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南茜

4509浏览    50参与
狐雪舞
  《靠速写摸鱼营造我cp很多...

  《靠速写摸鱼营造我cp很多人产粮第四弹》

  前天直播产物✓

  直球天真杀手南茜X隐藏居家大佬塔巴斯。

  出任务格外认真的南茜,在一次下班的路上对饮料贩卖机面前买饮料的塔巴斯一见钟情,于是对这个看起来温润有礼的少年展开了激烈的追求。在南茜的攻势下两人正式交往。但是这个既会做饭又无限包容南茜有些跳跃思维的少年,身份好像很不一般?

  ——

  两天一张速写实在是有点慢了,今天也晚了点。排版真的好难看啊这张,但是参考的素材都是大动作,就有点放不下了。

  《靠速写摸鱼营造我cp很多人产粮第四弹》

  前天直播产物✓

  直球天真杀手南茜X隐藏居家大佬塔巴斯。

  出任务格外认真的南茜,在一次下班的路上对饮料贩卖机面前买饮料的塔巴斯一见钟情,于是对这个看起来温润有礼的少年展开了激烈的追求。在南茜的攻势下两人正式交往。但是这个既会做饭又无限包容南茜有些跳跃思维的少年,身份好像很不一般?

  ——

  两天一张速写实在是有点慢了,今天也晚了点。排版真的好难看啊这张,但是参考的素材都是大动作,就有点放不下了。

狐雪舞
  《靠速写摸鱼营造我cp很多...

  《靠速写摸鱼营造我cp很多人产粮第三弹》

  今日直播产物✓

  这几天速写画下来,心得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夫妻两的头发真的都好难画啊!!不愧是夫妻吗?!塔巴斯我画你的头发从来没有统一过啊!一个速写就是一个新的发型!

  大概是病娇护士小姐X狡诈侦探少年!!!我爱!

  往后的速写摸鱼大概都是速写班长的素材了,他的素材真的给我好多灵感!!

  《靠速写摸鱼营造我cp很多人产粮第三弹》

  今日直播产物✓

  这几天速写画下来,心得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夫妻两的头发真的都好难画啊!!不愧是夫妻吗?!塔巴斯我画你的头发从来没有统一过啊!一个速写就是一个新的发型!

  大概是病娇护士小姐X狡诈侦探少年!!!我爱!

  往后的速写摸鱼大概都是速写班长的素材了,他的素材真的给我好多灵感!!

狐雪舞
  《靠速写摸鱼营造我cp很多...

  《靠速写摸鱼营造我cp很多人产粮第二弹》

  塔巴斯我真的要吐槽你的头发好难画!!

  是直播画的,如果官方的直播活动还继续的,估计会有第三弹第四弹第五弹之类的。

  速写素材是速写班长的微博。

  

  《靠速写摸鱼营造我cp很多人产粮第二弹》

  塔巴斯我真的要吐槽你的头发好难画!!

  是直播画的,如果官方的直播活动还继续的,估计会有第三弹第四弹第五弹之类的。

  速写素材是速写班长的微博。

  

狐雪舞
  进行一些人体速写的摸鱼混更...

  进行一些人体速写的摸鱼混更,企图营造一些我cp有很多人产粮的假象

  进行一些人体速写的摸鱼混更,企图营造一些我cp有很多人产粮的假象

韶愿

为了不该忘却的忘却(塔茜)

 (小花仙动画平行世界) 

 (一)

  

 “同学们,下课了。”戴薇脸上悄然绽出一抹璨色,让人错不开眼。

  

  “戴薇老师真的好漂亮。”即使已经见过无数次,然而每次相见夏安安依旧还能折在黛薇薇的明艳。

  

  "戴薇老师是很好,"千韩的目光却落在刚走进来的红发女子身上,“和南茜老师一样好。”

  

  “嗯,南茜老师超温柔的。”夏安安深以为然。

  

  少女红发如瀑,翠色的眸子温柔沉静,一袭墨绿色长裙衬得她愈发肤色胜雪:"戴薇老师辛苦了。"

  

  黛薇薇看着眼前的少女,眼眸微沉。

  

  从前有个和她一般模样...

 (小花仙动画平行世界) 

 (一)

  

 “同学们,下课了。”戴薇脸上悄然绽出一抹璨色,让人错不开眼。

  

  “戴薇老师真的好漂亮。”即使已经见过无数次,然而每次相见夏安安依旧还能折在黛薇薇的明艳。

  

  "戴薇老师是很好,"千韩的目光却落在刚走进来的红发女子身上,“和南茜老师一样好。”

  

  “嗯,南茜老师超温柔的。”夏安安深以为然。

  

  少女红发如瀑,翠色的眸子温柔沉静,一袭墨绿色长裙衬得她愈发肤色胜雪:"戴薇老师辛苦了。"

  

  黛薇薇看着眼前的少女,眼眸微沉。

  

  从前有个和她一般模样的女子,不过那个傻姑娘更傻些,傻到最后,连命都丢了。

  

   最让黛薇薇觉得心被火烧过一样的不是相似的容颜,一样的姓名,而是一样的性格,一样的小动作,一样对她的亲昵。

  

  这种无意识的动作让黛薇薇时刻想起自己的挚友。

  

  南茜……

  

  想到南茜,黛薇薇心下对恶德势力又恨上了一分,面上却丝毫不显,反而笑意盈盈:"南茜老师客气了。"

  (二)

  花港市是以花闻名,以花立市的,所过之处无处不花团锦簇。

  

  黛薇薇心情不佳,步履也不负往日的轻快。只走着走着,她忽然轻笑一声,转了方向,走近学校湖边的小亭子。

  

  "这里我和爱德文施过魔法,不会有人能看见你的。"黛薇薇淡淡地说。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团子白光一闪窜了出来,嘴里不停地碎念着:"黛薇薇你来这么久别告诉我你没发现,那个美术老师,明明就是……"

  

  "库库鲁,"黛薇薇打断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对她而言,说出这句话都是残忍的,"南茜已经死了,普普拉花神当时是这么告诉我的。"

  

  库库鲁不再说话,普普拉花神的话从来不容置疑。但即使过了这么久,他的心情依然如当时那般不可置信。

  

  怎么会是南茜,怎么也不该是南茜。

  南茜和他们不一样,她不用背负古灵仙族的血海深仇,她本来该是拉贝尔大陆最平凡却又快乐的女孩。

  

  即使那时库库鲁还小,但他也记得那个常给他做漂亮衣服的姐姐。更别说黛薇薇了,那可是她在其他花仙族交的第一个朋友。

  

  "黛薇薇老师,"在良久无言后,库库鲁沙哑着嗓子问,"当时你也在场。" 

  "南茜到底是怎么死的?"

  

  黛薇薇没说话,她实在不愿意回想。

    (三)

  (周末)

  "王珂哥哥。"正在浇花的夏安安眼神瞥到自己心中的男神,声音不自己拔高,差点连手里的水壶都掉了。

  

  王珂对她招了招手,温柔地笑了笑:"安安早上好,夏木教授让我来帮忙。"

  

  夏安安几乎根本掩不住脸上的绯色,连身后有别人在敲门都没注意到。

  

  直到王珂开口提醒,夏安安才惊醒今天是家访日。

  

  "完了!"夏安安忍不住哀嚎道,"今天南茜老师来家访。"

  

  "南茜?"王珂细细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神色微变。

  

  可惜安安忙着去给南茜开门,错过了她的王珂哥哥的变脸。

  

  不过几息之后,她便看见了另一出更好的戏。

  

  南茜看见王珂有些意外,但出于礼貌对王珂点头致意,"你好,我叫南茜。"

  

  王珂没说话,眼神一错不错地看着南茜,眼神专注地甚至让夏安安都觉得,此刻他的眼里只剩下南茜。

  

  南茜似乎受不了这么被灼热的目光盯着,低下身子嘱咐着安安:"安安,老师不知道你家里还有客人,还是下次再说吧。"

  

  说着,南茜便想就此告辞,却被王珂一把拉住手臂。

  

  南茜看着那双如黑曜石般闪亮的黑色眼睛,心中竟是怎么也按捺不住的悸动。

  

  这种感觉是那样熟悉,似乎曾经无数次她曾经因为这个人,心跳快得像是无数个熬夜的夜晚过后濒死的体验。

  

  "原来你的眼睛是黑色的。"

  

  这话实在是无厘头,然而她说得是那样自然,像是在脑海里现实中的无数次演练终于化为了现实。

   

  王珂忽然想起那个女孩睡在他怀里之前,问他:"我还不知道呢,塔巴斯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呀?"

  

  她没能听到答案。

  

  "抱歉,我脑子糊涂了,不过你的眼睛确实很漂亮。"南茜带着歉意地看着王珂,"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王珂轻轻放开她的手:"我才应该说抱歉。"

  

  "抱歉了,南茜。"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四)

  

  "据说每一个花仙死后,在人类世界都会迎来一次新的重生。"梅里美意有所指:"她的确还会残存着之前的记忆,但她们并不是一个人了。"

  

  "亲爱的王子,现在的她与您而言不过是个陌生人了,您可……"

  

  "心软?"塔巴斯嗤笑一声,"梅里美,你讲笑话的水平真是,越来越烂了。"

  

  "别说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就算她是。难道还希望我以命换一命么,别做梦了。"

  

  梅里美是个称职的管家,只默默倾听着塔巴斯的话,不予置评,只在他说完之后,深深鞠了一躬:"希望您能做到,我的王子。"

  

  曾经他也觉得无所谓,不过一段感情,斩断了也就忘了。

  

  他也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想起那位有点傲娇的学生了,但他还记得,她说,他给她了一场美梦。

  

  你看,他也有了惩罚,余生再也摆脱不了名为孤独的黑夜。

  

  他亲手抹去曼陀罗的金色光辉,也将最高贵继承者的紫色亲手葬送,这一切不过是他咎由自取。

  

  我的王子,你真的能逃掉那抹红色么。

  

  (五)

  

  南茜觉得,自己有点喜欢那个叫王珂的男生了。

  

  自从来到花港市,她与这个地方有着挥之不去的格格不入,玩偶店的店长很好,给她提供住处,当她是自己的亲女儿;工作很好,她喜欢鲜艳的色彩,也喜欢自己的同事和可爱的学生。

  可是……似乎一切不该是这样的。

  

  那种陌生感在戴薇来到的时候减轻了很多,当她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的时候更是从未有过的安心。

  

  "大概这就是喜欢吧。"南茜想。

  

     可是那个人身边绕着好多女孩子,南茜有些苦恼,却并不意外,她并不指望那个人能喜欢自己,只常送些自己做的甜食给他吃。

  

  她其实也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扔,但是他每次收到礼物时的笑容都很好看。

  

  南茜忽然明白,其实她真的不求那个人能喜欢他,只要他能多笑笑就好了。

  

  他笑起来是真好看。

  

  (六)

  

  没有感觉了,南茜有些苦恼。

  

  她还是会送王珂很多甜食,寻求那么灿烂的笑容。那个人笑了,但是感觉却截然不同。

  南茜甚至觉得,王珂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她还是每天都送王珂甜食,不求别的,只求再次见到心里那个笑容。

  

  (七)

  

  南茜怔怔地看着店长送她的种子,她见过这枚种子,她确信。

  

  "曼殊沙华。"她轻声念着,小种子闪着光,似乎在回应她。

  

  直至曼殊沙华归位,她终于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在生命之灵消散边缘的那笔交易,想起了自己是谁。

  

 "你愿不愿意,用记忆交换生命?"

  

  曼殊沙华到底是把记忆还给她了。

  

  是了,我是南茜,拉贝尔大陆上最优秀的服装设计师,我……喜欢塔巴斯。

  

  (八)

  

  所以,我要保护我喜欢的人。

  

  南茜是花仙,更是露莎仙女和戴薇薇的好姐妹,又怎么可能认不出她们的气息。

  

  当然,在那次尾随里,她还看见了……他。

  

  其实以他们的能力不该认不出她的,只不过……谁让她现在是个人类呢。

  

  南茜偷偷摸摸地观战,但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哪一方获胜。

  

  只记得,塔巴斯的危险。

  

  天选的少女才能出众,才练好的新招突然爆发也是常有的事。

  

  她也没细想什么,但她知道梅里美惜败,塔巴斯定是没手应付安安这招了。

  

  所以,她又一次挡在他身前。

  

  没有为什么,这只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这次没有曼殊沙华了,她大概是得真的死了。

  

  "你蠢不蠢?"她听着塔巴斯牙齿都在打颤。

  

  南茜却很开心,眉眼弯起,干净得像是一汪清泉。

  

     她终于再次见到了十六岁时遇到的怦然心动的少年。

  

  "塔巴斯,"南茜叫着他的名字,似乎还想对他说些什么,却是没力气了。

  

  "南茜,你又要抛下我了。"

  

  塔巴斯……

  

  "你想都别想。"

  

  

  

  

Caorida

  ......我看了官图才知道茜妹的帽子是全包的  特别喜欢茜妹的爱而不得谁懂(但这不妨碍我膈应现在的官方☺️🥰

  ......我看了官图才知道茜妹的帽子是全包的  特别喜欢茜妹的爱而不得谁懂(但这不妨碍我膈应现在的官方☺️🥰

Caorida
  塔茜......卡瓦   ...

  塔茜......卡瓦

  😋我现在吃他俩的饭要去翻贴吧👊🥺🙏🍚

  ......长大了以后才知道淘米搞他们搞的这么狗......


  塔茜......卡瓦

  😋我现在吃他俩的饭要去翻贴吧👊🥺🙏🍚

  ......长大了以后才知道淘米搞他们搞的这么狗......


航_3745

南茜(南希)

主要是原著中的南茜太过意难平

我绝对没有原著写的好,只是练一练写作。求见谅

致敬作者:查尔斯.狄更斯

从南茜最后一次见露丝小姐后接起

  

  “不!”姑娘答道,我做这件事不是为了钱。让我问心无愧吧!不过,你可以把你随身所带的东西给我一件。我想保存一件你的东西做个纪念,可爱的小姐。不,不要戒指,只要你的手套或者手帕。好!祝你幸福!愿上帝赐福与你!晚安,晚安!"

  南茜急忙转过身去,手中紧紧攥着年轻的小姐的手帕,快步向前走去,还有两个小时才是黎明,桥两旁的黑河一片死寂,像是一滩黏乎乎的黏液,黏在人身上喘不过气。夜间的寒风一次又一次向她袭来,内心的激动与冷风迫使她蜷在了桥边...

主要是原著中的南茜太过意难平

我绝对没有原著写的好,只是练一练写作。求见谅

致敬作者:查尔斯.狄更斯

从南茜最后一次见露丝小姐后接起

  

  “不!”姑娘答道,我做这件事不是为了钱。让我问心无愧吧!不过,你可以把你随身所带的东西给我一件。我想保存一件你的东西做个纪念,可爱的小姐。不,不要戒指,只要你的手套或者手帕。好!祝你幸福!愿上帝赐福与你!晚安,晚安!"

  南茜急忙转过身去,手中紧紧攥着年轻的小姐的手帕,快步向前走去,还有两个小时才是黎明,桥两旁的黑河一片死寂,像是一滩黏乎乎的黏液,黏在人身上喘不过气。夜间的寒风一次又一次向她袭来,内心的激动与冷风迫使她蜷在了桥边休息。

  “噢,比尔,你会迷途知返的,对吗?”南茜把那圣洁的手帕颤抖着展开,清冷的月光反射在小姐那还残留着余温的手帕上。那位小姐的话语是多么打动人心啊!那是一幅多么美好的前景,他们可以抛除以往的一切,到别的国家去过不一样的生活,离开这可怕的地方!

  一声猫头鹰的啼叫,打破了死寂,把姑娘拉回了现实,“他对我又怎么样呢?”她打了个寒颤,警觉地望了望,又起身快步走去……

  (越写越觉得南茜似乎非死不可…我尽量把它扭回来,所以可能情节会突兀)

  

彧稀

谁懂真情侣之间的一些氛围感啊!直接爆炸💥

谁懂真情侣之间的一些氛围感啊!直接爆炸💥

贰贰十二
  真情侣就是配一脸

  真情侣就是配一脸

  真情侣就是配一脸

狐雪舞
  是私设的情侣服的情侣塔茜,...

  是私设的情侣服的情侣塔茜,主色调其实是偏蓝色的,但是插图氛围就不考虑主色调啦~等有时间就把情侣服的服设肝出来!

  又画了塔茜,这次进步真的超级大!!

  是私设的情侣服的情侣塔茜,主色调其实是偏蓝色的,但是插图氛围就不考虑主色调啦~等有时间就把情侣服的服设肝出来!

  又画了塔茜,这次进步真的超级大!!

小帕

【南鸢】密谋

cp:南鸢

🌟小姑娘终于见面啦🌟

 挂断电话,闻鸢靠着墙跌坐在地上。刚才的高强度实验让她很不舒服。不过,闻鸢闭着眼低笑出声“接电话的哪位叫什么来着?南茜?听着倒是个温和的人,不知道实力怎么样?这是有意思。”按了按肋骨的位置差不多长好了,闻鸢扶着墙站起来,摸到一个机关使劲往下一拉,伴随着轰隆声旁边出现一个暗门。闻鸢走进门内,随手拿起一把匕首舞了几下。“唉,好久不见,藏锋。”

  夜深人静,南茜腰间别着暗影(她的剑)悄悄摸进实验所。“喂,闻鸢我进来了。你在哪?”闻鸢打包好包裹悠哉悠哉的坐在房间里,“你进来后顺着最左边的路走到尽头,然后右转第5个房间。”闻鸢站起身,随时防备着。

  “当...

cp:南鸢

🌟小姑娘终于见面啦🌟

 挂断电话,闻鸢靠着墙跌坐在地上。刚才的高强度实验让她很不舒服。不过,闻鸢闭着眼低笑出声“接电话的哪位叫什么来着?南茜?听着倒是个温和的人,不知道实力怎么样?这是有意思。”按了按肋骨的位置差不多长好了,闻鸢扶着墙站起来,摸到一个机关使劲往下一拉,伴随着轰隆声旁边出现一个暗门。闻鸢走进门内,随手拿起一把匕首舞了几下。“唉,好久不见,藏锋。”

  夜深人静,南茜腰间别着暗影(她的剑)悄悄摸进实验所。“喂,闻鸢我进来了。你在哪?”闻鸢打包好包裹悠哉悠哉的坐在房间里,“你进来后顺着最左边的路走到尽头,然后右转第5个房间。”闻鸢站起身,随时防备着。

  “当当当”是暗号,闻鸢将门打开一条小缝,“南茜,你的合作伙伴。”闻鸢放心的开门一把将南茜拉进屋子,介绍自己“闻鸢,算是你的合作伙伴吧”。南茜温和的笑笑,并不在意对方凶巴巴的态度,“你有这里的地图吗?我第一次来。”南茜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你们这儿防备真严,不过一个能打的也没有。”闻鸢嘲讽般哼了一声“这儿就没个正常的,不用地图,从这往上走三层就是总控制室炸了那里就行了。”闻鸢一想到这个困了她15年的鬼地方马上就要碎成灰了,激动的不行。

  “ok,那就出发吧。我带了3个雷,一会儿我把它们按在那里,然后我们就跑。怎么样,闻鸢鸢。”南茜自来熟般搭上闻鸢的肩膀叫的亲切,这位凶巴巴的小疯子属实是引起了她的注意。她以自己的品格起誓,她从来没有对亲人以外的人如此上心。

  “别叫的这么亲,小心转眼我把你刀了。”闻鸢嫌弃的吧拉开她的手。这人怎么这么自来熟,仗着自己长得好就为所欲为吗?好吧,这不能怪闻鸢,毕竟作为除了裹得严严实实的疯子们,她谁也见不到。

  希望能成功,愿神保佑。

  

原野追逐
  我印象里南茜和艾玛是好闺蜜...

  我印象里南茜和艾玛是好闺蜜,按理说南茜的相关人物应有艾玛,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小槽点。

  其次南茜本来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女孩子,可她却因为雪露可以待在塔巴斯身边而嫉妒她,这显得她又自私又恋爱脑。(话说南茜要是仅仅因为这个嫉妒雪露的话那她是不是得恨死西蒙...)

  我印象里南茜和艾玛是好闺蜜,按理说南茜的相关人物应有艾玛,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小槽点。

  其次南茜本来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女孩子,可她却因为雪露可以待在塔巴斯身边而嫉妒她,这显得她又自私又恋爱脑。(话说南茜要是仅仅因为这个嫉妒雪露的话那她是不是得恨死西蒙...)

魔法猪蹄李乔特

Nancy的blinking像猎枪射出的子弹,直中我心_(´ཀ`」 ∠)__ 

Nancy的blinking像猎枪射出的子弹,直中我心_(´ཀ`」 ∠)__ 

小花仙

【南茜】

「南茜是服装店的负责人,曾经的她愿意为了塔巴斯做任何事~」

【南茜】

「南茜是服装店的负责人,曾经的她愿意为了塔巴斯做任何事~」

海怪玩海星💫

五二零画一画以前玩页游印象比较深的角色(…)

十几年前有个小屁孩只知道溜大街、买衣服、看美眉(被打死)

还有纺织店(?)的艾玛(),但是我画不动了(屑)

南茜的瞳色记错了,这个憨批(赶紧改赶紧改)

五二零画一画以前玩页游印象比较深的角色(…)

十几年前有个小屁孩只知道溜大街、买衣服、看美眉(被打死)

还有纺织店(?)的艾玛(),但是我画不动了(屑)

南茜的瞳色记错了,这个憨批(赶紧改赶紧改)

梅哥粘土
您的一只胖胖南茜小鸡请签收小助
您的一只胖胖南茜小鸡请签收小助
狐雪舞

是两个版本的南茜~!原本开始是想画塔巴斯给南茜涂口红的,后来朋友和我说捏着头发会更加暧昧一些,赞同!!!我真太喜欢南茜小可爱啦!!

是两个版本的南茜~!原本开始是想画塔巴斯给南茜涂口红的,后来朋友和我说捏着头发会更加暧昧一些,赞同!!!我真太喜欢南茜小可爱啦!!

锦翎沫苏

设计师们的服装交流会★

非常儿童画和ooc了...

南茜已经崩得像人外了...

打原作名占tag...

还是只打角色名好了✔

设计师们的服装交流会★

非常儿童画和ooc了...

南茜已经崩得像人外了...

打原作名占tag...

还是只打角色名好了✔

安露himei

《花仙日常》

3.


“仙儿啊——”“比儿啊——”

小花仙和小奥比紧紧相拥热泪盈眶,边走边亲热进了花园小屋。


小奥比端着白瓷茶杯欣赏窗外蓬勃生长时不时掉点仙豆的面包花。


小屋坐落于池塘里一片绿茵浮地。不知是捣药还是摘年糕的兔子静静立在呈心形种植的月亮花中央。几株色泽梦幻的紫藤从白鸽、气球一同牵起的花盆边缘垂下,于波光荡漾的水面欣赏优雅倒影。


肥沃土壤里生出一片桃花树,夹杂几株仿佛会随风奏乐的铃兰。仔细瞧去,小草中藏着新生的四叶草,似乎有一株三叶。树杈上挂着平平无奇的棕色花盆,粉白相映的吊兰开得灿烂明朗,白色花精灵沉睡于花朵中央,光芒环绕下,微笑着。


小雨淅淅沥沥,晴天蒙上暖昧银...

3.


“仙儿啊——”“比儿啊——”

小花仙和小奥比紧紧相拥热泪盈眶,边走边亲热进了花园小屋。


小奥比端着白瓷茶杯欣赏窗外蓬勃生长时不时掉点仙豆的面包花。


小屋坐落于池塘里一片绿茵浮地。不知是捣药还是摘年糕的兔子静静立在呈心形种植的月亮花中央。几株色泽梦幻的紫藤从白鸽、气球一同牵起的花盆边缘垂下,于波光荡漾的水面欣赏优雅倒影。


肥沃土壤里生出一片桃花树,夹杂几株仿佛会随风奏乐的铃兰。仔细瞧去,小草中藏着新生的四叶草,似乎有一株三叶。树杈上挂着平平无奇的棕色花盆,粉白相映的吊兰开得灿烂明朗,白色花精灵沉睡于花朵中央,光芒环绕下,微笑着。


小雨淅淅沥沥,晴天蒙上暖昧银灰,清新而透明。天气瞬息万变。雨停彩虹现。阳光普照,水珠如钻石,闪闪发光。


花园美得令人心醉。


小花仙的三个花宝落在浮于池塘的粉色花瓣上嬉闹。


“最近怎样?”

小花仙在小奥比对面坐下,咬了口甜点,清甜馅料爆出奶白酥皮,化在口里。

“衣服衣服衣服,”小奥比喝了口茶,“每周好几件……唔,这什么?”


“奶茶,给手游准备的。”

“进度好快,估计《小花仙》比《奥比岛》先出来。”


“这次手游,我好像有了个cp。”小花仙托腮向好姬友嘟囔:“是个正太,但没我男装可爱。”

“你那算好的,”小奥比叹气,“你知道我三代的cp是谁吗?是黑古拉。”


“咦,我以为你们二代就在一起了?”

“我看得上那熊崽子?”

“当年在苍月塔被暴揍天天来找我哭的熊娃子是谁?”

“是的,我们有一段思怨……呸!”


“8G熊熊了。我觉着你们二代时互动挺甜啊,我也是二代时才晓得你是母的。”

“你说二代黑古拉博士那个跟踪狂?他肯定想暗戳戳插我N刀。”


“嗯哼~但二、三代过渡任务里他不是救了你一命嘛,还不是第一次。”

“唔……相比较,三代这个黑古拉太让我操心了。”


“我建议,月球再度攻打奥比岛时,你作为奥比勇者去联姻,历史重演皆大欢喜。”

“怎么是我远嫁而不是我娶他?”


“哦~原来你想跟他结婚啊。”

“小花仙你套路我!”


“反正你岛的子供倾向越来越狠,这种结局也并非绝无可能。”

“话说你们怎么16禁了?”

“我们有blood嘛,还有无敌兄弟爱勇气国物语。”

“真好,我们只有扭蛋王子。”


“我猜页游剧情接上手游剧情后就能升格为18禁了。”

“唉,现在的玛丽苏剧本烦死了,想跳槽。”

“你再怎么跳撑死也是奥义联盟,那儿也有黑古拉。”


“算了,黑奥就黑奥,好歹生命安全有保障。”


小奥比摘下帽子,“A”旁签着“黑古拉”。


4.


“南茜~”南茜摇头。

“艾玛~”艾玛摇头。

“妮可~”妮可摇头。

“尤里~”尤里摇头。


任小花仙可怜巴巴左央右求半天,设计师们的回答都是“No”。


南茜:“现在的主角都不走浮夸风了。”

艾玛:“想想好的,这批布是新货。”

妮可:“带首饰会减弱可爱属性。”

尤里:“双马尾是时下流行。”


小花仙扇了扇朴素至极略不流畅的假翅膀,怀疑仙生。班森神出鬼没:“凑合着用吧习惯就好,毕竟原来是人类。”


“如果是人类穿到拉贝尔,让安安来不好吗?”

“不行,安安的游戏够多了她都没时间和库库鲁培养感情,导演给他们批了去摩尔庄园的假。”


“我兢兢业业九年都没放过假。”

“怪我咯,”班森摊手,“最重要的,这回你和塔巴斯魔王有cp。”


“什么了?!”鬼哭狼嚎的还有刚来的塔巴斯。


“人类怎么配得上我。”

“你入戏这么快了?我还没嫌弃你呢!”


小花仙定睛一看立马气得炸触角。

“南茜我抗议!凭什么他就是高定我就是破烂?”


“呃,”南茜点着脸,“事实上男生们的衣服都是雷克斯设计的不关我事!”

她才不会说这是她和粉红伯爵的主意。


艾玛:“对对对,放心吧你是主角后期也有很多漂亮衣服的,有花精灵王就行。”

妮可和尤里附和:“他们还只是花精灵呢。”


小花仙哀怨地督了班森一眼:“我有男体吗?”

“不好意思,这次没有。就算有你也帅不过他。导演想让他当全拉贝尔最贵的男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