不一样

路过曾经的圣殿骑士团宫殿,如今除了地名,一切已不复存在

但是想到巴勒莫的条顿骑士团总部,如今教堂还存在着,比起喜欢改革的普鲁士,西西里甚至南意大利还真是念旧

从巴勒莫飞往柏林,其实是沿着子午线一直飞行。也许时空会产生隔膜,但是有这条无形的“红线”牵着,“他们”会一直连在一起的吧……

看着列车窗外美丽的河水和田野,我又开始幻想:

“哥哥大人也经常来我家吧,漂亮着呢!”

“如果饭菜好吃的话,我会考虑的,这个混蛋。”





Monika GER48

【游记】巴勒莫,天堂与地狱之行 1

13世纪的西西里国王、神圣罗马皇帝腓特烈二世曾说:“Non invidio a Dio il paradiso perche io sono felice nel vivere in Sicilia.”——我不羡慕上帝的天堂,因为西西里的生活让我十分满足。

如果西西里一直像《天堂电影院》里那么美丽该多好!但是我们也看过《教父》,了解到首府巴勒(Palermo)莫同时也是黑手党老巢。最近我甚至看到一条微博,称“巴勒莫的天堂与地狱只差两条街道”,照片中是堆满垃圾、建筑物破旧的街道,一群当地人在捡垃圾……

之前去过西西里东边的陶尔米纳,觉得是个干净、安静,人们又热情的地方,再说,欧洲北方的冬天成...

13世纪的西西里国王、神圣罗马皇帝腓特烈二世曾说:“Non invidio a Dio il paradiso perche io sono felice nel vivere in Sicilia.”——我不羡慕上帝的天堂,因为西西里的生活让我十分满足。

如果西西里一直像《天堂电影院》里那么美丽该多好!但是我们也看过《教父》,了解到首府巴勒(Palermo)莫同时也是黑手党老巢。最近我甚至看到一条微博,称“巴勒莫的天堂与地狱只差两条街道”,照片中是堆满垃圾、建筑物破旧的街道,一群当地人在捡垃圾……

之前去过西西里东边的陶尔米纳,觉得是个干净、安静,人们又热情的地方,再说,欧洲北方的冬天成天阴沉沉的,po主想这时候去巴勒莫享受阳光还是不错的选择,更重要的是,po主一直心心念念想看腓特烈二世时代的古迹——毕竟那是非常普罗马的时代!不如说,亲子分的印记在那不勒斯随处可见,要寻找普罗马的历史,还真要去巴勒莫一趟!

之前po主没有在南意之行中安排去巴勒莫,是因为那地方没有多少大巴和火车,坐落在岛上西北角,可以说是离欧陆相当偏远的地区——想想也有点凄凉,毕竟巴勒莫是西西里的首府,从前西西里王国(1130-1860)还在的时候,有很长时间是王国的首都,如今却落得这样的地位!

(下图是1154年的西西里王国,巴勒莫是首都,当时的“意大利”还是一只短靴,地盘画到教皇国以南。罗维诺比费里年长,因为他很久以前就是一个统一的王国了)


既然交通不发达,直接坐飞机去巴勒莫成了最方便的方法。纽伦堡的机场不大,却有直达巴勒莫的飞机,这让我想起腓特烈二世在纽伦堡也有一定影响,这样的航线仿佛特意搭起了历史的桥梁,起码不用像中世纪的皇帝一样翻越阿尔卑斯山了吧~

到达机场,在行李领取处看到西西里名牌打折村的广告牌居然有中文,中国土豪真是全世界皆知啊,连巴勒莫这样的偏远地区都……?

说到意大利名牌,Dolce&Gabbana就很有西西里元素,原来,创始人之一的Dolce是巴勒莫附近的人。服装颜色很亮丽鲜艳,广告也经常把背景放在南意大利,体现出热情奔放的气质~(图片来自DG微博)


话说回来,因为是“偏远地区”,po主觉得这篇有必要特地提一下交通细节,以便要去巴勒莫游玩的人做参考。从机场到巴勒莫市区每半小时有一趟大巴,公司叫做prestia e comande,车票在机场大厅可以买到,售票人员会说英语(敲黑板:巴勒莫会说英语的人不多),6欧元,40分钟到达市中心Piazza Castelnuovo,这站离景点集中的老城区步行街比较近。下一个大站是centrale stazione,中央火车站,如果打算直接在巴勒莫转车去其他城市的话,可以在这站下车。

机场在海边,沿路也是一片海岸,还有一座高山。郊区的房子稀稀疏疏,而且古旧简陋。


来到巴勒莫市区,下图是不是看着街上很多车辆?错了!只有中间那条道的车在行驶,左右两边的车都是停放着的哦!是不是交不起停车费啊,三车道上两个车道用来停车!交警说,这么长的车道,多少辆火车也拖不完,不如siesta……


路过破旧的广场,有点像柏林那个胜利女神像?


到了市中心,看到好几家奢侈品商店,这落后地区也有奢侈品啊……

大巴停了好几个小站后,在piazza castelnuovo(新堡广场)这个大站停的比较久,取行李时不用那么慌张哈~

很快就走上了步行街区, 这地方历史悠久,景点很集中,禁止机动车通行还是挺方便想来悠闲游玩的游客的,但是要注意两旁单车道会有自行车路过。沿着Corso Vittorio Emanuele(VE大道)前行十多分钟,一路上两旁都是商铺,别看图片外墙脏兮兮的,其实这里真的差不多是巴勒莫最好、最有人气的街区了。老远就能看到街道尽头的山,还是挺有特色的。

来到著名的四首歌广场,据说是1608-1620年建的,类似于十字路口,每个路口都有三个雕像,他们是四个西班牙国王、春夏秋冬神,以及巴勒莫的四个守护神。

Po主订的酒店就在广场旁边,一转弯就到了,位置非常好,叫做Eurostar,说是四星级,一个原因是极好的地理位置,位于步行街,往前走一点就到巴勒莫大教堂和诺曼王宫;另一个原因,这里曾经是某贵族的家。单人间46欧一晚,算是很便宜了,

大厅也是古色古香的,总算圆了住古堡的梦!

慢着,po主一进房间就傻了,这房间比卫生间大一点,窗口面对内墙看不到街景,空气很闷,很压抑的感觉。加上就在四楼餐厅旁边,人来人往非常吵闹……po主去前台问能不能换房间,他们说第二天才有空房,才可以换。

总之不想呆着小又闷的房间里,赶快出来觅食。

正好下午三点,西西里人的午睡时间,餐厅都不开门,我只能在对面广场的糕点店吃。附带一提,步行街的店铺几乎都会英语。


我出发之前了解了一点西西里美食,所以这次旅行有很大一部分会提到食物。我要了一个arancini(小橙子),其实是油炸米饭团,听着很好吃,但是米饭硬邦邦的,还是油炸那层皮好吃些。我还点了个鲜榨橙汁(spremuta di arancia),听着好像也不错是吧,其实纯粹就是橙子的味道,只是把“吃”改成“喝”。图中还有一块东西是披萨。


吃完,往前走五分钟,就到巴勒莫大教堂(cattedrale di Palermo),等等,发现就在大教堂旁边有家叫罗马诺(Romano)的店!对于意大利人来说,这个单词是罗马人的意思,但是在我看来,仿佛罗维诺在巴勒莫最重要的历史建筑旁边宣告他的存在一样~

大教堂全景,该教堂是巴勒莫的市徽呢,也是最壮观的历史建筑。始建于1185年,经历了不同统治者的时期,所以在漫长的历史中,通过不断改建,混合了多种风格,包括阿拉伯和诺曼,即使如此,这样的混搭非常成功,美丽又与众不同。更有趣的是,门前种的都是热带植物,这在欧洲北部是不可能见到的。

阳光更强烈的时候,墙壁就会变成金黄色

著名的三拱门,建于14世纪。教堂左右四个钟楼也是这时候加建的。

教堂本身免门票,但是为了赚钱,还是把一些地方围起来收钱,如果要参观完三处地方,包括地下室、国王墓室、楼顶,共7欧。看着巴勒莫最重要的景点,po主只能乖乖交门票钱。

地下室入口,墙上双头鹰是诺曼或者霍亨施陶芬的标志。个人认为日耳曼王室常用鹰的标志,狮子则是西班牙。

进去先是两个展厅


这是最珍贵的展品之一,腓特烈二世妻子(之一)阿拉贡的康斯坦斯(Costanza d'Aragona)王冠。

这时代也是十字军东征时代,教堂内可以看到很多十字符号,即使后来会觉得像条顿十字或马耳他十字,但是那时候却是更广泛的含义。

后来我才发现,巴勒莫大教堂几乎是唯一有英文介绍的景点了……




然后来到地下室

去过几个教堂的地下室,这个算是相当大了,有很多墓穴


这符号后来成为条顿十字,但是诺曼王朝和霍亨施陶芬王朝还没这样的概念

1070年的无名石碑,绵羊与十字,后来圣殿的符号之一也是这个,然而这里不代表圣殿。附带一提,由于圣殿骑士团在耶路撒冷反对腓特烈二世,他们在西西里的领地都转让给医院骑士团,所以在巴勒莫几乎看不到他们的踪迹。

16世纪的石碑

这个拉丁十字又让人联想到圣殿

左右两边的十字,其实是12、13世纪时候条顿用过的十字

走出地下室,去教堂另一边登上楼顶

Po主的轻度恐高又来了,景色很漂亮可是拍照的时候在发抖啊……

俯视教堂前的花园

塔楼之一

远处的山


教堂前后有两排绿色的圆顶,在大堂里面仰视很漂亮

最大的圆顶


下楼之后,参观被围起来的唯一大堂一角的国王墓室。这里有好几个霍亨施陶芬王室的木棺,最让人关注的当然就是腓特烈二世的了。

如今,已经没有太多人关注那段在霍亨施陶芬王族统治下繁荣一时的西西里历史了,原因有很多,巴勒莫远离欧陆,距今800年,很少关于当地的英文历史书……但是现在的西西里人还是对腓特烈二世怀着爱戴之情,他们也会为那个时代感到自豪。

腓特烈二世(意大利语:Federico II,1194-1250)是著名的红胡子巴巴罗萨之孙,来自施瓦本(现德国巴符州内)的霍亨施陶芬家族。是说,霍亨(hohen)是个荣誉的头衔,例如同样来自施瓦本的霍亨索伦家族。尽管是地道的德国人,腓特烈出生在巴勒莫,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西西里王国,自称西西里国王。他还拥有其它几顶王冠:神圣罗马皇帝、罗曼国王、耶路撒冷国王。在其统治时期,神圣罗马帝国疆土达到最广。既然他同时为西西里和神罗统治者,从现代的概念来看,可以说德国和意大利统一了(Po主觉得二战钢铁同盟也有想回复那个年代的德意合体的意思)。当然了,教皇国(罗马一带)被夹在中间很有压力,教皇想尽方法想削弱霍亨施陶芬王朝的势力。

不过当时的霍亨施陶芬实在太强了,西西里王国也很繁荣,相当于欧洲的中心、连接欧陆和地中海往南的枢纽,也可以把巴勒莫比作纽约或者伦敦,因为那时候那里聚集了世界各地的人们,包括当时文明比基督世界更胜一筹的穆斯林,巴勒莫是混合了各种文化的大都市。腓特烈将西西里当作故乡,这时期西西里王国也是独立自主的国家。1250年腓特烈病逝,他的后代遭受教皇的打击,被杀死或者终身监禁,霍亨施陶芬家族就这么灭亡了。后来统治西西里王国的是教皇扶植的法国人。1282年,思念霍亨施陶芬王族的巴勒莫人民发动西西里晚祷事件,将法国统治者赶出西西里岛,并迎接嫁给阿拉贡国王的霍亨施陶芬公主一家做他们的新统治者。

腓特烈二世的木棺前的牌匾,大致翻译一下拉丁语:“这里躺着的是伟大尊敬的皇帝和西西里国王腓特烈二世,逝于阿普利亚的佛罗提尼,1250年12月”

木棺前面有人们献上的新鲜花朵,如果查一下谷歌图片,会发现这座木棺前几乎都有鲜花;对比一下旁边空无一物的其他王族成员的木棺,就会知道即使八百年过去了,西西里人还是爱着这位伟大的国王。这样的情景,在无忧宫也见过,和皇帝同名的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的石碑一直都放有土豆呢。

木棺后面的十字符号,也是说明他生前参与过十字军东征吧。

旁边摆放了一排简介牌,腓特烈二世占了很大篇幅。他的外号是stupor mundi,“世界奇迹”,他确实配得上这个称号,西西里王国和神圣罗马帝国在他统治期间都变得强大(甚至条顿骑士团也是靠他发展起来,后面会细说),精通六种语言,写下著名的《猎鹰的艺术》,喜欢作诗,也是情场高手,据说还非常英俊。

左边是1801年开棺的情景,右边是1998年再次开棺

迷你大教堂模型,做得很精致

大堂

地上的纹章不知道是什么,圣墓骑士团也有类似的标志。反正这十字又让我想起条顿

圣坛,相当漂亮~

在这里幻想了一下条顿骑士团和西西里王国(基尔和罗维诺)初次见面的场景

圣坛正前方有条子午线,也许很多游客都不会注意低头看,其实相当有趣。这条子午线是天文学家Giuseppe Piazzi于18世纪末画的,他也是发现了第一颗小行星的名人呢。晴朗的日子里,中午1点就能在这里看到阳光透过上面的圆顶,在子午线上面形成一个小光碟,通过观察它可以感觉到地球移动的速度。这样的教堂在意大利还有好几个,只有那不勒斯的子午线画在一个博物馆。

这些看似星座配对的画像,其实是不同月份太阳光碟出现的位置的记号。

不过,仔细看看,这些星座还真是比较配嘛哈哈哈……比如双鱼和天蝎都是水象,火相的牡羊座和风相的天秤座也相当搭配~其实,据说子午线(经线)当初就是为了让不同地方的人产生一种无形的联系感而凭空捏造出来的,用中国人的说法,也就是缘分。

巴勒莫大教堂画的这条子午线长22米,但是你知道吗,它无形的部分会向北延伸到哪里?——柏林。

也就是说,巴勒莫和柏林,曾经的西西里王国首都和曾经的普鲁士王国首都,正好在同一条子午线上呢,这就是缘分啊!

附带一提,19世纪末确定本初子午线为穿越伦敦的格林威治之际,德国也还是坚持把联系巴勒莫和柏林的子午线当成本初子午线。













厕所居然在后面,刚开始还以为是开玩笑的,后来看到两个男生从后面走出来……


五点太阳就下山了,出来拍夜景。


雄伟的拱门,左边是教主宫殿

即使在市中心也能看到繁星点点,而且手机还拍下来了~

街景

美食报告:路过一家冰淇淋店,点了份星冰乐,只有半杯是几个意思?而且太甜……

在酒店餐厅吃烤羊排,味道很好

第二天早上,前往诺曼王宫(Palazzo dei Normanni),就是昨晚的大教堂再往前走一点。

这一面的门是进不去的,要绕到后面。


西西里王国的地图


宫殿前的小公园和雕像,种满了热带植物

穿过旁边的拱门

来到另一面的入口

可以单独买教堂和王宫的门票,如果加上audio guide共16欧,还加个一楼的画展。这价格相当高了,但是作为主要景点之一,巴勒莫也就靠这里赚钱了。想到这里景点的英文介绍很少,po主就租了个英语audio guide——别期待这地方会有中文讲解器。


绕了半天终于找到入口,这种围栏的方法很不科学也不美观;出来的时候好几个游客都走到了入口的通道,只好又绕回去……用“意呆梨”做借口的话,北意可不服啊。

进去二楼就是教堂,当时门口挤了好多人,po主决定先参观三楼的王宫。


诺曼的标志老鹰

Sala Archimede,阿基米德大厅

Sala d'Ercole,海格力斯大厅,四周架着摄像机,看起来经常有会议

大力神海格力斯

1130代表罗杰二世加冕西西里国王那年,也是西西里王国诞生的年份

1947代表西西里各地代表从这年开始聚集在这里召开会议

穿过长廊

Sala dei Vicere,总督大厅,墙上是18世纪末西西里王国21个总督的油画

两西西里王国纹章,统治者是波旁王朝(Bourbon)

Sala Pompeiana,庞贝大厅

蓝绿色的基调非常地中海和希腊风格,只是年代久远,看着太古旧,像是小时候的家具啥的


壁画都很漂亮

中国大厅,我是这里唯一的中国人游客……

一副漂亮的腓特烈二世油画,Federico II riceve dal filosofo Michele Scoto la Traduzione delle opere di Aristotele(腓特烈二世接受哲学家MS献上的亚里士多德作品翻译),墨西拿的Giacomo Conti于1860年画。这里体现了开明的腓特烈欢迎各国文化,贤者们聚集于富丽堂皇的巴勒莫宫廷的情景。右边戴皇冠的女子应该是王后。

据说罗杰二世、威廉一世、威廉二世曾住在诺曼王宫;腓特烈二世小时候也住在这里,后来这里成为他管理国家事物、举行文化活动的场所。

附带一提,霍亨施陶芬的亨利四世命令条顿骑士团在巴勒莫保护腓特烈健康成长,骑士团成立于1190年,所以这是他们最初的任务之一吧~



很多后来画像的腓特烈年轻又英俊,一头橙色的卷发。不知道真正的腓特烈是不是也这么好看,毕竟中世纪留下来的画像非常抽象,但是这样的美化也体现了后人对他的喜爱之情。

我站在油画前发呆了好久,听到一个意大利男游客赞叹说:“Che bello!”——好帅啊。

风之厅,有个透明的天花板


罗杰二世大厅,上面的马赛克图案很有名



Cappella Palatina,回到二楼的教堂

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金碧辉煌的教堂,墙壁贴满了金色的马赛克,数不清的精美图案

教堂由罗杰二世于1130年修建,充满拜占庭、伊斯兰、拉丁风格



教堂的耶稣像也是巴勒莫标志之一




回到一楼画展,是个现代画家的西西里风景画展览。引用了歌德《意大利游记》对西西里的一些描述。


诺曼王宫走出来,街对面就是San Giovanni Degli Eremiti: il Convento,隐士圣若望修道院,由罗杰二世于1132年修建。

门票6欧,这是我见过最坑的票价,进去就一栋废弃的建筑物……庭院种了不少橘子,可是也没多大观赏性





十五分钟参观完毕,跟着谷歌前往巴勒莫之行的第二个重头戏:la Magione,条顿骑士团总部。

然而一路恐慌。

到目前为止,po主只是在市中心走动,那里相对繁华,也有点游客,路面不算的很脏。条顿总部在稍微偏一点的地方,步行十多分钟才到——这距离真的不远,然而我发现,巴勒莫繁华的地区就那么丁点儿大,暂且叫那里“天堂”;然后稍微走远两三条街,就到了“地狱”。

也怪谷歌为了抄近路,带我走些偏僻的地方,一条街上就两三个行人,地上都是屎尿,必须小心才不会踩着,民居破败不堪,真怕会跳出个黑手党。

路过菜市场的地方,真的很穷的样子

走过好几个小巷子


一条卖自行车的小巷

在破烂的街道里旋转、怕得想要回头的时候,终于看到街道尽头一座优雅的大门,仿佛看到了光明。

门牌写着Chiesa della Magione o della SS. Trinita,大宅邸/圣三一教堂,建于1191年。

同志们,这座教堂真的是条顿骑士团最早期的建筑之一!条顿成立之年才1190年啊!

当时亨利四世重用刚成立的条顿,给他们西西里的一些领地,这片土地当时就叫做la Magione(大宅邸),除了教堂,还有很大片的生活区(如今主要只剩下教堂)。作为报答,条顿效忠于霍亨施陶芬家族,如前文说的,他们守护小腓特烈平安长大。腓特烈把年长的大团长Hermann von Salza(萨尔察)看作父亲一般的人,两人关系十分好。第六次十字军东征的时候,腓特烈刚到耶路撒冷,就有教皇派来的使者当着大家的面宣布腓特烈被开除教籍,医院骑士团和圣殿骑士团立即弃他而去,只有忠诚的条顿骑士团留下来了。腓特烈回西西里之后,为了报复圣殿的背叛(其实骑士团理应效忠教皇),将圣殿在西西里所有领地和财产转让给圣殿的竞争对手医院骑士团。

当然,腓特烈二世对条顿也十分好,据说那时候虽然刚成立不久,在腓特烈的支持下,条顿很快成为可以和医院、圣殿并驾齐驱的三大骑士团之一。对于条顿骑士团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里米尼条约。之前他们因为没有得到权威的承认,企图在匈牙利占有一片土地,却被赶了出去。这回他们学聪明了,在入侵波罗的海那边的普鲁士人领地之际,争得了腓特烈二世的书面同意。条顿当时肯定不会预见到这份条约的重要性,这甚至关系到骑士团存亡。1291年阿卡陷落,骑士团撤离圣地。1312年,没有领地、失去战斗的意义的圣殿骑士团被法国国王消灭。幸运的是,条顿骑士团拥有北方的普鲁士,他们将阵地转移于此,宗教改革的时候,来自霍亨索伦家族的条顿大团长建立了普鲁士公国,当上了国王。再后来,普迷应该都非常熟悉了,普鲁士统一了德意志,首都就是柏林。

话又说回来,条顿骑士团后来在西西里的情况如何?这座大宅邸成为他们的西西里总部(总的来说,虽然以耶路撒冷为中心,骑士团在欧洲很多地方有领地,每个国家都有总部,比如圣殿骑士团在英格兰的总部设在伦敦,苏格兰总部在爱丁堡附近),腓特烈二世于1250年逝世之后,条顿就不那么热衷守护西西里王国了,但是他们多少还有些活动。直到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在西班牙王室的要求下,教皇命令条顿骑士团撤离西西里王国。1503年,西西里成为西班牙的附属国。

如果普罗马cp要找到什么历史依据的话,就从腓特烈二世的时代着手;相对于那不勒斯,巴勒莫有更多普罗马的踪迹,Palermo——PLM不也是普罗马的首字母么?

终于见到了条顿总部,此刻我的心情十分激动~

要怎么说呢,这是个鲜为人知的古迹,如果不是看了西西里历史学家Luis Mendola的书,我也不知道要寻到这里来。更何况,相比一路上的脏乱差来说,这里环境真的挺好,绿树茵茵,干净整洁,即使条顿离开了六百年,还是带有点德意志人的严谨精神啊~


教堂大门左边有个侧门,里面坐着一个漂亮的妹子,收了我3欧门票,说是可以进庭院、小博物馆和教堂里面参观。侧门进去是这样的厅子,有几幅油画:

右边墙上的油画有身披黑十字白袍的修士,据Luis Mendola说,这就是条顿骑士。

走进庭院的长廊,仿佛回到中世纪,这样的柱子,我好像在关于骑士团的图画上见过

很快,我发现右边墙上的条顿十字,然而图画只剩下一角

旁边的图画隐约有个十字。这样看来,从前应该每个拱形墙壁上都有图画,但是西西里人没有注意保护,经过八百年的岁月,大部分的图画已经消失,也没有人记得从前画的是什么了。

我问刚才的妹子这是什么图画,她说不知道,这里有很多细节她都不清楚……

因为这些带有条顿十字的图画,我确信这长廊13世纪应该就存在了

长廊尽头另一幅图画

庭院墙上有个比较新的纹章,上面有骑士头盔

庭院全景,中间是一口井

后来教堂里一个帅哥和我说,这口井大约1000年的时候有人跳进去死了。他不会英语,我只听懂了大概,但是他还是挺热情的。

残破的柱子,仿佛很脆弱


大宅邸考古博物馆,大概两三间房

可以看到从前条顿总部的遗迹

应该是地板


一口井

在这块介绍牌匾上我看到了条顿骑士团,说的是大宅邸1189年开始修建,1193年转给条顿,1492年条顿撤离西西里之后,这里又转给了其它团体。幸好,现在还能看到一些关于条顿的痕迹。

这些扁平的骑士雕刻,不知道是不是Luis Mendola说的条顿骑士,但是我问一个路过的工作人员大叔,用简单的意大利语和他交流,他说这些雕刻不是条顿骑士,来自其它教堂;他还说大宅邸确实曾经属于条顿骑士团。

补充:最近我看Mendola两年前写的书,说这些雕像就是条顿骑士!好吧,当地工作人员vs著名西西里历史学家,我相信Mendola的说法~再说,如果不是条顿雕像,也没必要放这里

由于大宅邸太冷门了,网上资料不多,po主特地在这里分享一段在庭院拍摄的录像

以及教堂内婚礼的录像

之后我走进教堂,发现人们正在举行婚礼,新郎是个有气质的老绅士,新娘是个美丽的姑娘。

大堂里一个骑士雕像上方是一个雕花的十字架,据说是条顿骑士团15世纪做的十字,这个形状在诺曼王宫可以看到很多。条顿十字究竟经过多少演变,才变成当今的银边黑十字呢?


墙上还有好几个这种形状的十字,不知道是不是属于条顿,毕竟这个教堂换了好多主人

圣母玛利亚,也不知道是不是条顿时代的


圣坛据说曾属于条顿



圣坛右边小门上方,显然是早期条顿十字~


教堂后方,据说这些外墙都是13世纪留下来的,这么看确实和那个时代的诺曼王宫、Zisa王宫很像

依依不舍地走出教堂



绕着教堂走一圈,后面是一大片空地/废墟

饿了,在附近小巷子里吃墨鱼汁意大利面,至今还很怀念这个味道~

下午时分,往海边前进

沿海大道上一座神殿

别看海阔天空的样子,其实路面很脏……


Chiesa di S. Maria della Catena,教堂,据说可以登高看海景,可是没开门

来到附近的Oratorio di S. Lorenzo,3欧门票,就看一个大堂……卡拉瓦乔的代表作耶诞,1969年被盗走,现在是放的是复印件

Oratorio del Rosario di Santa Cita,也是3欧门票,因为有很漂亮的雕像,还是进去吧……

看到售票处有马耳他十字,就问售票的妹子是什么意思,妹子说马耳他骑士团捐款维护这个殿堂

进去一看,果然保护的不错,干净崭新

美女雕像们太漂亮了,看衣服的褶皱,简直栩栩如生





走到码头,这天阳光非常漂亮,晒太阳也是这次旅行的目的~

码头停满了小船,就像马路上拥挤的交通

古堡遗迹

走回步行街,发现著名的羞耻广场就在酒店附近。原名是Piazza Pretoria,其中很多果体雕像,当地人觉得很羞耻……仔细看看也是啊,广场就在市政厅门前,仿佛“大批果体朝市政厅用去”……





市政厅可以随意参观





从二楼看到后面的海军修道院Martorana

据说西西里晚祷事件之后,贵族们在这里的教堂决定迎接阿拉贡的彼得三世为西西里国王。


遇到弥撒——不知道是新年期间活动比较多,还是西西里人很传统的原因,这里的教堂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


旁边的Cataldo教堂

有新的发现!最早成立的圣墓骑士团现在还存在着呢!这座教堂从20世纪起属于他们。标志上的dio lo vuole神的旨意,真是怀旧啊

这个小教堂,门票又要3欧……

到处是圣墓的符号




逛了这么多地方,终于饿了,在附近的市场找大排档——没错,就是大排档!有夜宵,有烧烤……

大排档在深夜是十分有人气的地方~但是时间还早,我转了几圈还是不知道吃什么……

根据谷歌,找到一家餐厅,里面也有street food街边小吃,还是坐在安静的餐厅吃晚饭好些。这家餐厅味道不错哦~喜欢橄榄夹心的面包


看美食节目的时候就决定要来西西里吃烤羊肠Stighiola和炖牛杂Caldume,这回先点了羊肠,非常香,口感也很好!

别听英国主持人胡说,这东西一点不恶心,非常好吃!

油炸海鲜,在南欧一定要尝这道菜!

吃饱喝足,回酒店——酒店的人给我换了安静又宽敞的家庭套房,总算舒心了~

在巴勒莫一天半的时间,看了好多东西啊!这篇写的太长了,剩下的两天第二篇再继续写吧!谢谢看到这里哦~


Monika GER48

那不勒斯之歌

旅行的时候,除了美丽的风景、丰富的历史古迹,如果当地有好听的音乐,也会成为美好的回忆之一。

回想起坐在通往那不勒斯山顶的缆车上,听到一个卖艺人唱着一首快乐又熟悉的歌,自此之后,每当我听到和那不勒斯有关的歌曲,就会想起那里温暖的阳光和热情的人们。

其实,只要稍微看一下外文歌词就会发现,不少我们非常熟悉的经典歌曲都是在歌唱那不勒斯呢~

在这里,po主推荐几首脍炙人口的与那不勒斯有关的歌曲,大部分来自一两百年前的那不勒斯民谣,部分来自美国的意大利裔歌手(比如纽约的小意大利)。

点击歌曲标题可以到虾米试听~

歌词来自网络:http://lyricstranslate.com/ ...

旅行的时候,除了美丽的风景、丰富的历史古迹,如果当地有好听的音乐,也会成为美好的回忆之一。

回想起坐在通往那不勒斯山顶的缆车上,听到一个卖艺人唱着一首快乐又熟悉的歌,自此之后,每当我听到和那不勒斯有关的歌曲,就会想起那里温暖的阳光和热情的人们。

其实,只要稍微看一下外文歌词就会发现,不少我们非常熟悉的经典歌曲都是在歌唱那不勒斯呢~

在这里,po主推荐几首脍炙人口的与那不勒斯有关的歌曲,大部分来自一两百年前的那不勒斯民谣,部分来自美国的意大利裔歌手(比如纽约的小意大利)。

点击歌曲标题可以到虾米试听~

歌词来自网络:http://lyricstranslate.com/ 


1 Funiculì, funiculà

(这首歌就是po主在缆车上听到的,标题指的是那不勒斯语funicolare,意为缆车。据说当时维苏威火山缆车生意不好,便谱写了这样的歌词做广告。有一说,这是第一首传遍世界的那不勒斯歌曲。歌词是那不勒斯方言,jamme jà是let's go的意思,发音很可爱呢~附带一提,歌词有提到西班牙,唉嘿嘿~)

Aissèra, Nanninè, me ne sagliette.

Tu saie addò? Tu saie addò?

Addò 'stu core 'ngrato cchiù dispietto

farme nun pò! Farme nun pò!

Addò lo fuoco coce, ma si fuie

te lassa sta! Te lassa sta!

E nun te corre appriesso,nun te struie

sulo a guardà, sulo a guardà.

Jamme, jamme 'ncoppa, jamme jà,

funiculì, funiculà!

 

Nè jamme da la terra a la montagna,

no passo nc'è! No passo nc'è.

Se vede Francia, Proceta e la Spagna,

e io veco a tte! E io veco a tte!

Tirato co li ffune, ditto 'nfatto,

'ncielo se va, 'ncielo se va.

Se va comm' 'à lu viento a l'intrasatto,

guè, saglie sà! Guè, saglie sà!

Jamme, jamme 'ncoppa, jamme jà,

funiculì, funiculà!

 

Se n'è sagliuta, oje n'è,se n'è sagliuta,

la capa già! La capa già!

È gghiuta, pò è turnata, pò è venuta,

sta sempe ccà! Sta sempe ccà!

La capa vota, vota, attuorno, attuorno,

attuorno a tte! Attuorno a tte!

Sto core canta sempe nu taluorno

Sposamme, oje nè’! Sposamme, oje nè’!

Jamme, jamme 'ncoppa, jamme jà,

funiculì, funiculà!


英文:

Rope-a-here, rope-a-there

Last night, lil’Annie, I climbed there

Do you know where to? Do you know where to?

To where this ungrateful heart of yours can’t make me

suffer anymore! suffer anymore!

To where the fire fries you, but if you run for it

it lets you be! It lets you be!

And it doesn’t haunt your heart, nor it burns you down

with a glance alone!. With a glance alone!

Goin’, goin’ on a..., goin’ go...

rope-a-here, rope-a-there

 

Nor am I goin’ from the earth to the mountain,

it's just one step away! It's just one step away!

One can see France, Procida and Spain,

I have eyes only for you! I have eyes only for you!

As if pulled by a string, no sooner said than done,

they go way up!

They blow like the sudden wind,

alas, they go 'n' go! Alas, they go 'n' go!

Goin’, goin’ on a..., goin’ go...

rope-a-here, rope-a-there

 

I won’t raise it, oh I won't, I won’t raise it,

my head anymore! My head anymore!

It’s finished, some is back, some is gone,

always thither(back to you)! Always thither!

My head turns, turns, around, around,

around you! Around you!

This heart of mine is always singing one monotonous chant:

Marry me, oh baby! Marry me, oh baby!

Goin’, goin’ on a..., goin’ go...

rope-a-here, rope-a-there


2 Santa Lucia

 (圣卢西亚,有那不勒斯语版本,但是标准意大利语版本流传更广。圣卢西亚是那不勒斯的海港,还记得清澈的蓝色海水惊艳了po主。Po主最喜欢那句“O dolce Napoli, o suol beato ,Ove sorridere volle il creato! Tu sei l'impero dell’armonia!”甜甜的那不勒斯什么的,唉嘿嘿~)


Sul mare luccica l’astro d’argento.

Placida è l’onda, prospero è il vento.

Sul mare luccica l’astro d’argento.

Placida è l’onda, prospero è il vento.

Venite all’agile barchetta mia,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Venite all’agile barchetta mia,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Con questo zeffiro, così soave,

O, com’è bello star' sulla nave!

Con questo zeffiro, così soave,

O, com’è bello star' sulla nave!

Su passeggeri, venite via!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Su passeggeri, venite via!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O dolce Napoli, o suol beato,

Ove sorridere volle il creato!

O dolce Napoli, o suol beato,

Ove sorridere volle il creato!

Tu sei l'impero dell’armonia!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Tu sei l'impero dell’armonia!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英文:

On the sea it shines the silvery star.

The wave is placid, the wind is prosperous.

On the sea it shines the silvery star.

The wave is placid, the wind is prosperous.

Come y'all to my boat,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Come y'all to my boat,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With this zephyr, so pleasant,

oh, how beautiful is being aboard!

With this zephyr, so pleasant,

oh, how beautiful is being aboard!

Here passengers, come y'all quickly!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Here passengers, come y'all quickly!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Oh sweet Naples, oh blessed land,

where the creation wanted to smile!

Oh sweet Naples, oh blessed land,

where the creation wanted to smile!

You are the kingdom of harmony,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You are the kingdom of harmony,

Santa Lucia! Santa Lucia!


3 O Sole Mio

(我的太阳,这么经典的歌曲相信都听说过。19世纪末用那不勒斯语演唱的歌曲,太符合阳光灿烂的那不勒斯的性情了~)


Che bella cosa 'na jurnata 'e sole

n'aria serena doppo na tempesta

pe'll'aria fresca pare gia' na festa

che bella cosa 'na jurnata 'e sole.

 

Ma n'atu sole cchiu' bello, oi n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o sol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 sta nfronte a te.

 

Luceno'e llastre d'a fenesta toia;

'na lavannara canta e se ne vanta

e pe'tramente torce, spanne e canta

luceno'e llastre d'a fenesta toia.

 

Ma n'atu sole cchiu' bello, oi n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o sol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 sta 'nfronte a te.

 

Quanno fa notte e'sole se ne scenne

me vene quase'na malincunia;

soto a fenesta toi restarria

quando fa notte e'o sole se ne scenne.

 

Ma n'atu sole cchiu' bello, oi n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o sole o sole mio

sta 'nfronte a te ... sta 'nfronte a te.


英文:


What a beautiful thing is a sunny day,

A gentle breeze after the storm!

Through the fresh air already appears a feast.

What a beautiful thing is a sunny day!

 

But another, lovelier sun doesn’t exist.

My sun is your face.

The sun, my sun,

Is your face, is your face.

 

There’s a light in the panes of your window.

A laundress sings and boasts.

While she wrings and spreads and sings,

There’s a light in the panes of your window.

 

But another, lovelier sun doesn’t exist.

My sun is your face.

The sun, my sun,

Is your face, is your face.

 

When night is falling and the sun is setting,

A feeling almost like melancholy overcomes me.

I would stop under your window,

When night is falling and the sun is setting.

 

But another, lovelier sun doesn’t exist.

My sun is your face.

The sun, my sun,

Is your face, is your face.


4 Torna a Surriento

(重返苏莲托,同样用那不勒斯语演唱。苏莲托是距离那不勒斯一小时车程的典型南意临海城市。)


Vide 'o mare quant'è bello! 

spira tanta sentimento... 

Comme tu, a chi tiene mente, 

ca, scetato, 'o faje sunná! 

 

Guarda guá' chistu ciardino, 

siente sié' sti sciure 'arancio... 

nu prufumo accussí fino, 

dint''o core se ne va... 

 

E tu dice: "Io parto, addio!" 

T'alluntane da stu core... 

Da la terra de ll'ammore, 

tiene 'o core 'e nun turná?! 

 

Ma nun mme lassá, 

nun darme stu turmiento... 

Torna a Surriento: 

famme campá!... 

 

Vide 'o mare de Surriento

che tesore tene 'nfunno: 

Chi ha girato tutt''o munno, 

nun ll'ha visto comm'a ccá! 

 

Guarda, attuorno, sti Ssirene

ca te guardano 'ncantate 

e te vònno tantu bene: 

Te vulessero vasá!... 

 

E tu dice: "Io parto, addio!" 

T'alluntane da stu core... 

Da sta terra de ll'ammore, 

tiene 'o core 'e nun turná?! 

 

Ma nun mme lassá, 

nun darme stu turmiento... 

Torna a Surriento: 

famme campá!...


英文:

Come Back To Sorrento

Look at the sea, how beautiful it is!

It inspires with a great feeling..

Like you

It dreams.

 

Look down, at this garden,

Smell these flowers of orange trees...

So fine fragrance,

It is penetrating straight into the heart.

 

And you are saying: “I am leaving. Good-bye!”

You are moving away from this heart,

From the earth of love.

Do you dare not to come back?

 

Don't leave me,

Don't give me such torments...

Come back to Sorrento,

Bring me back to life!...

 

Look, the sea in Sorrento,

What treasures it keeps on the bottom.

Who travelled all over the world

Didn't see something like here!

 

Look around, these sirens,

Bewitched they are looking at you

And love you so much:

They would like to kiss you!

 

And you are saying: “I am leaving. Good-bye!”

You are moving away from this heart,

From the earth of love.

Do you dare not to come back?

 

Don't leave me,

Don't give me such torments...

Come back to Sorrento,

Bring me back to life!...


5 Mambo Italiano

(意大利曼波。1954年,美国人Bob Merrill在纽约一家意大利餐厅写下的歌曲。英语混杂了些意大利语单词)

A boy went back to Napoli

because he missed the scenery

The native dances and the charming songs

But wait a minute, something's wrong

'cause now it's

 

Hey, mambo, mambo Italiano

Hey, hey, mambo, mambo Italiano

Go, go, go, you mixed up Siciliano

All you, Calabrese

do the mambo like a crazy

with the

 

Hey, mambo, don't wanna tarantella

Hey, mambo, no more mozzarella

Hey, mambo, mambo Italiano

Try an enchilada with a fish baccala

 

Hey goomba,

I love how you dance the rumba

But take some advice, paisano,

learn how to mambo

If you're gonna be a square

you ain't gonna go nowhere

 

Hey, mambo, mambo Italiano

Hey, hey, mambo, mambo Italiano

Go, go, Joe, shake like a tiavanna

E lo che se dice

you get happy in the pizza

when you Mambo Italiano

 

Hey, chadrool,

you don't have to go to school

Just make it with a big bambino

It's like vino

Kid you good looking

but you don't know what's cooking

'til you

 

Hey, mambo, mambo Italiano

Hey, hey, mambo, mambo Italiano

Ho, ho, ho, you mixed up Siciliano

E lo che se dice

you get happy in the pizza

when you Mambo Italiano


6 That's Amore

(这就是爱。1953年两个美国人写的歌曲,由美籍意大利裔歌手Dean Martin唱红。也是《月色撩人》主题曲,这是关于纽约小意大利的电影。)


In Napoli where love is king

When boy meets girl here's what they say

 

When the moon hits you eye like a big pizza pie

That's amore

When the world seems to shine like you've had too much wine

That's amore

Bells will ring ting-a-ling-a-ling, ting-a-ling-a-ling

And you'll sing "Vita bella"

Hearts will play tippy-tippy-tay, tippy-tippy-tay

Like a gay tarantella

 

When the stars make you drool just like a pasta fazool

That's amore

When you dance down the street with a cloud at your feet

You're in love

When you walk down in a dream but you know you're not

Dreaming signore

Scuzza me, but you see, back in old Napoli

That's amore

 

(When the moon hits you eye like a big pizza pie

That's amore

When the world seems to shine like you've had too much wine

That's amore

Bells will ring ting-a-ling-a-ling, ting-a-ling-a-ling

And you'll sing "Vita bella"

Hearts will play tippy-tippy-tay, tippy-tippy-tay

Like a gay tarantella

 

When the stars make you drool just like a pasta fazool)

That's amore

(When you dance down the street with a cloud at your feet

You're in love

When you walk down in a dream but you know you're not

Dreaming signore

Scuzza me, but you see, back in old Napoli)

That's amore

Lucky fella

 

When the stars make you drool just like a pasta fazool)

That's amore

(When you dance down the street with a cloud at your feet

You're in love

When you walk down in a dream but you know you're not

Dreaming signore

Scuzza me, but you see, back in old Napoli)

That's amore, (amore)

That's amore



归泠🎈🎈

上周刚下完雨的时候赶紧拍了几张权当生贺……子分有辣么可爱∧q∧

上周刚下完雨的时候赶紧拍了几张权当生贺……子分有辣么可爱∧q∧

浅夜廻

②神罗x南意 清水

神圣罗马一直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他不是罗马,而是在西罗马被亚拉里克一世和汪达尔人攻克、血洗后经历了数个朝代变化最终成立的。
「汪达尔人455·6入侵意大利攻陷罗马」
「西罗马476年解体」
「法兰克人486年击溃西罗马在高卢的残余势力,建立墨洛温王朝」
「751年宫相丕平篡位开始加洛林王朝」
「800年其子查理加冕称帝,建立查理曼帝国」
「843年帝国分解为三份,即法德意雏形」
【以下略】
「962年神圣罗马帝国成立」
神圣罗马是不被承认的,他的第一任上司,亨利一世在加冕时拒绝宗教仪式,所以他是不被教皇承认的。
「因此亨利一世称号“无柄之剑”」
他羡慕意大利,因为他是被承认的罗马帝国的继承者,有着灿...

神圣罗马一直是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
他不是罗马,而是在西罗马被亚拉里克一世和汪达尔人攻克、血洗后经历了数个朝代变化最终成立的。
「汪达尔人455·6入侵意大利攻陷罗马」
「西罗马476年解体」
「法兰克人486年击溃西罗马在高卢的残余势力,建立墨洛温王朝」
「751年宫相丕平篡位开始加洛林王朝」
「800年其子查理加冕称帝,建立查理曼帝国」
「843年帝国分解为三份,即法德意雏形」
【以下略】
「962年神圣罗马帝国成立」
神圣罗马是不被承认的,他的第一任上司,亨利一世在加冕时拒绝宗教仪式,所以他是不被教皇承认的。
「因此亨利一世称号“无柄之剑”」
他羡慕意大利,因为他是被承认的罗马帝国的继承者,有着灿烂的文明与丰富的底蕴,而不像他。
当然,以上说的只是北意大利,属于奥地利的意大利·威尼斯诺。
至于南意大利,属于西班牙的意大利·罗马诺,似乎被他的兄弟深深鄙夷着,神圣罗马对此不屑一顾,他比谁都请清楚那双眼睛深处细腻的情感和对规则的厌烦。
“又要打仗了么…啧”神圣罗马清楚的感觉到身体的不协调,“居然还是内战啊…”

「三十年战争,又称宗教战争」
「德意志新教诸侯和丹麦,瑞典,法国(得到荷兰,英国,俄国支持)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德意志天主教诸侯和西班牙(得到教皇和波兰支持)之间的战争」
对于神圣罗马来说,这场内战是毫无意义的。即使某一方胜利也一样。
神圣罗马不由得轻哼一声。
他又不信教。
「1648.10战争结束」
神圣罗马越发虚弱了,战争过后,德意志分裂的愈发厉害,他几乎已经名存实亡。
那种奇怪的妒忌心似乎又不知从何处冒出,即使神圣罗马他自己也知道,北意大利自己似乎也不是很好。
但是自己比他更不好 
在战争中,他自然是要听从自己的皇帝的,于是他便见到了他的同盟之一西班牙。
怎么说呢?
大概是见到他就能明白为什么南意大利那么凶狠的原因?
不过那个狠辣的男人意外的对南意大利很好,眼里的温柔浓郁的都要溢出。
虽然那个同样凶猛的南意大利似乎并不需要保护的样子…
——————————————————————
罗马诺早就发现了有人在打量着自己,他戾气很重的将剑甩过去,甚甚从对方身边擦过。
“谁?”少年微微沙哑的嗓音格外的富有磁性,却又带着饱含威胁的语气。
神圣罗马从容不迫的走出阴影:“你不应该如此鲁莽。”
“啧,”对方似乎对他的话不屑一顾“在这里没有能威胁我的人!”罗马诺的眼睛暗淡下来,“更何况…反正我死了也无所谓…”,阴暗的气场蔓延开来“反正这个世界只需要向威尼斯诺那样的北意大利,而不需要我这种粗鄙的南意大利…”
神圣罗马发现对方的身影抖动起来,隐约看见了他脸上的泪痕。
“存在即为合理。”不冷不热的抛下一句话,神圣罗马转身离去。
因此他没看见意大利·罗马诺看着他黑色的背影嘴角隐约勾起的,一个昙花一现的,轻微的弧度。

「1789年 法国大革命」

“这场革命会对我们造成很大的威胁。”黑衣的少年直言不讳道。

“我也知道,可是如果现在贸然开战的话。。。”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神圣罗马皱起了眉,忽然笑了:“我不相信你一点都不怀念你的妹妹和妹夫。”

“怎么可能!我当然。。”利奥波德二世自觉失态,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望着似笑非笑的神圣罗马,他似乎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我会处理的...你先下去吧...”抬手送客,望着神圣罗马毫不留情面的快速离去,利奥波德二世终于掩面,“玛丽...”寂静中,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情感真是无用的东西啊...”神圣罗马厌恶的唾弃道,心底却清楚这种东西自己可能永远也无法拥有了。

 

「1792年利奥波德二世正式与普鲁士缔结同盟」

一个雨天,神圣罗马再次来到了利奥波德二世面前。

“你也要走了吧?”面无表情说出这句话,却无法隐藏声音的颤抖。

“咳咳,也是呢...”病重的利奥波德二世却微笑的说出这句话,“不能继续再领导你了...抱歉啊...本来还想去...阻...止..法国...呢...”眼中的神采渐渐地黯淡下去“玛丽..路易十六...我来...找...你...们...了...”那双昔日狡诈的眼睛终于失去了光彩。

神圣罗马僵硬的向外走去,然后看着人们因皇帝暴毙悲伤的流泪。

“又一次了...为什么啊!”神圣罗马的情绪终于喷涌而出,“这种‘永生不老’,我才不想要呢!”如此痛苦的喊着,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从脸上流下。

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醒来时,弗朗茨二世已经继位,人们又再次庆祝起来。

神圣罗马从地上爬起,“你们的历史,就让我来记住吧。”随后再次向宫殿走去。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个银发红眸的青年笑了,“kesese,这家伙就是我的盟友啊,完全看不出来呢!”

弗朗茨二世很好的继承了父亲的遗志。
「1793年神圣罗马帝国与普鲁士、萨丁尼亚、英国、荷兰和西班牙组成第一次反法同盟」
神圣罗马在战场上遇到了北意大利,那家伙完全不似表面那般温和,和法国勾结在一起之后,在法国的新上司的带领下,带着无情的笑容将第一次反法同盟打得落花流水。
「1797年,拿破仑率领的法,意方面军打败反法同盟」
———————————————————
“所以说你去逞什么强啊!”棕发的少年生气的朝躺在床上的青年吼道,强烈的愤怒使他的呆毛不停的抖动着,“上一次参加了那场混乱的战争之后明明就已经衰落的那么厉害了,怎么就不能好好休息呢!”
“啊…罗马诺……”西班牙纠结的皱起了眉,“那个…”
“闭嘴啊岂可修!”少年恶狠狠的盯着他,“我现在可不是以南意大利的身份向你说话!叫我罗维诺啊!混蛋安东尼奥!”
房门忽然被打开,普鲁士大摇大摆的走进来。
“小罗维别跟这个白痴计较~哟,安东,本大爷来看你了kesesese”不顾反对的伸手揉了揉罗马诺的脑袋,普鲁士的心情更好,“还是小罗维聪明啊,要是我们那个盟友也能像你一样就好了呢……”依旧笑着,语气却有些低迷。
“盟友?是那家…咳,神圣罗马?”罗马诺的表情稍微有些僵硬,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里面有问题,不过普鲁士和西班牙很乐意让他们的小朋友保留一些自己的小秘密,不过看他们的眼神交流就能得知他们对此很感兴趣。
“是他哦,那个小鬼似乎认为因为他是国家所以不应该有感情呢…啧,真是太傻了!”普鲁士稍微阴下了脸,“没有感情,然后孤独一人的过完一个国家的寿命吗?!”
“怎么可能啊!即使身为国家,我们也是拥有着人类的情感的啊!”
看着罗马诺激动的样子,西班牙坏心眼的问道:“罗维好像很在意他啊?”
“才没有呢!”罗马诺如被拽了呆毛一般跳了起来,“只,只是被稍微的他鼓励了一次罢了!”
“是吗?”普鲁士有些惊讶,随后耸了耸肩“若他也能了解就好了,呐?”假装不经意的朝窗外扫了两眼,“安东,用不用本大爷给你唱歌啊kesese~”
“不,算了,你的心意我领了,我们还是吃饭吧…”
———————————————————
神圣罗马坐在西班牙家的外面。
什么?为什么过来?
只是因为盟友受伤了会有损自己的利益罢了…神圣罗马如此想到。
听到南意大利的话,神圣罗马有些迷茫,他自认为跟对方没有多少交集,对方为何记下他了呢?
他真的做错了么?
他可以…拥有感情…么?
“我…可以尝试一下吧…?”
有些惆怅的喃喃自语,却无人可以解答…

「1799年联合英,土,俄组成第二次反法同盟」
「拿破仑发动雾月政变夺得军政大权,亲指意方面军对付反法各国」
「1800年联军被打败」
「1804.5.18拿破仑称帝」
————————————————————
“该死!法国的那家伙居然称帝了!”神圣罗马愤怒的将屋内的的东西摔到地上,“三十年战争中法国和荷兰,瑞典兴起,所以应该能在他们中找到一个组成同盟,英国和法国有很深的恩怨,苏俄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法国崛起,这样就有三个了…”神圣罗马陷入沉思,“可是…还是太少了”最终他起身朝门外走去,“我还是快点吧,法国只会越来越强大!”
———————————————————
当神圣罗马找好盟友终于可以为战争做准备的时候,他的门被敲响了。
过去开门,外面是南意大利。
“你怎么会过来?”神圣罗马的语气因被打扰了思路而带着一些愤怒。
罗马诺显得有些慌张:“呃…那个…我欠你一个人情,所以…那个…我和你结盟了…呃…”
“哈?”神圣罗马(有一些方x)脸上露出了莫名的微笑,“即使与你的弟弟为敌?”
“弟弟?”罗马诺对这个词十分唾弃,“那种东西我可没有。”
伸出手,“我是罗维诺·瓦尔加斯。”
“我…没有名字…”迟疑的握上对方的手,神圣罗马不知如何回应“…我是不被承认的吗…?”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罗马诺无奈的叹了口气“名字不应该是自己起的吗?”
“什么?”神圣罗马有些茫然,“这样啊,那么,我是海因里希,海因里希·贝什米特。”
“阿拉,和基尔伯特的姓氏一样呢…该说不愧都是德意志民族嘛…”罗马诺小声说到。
「1804年神圣罗马帝国纠合英,俄,瑞典和那不勒斯组成第三次反法同盟」
「1805年帝国入侵盟友巴伐利亚」
————————————————————
“你小子不错啊!”罗马诺和神圣罗马朝拿破仑在意大利的盟军进攻。
“你也是。”神圣罗马深知自己大限将至,紧紧抓住每分每秒和自己唯一的“朋友”交谈。
「12.2三皇会战」
「12.16《普勒斯堡合约》」
———————————————————
“啊…是罗维啊”躺在草地上的神圣罗马看到了罗马诺,“我…也快要走了呢…”
“怎么可能啊!”罗马诺不可置信的喊道“不是说…国家不会死的吗?”
神圣罗马摇了摇头,“会的哦,曾经的罗马最后不也消失了吗?”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不用做出这副表情啊,这样毫无意义的永生,我已经过够了,我也终于可以迎来我的终结…嗯?”
罗马诺无声的流泪着。
“你把我当作什么了啊!”压抑许久的情感终于喷涌而出“那么重视你的我…你怎么能就这样平静的谈论你的死亡呢!”
神圣罗马有些诧异,但他知道…“有什么好哭的啊…我们终有一天会再见的不是吗?”
“约好了哦!”
“一定!不论有多久,要等着我哦!”
————————————————————
「1806.7.12十六个神圣罗马帝国成员邦签订《莱茵邦联条约》加入邦联」
「1806.8.6弗朗茨二世放弃神罗帝国帝号,只保留奥地利帝号」
「神圣罗马帝国灭亡」

②番外
罗马诺一直记得那个约定。
几百年过去了,他也依旧没有忘记。
西班牙也好,普鲁士也好,甚至连杀死了神圣罗马威尼斯诺都曾问过他,“这样值得吗?”
他从未回答过他们。
当然值得。
即使,他再也不会回来。
他也偏执的不会去相信。
“我们,约好了呢!”捂住脸,泪水默默的流下。
—————————————————————————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
久到宇宙都已经毁灭,又因为奇点的爆炸再次诞生。
久到太阳系再次出现,。
久到地球再次形成。
久到经过四十多亿年,地球上出现了智慧生命。
久到罗马诺和威尼斯诺从意大利这个整体中分离。」
战争还很远,得以休息的罗马诺拒绝了西班牙的好意,决定一个人去散散心。
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清风徐徐,却依然吹不开罗马诺的心结。
冥思苦想着,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被人靠近。
罗马诺心中一紧,自己居然没有发现对方?
迅速转身,利剑毫不犹豫的靠在了对方的颈上。
“你是谁?”
“海因里希·贝什米特。”对方笑着这样回答不顾自身的安危,“好久不见。”
“咣当!”罗马诺的手颤抖着,利剑已经衰落在地,“原来,我忘记的,是这个啊…这么重要的事…”
他笑了起来:“好久不见,我是罗维诺·瓦尔加斯。”
“约定的事情,我做到了哦!”
“我从来都对这个约定深信不疑。这次,不会再让你离开了!”
“我不会的,以时间为证!”
End

嗯,这里是墨染,非常想要扩列的小透明,码字啊摸鱼啊偶尔都会做做,主厨英sir和神罗,沉迷历史。门牌号757939796,快来找我扩列啊小天使们QAQ

粽叔想吃司康
时隔多年【?】终于记起自己有块...

时隔多年【?】
终于记起自己有块板子
妈的智障
手断了为代价糊了个上色不太完整的头
吃了屎样的上色
果然还是板子玩得太少
以后不能只拿板子画火柴人了
顺便日常表白罗马诺

时隔多年【?】
终于记起自己有块板子
妈的智障
手断了为代价糊了个上色不太完整的头
吃了屎样的上色
果然还是板子玩得太少
以后不能只拿板子画火柴人了
顺便日常表白罗马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