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浔

3893浏览    979参与
Ryopeiling

• 2019年12月
• 半开的《南浔一隅》

• 2019年12月
• 半开的《南浔一隅》

你元儿哥

【点降唇.若只如初见】南浔山涧里.难寻是人心

【古风】{傲娇戏子稳重龄×大气傻白少爷龙}

龙龄是真的,不接受任何反驳!

he哈,放心阅读❤️❤️


        昨日肆意芬芳的水汽和着清晨的冷结成了成串的水珠,如藤萝似的挂在房檐。这的三月份很凉不上冷。张九龄捏了一把攀上白墙的爬山虎,打旋的枝变得接近曲折,承载了他心中所有的沉默。


        这是俩人待在南浔的最后一星期了。


        张九龄是京城...

【古风】{傲娇戏子稳重龄×大气傻白少爷龙}

龙龄是真的,不接受任何反驳!

he哈,放心阅读❤️❤️


        昨日肆意芬芳的水汽和着清晨的冷结成了成串的水珠,如藤萝似的挂在房檐。这的三月份很凉不上冷。张九龄捏了一把攀上白墙的爬山虎,打旋的枝变得接近曲折,承载了他心中所有的沉默。


        这是俩人待在南浔的最后一星期了。


        张九龄是京城里的名角儿,票子供不应求,有人文浅,听不懂这在唱什么,也就为了看一眼这倾城倾国的角儿,带着笑颜的眼角罢。王九龙一纨绔少爷,回回来回回坐头一个,绫罗锦缎成堆的往家送,张九龄也只是语道感谢。


        他从来不收礼的,只是这王九龙,与他爱慕已久却早走的师哥多几分相似。


        每每眼神也落不在他身上,倒不是这人长的多碍眼,只是他多情罢。


        所以送了东西张九龄也不用,就烧在他师哥墓前,却也不敢掉眼泪,生怕第二天眼睛哭肿了上不了台。


        “师哥啊…有人似你半分…眉角、发稍都像,眼睛也像…”


        “哪儿不像?”


        “心不像。”


        一回生二回熟,王九龙看上他要娶他他也从了,给了张九龄梦里的十里红妆,正经拜的高堂天地。


        洞房二人都不开口。隔着红帘,张九龄隐约能看清那人的面庞。“太像了。”


        “我从前抛头露面,如今成少爷之夫人多有不雅,若我现在逃婚,这婚契否然成不得?”


        问题太幼稚了,幼稚得王九龙都笑了。“你若不愿嫁我,为何还同意了?”


        他最后还是认了,逃不掉,就会有人代替。他根本也不在乎。


        后来他顺理成章的成了王府夫人,大婚当天起,张九龄就在不踏出王府半步真算是放下了身段,成了同他琴瑟相合的夫人。王九龙也百般宠着人儿,许他一生一世一双人,许他不会失去。


        此次向南浔,王九龙便喜出望外了。


        他不在开嗓了,唱戏的也一代比一代不行。人们都说他得了罕见的重病,故去了,戏楼也因他离开而关了门。有人说他攀了高枝,王府却又纳了妾,人受尽了冷落,着实太苦。


        张九龄停止了回忆,眼前人还睡着。


        “咱们出去走走吧。”他试探性的开了口,想知道他是否还睡着。


        “嗯。”王九龙回答了,果然不出张九龄所料。


         “三月怎的一阵烟花味啊…”王九龙有意无意的询问着身旁人,其实也没想让他回答,只是觉得空气太过尴尬。


        张九龄干咳两声,耳朵尖稍稍有点儿泛红,好在黑皮也不显:“我看妓院那些个姑娘的实挺好看的,等老爷回来京城再去瞧上两眼吧…”

(ps:“烟花”在古代指青楼一条街,这里的九龙没上去车”)


         面对自己说出口却没悟到的暧昧话题,王九龙雪白雪白的脸泛红了,分明都是二十来岁的男人,老爷倒是比夫人还害羞。想到自家媳妇儿浑身的醋意,立刻安抚到。“九龄儿,我可早早许过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踏实些,这地我不会去,也定不负你。”他停住脚步,上前一个吻,“行啦,我爱你 九龄儿。”


        “净这个…”小黑小子儿瞬间变身小黑红小子儿,“老爷在外面还是叫句夫人吧…”张九龄又推开了他冷静下来若无其事的继续向前走。


        说实话,他显然能看出是有感觉的,可是王九龙毕竟不是他。张九龄也曾年轻过,活泼过,从自己师哥走过这条青石板路,只是,师哥他已经死了。


        前面再走便是座戏楼,张九龄自打不再开嗓后,变得对这些事敏感的不行,看着便开始掉眼泪,王九龙是知道的,刻意绕了道走,免他难受。过桥时,桥上急匆匆跑下来个小孩,衣裙拖着潮湿的地面,面容还算干净,扮的是青衣,所以到了也辨不出男女--张九龄从前就是扮青衣的。他瞧了一眼小孩,小孩也瞧着他,时间似乎就不动了。过会儿小孩儿反应过了来,急急忙忙地跑远了。


        “去看看吗,在唱戏呢。”王九龙侧过身来问他,人“嗯”了一声便走去了。


        “锦瑟无端五十弦,

        一弦一柱思华年。”


        两人到的时候,台上正是那个小孩。唱的不算是戏码,是从前还算有名的一首诗词,虽是不算有名,乡亲众里还是捧着来听,一片掌声。


        散了场,他拉了拉王九龙的衣角,要去后台寻一寻那唱青衣的小角儿,许是太想当年那样干净的自己了罢。


        聊开戏楼的后门帘,张九龄只觉的顿时亲切无比。小徒弟们忙忙叨叨提起这个拾起那个,生怕件事办不好不尽师傅的意。小孩正坐在长辈跟前,看上去还算器重,但是显然师傅仍是不满意。不时听一两句小孩的戏句,一会儿说缓了快了,一会儿又再诉升了降了,张九龄虽然相对专业,但五年未开过嗓,如今也觉得好听极了。


        听到有人叫他,小孩猛地一回头,得知两人是来看角儿的,或许也是头一次有人到后台寻他这位吧,人儿激动的不行。


         “我叫樊泉林!”小孩握紧了张九龄的手,眼底泛了一点儿期待的光。泪水打湿了张九龄的脸颊,没什么原因,只觉得看到了从前的自个儿。


        王九龙不语,他头一次瞧见张九龄时,他也是这样,从头到脚都是青春意气的样子。他那是头一次到后台去看九龄,那时小孩的眼睛圆圆的,四下散发着可爱。若不是个子不矮,还以为是个七八岁的孩子。

       

     两人逗够了孩子见天已经黑了,匆匆往旅馆赶去。


     剩下几天没什么事,两人便把周围都转了转,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回了京城。张九龄打趣道回去必先去妓馆瞧上两眼,好足了自家老爷的心思,于是又收获了一只粉白粉白的老爷。


     但这样活泼的张九龄总是少的。


     张九龄是水做的,一点儿也没错。他能将自个儿个把月赶工似做成的绣花被哭开线,绣花都成绢花了,也闭口不言。不告诉下人也不告诉老爷,他怕下人禀报老爷家中夫人多愁善感,再起了疑心,就是提到了泪点也硬生生把泪憋回去。可怜一人儿。


   所以他也是有两张脸的,一张阳光又稳重,沉得住气,几碗水也端得平,是大家闺秀中的典范,同王九龙琴瑟相合,举案齐眉;另一面凄凉又婉转,是一个愁心多虑的女子,几句唱词也能将眼里蒙上层雾。


      王九龙是知道的,他知道夫人的多愁善感,他也知道他们二人间隔着一个师哥。大婚那夜他口中梦呓反复叨念着“师哥,师哥”,王九龙毕竟爱他,醋意自然也难挡,可就是当作没听到,依旧待他如初,


      没关系的。


      “九龄儿,我只愿你爱我,无论什么原因。”伏在枕边的王九龙小声说着,生怕吵醒了梦里人,谁也没有想到京城第一的王少爷,竟为了一个戏子爱的如此卑微。


        “我爱你从不只是牵连。”九龄睁开眼,一笑。


      


你元儿哥

 「南甜」【长相思.旧事重提】南浔.难寻

【民国梗】{怕事多病少爷甜×嘴贫温柔奴仆南}be哈🔪,玻璃心慎入!第一次搞南甜请多指教!


    「相思愁,忆人忧,

        泛舟碧波过桥后。

        青雨落幽幽。」


        小地方的人和事都很慢,一场蒙蒙细雨一下就是一天,人撑伞入雨中,像是在和历史对话。


     ...

【民国梗】{怕事多病少爷甜×嘴贫温柔奴仆南}be哈🔪,玻璃心慎入!第一次搞南甜请多指教!


    「相思愁,忆人忧,

        泛舟碧波过桥后。

        青雨落幽幽。」


        小地方的人和事都很慢,一场蒙蒙细雨一下就是一天,人撑伞入雨中,像是在和历史对话。


        一九一二民国元年元月,料峭寒风中的南浔将落下一场雨。张九南抬头望去天空的阴霾,麻利地蒙好了晾竿回屋去了,樊府一片空寂。奴儿都逃走了,起初只是看门的丫头千岁,假称回探逃了南浔,再后来偌大的府上都空了,管家都也走了。那管家张伯是张九南的父亲,扔下他自个儿跑到了余杭抢那省内补助的钱维生。


        樊家本是做湖丝生意的,两年前疫病闹了饥荒,谁还有心再去买湖丝,本是富裕的府上,一夜之间也成了逃荒的饥民。少爷一病就是三年,快将是个废人,樊家放不下他,于是一边掏钱治病,一边艰难地维持着生活。


       大雨在预兆之中不出所料的来了,张九南慌忙的跑回屋里,坐在樊霄堂的床边轻声喊他起来:“甜甜,甜甜,屋外下雨了,起来活动活动,免得膝盖疼。”与北方的湿冷不同,南方的冷虽温润,却能沁到人骨子里,对樊霄堂的病很是不好。两人打小一块长大,张九南自然是怎么都放不下他樊霄堂的,便把手搓热了放在他膝盖上焐暖。“九南哥,你走吧。”小孩倚靠在床背上,用尽量温柔的声音沙哑地说着,很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冷不丁这一句话让张九南有些恼,仔细想想也不可能对他发火,况且这孩子根本什么也没有做错。


        “大家都走了,九南哥,你去余杭那边找管家伯伯罢,我病死在这,你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樊霄堂眨巴着一双大眼睛似要哭出来了,紧紧握住张九南一双温热的手。“别想了,”张九南露出了久违暖阳般的笑。“哥放不下你。”


         张九南带他乘船去游湖,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木船旁是去年未枯的荷花,在一汪有似春水的碧绿中荡漾。“九南哥,这为何没人呀。”甜甜环顾四周问着,“从前夏日里,这儿人可多了。”“你为何让我走啊?”张九南轻轻摆着桨,小船一下一下的随着桨向前缓缓移动着,樊霄堂也不说话了,溢出两滴泪来。“甜甜,你的病会好的,咱总有一天会逃出去的。”张九南说。


        天气常年潮湿,白砖黑瓦间也生出许多青色的霉来,整个屋子挥之不去的烟雨味。樊霄堂在堂外别了张九南,慢慢的走上屋前,在父母面前听旨。见他来,母亲放下了青瓷碗走到他跟前,握住了他冰凉的手:“堂儿,我们决定了,明日会有人带你去北京看病,在那就莫要再想南浔了,爹娘一切都好,等病好了再想也不迟…”“娘…我这条命不值,咱去大地方重新开始好不好,你们把我放下好不好…”樊霄堂快要哭出来,南浔是他活了十多年的南浔,父母是他感恩了十多年的父母,他自知命不久矣,可能身边的人没有一个愿意落下他,一时间,他也不知该喜该愁。“是…是九南哥带我去吗…?”“两个孩子?我放心不下,是这儿的医生。”父亲抿了一口粗茶,神情严肃。


        樊霄堂心却抽的一疼。

------------------------------------------------------------------

二日


       “不必担心了,没事的。”临走前,张九南,拨开了轿帘,最后看了一眼他的甜甜,那时,樊霄堂很安静的笑着,不吵也不闹,好像本该就这样。“我就是去治个病啊,很快就会回来的。”“如今怎么变成你安慰我了…”张九南抹了把眼泪,通红的眼睛望着他,“我不走,等你回来。”车夫催他快些走,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了他。


        “相思愁,忆人忧,

         泛舟碧波过桥后。

                 青雨落幽幽。”他抿嘴一笑。


        马车渐行渐远,离别带来的热闹也很快在南浔挥之而去。


------------------------------------------------------------------

         樊霄堂在郊区处下了车,半个月的车马劳顿使他有些疲惫,却格外渴望下车走走,所谓的医生半路就跑了,他掏钱付给了车夫,拎着行李走向了北京。


        “哥们儿打哪来去哪啊?”小孩在熙熙攘攘人群中走过,忽然被只手按住了肩膀,那人比他高出半头,肤色略黑,面相到不算恶,但是突如其来的举动扔让小孩有些不适应。“啊…我从南浔来的…来…来治病…!”樊霄堂支支吾吾地答到。旁边更高一些的“大白塔”也跟着问:“南浔??湖洲的那个?”“嗯……”小孩头快扎到地底下去了,时刻准备逃跑。“就是他。”说罢两人拽着他向人更多的地方走去,把小孩吓得不轻,话都说不出来了。


        两人到了一栋欧式建筑风格的白楼医院处拐了进去,在前台排队。


        “你,是,谁,啊?!!”樊霄堂吓得要跑,被大白塔抓了回来,“我叫王九龙,他叫张九龄,你放心,我们俩不是坏人。”高个子举手率先发言,“你认识张九南吧?”樊霄堂愣了愣,点了点头。“他托我俩带你找医院,”张九龄有点迷,“你家人这么放心你自己来北京看病吗?”


        “不,不是,原来有个医生跟着我的,他半路跑了。”小孩一听瞬间有了胆儿,这才解释起来。王九龙揉了揉稀少的头发说:“哦,这儿闹了疫病,他不来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没关系的,民国已经建成了,医疗条件会好起来的,疫病会结束的,你的病也会好起来的。”


        “你们认识吗。”虽然他的病不轻,但是如今看来,樊霄堂最关心的问题果然是这个。“嗯,”张九龄或许是看他可爱,憨批一般笑了笑,“他父亲本是北平的人,甲午战争前被卖为奴,托妻带子去了湖州,张九南过去了还总是给我们来信,联系一直没断。”


        樊霄堂得的不是疫病,只不过小地方没条件医治,北京的医生开了几方药,他就随小哥俩回了家。两人在一户四合院住,以兄弟名份相依为命。“这号药为何是柱型的,如何煮啊?”甜甜拿着一粒胶囊,迟迟不肯下嘴。“??”张九龄靠在长凳上回头瞅了一眼他,“没见过??放舌尖上。”小孩听话的照做了。“咽。”“昂???????”无味外壳被舌尖的温热融化,刺激酸苦的物质瞬间爆炸充满了口腔,“呕!!!”


        张九龄无奈地扶额摇了摇头,盛了一碗水掰开胶囊,把药粉复原成了小孩见过的样子,吃得到还算顺利。


------------------------------------------------------------------

       “樊…甜甜??”小孩满身都是红疙瘩,吓得两人赶紧送了医院。


        “唉,过敏了啊。”护士一边做着记录,一边说,“没大问题,不过这药的过敏没有记录,留院观察一下喽。”惊出小哥俩一身虚汗。


        在留院的最后几天,陈病终于有了转好的征兆,可樊霄堂突开始发热,终于被送进了隔离,最后确诊。“是疫病。”护士提笔做了记录,并隔出了单间。在众人的相互传染之下,小樊的病情愈加严重,医院渐渐陷入了不可控的恶循环,民国政府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小哥俩的心也因此凉了半截。


        一九一二年四月初,樊霄堂荣幸成为了头号病患。“我想…咳…我想九南哥了”小樊躺在病床上,身旁是相伴了三个月他在北京的依靠。“乖,睡一觉,睡醒了你九南哥就回来了。”九龄尽量安慰着他,没想到他真睡了,第二天也没醒。小哥俩赶紧写信给张九南叫他过来,难抵车马慢,待他收到又不知是什么时候了


         一九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


        “让我进去!!!”张九南疯狗一般的抓着门,深夜的医院一片寂静,只剩他的吼声回荡了整层。“病人家属不能进,请先去做隔离…”“小樊,甜甜,哥来了…”“请您不要大声喧哗,病人在休息。”他还是被医护人员押出了大门外,他的甜甜终于也没有见到他。


------------------------------------------------------------------


        等他醒了的时候,张九南已不在北京了,樊霄堂死死揣住张九龄的衣角问他哥来过没有,张九龄也不好回应他,解释说信送得慢,或许过几天就来了。和樊霄堂却再也没有等到他。


        两个月后,樊霄堂的病奇迹般的好了,个人形成了抗体一样的存在,医院的情况也渐渐好转。终于可以回到故乡了,他这毅然决然的留在了北京参加医院工作,在那个年代,这自然是英雄般的壮举,实则更因为他的九南哥。


        “长相思,落情丝,自有大道入我心。弦声也轻轻。”医院的护士长安婧读过三年书,犹为喜欢诗歌,也常在医院读。“安老师,”正在整理床铺的樊霄堂猛一回头,“这是什么词?”安婧很讶异的看着他:“《莫话情》,怎么了?”“没事,只是有人赋过我相同格律的词,想知道是什么罢了。”小樊一笑,继续收拾整理床铺“哦?那他一定很想你吧?这首的词牌名,叫做长相思哦。”


        他突然怔住了,突然明白了什么般,一下子清醒了,他的九南哥啊,早就料到了注定没有再相见。


一九二零年初月--------------------------------------------


        在北京三天两头游行局势下,樊霄堂也在那所医院成了一把手,却又做出了像八年前一样的突然决定。


       樊霄堂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南浔不出意料的仍笼罩在烟雨之中,家乡的疫病和饥荒都得到了控制,樊家的湖丝企业也正有条不紊地运营着。“爹娘!”老两口见到阔别八年的儿子,兴奋的心都快蹦出来了,所幸还都健在。他终于等到了家人团聚的这一刻,这一刻他等了八年。“九南哥呢?”他问。父母的神情凝重了起来,他瞎想起的坏事,似乎在那一刻就要成真。“他中途去看过你一趟,那是北平大肆传染疫病,他回来后就…人就走了。”


        他跟随父亲来到张九南的坟前,却没有雨中泣别的戏码,他勾出了一抹久违暖阳般的笑。


      “哥,你走吧。”


     樊霄堂听到了黄泉路上张九南说“好”的声音。


         “莲花洲,一人游,

           故人此去空悠悠。

                   谁叹缘似仇。”


栩斋

南浔(2)

  阿浔长到八岁的时候,阿爹再一次撑船去那个阿浔肖想的远方,只是,这次,有什么不同。

  阿爹带回来两个人。

  准确来说,是救回来一个像阿爹一般的年纪伯伯和像她这般的小孩。

  阿浔看着顿时被吓坏的阿娘,不安的朝哥哥们怀里去,她心里没来由的慌了起来,总感觉有什么不安的因素窜动着。

  阿娘让两个哥哥带着她去睡觉,随后她带着心头的酥酥麻麻的慌乱入了黑甜的梦乡。

  她梦见了桥头的垂柳风一吹叶子便全没了,还有街上经常送她花的老婆婆笑呵呵地对她说“阿浔,快回家吧。”...


  阿浔长到八岁的时候,阿爹再一次撑船去那个阿浔肖想的远方,只是,这次,有什么不同。

  阿爹带回来两个人。

  准确来说,是救回来一个像阿爹一般的年纪伯伯和像她这般的小孩。

  阿浔看着顿时被吓坏的阿娘,不安的朝哥哥们怀里去,她心里没来由的慌了起来,总感觉有什么不安的因素窜动着。

  阿娘让两个哥哥带着她去睡觉,随后她带着心头的酥酥麻麻的慌乱入了黑甜的梦乡。

  她梦见了桥头的垂柳风一吹叶子便全没了,还有街上经常送她花的老婆婆笑呵呵地对她说“阿浔,快回家吧。”还有啊,她在水塘边捡的好看的小石子全消失不见了!呀!就连阿爹阿娘哥哥们也坐着船离他越来越远!

  呼——

  阿浔被惊醒了!她抬起小手摸了摸额间,全是汗。

  身边的两个哥哥还在熟睡中,还好,没吵醒他们,只是,阿娘昨晚好像没回来抱着她睡觉。她都做噩梦了!

  思及,便小心翼翼地下床,蹑手蹑脚出房门看阿爹阿娘到底在忙什么。昨晚阿爹还带回来两个陌生人呢!

  一出门,便见着昨晚昏睡不醒的男孩子站在水岸边。

  那男孩儿似乎是感到有人盯着他,一回头,就看见阿浔躲在门后好奇的打量他,男孩突然被盯得心跳漏了一拍!

  阿浔眨着眼,看着男孩似乎是踱步不前犹豫踌躇的样子。不解,便索性懒得把身子藏在木门后,直接大大方方的走出来朝那个男孩走去。

  男孩似乎是没想到阿浔这么直接,被吓得直直往后退了一步才稳住了身形。

  看着面前的阿浔,男孩鼓起勇气说,“我……我叫何临书,我和我爹出门坐船到商号取货,路上被人劫了钱财推下水,是昨晚那个船夫伯伯救我们父子俩的,他是你阿爹吗?”

  何临书说完,看着阿浔歪了歪脑袋依旧盯着他,心想,这小丫头不会是个傻子吧,可惜小小年纪长得不错却傻了。

  “临书,你在干嘛?”

  一声威严的声音响起,何临书立马朝自己走来的两人看去。

  是父亲和昨晚救她们的那个船夫伯伯。

  何临书朝自己父亲奔去,扑进怀里紧紧抱着不放,到底是经历一次生死,就算自己再怎么年少懂事也难免后怕。

  只听头顶父亲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儿让恩人见笑了,冲撞了令媛真是抱歉,孩子此次与我出门本是带着能去商号学习的心态,怎知遇上了劫匪,还叫人扔下了水,我们父子从北方来,不会凫水,若不是得幸遇恩人搭救,恐怕此时我们父子便在阴间团聚了。”

  何临书依旧把头闷在父亲怀里。

  “欸!千万别这么说,我也只是恰巧撑船途径那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哪有不救的道理!您和孩子没事就好!不用这么客气!”阿浔听见阿爹这么说道。

  何父注意到了站在那里一脸好奇的阿浔,便询问到,“恩人女儿如此乖巧,不知叫什么名字。”

  阿浔爹爹爽朗道:“嗨——我们这一行不识几个大字,名字什么的,也是根据我们这个镇子南浔镇来的,就叫‘阿浔’!”

  何父轻轻推了推怀里的儿子,示意放开,朝着阿浔招招手道:“阿浔,来,来伯父这里看看。”

  阿浔听到有人叫她,乖巧的走过去,望着这个慈祥的伯伯,砸吧了几下嘴,似乎也想打招呼。

  何父感到奇怪,“这……阿浔是何意?”

  阿浔爹爹一拍脑袋,说道:“哎哟!瞧我这记性,见谅啊您,我这小女儿从出生就不能说话,她听见您叫她,刚才也是想出声回您呢!”

  何父听完,感到可惜,这么乖巧的孩子,却不能开口。

  旁边的何临书震惊了一下,刚才他还腹诽人家是个小傻子,现在真是太不应该了!

  而且,她叫阿浔吗?很好听的名字呀。

 

  这几天,何父典当了自己一身衣袍,钱财虽然被劫走,好歹自己这身衣服也是锦绣绸缎,卖了也值几个钱,重新得了钱财差人替自己送信,希望能得到离自己最近商号的帮助。

  而这几天,最惬意的,莫过于何临书了,他拉着阿浔陪他逛了南浔镇大大小小的街道。玩的不亦乐乎,学堂夫子教的课业暂时一边去吧!

  在南浔老街漫步,不远处便是河水。既有垂柳相伴,又有天边悠悠云彩飘过,还会时不时掠过几缕微风,细风拂过水面,河水便有了生机,泛起的鱼纹,偶尔漫过青石的水波,都甚是有趣!

  何临书跑得累了,便会与阿浔一起在垂柳坐下休息片刻,此时阿浔便从那泛着清波的水岸边上,捡起好看的小石子装进衣兜里。何临书见着那些普通的石子儿,心里又泛起嘀咕,觉得阿浔哪里都好,就是傻里傻气的,自己第一感觉是个小傻子没错!偏生这些话又不能说出来,被爹听到肯定得挨骂,他可不想在阿浔面前被爹骂,太没面子了!

  唉!何临书年长阿浔两岁,他想着阿浔若是能说话,倒是能唤他一声“临书哥哥”,阿浔生得好,眉眼间都装着满天星河,笑起来甜甜的梨涡惹人眼,看得他心里扑通扑通跳。

  要是阿浔哪天能开口说话就好了!

  何临书望着天空如此想着。

 

  “阿浔”。

  他怔怔的唤了声。

  阿浔闻言回头看他,眼里闪着不解。

  何临书朝她伸出手,笑着道,“我们回去吧。”

  彼时双手紧握,两个小人挨着回家,穿过古街老巷两旁分布的鹅卵石道,望着头顶天空飞过的南燕,高墙砖瓦,绿萝成荫,南浔镇隐藏了许多年的故事,引着人们娓娓道来。

Lxx

每次来都能看到不一样的美景

每次来都能看到不一样的美景

crushipper

冬天,才是江南水乡正确的打开模式,虽然冻成狗……

冬天,才是江南水乡正确的打开模式,虽然冻成狗……

北大街急行電鐡

南浔古镇的「百间楼」,相传是由于明代礼部尚书董份在百间楼港东西两岸建造,始建时约有楼房百间左右,因而得名。「百间楼」的民居的特色是沿河建有连续的廊檐,各楼之间又筑起一道道高耸的封火山墙,封火山墙下部设有一道道拱形的过街卷洞口,形成富有节奏感的重叠。嘉庆年间张镇在『浔溪渔唱』中写道:“百间楼上倚婵娟,百间楼下水清涟;每到斜阳村色晚,板桥东泊卖花船。”

南浔古镇的「百间楼」,相传是由于明代礼部尚书董份在百间楼港东西两岸建造,始建时约有楼房百间左右,因而得名。「百间楼」的民居的特色是沿河建有连续的廊檐,各楼之间又筑起一道道高耸的封火山墙,封火山墙下部设有一道道拱形的过街卷洞口,形成富有节奏感的重叠。嘉庆年间张镇在『浔溪渔唱』中写道:“百间楼上倚婵娟,百间楼下水清涟;每到斜阳村色晚,板桥东泊卖花船。”

EVER熊猫太太

周末散步,南浔难寻。
冬日水乡,细雨洒在青石板上。游客渐少,居民生活还原了水乡步调。
我裹着羽绒衣,怂在有暖气的咖啡馆里,写着猫空的明信片。
🐼手帐写了吗?没!

周末散步,南浔难寻。
冬日水乡,细雨洒在青石板上。游客渐少,居民生活还原了水乡步调。
我裹着羽绒衣,怂在有暖气的咖啡馆里,写着猫空的明信片。
🐼手帐写了吗?没!

松穗夫人

【洛斯泽赫·原创/希望】朱半仙的演讲时刻

【属于书目:希望】

【出场人物:朱竹,南浔】

【涉及篇章:牧羊人】

【本章性质:相声】

【书引——“希望本身就是虚假的骗局。”】


朱竹:嘿,大家好,我是朱竹——

南浔:人称朱半仙。

朱竹:嘿,乖崽,你这么夸你妈可是会骄傲的哦。

南浔:【白眼】你可得了吧。行吧,朱半仙,您来干什么?

朱竹:嗨,来这不就是给大家讲个相声嘛。

南浔:哦,嘶,讲相声,您想讲个啥?

朱竹:就,就讲相声啊。

南浔:讲相声不得有个故事,朱半仙您可是能把死人看活了,活人看死了——

朱竹:呸呸呸,才没有。

南浔:那这点东西能把您难住了?

朱竹:到现在还没有什么东西能把你妈难倒,你妈我可是上知地理...

【属于书目:希望】

【出场人物:朱竹,南浔】

【涉及篇章:牧羊人】

【本章性质:相声】

【书引——“希望本身就是虚假的骗局。”】


朱竹:嘿,大家好,我是朱竹——

南浔:人称朱半仙。

朱竹:嘿,乖崽,你这么夸你妈可是会骄傲的哦。

南浔:【白眼】你可得了吧。行吧,朱半仙,您来干什么?

朱竹:嗨,来这不就是给大家讲个相声嘛。

南浔:哦,嘶,讲相声,您想讲个啥?

朱竹:就,就讲相声啊。

南浔:讲相声不得有个故事,朱半仙您可是能把死人看活了,活人看死了——

朱竹:呸呸呸,才没有。

南浔:那这点东西能把您难住了?

朱竹:到现在还没有什么东西能把你妈难倒,你妈我可是上知地理下知天文——

南浔:得得得,那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朱竹: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你别打断我。

南浔:行吧,您继续吧,朱半仙。

朱竹:说到朱半仙,您知道这称号怎么来的吗?

南浔:不就是你大忽悠忽悠的准吗?

朱竹:不不不不不不。

南浔:那怎么来的?

朱竹:那叫一个伟大事件呢。

南浔:赶紧的。

朱竹:那天我出去行医,实在是太累了,就去敲一个富贵人家的门,看起来是龙族的,我就想着能不能借宿一晚,帮帮忙什么的。

南浔:合着那是想要白嫖住处了。

朱竹:那不叫白嫖,那叫行善。

南浔:行行行,您继续。

朱竹:本想着说我进去胡扯一番,再瞎开几个药方,蹭一晚上就跑。

南浔:嘿,合着还是个医骗。

朱竹: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妈呢?啊,我好伤心。

南浔:得得得,恶心死我。

朱竹:还有我那不叫医骗,我那叫为了生存。

南浔:您看看,又变成了为了生存。

朱竹:然后没想到阿。

南浔:怎么个没想到?

朱竹:那家的小公子,还真生病了,他们家正着急呢。

南浔:那可糟了。

朱竹:那太好了,别的医生都说救不了了,这不就到我忽悠的时刻了吗?

南浔:哎呦。

朱竹:我一说我是个医生,他们就快快的请我进去给他们家小公子治病。

南浔:然后呢?

朱竹:我一看那小公子,印堂发黑,眉头紧皱,小拳一握,小腿一蹬,正睡着香那。

朱竹:我一看,这面相,不行了阿。

朱竹:我就下意识的说了句“不行,没救了。“

南浔:你这不找打吗?

朱竹:可不是吗,于是我就赶紧补了一句“不过我有方法救他。“

南浔:你有什么方法阿?

朱竹:我就模仿着那什么活济佛公的,拿山药搓了几个泥丸。

南浔:那叫济公活佛.

朱竹:对对对,济公活佛。

朱竹:我加了点蜂蜜搅和搅和,按照我平时爱吃的口味做——咳咳咳,不是不是。

南浔:嗨哟。

朱竹:然后把七珍丹裹在了里面。

朱竹:随后我就告诉小公子的母亲“给我半盆血。”

南浔:你还要放人家血。

朱竹:我说要鸡血。

南浔:哦。

朱竹:然后我就在黄纸上写了点咒。

南浔:怕不是鬼画咒。

朱竹:行吧,就是鬼画咒。

朱竹:然后我就拿着黄纸绕着小公子左七圈右七圈,喊着小公子的名。

朱竹:还说着“小孩小孩你别怕,妖魔鬼怪跟我走。”

南浔:拐卖儿童。

朱竹:最后把黄纸烧了,把药给小公子喂了,就都大功告成了。

朱竹:然后第二天醒来,你猜怎么样?

南浔:小公子死了呗。

朱竹:怎么老咒人家死。

南浔:能从你手下逃脱的,恐怕没有几个。

朱竹:【跺脚】你妈真不是大忽悠。

南浔:好好好,您继续。

朱竹:哎呀,小公子第二天就活蹦乱跳了。然后那富贵人家为了感谢我,答应让我在他们家蹭吃蹭住,直到我离开这座城市。

南浔:那可真不错,赶上一个大金主。

朱竹:可不是吗,我就成了他们家的专职医生了,白天就在大街上给人家看病挣钱。

朱竹:我那叫一个厉害阿,一看一个准。

南浔:我说吧,都看死了。

朱竹:去去去,我全都给治好了。

朱竹:小公子就天天来看我。

南浔:哎呦。

朱竹:然后我们就谈恋爱了。

南浔:哦……等等等,谁?!你和小公子?!没想到你还好这口,跟三岁小孩子谈恋爱,还有,这情节未免也跳了太多了吧。

朱竹:去之糟粕留之精华嘛,还有,人家小公子也十七八了。

南浔:那你还叫小公子?!

朱竹:跟我比起来嘛,我那时候都二十六了。

南浔:好吧。然后呢?被赶出来了?

朱竹:没有阿,被赶出来了你怎么来的?

朱竹:小公子的父母很高兴,然后我们就结婚了,就有了你。

南浔:你这也跳了好多哦。

朱竹:嗨。

南浔:不对?!一个龙族,一个梦潜者,怎么生出来一个木精灵的?!

朱竹:不得了了不得了了。

【鞠躬,谢幕】


拧发条鸟

更新一下最近一个月的生活。


10.19-10.20


南浔→湖州


10.19 南浔古镇赏玩


是张养浩笔下的江南:


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芰荷丛一段秋光淡。


访南浔大户人家,参观KMT元老故居。


10.20


访男神大书法家赵孟頫故居,买湖笔。

更新一下最近一个月的生活。


10.19-10.20


南浔→湖州


10.19 南浔古镇赏玩


是张养浩笔下的江南:


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芰荷丛一段秋光淡。


访南浔大户人家,参观KMT元老故居。


10.20


访男神大书法家赵孟頫故居,买湖笔。

Ryopeiling

2019.9.15-2019.9.24
• 南浔 甪直 周庄 苏州
• 研一写生

2019.9.15-2019.9.24
• 南浔 甪直 周庄 苏州
• 研一写生

风业

南浔•张石铭旧宅
张石铭旧居,又称懿德堂,为南浔“四象”之一张颂贤之孙张石铭所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整座大宅有五落四进和中、西各式楼房244间,由典型的江南传统建筑和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欧式建筑组成,可谓中西合璧的经典之作,号称“江南第一宅”。
张石铭(1871--1928年),名钧衡,字石铭,号称适园主人,不仅是中国早期从事外贸的儒商巨富,也是近代著名收藏家。他的旧居风格独特,结构恢宏,工艺精湛,众多精美生动的木雕、砖雕、石雕以及从法国进口的玻璃(蓝晶刻花玻璃),堪称“四绝”。
2019.8.30风业拍摄。

南浔•张石铭旧宅
张石铭旧居,又称懿德堂,为南浔“四象”之一张颂贤之孙张石铭所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整座大宅有五落四进和中、西各式楼房244间,由典型的江南传统建筑和法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欧式建筑组成,可谓中西合璧的经典之作,号称“江南第一宅”。
张石铭(1871--1928年),名钧衡,字石铭,号称适园主人,不仅是中国早期从事外贸的儒商巨富,也是近代著名收藏家。他的旧居风格独特,结构恢宏,工艺精湛,众多精美生动的木雕、砖雕、石雕以及从法国进口的玻璃(蓝晶刻花玻璃),堪称“四绝”。
2019.8.30风业拍摄。

风业

南浔•刘氏梯号
刘氏梯号,又称崇德堂,俗称红房子,由刘镛三子刘青梯所建,建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整座建筑是一座由南中北三部分组成。因两幢西式楼房皆用红砖砌筑,故当地人俗称“红房子”,中部建筑以江南传统风格的厅、堂、楼、厢为主体。大宅高敝恢弘,南北建筑融入欧洲罗马式风格。其中北部欧式建筑更为壮观,从木质百叶窗到花岗石罗马柱,从欧式玻璃到法国进口花纹地砖,无不体现出十八世纪西欧的建筑风格,连室内的装饰和陈设也是如此,房间摆布欧式家具,壁炉边围着沙发,门窗上镶嵌彩色玻璃。
刘青梯,字渊叔,名字泩,梯青是他的号,生于清光绪二年(1876年)。
2019.8.30风业拍摄。

南浔•刘氏梯号
刘氏梯号,又称崇德堂,俗称红房子,由刘镛三子刘青梯所建,建于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整座建筑是一座由南中北三部分组成。因两幢西式楼房皆用红砖砌筑,故当地人俗称“红房子”,中部建筑以江南传统风格的厅、堂、楼、厢为主体。大宅高敝恢弘,南北建筑融入欧洲罗马式风格。其中北部欧式建筑更为壮观,从木质百叶窗到花岗石罗马柱,从欧式玻璃到法国进口花纹地砖,无不体现出十八世纪西欧的建筑风格,连室内的装饰和陈设也是如此,房间摆布欧式家具,壁炉边围着沙发,门窗上镶嵌彩色玻璃。
刘青梯,字渊叔,名字泩,梯青是他的号,生于清光绪二年(1876年)。
2019.8.30风业拍摄。

赤字先森
每天为生活拍一张照片 19/6...

每天为生活拍一张照片

19/6/20 Day 87

离开小镇的那一天,终于看到了火烧云

每天为生活拍一张照片

19/6/20 Day 87

离开小镇的那一天,终于看到了火烧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