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南派三叔

64502浏览    5072参与
ldhlp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吐槽一下

最近写这个合集,就想着还是要捋一捋时间线的,毕竟霍道夫黎簇等都是沙海线的


这就不由得我越看越不爽了


今年初我就想不起来藏海花的结局又去看了一遍,哦,原来是坑不是我忘了


沙海就更乱了,我是12年吧看的一系列原著,我这人又吃不了刀子,其实我就特别抵触再看一遍沙海,基本上细节忘了个差不多,剧出来后我也看了,当时看的时候就理解不透,也是好多年前看的了,回忆起来也不知道沙海最终发生了什么,就记着吴邪胖子扫了潘子的墓然后去长白山接小哥


最近还是想把沙海时间线大该捋起来,好家伙,小说就没结局,同样不是我失忆了,是我真的没看过

剧版的结局就是我印象里的扫墓那段儿


中间的细节简直......

最近写这个合集,就想着还是要捋一捋时间线的,毕竟霍道夫黎簇等都是沙海线的


这就不由得我越看越不爽了


今年初我就想不起来藏海花的结局又去看了一遍,哦,原来是坑不是我忘了


沙海就更乱了,我是12年吧看的一系列原著,我这人又吃不了刀子,其实我就特别抵触再看一遍沙海,基本上细节忘了个差不多,剧出来后我也看了,当时看的时候就理解不透,也是好多年前看的了,回忆起来也不知道沙海最终发生了什么,就记着吴邪胖子扫了潘子的墓然后去长白山接小哥


最近还是想把沙海时间线大该捋起来,好家伙,小说就没结局,同样不是我失忆了,是我真的没看过

剧版的结局就是我印象里的扫墓那段儿


中间的细节简直了……原著里貌似没有张日山……剧里加进去了,苏难这人也凭空出现,那相对应的马老板一行人也是剧中凭空出现的……所以不是我当年看剧年龄小看不懂,是真的对不上……


刨去剧里加的这些人和事,吴邪被割喉后的事情就乱七八糟,首先小说里就没写……小说就停这儿了

所以剧里有吗?谁来告诉我割喉的是不是汪灿?汪灿那个时候是在汪家救黎簇还赶去墨脱割了吴邪的喉?

吴邪得救之后还有重要剧情吗?就直接扫墓接小哥了?

我现在就是一个大麻痹的状态🙃



祈墨"
我在想三叔到底是刻意的呢还是失...

我在想三叔到底是刻意的呢还是失误呢?

我在想三叔到底是刻意的呢还是失误呢?

『J』浔

“瓶邪”之《稻笔之恋》(32)

  张起灵和另外几个人不管那几个人,走了进去,就看见他们所说的怪物就是那定海石猴。

  如果张起灵是那种情绪都言于意表的人,他此刻一定会毫不犹豫且满脸嫌弃的说:大惊小怪。

  可惜,张起灵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定海石猴。

  那几个人随后跟进来也看见了不过是一只石猴子,顿时尴尬不已。

  众人看着那几只定海石猴和那块神秘的无字石碑,都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不要说胖子见到这些东西表现出来的狂喜,就连这些考古人见了都惊讶和喜悦极了。

  虽然眼前的这些东西并不壮观,但是在这些人眼里却是意义非凡。这古墓里的一切的一切,都打翻了教科书一样的千年不变的中国墓葬观念,有着不可估量的考古价值。......

  张起灵和另外几个人不管那几个人,走了进去,就看见他们所说的怪物就是那定海石猴。

  如果张起灵是那种情绪都言于意表的人,他此刻一定会毫不犹豫且满脸嫌弃的说:大惊小怪。

  可惜,张起灵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定海石猴。

  那几个人随后跟进来也看见了不过是一只石猴子,顿时尴尬不已。

  众人看着那几只定海石猴和那块神秘的无字石碑,都被深深的震撼到了。

  不要说胖子见到这些东西表现出来的狂喜,就连这些考古人见了都惊讶和喜悦极了。

  虽然眼前的这些东西并不壮观,但是在这些人眼里却是意义非凡。这古墓里的一切的一切,都打翻了教科书一样的千年不变的中国墓葬观念,有着不可估量的考古价值。

  陈文锦看着这一切,也都惊讶得说不出话,自顾自的喃喃道:“我的天,这些东西太让人难以置信了,说不定会成为中国考古界的又一个里程碑。”

  说这些人不惊讶是假的,毕竟作为考古人,谁不想在考古界有一番事业,谁不想扬名立万呢?

  只要他们把这里的一切记录下来,安全出去以后并上报上去,他们将成为考古界的工程。

  这一切想想都兴奋,有几个人更是兴奋异常,控制不住开始跳起舞来。

  “这么高兴,难道眼光和我一样,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连城?”胖子听到张起灵的描述,自己小声说道。

  “死胖子你想啥呢!人家是一个价值连城,但是这样的价值连城,会让他们的名字家喻户晓,这是考古人的所向往的。”吴邪和胖子相处了一段时日,已经有所了解这王胖子的想法了。

  “管他晓不晓的,反正价值连城就对了!”

  然而,惹起这一切的张起灵并不是很高兴,他深深的皱着眉。

  虽说张起灵自己已经把过去的一切的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但是有些刻在骨子里的东西终究是不会忘的。

  就犹如这块石碑上的字,或许大家看上去什么也看不见,所以称为五字石碑。

  但是张起灵是一个做事情特别仔细的人,他就注意到石碑的一侧的下面,用篆体刻的古文:“此碑于有缘者,即现天门,入之,可得仙境也。”

  “天门!仙境!”吴邪和胖子听到这,奇怪的默契起来了。

  说罢,胖子还准备起身去看看那石碑。被吴邪拉了下来:“先听小哥讲完,你怎么知道没有反转了?”

  胖子听了觉得也是,有危险的话那自己这不是先去找死么。

  当时的张起灵被这一句话给震撼到了,这一句话远远大过其他的这样发现,他半点没有被边上的人的癫狂所感染,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吴邪想,闷油瓶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呢?莫不是他在没失去记忆的时候,就已经去过这个地方了?然后想到了里面所发生的事情恐怖至极?

  有一点吴邪想的确实没有错,有的地方张起灵确实去过很多次,不过因为记忆会不断缺失的原因,他自己已经不记得了,只会在看到自己的一些记号时才会被刺激到。

  说来奇怪,尽管自己的记忆丢失,但是他的记号从来没有变过,这是张起灵在去不同的地方的时候,做记号时发现的,所以才会知道自己去过这些地方。

  张起灵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认定好了一样东西,就永远不会变,就像十年如一日的寻找记忆,就像永远不会改变的记号方法,就像未来他将会保护好吴邪和胖子那样。

  当时,按照张起灵这样的想法,这样的文字,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写在这地方。

  所谓“由物必有其用”,墓主人把这些东西摆在这里,必然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那这通往天宫的门,到底是什么地方呢?

  如何才能算有缘?

  张起灵站在石碑前,一寸一寸地找起来,可是石碑就是石碑,没有任何机关或者暗文的痕迹。

  其他的人闹了一会,停下来了,但是都没有注意到另一边石碑旁的张起灵。

  陈文锦觉得时间我差不多了,该返回去了,不然到时候吴三省醒来找不到他们该着急了。

  她招呼着大家回去,那些人也见识到了这些奇迹,便也不在逗留,都想着早点出去,到时候就能将一切宣告于世。

  大家说说笑笑的往阶梯上走去。带头人毕竟是带头人,陈文锦一个一个的数着,才发现张起灵并没有在这里。

  作为队长,先不说职责所在,就刚开始张起灵不服从命令,坚持到这里来,现在又不肯归队,陈文锦就非常生气。

  但是她还是吩咐大家一起走下去,返回到雾气中寻找张起灵。

  他们走了几步,就看见张起灵还蹲在石碑前在研究什么。陈文锦不由恼火起来:“你还不走,还要闹别扭到什么……”。

  她话才说了一半,霍玲就是一把拉过她,捂住她的嘴,对她摇头示意她不要说话。

  原来,他们发现,在张起灵的边上不到两米的距离的雾气深处,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影。

  众人脸上无不恐惧,惊慌。

  

海盐与白砂糖
  对不起我可能是假粉吧   ...

  对不起我可能是假粉吧

  好废物阿

  猜不出来😭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对不起我可能是假粉吧

  好废物阿

  猜不出来😭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残缺的记忆

“雷城是不是真的可以平复一切遗憾”

南瞎,北哑,东邪,西花,中胖

“雷城是不是真的可以平复一切遗憾”

南瞎,北哑,东邪,西花,中胖

吴三省

或许就是如此,三叔才会在拍第一部盗墓笔记选张起灵扮演者时看中了杨洋。他们真的很像。张映偌叔叔的手也很修长。

或许就是如此,三叔才会在拍第一部盗墓笔记选张起灵扮演者时看中了杨洋。他们真的很像。张映偌叔叔的手也很修长。

『J』浔

“瓶邪” 之 “盗笔之恋” (31)

  陈文锦想,吴三省的脾气又不好,如果这个时候摇醒吴三省,以他的脾气必然会为了自己的面子和张起灵发生剧烈的冲突,事情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衡量利弊,她决定自己带他们进入后殿看看,并尽快回来。

  以她多年打赌的经验,如果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墓穴,必然没有问题。

  张起灵并没有想太多,他想,即使是吴三省当时醒过来,要阻止他,他也必然不会妥协。

  他的人生太复杂,他必须搞清楚自己的过去,也要弄明白自己究竟是在为了什么。

  可是现在张起灵看看吴邪,自己不急觉的想,如果再次发生同样的事情,吴邪阻止了自己。

  先不说他为什么阻止自己,最多也可能是怕前方不安全,毕竟像吴邪这样的人,......

  陈文锦想,吴三省的脾气又不好,如果这个时候摇醒吴三省,以他的脾气必然会为了自己的面子和张起灵发生剧烈的冲突,事情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衡量利弊,她决定自己带他们进入后殿看看,并尽快回来。

  以她多年打赌的经验,如果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墓穴,必然没有问题。

  张起灵并没有想太多,他想,即使是吴三省当时醒过来,要阻止他,他也必然不会妥协。

  他的人生太复杂,他必须搞清楚自己的过去,也要弄明白自己究竟是在为了什么。

  可是现在张起灵看看吴邪,自己不急觉的想,如果再次发生同样的事情,吴邪阻止了自己。

  先不说他为什么阻止自己,最多也可能是怕前方不安全,毕竟像吴邪这样的人,总是想到所有人的安全。

  当然,庆幸他也在乎自己。

  同时,吴邪听到过去的张起灵如此“别具一格”,喜欢独来独往的性格,想着如果以后他们还有机会一同冒险,自己觉得未知的不安全,先停止继续,而和张起灵的想法相反时,他们两之间会不会发生口角,甚至不欢而散呢?

  可是,吴邪悄咪咪的看看张起灵,想想他这些日子对自己和胖子虽说还是那么冷漠,但是还是很照顾到他们的安全,应该不会把我踢出去。

  嗯!就是这样,但是以后还是小心为妙。

  然而胖子就不像他们俩那么友好了,他默默地向后挪了挪屁股。

  回到过去,陈文锦他们之后的过程,和吴邪他们三个经历的基本相同。

  至于他们如何通过机关重重的甬道,发现了池内的阶梯,然后下到池底,虽然也十分曲折离奇,但是并不是需要叙述的重点。

  张起灵讲述的时候也是一句话就带了过去。

  最关键的事情,还是他们下到了水雾缭绕的池底看到那块无字石碑以后。

  “无字石碑?莫不是武则天的墓也被那什么汪臧海给刨过来了?”胖子简直不要太聪明的想。

  吴邪简直无语,胖子这脑回路真是不一般。

  但是吴邪同时也对这石碑好奇得很。

  这池底的情景简直是诡异莫名,那些浓雾在手电的照耀下不时变化成各种各样的脸谱,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畏惧的心理。

  走下最后一阶石梯的时候,一行人突然就变得团结起来,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在雾气中互相拉扯,战战兢兢,生怕有什么东西突然冲出来。

  霍玲见张起灵毫无畏惧,而边上其他几个平日里威风八面的所谓的学长,如今都闪闪缩缩躲在他的身后,不由对他生出更多的好感。

  哪个女孩子不喜欢顶天立地的好男儿呢,而且还是张起灵这样的俊俏儿郎。

  当时霍玲就对那些男生说道:“你看看你们几个,都比小张大了好几岁,连他的渣都比不上,丢人不丢人?”

  他们那个年纪的人正是出身牛犊不怕虎的时候,被霍林这么一说,而且平日里大家都喜欢讨霍玲的欢心,如今被张起灵这个毛头小子给抢了风头,血气上涌也不要命了。

  几个人都抢着冲到张起灵前面去,池底空间不大,他们跑了几步看没什么事情发生,胆子又大了起来。

  几人径直走进雾气的中央,才走了几步,突然领头的那个大叫:“里面有只怪物。”边叫边跳起来。

  这一嗓子几乎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个个都屁滚尿流的到处乱窜,那场面着实可笑得很。

  “这也太菜了,至于么,几个大男人被吓成这,老鼠见到猫都没这么怂。”胖子在一旁毫不留情的嘲笑。

  “胖爷,被站着说话不腰疼,到时候真遇见谁像老鼠谁像猫都说不一定呢!”

  “诶,小天真,你这就看不起你胖爷了,胖爷我也是闯荡江湖不是半载也要有个七八九十年了!”

  当然,张起灵没有理会他们两个。

  同样也没有理被吓到的那几个人,领着其他几个人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就看到那只所谓的怪物,就是那定海石猴。

洛大佬的小辉

这个糸列怎么能少了我了 傍边有教学  

这个糸列怎么能少了我了 傍边有教学  

秦岭(看到我请让我赶紧滚回去更新)

分享一下瓶邪早期古图~

彩蛋有早期三叔对瓶邪的一些采访记录~

分享一下瓶邪早期古图~

彩蛋有早期三叔对瓶邪的一些采访记录~

縱天河

  吴邪:什么,小喇嘛要当德仁?小哥记忆都要和他说一遍?谁tm批准的?走流程没!(问过我没有!)

  胖子:小哥!开除德仁!

  吴邪:什么,小喇嘛要当德仁?小哥记忆都要和他说一遍?谁tm批准的?走流程没!(问过我没有!)

  胖子:小哥!开除德仁!

满船清梦遇星河
“张家人可以自己选择练哪几根手...

“张家人可以自己选择练哪几根手指,这是喜欢饶舌的某家族成员的选择,是个错误的示范。 ​​​”

考古三叔的微博

时隔多年,这张图片仍然能把我笑疯

话说张家真的有这么厉害的人吗?

 “喜欢绕舌的某家族成员”不会是小张哥吧?

再次感叹,还好大张哥的审美够靠谱。

小声逼逼一句:三叔以前真的好像段子手

“张家人可以自己选择练哪几根手指,这是喜欢饶舌的某家族成员的选择,是个错误的示范。 ​​​”

考古三叔的微博

时隔多年,这张图片仍然能把我笑疯

话说张家真的有这么厉害的人吗?

 “喜欢绕舌的某家族成员”不会是小张哥吧?

再次感叹,还好大张哥的审美够靠谱。

小声逼逼一句:三叔以前真的好像段子手

穆潼Moon-T(高三版)

画展

 雨村喜来眠日常

  穆潼MoonT

 ————————

  前两天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跟她爸妈到喜来眠吃饭。夫妻俩都是搞美术的,来旅游也顺便找找工作灵感。

  不知道为什么,小姑娘看了竹子神龛的故事挺伤心,说那个人特别可怜。

  可能一家子都文艺,基因吧。

  夫妻俩带着孩子把这个故事画了下来,我原以为画的是漫画,结果画的是壁画的样式。

  不得不说,挺漂亮的,很复古。

  胖子对这幅画表现出了极大的喜爱,抱着小姑娘站在前台,问她愿不愿意把画裱在前台当镇店之宝。......


 雨村喜来眠日常

  穆潼MoonT

 ————————

  前两天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跟她爸妈到喜来眠吃饭。夫妻俩都是搞美术的,来旅游也顺便找找工作灵感。

  不知道为什么,小姑娘看了竹子神龛的故事挺伤心,说那个人特别可怜。

  可能一家子都文艺,基因吧。

  夫妻俩带着孩子把这个故事画了下来,我原以为画的是漫画,结果画的是壁画的样式。

  不得不说,挺漂亮的,很复古。

  胖子对这幅画表现出了极大的喜爱,抱着小姑娘站在前台,问她愿不愿意把画裱在前台当镇店之宝。

  小姑娘被胖子哄得笑开了花,一口答应了,夫妻俩还送了几副在雨村画的风景画,胖子热情地让人家下次还来,吃饭打五折。

  晚上我在前台点账,胖子站在我后边拿着画在墙上比来比去,最后挑了个顺眼的位置,粉笔描了画边四个角。

  “镇上有裱画的地儿吗?”胖子道。

  有是有,但漆木头玻璃壳一罩,这画就少了点味道。

  大浴缸烧了水,胖子非拉我去泡个澡。

  闷油瓶泡完澡就上树了,我跟胖子也爬上去。胖子挑了根最粗的树枝丫,小声在那骂:“谁家种这么多栀子花,他妈的香得冲鼻子。”

  我没理他,顺着闷油瓶发呆的视线望,突然看到了几根细竹子。

  “欸胖子,那几根竹子当画框行不行?”

  “你别说,是不错,显得有文化。”

  “没玻璃,画还是得落灰。”

  “等着,胖爷明天给你找办法。”

  闷油瓶多看了竹子几眼。

  今晚早点睡,省的去想胖子明天整什么幺蛾子来。

  

  今天喜来眠休月假一天。昨天晚上睡觉之前下了雨,早上天亮那会儿好像又下了,因为雨声和阴天,难得睡到了八点——大概也有放假的缘故。

  闷油瓶正在院子里劈柴,看到我起来,往桌上留的早饭偏了偏头。

  我在门槛上坐下,手里捏着包子,观赏闷油瓶砍柴下饭。

  包子吃了一半,我站起来去看昨晚那几竿细竹子。用脚踩了两下底部,还挺韧。

  拍掉手上的包子屑,我四下找刀。闷油瓶砍完柴,往我这边走,手上也没拿刀。手抓住我刚刚踩过的竹子,一掰,断了。

  我高兴地拍拍他肩膀,悄悄把一点包子油抹他衣服上了。

  我找了个板凳在院子里坐着,削画框。二十来分钟就做完了。

  胖子正好拎着个红色塑料袋回来了。

  “起来了啊,”他围着我绕了两圈,“啧啧啧,吴建筑师巅峰之作。”

  一个建筑师的巅峰之作是个竹框子,出息。

  我嗤笑一声去扒拉他手里的塑料袋,里面还是塑料。

  我问:“这什么?”

  “相片上面那个塑料片片。”

  我大笑,就着一站一坐的高度,拍了一把他屁股。闷油瓶正好抱着柴路过,瞥了一眼我们。我不知怎么就把手收回来了。

  我和胖子跑去喜来眠,用塑料片和透明胶把画封在墙上,竹框一圈,正好挡住多余的塑料和透明胶,美观不少。我们俩干脆把那几幅风景画也贴上。

  胖子对这个新装饰表示愉悦,掏出手机拍了两张,发在喜来眠的网络账号上。居然没多久就有很多赞和评论。胖子乐呵呵的,十几分钟看一回手机。

  原来网上一次浏览一个回应,可以给屏幕对面素不相识的人带来那么多情绪。跟以前写信挺像的,速度快很多,但情感都没变。

  ……

  意料之外,客人们都很喜欢那几幅画。我们收到了更多的画。有水彩,素描,漫画,儿童画,油画……有的画雨村的瀑布,有些是喜来眠的外观,也有画我们仨的,闷油瓶被画得格外帅。

  几个月内我们收到了三十几幅画,店里墙上快贴满了,有两幅大的是拿绳子从屋顶上垂下来的。

  胖子撺掇我也整两张画上去,我不乐意把随手涂的东西贴出来,干脆拿了我们房子和庭院,还有喜来眠的设计稿里比较工整的几张贴上去了。

  每个送画的人我们都回了小礼物:一包栗子,或者几只螃蟹,送大幅画的我们也回过酒。哦对,还有用竹子和草编的虫子。能送出去的都是闷油瓶做的,结实又好看。

  胖子用竹节做了只蚰蜒,我说不会亮。他买了一瓶荧光涂料,拿根棉签在上面点了很多点,白天吸光,晚上就会亮了。别说,真有点那意思。

  有个业余摄影师给我们店里挂满画的样子拍了一套摄影作品,叫《喜来眠画展》,发在网上,后来蛮火的。

  胖子大受启发,给每张画都拍了精细图,选了好多雨村和喜来眠的照片,托人设计了一本图册。

  我们在起名问题上起了争执。

  “天真我告诉你,要么叫《喜浮宫》,要么叫《雨村画霸王》!”

  我靠在浴缸里想:他到底是怎么想出这么难听的名字的。

  最后在闷油瓶公平的裁决之下,就听我的,简单点,叫《雨村·喜来眠》。

  印了两百多本图册,给小花瞎子,我家里的亲人还有我们其他一些朋友寄了二三十本。小花发微信说再给他寄一本,他要放在公司图书馆。剩下的都放在店里卖了,补贴庭院池子的电费。

  后来画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就不收了。

————分割线————

这两天朋友送的《雨村笔记》到货了

个人真的很喜欢雨村的氛围

就模仿了一下这个风格

练习之作,多多包涵

柠檬柠檬烯
在别的地方维护盗笔被骂了 这里...

在别的地方维护盗笔被骂了

这里只是表达一下个人意见

不喜勿喷      

  

  最近刷到一个退坑视频,我评论说,还是会继续爱的。这段时间感觉家人们的怨言很多,因为《藏海花》因为《沙海》电影(听说)。的确,盗笔世界的影视化不尽如人意,(有些)书粉不满意剧,(有些)剧粉不了解书,好多人都说xl卖版权⭕️钱。

  我忽然想起《雨村笔记》里开裂的灶台,小姑娘们没有很愉快的第二顿饭,和村屋里需要大修的浴池。我记得我第一次看到这些的时候很错愕,我们熟悉的童话都有个花好月圆的大结局,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他们婚后的吵闹,老......

在别的地方维护盗笔被骂了

这里只是表达一下个人意见

不喜勿喷      

  

  最近刷到一个退坑视频,我评论说,还是会继续爱的。这段时间感觉家人们的怨言很多,因为《藏海花》因为《沙海》电影(听说)。的确,盗笔世界的影视化不尽如人意,(有些)书粉不满意剧,(有些)剧粉不了解书,好多人都说xl卖版权⭕️钱。

  我忽然想起《雨村笔记》里开裂的灶台,小姑娘们没有很愉快的第二顿饭,和村屋里需要大修的浴池。我记得我第一次看到这些的时候很错愕,我们熟悉的童话都有个花好月圆的大结局,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他们婚后的吵闹,老去的衰容。

  很多美好其实都会崩塌掉,我们最初以为一辈子的信仰,很多人中途就走远。但还是会有人坚守的,我依旧愿意躺在坑底。我不是说我就很喜欢盗笔的影视化作品,但是正如《雨村笔记》里所言,我们会记得它的美好。

  电影电视剧我不爱可以不看,而南派三叔,我仍旧感谢他为我们带来这个世界。不管xl干什么,我爱的是铁三角,是嫩牛五方,是秀秀、潘子、阿宁、坎肩、王盟、刘丧,是九门,是盗笔世界,这个不会变。

周佳周佳Dio

有最孤傲的雪山 静听过你我诵章

世人惊羡的桥段 不过寻常 


有最孤傲的雪山 静听过你我诵章

世人惊羡的桥段 不过寻常 


縱天河

吴邪(下跪):***这几根竹子差点让我坐牢!(赶紧磕头认罪)

主持人:你当年下地、绑未成年、贩卖古董、非法持枪、恶意毁坏古建筑......为什么你怎么还能站在这里?(被捂嘴拖下去了)

还有!

天真你和胖子!

看到温泉水被引出来露出“姨夫笑”是什么玩意!

吴邪(下跪):***这几根竹子差点让我坐牢!(赶紧磕头认罪)

主持人:你当年下地、绑未成年、贩卖古董、非法持枪、恶意毁坏古建筑......为什么你怎么还能站在这里?(被捂嘴拖下去了)

还有!

天真你和胖子!

看到温泉水被引出来露出“姨夫笑”是什么玩意!

Nsz袹残

他身披风雪 眼眸如月,他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他就是安全的代名词,如神佛般强大,足矣威慑四方。

他有着所有人都羡慕不来的体质,他长生不老,他看透这世界,但他并不是无坚不摧,因为他张起灵不是石头,他是人,他也是有血有肉会疼会难受。

他是神明,但他有血有肉。


他身后背负的太多,他无时不刻不在拖着他那残破不堪的灵魂砥砺前行,伴他走的是无尽的孤独和在黑夜中的清醒,他很累,他所谓的云淡风轻,是因为他知道,情绪这种东西没用。

他的尽头在长白山,那里有个所谓的终极,那是他的使命,那里很冷,他仍是一个人。

他叫张起灵,是名,亦是命。


正因为这样一切的一切,属于我...


他身披风雪 眼眸如月,他是人间看不见的绝色。


他就是安全的代名词,如神佛般强大,足矣威慑四方。

他有着所有人都羡慕不来的体质,他长生不老,他看透这世界,但他并不是无坚不摧,因为他张起灵不是石头,他是人,他也是有血有肉会疼会难受。

他是神明,但他有血有肉。


他身后背负的太多,他无时不刻不在拖着他那残破不堪的灵魂砥砺前行,伴他走的是无尽的孤独和在黑夜中的清醒,他很累,他所谓的云淡风轻,是因为他知道,情绪这种东西没用。

他的尽头在长白山,那里有个所谓的终极,那是他的使命,那里很冷,他仍是一个人。

他叫张起灵,是名,亦是命。


正因为这样一切的一切,属于我们张起灵的清冷的孤独感是独一无二的。

长白山冻不住他的柔情 青铜门关不住我们的神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