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方

6949浏览    1738参与
玄山君

南方北方

经常看到有人激动地纠正:“南方北方是以秦岭淮河为分界,不是你们省的南方/北方!”

然而秦岭淮河是“中国地理分区北方地区和南方地区的地理分界线”,和人们生活中需要的“南方/北方”概念,本不是一回事。我们生活中讲的“南方/北方”,就是“我们这儿以南/以北”。用两个字就可以表达的概念,难道要人罗里吧嗦地讲“我们这儿以北/以南”?

把“中国地理分区的南方/北方”简化成“南方/北方”,倒也无妨,但是不要自己混淆了概念,反而去侵占别人惯用的日常用语。“南方/北方”就留给日常生活吧,讨论全国分区的时候,麻烦说明是“中国南方”“中国北方”。


经常看到有人激动地纠正:“南方北方是以秦岭淮河为分界,不是你们省的南方/北方!”

然而秦岭淮河是“中国地理分区北方地区和南方地区的地理分界线”,和人们生活中需要的“南方/北方”概念,本不是一回事。我们生活中讲的“南方/北方”,就是“我们这儿以南/以北”。用两个字就可以表达的概念,难道要人罗里吧嗦地讲“我们这儿以北/以南”?

把“中国地理分区的南方/北方”简化成“南方/北方”,倒也无妨,但是不要自己混淆了概念,反而去侵占别人惯用的日常用语。“南方/北方”就留给日常生活吧,讨论全国分区的时候,麻烦说明是“中国南方”“中国北方”。


柒月

微信宣群,欢迎天南地北的朋友加入

宣群*欢迎天南海北的朋友加群~


学习一天的你想要放松一下吗?


工作一天的你想要休息一下吗?


空闲一天的你觉得无聊吗?


来进群吧,我是群主小枫


在这里,游戏的宠儿可以来约人!!!


在这里,无聊的你可以找人闲聊!!!


在这里,幸福的你可以找人分享!!!


在这里,甜蜜的你们可以尽情撒狗粮!


支持您和您的家人一起进群,只要微信,


这里,无话不谈,无题不欢,


大型八卦子虚群,欢迎您的到来→


需要的朋友可以私信我或者下方评论,只要我看到一定回复[微信群][微信群][微信群]扫描下方↓

[图片]


宣群*欢迎天南海北的朋友加群~


学习一天的你想要放松一下吗?


工作一天的你想要休息一下吗?


空闲一天的你觉得无聊吗?


来进群吧,我是群主小枫


在这里,游戏的宠儿可以来约人!!!


在这里,无聊的你可以找人闲聊!!!


在这里,幸福的你可以找人分享!!!


在这里,甜蜜的你们可以尽情撒狗粮!


支持您和您的家人一起进群,只要微信,


这里,无话不谈,无题不欢,


大型八卦子虚群,欢迎您的到来→


需要的朋友可以私信我或者下方评论,只要我看到一定回复[微信群][微信群][微信群]扫描下方↓


存档灵魂

南 方

[图片]
【文】戈麦


像是从前某个夜晚遗落的微雨

我来到南方的小站

檐下那只翠绿的雌鸟

我来到你妊娠着李花的故乡

我在北方的书记中想象过你的音容

四处是亭台的摆设和越女的清唱

漫长的中古 南方的衰微

一只杜鹃委婉地走在清晨

我的耳畔是另一个国度 另一个东方

我抓住它 那是我想要寻找的语言


我就要离开着哺育过我的原野

在寂寥的夜晚 徘徊于灯火陌生的街头

此后的生活就要从一家落雨的客栈开始

一扇门扉挡不住青苔上低旋的寒风

我是误入了不可返归的浮华的想象

还是来到了不可饶恕的经验乐园


【文】戈麦


像是从前某个夜晚遗落的微雨

我来到南方的小站

檐下那只翠绿的雌鸟

我来到你妊娠着李花的故乡

我在北方的书记中想象过你的音容

四处是亭台的摆设和越女的清唱

漫长的中古 南方的衰微

一只杜鹃委婉地走在清晨

我的耳畔是另一个国度 另一个东方

我抓住它 那是我想要寻找的语言


我就要离开着哺育过我的原野

在寂寥的夜晚 徘徊于灯火陌生的街头

此后的生活就要从一家落雨的客栈开始

一扇门扉挡不住青苔上低旋的寒风

我是误入了不可返归的浮华的想象

还是来到了不可饶恕的经验乐园

秦无琊

【睡前故事】5

当年中元节的贺文


初秋的时节,天气还没有凉下去,带着点夏末的余热。九点左右,毫无预兆的,风刮得猛烈,呼啸而过,吹得树叶哗哗作响。中元节,这本身就是一个听起来有点邪门的节日,然而却又寄托着人们对于逝者浓浓的哀思。

流言和南方走在祭拜的路上,说起来,流言也不知道南方到底要去哪里祭拜,只是盲目地跟着。突如其来的风从他身边吹过,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

“流言,你不觉得,中元节出门还带着风铃,有点渗人吗?”南方在一旁开了口。流言默默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这风铃到底是谁送的。七夕那天,某人难得情商在线一回,做了好吃的,摆了酒,还准备了礼物。流言一边感慨着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结果拆开礼物盒子就发现是...

当年中元节的贺文


初秋的时节,天气还没有凉下去,带着点夏末的余热。九点左右,毫无预兆的,风刮得猛烈,呼啸而过,吹得树叶哗哗作响。中元节,这本身就是一个听起来有点邪门的节日,然而却又寄托着人们对于逝者浓浓的哀思。

流言和南方走在祭拜的路上,说起来,流言也不知道南方到底要去哪里祭拜,只是盲目地跟着。突如其来的风从他身边吹过,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

“流言,你不觉得,中元节出门还带着风铃,有点渗人吗?”南方在一旁开了口。流言默默翻了个白眼。真不知道这风铃到底是谁送的。七夕那天,某人难得情商在线一回,做了好吃的,摆了酒,还准备了礼物。流言一边感慨着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结果拆开礼物盒子就发现是一个风铃,八角铜铃,雕的精致,入手挺沉,可见是真材实料的东西,还美其名曰:“当风吹过的时候,你听到风铃的响声,即使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也能知道,‘有风吹过,是我在想你。’”整的流言严重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南方本人。

“你怕什么,有小白呢。”流言答得满不在乎。小白就是镜子里的那张小白脸,自从那次帮助自己解决了那几个诡异玩意以后,流言和小白脸的关系骤然升温,给人起了个名叫小白不说,甚至上网买了一面小铜镜,把小白转移到铜镜里挂在脖子上贴身带着。似乎是在迎合流言的说法,铜镜微微热了一下,流言轻轻笑了笑。“也是,你带着吧,反正也到了。”南方叹了口气,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跟一只小鬼关系那么好。

回过神来,眼见之处是一片荒野,在这样一个沿海的城市,能有这么一片空旷的地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也不知道南方到底从哪里找到的这个地方。

晚间的雾似乎浓了一些,流言有些奇怪,一个大风天,怎么还能起雾呢?使劲眨了眨眼再睁开,却发现四周的景色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硝烟的味道,有点陌生,却又有些熟悉,有些像南方最开始出任务回来时带回来的味道,掺杂着硝烟和烟草的气味。他隐隐约约地看见了火光,听到了爆炸声,过了几秒钟以后,一个熟悉地声音响了起来。

“南方,趴下!”下一秒爆炸声在自己耳边响起,激起的尘烟将他往后推了两三米,在逐渐清晰的视野中,他看到了一片殷红。“流言!”他看到自己被南方抬起来,抱在怀里,南方用手捧着他的脸,声音发颤:“流言,不要离开我……”他看到自己努力抬了抬胳膊勾上南方的脖子,南方将头靠近,颤抖着吻上他的唇。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品尝到来自喉管和口腔的腥甜的味道,甜的让人上瘾,让人不舍得分开。

“流言!流言!回神了,想什么呢?”四周的烟尘蓦然散尽,南方站在他的身边,皱着眉看着他。“南方?”尾音微微上扬,带着些许的疑惑。“我在,怎么了?”南方伸手抱住流言,温度顺着南方的身体传到流言身上,流言往南方地身上靠了靠。“没什么。”或许,是另一个世界的,与自己和南方相像的两个人的故事吧。

“那,我们开始吧。”南方直觉的流言有些说不出的悲伤,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只能把流言抱得更紧一些。流言拿出打火机,点了南方手里拿的纸钱。

“想要祭奠的人太多太多了,曾经的战友,小何,还有,我的父亲,母亲。”南方站在旷野上,声音向远处传播,“我想你们大概都能听到,在那边,要好好的。”流言在南方身边静静地听着,视线微微上扬,目力所不能及的地方,大概会有宛如阳间的万家灯火,熙攘喧嚣的街巷,热闹非凡的集市,是另一种人间烟火,太平盛世。

火光明灭之间,他突然想到了很多,想到了镜子里困住的小白,想到了,除了小白以外,自己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在意的逝者。南方有他的过去,而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正这样想着,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南方牵住。南方调整了一下姿势,仗着身高把流言放在身前,微微低头在他耳边说道:“你有过去,你的过去是我,你的未来,也是我。”

看着眼前闪烁的火光,炽热的空气铺面而来。

他就是照亮和温暖自己生命的火。




怎么感觉看自己眼前的文风跟现在差距那么大,以前那么正经,现在的文怎么越来越甜腻。

秦无琊

【睡前故事】4

“南方?南方?”流言有些无助地唤着这个名字,眼前的浓雾越来越重,手电打出来的一束光只能照亮前面的一小块地方,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早知道就不要接这个委托了,流言在心里暗想。他们到达学校不久就走散了,甚至连委托人的影子都没见着。这样下去不行,真的容易出事啊。流言轻咬着下唇,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去。空气中的味道似乎变了,除了雾气以外,似乎还掺杂了一股血腥味。不安的感觉逐渐扩大,流言循着气味加快了脚步。

“南,方?”地上倒着的人让流言心里一惊,四周漫出的血迹让他一下就紧张了起来,手颤抖着将人反过来,却看到了一张完全腐烂的脸,手里还握着一把尖刀,猛地向他刺过去。


“不要!”流言从...

“南方?南方?”流言有些无助地唤着这个名字,眼前的浓雾越来越重,手电打出来的一束光只能照亮前面的一小块地方,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早知道就不要接这个委托了,流言在心里暗想。他们到达学校不久就走散了,甚至连委托人的影子都没见着。这样下去不行,真的容易出事啊。流言轻咬着下唇,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去。空气中的味道似乎变了,除了雾气以外,似乎还掺杂了一股血腥味。不安的感觉逐渐扩大,流言循着气味加快了脚步。

“南,方?”地上倒着的人让流言心里一惊,四周漫出的血迹让他一下就紧张了起来,手颤抖着将人反过来,却看到了一张完全腐烂的脸,手里还握着一把尖刀,猛地向他刺过去。

 

“不要!”流言从床上直直地坐起来,喘着粗气,眼神十分迷茫,伸手摸了摸自己傍边的位置,是冷的。甩了甩头让自己冷静下来,流言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真是的,怎么有种女人独守空房的即视感。抬头看了看表,才五点多一点。令人郁闷啊,没有南方自己连懒觉都睡不成了吗?

穿好衣服,简单洗漱了一下,流言拉开了窗帘,然后,关上,又拉开了一次,然后面无表情地重新拉好窗帘。

什么鬼,这是六层啊好不好六层,您在六层窗户边站住不怕造成二次死亡吗?再说,面目全非不是您的错,但是死得面目全非还来吓人就是您的不对了,谁害死您的您找谁去啊,找我管用吗我又不是那地府的判官。合着梦里吓唬我的那个就是您啊,梦里没呆够现实里继续是吗……

随着窗外逐渐传来的敲击的声音,流言一脸冷漠地拿出手机,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你再不回来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出什么事了?”对方秒回。

“我说又闹鬼了你信吗?”

“别闹,这刚做完任务往家赶呢,回家再皮。”

“是真的,在窗户外边,正在敲窗户呢。你什么时候到家。”

“大概十分钟以后吧,等着我,别怕。”

放下手机,流言出了卧室走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真不知道这边有什么那么吸引那些个鬼怪,这是自己第几次撞鬼了?镜子里的鬼脸,鬼来电的孙老师,跺脚跑的维修工……个个都是奇葩中的奇葩啊。

坐了没多久,门口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这么快吗?流言有些惊讶,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却愣住了。南方应该带钥匙了啊。留心向门洞看了一眼,流言低声说了句“卧槽”,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直接坐在地上。

“南方,你到哪了?”

“小区门口,马上。”

“你别过来,那鬼东西在门口正在敲门。”流言回复完以后,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进了卫生间。

“我说,镜子里的那位?”流言一边敲了敲镜子一边说。镜子里逐渐出现了一张惨白的脸,面无表情,仔细看,眼神似乎还有点幽怨。“你在镜子里无不无聊啊,要不我给你带个有意思的进去玩玩?”流言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镜子里那张脸的表情,嗯,眼睛好像亮了亮。“那就这么办了,我给您把人带过来。”

出了卫生间,流言听着门口由敲门已经改成了砸门。也亏得这么大声那群邻居还没醒。有点发憷地打开了门,转身就往卫生间里跑,感觉着身后人和自己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人我带来了,还会玩你追我跑的小游戏,可有意思了,就看您的了。”流言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卫生间,身后的那个人在镜子前定了一下,和鬼脸一起消失了。

“流言?”在地上没待多久就听到了南方急切的呼唤,流言扒着洗手池子从地上爬了起来,走出去扑在了南方身上。“你个小绿领,要不是小爷我脑子好使你就见不到我了。”南方正准备抱住他,就被流言一把推开跑到门口关了门。

他奶奶的,今天的鬼怎么那么多!


秦无琊

【睡前故事】3

【睡前故事】3

自从鬼来电事件发生后,流言换了手机,也换了手机号,好在以前联系人不多,除了南方也就几个客户,办完事就删的那种,倒也没造成什么损失。自此,每次流言接电话,只要南方再身边,一定是他先接起来听声,确定没问题了才给流言,这样一段日子,倒也相安无事。

最近几天,不知怎么,一向很宅的流言居然闹着南方要出去玩,南方拗不过他,只得去了。流言挑的地方是边境地带,四面环山,风景很美,有几分八百川的感觉,只是比八百川发展得好了许多。

当晚,他们住在了早就定好的旅馆,一共七层,只有六七层是用来住人的。进了房间后,两人挨个洗过了澡,流言继续摆弄着他的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南方聊着。

“我就应该不...

【睡前故事】3

自从鬼来电事件发生后,流言换了手机,也换了手机号,好在以前联系人不多,除了南方也就几个客户,办完事就删的那种,倒也没造成什么损失。自此,每次流言接电话,只要南方再身边,一定是他先接起来听声,确定没问题了才给流言,这样一段日子,倒也相安无事。

最近几天,不知怎么,一向很宅的流言居然闹着南方要出去玩,南方拗不过他,只得去了。流言挑的地方是边境地带,四面环山,风景很美,有几分八百川的感觉,只是比八百川发展得好了许多。

当晚,他们住在了早就定好的旅馆,一共七层,只有六七层是用来住人的。进了房间后,两人挨个洗过了澡,流言继续摆弄着他的手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南方聊着。

“我就应该不给你买新手机和手机卡。”南方表示不满。“我说南方叔啊,”流言一边发着消息一边说着,“钱可是一直在我手里,怎么能说是你买的手机?”南方想了想,慢慢向流言靠近。“喂喂喂,南方你犯规,不能说不过我就动手啊!”南方看着流言丢掉手机手忙脚乱的爬向床的一角,笑了笑,“也不能打不过我就动嘴吧。”流言:南方你变了,比以前没有这么能说。

论武力值,十个流言都打不过一个南方,于是乎,理所应当的,流言被南方扣住了下巴,被迫抬起头与南方对视,然后,心里暗道要完。看着南方充满侵略性的眼神,流言已经想象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轻轻俯身,手从下巴移到流言脑后,慢慢地品尝着流言的味道。与想象中的大不相同,南方的吻来的温柔绵长,虽然侵略性十足,却不会伤到对方。流言眯了眯眼睛,不再挣扎,默许了他的动作。算了,反正明天也没什么事。

灯光缓缓变暗,最后闪了闪,灭掉了。屋内的空调也骤然停下,一时间屋子里安静的可怕。南方几乎是下意识地把流言护住,流言扒拉着南方的胳膊冒出了个脑袋,鎏金色的眼睛闪着光。

“咚咚咚……”

    “南方,应该是楼上的声音。”流言的爪子扒紧了南方的胳膊小声说。声音确实很像是从楼上传出来的,声音很大,不跺脚是发不出来的,而且声音一轻一重,快却又很有规律,像是瘸腿的人在楼上跺地跑。

    “要上去吗?”南方低头看了看流言,流言立即摇头。“南方,我们住的是顶层。”南方愣了一下。这件旅店一共七层,只有六七层用来住人,他们住的恰好就是第七层。

    “别怕的,有我在。”南方低头轻轻吻了吻流言的头发,流言点了点头。

    又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灯亮了起来,楼上的脚步声也立即消失了。第二天醒来以后,他们问了前台情况,前台说,昨天是电线短路了,他们听到的脚步声,大概是维修师傅的声音。

    什么嘛,大概是最近灵异事件太多,自己也被搞得神经质了起来。流言一脸“原来是这样”的表情,却意外收到了南方的眼神暗示,“快退房?”流言愣了一下,随即领悟了什么似的退了房,赶回了家里。

    电路接通只是一瞬间的事,可那脚步声却是跟着电路一起消失。况且,哪个维修工人会在房顶深一脚浅一脚的跺脚跑啊。


秦无琊

【防疫出门指南】

食用说明:

  1. 宅在家里被霹雳虐的七荤八素来福N这边产糖
  2. 福喵男体,叫做流言(我下次可不可以不加这句每回都有好麻烦)
  3. OOC是必要的,慎入
  4. 日常,文笔渣,短篇一发完
  5. 这篇的南方叔,很萌,小流言,一如既往的皮。我对不起南方叔


       被迫宅家的第二个星期,被流言三令五申不许出任务老老实实在家吃饭睡觉上流言的南方盯着流言那副好整以暇的模样恨得牙痒痒,却又不能发作,只能把目光化作剑光默默在流言身上戳洞洞,在这种情况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流言的眼睛终于从手机上移开,对上了南方满是杀气的双眼,南方...

食用说明:

  1. 宅在家里被霹雳虐的七荤八素来福N这边产糖
  2. 福喵男体,叫做流言(我下次可不可以不加这句每回都有好麻烦)
  3. OOC是必要的,慎入
  4. 日常,文笔渣,短篇一发完
  5. 这篇的南方叔,很萌,小流言,一如既往的皮。我对不起南方叔


       被迫宅家的第二个星期,被流言三令五申不许出任务老老实实在家吃饭睡觉上流言的南方盯着流言那副好整以暇的模样恨得牙痒痒,却又不能发作,只能把目光化作剑光默默在流言身上戳洞洞,在这种情况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以后,流言的眼睛终于从手机上移开,对上了南方满是杀气的双眼,南方收回目光,翻出手机开始玩游戏。

       幼稚。流言收回眼神继续盯着手机。在和南方确立关系以后,流言才发现,平时任务里傲娇的某人在生活中简直不要太可爱,原以为凭着南方的脾气秉性两个人迟早要打上一架,没想到到现在居然相安无事,并且,自己好像还产生了某种很不应该的,恶趣味。

       闲来无事逗逗南方也是很不错的事情。

       南方为自己莫名其妙的举动感到恼火。怂什么呢,明明是流言除了玩手机什么都不做,还不能盯着看了?再者,平时宅家本来就是流言常做的事情,自己这种很少在家呆很长时间的人呆不住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说好的“我陪你一起回到正常的生活,让你在漂泊的时候有一个家”呢?都是假的?!

       不能怂。南方打定了主意,收起手机站到流言的身前。流言把眼睛从手机前移开,与南方对视三秒,问了句:“干嘛?”南方回答:“没事,快中午了,你想吃什么?”流言想了想,说道:“油焖大虾,红烧排骨,其余随便。”南方没说话,走出卧室,顺手把门带上,伸手捶墙,拳头在墙前停了下来,不能冲动,墙不隔音。

       啧,果然还是做不到。看到流言的那张脸,那双眼睛,就莫名硬气不起来,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变成想吃什么,真是绝了。一只手扶墙的南方如是想着,耳边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南方一边想着自己也没砸墙啊一边面无表情地看向开门露出个脑袋的流言,流言看着南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在南方蹙气眉头的前一秒说道:“我改主意了,中午吃鱼吧,好久没吃了。”

       吃鱼?南方愣住。家里什么时候有鱼了?流言弯起眉毛朝南方灿然一笑:“总要让你出门遛遛的,不然每天所有的运动都攒到晚上做,苦的还不是我自己。”“我觉得你晚上还是挺享受的。”南方看着流言一本正经地说。流言一秒钟收起笑容:“那好,不去买鱼了,你做饭把。”说完作势就往屋里走,南方立即把人拉进怀里,揉了揉流言软软的头发:“我错了。”

       又来了。自从两个人在一起以后,已经形成了一种诡异的交流定式,一遇到什么不想说的事情都是:“今天的天空很静谧啊”,一遇到什么一句话解决不了的事情永远都是:“我错了”……淡定,决不能问你错哪了,那是小姑娘才会做的事情。流言叹了口气,任命一般蹭了蹭南方的手掌,然后去穿好衣服拿了家门钥匙。“走吧。”

       “等一下。”南方抓住流言的手腕,流言有些奇怪,还没来得及问,就看见南方举着两个刚拆开的口罩。流言一动不动地看着南方把口罩戴在自己脸上,然后用手顺着自己的鼻梁把铁丝压好,一脸的生无可恋,直到南方也把口罩带好才又弯起眉笑了出来。“戴个口罩而已,不至于的。”南方看着流言,语气里带着一点无奈的意味。

       “可以出门了吧?”流言说着准备推门出去,又被南方拦了下来。“出入证带了吗?”流言愣在原地。出入证,是个什么东西……南方默,回身在鞋柜上找了找,拿出了两个崭新的小卡片,名字还没写。虽然说很早很早以前就把这个东西领了回来,但是直到今天才发挥作用,且不说有没有写个人信息,看流言的样子,似乎是把这个东西忘得彻彻底底。

       “麻烦。”流言从南方手里抽出小卡片,在上面分别写上了“流言”和“南方”,然后把笔递到了南方的手里,“写吧,性别年龄住址。”南方看着递过来的两张出入证,上面的名字龙飞凤舞能辨认出来就是好事。算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而且,流言的字虽然细看难以辨认了点,远观还是很好看的,将就吧。南方在上面填好了剩下的信息,流言要过自己的那张查了一遍,满意地点点头将卡片放进兜里,握住南方的手,晃了晃另一只手上的钥匙:“可以,小考勉强合格,出门。”

end.

我编不下去了,满眼尽是ooc,这样的南方叔只能是幻想中的。

北风吹

一个南方人

突然一个念头闪现。

生在南方,活在南方,说着自己不太会软软的南方方言,可以听软软糯糯的小曲儿,一条裤子可以穿四季,见不到雪,但是能看到阴雨中的小城,听雨滴落在窗户上或者是瓦片上的声音,能看到小孩子回家路上故意踩水坑的嬉闹,还有自己回家路上小心翼翼的躲水坑,虽然鞋子被弄湿了会很烦躁,但是还是很有趣啊,就好像在和老天做游戏,我被弄湿了我就输了。

天晴的时候,可以看到老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或者搬一把小凳子在家门口几位老人一起唠嗑,说说邻里的八卦。

对于我这位超怕冷的人来说,唯一难受的就是冬天没有暖气。穿衣服脱衣服都像在打仗。

如果我老了,我一定会回到南方的小城来,晒晒太阳,就着清茶听听...

突然一个念头闪现。

生在南方,活在南方,说着自己不太会软软的南方方言,可以听软软糯糯的小曲儿,一条裤子可以穿四季,见不到雪,但是能看到阴雨中的小城,听雨滴落在窗户上或者是瓦片上的声音,能看到小孩子回家路上故意踩水坑的嬉闹,还有自己回家路上小心翼翼的躲水坑,虽然鞋子被弄湿了会很烦躁,但是还是很有趣啊,就好像在和老天做游戏,我被弄湿了我就输了。

天晴的时候,可以看到老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或者搬一把小凳子在家门口几位老人一起唠嗑,说说邻里的八卦。

对于我这位超怕冷的人来说,唯一难受的就是冬天没有暖气。穿衣服脱衣服都像在打仗。

如果我老了,我一定会回到南方的小城来,晒晒太阳,就着清茶听听我爱的小曲儿,时不时和年轻人说说我年轻时候的事儿,兴致来了可能还会小酌几杯装深沉,咿咿呀呀的告诉那些情窦初开的年轻人曾经我也深爱过一个人。

然后坐在摇椅上回忆自己的一生。

最后终了。

一辈子当了一个温柔多情南方人。

只猪

DATE/ 2020.1.28

《南方》达达

“那里总是很潮湿

那里总是很松软

那里总是很多琐碎事

那里总是红和蓝”

如歌名一样,达达唱出的《南方》很“南方”。但如果歌词只停留在描绘南方的特点上,听众不如去看国家地理。达达的高超在于,从这首歌中,你不仅能看见南方的风景,还能听到主唱彭坦藏起来的故事。如果你够幸运,你还能从中找回自己的过往。

在我看来,达达这个乐队是21世纪初,国内极具代表性的摇滚乐队之一,但很遗憾,它似乎已是过去式,更是小众的代名词。

翻看乐队简介,所获殊荣的时间停留在2001年。但仅仅这一年间,乐队却囊括了唱片发行以来的所有国内新人、传媒推荐大奖,最...

DATE/ 2020.1.28

《南方》达达

“那里总是很潮湿

那里总是很松软

那里总是很多琐碎事

那里总是红和蓝”

如歌名一样,达达唱出的《南方》很“南方”。但如果歌词只停留在描绘南方的特点上,听众不如去看国家地理。达达的高超在于,从这首歌中,你不仅能看见南方的风景,还能听到主唱彭坦藏起来的故事。如果你够幸运,你还能从中找回自己的过往。

在我看来,达达这个乐队是21世纪初,国内极具代表性的摇滚乐队之一,但很遗憾,它似乎已是过去式,更是小众的代名词。

翻看乐队简介,所获殊荣的时间停留在2001年。但仅仅这一年间,乐队却囊括了唱片发行以来的所有国内新人、传媒推荐大奖,最佳摇滚乐队等共十五项音乐大奖,唱片销量高居当年度摇滚唱片首位,创造了中国唱片产业的奇迹。这些得益于当年1月达达推出的首张专辑《天使》。同年5月,达达出任IBM "e风格”中国地区形象代言人,成为中国唯一一支代言国际品牌的摇滚乐队。  

      然而《南方》并非来自这张专辑。时隔两年,乐队于2003年12月发行了第二张专辑,它拥有一个我喜爱的名字——《黄金时代》,单曲《南方》就出自这张达达的巅峰之作。

      听见《南方》的那一天也很特别。去年九月,山城的天气仍旧闷热。刚开学的日子并不忙碌,上完最后一堂课,因为先于其他人回到宿舍,周围似乎比以往都安静。打开音乐播放器,找好换洗衣物,选择随机播故,把一切嘈杂都抛到脑后,所有选择权都留给手机。后来我想大概正是这样的情境,才让我遇见这达,道见彭坦,遇见《南方》。

       洗过澡,换上的睡衣还残留着舒肤佳的味道,来不及把湿润的头发梳好,我急忙打开手机点了循环播放。就这样,我站在阳台上,开始享受短暂的夕阳时光。

       其实《黄金时代》是讲述萧红一生的一部影片,也是我知道“黄金时代”这个名词的契机。对于萧红而言,那是不受他人打扰、没有物质烦恼、生活舒适安逸的一段时光。其实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正如那是的我站在夕阳下,听着彭坦温暖而有厚度的噪音,心中猛然涌起浓浓的幸福感。《南方》就是这样一首能勾起你无限感慨的宝藏歌曲。

       《南方》将成长的记忆化成了一种莫可名状的、歇斯底里的惆怅。“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这些已成回忆,每天都有新的问题,不知何要时又会再忆起,南方……”  达达主唱彭坦出生于湖北西部,也正是这样的成长环境 给了他创作灵感,可以说南方承载着他无尽的往事。

       彭坦说:“去年(不概是2002年夏天)有一天的晚上,北京突然下雨了,雨声特别大那天我没有关窗户,窗户外潮温的感觉扑面而来,那种感觉就像在武汉一样,让我想起那么多年在南方的日子。当时我用很短的时间就写下这首歌的词。这也是专辑中唯一一首先有词然后才有曲的歌曲。”

       在北方难得的潮湿空气里,彭坦的回忆涌上心头。他的第一次恋受,他家门前的湖边,儿时与伙伴奔跑的场景,一幕幕浮现。一场雨让他想起了南方,也仿佛暂时把他带回武汉。正是这样的真实感受,才能让《南方》如此成功地传达出时光易逝,住事难寻的情感,才能勾起不同人心中的故乡情怀。

       达达乐队于1996年成立于武汉。当下新型冠状病毒横行,武汉乃至湖北各市村都实行了封锁,在本该张灯结彩的春节期间,却成了“空城”,这首歌下面也多了许多温暖的评论:“武汉加油  ”、“我爱南方”、“希望当一切都好起来之后,我还能再回到武汉,去看看我曾看过的南方,土地是不是依然潮湿松软"。

       乐队风格糅合了英俊摇滚、民谣摇滚、skA和少许电子气息。这首《南方》之后,我又听了好些他们的作品,7年前彭坦的声音极具少年感,也有《SongF》把青春年少的伤感和明朗一并唱尽。但说回开头的“过去式”,这达乐队最终还是于2006年悄然解散,而彭坦也单飞。于是,像南方夏日暴雨一般,来时最轰轰烈烈,短暂存在,又匆匆离去,达达乐队应当成为人们心中美好的那片南方。

琳娜廚

【曼谷暴雨】结

流言侦探同人

cp:n&福尔摩斯(女)

【有曼谷暴雨剧透】

 “我明白,你动心的不是琳,而是某种可能性。”我违心地解释,我尽量维持着自己理智的形象,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一个总是揪住这种问题不放的女人。

我明白,他真的动心了。

“也许吧。” 他回复。

“现在呢?现在还是想要家庭么?”我问他,我心中窜出些许期待的火焰,我祈祷他的心还没有死他心中的那扇门还有机会为我敞开。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他回复我。

你有资格,我在心中无声地咆哮着,我真想现在就冲过去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不是人群绕开了他而是他一直带着那种想法避开了人群。

“孤独不是没有人靠...

流言侦探同人

cp:n&福尔摩斯(女)

【有曼谷暴雨剧透】

 “我明白,你动心的不是琳,而是某种可能性。”我违心地解释,我尽量维持着自己理智的形象,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一个总是揪住这种问题不放的女人。

我明白,他真的动心了。

“也许吧。” 他回复。

“现在呢?现在还是想要家庭么?”我问他,我心中窜出些许期待的火焰,我祈祷他的心还没有死他心中的那扇门还有机会为我敞开。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他回复我。

你有资格,我在心中无声地咆哮着,我真想现在就冲过去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不是人群绕开了他而是他一直带着那种想法避开了人群。

“孤独不是没有人靠近你,而是你总是一个劲地推开别人哦。”我调整了心情回复他,聪明如他肯定能感受到我这句话中隐藏的情绪。

“随你怎么说吧。我还是先不考虑这个问题了。我觉得当天晚上,他说起这件事,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绝望。”他说。

我也有些绝望,不过是对琳。

她是怎么想的呢?

她听到这个提议会不会给她的男人一个巴掌?

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为了她好,她必须坚强她得温顺还不能失去希望,一直做一个这样的女人真的好累啊,我替她感到绝望。

她也好辛也好n也好,这些人的牺牲让我很恼火,恼火的对象是无能的我自己,事件已经过去五年而我能做的也只有在这里恼火了。

“你是混蛋。”我回复他。

“我的确是。”他说。

“事件结束了,可你还困在里面。”我说。

“太多的细节我现在才想明白,我一直抗拒去想他们。”他回复得很快“要是再早一点……就不会。”

“我们都不能未卜先知,你只是个普通人。”我的安慰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我尽力搜刮一些安慰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不是那些轻飘飘的话就能概括的自责。

“第一次有人用这个词来评价我。”他说。

“在我眼里你和他们一样,都是普通人,只是比他们能打一点,一样会受伤一样会痛。”

“你不了解我。”

“你没有给我了解你的机会。”

“下个事件再会吧。”

“我等着你。”

“还有——”

“照顾好你的那盆花对吗。”我笑了。

end

秦无琊

【当你的流言突然出现】

食用说明:

  1. 又名《如果流言渣了小绿领》

  2. 除夕贺文

  3. 文笔渣,OOC有,慎入

  4. 我错了我对不起我叔,这是一个略有纯情的叔和皮上天际的福,慎入


【1】

       “不自量力。”南方口中轻轻吐出这几个字,看着眼前的人在自己面前被洞穿,血液喷溅,少许占到了自己脸上,扯起嘴角。最后一个,也解决了。南方心里想着,拿出手机。曾经自己可不是这样的啊,这是流言的锅。

       打开联系人,点击最上面的一个,拨号,响了很久,对...

食用说明:

  1. 又名《如果流言渣了小绿领》

  2. 除夕贺文

  3. 文笔渣,OOC有,慎入

  4. 我错了我对不起我叔,这是一个略有纯情的叔和皮上天际的福,慎入

 

【1】

       “不自量力。”南方口中轻轻吐出这几个字,看着眼前的人在自己面前被洞穿,血液喷溅,少许占到了自己脸上,扯起嘴角。最后一个,也解决了。南方心里想着,拿出手机。曾经自己可不是这样的啊,这是流言的锅。

       打开联系人,点击最上面的一个,拨号,响了很久,对面才响起一个略带慵懒的声音:“小绿领,有事?”南方没有出声,凝神听着流言那边的环境。不正常的嘈杂,隐约还有一些女人诸如“不满意?那继续嘛~”的声音,让南方不自觉地心跳加速,血压飙升。这是气的。

       “你在哪?”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南方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出这句话,对面沉默了一下,在一个女人一句:“哎呀,讨厌。”以后,才传来了流言的声音,“佛曰,不可说。你完事了吧,那就回家等我,我还有事,先挂了。”然后,就真的只剩一串忙音。

       终于,南方没有忍住,手中的手机四分五裂。

【2】

       “这样真的好吗,放人家自己在家,好歹他也是你的正宫。”

       “男人嘛,本质是一个样的,这样更有意思,不是吗?”

       “唉,你真是越来越坏了,不过,我喜欢。”

       “喜欢吗,那我以后可以更坏一点。”

【3】

       做任务会做到风月之地,流言,你可真是越来越放纵了啊。南方一边脑补着自己等到流言回来要怎么收拾他,一边忽略了自己还是乖乖回家了这个事实。想当初,哪次不是流言等着自己回家,这次居然倒过来了,看起来自己有必要重振一下夫纲了。

       算了,最后一次,再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南方拿起新买的手机,用着上一个手机里幸存的SD卡,再次拨出了流言的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很好,这次SD卡 也没能幸免遇难。南方颓然坐在床上,看着碎成片片的手机,叹了口气。

       他大概是厌倦了吧,毕竟,他也是人,面对一个无论如何都毫无长进的任务机器,早晚也会失望的吧。

       “我只是希望,你能放下,过上自己真正想过的日子,能有一个家。”

       “那是奢望,流言。太遥远了,遥远到不真实。”

       “我们都不再纠结过去了,只管当下,好吗?”

       “抱歉,我……”

       果然,如此这般,是自己咎由自取的结果啊。南方叹息着,默默清理了满地狼藉,眼神中闪过一抹狠厉的神色。

【4】

       晚上十一点,流言一步三晃地走出了屋子,身后跟出来的姑娘不由失笑:“家里红旗高挂不倒,任你在外面彩旗飘飘,什么时候这也是值得嘚瑟的事情了。”流言眯着眼睛回头看着姑娘,脸上带着笑意:“皮这一波很开心嘛。”

       “不早了,快回家吧。不过,公子下次记得来看奴家啊,奴家会一直等着公子的,公子若是不来,奴家可是会伤心的。”身后姑娘一秒戏精上身,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仿佛流言是轻薄了良家女子的负心汉。流言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笑着还不忘打趣:“许久不见,演技日益精湛啊。”顿了顿,拉起姑娘的手,轻轻吻了吻:“不过,我也喜欢。”说完,朝着姑娘眨了下眼,在姑娘没反应过来之前晃了晃手里的纸袋,说了句:“谢啦。”然后转身就跑。

       “登徒子,臭流氓,你看我以后还帮不帮你!”姑娘的叫骂声随着距离的增大而减小,流言看了下手表,加快了速度。

【5】

       十一点半了,流言还打不打算回来了!南方如同被关在囚笼里的困兽,不耐地来回踱步。房间里早已烟气缭绕,手上缠好的绷带又渗了些许淡红。在刚刚过去的不多时间里,南方一共打碎了两个杯子,一面镜子,并且不慎被玻璃碴扎了手,刚刚消停不久还是因为自己要留着力气收拾流言。

       开玩笑,即使失望,也不能在还没有断开关系的时候出去鬼混,这可是流言自己亲口说的。思及此,南方越发难以冷静。他改变了,他有努力在改变了,所以现在才会这么暴躁,不理智。

       只是,他大概不会回来了吧。

【6】

       流言开门的时候看见灯火通明,心中莫名涌上了一种不安的感觉。是不是自己玩的太过了,南方,不会……

       快速换了鞋冲到卧室,刚打开门就被呛得睁不开眼,在门外边咳边叫:“南方你不要命了,抽这么多烟嫌命长啊!”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被抱起来扔到了床上,双手被禁锢地死死的。流言尝试着动了动手腕,换来的是更加大力的压制。

       “南方……”话还没说完,就被南方给堵了回去。这个吻带着侵略的意味和浓重的烟草味,霸道得不容置疑。流言试探着回应,持续了将近两分钟,南方放开了他。

       “你去哪了?”开口,声音喑哑让南方自己都愣了一下。流言叹了口气,不说话了。果然是自己玩得太过了吗,真是的,早知道就提醒一下小姑娘不要有那么多戏了。抬眼看着浑身带着杀气的南方,流言默默吞了下口水。“给我三分钟时间,我给你解释清楚。”

 

       三分钟后,在南方还是很懵但是总算不再杀气萦绕的情况下,流言拿出了那个纸袋子里的东西。“知道你平时做任务的时候不能有太反光的东西,特地在外面镀了层黑金。”说完拉起南方的左手,带到他的无名指上,再取出另一个盒子塞给他,伸出自己右手的无名指。

       “来,你给我戴上。”

       南方似乎才回过神来,抬手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那个,又看了看盒子里的那个。与自己的不同,流言的戒指是纯白的。南方拉住流言的手,学着流言的样子戴了上去。

       “我以为,你是对我失望了。毕竟我……”

       话没说完,被流言打断:“小绿领,要对我有信心啊。我看得到。在我看来,你身上有很多地方,值得我继续下去。我想发现更多的你。”

       “所以……”

       “所以,今天除夕,新年快乐,南方。”


JaneJane

【02】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这话确实有道理,南方人和北方人,山里人和海边人,高原人和平原人这些分类的依据都是地理地貌。你看我们村里边的人说话很大声,因为在山里田里干活,一家人之间一个田头一个田尾,传递什么信息都得靠吼,久而久之就习惯大声说话,没了斯文。庄稼人要什么斯文?

        今天是连日阴雨天后的一个大晴天,返潮的回南日,地板上铺满水珠的怪天气。到处都湿透了,室外却是艳阳天,非常暖和。我这个常年在北方生活的南方人,受不了这种裹着人的潮湿...

        这话确实有道理,南方人和北方人,山里人和海边人,高原人和平原人这些分类的依据都是地理地貌。你看我们村里边的人说话很大声,因为在山里田里干活,一家人之间一个田头一个田尾,传递什么信息都得靠吼,久而久之就习惯大声说话,没了斯文。庄稼人要什么斯文?

        今天是连日阴雨天后的一个大晴天,返潮的回南日,地板上铺满水珠的怪天气。到处都湿透了,室外却是艳阳天,非常暖和。我这个常年在北方生活的南方人,受不了这种裹着人的潮湿了!后来转念一想,我在高中之前的生活全是这样的呀!我就是在这片潮湿的土地上生活了近20年的呀!我有什么受不了的?上学时候,我们每天都要洗澡,洗澡了必须换洗衣服,走廊上湿衣服的水滴滴答答的砸下来,我们都是一跳一跳避开地上水坑,手掌护着脑袋,跌跌撞撞的过去。回南天的潮湿是比平常要严重的,走廊上的旧衣服好几天没干,已经没地方挂下新衣服了。所以我们就把湿濡的旧衣服挂在床架上,给走廊上的架子腾地方。这样一来,宿舍就潮气冲天,加上地板上返潮的水渍,实在让人抑郁。何况我们每晚都要在这种环境下入睡。不仅如此,被子是发潮的,冷冰冰……一般这种时候,各路英雄出奇招,有的同学在楼下做简易晾衣架,有的同学周末把衣服送去干洗店烘干……每天都在有人为了抢占晾衣服的位置而吵架,每天都有人埋怨这该死的气候……我就是这么长大的。那这环境造就了一个怎样的我呢?

       后来高中毕业,去了山东上大学。很巧的是,我是在一个干燥而又潮湿的地方上的大学,北方的海滨学校,我们宿舍距海边一公路的宽度。海风吹来的潮气中和北方的干燥。

       而现在,我是彻底进阶,在一个干到让我流鼻血的地方工作。每天早上起床,干到嗓子眼的涩。因为嘴巴又厚又大,北风一过,直接爆皮。如果喝不够水,涂不够香香,加湿器不开到位,静电就肆虐横生,防不胜防。我怎么觉着我这小小的人生,已经达到了两极分化的境界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