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南海朝尊太郎

584浏览    12参与
祁月
喜欢看一些时政公务员内斗 *动...

喜欢看一些时政公务员内斗

*动作有参考

喜欢看一些时政公务员内斗

*动作有参考

今天的南希回来干活了
我:这个角落太好看了,让南海老...

我:这个角落太好看了,让南海老师拍一张回本丸整一个

友人(熟识的隔壁同僚):我觉得朝尊自己就能整出来,不需要你

我:这个角落太好看了,让南海老师拍一张回本丸整一个

友人(熟识的隔壁同僚):我觉得朝尊自己就能整出来,不需要你

搬运工无处不在

  清图库突然发现,忘记有没有更新了,但是!很有感觉!

  清图库突然发现,忘记有没有更新了,但是!很有感觉!

鬼笔鹅膏不能吃
为什么你们都在说鬼怪出去哦 不...

为什么你们都在说鬼怪出去哦

不过神明都有了

难道本丸真的有鬼怪吗

为什么你们都在说鬼怪出去哦

不过神明都有了

难道本丸真的有鬼怪吗

子时妖

新需求

一件因审神者过度脑补而出现的乌龙事件。

——————————————————

“……所以要不要再安排几个太夫呀?!”

桌对面的男性审神者已经拍案吼起来了。

会议室里随即响起嗡嗡声。

安叹了口气,起身走向门口。

关门前听见里面飘出“花魁道中”的词语,安眉心一紧赶紧带上门。

这时,一个淳厚而温和的声音问道:“主人,会议已结束了吗?”

安看见自己的近侍——南海朝尊太郎正站在走廊的窗边,光线透过纱帘落在他墨色的羽织上,显得他文质彬彬,让这振打刀看起来更像一位富有智慧的师者。

安把目光移向南海朝尊太郎的左边,他身侧站着其他审神者的近侍烛台切光宗,安一看是他,头更疼了。

她生硬地说:“...

一件因审神者过度脑补而出现的乌龙事件。

——————————————————

“……所以要不要再安排几个太夫呀?!”

桌对面的男性审神者已经拍案吼起来了。

会议室里随即响起嗡嗡声。

安叹了口气,起身走向门口。

关门前听见里面飘出“花魁道中”的词语,安眉心一紧赶紧带上门。

这时,一个淳厚而温和的声音问道:“主人,会议已结束了吗?”

安看见自己的近侍——南海朝尊太郎正站在走廊的窗边,光线透过纱帘落在他墨色的羽织上,显得他文质彬彬,让这振打刀看起来更像一位富有智慧的师者。

安把目光移向南海朝尊太郎的左边,他身侧站着其他审神者的近侍烛台切光宗,安一看是他,头更疼了。

她生硬地说:“走吧,里面都聊到开吉原了。”

南海朝尊太郎听罢微微一笑,对跟他站在一起的烛台切点点头便离开了。

他们走后,留在会议室走廊上的付丧神小声议论起来:“万屋要开花街?给审神者用吗?”“反正不是给我们用的吧?”“哈哈哈!可是我也想用!”

安和自己的近侍走出时政大厦,沿着洒满光点的碎石小径走向林荫深处。

“主人不想回本丸吗?”南海朝尊太郎问道。

“唉。”安叹了口气。

她现在不是不想回去,而是不敢回去。她一想到那些刀剑付丧神们在光影下灼灼焦人的目光就如坐针毡。

南海朝尊太郎安静的走在审神者身边,安看了一眼他的侧脸,心叹,要是所有的刃都向他一样该多好哦!

事情还要从一周前说起。

也是这样一个阳光盈盈的下午,安看见和泉守兼定独自坐在走廊上吃寿司,他脚边蹲着一只三花猫,正仰着头眼巴巴的望着他。

和泉守兼定吃掉了寿司里的米饭,把三文鱼递给猫,猫咪很不客气一口秒杀,然后继续眼巴巴。和泉守兼定又抓起另一块寿司卷,飞快的吃掉紫菜和米饭,把鱼肉留给猫咪。场面一度非常有趣,和泉守兼定嘴里塞了越来越多的米饭,他费力的咀嚼着,而猫却用眼神杀催他快吃下一个寿司。

安远远地看着,从心底里感叹,原来她的和泉守兼定这么可爱吗。

作为审神者,安很少去生活区打扰刀剑男士,她的刀剑永远都是穿着战服,规规矩矩的在她面前做事、说话,严格遵守着古代日本家臣对主人的礼仪。

“怎么说呢,”安的同事对她吐槽,“你的本丸看起来就像一个公司。”

“他们的确是按职称拿工资的。”安回答。

“嘛,就是那种非常正规的国企,所有人一板一眼的,永远是在工作状态,完全没有私生活的样子。”安的同事解释。

安耸耸肩,认为这是非常正常的事,刀剑男士与她,就像她与时之政府一样,拿钱干活。审神者只管理工作时间的刀剑男士,别人的私生活她可管不了那么多。更何况,安觉得刀剑男士们也没什么私生活,从他们喜爱玉刚程度高于小判就能感觉到,他们是刀剑,喜欢被使用,喜欢上阵杀敌。

安隐去自己的灵息,继续看和泉守兼定喂小猫,她似乎发现了这振打刀全新的一面。和泉守兼定对小动物显出一点笨拙的温柔,明明可以去厨房拿一条完整的鱼来喂猫,却偏偏吃掉寿司里所有的米饭,留下鱼肉。虽然弄的嘴边手上都是米粒,但他却努力将那些米都舔干净了,并不浪费粮食。

这时,烛台切光宗走过来了,他看了看和泉守兼定,老母亲一般慈祥地伸出手,摘去了粘在打刀发梢的米粒。安听见他对和泉守兼定说:“厨房有猫粮要不要拿给你?”

两振刀又闲扯几句,烛台切突然俯下身,贴着和泉守兼定的耳朵压低声音问:“对了,你最近有没有……”

安没有听见他问了什么,只见和泉守兼定张大眼睛瞪着对方,过一会尴尬的回答:“我、我怎么会有……我不知道!”

烛台切光宗笑得一脸高深莫测,什么都没说便离开了。

两振刀都没有发现审神者的存在,等和泉守兼定也离开,安撤去了灵隐。

最近有没有什么呢?安回忆着烛台切的问题和和泉守兼定的反应。虽然她一向不深入刀剑男士的生活,但他们的思想状态是一定要了解的,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些暗黑本丸的出现,跟意识形态有很大关系的。

站位要高,意思要坚定,政zhi立场要对,安想起上个月审神者月会的主持人的开场白,不由得哆嗦了一下。我的本丸不会出现了什么不好的苗头吧!

安坐立不安的度过了下午和傍晚的时光,烛台切带着奇妙情绪的笑容在她眼前挥之不去,她越想脑补的越多,甚至觉得下午和泉守兼定在长廊上喂猫都是某种暗号。掌灯时分,审神者办公室漆黑一片,安这才发现近侍不在,她慌了一下,很快又觉得自己发神经,今天是周末啊,刀剑放假一天,近侍自然也要休息。

安离开房间,走向沉浸在月色中的庭院,微凉的晚风中飘散着桂花的香气,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时,她突然看见远处房屋灯影闪烁,安用神识扫了一眼,发现很多付丧神聚在大厅里。他们在干嘛,安又紧张了,她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在休息时间付丧神们都在干啥。烛台切那句“你最近有没有……”和他妖异得笑容又在安的脑子里无限循环。

不行,我要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我必须得知道!安攥紧拳头,快速走进大屋。

审神者就这么闯进屋里,她进屋的瞬间,付丧神们停止谈话,齐齐转头望向她,几十双色泽妖异的眼睛在灯光下灼灼生辉。好像被猛兽凝视一样,安的脑子瞬间被放空,她在门口僵住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要盯着我看!

“大将。”药研藤四郎离审神者最近,他反应迅速,率先改变了坐姿。只听屋里刷拉一声,所有的付丧神将姿势变为正坐,并俯下身行礼。

“请问大将有什么吩咐?”药研问道。

“……我”安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明天的近侍,和泉守兼定。”

“哎?”刀剑们楞了一下。明天的近侍不是压切长谷部吗。

“主人?”压切长谷部疑惑的看着安。

安便对他略略点了一下头,以示安慰。

“是,交给我吧。”和泉守兼定站起来答道。

安寻声望去,脑袋差点撞在门框上,和泉守兼定身边坐着和烛台切光宗!为什么要坐在一起,你们在商量什么吗?啊!绝对有问题吧!

第二天,和泉守兼定到伺候席履行近侍职责。不一会儿,审神者将他唤进办公室整理文件。

“说起来,我们本丸里养了几只猫呢?”安按照她昨晚拟好的台词套话。

和泉守兼定惊讶了一下,没想到审神者还会跟他聊闲话,他答道:“五只吧。有两只是流浪猫,茶虎还没接纳它们。”

“茶虎?”

“茶虎是这些猫咪里的老大。”和泉守兼定解释,“玉眼和花花是它的妻妾,最近新来的是牛奶和小狸,都是公猫,所以茶虎很警觉。”

“听起来好复杂。”安说。

“啊,抱歉!工作时间我不该说这个。”和泉守兼定挠挠头,继续整理文件。

“没关系,是我询问的。”安赶紧把责任拦在自己身上,她还没套出想要的内容呢。“那么,花花是你昨天喂的那只猫吗?”

“咦?”

“啊——我、我是在楼上看见的,你在喂一只三花猫。”其实二楼早被茂密的树叶遮挡了视角,根本看不见走廊。幸运的是,安的刀剑从不质疑她的话。

和泉守兼定回答:“嗯,那是花花,脸圆圆地长得非常可爱。”

和泉守兼定本身就不是个拘谨的性子,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这振打刀很快就放松下来,开始侃侃而谈,语气里充满了自信与活泼。如果不是安一直盯着手里的“套话提纲”,她一定会发现,和自己的刀剑付丧神聊天是件很愉快的事。“就快到了呢。”她在心里念叨着,手心都是汗,好紧张啊,“我果然不是当间谍的料。”安对自己吐了个槽。

“那么,烛台切问你什么呢?”安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和泉守兼定明显卡了一下,他从正在整理的文件里抬起头,发现审神者盯着电脑,没在看他。其实安紧张地大气不敢出一口,故作严肃地盯着电脑,就等着听他接下来的回话了。

和泉守兼定又把头低下,继续工作,顺便随意的回答:“烛台切光宗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需求。”

“什么?”安看着和泉守兼定,觉得他故意把那个词含糊掉了。

“xin…需求。”和泉守兼定仍然低着头。

“新?性?…需求?”安小心翼翼地确定词语。

她看见和泉守兼定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了。

房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安觉得自己石化了。

接下来的一周里,安旁敲侧击的打听,发现她的付丧神们似乎都有类似的期待。我勒个大去!以后还能不能好好干活了!安苦逼兮兮的在审神者小组会议上提出,自己的付丧神似乎有点男人问题时,竟然得到了其他审神者的附和。最后研讨的结论是,运行时间超过五年的本丸,其中的付丧神会出现类似人类的生理需求,原因不明。

接着,雪片一般的红头文件飞向各个本丸,一是严令禁止寝当番。二是审神者大会的预备会提前召开,以商讨该问题。

所以出现了最开始的一幕,会议从一本正经的多上阵减少不必要的遐想到开个吉原让付丧神像人类武士一样去消遣。安真心待不下去了,提前退场。

“那么主人,可以听听我的想法吗?”南海朝尊太郎问道。

“请说,南海先生。”安点点头,她之所以在非常时期选择这振刀做近侍,也是因为他的兴趣全在研究刀剑付丧神上,是审神者不可多得的良师益友。

“我认为,付丧神之所以会变成人类形态,是因为他们接触人类时间最久,付丧神是可以高度模仿被接触者的,刀剑之性格像自己的主人也是这个原因。我们因审神者的灵力显形,获得肉体后并不需要吃喝和休息,但为了减少审神者的灵力消耗,付丧神会采取其他方式增补战力,您知道是什么吗?”

“吃饭和睡觉?”

“是的,吃饭、睡觉、玩耍或者任何人类会做的事,付丧神都可以模仿然后将之转化为能量,供自己维持形态。主人您没见过刀剑生病吧?”

“咦?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方面的报告?”

“的确,刀剑生病,只是一种无意识的模仿行为,看起来病的很重,但药石又无用,而且过一阵自己就好了。另外就我观察,夏天热得大汗淋漓,喝酒醉到断片,都是一种高度模仿行为,但是你若命令他不许这样模仿,似乎也做不到,总之,这就是种很奇特的现象,需要更深层次的研究才能解答吧。”

“等、等一下,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们讨论的‘那个’需求,也是一种无意识的模仿行为?”

“按照我个人的理解:是的。毕竟对生物来说,繁衍后代才会有需求,而刀剑付丧神是跳出轮回的存在,既然不需要繁殖,为什么会有需求呢?如果真的出现需求,那也是审神者引起的。”

虽然南海朝尊太郎把锅摔给了审神者,但安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但随即又想到什么,她说:“目前发现显形时间超过两年的刀剑男士会出现‘需求’。恕我冒昧,南海先生显形到现在也有一年多了,您真的没有过那个……?”

南海朝尊太郎用手托住下巴,想了片刻,答道:“我想我是没有的,即使显形两年、三年还是更久,我都认为书本比那个莫名其妙的‘需求’有趣的多。”

需求是审神者引起的吗?安思考着,我可是严格按照时之政府规章办事,从没有对付丧神们做过超出工作范畴的动作啊。所以这奇怪的需求究竟是怎么来的?

远处传来了喧哗声,看来预备会已经散会了。尽管非常不想回去,但安还是赶在时政大厦关闭空间通到前回到了本丸。

蜻蜓切大声道:“主人回本阵了!大家过来集合!”

哥们你小声点行吗,我想偷偷回屋啊!安生无可恋的望着她忠心耿耿的枪,无言的吐槽着。

没办法,安只好在大广间接见所有的刀剑男士,顺便部署了下周的作战安排。会议结束前,有刃问了一句:“主公,明天的近侍还没安排。”

几十双流光生辉的眼睛顿时盯了过来,安又卡住了。她偷偷看了一眼南海朝尊太郎,他跪坐在自己身边,微微合目,态度十分谦恭。已经一周没换近侍了,下面的刀剑都等着轮职呢,房间安静下来,气氛变得很微妙,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物质在空气中噼噼啪啪的打斗着。

安扫视一圈,艰难的选择了和泉守兼定。

“哈哈哈,年轻人总要多做些事情。”这是三日月宗近。

“一期哥,下次兄弟们的内番、远征、出阵报告都由你去汇报吧!多在大将那里露露脸!”这是乱藤四郎。

“QAQ主人!”这是压切长谷部。

“兼先生明天也要努力工作呀!”这是堀川国广。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这是山姥切国广。

会议在刀剑们的吐槽中结束了。

安闷闷不乐的回到房间,南海朝尊太郎跟了上来,说道:“主人,要相信你的刀剑。”他的声音温和又低淳,很有安抚的作用。

“嗯,我明白,这周辛苦你了,南海先生。”

“乐意效劳。”他微微欠身,向安道了晚安。

第二日,和泉守兼定照常来执行近侍任务。

安将近期工作安排和作战部署交给和泉守兼定,再由他抄在公示板上。

刀剑们看不惯电子屏幕。按照南海朝尊太郎的说法,刀剑付丧神们跟古人一样,一定要阅读用毛笔写在纸上的公告,而更有趣的是,他们除了天生会战斗,也都懂得识字断句,这恐怕是由于前主人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武士吧。

安拖着下巴望着正在抄写的和泉守兼定的背影,想起了他的前主人土方岁三,那是位英俊的、会写俳句的武士呢!她一时兴起,在电脑上搜起了土方岁三的俳句,却无意中看见了土方岁三的亲笔书信,紧接着,她“噗嗤”一声笑出来。

和泉守兼定转身看过来问道:“怎么,我哪里抄错了吗?”

“不是的,很抱歉,刚才不是笑你。”安赶紧把表情正回来。“请继续写吧。”

和泉守兼定疑惑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自己的工作。

安把土方岁三的书信照片放大后,又开始偷着乐。原来,和泉守兼定和他前主人的字体几乎一模一样——在龙飞凤舞的笔锋里还带着一点俏皮的圆润。付丧神果然能高度模仿人类,但他能模仿到什么程度呢,他会写俳句吗?总之,安今天非常不在工作状态,一直在放飞思想。

十点左右,堀川国广送来了上午茶,然后他与和泉守兼定回到伺候间休息,安开启灵识堂而皇之的偷听。

堀川紧张兮兮地问:“怎么样,没打翻什么东西或者弄坏文件吧?工作的时候要集中精神不要嫌麻烦哦!”

和泉守兼定则不耐烦的回答:“知道啦!我这么优秀的刀,怎么会犯那种低级错误!”

“不愧是兼先生!”

“嗯哼。”

一口茶差点笑喷,这种保姆和叛逆期青少年似的对白是怎么回事呀?她的刀在工作外的时间是这样的状态吗?

怎么办呢,偷听这种事,一开头就停不下来了,好想把神识覆盖到本丸的每一处,探一探这些刀子精们都在干什么呢!

一会儿工夫,和泉守兼定回到屋里,安想把表情正回来,但完全没成功。

“主人,发生了什么高兴的事吗?”和泉守兼定问。

安觉得今天完全没法找回平时那份严肃感了,她只好放松一直端着的脸部肌肉,含糊地回答:“看见一些打趣的事情。”

和泉守兼定看着审神者认真地说:“主人平常也多对我们笑一笑就好了。”

“哎?”

“很好看的笑容,也很让人安心。”

这、这家伙是在撩人吗?早就听说过有些刀剑付丧神会撩人!特别是长船家的!安对异性的夸奖没什么应对经验,她只好转移话题:“啊!收到狐之助的消息,说在1864年的京都任务顺利,而且还发现了一家好吃的炸油豆腐店。”

结果这一下,打开了神奇的话匣子。

“噢!京都吗!那里好吃的太多了,像什么京汤叶,鳗鱼饭,拉面都很棒!”

“兼先生以前也在京都待过呢,有好什么吃的和果子店推荐吗?”

“有啊!明屋的福豆大福特别好吃。”

“在哪里呐,想让前田他们帮忙买点。”

“在岛园里,我只要去那个时代出任务就一定要去吃,啊——!”

“……”

这家伙,他居然往岛园跑。安瞪着这振打刀,看见他的脸迅速的涨红了。

 “那、那个,我只是顺路去的!”和泉守兼定垂死挣扎。

既然话题都聊到这里了,安倒觉得是个好机会,于是她问:“那么,兼先生,你有没有在岛园买过天神?”

正在挠头努力解释的和泉守兼定一愣,反问道:“我买人类干什么?”

“吃饭喝茶做……爱做的事情。”安顿了一下,补充道:“像去岛园游玩的那些男人。”

和泉守兼定仿佛被冒犯了一样,他一下站起来,蹭蹭走到审神者办公桌前,碧蓝色的眼睛闪着奇怪的光。

安赶紧往椅子里缩了缩,刀剑距离审神者过近,要先找把短刀护身还是先用手机发条求助?啊!都走到我面前了,用鼠标砸他行吗?

和泉守兼定将双手撑在桌上,郑重强调:“我都说了,是抽空去的!我可不是故意偷懒啊!没有妨碍过任务!”

“……”。我在意的不是这个啊。

“不信可以去查出阵日志!”

“不是……”你这一根筋的思路是与生俱来的吗?

“要么就去问狐之助!”

“好啦!别再靠近了!你的MVP在月报上高居榜首我看的见啦!”快缩成鹌鹑的安终于忍无可忍推了对方一下。

和泉守兼定后退两步站定,把脸别向另一边。

求助,有一个一米八的长得很帅的男刃朝我露出了委屈的表情,头上的空气里写满了我很优秀快点夸我弹幕。我该怎么办?!

“咳!”安镇定了一下,说:“兼先生既强大又优秀。”

和泉守兼定抱着胳膊,虽然仍未把脸转过来,但明显他正竖着耳朵,期待着审神者的下一句夸奖。

“我一直想着,为战绩优异的大家提供点灵力之外的福祉。”

和泉守兼定刚缓和下去的神色又紧张起来,他问:“传、传闻是真的?主人你要那么做吗?”

“什么传闻?难道是……那个‘需求’?”安也紧张起来。

“是。”和泉守兼定不自然的回答。

“你们都传言什么了?”安有些窒息地问。

“主人,你不要这么紧张好吗?弄得我也很紧张!”

“那你倒是快说啊!”

“我不说!”

真是给他气死了。

安瞪着和泉守兼定,和泉守兼定盯着地板,两个人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喂……”过了一会儿,和泉守兼定抬起头看着审神者,“你真的会——”

安有些难过的问:“你很期待吗?让我——”

“开寝当番。”

“买轻装。”

“……”

“……”

“哎???”

“你在说什么啊——?”

就这样,因审神者脑补过度的乌龙事件终于落下帷幕,后来提到这件事时,少数知情的刀剑付丧神都笑得肚子疼。

烛台切光宗:“以后多和我们说说话吧,主人,我会告诉你任何你想知道是事情哦!”

南海朝尊太郎:“呵呵,想要浴衣不是模仿行为,是主动需求呢,这个值得好好研究一下。”

和泉守兼定:“你还是被我迷住了吧?不然怎么会想到寝当番啊!”

这种糗事都被下属知道了,简直审生无望啊!

安:“你们不要再笑了啦——!”

小剧场一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主人来到这里,是想深入聊聊刀和人类的关系吗?”

路过的鹤丸国永:“刀深入人类?那可不得了了!”

安:“鹤丸你能把话听完整再发感慨吗!”

笑面青江:“我在竞技场听别的刃说过哦,若以人身入人体,很美味。”

“哇——美味?”不知从哪里路过的刀剑,全部涌入了房间。

安:“你们……”

大包平:“刀深入人体?主人你可不要做奇怪的尝试啊!”

和泉守兼定:“对啊!插、、入后即死非伤啊!”

两个傻大个被打发到手合场对练去了。

众刀:“主人,继续和我们讨论吧!”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好像发生了什么奇怪的误会。”

安:“我什么都不想说了。”

小剧场二

堀川国广:“别看兼先生总跑去岛园买吃的,他可一次都没去过艺馆二楼哦!”

安:“他当刀的时候总该去过吧!”

堀川国广:“没有哦!见太夫或者天神的时候刀剑都必须留在门口,这是岛园的规矩。所以兼先生什么都不懂的啦!”

和泉守兼定:“喂!堀川!不许乱说!见太夫的时候要先展现才艺和财力,太夫同意后才能喝酒聊天,我怎么会不懂!”

安:“然后呢?”

和泉守兼定:“然后?下次去岛园的时候只能找同一位太夫,换人的话会被花街里各个伎馆列入黑名单。”

堀川国广:“兼先生,我觉得主人问的不是这个……”

安:“对啊,喝酒聊天,然后呢——”

和泉守兼定:“然后天亮了就回家。”

安、堀川国广:“……”

小剧场三

烛台切光宗问的是:“对了,你最近有没有……看见自己的轻装上线?有需求吗?”


SACHIKO真的超可爱!

[全员]刀剑乱舞学pa性转

※学pa性转

————————————————————————

南海朝尊太郎

高一生。有着黑色的长卷发和狭长漂亮的灰色双眼,微微上挑的眼角非常勾人,被圆框眼镜的镜片稍稍中和了。个子纤细高挑,虽然看起来像是文系但也很四肢有力。

无论是文化课成绩还是体育成绩都很好。各种操作课也十分优秀。

虽然看起来很像个优等生,但实际一肚子坏水。不过对身边的亲友非常友好。

很照顾和自己一起转学来的肥前忠广,午休的时候也会一起吃午饭。和同级陆奥守吉行是幼时的好友,关系很不错。

或许是因为满腹学问和总是人生导师的模样,会被陆奥守和肥前叫作“老师”。后来这个称呼就被传开了。

和同班的歌仙兼定很快混熟了。...

※学pa性转

————————————————————————

南海朝尊太郎

高一生。有着黑色的长卷发和狭长漂亮的灰色双眼,微微上挑的眼角非常勾人,被圆框眼镜的镜片稍稍中和了。个子纤细高挑,虽然看起来像是文系但也很四肢有力。

无论是文化课成绩还是体育成绩都很好。各种操作课也十分优秀。

虽然看起来很像个优等生,但实际一肚子坏水。不过对身边的亲友非常友好。

很照顾和自己一起转学来的肥前忠广,午休的时候也会一起吃午饭。和同级陆奥守吉行是幼时的好友,关系很不错。

或许是因为满腹学问和总是人生导师的模样,会被陆奥守和肥前叫作“老师”。后来这个称呼就被传开了。

和同班的歌仙兼定很快混熟了。



肥前忠广

高一。黑色长发的寡言少女,挑染有几缕红色的发丝。乍一看是和大俱利伽罗类似氛围的类型,但相处下来就会意识到比大俱利更坦率和认真。

性格很认真很可靠,学习任务会一丝不苟的完成。

稍微有些死心眼的好学生,但对上陆奥守吉行就会完全没辙。会和陆奥守在校园里上演猫和老鼠的喜剧,然后一起被风纪委员的压切长谷部追赶。

不知道是不是有些雏鸟情节的缘故,很依赖一起转来的南海朝尊太郎。虽然本人绝对不会承认。

加入了足球部,每天放学后都会拜托归宅部的南海等着自己一起回家。

和有些不良的外表不同的是会好好把制服穿好。

朋友很少,其实自己会有些介意,但不会说出来。



北谷菜切

小五生。模样非常可爱,粉色长发的乖巧小女孩的模样,总是弯着眼角笑得非常开心,因此转学来后很快就被大家疼爱了起来。虽然是小五了,但看起来更像是小三的学生,非常小巧可爱。

和姐姐千代金丸一样,都是冲绳来的少女。但肤色很白皙,据本人说是完全不会晒黑的。

和可爱的外表和娇小的个子不同的是,声音会显得比较成熟。在第一次见面的人面前开口的时候完全让人意识不到是她在说话。

或许是因为姐姐懒洋洋的样子总是派不上用场,很勤快能干,在家里几乎将家务全包了。料理也非常擅长,姐姐的便当也被她全包了。

看起来好像是很容易被打倒的小可怜一样,实际上体育很好。一身很结实。

有“在冲绳是不良老大”的传闻。但因为本人总是乖乖的甜甜的笑着的缘故,没人相信这样的传闻。

直到被人看见了她笑着把来骚扰自己姐姐的不良高中生撩翻了。



一文字家

山鸟毛

大二生。无论是长相还是打扮都非常成熟,颇有大姐大的气质。黑色的短发中性十足,总是脚踩高跟,穿包臀裙。身材很火辣,走在街上都会被人吹口哨那种。然后就会被她瞪回去。

平时总会戴墨镜,嘴里叼一根永远没有点燃的烟。

虽然像是黑道大姐大的外表,但实际上很喜欢给人喂心灵鸡汤。妹妹南泉一文字是受害者之一,每天都会被她逮住讲半个小时的人生哲理。

因为颇偏人生导师的性格,和山伏国广关系不错。虽然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是勒索人和被勒索人。

和酷炫帅气的外表相符的是漂亮的成绩。

会经常去酒吧,但不会在酒吧给人讲人生哲理。

很喜欢鸟,在家里养了很多鸟。妹妹南泉有时候会去吓鸟,然后又被她逮住讲人生哲理。

SACHIKO真的超可爱!

[全员]刀剑男士全员猫化(NO.166-NO.172)

※全员猫化

————————————————————————

NO.166南海朝尊太郎

偏黑色的深蓝色的卷毛猫。体型算不上大,甚至是瘦长的类型,但因为卷卷的皮毛便将身躯总是显得有点胖乎乎的。实际上体态非常优美,奔跑起来的时候就可窥见它矫健的身姿。

明明是猫咪但头脑很好用,因此会让人忽视它其实只是一只猫的事情。会给老鼠下套来抓老鼠,甚至会给你下套来讨吃的。

和一起送来的肥前忠广关系很不错的样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很关照它一般。

似乎和很早就到你家来了的陆奥守吉行也玩得很好。


NO.168肥前忠广

在同类型的胁差猫之间体型偏大,和一起送来的南海朝尊太郎相...

※全员猫化

————————————————————————

NO.166南海朝尊太郎

偏黑色的深蓝色的卷毛猫。体型算不上大,甚至是瘦长的类型,但因为卷卷的皮毛便将身躯总是显得有点胖乎乎的。实际上体态非常优美,奔跑起来的时候就可窥见它矫健的身姿。

明明是猫咪但头脑很好用,因此会让人忽视它其实只是一只猫的事情。会给老鼠下套来抓老鼠,甚至会给你下套来讨吃的。

和一起送来的肥前忠广关系很不错的样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很关照它一般。

似乎和很早就到你家来了的陆奥守吉行也玩得很好。

 

 

NO.168肥前忠广

在同类型的胁差猫之间体型偏大,和一起送来的南海朝尊太郎相比也只是小上了一点点。是一只黑色的长毛猫,毛色之间夹有红色的毛发。不知为何明明是只长毛猫,毛却并不蓬松,显得瘦长瘦长的。

不太亲近人,即使对主人的你也是这样。看起来凶巴巴的很容易炸毛的样子,只有待南海身边的时候会显得非常乖巧。

和陆奥守吉行看起来很不对付的样子。但当陆奥守不在的时候又会有一点落寞的样子。

总的来讲还是一只比较令你放心的猫,不会四处乱窜也不会把家里搞得一团糟。

 

 

NO.170北谷菜切

是一只非常小巧可爱的粉白色相间的圆滚滚的小猫。或许是和前一段时间送到你家来的千代金丸是一个猫窝出来的缘故,看起来就和千代金丸非常相似。

或许还只是一只小猫的缘故,圆滚滚的非常乖巧可爱,在家里朝你扑来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毛线团滚过来了一样。

很喜欢玩水,在玩水的时候会被其他猫咪嫌弃。

虽然看起来很可爱,但叫声却会比较成熟,还请你注意不要把他和其他小猫弄混了。

是一只非常勤快的小猫,总是乐颠颠地跟在大家的身后忙前忙后。

虽然看起来很温和,但是被惹怒了的话也非常凶猛。

 

 

NO.172桑名江

或许是毛发太长挡住了眼睛的缘故,这只叫作桑名江的猫看起来懒洋洋的。体型不算大,但因为蓬松的毛发让他看起来有些胖乎乎的。性格和外表一样有些软绵绵的,非常随和的一只猫。

明明是一只猫,不知道为什么对农作物非常感兴趣。也不太喜欢吃猫粮,更喜欢和你一起吃蔬菜。

和同一窝的江猫们关系都很不错,特别是丰前江。明明看起来体型会大于丰前江,但是会乖乖地依偎在丰前江身边午眠。

或许是因为在被送到你家来之前的故事的缘故,很喜欢很早就来到了你家的蜻蛉切。

撩开遮住了眼睛的毛发的时候能看到像是护目镜一样的金黄色的纹路。不太适应毛发被撩开的感觉。


蛋黄酱

关于文久的一点鬼畜脑洞

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肥前忠广其实不是政府调查员呢,真正的调查员已经死了,尸骸被南海老师做成了陷阱,南海老师破坏了他的身份证明,拿走了他身上的通讯器,让肥前顶替了调查员的身份。

中间到底发生什么事?

时政让特聘的调查顾问南海老师去调查高知城,顺便派了个调查员过去辅助他,也顺便的要把这个调查员分配到某所本丸。结果到了高知城,养尊处优且胆小的调查员抛下南海老师自己脚底抹油溜了,幸好流浪武士肥前也在高知城,刚好路过救下了他曾经的老师南海。两人就结伴而行。

好死不死又遇见了那个调查员,肥前想揍他一顿被南海老师制止了,这时候老师还顾忌他是时政的公务员。三人被会移动的敌军包围,调查员催促老师制作陷...

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肥前忠广其实不是政府调查员呢,真正的调查员已经死了,尸骸被南海老师做成了陷阱,南海老师破坏了他的身份证明,拿走了他身上的通讯器,让肥前顶替了调查员的身份。

中间到底发生什么事?

时政让特聘的调查顾问南海老师去调查高知城,顺便派了个调查员过去辅助他,也顺便的要把这个调查员分配到某所本丸。结果到了高知城,养尊处优且胆小的调查员抛下南海老师自己脚底抹油溜了,幸好流浪武士肥前也在高知城,刚好路过救下了他曾经的老师南海。两人就结伴而行。

好死不死又遇见了那个调查员,肥前想揍他一顿被南海老师制止了,这时候老师还顾忌他是时政的公务员。三人被会移动的敌军包围,调查员催促老师制作陷阱对付敌军。老师却因为材料不足无法动工。

“人骨其实也是不错的材料,我们这可是有三个人。”

“那就用这小子修桥搭路吧,正好不知道哪来的野小子。怎么,你还不动工吗。”

南海示意肥前杀了调查员,南海老师将他的尸骸做成了陷阱,他破坏了调查员身上的身份证明证件,拿走了他的通讯器。

“现在开始你就是时政的特派调查员,一会你给本丸打一通电话让他们来接应,我说一句你学一句。”

潇瑶公子

欢迎包丁小可爱和南海老师来我的咸鱼本丸!www太不容易了

欢迎包丁小可爱和南海老师来我的咸鱼本丸!www太不容易了

生活不易,仓鼠叹气

今天早上扔了两个六直接结束战斗

而且我逮到boss了哈哈哈哈!

是在它还有步数的时候!

所以说,限锻一堆歌仙的我是把欧气点在活动上了吗ಠ_ಠ

今天早上扔了两个六直接结束战斗

而且我逮到boss了哈哈哈哈!

是在它还有步数的时候!

所以说,限锻一堆歌仙的我是把欧气点在活动上了吗ಠ_ಠ

小狼K9

我刀刀的二周年来啦!!

土佐组!!!

吉行:我们开舰战吧!

我刀刀的二周年来啦!!

土佐组!!!

吉行:我们开舰战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