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肥

633浏览    8参与
天緒

【陷阱】

#刀劍亂舞 #南肥

—————————————

*劇情向啊十八,肉不多
*520賀文
*文筆渣與OOC慎入
*南海太郎朝尊X肥前忠廣

—————————————

  「以陷阱來說明吧。」


  男人的聲線儒雅溫和,並非那種娘氣的陰柔,而是在似水般綿軟的音調中,埋藏著深沉的暗流。


  他曾經這麼反應過,而那人僅是笑笑,打趣說那或許是知識匯集之河。
  咬牙忍受著劃過肌膚的指尖,肥前再度嘗試起掙脫綁縛手腕的繩索,他沒有掙扎得太過,不是因為沒有力氣,而是因為跪坐於身前的男人,對他來說意義非凡:「……你醉了啊,老師。」


  仰頭輕嘆,那人淡色的眼眸被酒氣渲染得迷離,他揚起微笑,酡紅顯得他的膚...

#刀劍亂舞 #南肥

—————————————

*劇情向啊十八,肉不多
*520賀文
*文筆渣與OOC慎入
*南海太郎朝尊X肥前忠廣

—————————————

  「以陷阱來說明吧。」


  男人的聲線儒雅溫和,並非那種娘氣的陰柔,而是在似水般綿軟的音調中,埋藏著深沉的暗流。


  他曾經這麼反應過,而那人僅是笑笑,打趣說那或許是知識匯集之河。
  咬牙忍受著劃過肌膚的指尖,肥前再度嘗試起掙脫綁縛手腕的繩索,他沒有掙扎得太過,不是因為沒有力氣,而是因為跪坐於身前的男人,對他來說意義非凡:「……你醉了啊,老師。」


  仰頭輕嘆,那人淡色的眼眸被酒氣渲染得迷離,他揚起微笑,酡紅顯得他的膚色更為蒼白:「不知道喔,那麼、讓我們回歸正題,肥前。」


  「咕……」燥熱連成一線,自被撫摸過的地方開始灼燒,男子皺緊眉頭,本就兇惡的眼神變得更為瘮人,他屈起腳趾,試圖抵抗自體內湧漫而出的酥麻,然而當朝尊抬起了他的小腿,以略嫌乾燥的薄唇蹭吻起腳腕的剎那,他還是抑制不住的悶聲低 吟。


  「陷阱是十足精細的作業,足夠的設想才能完美達到拖延敵人腳步的目的,就譬如捕獵,該以何種尺寸的捕獸夾,才能卡住如此纖細的腳腕?」指尖摩挲著身下人的皮膚,朝尊瞇細眼,細長茂密的扇睫在他的眼瞼處落下陰影,平日知性的男子,此時看起來竟有種淒美的病態感。


  「住手,再繼續下去,就算對象是你我也不會客氣。」明白對方此刻並不算清醒,肥前沉聲威脅道,對方登時停滯了動作,原以為話語奏效,然而當朝尊將視線睨去的那一刻,他感覺喉嚨剎那間被扼縮起來,心臟竟開始加速悸動。


  肥前並非畏死之刃,骨底深受前主影響,像是受詛咒般的取人性命,連臨死都不感恐懼,然而卻在獵食者般的眼神下,懾服於力量差距的威壓。
  或是說,這只是一種生命皆有的本能。


  「每個被陷阱困住的敵人,想必也抱持著和你相同的憤懣。」放下他的腳腕,本是跪姿的男子輕笑道,雙指點上鏡架,他垂著眼睫,緩慢地取下圓框眼鏡,撩起的深灰捲髮再度垂回額側,眼眸才睜了開來,典雅的色調淨澈得猶如紫水晶一般。


  然而看在肥前眼底,那雙深邃已然成為陌生的詭譎。


  朝尊笑彎了眉眼,整個人的氛圍變了調,沉穩的深色不再似厚實精緻的書面,而像罩籠穹頂的鬱暗黑幕,危險而令人惶然:「但是,可不會因為對方不滿而輕易放行啊。」


  ——取下的究竟是那副眼鏡,還是這人的文雅品性?


—————————————

❖全文連結

要看的話記得點網頁上方的Proceed喔。


天緒

【人斬】

#刀劍亂舞 #南肥南

—————————————

*背景為第一次天誅

*玻璃渣段子

*南海太郎朝尊/肥前忠廣

*文筆渣與OOC慎入

—————————————


  青年直至清晨才回來。

  天誅持續了大半個寒冬雨夜,究竟是何時開始的、又是在何時結束的,無人知曉,嘈雜的雨幕完整阻隔了求饒的哀鳴,被血洗的屋子回歸死寂,彷彿從最開始就不存在聲息。

  被雨淋透全身,歸來的青年垂著淌水的腦袋,血污糊散在衣物的破口上,然而腥紅的髮色卻沒能淡去半分,就像在昭示著他存在的不祥。

  沒有人知道那場殺戮何時止歇,也沒有人知道青年究竟在這場大雨中漫步了多久。

  在玄關前迎接他的歸來,...

#刀劍亂舞 #南肥南

—————————————

*背景為第一次天誅

*玻璃渣段子

*南海太郎朝尊/肥前忠廣

*文筆渣與OOC慎入

—————————————


  青年直至清晨才回來。

  天誅持續了大半個寒冬雨夜,究竟是何時開始的、又是在何時結束的,無人知曉,嘈雜的雨幕完整阻隔了求饒的哀鳴,被血洗的屋子回歸死寂,彷彿從最開始就不存在聲息。

  被雨淋透全身,歸來的青年垂著淌水的腦袋,血污糊散在衣物的破口上,然而腥紅的髮色卻沒能淡去半分,就像在昭示著他存在的不祥。

  沒有人知道那場殺戮何時止歇,也沒有人知道青年究竟在這場大雨中漫步了多久。

  在玄關前迎接他的歸來,朝尊默然擦拭著他的頭髮,冷水滴落地面的聲音分外清晰,青年終於動了,喪去溫度的身軀後知後覺地開始發顫,他抬起頭,眼瞳中毫無光彩:「老師。」

  「怎麼了?」感覺到對方的顫抖,男子乾脆將瘦小的同伴攬入懷中,即便隔著衣物,他也能感受到肥前的體溫多麼寒冷,冷得不似生人。

  再度安靜下來,青年的手掌回應般撫上他的背脊,片刻又移了開來,轉而探入更溫暖的披肩裡頭,指尖不自覺地來回划蹭,那是好似想隔著布匹將肌膚撕扯開來的力道,用力得有些發疼。

  或許是在貪婪地汲取著失去的溫熱,又或許是對於方才瘋狂的行動感到畏懼?朝尊不清楚是哪種原因,但不論是哪種,他都不會制止青年的行為。

  擁抱持續了一會兒,肥前好似察覺到什麼,聲音雖然平板低沉,朝尊卻能從中聽出他的理智僅剩一層脆弱易碎的膜,隨時都可能崩裂殆盡:「為什麼……人的體溫沒有鮮血溫暖?」

  「因為它們在體內流動著。」撩起有些過長的頭髮,男子領著肥前摸向自己的後頸,淡然地在他耳邊陳述著真實:「死人的血終將凝固,鮮血即使流出肢體,也維持不了溫度。」

  遠超他處的炙熱使得青年產生一瞬的退卻,肥前瞪大眼,猶豫片刻,最後還是緩慢地將掌心貼平上去,體熱飛快地傳導進血管內,他終於取回心神,咬緊牙關,抑制著險些喪失人性的顫慄:「殺人……就是這麼一回事?」

  摟緊呼吸急促的青年,朝尊難受地垂下眼簾,卻不能讓自己的聲音出現一絲遲疑:「殺人就是這麼一回事。」

  「……是嗎……」

  「是的。」

  似乎還想問些什麼,青年最終沉默了下來,他摀住乾澀的雙眼,在男人的懷中自嘲地笑了。

  殺人者不知道屠殺從何時開始,又是在何時結束,只知道斬人的手感在這一夜深植腦海。


  ——入眼之處,早已盡是血色。


天緒

【Pocky日賀文】

#刀劍亂舞 #南肥

—————————————

*南海太郎朝尊X肥前忠廣

*Pocky日慶祝文

*文筆渣與OOC慎入

*短段子

—————————————

  

  ——南海太郎朝尊的習慣總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

  屈起指節扣上門框,男子筆挺站在門外,外貌看起來溫文有禮,然而等不到一秒,他便俐落地將紙門打開,正巧與伸手欲碰向門扉的青年打了照面:「午安,肥前。」

  「……」午睡到一半被驚醒,肥前冷著臉,在腦筋還未完全運作的情況下,他只能放棄糾正對方這種僅用來示意的敲門方式,語氣低沉地質問道:「幹嘛。」

  愉快地從懷中揣出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長條餅乾,朝尊微笑道:「今天據說...

#刀劍亂舞 #南肥

—————————————

*南海太郎朝尊X肥前忠廣

*Pocky日慶祝文

*文筆渣與OOC慎入

*短段子

—————————————

  

  ——南海太郎朝尊的習慣總有種說不出來的詭異。

  屈起指節扣上門框,男子筆挺站在門外,外貌看起來溫文有禮,然而等不到一秒,他便俐落地將紙門打開,正巧與伸手欲碰向門扉的青年打了照面:「午安,肥前。」

  「……」午睡到一半被驚醒,肥前冷著臉,在腦筋還未完全運作的情況下,他只能放棄糾正對方這種僅用來示意的敲門方式,語氣低沉地質問道:「幹嘛。」

  愉快地從懷中揣出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長條餅乾,朝尊微笑道:「今天據說是人類的Pocky日呢,來陪我試——喔呀。」即時伸腳卡住了差點關上的紙門,男子困惑地偏頭:「我可還沒說完呢。」

  「誰要跟你嘗試這種沒有意義的東西啊……把腳給我移開,我要睡覺。」沒有發火的力氣,肥前冷聲拒絕道,本以為對方會與自己僵持不下,然而朝尊竟爽快地抽開了腳。

  「這樣啊,那我去找其他人試……唔!」話還沒說完,仍在物色該造訪誰家的男子便驀然被扯入和室內,紙門用力地撞擊了門框,甚至因為衝擊的力道而回彈出不小的門縫。

  懊惱地撇開目光,青年不悅地開口:「你想怎麼做,南海老師。」

  預料之內。

  「一人咬住Pocky的一端,吃到最後喔。」揚起嘴角,朝尊打開了包裝盒,香甜的氣息在塑料袋被扯開的剎那飄漫而出,感覺得出青年似乎產生了好奇心,他便低笑著將整包點心都遞給對方:「對了!聽說十一月十一日被喚作Pocky日的原因是因為筆直的數字『一』併排在一塊呢,真是奇怪的理由啊,而且這個節日似乎還被當成……」

  「別廢話!」感覺腦袋都要漲疼起來,肥前擰起眉頭,沒有多想便抽出其中一根餅乾,威脅一般將裹有巧克力的那端抵至男子唇前:「只陪你鬧這一次而已。」

  「……那可要好好珍惜了。」將尚未說完的介紹抿回薄唇之內,朝尊伸手將頭髮撥至耳後,垂首湊近餅乾前端後,小心地將其含咬進齒間,背著日光的俊美臉龐罩於陰影之內,男子的嘴角彎起淺淡的弧度,看起來就像別有所圖的模樣。

  莫名被對方的動作撩動得心頭一顫,青年終於清醒了些許,他完全能夠預想吃食到最後會是怎麼樣的光景,但是此刻已然騎虎難下,他只好低咒了一聲,穩住餅乾尾端將其咬入口中。

  吃食的過程並沒有想像中簡單,清脆的碎裂聲可聞餅乾有多容易斷成兩半,這對耐心有限的肥前來說,就像按捺住他的手不讓他斬殺面前的敵人一般燥癢難耐,然而正當青年想乾脆弄斷餅乾時,朝尊彷彿預知似地按住他的後腦,強押著不讓對方稱心如意。

  「咕……」沒有咀嚼的餘裕,肥前甚至連抗議的話語都無法說出口,只好不甘情願地繼續下去。

  這個遊戲美其名曰吃食到最後,講直白點,就只是為了拉近嘴唇的距離,直到碰在一塊為止——然而過去除了某事之外,他還沒有在普通的情況下和朝尊接吻過。

  並不是害羞,而是肥前不認為這有什麼意義,在他的認知裡,親吻不過是助興行為而已。

  彼此的距離越來越近,甚至連視野都無法順遂聚焦,他們只得半瞇著眼,溫熱的吐息漫溢於鼻間,直至嘴唇相觸的剎那,朝尊突然鬆了牙,任極短的餅乾完整沒入肥前口中。

  緩緩逼近的感覺讓向來從容自若的男子產生了心臟高懸的刺激感,專屬於人類的情感躁動在刀劍男士的身軀內,他實在說不上舒不舒服。

  「哎呀,這可真是……」困擾地笑了笑,朝尊後退一步,許是方才小心吃食的緣故,包裹於餅乾上頭的巧克力在他蒼白的唇面上沾染了些許,察覺到異樣,男子反射性地想伸手擦去,卻立刻被制住了動作。

  嚥下來不及咬碎的餅乾,肥前直逼而上,伸手壓下朝尊的脖頸,略嫌強硬地舔完甜膩的痕跡後,才意猶未盡地將舌尖收回嘴中:「這點心的味道還不賴。」

  「……」瞪大雙眼,朝尊愣然推穩了眼鏡,一時反應不過來。

  預、預料之外。

  「剩下這些是我的了,你可以出去了,學者先生。」心情明顯因為甜食而好上許多,肥前隨意地擺手趕人,似乎沒有意識到自己方才做了多麼撩撥的行為。

  「……真是傷腦筋啊,肥前,Pocky日可是情人一同度過的節日。」將沒有關好的紙門給掩緊,南海太郎朝尊解開了披風的釦子,色澤典雅的狹長眼眸沉澱下來:「你怎麼能就這樣把情人趕出去呢?」

  「蛤?誰是你情……喂、你幹什麼!我讓你出——」

  

—————————————

Pocky日快樂!🥰(直接拉線)

天緒
【大漁追福~秋刀祭/工商】 #...

【大漁追福~秋刀祭/工商】


#刀劍亂舞

#髭膝 #三条 #南肥 #山姥切 #小狐女審

————————————— 

【攤位資訊】


❖攤位:C26 絕對難不倒你

❖刊物類別:二創小說與文字無料


【刊物資訊】


《病獅與二重蛇》

→髭膝微虐向R18小說本


❖作者/天緒 

❖繪師/米洋

❖價格:NT.300

❖字數/頁數:83000字/198P

❖同人誌中心與試閱資訊:https://www.doujin.com.tw/books/info/49437



《三条神社神隱錄》

→三条派神隱向小說本


❖作者/天緒 ...

【大漁追福~秋刀祭/工商】


#刀劍亂舞

#髭膝 #三条 #南肥 #山姥切 #小狐女審

————————————— 

【攤位資訊】


❖攤位:C26 絕對難不倒你

❖刊物類別:二創小說與文字無料


【刊物資訊】


《病獅與二重蛇》

→髭膝微虐向R18小說本


❖作者/天緒 

❖繪師/米洋

❖價格:NT.300

❖字數/頁數:83000字/198P

❖同人誌中心與試閱資訊:https://www.doujin.com.tw/books/info/49437



《三条神社神隱錄》

→三条派神隱向小說本


❖作者/天緒 

❖價格:NT.150

❖字數/頁數:35000字/100P

❖同人誌中心與試閱資訊:https://www.doujin.com.tw/books/info/47631 



【無料專區】



❖南肥R18文《陷阱》

→南海太郎朝尊X肥前忠廣


❖雙山姥切一般向打架文《單騎出陣》

→極化山姥切國廣VS.山姥切長義


❖小狐女審惆悵向短篇《初梅》

→小狐丸&女審神者
天緒

【狂犬】

#刀劍亂舞 #南肥

—————————————

*為什麼我寫這對都是劇情向阿十八

*黑道現代暗黑paro

*文筆渣與OOC慎入

*南海太郎朝尊X肥前忠廣

————————————— 


  南海老師最近養了一隻狗。


  那是隻未曾收斂過爪牙的狂犬,體型雖然纖瘦,卻能在眨眼間將生命給撕裂,那雙瞳眸也似血液的凝縮一般鮮紅,瘮人之餘,卻雜揉著不得輕視的絕美,仿似混入了毒藥的上等紅酒,醇厚的香氣僅是誘人食下冥界石榴的陷阱。


  凝視著他、等同於注視著死亡。


  


  ——沒有人知道為何那隻野獸會馴服在南海太郎朝尊的腳底。


  


 ...

#刀劍亂舞 #南肥

—————————————

*為什麼我寫這對都是劇情向阿十八

*黑道現代暗黑paro

*文筆渣與OOC慎入

*南海太郎朝尊X肥前忠廣

————————————— 


  南海老師最近養了一隻狗。


  那是隻未曾收斂過爪牙的狂犬,體型雖然纖瘦,卻能在眨眼間將生命給撕裂,那雙瞳眸也似血液的凝縮一般鮮紅,瘮人之餘,卻雜揉著不得輕視的絕美,仿似混入了毒藥的上等紅酒,醇厚的香氣僅是誘人食下冥界石榴的陷阱。


  凝視著他、等同於注視著死亡。


  


  ——沒有人知道為何那隻野獸會馴服在南海太郎朝尊的腳底。


  


  「地獄的看門犬,刻耳柏洛斯……嗎,他們似乎這麼喚你呢,肥前。」站在落地窗前,朝尊垂著眼睫,精緻的側臉覆上了天頂的日光,看起來好似微微發著光,連深色的眼睫也被照盡了色彩,彷彿純白的睫扇。


  躺臥在沙發上,被呼喚的青年掀開壓在臉上的報紙,忍不住諷刺的低笑:「不是狗嗎?」


  「人類的學科和狗大不相同,我不太了解為什麼要這樣說你呢。」沉吟著回過身,朝尊邁出光芒所輝映的區塊,身影沒入室內的陰影之中,他露出和煦的微笑,隻手壓上沙發的扶手:「正確來說,豬會比較相近不是嗎?——例如那些只知道傳遞無謂謠言、毫無貢獻的存在。」


  抬眼望向距離極近的臉龐,肥前驀然伸手將上頭人的後頸按下,隔著報紙,油墨氣息很快便浸滿唾液的味道,吐息在略為強硬的吻之中變得炙熱,然而欲更為深入其中,卻又被紙張給擋下,隔紙撩撥雖然更能沉澱慾望,但總差了點侵略性的激動。


  感覺到男子有要起身的趨勢,他也沒有繼續強壓著,任朝尊移開了唇,困擾地看著他:「報紙可不能吃的,肥前,油墨對人體有害。」


  用手指捅破報紙濕濡的區塊,肥前輕笑著嘲諷道:「他們也不能吃,比牲畜還不如吧?相較之下狗會好得多,南海老師。」


  語畢,他張開了嘴,自報紙的破口中伸出舌頭,並且戲謔地瞇起鮮紅的雙眼。

————————————— 
▼全文連結: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856644

點進去如果不是顯示內文的話,記得要點上方的Proceed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