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南方龙之介

6529浏览    74参与
VISS

鹊桥

⚠南方骨科狗血替身不伦预警


龙之介的妻子很像他的姐姐。


他们的婚姻没有持续多久,女方就飞去了国外,留下刚出生的波稻。


那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孩子,长得和小时候的飞鹤一模一样,却活泼许多。


她不顾父亲的反对,跳级去东京念大学,因为那里有支持她的飞鹤姑姑。


飞鹤是她全世界最崇拜的人。她也是高中毕业就独自去东京,还成为了知名的推理作家。


不过她至今也独自一人。那有什么关系呢?女性不该被婚姻定义。


而且她知道为什么。


“姐姐?”


有天她不小心叫错了称呼,却看到茫然失措的飞鹤。


“姑姑?”


她不知哪里来的坏......

⚠南方骨科狗血替身不伦预警











龙之介的妻子很像他的姐姐。


他们的婚姻没有持续多久,女方就飞去了国外,留下刚出生的波稻。


那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孩子,长得和小时候的飞鹤一模一样,却活泼许多。


她不顾父亲的反对,跳级去东京念大学,因为那里有支持她的飞鹤姑姑。


飞鹤是她全世界最崇拜的人。她也是高中毕业就独自去东京,还成为了知名的推理作家。


不过她至今也独自一人。那有什么关系呢?女性不该被婚姻定义。


而且她知道为什么。


“姐姐?”


有天她不小心叫错了称呼,却看到茫然失措的飞鹤。


“姑姑?”


她不知哪里来的坏心眼,继续说道,“我长得像爸爸吗?他们都说我更像姑姑。”


她拉着她的手,把头埋进女人的怀里。


“但是我更喜欢姑姑。”


她真心实意地说。爸爸是个胆小鬼,她才不是。


不过,她真羡慕他。


白鸟

南方龙之介x南方日鹤,ooc


文中出现的绝大部分内容为过度脑补


龙之介站在镜子前。他说:好的,姐姐。


尽管他的姐姐其实并听不见这句话……龙之介打量镜子里的他的姐姐。虽然其实只是要打个电话应付一下采访,甚至还会打开变声器,他醒来的时候,姐姐还是已经换好了全套的西服。我不会踩高跟鞋啊……龙之介说着,试着挪了两步,好在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并没有摔到姐姐。他直起腰,捋了捋头发,颇具镜头感地把垂在脸边的碎发,拨到耳朵后面去。仿佛完成什么重大仪式似的,其实只是长头发的苦恼。他看着室内杂...

南方龙之介x南方日鹤,ooc


文中出现的绝大部分内容为过度脑补

  

  

  

龙之介站在镜子前。他说:好的,姐姐。

  

尽管他的姐姐其实并听不见这句话……龙之介打量镜子里的他的姐姐。虽然其实只是要打个电话应付一下采访,甚至还会打开变声器,他醒来的时候,姐姐还是已经换好了全套的西服。我不会踩高跟鞋啊……龙之介说着,试着挪了两步,好在只是有点不习惯而已,并没有摔到姐姐。他直起腰,捋了捋头发,颇具镜头感地把垂在脸边的碎发,拨到耳朵后面去。仿佛完成什么重大仪式似的,其实只是长头发的苦恼。他看着室内杂乱的陈设,絮絮叨叨地抱怨他的姐姐实在不会照顾好自己,能把一个好好的房间折腾成这样子。然而他没有打开录音笔,所以只是在讲给自己听。  

  

不过时间也快要到了,姐姐放在餐桌上的她的手机,在某个约定的时间点响起来。默认的提示音,很有姐姐的风格。铃声响得急促,但龙之介并没有马上拿起手机,他放任铃声空荡荡地在室内回响,先到餐桌旁坐下来,虽然不能摆脱高跟鞋;然后拿起放在手机旁边的方片饼干,撕开包装,咬下去。甜的。过于甜了。

  

龙之介接了电话。

  

  

这是一场对南云龙之介的采访——对,龙之介,所以龙之介有义务帮我应付这场采访。他的姐姐,在录音里这样说,有些失真的声音,难得需要用这样强词夺理的理由。龙之介无奈地笑了小,扯动姐姐的嘴角;他继续听下去,接下来的录音里姐姐指导他要怎样做,他并不吝于当一当姐姐的演员,也没有人能演得比他更像——“啊,您说那把锁啊。”  

  

龙之介一字一顿地说,模仿姐姐录音里的语气,几乎学了十成十,毕竟是同一副嗓子:“很抱歉,没有特别的含义。”

   

电话那头陷入沉默。这样的场面几乎可以立刻判定为作者的胜利了,作为参与者的龙之介,当然也会有小小的窃喜,就连刚刚吃下的甜到发腻的饼干,似乎也不觉得苦了。他舔了舔后槽牙——立马止住,姐姐是不会这么做的,所以他也不会。对面的记者似乎并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欲望了,也许很快姐姐喜欢的那类读者就要又多一个——龙之介私心觉得,姐姐应该是喜欢自己这类读者的。尽管每一次姐姐向他索要读后感,他都几乎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总比被驳斥得这样彻底要好吧!

  

……

  

想到此处,龙之介却也陷入静默了。电话已经挂断了,现在是自由的冥想时间。他对姐姐来说,究竟是喜欢呢,还是讨厌呢,还是说根本满不在乎,反正跳脱不出“普通”的范畴呢。打一百万个包票,龙之介肯定是世界上最不愿意被姐姐划为“普通”的人了,他也很贪心,理所当然地贪心:他不愿意自己的任何一个身份被划归于普通。他的正在沉睡的姐姐,他是与姐姐共用同一具身体的弟弟,这当然是特殊的,世上仅有一例的特殊;但当姐姐是作家,他似乎只是姐姐的一个读者。

  

龙之介有了被人群淹没的错觉。熙熙攘攘。熙熙攘攘。熙熙攘攘。姐姐在前方很远处,而他只是被人群裹挟着。

  

其实他自小生活在居民鲜少的小镇,但记忆很鲜明的,只有一次,仅有一次,姐姐和他挤在嘈杂的游客人群里,紧紧牵着手,姐姐先他一步开了口,在他将要对姐姐说出那句话之前:

  

“手要抓紧啊!”

  

这是龙之介打算说的。姐姐说的其实是:

  

“手抓紧。”

  

这就是龙之介与姐姐的不同了。龙之介又站到了镜子前。他脱掉高跟鞋,这样等姐姐醒来,就会比他矮一些。龙之介肯定是想要比姐姐高的,虽然似乎没有机会了,他还是想自己做一些努力。况且,是自己先松开了姐姐的手。那天。那天。龙之介看着自己的手,抓握了一下。没有任何事物被改变。这只是很平常的工作日。抬起来的是姐姐常年敲键盘的手。

  

龙之介打开了录音笔。

  

  

日鹤在镜子跟前醒来了。没什么变化,只有龙之介把她特意穿上的高跟鞋好端端地放在了脚旁边,所以现在,她是赤脚站在地板上。她对此没什么所谓。她打开了握在手里的录音笔,向餐桌的方向走。手机搁在桌板上,旁边摆着饼干吃完的包装袋,似乎是被刻意拉平过,总之摆在那里展示“已经吃完了并且要给你看看”的效果百分之二百的好。日鹤满意地点点头。作为家人的龙之介一直都能拿到九十九分的高分。至于龙之介在录音里那个忐忑的提问,日鹤打开手机,指纹解锁。她并不打算现在立刻就给出答案,就给龙之介再琢磨一会儿的机会吧。

风雪悠悠
画了龙之介✧٩(ˊωˋ*)و✧...

画了龙之介✧٩(ˊωˋ*)و✧

浅浅尝试一下黑白٩( 'ω' )و 

画了龙之介✧٩(ˊωˋ*)و✧

浅浅尝试一下黑白٩( 'ω' )و 

林北是颜夕啦

这校服,白着也是白着对⑧

nnd画完了才发现日鹤的眼睛不是深紫色的

对不起日鹤对不起龙之介

老师我对不起你

小真鉴和阿尔泰尔(ᇂ_ᇂ|||)

这校服,白着也是白着对⑧

nnd画完了才发现日鹤的眼睛不是深紫色的

对不起日鹤对不起龙之介

老师我对不起你

小真鉴和阿尔泰尔(ᇂ_ᇂ|||)

杜熊本熊%
没有人可以拒绝初三的小男生!?...

没有人可以拒绝初三的小男生!💢💢💢💢

没有人可以拒绝初三的小男生!💢💢💢💢

优质吃螺蛳粉小狗
本来想改一下,但是又懒得改了

本来想改一下,但是又懒得改了

本来想改一下,但是又懒得改了

VISS

边牧龙之介的养成报告by网代慎平

*一些边牧主人的素材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慎平刚到家门口,门就从里面自己打开了。


“慎平——!”


龙之介迎面扑进他怀里,他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如果再长大一点,估计就吃不消了……他摸了摸埋在肩头的毛茸茸的脑袋,得到一些满足的呼噜声。


“欢迎回来!”龙之介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就算长大也不会让慎平摔倒的。”


好吧,好吧。慎平牵着他的手走进门,“这次出差比预计要久啊,抱歉。”他看了眼手表,“我再处理点文件,下午我们就去野营吧。”


“嗯!”

龙之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他马上跑到书房里去开空调和电脑,又跑去厨房给......

*一些边牧主人的素材




慎平刚到家门口,门就从里面自己打开了。


“慎平——!”


龙之介迎面扑进他怀里,他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如果再长大一点,估计就吃不消了……他摸了摸埋在肩头的毛茸茸的脑袋,得到一些满足的呼噜声。


“欢迎回来!”龙之介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就算长大也不会让慎平摔倒的。”


好吧,好吧。慎平牵着他的手走进门,“这次出差比预计要久啊,抱歉。”他看了眼手表,“我再处理点文件,下午我们就去野营吧。”


“嗯!”

龙之介的眼睛一下子亮了,他马上跑到书房里去开空调和电脑,又跑去厨房给慎平拿饮料。


慎平在书桌前坐下来,偶尔从门口瞟到龙之介跑来跑去的身影,一看就是在收拾行李。

他默默敲着键盘,完成工作比预计还快了一点。


“慎平?”


他刚从椅子上坐起来,门口就探出一个脑袋,和止不住摇晃的尾巴尖。


慎平忍不住笑起来,“好啦,我们出发吧。”




并非节假日,这附近来的人很少,慎平开车到停车场,然后跟龙之介一起爬上山顶。


爬到最后他都有点累了,龙之介却一口气跑上最后一段坡,找到一块合适的空地,就给他搭起休息的地方。


等他坐下来歇口气,龙之介已经把帐篷搭好了,又凑到他身前弯下腰,好让慎平亲他的脸颊。


慎平接着取出打包好的厨具,简单做了点龙之介爱吃的东西。等香味从炉子里飘出来,龙之介也从旁边的林子里钻出来,手里拎着一只野兔,得意地对慎平晃了晃。


“真是……”

慎平笑着摇了摇头,准备弄一顿加餐。


他们就着夕阳的余晖一起吃了晚饭。拂面而来的晚风分外凉爽,慎平挂起一盏小灯,打开平板放了部电影,龙之介趴在他膝盖上,耳朵软软地垂下来,由他一下一下地往后抚摸。


“啊。”

忽然一阵强风吹来,把桌上的照片吹跑了,那是他们下午在路上拍的。


“龙之介,小心!”


身上的人猛地扑向帐篷外,眼看着追到了空地尽头,差一点就到悬崖边上。那个身影在周围转了好几圈,这才犹豫地捏着照片回来。


“有一张怎么也找不到……”他垂着尾巴,闷闷地说。


“没事的,”慎平连忙把他揽进怀里,“明天再拍就好啦。倒是天黑了要小心一点,我很担心你。”


“我知道了。”龙之介在他的怀里点点头,然后半天没声响。


“怎么了?”慎平忍不住问,不会是哪里受伤了吧?


“慎平……”

龙之介忽然向前用力,把他压在了草地上。


“唔!”

突然被吻住,慎平愣了一下,但还是抱着他的脖子吻回去。


“慎平……慎平。”他用鼻子蹭着他的脸颊,一双黑眼睛在夜里也格外明亮。


“等等……”慎平还想挣扎一下,“起码去帐篷里……”


“没人过来,我听得到。”龙之介的尾巴摇得更厉害了,“慎平……可以吗?”


别这么看我了……

慎平认命地闭上眼睛,不知道多少次对自家的狗狗投降。


“……爬山腿酸,轻一点儿。”

“好。”回答他的是缠上腰的尾巴。





宁

帮宣顺便repo下同人亚克力

超透而且一点也不薄手感超级好!今天拿到打样就去院里借阳光拍了下[悲伤][赞]超级美丽( ​​​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超透而且一点也不薄手感超级好!今天拿到打样就去院里借阳光拍了下[悲伤][赞]超级美丽( ​​​


盒
亚克力挂坠的宣图做好啦 本体不...

亚克力挂坠的宣图做好啦

本体不配链子

可以后面自己配喜欢的链子

通用尺寸(直径2.5mm)及以下都可以

走xy,开专拍链接

谢谢大家的支持(⁎⁍̴̛ᴗ⁍̴̛⁎)

亚克力挂坠的宣图做好啦

本体不配链子

可以后面自己配喜欢的链子

通用尺寸(直径2.5mm)及以下都可以

走xy,开专拍链接

谢谢大家的支持(⁎⁍̴̛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