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方文学社

41浏览    12参与
南亓_Naki
✨壹 “陆珈念,记迟到一次。”...

✨壹

“陆珈念,记迟到一次。”名唤陆珈念的女孩前脚刚踏进教室,后脚就被堵在门口的班长给记过了。

“我靠,不是吧,马嘉祺你也太过分了吧!我就晚到一分钟!你至于吗?亏咱俩还15年交情了!你这也太过分了吧!”陆珈念转身,跳起来对着马嘉祺吼道。

谁知马嘉祺抿唇一笑,“交情归交情,迟到会迟到。”

陆珈念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哎呀,哥哥,马哥哥~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这声调,听得马嘉祺直冒鸡皮疙瘩,但是,该有的职责还是不能丢。

“你求我也没用,谁让你又迟到了,你不想想,你这学期迟到多少次了?”马嘉祺抱着本子,一脸认真的看着陆珈念,正准备继续说,可是看到一个人,便话头一转,“敖子逸记迟到一次...

✨壹

“陆珈念,记迟到一次。”名唤陆珈念的女孩前脚刚踏进教室,后脚就被堵在门口的班长给记过了。

“我靠,不是吧,马嘉祺你也太过分了吧!我就晚到一分钟!你至于吗?亏咱俩还15年交情了!你这也太过分了吧!”陆珈念转身,跳起来对着马嘉祺吼道。

谁知马嘉祺抿唇一笑,“交情归交情,迟到会迟到。”

陆珈念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哎呀,哥哥,马哥哥~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这声调,听得马嘉祺直冒鸡皮疙瘩,但是,该有的职责还是不能丢。

“你求我也没用,谁让你又迟到了,你不想想,你这学期迟到多少次了?”马嘉祺抱着本子,一脸认真的看着陆珈念,正准备继续说,可是看到一个人,便话头一转,“敖子逸记迟到一次。”

“我……”闻言,准备低调进班的敖子逸抬头怒视着马嘉祺,“老班,别啊,你再给我记过,我都得请家长了!”

“谁让你天天迟到的。”马嘉祺对敖子逸翻了个白眼。

“嘿!马嘉祺,咱还是不是兄弟了?”敖子逸双手叉腰,看着马嘉祺,颇有副泼妇骂街的架势。

“是兄弟,但我还是班长。”马嘉祺微微一笑。

“臭马嘉祺,哼╯^╰”陆珈念小声嘀咕道,然后一手拍到敖子逸胸前,“兄弟,又要一起受罚了昂,多多关照。”

“多多关照。”敖子逸笑着偏过头,对陆珈念做了个wink。

正说着话呢,正式上课的铃声就响起了,无奈,几人只好先回到座位。



南亓_Naki
初:我喜欢你,自始至终 我喜欢...

初:我喜欢你,自始至终

我喜欢你,从日出到日落,

我喜欢你,从初春到深秋,

我喜欢你,从懵懂至成熟,

我喜欢你,至死不渝……

可你就像是天上的万千星辰,遥不可及!

少年时的小心翼翼,才是对我们的爱的最好的诠释。

我喜欢你,从一而终…

初:我喜欢你,自始至终

我喜欢你,从日出到日落,

我喜欢你,从初春到深秋,

我喜欢你,从懵懂至成熟,

我喜欢你,至死不渝……

可你就像是天上的万千星辰,遥不可及!

少年时的小心翼翼,才是对我们的爱的最好的诠释。

我喜欢你,从一而终…

南亓_Naki

不说破〖其实我们都知道,只是不曾说破而已〗

又是一年春节……

“真可惜,今年又不能回家过年了。”贺峻霖说着,端起桌上的水轻轻抿了一小口,对这微烫却不至于难以下咽的温度满意的点点头。

“这不连着几年都是这样吗?因为要工作嘛,没办法。”张真源拿起遥控,将节目调到春晚,画面中正赶上师兄们的节目。

“说实话,我还挺想我爸妈和我弟弟的,我都好久没回家了,上一次回家发现我弟弟又长高了!都有超过我的架势了呢!”宋亚轩坐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眼睛盯着电视看,话却是对一众兄弟说的。

“这几年咱也是够忙的了,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在赶通告,就连过年也是这样。哎~”严浩翔从洗手间的方向走来,在贺峻霖身旁坐下,伸手准备拿水果吃,却被贺峻霖一手打开。

“你洗...

又是一年春节……

“真可惜,今年又不能回家过年了。”贺峻霖说着,端起桌上的水轻轻抿了一小口,对这微烫却不至于难以下咽的温度满意的点点头。

“这不连着几年都是这样吗?因为要工作嘛,没办法。”张真源拿起遥控,将节目调到春晚,画面中正赶上师兄们的节目。

“说实话,我还挺想我爸妈和我弟弟的,我都好久没回家了,上一次回家发现我弟弟又长高了!都有超过我的架势了呢!”宋亚轩坐在单人沙发的扶手上,眼睛盯着电视看,话却是对一众兄弟说的。

“这几年咱也是够忙的了,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在赶通告,就连过年也是这样。哎~”严浩翔从洗手间的方向走来,在贺峻霖身旁坐下,伸手准备拿水果吃,却被贺峻霖一手打开。

“你洗手了吗就拿水果吃?”

“我洗了!”严浩翔不服气的把手给贺峻霖看,“你看,我手还是湿的呢!”


“咱们这叫有得必有失!既然咱们火了,那就得失去很多空闲时间。这个道理,从我们走上这条路时就应该明白的,不是吗?”刘耀文虽然是老幺,但这并不代表他心智不成熟,相反,他倒是成熟得让人心疼。


“嗯,我知道了妈,你们也要照顾好自己。嗯,好,拜拜。”这时候,在阳台上和父母打电话的丁程鑫也挂断了电话,放下手机,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哎,咱们来玩游戏吧?”突然,宋亚轩提议说。

“玩儿什么?”严浩翔问。

“12345吧。”刘耀文说。

仅管这个游戏他们已经玩过很多年了,但是每当提议玩游戏时,他们还是会将其放在第一位,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不用言说的默契。

“可,可以。”众人点头。

“丁哥,玩游戏,来不?”宋亚轩对着阳台上的丁程鑫喊出了声。

“不了,你们玩吧,我想吹吹风,里面有点儿闷。”丁程鑫笑了笑,拒绝了。

“那好吧。”

有谁会在冬夜的夜晚选择去阳台上吹风呢?吹风不过是个不那么聪明的借口罢了。

仅管这是个漏洞百出的借口,可他们,都不曾拆穿。

几人玩起了游戏,除了丁程鑫和马嘉祺。

“给。”马嘉祺走到丁程鑫旁边,递给他一杯热水。

丁程鑫看了看马嘉祺,伸手接过。

“想家了?”马嘉祺声音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嗯…嗯。”丁程鑫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真是的,什么都瞒不过他。

马嘉祺听后,没说什么,却转移了话题,“你看,他们玩的多开心。”

“嗯。”丁程鑫和马嘉祺一起看着屋内玩游戏的五个弟弟,点点头。

是啊,是挺开心的,只是心底的思念不曾摆上台面罢了,只是大家都不曾说破罢了……

想到这,丁程鑫忽然笑了,罢了,至少还有这些兄弟在身边,至少他还能守护这些兄弟的笑颜,仅管这只是表面现象……

这样,挺好…

这时,夜空烟花炸开,绚烂夺目,却转瞬即逝……

南方文学社

【南方文学社】星河不再滚烫,你仍是人间理想

#春节快乐,万事胜意#

“你眼泪掉下的那刻,我才明白你对我有多重要”

文from颜柒

  ​春节是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候了,街道上张灯结彩,连超市里都放着喜庆的音乐。

  凌初一个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想着今天早上自己接到的那个电话​。

  “儿子,妈妈和爸爸这次出国旅游本来是想在今天回来陪你吃年夜饭,过春节的。但是这边因为天气原因航班不飞了,没有办法回去陪你了,你自己在家好好的啊。”

  ​这夫妻两人结婚那么多年,感情似乎一点都没变,一直那么恩爱,每年几乎都会进行二人的甜蜜旅行,凌初自然...

#春节快乐,万事胜意#

“你眼泪掉下的那刻,我才明白你对我有多重要”

文from颜柒

  ​春节是一年里最热闹的时候了,街道上张灯结彩,连超市里都放着喜庆的音乐。

  凌初一个人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想着今天早上自己接到的那个电话​。

  “儿子,妈妈和爸爸这次出国旅游本来是想在今天回来陪你吃年夜饭,过春节的。但是这边因为天气原因航班不飞了,没有办法回去陪你了,你自己在家好好的啊。”

  ​这夫妻两人结婚那么多年,感情似乎一点都没变,一直那么恩爱,每年几乎都会进行二人的甜蜜旅行,凌初自然也是不少被这俩人独自“抛弃”在家里。

  凌初放在沙发一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何七夜打过来的。

“听说你爸妈又抛弃你去国外了。”

“嗯”

“宝贝,那你来我们家过春节吧!”

“你今年不和小柒一起过吗?”

“咳咳,小柒今年有她自己的打算咳咳。”

“那好,我一会儿去你家找你。”

  面对着化妆镜,颜柒打了个喷嚏,揉了一下自己的鼻子,拨出去了一个电话。

“今天晚上一起吃饭可以吗?”

“好”

“那还是原来那个地方哦,我七点在那等你。”

“嗯”

  颜柒刚挂了电话,何七夜的电话就打来了

“小柒,脱单后的第一个春节你准备怎么过啊?”

“该怎么过怎么过呗。”

“对,曾翊今天晚上要陪你过吗?”

“我刚跟他约好一起吃晚饭。”

“哦?我要去帮我妈弄东西了,不多说了,小柒拜拜。”

“嗯嗯,拜拜。”

  颜柒又对着镜子仔细捯饬了好长时间才拿着包出了门。她早早的就到了他们约定的地点,一直期待着,幻想着和他一起过第一个的春节是怎么样的,有多么美好,多么令人向往。

  但在七点钟打进来的那个电话,打破了颜柒的一切美好的幻想。

“小柒,今天晚上我临时有事,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

“哦?那我打包去送到你家吧!”

“不用了,你自己先吃吧,我先挂了拜拜。”

“那……”

  颜柒无奈地笑了笑,摇了摇头,他应该是真的有事吧。

  另一边,凌初来到了何七夜家门口,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何七夜的妈妈。

“是凌初吗?赶紧进来吧。”

“嗯,谢谢阿姨。”

  何七夜看到凌初来了,就一路小跑跳到了凌初身上,紧紧勾着他的脖子。

“你要再不松开,就算谋杀亲夫了。”

  何七夜听了默默的下来了。何七夜的爸爸妈妈看着这腻歪的两个人,一脸姨母笑。凌初在何七夜家里吃了晚饭,整个过程何七夜都觉得自己是捡来的,凌初才是他们的亲儿子。一直在给凌初夹菜,都不知道给自己的亲女儿夹。

  凌初吃过饭就准备回家去了,但外面风很大再加上何七夜的极力挽留,凌初最后还是留下来了。何七夜的妈妈帮着何七夜给凌初在何七夜的床边打了个地铺。

  天色渐渐变黑了,烟花也已经有人开始放了,何七夜激动地拉着凌初到阳台上看烟花,像两个小孩子一样,笑的那么灿烂。

  颜柒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烟花,眼睛里倒影着烟花的样子,好像有星星在闪耀。也没什么好干的的事情,颜柒一个人走在热闹的街上,仿佛与身边成双成对的人格格不入。

  天实在是太冷了,颜柒看到一家甜品店,准备进去喝点奶茶找找温暖。她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却瞥到了坐在甜品店里的曾翊,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女生,笑起来很甜很甜,看上去很温柔很温柔,不知不觉,颜柒的眼中以涌上泪花,眼泪在眼眶里是热的,流到脸上,风吹过却刺骨的寒冷。过去的一幕幕也仿佛都涌上了心头,她牵过他的衣角走上楼梯,他握过她的手,她从背后抱过他……生活中的一切事物仿佛都与他有关,一幕又一幕,在脑中萦绕,挥之不去。在店内,曾翊一转头,看到了躲在门口的颜柒,颜柒也注意到了曾翊的目光,慌忙擦了擦眼泪。转身跑开了,曾翊想都没想,直接追了出去。

  颜柒穿着小高跟,曾翊跑了几步就轻轻松松的追上了。他一把握住颜柒的手腕,把她拥到怀里。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怀里的人在挣扎。

“松开我。”颜柒的话语里还带着一丝丝哭腔。

“连我妹的醋你都吃?”

果然,妹妹都是哥哥爱情的绊脚石。

颜柒震惊了一下,然后接着为自己辩护:

“那你不是本来说好要和我一起吃饭的吗?”

“我妹今天刚回来,我请她吃甜品而已。”

“那你下次……”

“相信我,不会了。”

  曾翊拉起颜柒的手,颜柒可以感受的到来自他手心的温度,是那么那么温暖。

  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你在乎的人的一句承诺,都会让你无比温暖,都会让你慌乱的心安定下来。

  第二天早上,何七夜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一抬头就看见了凌初,他正坐在床边玩着自己的头发。

“终于醒了,小懒猪”

“你才是哼哼。”

“小懒猪春节快乐!”

“你会陪着我过剩下的每一个春节吗?”

“会的猪猪。”凌初伸出手揉了揉何七夜的头发。

一阵敲门声传来,是何七夜的妈妈。

“妈,你进来吧。”

  何七夜的妈妈手捧了两个鲜艳的大红包走了进来。

“小夜和小初春节快乐啊,来,一人一个红包,都拿好了,洗漱完你们就下来吃早饭吧。还有,何七夜,你不准给我抢凌初的红包。”

  “妈,我在你心里就是那样的人吗?”何七夜自己在心里小声叨叨,但表面还是配合着乖巧地点了点头。

  何七夜妈妈走后,凌初用红包轻轻地敲了一下何七夜的头:“喏,红包给你。”

“这可不是我抢你的啊,这是你自觉主动自愿给我的。”

“嗯,红包是你的,你是我的。”

“明明是你是我的好吗?”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对,老婆说的都对……”

……………………………………

  2020年快乐呀!希望我们都能在2020收获一份独属于自己的甜蜜!

                              南方文学社—颜柒

南方文学社

【南方文学社】【陆林】忆往昔(春节特别篇)

        自陆必行和林静恒有了陆果和林然这俩孩子后,倒是很少再踏出过第八星系。

        那晚,陆果刚躺下就开始唤:“老陆老陆!”陆必行刚走出房间门听到叫唤只好又折了回来。

        “不许叫老陆,没大没小。”陆必行虽是斥了句,却没带半点责怪。“你当年不也是这么叫你爸的!”陆果仰了仰头。陆必行狠狠摸了一把她的毛发。...



        自陆必行和林静恒有了陆果和林然这俩孩子后,倒是很少再踏出过第八星系。

        那晚,陆果刚躺下就开始唤:“老陆老陆!”陆必行刚走出房间门听到叫唤只好又折了回来。

        “不许叫老陆,没大没小。”陆必行虽是斥了句,却没带半点责怪。“你当年不也是这么叫你爸的!”陆果仰了仰头。陆必行狠狠摸了一把她的毛发。

        “爸——”陆果拉长了音,撒娇般的喊了声,陆必行“唉”了一声,陆果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快过年了带我们一起去旅游吧!”

        “哪年没出去旅游?第八星系都快给你游遍了。说吧,去哪儿。”陆必行一口答应了。

       “我想去别的星系玩儿!”陆果叫了一嗓子,客厅里的林静恒“噗”地笑出了声。

       真的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什么……?去哪个星系?”陆必行被吼的耳膜疼,揉揉耳朵道。

        “都,要,去!”陆果兴奋的说,又转身去推一直在里头装睡的林然,“你想去吗?”

        林然睁开了一只眼睛,随后有闭上了,轻轻点了点头。

        “你爸年假可没这么久,要不就选一个地方?”陆必行客客气气的商量道。陆果盯着陆必行的脸,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一下,乖巧道:“那你们可以答应我,在我二十岁之前走完八大星系吗?”

        陆必行还没回答,就听见门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陆必行向门外看了眼,林静恒走了进来,走到陆果和林然身边,眼神却看向陆必行,说道:“我答应了。”

        陆必行在林静恒脸上看到了隐隐笑意,倒是莫名其妙回忆起了多少年前林静恒同意陪他环游八大星系的那一幕。

       “现在就能给你的东西,为什么要等一两百年后?”


--

        新年将至,陆果和林然也没给出个确切的地方,一家子四人便短暂的开了个小会,定了沃托。

        那是林静恒从小长大的地方,出乎意料的这次是林静恒提的。

        “静恒,你为什么要定在沃托?”晚上,安顿好林然和陆果后,陆必行爬上了床。

        “虽然‘陆与穆勒之家’不在了,但还是想带他们去看看,我长大的地方。”林静恒掖了掖被子,盖上陆必行。

       陆必行微微笑了笑:“那必须得让他们知道咱爸的厉害啊。”说完,陆必行想到了什么,“啪”的关了灯,缩进被窝里,问林静恒:“你说,如果当年我顺顺利利的出生了,那你岂不是成陆家童养媳了?”

        林静恒:……

        “你别说你没想过!”陆必行毫不客气的笑了起来。“我承认,真想过。”林静恒眼里闪了丝笑意。

        

        几日后,四人登上了机甲,前往沃托。一路上,陆果总是好奇地看着外头浩瀚的星空,像个十万个为什么一样怼着林然问,林然回答不出来,默默叫来了湛卢。湛卢样样全能,特别是能聊,他十分有耐心的一一给陆果介绍。林然则退到了陆必行身边,安静的站着。林然非常完美的遗传了林静恒的外冷和陆必行的内热,竟也在陆果的活跃下长了这么多年。

        陆必行单手撑着头,专注的看着林静恒的侧脸。三十三岁那年,他跟着四个孩子侥幸在北京β星炸毁前捡回了一条命,在机甲“北京”上,他也是这样看着林静恒,仿佛看多久都看不够。现在也还是看不够。

        林静恒余光瞥见陆必行在盯着他看,他轻咳了一声,道:“这么好看?”陆必行忙点点头,还回头问林然,林然眨了眨眼,表示认同。林静恒嘴角勾了勾,二三十年了,还是一点都没变。


        沃托。

        第一星系和第八星系时间不同,从第八星系出来时天刚亮,到第一星系都天黑了。

        “诶你说,咱今晚住哪儿……?”陆果捅了捅身边的林然,两个人并肩走在陆必行和林静恒前面,另外还有一个说了一路终于安静了的湛卢。

        “住……机甲里?”林然说完,自己没忍住,勾了勾嘴角。这一瞬间的表情被宇宙第一人工智能湛卢捕捉到了,他淡定的存入了脑子里——自从湛卢被陆必行养了这么多年后,倒是越来越有个性了,甚至个性得带了陆家的独特风范。

        陆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陆必行在身后接过了话茬儿:“我觉得是个好主意!”陆果瞬间有了白他一眼的冲动,她期待的看向了林静恒,林静恒眼里闪着笑意,冷静的看了一眼陆果,表示这个建议确实不错。

        “果果,沃托不是个小地方,住酒店也很贵的。”陆必行伸手揉了一把陆果的脸,陆果叹了口气,心里道:堂堂一第八星系前行政总长,和堂堂一统帅,居然来了沃托还虐待亲生女儿?!亲生哥哥还是带头坑人的那个?!

        慢慢悠悠走了一路,陆果很快忘记了这事儿,嗐,机甲就机甲呗,有的睡就行。她被大沃托的景象惊艳了一把——虽然第八星系发展的空前好,但仍是比不上白银要塞曾经驻扎过的城市。


        晚上,

        陆必行拿出一本厚厚的本子,放在桌上,封面上端端正正的写着“陆校长辉煌的人生史”,作者一栏写着“陆必行”三个大字。这正是陆必行闲来无事写的自传。他,打开本子翻了一翻,从本子里取出,他多年前第一次和林静恒来到沃托的时候写的旅游攻略。他兴致冲冲的拿着这张纸跑向林静恒,竟把这本翻开的本子丢在了桌上。

        第二天,

         第一星系的时间和第八星系并不一样,所以第一星系早就过完了年。

        他们打算去现在的陆宅。那儿被炸过一次,陆信家早就不在了,现在倒是改建了一次,里面摆设基本还原,但陆信做的3D投影是怎么也无法还原了。

        “我小时候也并没有经常住在这里,上学的时候住在学校,毕业了就住在白银要塞。”林静恒走进了改建的确实精细,只是有些说不出的陌生。

         “我妈怀了我都好几个月了你才知道的吧?”陆必行轻笑一声。

          “嗯,当时陆信告诉我的时候,我都不太相信。”林静恒眼里泛起了柔光,“陆信跟我说,你要是出生了,肯定会被宠上天。”

        “现在不照样被宠上天。”陆必行拦了拦林静恒的腰。

        陆果拉着林然,双眼发着光,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这儿。

        

         直到出游的第三天,陆林突然发现陆果不太对劲,居然像林然一样安静了。

        “果果?”陆必行叫住了陆果,拉了拉她,轻声叫到。

        陆果没有回应,回头看了看陆必行。

        林静恒也跟上来,蹲下来,问陆果:“你怎么了?”

        陆果没说话,倒是红了眼。

        “小然……她怎么了?”陆必行心里一慌,问林然。

        “她……花了两个晚上,看完了你辉煌的人生史,昨天哭了一个晚上。”林然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陆果。

        陆必行当场愣在了那里。“人……生史?!”

        那天晚上,陆果揉着双眼,结果看见桌上摊着一本翻开着的本子,她又揉了揉眼睛,确定周围没人后,拿了本子回到房间。

        陆果抽了抽鼻子,喃喃了的说:对不起……我没有经过你同意就拿走了……但是……真的……好感人。”

        林然接着陆果的话,说:“爸,你们的爱情也好感人。”

        陆果三更半半夜开着灯连夜看着陆必行的人生史,又是哭又是笑的,林然只好放弃了睡觉的念头,搬了椅子一起看,不知不觉陪着陆果看完了。

         其实,陆必行在写下人生史的时候,差点把自己写哭了,特别是写到和林静恒分开的十六年。

        那十六年,可谓真正的无依无靠。独眼鹰和林静恒都离开了,一年后连爱德华总长都离开了。

         林静恒看了一眼陷入了沉思的陆必行。是啊,曾经多少次和死神擦肩而过,差一点就错过陆必行了。

        沉默了一阵,林静恒轻轻拽了拽陆必行,陆必行终于回了魂儿,他张开双臂,一下子把林静恒、林然和陆果揽到怀里,“虽然很多照顾过我和静恒的人都已经离开了,但是我们有了可以照顾的你们俩,就很幸福了。过去的事情无法改变,但未来可以。”

        假如在宇宙中粉身碎骨,残骸将漂泊于永夜,有朝一日在碰撞中湮灭,成为星星的一部分,而灵魂将重回故里,回到你出发的地方、你誓死守卫的地方。

        陆果终于笑了,狠狠的在每个人脸上亲了一口。

        “不过可惜的是,不能带他们去看我们初见的地方。”陆必行轻轻带着林静恒站起来,看着两个小孩向前走的身影,遗憾的说,“那个我们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地方也没法让他们看看了。”

        “现在不是挺好的吗?”林静恒拉了拉陆必行的手。

        “是啊,不仅追到了、睡到了林静恒,还把他这辈子都要走了。”陆必行开心的笑着。

        “林。”陆必行轻唤道。

        这个称呼已经好久没有叫过了,那一瞬间,林静恒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四十八岁那年,自己还在北京β星上当黑洞老大的日子。

        “新年快乐。”陆必行捏了捏手心里的那只手。

        “新年快乐。”林静恒整了郑陆必行的衣领。

        “爸,新年快乐!”陆果在前方大声叫道,旁边的林然挥着手。

        远在第一星系的四个人,过着第八星系的年。

        和爱人,和孩子。

         在好不容易和平下来的年代,这样的生活,真的不错。

         在人生史的背面,铭刻了一段经典的话,无数星海学子早已背烂在了心里。

         “比金钱更重要的是知识,比知识更重要的是无休止的好奇心,比好奇心更重要的是我们头上的星空。”

           —————

   PS:文末,送上最真挚的祝福!祝大家新年快乐,希望大家也能想陆林一样,在欢欢乐乐的新年期间,和爱的人一起度过。

                 南方文学社—敖九儿

                          《残次品》Priest原著 

                                    2020.1.21

南方文学社

【南方文学社】新年,在我的记忆里

新年,在我的记忆里,总是红包,鞭炮烟花,见亲戚。在节日里我最喜欢的是过年,理由很普通,也许是因为红包,也许是因为新衣服,很多很多的零食,总会起个大早去拜年!


新年前的准备,也让人更加期盼。和家人待在一起,包饺手,期待着家人团聚,全家人坐在一起烤火,很温馨,很让人羡慕!


小时候,总会盼着自己能快点的长大,长的很高很高,有新的变化,长大后,一系列的烦恼,困难,总是莫名其妙掉下的眼泪告诉你,你长大了。


新年,就是有好也有坏,每一个人的想法与喜好都不一样,但它总能让许久不见的两个人,坐在那里好好的聊一聊,想到这儿~对新年的期盼,就更加的有意义了!


新的一年,我们一起出发,去...


新年,在我的记忆里,总是红包,鞭炮烟花,见亲戚。在节日里我最喜欢的是过年,理由很普通,也许是因为红包,也许是因为新衣服,很多很多的零食,总会起个大早去拜年!


新年前的准备,也让人更加期盼。和家人待在一起,包饺手,期待着家人团聚,全家人坐在一起烤火,很温馨,很让人羡慕!


小时候,总会盼着自己能快点的长大,长的很高很高,有新的变化,长大后,一系列的烦恼,困难,总是莫名其妙掉下的眼泪告诉你,你长大了。


新年,就是有好也有坏,每一个人的想法与喜好都不一样,但它总能让许久不见的两个人,坐在那里好好的聊一聊,想到这儿~对新年的期盼,就更加的有意义了!


新的一年,我们一起出发,去寻找最好的自己,实现自己的梦想,新年,新的一年,去开启自己新的征程~~

                                 南方文学社—余子祺

南方文学社

【南方文学社】不弃

   直到头昏脑肚子饿得不行了安凝才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一边伸着懒腰一边锤了捶腰,抬头一看办公室的人早就走光了,就剩她的电脑屏幕还亮着。伸手想拿起办公桌上的咖啡喝一口,却发现早就凉了。

  

  她叹了一口气放下杯子,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到微博的推送消息才猛然想起今天已经是大年二十九了。


  怪不得前两天早晨来公司的时候看到那几个新来的实习员工正欢天喜地地抱着各种窗花灯笼四处装饰,当时她还笑话他们准备得太早了来着,没想到是自己太沉迷工作,连春节都给忘了。


  外地的同事早在半个月以前就早早地定好了票准备回家过年,就剩几个本地的还留在这打算加几天班...

   直到头昏脑肚子饿得不行了安凝才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一边伸着懒腰一边锤了捶腰,抬头一看办公室的人早就走光了,就剩她的电脑屏幕还亮着。伸手想拿起办公桌上的咖啡喝一口,却发现早就凉了。

  

  她叹了一口气放下杯子,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到微博的推送消息才猛然想起今天已经是大年二十九了。


  怪不得前两天早晨来公司的时候看到那几个新来的实习员工正欢天喜地地抱着各种窗花灯笼四处装饰,当时她还笑话他们准备得太早了来着,没想到是自己太沉迷工作,连春节都给忘了。


  外地的同事早在半个月以前就早早地定好了票准备回家过年,就剩几个本地的还留在这打算加几天班年前把工作都做完年后能轻松点。

  

  她自己呢?想到春节,安凝低下头自嘲地笑了笑。

  

  上高三时家里的一场重大变故让她在一夜之间从爸妈手心里捧大的小公主变成了孤儿,此后除了有时邻居简亓的妈妈会来关照关照她,其余时间都是她自己一个人生活。她似乎在那一夜长大,从此不再害怕打雷下雨,不需要再开着小夜灯抱着毛绒玩具睡觉,忽然疯了似地学习,一口气考到了深圳,毕业后就留在了这工作。租了一个勉强够自己生活的房子,浑浑僵僵地过到了现在。


  至于简亓,那是她的发小外加……前男友。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高三她家出事前夕简亓和他表了白,结果两人确立关系不到一个月安家就出了事。事发后安凝就一直回避着简亓,高考完一心想离开这个充满着不好的回忆的地方,报了很远的深圳,临走之前和简亓单方面分了手,也没关人家同意不同意就拎着大箱子跑了,还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架势。

  

  跑到深圳后简亓也试着联系过安凝,但她心里还是想躲避,所以这几年两人也没有任何交集。说起来,前男友这个称号还是她自己给简亓打上的。

  

  出了公司的大门,寒冷的北风瞬间袭来,直往她脖子里钻,安凝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缩了缩脖子,一边下台阶一边在心里计算着现在往公交车站点冲还能不能赶上最后一班回家的公交。一抬头忽然看见树下站着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安凝眼眶有点发酸。

  

  又长高了一点,头发比高中时长了一点,还有就是,又瘦了很多。

  

  快五年没见了。

  

  简亓正低头玩着手机,另一只手插在上衣兜里。听见声响抬起头来,正好对上安凝的眼睛。

  

  “你……”

  

  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来了?

  

  你为什么忽然找我?

  

  你怎么找到我的?

  

  ……

  

  她又太多的话想问,一张口却发现自己声音颤抖得不行。

  

  简亓把手机揣进上衣兜里,抬脚走近安凝,拉过她的胳膊,慢慢滑下,然后,十指相扣。

  

  安凝这下是真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她惊讶地抬起头,眼里充满了疑问。

  

  简亓当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笑了慢慢跟她解释。

  

  “我一直想联系你,可我也知道你在逃避,所以我想给你一些时间。已经五年了,时间应该也够了。刚打听到一点你的消息我就被我妈从家里踹出来了,说是不找到你不准回家。”

  

  “可是我已经……”

  

  “分手那是你单方面提出的,我可没同意。”

  

  安凝终于从震惊中缓过来了一点,低着头问:“那你现在……”

  

  “接你回家。”

  

  安凝抬起头,看到简亓正露着虎牙对她笑。

  

  “回家?”

  

  “嗯,回家过年。”

                         南方文学社—洛一朵

南方文学社

【南方文学社】成全

“下雪了?”余婉慕抬头,本来期待这是和他-起过的第一个春节,但是没想到啊,自己身边早就没有他了。


“喂?”是颜柒,


“喂?小慕啊,今年新年怎么过啊?”余婉慕爷爷重病,父母都去找个爷爷了"自己过...“要不你来我家吧,我缺个帮忙的,正好我妈也想见见你“好”


“叮咚”


“来了来了”


“婉慕,快进来吧”


“嗯,阿姨好”开i的是颜柒的妈妈


“小慕,快来!这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我男朋,友曾翊”


“你好"“嗯,你好”


颜柒把余婉慕拉开,问"款,小慕,你... 宋雨泽联系吗?“没有”“那..你还喜欢他吗?”


余...

“下雪了?”余婉慕抬头,本来期待这是和他-起过的第一个春节,但是没想到啊,自己身边早就没有他了。


“喂?”是颜柒,


“喂?小慕啊,今年新年怎么过啊?”余婉慕爷爷重病,父母都去找个爷爷了"自己过...“要不你来我家吧,我缺个帮忙的,正好我妈也想见见你“好”


“叮咚”


“来了来了”


“婉慕,快进来吧”


“嗯,阿姨好”开i的是颜柒的妈妈


“小慕,快来!这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我男朋,友曾翊”


“你好"“嗯,你好”


颜柒把余婉慕拉开,问"款,小慕,你... 宋雨泽联系吗?“没有”“那..你还喜欢他吗?”


余婉慕沉默了.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挣扎的感觉已经持续很久了


“一个人的成全好过三个人的纠结..”“喂?”


"喂?婉慕...是他,.


“怎么了”余婉慕尽力压着声音不让自己哭出来


..在哪了?”


“我在哪你管的着吗?" ..,对不起,我错了”“宋雨泽,我们不可能了... .你和她,和戚妍要好好的”


“.."没等宋雨泽说完,余婉慕就挂了


“快!放烟花了,小慕快来!"颜柒叫着余婉慕擦擦眼泪,“嗯,来了”


烟花绽开的一-瞬,余婉慕许愿"2020,我们要好好...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这么多年,换来了句谢谢你的成全,成全了你的今天与明天,成全了我的下个夏天愿2020我们都可以幸福


                        南方文学社—余婉慕(宋肆颜)

ps:以自己为原型改编


华南严求败

康康 文学社活动!!

 哟哟哟!  超级棒的文学社,超级棒的活动,棒棒棒!!    


热烈邀请哟!
[图片]

 哟哟哟!  超级棒的文学社,超级棒的活动,棒棒棒!!    


热烈邀请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