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渡北归

634浏览    14参与
珞珞如石

记南渡北归(此间风雅颂翻填)

儒冠

        ————记南渡北归


原曲:此间风雅颂

翻填:珞珞如石


提笔久不下一字

掷笔彷徨眺星辰

乱世之中何容身

枪炮声密动离魂

一掬清泪别焦土

丐行千里护奇珍

别衡湘 又赴云昆

弦歌未绝西南隅

陋室草屋有方寸

思接千载希前哲

视通万里啸义愤

烽火中置一书案

少年风华去天真

刀与笔 书家国恨

执卷东望心如焚

承继文脉吾道永存

西山钟鸣滇水漾清晨

川渝古道焕然春

传星火 报国有门


千秋功过书国史(《国史大纲...

儒冠

        ————记南渡北归



原曲:此间风雅颂

翻填:珞珞如石



提笔久不下一字

掷笔彷徨眺星辰

乱世之中何容身

枪炮声密动离魂

一掬清泪别焦土

丐行千里护奇珍

别衡湘 又赴云昆

弦歌未绝西南隅

陋室草屋有方寸

思接千载希前哲

视通万里啸义愤

烽火中置一书案

少年风华去天真

刀与笔 书家国恨

执卷东望心如焚

承继文脉吾道永存

西山钟鸣滇水漾清晨

川渝古道焕然春

传星火 报国有门


千秋功过书国史(《国史大纲》,钱穆)

万古哲思道中论(《论道》,金岳霖)

龟甲兽骨藏天机(《殷历谱》,董作宾)

古时楼台筑新魂(《中国建筑史》,梁思成)

象牙塔至边陲地

一贫如洗唯赤忱

剖肝胆 血泪成文

谢绝驱炎之重金

固守独立之精神

不负百川与千仞

不负满腹古经纶

振臂一呼红烛烬

为己清名步幽尘

赋国殇 青史留芬

佳音忽至神州奋

跪泣高歌欢庆时分

历代南渡北归第一人

神京燕碣可计程

同君语 来日可珍


八载光阴只一瞬

艰难坎坷都成旧闻

长衫落拓君风骨犹存

再不复旗袍佳人

却终有 浩荡乾坤


谁曾道 儒冠误身



归邙
“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

 “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火,共三光而永光。”


深厚的积淀,宽广的格局,一个时代不可或缺的风雅。

 “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火,共三光而永光。”


深厚的积淀,宽广的格局,一个时代不可或缺的风雅。

彼时青衫

【南渡北归】11/06/17 迟到两年的读书笔记

今天看同学发关于读书感想的说说提到了南渡北归,我一阵恍惚,虽然大学才读一年,高中时的事情也像恍如隔世。

忆记纷纭
百感交集

也就一些乱糟糟的想法,脑电波一闪而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提笔忘言的,写出来的不如想的万一。

————————————————————

看南渡北归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高二结束的时候收到的生日礼物,因为高中确实是学业很紧张,断断续续三本用了一年才看完。

印象最深刻是陈寅恪先生说的,
南渡自应思往事,北归端恐待来生。

我那时候还小啊,每天最担心的就是段考排名,没有日日夜夜为了一段找不到的资料辗转反侧,唯一的消遣就是翻万历野获编和沈德符一起暗搓搓地笑严世蕃是个抱来的独眼龙或是高拱在内阁有个外号叫高...

今天看同学发关于读书感想的说说提到了南渡北归,我一阵恍惚,虽然大学才读一年,高中时的事情也像恍如隔世。

忆记纷纭
百感交集

也就一些乱糟糟的想法,脑电波一闪而过,大多数时候都是提笔忘言的,写出来的不如想的万一。

————————————————————

看南渡北归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高二结束的时候收到的生日礼物,因为高中确实是学业很紧张,断断续续三本用了一年才看完。

印象最深刻是陈寅恪先生说的,
南渡自应思往事,北归端恐待来生。

我那时候还小啊,每天最担心的就是段考排名,没有日日夜夜为了一段找不到的资料辗转反侧,唯一的消遣就是翻万历野获编和沈德符一起暗搓搓地笑严世蕃是个抱来的独眼龙或是高拱在内阁有个外号叫高大胡子。

没有因为史记里一句似是而非的批语与人争得面红耳赤,
没有因为看晋书或是笺疏而感到一种天命难违的无力感。

高二的我因为胡宗宪而打开明史,虽说于一扇缝隙窥见了火种,到底还是个史圈小白,在屏幕后见别人你一句夏贵溪如何如何我一句徐少湖怎样怎样引经据典侃侃而谈只觉得如花隔云端——我连嘉靖一朝那些首辅的字都记不全的。于是一点一点学,一点一点记,那么些生僻偏冷的笔记一本一本看,有些没有出版的只能找PDF 打印出版了的也是贵的离谱,每个月那一点零花钱全都折在上面。

一是要谢谢我姨娘,一到过年就送我新华书店的卡,不然新华书店那从不打折的标价我绝不敢每周去囫囵过一遭。
二是要感谢那些同学,过生日都知道送我书为我的待看书目添砖加瓦,并且愿意容忍我这个每周五逛书店一约人肯定在书店的怪习惯。


高二的我看不懂陈寅恪的无奈,不明白他说历史上三次衣冠南渡,前两次都无北归之时,其中藏了多少踧踖惶恐。
待到读魏晋史,南北风景不殊,山河异也,温嶠与王导相对而泣,“忠慨洋烈,言与泗俱”——晋人南渡后心心念念想着北归,到死也不能化作衡阳雁飞回旧都故土。

也不是没有名将,前有祖逖后有谢玄。
一个数年江南皆为晋土
一个淮水之滨小儿辈大破贼
祖豫州和谢家的芝兰玉树都是不世出的名将,可即使平定河北也是功亏一篑,难怪祖逖临死前说天欲杀我。

只能说大概真的是天命如此。

彼黍离离,彼黍离离。

这样的故事读得多了,多少有点感触:山河不再,国破家亡,我对着北方看多少遍,死去的故友亲人也不能复生,过往那些醉生梦死歌舞升平,都随着黄河之水滚滚东逝一去不回。

建康长安,道阻且长,音尘寂寥,永望增叹。
 
举目见日,尚不见长安。

好在这第三次南渡,陈寅恪到底是看见了北归之日,并且再没有离开。他婉拒了傅斯年赴台的邀约,留在了大陆。

万幸万幸,先生终究没像于右任诸公,只能于高山之上遥望故乡。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
望我故乡
故乡不可见兮
永不能忘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
望我大陆
大陆不可见兮
只有痛哭
天苍苍,野茫茫
山之上
国有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