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渡北寻吖

15浏览    17参与
南渡北寻

百粉点梗

百粉点梗—“归途”(三)

男人好看的手指指向他自己的心口,一下一下地戳着,力度似乎不小,引得梁湾这一医生的不适。但更让梁湾愣住的,却是张日山略有哽咽的话“这儿,这儿为你疼你感受不到吗?”梁湾一时没了声响,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张日山,有些疯狂,她有些想心软,但忍住了。

此时梁湾也是委屈的,于是,当理智重回张日山的大脑后,他只看见梁湾气得小脸通红,眼眶中还含着几滴泪。不待他出声,梁湾的话语早已辅天盖地地袭来“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对我的感情颐指气使,凭什么你的举动就一定要得到回应,而我你就可以视而不见。张日山你说凭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她的语气很平淡,却实实在在地拳拳撞在张日山心口,于是第一次...

百粉点梗—“归途”(三)

男人好看的手指指向他自己的心口,一下一下地戳着,力度似乎不小,引得梁湾这一医生的不适。但更让梁湾愣住的,却是张日山略有哽咽的话“这儿,这儿为你疼你感受不到吗?”梁湾一时没了声响,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张日山,有些疯狂,她有些想心软,但忍住了。

此时梁湾也是委屈的,于是,当理智重回张日山的大脑后,他只看见梁湾气得小脸通红,眼眶中还含着几滴泪。不待他出声,梁湾的话语早已辅天盖地地袭来“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对我的感情颐指气使,凭什么你的举动就一定要得到回应,而我你就可以视而不见。张日山你说凭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她的语气很平淡,却实实在在地拳拳撞在张日山心口,于是第一次力挽狂澜以张日山失败而告终。

梁湾同黎簇走出餐厅,两人一路无话,如往常一样在梁湾家楼下分开,“湾姐,”少年的脸上还略带青涩,却如小大人一般盯着梁湾“别和自己过不去。”

梁湾粲然一笑:“湾姐知道。”

一连几日风平浪静,梁湾回归正常生话,而张日山在新月饭店闭门思过。当然,不会有人让他们好过,九门中总有些不知死活的妄想在太岁头上动土,又不太敢,只好把主意打到了女人身上。

“嘭一”新月饭店那些身怀绝技的服务员愣是没挡住黎簇,年少气盛的少年径直冲到张日山面前,大概成为佛爷去世后第一个敢揪张日山领子的人“如果你不能和她在一起,就请你别伤害她了。”张日山轻轻抬手想要拂去黎簇抓在自己胸前的手,奈何他抓得太牢,不松开。

“陈、家、和、李、家、把、湾、姐、带、走、了。”

“嗯。”张日山淡淡一应,惹得黎簇一阵破口大骂“罗雀,先把他安顿好。”纵是黎簇有再大的能耐,和罗雀相比,也是不大够看的,将黎簇锁死在密室后,张日山终于露出一抹诡谲的神色:“罗雀,叫上坎肩,九门清理的不够干净。”

张日山找到陈李两家落脚点并不费力,当他一脚踢开那间旧仓库的门时,等在里面已久的两家人起身,张日山扫了一眼,发现没有熟悉的面孔,应该只是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旁系。见张日山的到来刚要开口,便被张日山打断:“本来陈李两家生意的内部周转我不该多管,只是既然把心思动到我的人头上,别怪我不客气。“话音刚落,几个张日山的手下蜂拥而上,而张会长是从容地走到梁湾身旁,此时的梁湾已经昏迷,衣服绽开的部分清晰可见几条鞭痕,张日山只觉自己脑中的一根弦断了,转身望向被生擒的几个杂碎,走到他们面前,凝视他们半晌,转头吩咐“放了吧。”几个手下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听话地放了手,几个人看没事,便舒缓了几下筋骨,只是好景不长,张日山神色一凛,从罗雀手中夺过匕首,几个呼吸的功夫,血花四溅。

不知是为了泄愤还是怎的,张日山是在割了那几人的大动脉后才剜了心,鲜血满地,张日山的素色衣衫被溅上不少血迹,于尸首之中,似是当年随佛爷征战的少年郎归来一般,而梁湾一睁眼,看到的恰是这幅景象。

察觉到梁湾的异动,坎肩喊了一句“会长,夫人醒了。”闻言,刚刚还杀气四溢的张日山顿时敛了锋芒,小心翼翼地蹲到梁湾身旁,满眼满心的担心和歉意,“对不起,又让你受苦了。”前一秒还杀伐果决,脸上身上还带着浓浓血迹的人此刻正小心翼翼地蹲在自己面前,梁湾心中早已骂了自己一万遍的没出息,本以为自己不吃英雄救美这一套的,可眼看着面前这一幕,还是心软了。

“张日山……我梁湾的一世英名全毁在你手上了。”女孩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说出的话却让张日山欣喜了好久,见状,坎肩给吴邪发了喜报,不久,这一消息在一圈熟人间不胫而走,连在密室里的黎簇,也不例外。看到吴邪发来的“重圆”二字,黎簇皱了皱眉,回上一句“本就没破。”收起手机,少年在有些幽暗的密室中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神色不明。

回到九门,张日山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血洗陈李二家,那当家人只是愤愤地看着,不敢出声。

故事的后来,安逸而美好。

张会长伪造了个身份证和梁湾顺利地领了红本本,婚礼上,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怎的,捧花偏就落到了尹南风手里,张日山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伴郎团中耳根发红的罗雀,低笑出声。

故事的后来,万物可爱,未来可期。

南渡北寻

百粉点梗

百粉点梗—“归途”(二)

困兽。这个词梁湾一直觉得矫情,似乎只有她一直不屑一看的网络小说才会用“困兽”来形容一个无助的人,但此刻,她面前手足无措的张日山,像极了她脑中困兽的样子—气喘吁吁且依旧骄傲地昂着头。梁湾以为她已经忘了这个三番五次伤害她的人,可心依旧倏然一疼。

感受到女人情绪的变化,秦航脸色一沉。他追求了梁湾很长时间,梁湾和张日山的故事他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他预感得到自己就快成功了,如果此刻面前这个男人没有出现的话。

作为九门协会会长,张日山的气质无可挑剔,可作为情敌,那面不改色的习惯显得异常欠揍。当然秦航是不敢的,可他却有办法让张日山不好受。说真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他本就打算...

百粉点梗—“归途”(二)

困兽。这个词梁湾一直觉得矫情,似乎只有她一直不屑一看的网络小说才会用“困兽”来形容一个无助的人,但此刻,她面前手足无措的张日山,像极了她脑中困兽的样子—气喘吁吁且依旧骄傲地昂着头。梁湾以为她已经忘了这个三番五次伤害她的人,可心依旧倏然一疼。

感受到女人情绪的变化,秦航脸色一沉。他追求了梁湾很长时间,梁湾和张日山的故事他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他预感得到自己就快成功了,如果此刻面前这个男人没有出现的话。

作为九门协会会长,张日山的气质无可挑剔,可作为情敌,那面不改色的习惯显得异常欠揍。当然秦航是不敢的,可他却有办法让张日山不好受。说真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他本就打算向梁湾表白,既是让张日山碰上,索性给他添添堵。

“张先生一起吧,虽然不太合适。”秦航一边说一边挑衅地看着张日山,后者只是单纯地觉得秦航的意思是耽唉两人的二人世界,便不觉不合适,默无声息地跟着,直到到了目的地门口,张日山才发现,他真的不合适。

那是一家情侣主题餐厅,而他们,一行三人。

张日山在门口深呼吸几下之后,顶着服务员见鬼似的目光,跟着前面二人进了餐厅。情侣餐厅向来是双人座席,张日山硬是让服务员加了座,搞得包括服务员在内的四个人都十分的尴尬。自落座开始,梁湾的注意就一直在手机上,界面里,她一个劲儿地向黎簇诉苦,而面对面前的两个男人,梁湾是偶尔和秦航聊上两句,另一个,她理都不想理。

情侣餐厅似乎都以西餐为主。冷菜上桌以后,看着明晃晃的冰块。张日山心中多了几分声算,对梁湾“宁可不吃,也不伤身”的信条了如指掌,有些得意地看着秦航道:“她最近吃不了冷的。”听闻此言秦航向梁湾投去探寻的目光,梁湾觉得没有必要为了气张日山而违背自己的意愿便点了点头。

见状,秦航立即有些懊恼,可其中的缘由,却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固素。几人谈话间,热腾腾的牛排早已上桌,几个月的功夫,秦航也只是摸清了梁湾吃西餐所喜爱的菜式,张日山见那切开的牛排上的血丝微微挑眉“她喜欢八分熟。”秦航的心又是一抽,为了防止再多出错,他索性不等那么多了,从口装中取出备好已久的项链,单膝跪在梁湾面前,此时张日山的脸上才终于出现一丝裂痕。

“湾湾,守了你这么久,我看清了自己,也习惯了守护你,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一个一直守护你的机会。我不会骗你伤害你,不会利用你,相信我,好吗?”梁湾有些发懵,眨了眨眼睛,眼角余光不经易瞥到一旁的张日山,从秦航说出“利用”和“欺骗”这几个字时,他的脸色就很难看了。也在此时,他终于明白梁湾当时说出“我梁湾也是有人追的”这句话有多么真实,是多么有底气。

“秦航你先起来。”似是觉得秦航不会答应她,梁湾又补上一句“吃完饭再说。”经这一闹,那刚刚还热腾腾的牛排早已凉透,许是天助张日山,他吩咐侍者多煎会儿的八分牛排恰好上桌。点头致谢后,张日山将食物推到梁湾面前,那一刻,秦航分明看到梁湾眸间一亮。

认定今日表白无望,秦航有些挫败,但他还有一线希望:梁湾和山若是单独相处,也许会不欢而散。想到这儿秦航找了个借口。而他匆忙出餐厅的一幕恰被黎簇纳入眼底。

“梁湾”张日山日对于秦航的离去是欣喜的,至少他有机会和梁湾说什么,尽管此刻他有些慌,但不妨碍他力挽狂澜。吃饱喝足的女孩反而不急不躲,晃着高脚杯,其间颜色令心情异常愉悦,也令她多听了张日山几句话。

“我们在一起吧。”

梁湾笑了,轻轻抿了一口红酒过后,柳眉一挑看了看自己和张山的距离,心道一句风水轮流转“张会长,我们就是在一起呢。”料到这个丫头会拿这事噎他,张日山的脸不红不白,刚想再说什么,便被勿忙跑进的黎簇打断了。而被护在身后小女人起身收拾行装,披上大衣对他巧笑倩兮“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张会长保重啊。”

“梁湾!”张日山不知为何低吼出声,呼吸有些急促,连带着眼眶几许猩红“你到底有没有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