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通

31119浏览    3010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3-29 08:03
海菜即茗

改图 @影影倩倩 倩哥的脑洞,字也是她打的,!我的天高产似....快夸我

改图 @影影倩倩 倩哥的脑洞,字也是她打的,!我的天高产似....快夸我

海菜即茗

连夜肝出来的,今天返校!!我吐血,emmm因为很急质量超低,看着开心就好了,然后!!!然后!!!ooc爆炸,亲亲什么的我真的不擅长画,有一点点园医(我爱吃) @影影倩倩 期待你的文

连夜肝出来的,今天返校!!我吐血,emmm因为很急质量超低,看着开心就好了,然后!!!然后!!!ooc爆炸,亲亲什么的我真的不擅长画,有一点点园医(我爱吃) @影影倩倩 期待你的文

棠木屐

哦,我的天呐,官方发糖!太可爱了,娇小纤弱的少爷

哦,我的天呐,官方发糖!太可爱了,娇小纤弱的少爷

悠兔

督判!p2白武激情舌吻(你妹

督判!p2白武激情舌吻(你妹

沐正

SONY A7- Takumar 50mm F1.4

出境:夏夏

地点:南通


SONY A7- Takumar 50mm F1.4

出境:夏夏

地点:南通


天花乱坠君小柒
【费米】喜你为疾,石药无一以前...

【费米】喜你为疾,石药无一

以前的链接整理直接看这一篇就行啦 http://cc010516317.lofter.com/post/1e8e43de_126999dd



米迦的表情中带了几丝惊诧,随即推出自己的右手去接莱内的拳头,手掌和拳头即将触碰之时,米迦的手腕一翻,原先向前冲的手掌向下一偏,带着一股遒劲的掌风,顺着莱内的小臂向上,抓住了莱内的手肘,五指化作鹰钩,幕的收紧,轻轻向上一提。
当真是轻轻向上一提,可在一旁的人眼里看来不是,这一提力量巨大,险些把莱内的手臂扯脱臼,莱内吃力地踮着脚尖,被米迦扯得直咧嘴。
米迦肯定没注意到,这一切被门外透过窗户注视着的人尽收眼底,
“啧啧啧,小米迦,太暴力了哟…...

【费米】喜你为疾,石药无一

以前的链接整理直接看这一篇就行啦 http://cc010516317.lofter.com/post/1e8e43de_126999dd



米迦的表情中带了几丝惊诧,随即推出自己的右手去接莱内的拳头,手掌和拳头即将触碰之时,米迦的手腕一翻,原先向前冲的手掌向下一偏,带着一股遒劲的掌风,顺着莱内的小臂向上,抓住了莱内的手肘,五指化作鹰钩,幕的收紧,轻轻向上一提。
当真是轻轻向上一提,可在一旁的人眼里看来不是,这一提力量巨大,险些把莱内的手臂扯脱臼,莱内吃力地踮着脚尖,被米迦扯得直咧嘴。
米迦肯定没注意到,这一切被门外透过窗户注视着的人尽收眼底,
“啧啧啧,小米迦,太暴力了哟……”
米迦的左手也没闲着,向莱内的袖口伸去,莱内当下一慌,嘴里吐出来一个东西,细看那是一块口香糖,强烈的冲力把外面一层削开,露出里面一颗暗红色的小药丸,直直地向米迦微张的嘴飞去!
众人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两人,看到这毒丸,刹那间都倒吸了一口气。
门外的人叹了一口气,唉,怎么用了毒?指尖在空中画了个圈,那暗红色的药丸变成了一小簇火焰,在离米迦嘴巴一厘米处燃成灰烬。
莱内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挣扎两下想要抽开自己的手臂,米迦开口,
“莱内,还有什么招儿?”
“……”
莱内咬住下唇,心里很是不甘。
米迦一把抽出莱内藏在衣袖里的银匕首,用虎口架住,在自己的手上转了一圈展示给大家看,
“这是哪儿来的?”
底下的同学们知道,血族携带银器已是重罪,有用银器伤害同类倾向的更是罪加一等。想想都倒吸一口气。
米迦斜视着莱内,等待他的回答,莱内迟迟不开口,米迦就先开口了,
“嗯?不想说?那就只好上报雷斯特·卡说,莱内·西姆蓄谋已久,随身携带银器,杀害同族未遂。”
莱内听了米迦的话脸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白,心里不知道暗骂了多少声混账。
门外那位抱了抱胸,开口喃喃,
“啧啧啧,小米迦,太聪明了哟…”
在米迦的大力拉扯下,莱内支支吾吾地开口道,
“你放开我…嘶……我就告诉你。”
米迦血红色的瞳仁淡漠地扫了一眼莱内,面无表情的把自己抓着莱内手肘的手一甩,这一甩,米迦感觉自己没用多大力气,竟生生把莱内甩开三米。
莱内挫败地瘫坐在地,喉头一甜,呸出一口血沫,
“我在从宿舍来教室的路上捡到的。”
米迦听了,秀气的眉毛皱起。
捡到?这个学院里不可能有人会带银器,带了银器的话,更不可能随意丢弃或是落在大路上,这银匕首,怎么会碰巧被莱内捡到?
米迦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学院,仿佛在酝酿什么计划…
门外的费里德·巴特利凝视着皱着眉头的米迦,一声不吭地走开了。

/校长室/
“混账!冯·斯克鲁德在搞什么!?”
雷斯特本来靠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听到下属的报告,砰地一声一拍桌子,站起大声吼道,手指紧紧扣着桌子边缘,眼中似有波涛翻涌。
下属在盛怒的雷斯特面前,恭恭敬敬地弯着腰,一动也不敢动,别说大气了,小气都不敢出一口。
雷斯特自然知道,这一切和费里德脱不了干系。
“叫费里德过来。”
雷斯特冷冷一声,带着无限威压,那位下属的一滴冷汗流到了脖子根,还没反应过来。
“还不快去!!”
雷斯特吼道,饱含力量的一声吼,声音很大却不刺耳,带着一股浑厚的力量,震碎了窗户,玻璃唏哩唏哩碎了一地,那个下属感觉自己耳鬓厮处有一丝凉意,伸手一摸,指尖略感湿润,低眼一看,赫然殷虹一片。雷斯特的这一声吼,已把他的耳膜震裂!
“别发那么大的脾气,小屁孩儿。”

TBC.

ps:这次更地有点短小……不要介意,下次大粗长!而且大结局!(旗帜飘扬)
图源百度,详情:
https://m.baidu.com/sf/vsearch?pd=image_content&word=终结的炽天使&tn=vsearch&atn=mediacy&fr=tab&sa=vs_tab&imgpn=33&imgspn=0&tt=1&di=101618331430&pi=0&cs=4279697827%2C1643296325&adpicid=&bdtype=0&objurl=http%3A%2F%2Fimg1.xiazaizhijia.com%2Fwalls%2F20151216%2F1024x768_16afc290c297cf7.jpg&imgos=3491063288%2C1614014204&imgis=0%2C0

百析
还是发了,废料() 昨晚的

还是发了,废料()

昨晚的

还是发了,废料()

昨晚的

桃蛋白

水龙吟(二十)


这章!魏哥!终于!出场啦!
(内心无比激动!我觉得我下篇要写羡澄了,为双杰打CALL!)

这番话过后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蓝曦臣依旧机械化地做着手里剩下的汤圆,江澄则是一言不发,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垂着睫毛把玩着手里的那两个面团子。
却在这时,似乎能听到从山门处传来一阵阵喧闹的声音,江澄疑心是自己所错了,毕竟这里
可是规矩多如牛毛的云深不知处,又不是在莲花坞,怎会有人胆敢这般公然道哗,也不怕把
那三千家规抄到死。
哦,也不是没有人,还是有的,比如魏婴那家伙,当初就是这么无法无天的,能把蓝老先生
气到半死,天下估计也独有他那一份了。
可再仔细听,那喧闹声却是越发大了起来,绝不会是错觉了,...


这章!魏哥!终于!出场啦!
(内心无比激动!我觉得我下篇要写羡澄了,为双杰打CALL!)

这番话过后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蓝曦臣依旧机械化地做着手里剩下的汤圆,江澄则是一言不发,安安静静地坐在那儿,垂着睫毛把玩着手里的那两个面团子。
却在这时,似乎能听到从山门处传来一阵阵喧闹的声音,江澄疑心是自己所错了,毕竟这里
可是规矩多如牛毛的云深不知处,又不是在莲花坞,怎会有人胆敢这般公然道哗,也不怕把
那三千家规抄到死。
哦,也不是没有人,还是有的,比如魏婴那家伙,当初就是这么无法无天的,能把蓝老先生
气到半死,天下估计也独有他那一份了。
可再仔细听,那喧闹声却是越发大了起来,绝不会是错觉了,江澄有些疑惑地望了眼蓝曦臣, 对方显然也听到了这声音,而且见怪不怪了,在干净的抹布上擦净了手,笑着道:“听这声音,应该是忘机和魏公子回来了,整个云深不知处也只有魏公子一人会如此活泼了。”
他话音还未落,江澄已经整个人从位子上跳了起来,眼睛发亮地问道:“真的是阿婴回来了吗?真的吗真的吗?“
见他终于神采飞扬了起来,蓝曦臣真是恨不得把心都掏给他,便笑着应道:“自然是真的。”
“那我去见他!”江澄闻言,真是一刻都等不了了,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往外冲。
“你跑慢点。”蓝曦臣一个错眼就让人给跑开了,追都追不上,只能在人背后喊了声:“小心给摔了。“
“知道啦……”江澄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才这一会,他就已经不知道跑到哪了。
蓝曦臣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正准备把桌面都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瞬间就变了神色。
如今的魏无羡,哪里还是当年的江澄所熟悉的那般模样,而如今这模样的江澄贸贸然跑到故
人面前,又会惊起故人心里多少的波澜。
那般情景蓝曦臣连想都不敢想,思及此,他也什么都顾不得了,直接朝着江澄离开的方向追了出去。
那厢魏无羡刚跟着蓝忘机回了山门就受到了一众弟子的欢迎。魏无羡为人风趣,又从没有架子,遇人常带个笑脸,和小辈们开开玩笑、称兄道弟也是常有的事,完全不是蓝氏子弟惯常的刻板做派,和他那个不苟言笑、遵规守礼的道侣含光君更是截然不同,所以很得那些小辈的喜爱。
此刻却见他半歪在自家道侣的身上,正眉飞色舞地和众人聊着这一路的所见所闻,又讲了他与蓝湛二人与那西海海妖大战三百回合。他口才极好,声情并茂,讲到要紧处便引得一众小孩惊呼出声,魏无羡便越发得意洋洋起来。
他分明脸上还带着伤,衣衫也有些破败,本该是极狠狈的模样,但端的是潇洒恣意,神采飞扬,硬是比衣冠端正的蓝氏弟子要出挑。
他身旁的含光君倒是一如既往,形如兰芷气如寒冰,那双琉璃眼一刻也不从爱人身上移开,他的手里紧紧攥着一个盒子,脸色也比往日缓和了许多,想来此行不虚。
这两人从样貌到气质都是天差地别,站在一处却又自成格局,便如那对瓣的两块玉块,合拢了才算圆满。
魏无羡还在那儿侃侃而谈,却听见远处有一人疾呼:“阿婴!”他当下就是一怔。
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又或者说,这世上还有谁会如此唤他,世人多以老祖之名称呼,亲近的人唤一声无羡,惹毛了蓝湛便听他叫一声魏婴,也便就这般了。
会叫他阿婴的,多已作了古。余下的那个,怕是此生不会再开这个口了。
那么,如今又是谁这般喊他呢。
魏无羡循声望去,只见一个身看蓝氏校服的少年正朝看自己的方向奔过来,身形窈窕,形容俊秀,一对细眉杏眼就这么直直撞进了魏无羡的心里。
这孩子,怎么那么像江澄。
不像那个早与自己桥路两端、不死不休的江澄,倒像那个还会叫自己一声阿婴的晚吟师妹。
魏无有些恍惚。
那少年奔过来后就在人群里寻找着什么,他的目光环顾着四周,经过了魏无羡,没有片刻停留,便又掠过了。
他倒是多看了两眼蓝忘机,似是有些疑惑,随后又恍然了,朝着对方恭恭敬敬行礼道:“见过含光君。我听涣……泽芜君说起魏婴如今是你的道侣,不知此刻他在何处?”
这时后方又奔来一人,正是闭关多年的蓝家宗主蓝曦臣,他将那少年揽住了,有些艰难地说道:“晚吟,实在对不住,有关于魏公子,我有一事还未向你说明。”
他此话一出,对于魏无羡不啻于当头雷击,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少年,颤颤巍巍地问道:“蓝大哥,你、你说什么?你叫他…什么?”
他本就身体日衰,这次在西海还受了点伤,此时心神不稳,竟是闷声就吐出一口血来,整个
人都有些摇摇欲坠。
蓝忘机忙一把把人搂住了,按住后背给他输送灵力,一边道:“魏婴,稳住心神。”
他这话又叫江澄愣住了,他一把转过头盯着眼前这个脸色惨白的青年人,妄图从那份毫无印
象的陌生里寻出一丝往日的熟悉,却是一无所获。
他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往下挪,最终停在了对方的腰际。那儿正挂着一支通身乌黑的笛子。
那是陈情!
江澄突然梗住了,他愣愣的看看那支笛子,缓缓地,缓缓地伸出了手,然后一把将它攥住了,他的手不受控制地发着抖,然后,另一只手覆了上来,牢牢攥紧了他的手。
江澄抬起头,就撞进了那青年的一双眼里。
不再是熟悉的桃花眼,里面流露的却还是那份熟悉。他知道,那是魏婴看他时候的样子,丝毫未变。
故人相逢,不相识。
他们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对方,此刻所有的一切都如潮落般褪去了,没有蓝忘机,也没有蓝曦臣,只有江澄和魏婴,从那时光废墟里爬出了,带着一身的伤与痛,如那世间游魂,只静静看着对方,却还不敢相认。
末了却只能道一句:
“师兄,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
“师弟,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了?”
异口同声,一般古怪。
一腔心绪,满腹心酸。

(我真的,只要想想这两人见面时候的场景,就忍不住要落泪,真是心酸到了极点,故人相逢却不识啊!)

桃蛋白

水龙吟(九)


人物秀秀的 OOC我的
CP曦澄 忘羡
私设澄澄因为某些缘故变小

一贯清冷的寒室平素第一次多了人气,外加满屋子的药香。
江澄从蓝曦臣提回药包时就开始面露苦色,随着煎药的时间越发变得一言难尽起来,更不消说当蓝曦臣把煎好的药端到他面前的时候了。
蓝曦臣看他一张小脸板的死紧,盯着那碗药就像是在看危险物品,端的是神情戒备,心里有些怜惜,恨不得能代了他喝这碗药,叫他不再这般害怕为难。
可纵使事事都能代得,这喝药如何能替,蓝曦臣将碗放到江澄的手里,自己的手托着江澄的手,弯下腰轻声劝道:“这药方才已经搁了会儿,如今正好入口,若是再放一会恐怕就要凉了,若是凉了只怕还要再苦几分,还是趁着现在还有温度直接喝了...


人物秀秀的 OOC我的
CP曦澄 忘羡
私设澄澄因为某些缘故变小

一贯清冷的寒室平素第一次多了人气,外加满屋子的药香。
江澄从蓝曦臣提回药包时就开始面露苦色,随着煎药的时间越发变得一言难尽起来,更不消说当蓝曦臣把煎好的药端到他面前的时候了。
蓝曦臣看他一张小脸板的死紧,盯着那碗药就像是在看危险物品,端的是神情戒备,心里有些怜惜,恨不得能代了他喝这碗药,叫他不再这般害怕为难。
可纵使事事都能代得,这喝药如何能替,蓝曦臣将碗放到江澄的手里,自己的手托着江澄的手,弯下腰轻声劝道:“这药方才已经搁了会儿,如今正好入口,若是再放一会恐怕就要凉了,若是凉了只怕还要再苦几分,还是趁着现在还有温度直接喝了吧。”
江澄闻言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深呼吸一口气,闭着眼睛仰头将一碗药一口喝尽,那样子活像是英勇就义一般。
江澄把手里的碗往蓝曦臣手里一塞,依旧是闭着眼皱着眉的模样,似乎被这一碗药会心一击,无法回神。
蓝曦臣把药碗放回桌子上,回过头就看到江澄这副表情,当下心里有些发笑,果然还是个孩子啊。
他但笑却不说话,脚步轻轻地走到江澄身边,从衣服里掏出一粒丸子大小的东西,趁着江澄眼睛还未睁开,悄悄塞进江澄微开的嘴里。
“嗯?”江澄被惊了一下,立马睁开眼来,就看到蓝曦臣笑吟吟站在自己身前,下意识砸吧了一下嘴,从上舌尖上传来一股子的甜味。
“是糖!”江澄的眼睛亮了亮。糖的甜味立马冲淡了嘴巴里充斥的苦色,反而透出一股香甜来,江澄也顾不上其他,只专心吮吸舌尖那粒小小的糖。
“你啊,”蓝曦臣摇摇头,有些无奈又有些纵容:“怎么也没点防备心,万一我塞给你的是不好的东西呢,你也就这么吃了?”
“你是泽芜君嘛!光风霁月,怎么会害我,如果是其他人我才不会这样呢。”江澄皱了皱鼻子反驳道。
“……好吧,能得晚吟信任,实乃我的荣幸。”蓝曦臣从善如流顺毛撸。
小小一颗糖融的很快,江澄不舍得咬碎了,舌尖卷着那颗糖把它压到舌根下面,含含糊糊问道:“泽芜君哪来的糖啊?”
蓝曦臣一边收拾药壶一边回答:“怕你嫌苦,我就让思追去山脚下买了包糖。”他扭过头就看到江澄满眼亮晶晶看着他,当机立断拒绝道:“不行!只许吃一颗。”
“……哦。”应倒是应下了,可人却鼓着腮帮子,不高兴呢。
不过一贯好脾气随着他的蓝曦臣这次却不为所动。
江澄有些怏怏,他将腮帮子里的一口气一点点挤了出来,放弃了再要一颗糖的想法。
蓝曦臣把收拾好的药壶药碗交给侍者,回来就看到这副光景,终是忍俊不禁笑出了声,他笑着摇摇头,原本做好建设的心又软了下来,他从衣服里又掏出一颗糖,放到江澄的掌心里道:“真拿你没办法,今日是第一次,我就再给你一颗,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江澄软软地应了声,点头如蒜捣,久违的梨涡再次浅浅出现。
这一笑差点就让蓝曦臣把方才的话又给忘了,只想着这人若是能天天这般笑着,就是把全天下的糖都奉到他面前自己也是乐意的。
蓝曦臣心里还记挂着金丹秘法一事,他越想越不能安心,当即给金凌写了封信,询问内奸一事。
金凌的回信更快,蓝曦臣将他的回信展开,金凌在信上说,这位内奸已经找到了,可是此人十分警觉,一被发现就自行了断,连一点有用信息都没有问到,让人怀疑此人是否还有同党需要保全,所以了断才这般干脆利落。
蓝曦臣看完回信就陷入了深思,他原以为一旦抓住了内奸一切都会水落石出,可照现在看来江家如今的这潭水深的很,如今露出来的只怕是冰山一角。
蓝曦臣揉了揉额角有些喜忧参半,忧的是内奸已死,线索断绝,金丹一事无法立时解决,喜的是看情况还有同党,也不算一筹莫展。
蓝曦臣叹了口气,将回信给烧了,也把事情暂时搁下,好在还有叔父大人,总不会绝人之路。
总归……徐徐图之罢。

(蓝大你想把全天下的糖都给澄澄,好歹先问过晓星尘道长的意见啊,不要擅自就做决定!)

Seven薛

魔道祖师历史小课堂 伍

时间线姑苏求学打完姐夫。


cp忘羡,轩离,薛晓


偶尔发糖,文笔渣渣,私设多


百年羡是魏无羡. 羡右下角有英文的句号哦。


我决定啦,我要宠羡羡 把他夸上天 和虐羡羡 只余一人 (๑•̀⌄•́๑)૭


这么觉得坑挖大了填不了辽(?)


这章文风沙雕


————————————


“根据江澄记载,那天晚上,老祖抱着被子,胆怯地站在江澄门外,江澄不允许他进去。也是,怎么会允许呢?”蓝情自嘲般笑笑,“实在不耐烦了,江澄大吼一声再不走他放狗了,老祖怕狗啊,不过片刻江澄便听不到一点老祖的声音了。”


“阿澄。”江枫眠眉头皱起。江澄噘嘴道:“我早就知道错了。”魏无羡...

时间线姑苏求学打完姐夫。



cp忘羡,轩离,薛晓



偶尔发糖,文笔渣渣,私设多




百年羡是魏无羡. 羡右下角有英文的句号哦。



我决定啦,我要宠羡羡 把他夸上天 和虐羡羡 只余一人 (๑•̀⌄•́๑)૭




这么觉得坑挖大了填不了辽(?)





这章文风沙雕


————————————


“根据江澄记载,那天晚上,老祖抱着被子,胆怯地站在江澄门外,江澄不允许他进去。也是,怎么会允许呢?”蓝情自嘲般笑笑,“实在不耐烦了,江澄大吼一声再不走他放狗了,老祖怕狗啊,不过片刻江澄便听不到一点老祖的声音了。”





“阿澄。”江枫眠眉头皱起。江澄噘嘴道:“我早就知道错了。”魏无羡勉强打哈:“江叔叔,明知不可而为之啊。”江枫眠无奈道:“这家训哪是这意思啊。”




“那天,老祖爬上了一棵树,他在云梦爬的第一棵树。寄人篱下最怕惹事生非。”蓝情道,“天很冷,老祖抱着树干,鞋子掉了下去,他却不敢下树捡。就这么抱了一会儿树干,她的师姐,天下最好的师姐江厌离找来了。”




“江厌离说,阿羡你下来吧,这没有狗。老祖死死地抱住树干说,江澄他放狗。江厌离看见树下的鞋子,又道,阿羡是不是鞋子大了?我看见你的鞋子了。其实那鞋子的确大了,但老祖摇头说,不大。”



“老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不消片刻就撑不住掉了下来,江厌离连忙去接,但没有接到,老祖摔到地上叫,我的腿断啦。江厌离抱起老祖,给他穿鞋子,捏了捏,阿羡的鞋子果然大了。江厌离抱着老祖,却看见了江澄,江澄摔在坑里爬不起来了。”蓝情微微一笑,露出些许柔情,随即恢复了傲气。





“于是弱小的江厌离,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背后背着一个孩子,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回江澄与老祖的屋子。”蓝情说完,看着途七。




途七立马接道:“这件事我们一半从江厌离的日记里看的,一半通过家主口述得知。”她有些感慨道:“我想,江厌离是家主的光。”




〖听到江澄掉坑莫名其妙想笑肿么办?〗




〖天下最好的师姐~〗




〖因为师姐,我爱上了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灿烂地对江厌离笑道:“师姐,你是我的光!”江厌离温和笑笑:“阿羡,出去给你做莲藕排骨汤。”魏无羡欢呼,江澄不服道:“有我的份吗?”江厌离笑着点点江澄的额头:“当然有啦。”





金子轩看见江厌离,心中有不知名的情绪在跳动,江厌离……还挺好看的。





“不是,我只想知道,魏无羡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一众姑苏同窗竟一致问道。




江厌离失笑,江澄猛拍魏无羡的肩,“我挺怀念那个可以让我欺负的小魏无羡的。”




魏无羡反笑:“可惜你现在只能被我欺负,是不是呀师~妹~”



“……”



江澄怒,“滚,谁是你师妹?!”




“家主真的很皮,不过也很厉害呢。”途七笑着道,“据家主自己的话,他当时打山鸡射风筝也还是第一~”蓝情点头,眼中露出仰慕之情。



魏无羡吃惊挑眉:“哟,没想到这位傲娇的小姐姐也是我的粉啊。”其他人:你是怎么学会这些乱七八糟的词语的?!魏无羡懵:对哦,不过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屏幕上蓝情和途七又讲了些魏无羡和江澄儿时的事即当初修真界发生的大事,很快就把话题移到了姑苏求学一块。




“日月如梭啊。”蓝情道,“转眼就姑苏求学时期了。”途七笑笑:“这可是家主与他的道侣相见的地方啊。”





〖老祖道侣?!是谁?〗



〖卧槽!为什么历史书里没讲?〗




〖能被老祖看上,定是个美人姐姐~〗





一同窗好友揽上他的肩:“太不给力了啊,遇见美人姐姐都不跟我们说说。”魏无羡反驳道:“我在求学时真的没遇见什么美人姐姐!”




江澄骂道:“没遇见?!那魏无羡你在哪里吃到的枇杷!”魏无羡恍悟:“难不成她们其中一个人是我未来妻子?”可不对啊,他怎么会和那种软绵绵的妹子过一生?




正欲听下去,途七却道:“今天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大家我们下次再见吧。”蓝情颔首。




屏幕瞬间暗了下来,却很快又亮了,众人一眼便看见天空中不知怎么弄上去的“姑苏蓝氏清谈会”。




难不成这次的非直播是蓝氏清谈会?


————————

@微微一笑🍀

  @随风浅羽 更文啊QWQ




星眠(寒假回)

【魔道乙女】关于自家夫人(Omega)的信息素

#拆忘羡

#内含忘☆羡☆澄

失踪人口回归~


蓝忘机


“甜甜的。”面无表情。

“蜜桃味,很软。”耳垂红J。

“喜欢。”我看花眼了?含光君他——笑了?!

以下为读弟机专业翻译:她的信息素甜甜的,是蜜桃味的,每次闻到都很想咬一口。夫人抱着软软的,很舒服,我很喜欢夫人的信息素,也很爱夫人。

(今天的蓝二夫人也超级爱自家夫君)


魏无羡

“你问小娘子的信息素啊。”魏无羡眯着眼睛笑,“她的信息素是玫瑰花香,很优雅。”他仰头喝了一杯酒,“那么优雅的青衣仙,就这么被我拽进了红尘。”他的眼眶有些红,“在乱葬岗的日子,只有小娘子的味道能让我安心。”

你心疼地抱住他:“羡羡乖,别想啦,都过去了。而且,为你入红尘,我...

#拆忘羡

#内含忘☆羡☆澄

失踪人口回归~


蓝忘机


“甜甜的。”面无表情。

“蜜桃味,很软。”耳垂红J。

“喜欢。”我看花眼了?含光君他——笑了?!

以下为读弟机专业翻译:她的信息素甜甜的,是蜜桃味的,每次闻到都很想咬一口。夫人抱着软软的,很舒服,我很喜欢夫人的信息素,也很爱夫人。

(今天的蓝二夫人也超级爱自家夫君)


魏无羡

“你问小娘子的信息素啊。”魏无羡眯着眼睛笑,“她的信息素是玫瑰花香,很优雅。”他仰头喝了一杯酒,“那么优雅的青衣仙,就这么被我拽进了红尘。”他的眼眶有些红,“在乱葬岗的日子,只有小娘子的味道能让我安心。”

你心疼地抱住他:“羡羡乖,别想啦,都过去了。而且,为你入红尘,我心甘情愿。”“嗯。”他反拥住了你。

(今天的老祖和夫人也在秀恩爱。)(今天的星眠也在被迫吃狗粮)(我挺好的,你们不用管我的死话,谢谢。)


江澄

“她?信息素是橙子。”江澄“哼”了一声“也没多好闻,还行吧。”你“呵”了一声,当初江家灭门时也不知道是谁抱着你不放,也不知道是谁当了宗主之后天天要你陪,也不知道是谁把你送的橙子味的香包天天挂身上。他爱你,只是不善表达。

你笑着从背后抱住他:“可是你的信息素很好闻啊,淡淡的莲花味呢,这辈子赖上晚吟啦!”他嘴上虽然嫌弃你,大手却覆上了你的小手。

(15555551,我做错了啥要在这儿吃狗粮?)(曦臣我们下章秀!)(好。)(爱你。♥)


随便

当魏无羡几人穿越回过去……(十)

不多做停留,一群人乘着十几条细瘦的小船,往水祟聚集地划去,河道两旁的居民越来越少,河道也越来越静谧。


这条河道通往前方一片大湖泊,名叫碧灵湖。


船正向湖泊中心划去。


魏无羡突然说道:“唉!这些水祟说是从别的地方淹死,顺带漂过来的,也不太像,水祟都极其认域,通常只认定一片水,就是他们淹死的地方。而这彩衣镇的人靠水而生,一般都会水,也问过了最近没有人淹死。突然出现这么多水祟,不知怎么回事。难不成还是被原来那片水域的管辖者赶过来的?”


蓝曦臣:“是啊!我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便让忘机一起来,以备不测。至于魏公子最后的猜测还是少说为好,免得落人口舌。”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魏...

不多做停留,一群人乘着十几条细瘦的小船,往水祟聚集地划去,河道两旁的居民越来越少,河道也越来越静谧。


这条河道通往前方一片大湖泊,名叫碧灵湖。


船正向湖泊中心划去。


魏无羡突然说道:“唉!这些水祟说是从别的地方淹死,顺带漂过来的,也不太像,水祟都极其认域,通常只认定一片水,就是他们淹死的地方。而这彩衣镇的人靠水而生,一般都会水,也问过了最近没有人淹死。突然出现这么多水祟,不知怎么回事。难不成还是被原来那片水域的管辖者赶过来的?”


蓝曦臣:“是啊!我也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便让忘机一起来,以备不测。至于魏公子最后的猜测还是少说为好,免得落人口舌。”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魏无羡点了点头:“多谢泽芜君提醒。”


“对了,泽芜君是用网抓。”魏无羡又道。


“是,难道云梦江氏有其他办法。”蓝曦臣问道。


“就是在想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像罗盘一样指出邪祟的方向,该有多好。”唉!本来是坐了一两个风邪盘的,但现在拿出来难免会招来风波,对于接下来的事难免会有所波及,何况这件事又不是第一次经历,还没有要用到风邪盘这种对现在境地而言来说的宝贵东西。


江澄道:“少想了,看水。”


魏无羡看向蓝忘机的船底,对蓝忘机道:“忘机兄,看我。”


蓝忘机转头看向了他,后者对他露齿一笑,随机一杆子拍在水面上激起层层水花,蓝忘机借机跳到蓝曦臣的船上。


魏无羡一杆子将蓝忘机刚刚所站之船掀翻,众人随即便看到了几只水鬼趴在蓝忘机刚刚乘的船底。


离着近的门生立即将他们制服了。


蓝曦臣问道:“魏公子怎么知道,他们在忘机船底,而且刚才忘机与魏公子的配合让我这个做哥哥的都有些羡慕啊。”


魏无羡道:“吃水不对,船上只站了一个人,可吃水却比两个人还重,所以船底肯定有东西。蓝二公子想必也注意到了,而水鬼又警觉得很,故而演了刚刚那场戏。没提前通知各位真是不好意思啊!”


蓝曦臣:“原来如此,果然经验老道。魏公子也不必道歉,是我们自己没注意到。水鬼本就警觉,忘机和魏公子这样做无可厚非。”


魏无羡:“过奖,过奖。”


江澄:“……”为啥这厮怎么不要脸。


这时一名门生道:“网动了。”


网绳一阵巨动,魏无羡精神一振:“来了,来了。”


水草般的浓密头发在数十艘小船边齐齐翻涌,一双双惨白的手掌扒上了船舷。蓝忘机反手拔剑,避尘出鞘,削断了船舷左侧的十几只手腕,只留下手指深深抠入木中的手掌。同时随便出鞘,斩断右侧的十几双手腕。


在同时,江澄也将在水中飘来飘去的衣服用剑尖挑上了船。


蓝忘机开口道:“其他人不要轻举妄动。”虽说这次没有带苏涉这种没脑子的人来但还是要提醒一番。免得其他人像他一样蠢。


“江澄,你行啊!捉水鬼把水鬼衣服扯上来了。”江澄瞬间黑脸,这到底怎么回事,这家伙会不知道还不是故意的。


此时船只已行至碧灵湖中心,,湖水颜色极深,墨绿墨绿。忽然蓝忘机微微抬头,道:“小心。”


蓝曦臣以及不知情况的众人疑惑。


蓝忘机道:“水中之物是故意把我们的船只引到碧灵湖中心来的。”


话音刚落,所有人感到船身猛的一沉。



最近可能都不会更新了,脑子好乱啊!一写就难受。所以先停更,抱歉。



LazyFrog🐸
【一级律师24h/9:00】...

【一级律师24h/9:00】

公理之下
正义不朽

【一级律师24h/9:00】

公理之下
正义不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