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湖

1430浏览    855参与
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多少柔情落江南(王小波X朱生豪) 仲夏夜篇

 写在前面:这个脑洞,来自于之前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个问题——“如果王小波和朱生豪互相给对方写情书会怎样”,不得不说这个问题真的太有趣了哈哈哈哈哈。然后我就有了写文的冲动嘿嘿\(^o^)/~ 
于是这篇文就这样诞生啦~ 

预警:是王小波和朱生豪的cp文,不喜勿进,不喜勿喷~
(初次尝试写文,文笔渣,勿怪) 
(读书少,对于两位作家性格和形象拿捏不准的话,请各位多多指教嗷~) 
(另外呢,本文纯属娱乐,事实上两位作家的生卒年根本对不上呢……朱生豪1944年逝世,王小波1952年出生)

--------------手动分割线--------------...

 写在前面:这个脑洞,来自于之前在知乎上看到的一个问题——“如果王小波和朱生豪互相给对方写情书会怎样”,不得不说这个问题真的太有趣了哈哈哈哈哈。然后我就有了写文的冲动嘿嘿\(^o^)/~ 
于是这篇文就这样诞生啦~ 

预警:是王小波和朱生豪的cp文,不喜勿进,不喜勿喷~
(初次尝试写文,文笔渣,勿怪) 
(读书少,对于两位作家性格和形象拿捏不准的话,请各位多多指教嗷~) 
(另外呢,本文纯属娱乐,事实上两位作家的生卒年根本对不上呢……朱生豪1944年逝世,王小波1952年出生)

--------------手动分割线--------------

        “朱先生?”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问道。 

        “……”旁边的男人被这一声“先生”叫得脖颈发热头皮发麻,索性不去回应。

        “哎,朱先生!“没有得到回答,先前那声音的主人稍稍提了提音量,故意把”朱先生“三个字咬得很重,语气里带着几分戏谑。 

        年轻男人似是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开口道:“不许你再叫我朱先生,否则……” 

        “否则什么呀?”男人的眼睛弯弯的,晶亮的瞳瞳仁里仿佛盛着星星。

        “……”突然被这样一问,年轻男人竟一下子不知如何作答。

        “嘿嘿——不知道怎么说啦?来来来我替你接着,”男人清了清嗓子故作严肃,“不许你再叫我朱先生,否则我要从字典中查出最肉麻的称呼来称呼你。”

        他顿了顿,憋着笑瞄了一眼身旁的人,又补充道:“特 ——此——警——告!”说罢,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身旁的人紧抿着嘴唇望向湖面,不声不响。兀自窸窸窣窣笑着的男人见身侧的人沉默下去,觉得自己怕是把人调戏得有点儿过火,便也收了笑声,重新直起身子板板正正地坐好。

        这是一个难得凉爽的夏夜,天、云、水,仿佛到处都是浓得化不开的气团。虽说鱼米之乡的水土最适合荷花生长,这偌大的南湖却见不到太多的荷花、莲蓬,只是偶尔在离岸较远的地方有一小丛看不真切的伞状叶片恭敬地托着几朵白里透粉的花儿,随着水流的方向轻轻摇曳着。祖母绿的水面琉璃般光滑,凉丝丝的水汽扑在脸上,带着几丝若有若无的荷香。水流的声音,和着富有节奏的虫鸣,撩拨着人的耳膜。

        两个男人肩并肩坐在湖边的长石凳上。

       左边的男人皮肤白皙,红唇皓齿,着一件单薄的月白色长衫。凉风袭来,柔软的布料温顺地起伏着。若是这夜的月光再亮一些的话,其实还可以看出他的脸颊和后脖颈悄悄爬上了一点粉红。

(作者乱入:不爱说话的书生到底是面皮薄哈哈哈 o(* ̄▽ ̄*)ブ)

        右边的男人松松垮垮穿着一件衬衫,两条袖子十分随意的挽到手肘部位,领口的两颗扣子没有扣,领口稍稍敞开着。蓬乱粗硬的黑发在晚风中颤动着,额前的碎发被撩起,露出宽阔的额头和一双闪动着炽烈光芒的眼睛。他的目光那么滚烫,像是穿刺过不清不楚的夜,直直抵达了白昼。

        兴许是鱼儿在嬉闹,水中“咕噜”一下冒出一个气泡。

        男人伸手拢了拢衬衫领子,偏过头看向身侧的人。淡淡的月光下,这人的面部轮廓很柔和,叫人心里一软。这家伙总是喜欢对着湖面发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他觉得这位“朱先生”,真是可爱的紧。

        是的,真可爱。

        远观的时候只觉得这小书生木讷没情趣,属于年轻人的一腔热血和飘飘忽忽的情感全注入了笔头和稿纸,没有给日常生活剩下一点儿。慢慢的走的近了,才觉得他细嚼慢咽吃饭可爱,咕咚咕咚喝水可爱,一袭长衫负手而立发呆远眺时可爱,月夜下的沉默也可爱。总之就是哪里都可爱,连为数不多生气时,眼尾那抹飞红也是可爱的。这样想着,他的嘴角渐渐扬起一个微妙的弧度。 
        一时间,只有树叶上的露滴落在湖里的清脆声响和虫鸣。

        “和我好,好不好?”过了半晌,他突然开口问到。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但话就这么说出口了。

        不过这也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人,他一个北京大老爷们儿为什么要弯弯绕绕跑到风轻水软的杭嘉湖平原来,还待了这么久?

        “嗯?”那人似是吓了一跳,回过头来,眼睛微微睁大。

        “唔……我再说一遍,”总是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男人突然认真了起来,“和我好,好吗?”

        “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 ;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

        “我?”年轻男人的眼中露出一点迷惑和不明显的欣喜。

        “对,你。只希望你和我好,互不猜忌,也互不称誉,安如平日,你和我说话像对自己说话一样,我和你说话也像对自己说话一样 。说吧, 和我好吗 ?”面对着眼前人鹿一样带着些迷蒙水气的眼睛,他故作轻松的眨了眨眼,没来由的有些紧张,心脏像是被什么击中了。    

        空气好像突然变得凝滞燥热,周身的每一个毛孔都在焦灼地呼吸。他焦急又耐心地等待着一个回答。

        漫长得像过了一个世纪,面前的人终于轻轻吐出一个“好”字。

        转瞬之间,周身肆意蔓延的燥热被习习的凉风席卷一空,胸腔到四肢都舒展开。男人的眼睛倏地一闪。

        “我答应了。”年轻男人迎着他的目光,一双凤眼眼尾上挑,溢满了欣喜的笑意。

        书生不常笑,但男人觉得书生一笑起来,满天的星斗好像都黯淡下去了,唯一明亮的只有他的眸子。

        山远不及你眉长,水清不似你目澈。跨过山水几场雨,我一生只一个你。

(注:本句话非原创,但我也不知道出处是哪里QAQ)

        两双闪闪发光带着温度的眼睛,目光所及只容得下彼此。

        也许是过了一瞬,也许是过了一百万年,年轻男人缓缓低下了头,耳垂是娇羞的粉色。两个男人热切的目光错开了,眼中的欢喜和嘴角的笑意却都久久不散。

        不须耳鬓常厮伴,一笑低头意已倾。

        湖面的正上方,很高很高的地方,云开雾散,月华泻入人间。湖面霎时像是撒了一层银粉。

        流光下,虫鸣中,十指紧紧相扣。

 ----------华丽丽的分割线------------- 

总注:里面有很多句子本来就是王小波和朱生豪写的欧,就不一 一注明啦,各位自行体会嗷~


终于又码完一篇,撒花ヽ(°▽°)ノ
这篇有点算是……糖吧?我觉得挺甜的哈哈(^▽^*)

笑醉山外

梦里故园摘红桃

街空巷尽人杳杳,
影寂灯黄风萧萧。
飞尘遮眼心思乱,
独居幽思楚山遥。
南湖醉客弄梅花,
北桥晴云忆柳条。
黄昏揽镜捻琼鬓,
梦里故园摘红桃。

街空巷尽人杳杳,
影寂灯黄风萧萧。
飞尘遮眼心思乱,
独居幽思楚山遥。
南湖醉客弄梅花,
北桥晴云忆柳条。
黄昏揽镜捻琼鬓,
梦里故园摘红桃。

Crangye
楼群 标记了一些记忆中的地点...

楼群

标记了一些记忆中的地点

勾起了一些美好的回忆

楼群

标记了一些记忆中的地点

勾起了一些美好的回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