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南阳

19380浏览    15634参与
一叶清尘

青哄(二)

剑意破空而来,赵青峰却丝毫不动。季川一时也收不住招势,晓星尘没有想太多就用霜华挡下这一招。几人都愣住了,季川委屈巴巴道:“义兄…”


晓星尘脸色略带苍白,明显力不从心了


“不可伤人”他控制不住般地猛咳几声,身形也有些摇摇欲坠,季川连忙扶住他关切道:“义兄你…”


赵青峰不知所措道:“这位公子是因为在下而受伤了吗?”看来这魔头的功力很高啊!


晓星尘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公子这般究竟有何事,不妨与在下一叙,定尽为相助”


赵青峰这才想起自己来这的目地是干什么了。


“在下想和两位一起回圣教,吃香喝辣,同流合污...

剑意破空而来,赵青峰却丝毫不动。季川一时也收不住招势,晓星尘没有想太多就用霜华挡下这一招。几人都愣住了,季川委屈巴巴道:“义兄…”




晓星尘脸色略带苍白,明显力不从心了




“不可伤人”他控制不住般地猛咳几声,身形也有些摇摇欲坠,季川连忙扶住他关切道:“义兄你…”




赵青峰不知所措道:“这位公子是因为在下而受伤了吗?”看来这魔头的功力很高啊!




晓星尘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公子这般究竟有何事,不妨与在下一叙,定尽为相助”




赵青峰这才想起自己来这的目地是干什么了。




“在下想和两位一起回圣教,吃香喝辣,同流合污”




季川疑道:“赵青峰你不是浩然盟的吗?怎么,叛教了?”




浩然盟?是爹爹要灭的门派吗?




晓星尘打起精神来仔细观察赵青峰,此人目光清澈,眉目坚毅,决不似奸邪之辈,应该也是少有的正义之辈,此次这般怕不是……细思前因后果,他也知道的差不多了,也罢,就算他到圣教……晓星尘也不会怎么样,他定不会让两派之间之纷争的。




季川和赵青峰二人还在周旋当中,突然间又窜出一大堆人,持着利器。来者不善。这些人对季川和赵青峰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奈何如今晓星尘的状况不是很好,若是被波及到就不好了。




“教主,我来照顾道长好了”




季川一看是小安,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道:“好吧,你小心些”




小安轻柔扶住晓星尘,将他带到一边的非战斗区,晓星尘忧心战局,自是没有注意到小安略露虎牙的笑意。




“道长~”




晓星尘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又开始浑沉了,倦意上涌,他终是抑制不住睡过去了。




薛洋把他住怀中带了带,让他靠在自己的肩上。晓星尘如今的身体本就不宜多动,要想好的快,必须要好好休息。




必竟是天下第一剑客和圣教教主,二人处理起那群菜鸟简直是不能再容易了,不出片刻就清理的差不多了,两人收剑回鞘。




季川立马看向晓星尘见他己昏迷道:“义兄怎么了?是不是伤到了”




“没有,伤未愈,累的”




薛洋不太喜欢和季川说话,直接将晓星尘抱进马车中,让他在自己的怀抱里休息,季川虽看着不爽,但也无法说什么。狠狠地瞪了一眼赵青峰:“你若要来圣教,就跑回去吧!”




赵青峰:“……”




圣教之路漫漫,纵然他轻功再好,那也不大容易啊!摆明了是在为难他!




季川一撩帘子上了马车,对魏旗道:“回圣教,快些”




赵青峰认命地在后面追随着马车跑。车内的气氛也不是太好,两厢无言。薛洋只是静静注视着晓星尘的脸庞,眼神中带着无比的温柔,完全无视季川想杀人的眼神,他又紧紧抱了抱晓星尘。但晓星尘似乎睡的并不安稳,时不时皱眉。口中似乎还说着什么,薛洋俯下身听到两个字后便愣了,晓星尘分明喊的是:




“小友”




——————————————————————




开心一笑




记得一年级时老师要让用“逐渐”一词造句,我们班有一个同学站起来道:“我同桌真逐渐(河南方言)”








记得八年级时,一位同学上课说话,一小班主任王老师友善道:“来自敦煌的小朋友,收敛一下”




好了,今天到这儿了,明天再更

小时代

峨眉山月半轮秋

峨眉山月歌 李白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这是李白初次出四川时创作的一首依恋家乡山水的诗。诗人是乘船从水路走的,在船上看到峨眉山间吐出的半轮秋月,山月的影子映在平羌江水中,月影总是随江流。夜里船从清溪驿出发,要向三峡驶去,船转入渝州以后,月亮被高山遮住看不见了。全诗用了五个地名,通过山月和江水展现了一幅千里蜀江行旅图,构思精巧,意境清朗秀美。
[图片]

这首诗意境明朗,语言浅近,音韵流畅。全诗意境清朗优美,风致自然天成,为李白脍炙人口的名篇之一。

诗从“峨眉山月”写起,点出了远游的时令是在秋天。“秋”字因入韵关系倒置句末。秋高气爽,...

峨眉山月歌 李白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这是李白初次出四川时创作的一首依恋家乡山水的诗。诗人是乘船从水路走的,在船上看到峨眉山间吐出的半轮秋月,山月的影子映在平羌江水中,月影总是随江流。夜里船从清溪驿出发,要向三峡驶去,船转入渝州以后,月亮被高山遮住看不见了。全诗用了五个地名,通过山月和江水展现了一幅千里蜀江行旅图,构思精巧,意境清朗秀美。

这首诗意境明朗,语言浅近,音韵流畅。全诗意境清朗优美,风致自然天成,为李白脍炙人口的名篇之一。

诗从“峨眉山月”写起,点出了远游的时令是在秋天。“秋”字因入韵关系倒置句末。秋高气爽,月色特明(“秋月扬明辉”)。以“秋”字又形容月色之美,信手拈来,自然入妙。月只“半轮”,使人联想到青山吐月的优美意境。在峨眉山的东北有平羌江,即今青衣江,源出于四川芦山县,流至乐山县入岷江。次句“影”指月影,“入”和“流”两个动词构成连动式谓语,意言月影映入江水,又随江水流去。生活经验告诉我们,定位观水中月影,任凭江水怎样流,月影却是不动的。“月亮走,我也走”,只有观者顺流而下,才会看到“影入江水流”的妙景。所以此句不仅写出了月映清江的美景,同时暗点秋夜行船之事。意境可谓空灵入妙。

次句境中有人,第三句中人已露面:他正连夜从清溪驿出发进入岷江,向三峡驶去。“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的青年,乍离乡土,对故国故人不免恋恋不舍。江行见月,如见故人。然明月毕竟不是故人,于是只能“仰头看明月,寄情千里光”了。末句“思君不见下渝州”依依惜别的无限情思,可谓语短情长。

诗中连用了五个地名,构思精巧,不着痕迹,诗人依次经过的地点是:峨眉山──平羌江──清溪──三峡──渝州,诗境就这样渐次为读者展开了一幅千里蜀江行旅图。除“峨眉山月”以外,诗中几乎没有更具体的景物描写;除“思君”二字,也没有更多的抒情。然而“峨眉山月”这一集中的艺术形象贯串整个诗境,成为诗情的触媒。由它引发的意蕴相当丰富:山月与人万里相随,夜夜可见,使“思君不见”的感慨愈加深沉。明月可亲而不可近,可望而不可接,更是思友之情的象征。凡咏月处,皆抒发江行思友之情,令人陶醉。连用五个地名,精巧地点出行程,既有“仗剑去国,辞亲远游”的豪迈,也有思乡的情怀,语言流转自然,恰似“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本来,短小的绝句在表现时空变化上颇受限制,因此一般写法是不同时超越时空,而此诗所表现的时间与空间跨度真到了驰骋自由的境地。二十八字中地名凡五见,共十二字,这在万首唐人绝句中是仅见的。它被视为绝唱,其原因在于:诗境中无处不渗透着诗人江行体验和思友之情,无处不贯串着山月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艺术形象,这就把广阔的空间和较长的时间统一起来。其次,地名的处理也富于变化。“峨眉山月”、“平羌江水”是地名副加于景物,是虚用;“发清溪”、“向三峡”、“下渝州”则是实用,而在句中位置亦有不同。读起来也就觉不着痕迹,妙入化工。

秋叶韶华

师尊变小失忆了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思路哈,我是这样想的:第一阶段,就是小九九在秋家的时候,他其实还是善良的,虽然经常在背地里骂秋家,但好歹不做出格的事,经常盼望着岳清源回来。第二阶段,就十四岁左右吧,他灭了秋家,心底的黑暗和毒舌展现出来,虽然和他的“师傅”经常做不道德的事,但他心里还有一丝丝软弱,就是七哥,而且他其实很傲娇,嘴上不说,心底其实也渴望着。所以哈,这两个不同年龄的沈清秋其实性情是不同的,他俩之间的变化有点大。...


        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的思路哈,我是这样想的:第一阶段,就是小九九在秋家的时候,他其实还是善良的,虽然经常在背地里骂秋家,但好歹不做出格的事,经常盼望着岳清源回来。第二阶段,就十四岁左右吧,他灭了秋家,心底的黑暗和毒舌展现出来,虽然和他的“师傅”经常做不道德的事,但他心里还有一丝丝软弱,就是七哥,而且他其实很傲娇,嘴上不说,心底其实也渴望着。所以哈,这两个不同年龄的沈清秋其实性情是不同的,他俩之间的变化有点大。

         对了,你们问我什么时候更文?

          过个几年再说(有时间就更哈)

九枝灯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初识

曲殇很是欣赏面前这位“归九公子”

再会

曲殇很是喜欢面前这位“归九姑娘”


“小生斗胆,敢问姑娘芳名?”

“即使斗胆,何来敢问一说?”

面纱下嘴角微扬

揭下。相视一笑。时间定格。

那年,那天,柳树下,河畔旁。


归九思亿至此

泪涌

“既爱我,何所伤”

手中所握,是他的玉佩

执手,玉碎

“不爱我,就恨我。”

“从前为你凤冠霞帔,今日与你断情绝义”


次日

曲殇,死——带着病危的笑。

凶手,逃。


曲殇所穿,为初识所见。

然无人知晓

却,归九不知

曲殇身染恶疾,活不过三日

“还好,她不知”

笑了(le),终了(liǎo)

初识

曲殇很是欣赏面前这位“归九公子”

再会

曲殇很是喜欢面前这位“归九姑娘”


“小生斗胆,敢问姑娘芳名?”

“即使斗胆,何来敢问一说?”

面纱下嘴角微扬

揭下。相视一笑。时间定格。

那年,那天,柳树下,河畔旁。


归九思亿至此

泪涌

“既爱我,何所伤”

手中所握,是他的玉佩

执手,玉碎

“不爱我,就恨我。”

“从前为你凤冠霞帔,今日与你断情绝义”


次日

曲殇,死——带着病危的笑。

凶手,逃。


曲殇所穿,为初识所见。

然无人知晓

却,归九不知

曲殇身染恶疾,活不过三日

“还好,她不知”

笑了(le),终了(liǎo)

七海千秋

补充一下前天的小开心,麻麻给我买了虾球,就因为前一天出去吃饭我看了一眼,嘿嘿,世上只有妈妈好~

补充一下前天的小开心,麻麻给我买了虾球,就因为前一天出去吃饭我看了一眼,嘿嘿,世上只有妈妈好~

Candy
第一次写文,先发手写的。望喜。...

第一次写文,先发手写的。望喜。😀😀

第一次写文,先发手写的。望喜。😀😀

小时代

明月高楼休独倚

苏幕遮 怀旧 范仲淹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图片]

上阕用多彩的画笔绘出绚丽、高远的秋景,意境开阔。「碧云天,黄叶地」为传诵名句。词的下阕表达客思乡愁带给作者的困扰,极其缠绵婉曲。以夜不能寐、楼不能倚、酒不能消解三层刻画,反言愈切。煞拍酒化为泪,消愁之物反酿成悲戚之情,最为警策。前人颇诧异镇边帅臣「亦作此消魂语」。《左菴词话》解释说:「希文宋一代名臣,词笔婉丽乃尔,比之宋广平赋梅花,才人何所不可,不似世之头巾气重,无与风雅也。」此说可谓...

苏幕遮 怀旧 范仲淹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上阕用多彩的画笔绘出绚丽、高远的秋景,意境开阔。「碧云天,黄叶地」为传诵名句。词的下阕表达客思乡愁带给作者的困扰,极其缠绵婉曲。以夜不能寐、楼不能倚、酒不能消解三层刻画,反言愈切。煞拍酒化为泪,消愁之物反酿成悲戚之情,最为警策。前人颇诧异镇边帅臣「亦作此消魂语」。《左菴词话》解释说:「希文宋一代名臣,词笔婉丽乃尔,比之宋广平赋梅花,才人何所不可,不似世之头巾气重,无与风雅也。」此说可谓得之。

上阕写秾丽阔远的秋景,暗透乡思。起手两句,即从打出落笔,浓墨重彩,展现出一派长空湛碧、大地橙黄的高远境界,而无写秋景经常出现的衰飒之气。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两句,从碧天广野到遥接天地的秋水。秋色,承上指碧云天、黄叶地。这湛碧的高天、金黄的大地一直向远方伸展,连接着天地尽头的淼淼秋江。江波之上,笼罩这一层翠色的寒烟。烟霭本呈白色,但由于上连碧天,下接绿波,远望即与碧天同色而莫辩,如所谓「秋水共长天一色」,所以说「寒烟翠」。「寒」字突出了这翠色的烟霭给与人的秋意感受。这两句境界悠远,与前两句高广的境界互相配合,构成一幅极为寥廊而多彩的秋色图。

「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傍晚,夕阳映照着远处的山峦,碧色的遥天连接这秋水绿波,凄凄芳草,一直向远处延伸,隐没在斜阳映照不到的天边。这三句进一步将天、地、山、水通过斜阳、芳草组接在一起,景物自目之所及延伸到想象中的天涯。这里的芳草,虽未必有明确的象喻意义,但这一意象确可引发有关的联想。自从《楚辞·招隐士》写出了「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凄凄」以后,在诗词中,芳草就往往与乡思别情相联系。这里的芳草,同样是乡思离情的触媒。它遥接天涯,远连故园,更在斜阳之外,使瞩目望乡的客子难以为情,而它却不管人的情绪,所以说它「无情」。到这里,方由写景隐逗出乡思离情。

整个上阕所写的阔远秾丽、毫无衰飒情味的秋景,在文人的笔下是少见的,在以悲秋伤春为常调的词中,更属罕见。而悠悠乡思离情,也从芳草天涯的景物描写中暗暗透出,写来毫不着迹。这种由景及情的自然过渡手法也很高妙。

过阕紧承芳草天涯,直接点出「乡魂」「旅思」。乡魂,即思乡的情思,与「旅思」意近。

「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九字作一句读。说「除非」,足见只有这个,别无它计,言外之意是说,好梦作得很少,长夜不能入眠。这就逗出下句:「明月楼高休独倚。」月明中正可倚楼凝思,但独倚明月映照下的高楼,不免愁怀更甚,不由得发出「休独倚」的慨叹。从「斜阳」到「明月」,显示出时间的推移,而主人公所处的地方依然是那座高楼,足见乡思离愁之深重。「楼高」「独倚」点醒上文,暗示前面所写的都是倚楼所见。这样写法,不仅避免了结构与行文的平直,而且使上阕的写景与下阕的抒情融为一体。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因为夜不能寐,故借酒浇愁,但酒一入愁肠都化作了相思泪,这真是欲遣乡思反而更增乡思之苦了。结拍两句,抒情深刻,造语生新。作者另一首《御街行·纷纷坠叶飘香砌》则翻进一层,说: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写得似更奇警深至,但微有做作态,不及这两句自然。写到这里,郁积的乡思旅愁在外物的触发下发展到高潮,词也就在这难以为怀的情绪中黯然收束。

这首词上阕写景,下阕抒情,这本是词中常见的结构和情景结合的方式,他的特殊性在于丽景与柔情的统一,更准确地说,是阔远之境、秾丽之景、深挚之情的统一。写乡思离愁的词,往往借萧瑟的秋景来表达,这首词所描绘的景色却阔远而秾丽。它一方面显示了词人胸襟的广阔和对生活对自然的热爱,反过来衬托了离情的可伤,另一方面又使下阕所抒之情显得柔而有骨,深挚而不流于颓靡。整个来说,这首词的用语与手法虽与一般的词类似,意境情调却近于传统的诗。这说明,抒写离愁别恨的小词是可以写得境界阔远,不局限于闺阁庭院。

伍叁

啊啊啊 ! ! !我的实体书终于到了好开心呀 !

啊啊啊 ! ! !我的实体书终于到了好开心呀 !

伍叁

啊啊啊 ! ! !我的实体书终于到了好开心啊 !

啊啊啊 ! ! !我的实体书终于到了好开心啊 !

市民周先生
扭扭捏捏,不愿如何那就面对,多...

扭扭捏捏,不愿如何那就面对,多说一句话是我周帅该死!爱鸡巴谁谁,做添狗真累!!

扭扭捏捏,不愿如何那就面对,多说一句话是我周帅该死!爱鸡巴谁谁,做添狗真累!!

漓渊

掌中之物

对不起拖了这么久

考虑了一下如果一次更一千多字的话我应该能更的勤一些

所以以后就一次更一千多

我争取一周更三或四次/鞠躬


第五章

何妍不是一个不识相的人,看他真的动了怒,立马放软了语气,“傅慎行,我想回家。”


不过她有些失算,傅慎行并不吃她这一套。

他打开茶几下边的抽屉,拿出一沓照片扔在桌子上,何妍有些不明所以,却依旧扫了一眼那些照片,“傅慎行!”


她语气有些咬牙切齿,但让傅慎行听着,却觉得心里畅快,他勾唇笑了起来,不过这笑里,带着七分讥讽。


“嗯。”他语气漫不经心,甚至还十分有兴致的看手里的资料,何妍看着他,只觉得气血上涌。


她就站在那里,手脚冰凉,垂...

对不起拖了这么久

考虑了一下如果一次更一千多字的话我应该能更的勤一些

所以以后就一次更一千多

我争取一周更三或四次/鞠躬


第五章

何妍不是一个不识相的人,看他真的动了怒,立马放软了语气,“傅慎行,我想回家。”


不过她有些失算,傅慎行并不吃她这一套。

他打开茶几下边的抽屉,拿出一沓照片扔在桌子上,何妍有些不明所以,却依旧扫了一眼那些照片,“傅慎行!”


她语气有些咬牙切齿,但让傅慎行听着,却觉得心里畅快,他勾唇笑了起来,不过这笑里,带着七分讥讽。


“嗯。”他语气漫不经心,甚至还十分有兴致的看手里的资料,何妍看着他,只觉得气血上涌。


她就站在那里,手脚冰凉,垂在身侧的右手紧握成拳,似是这样,才能压下她心里的惶恐和不安。


和傅慎行比,何妍的心理素质依旧还是比他低了不止一个层次。


“傅慎行,放过我父母。”她的语气又放软了几分,甚至还带了些恳切。


傅慎行似是没听懂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抬头,有些不解,“我只是找人跟着他们而已。”


而已?而已!好一个而已!她的父母只是普通人!什么时候经历过被人跟踪的事!


何妍不敢想,如果她的父母某天发现一直有人在跟踪他们时,会是何等的恐惧。


“傅慎行,你到底想怎么样。”何妍跌坐在沙发上,惨白着脸看着傅慎行。


傅慎行看她这个样子,突然就觉得失去了兴趣。


看来,她和那些女人也没什么两样。


但是他又觉得这只是假象,只是何妍让他放弃对她的兴趣的计谋。


这么一想,他又被何妍勾起了兴趣,想着,如果把她逼入了死路,她还会不会像那些女人一样,又或者,会给他,极大的惊喜。


“做我的情妇。”他合了资料,看着何妍,十分平静的说。


“好。”


何妍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应了傅慎行,这让傅慎行有些意外,但更多的却是惊喜,这个猎物,和那些女人相比,确实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但是,傅慎行,我有条件。”他总是欣赏何妍那种,明明自己手里什么筹码都没有,却依旧敢和别人讲条件的做法。


傅慎行往沙发上一靠,右腿搭上左腿,双手叠放在右膝盖上,颇有些洗耳恭听的意思。

何妍也不跟他废话,“撤了跟踪我父母的人。”


傅慎行右手食指一下一下敲着左手手背,“何妍,你觉得,你有跟我讲条件的筹码吗。”

何妍低着头,“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


“那就等你有跟我谈判的资格的时候再来跟我讲,不过我能答应你,不会动你的父母。”


何妍自知傅慎行这么说已经是做了退步了,她也没再说什么,拿了包起身,“那傅总,我能回去了吗?”


这话虽是在问傅慎行,但是语气里却有一种非走不可的意思,傅慎行点点头,“下次见。”


何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休息室。


她这次没让阿江送,因为她现在需要的是找个地方冷静一下,然后,为自己和父母的以后找一条出路。


何妍刚走阿江便进了休息室。“行哥,何小姐已经离开了,咱们还要不要跟着她?”


傅慎行站在休息室的落地窗前,摇晃着自己手里那杯刚倒上的红酒,“不用跟她了,只跟她父母。”


他相信,何妍一定是极其聪明的人。

方城县开远园艺场

紫薇花瓶太漂亮了,适合庭院公园,生态园种植

紫薇花瓶太漂亮了,适合庭院公园,生态园种植

朔月家的三哥哥

狼行ao

黑白巧克力

作者叨叨一下啊,其实上一章结束的有点儿草率了,但是吧,时间不够了,所以就没写那么细了。

关于胡宇,我想叨叨一下,他就是个美人受的那种,没跟申涛在一起之前,各种弱不禁风,结果在一起之后,就原形毕露了,他本人属于哪种爱玩的,会开开玩笑那种,就扮猪吃老虎吧,那种感觉。

我闺蜜说看ao文的时候强o看多了,他想看看小软o,对不起,这篇文小软o是不存在的,只有强o和美人o。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越来越热了,下了几场雨之后,气温简直就跟开了挂一下飞飙不下。

边南对这种天气讨厌至极,一出汗他就一身味儿,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他倒是能控制自己的信息素。

关键是体校那扎了堆的A!信息素漫天飞多...

黑白巧克力

作者叨叨一下啊,其实上一章结束的有点儿草率了,但是吧,时间不够了,所以就没写那么细了。

关于胡宇,我想叨叨一下,他就是个美人受的那种,没跟申涛在一起之前,各种弱不禁风,结果在一起之后,就原形毕露了,他本人属于哪种爱玩的,会开开玩笑那种,就扮猪吃老虎吧,那种感觉。

我闺蜜说看ao文的时候强o看多了,他想看看小软o,对不起,这篇文小软o是不存在的,只有强o和美人o。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气越来越热了,下了几场雨之后,气温简直就跟开了挂一下飞飙不下。

边南对这种天气讨厌至极,一出汗他就一身味儿,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他倒是能控制自己的信息素。

关键是体校那扎了堆的A!信息素漫天飞多不知道收敛一下,差点没给他腌入味儿了!

“南哥,要不你还是找个人给你咬一下吧。”万飞看着边南又吃空的一个药瓶子。“这样下去不是法子啊。”

边南把手里的瓶子装到书包的另一个夹层里,哼哼笑了一声,“老子能找谁?我爸还是边皓?”

“…要不,”万飞有点犹豫:“你去跟邱奕说说?你照顾他挺久的,他应该会帮你这个忙。”

“人家腿还是我打断呢,照顾人家理所当然啊。”边南笑笑,他不打算为这事儿去找邱奕。

不好意思也不想去跟他开这个口。

“可你这样下去迟早要把自己给搞垮的。”万飞还想说,边南冲他摆摆手:“我知道,我知道,无所谓啊,大不了就做手术把腺体挖了,一辈子做个B呗。”

“你开什么玩笑?!”万飞一下从床上弹起来,“哐”的一下撞到了上铺的床板上,“操!你知道那个手术危险性多高吗?你不要命了你?!”

“你声音小点儿。”边南把床上的脏衣服拿起来装好,“我知道这个手术危险,要不我早就做了,你放心吧,我惜命的很。”

“你真惜命就应该告诉你家里,或者去找邱奕,至少他不会那么嘴碎。”

“你这么确定吗?”边南眉头一挑,这倒是实话。

万飞“啧”了一声,边南的态度让他捉急,不管是家里还是他,跟边南说过好多次了,没用!

不跟边家说也不交男朋友,让去医院做个体检还死活不去,吃五六年抑制剂了,身体不出问题才怪!

“南南啊,你听哥一句劝好吧?”万飞只能拉着脸跟他商量:“你这么下去身体得出事儿的,你跟邱奕信息素契合度那么高,而且这段日子还一直胶在一起,那以后肯定不能断了是吧?指不准以后他就是你老公呢?你让你未来老公咬一下又能怎么了?”

“滚!谁他妈告诉你老子要跟他结婚了?”边南心头狠狠一跳。

他挺喜欢邱奕家的氛围,喜欢邱叔唠叨的那些往事,喜欢二宝跟他撒娇玩闹的样子,甚至…喜欢邱奕坐在一边看他们疯,过分了,才说一句。

“…我跟他,不可能的。”边南说,“人家哪儿看的上我啊?”

“不是,他为什么看不上啊?”万飞屁股往他那儿蹭,“我们家小公主这么帅,他怎么就看不上了?那么多人追呢。”

“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近水楼台先得月知道不?再说了,你知道他家的情况,更能拉近跟他的距离啊。”万飞说,说完就愣住了,“哎,我刚是不是说了个成语?”

“是,还是个挺厉害的成语。”

“万飞南南,怎么这么久还没收拾好?”

万飞还没来得及说话,宿舍门口就进来一个人,一身西装,风尘仆仆的来。

“爸?”万飞叫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我工作下班,你妈说你们过周末让我顺道来接你们。”

“我记得姨夫上班的地儿跟我们学校挨不着啊?”边南说着,把包儿往背上一甩。

今天过周末,就也跟万飞走的最晚,宿舍人都空了,要不他跟万飞也不敢那么大胆的讨论抑制剂的事儿,姨夫来了他俩挺意外的。

“可不是,为了接你俩我专门绕过来的。”姨夫笑着,跟万飞笑得时候挺像,“来南南,书包给我。”

“不用,我自己拿。”边南斜挎着包,“没多重。”

“没事儿没事儿,姨夫给你拿。”姨夫从他手里拿过了书包,往肩上一挎,“你大姨要知道了得说我。”

“爸,要不你把我的书包也拿上吧,不重的。”万飞看着老爸,预备把自己的书包递上去。

“滚犊子,自己拿。”老爸斜了他一眼,“走,南南。”

“靠,亲爸?”万飞觉得很怀疑,自己是亲生的吗?

“放心吧,亲亲的。”老爸拿着边南的包就走了,“你俩赶紧的,我下去开车。”

“来,你南哥给你拿。”边南拍着他的肩,把他的包拿过来自己背上了。

等他们下去了,万爸爸已经把车停好了,等着他们下去。

看见边南身上的包也就是笑笑,“万飞你看回去你妈削你不,让南南给你拿包。”

“那不能够,到家的时候我肯定得自己拎。”万飞笑嘻嘻的蹿到车里,“哎呀,舒坦。”

“滚,往里边儿去去。”边南笑着去推他。

他喜欢这种相处模式,让他有家的感觉。

万飞哼哼唧唧的往里头挪挪,边南才上了车。

“我跟我老婆给你俩买了几身儿衣服,你俩回去看看合适不。”万爸爸在前面开车,随口说了一声。

因为边南跟万飞的关系,所以大姨跟姨夫俩人从来不说“你妈,你大姨”这样的,除非是单独买了什么,要不就是“我老婆”、“我老公”这样的。

虽然一再强调是为了照顾他俩脆弱的小心灵,但是万飞跟边南就是觉得他俩想乘机秀恩爱。

毕竟他俩都是心大的,无所谓这种事。

边南觉得,他自己本来就是个外人,大姨他们单独给万飞买什么东西他都没有理由闹,万飞刚好反过来,他觉得,他爸妈给边南买什么东西都行,谁叫他南哥是小公举嘞。

虽然俩人这么想的,但是能被这么考虑着,心里挺舒坦的。

嘿,我们是一家人,不过分偏谁,也不过分冷落谁。

“行。”边南挺快就应了,万飞还得作个妖,“你看的我妈看的?”

“谁看的不都一样吗?”万爸爸说。

“怎么可能一样?!你眼光哪儿有我妈好?”

“南南的是你妈看的,你的是我看的。”万爸爸瞟了他一眼,“南南啊,有没有谈对象儿啊?”

“啊?没有啊。”边南给问的一愣,姨夫他们不会过问他恋爱的事儿,突然一问挺突然的,“姨夫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哎,还不是我公司一同事,他儿子谈了个对象,让他吹的噢,啧啧。”万爸爸摇着头,“所以我问问,尤其是你啊南南,别嫌姨夫唠叨,有对象了一定要带回来给我和你大姨看看,别让自己吃亏了知道不?”

“知道。”边南摸摸鼻子,心里暖烘烘的,“这不有我哥看着吗?”

“就是啊爸,谁要肖想咱们家小公举最起码得先过我这一关。”万飞搁后面张牙舞爪的,“回去我得看看我的衣服,老觉着你挑的不怎么样。”

“嘿你个臭小子,爱穿穿,不穿滚。”万爸爸一点儿不留情,“还有你,赶紧找个对象儿,别最后连媳妇儿都娶不来。”

“那不能够。”万飞笑得很得意,“在追了,有个挺不错的女生。”

“呦,动作挺快的。”万爸爸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好好对人家。”

“那肯定啊。”万飞得意的不行,边南忽然想起来了另一件事,“等等,万飞你问过许蕊了没?”

“靠!”万飞一下僵住了,“这两天训练我给忘了。”

“你就说你三叶虫的脑子里能记住什么吧?”边南斜眼儿瞅着他,“这都多久了还没问?”

“我能记住许蕊,兜塔跟南哥。”万飞说,“我今儿下午约她出来问。”

“问什么?”万爸爸挺好奇他俩说的啥,他挺乐意听听他们学校的事儿。

“哦,没啥,就我跟南南一个不小心因为一场误会把人打了。”万飞一句话概括完,没敢说把人腿打断了,“就许蕊,我喜欢的那个女生。”

“哦,好好跟人家道歉,还得买点儿东西,知道不?”万爸爸说。“误会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意识不到自己的错,以后不许这么冲动了,听见了没你们俩。”

“听见了。”俩人挺认真的回答。

万爸爸不会严厉的管教,很多时候是以身作则,都是毛头小子那个年纪过来的,知道他们心里咋想的。

“哎,爸我跟你说啊。”万飞不知道为啥一下来劲儿,边南直觉不好,但是没拉住,让他窜到前面椅子中间了,“你知道不,我跟南南不是吧人打了吗?你猜后面是啥?”

“我哪儿知道这个?”

万爸爸笑着,边南一下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一巴掌就上去了,“万飞你丫的别给我胡说!”

“哪儿胡说了,我说的都是实话。”万飞揉揉自己的背,“我从不撒谎的好伐?”

“哎吆,听你们这意思这事儿跟南南有关啊。”万爸爸一下就看出来问题在哪儿了,“来跟我说说,咋了?”

“就我们俩不是误会了把人打了吗?”万飞滔滔不绝的说着,边南翻了个白眼,拦不住了。

“然后哪?”

“被打的那个叫邱奕,长挺帅的,也就因为着,我俩误会了他勾搭我女朋友,然后我可气了,就跟南南堵人去了。”

“人许蕊认了吗?”边南搁后面打击他。

“早晚得事儿。”万飞挺委屈的咂咂嘴,“结果邱奕是个A,而且跟南南的信息素契合度贼高,我寻思着这巧啊,不愁南南找不着对象儿了。”

“哎,好事儿啊。”万爸爸怪开心的,“这是好事儿啊,赶紧处处看,行了就带回来我跟你大姨把把关。”

“是吧,我也说是好事儿。”万飞回头瞅了边南一眼,边南就给他竖了根中指。

“姨夫你别听他瞎说,人邱奕看不上我。”边南把万飞拉回来,省的他一个嘴上没把门儿的把事儿全捅了,“没影儿的事儿,我跟邱奕没未来。”

“哎,话不能这么说,感情都是处出来的,你都没跟人家处,你怎么知道人家愿不愿意?”万爸爸说,“感情啊,不好说,但都是需要两个人付出的,不试试,你就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再说了,你有我跟你大姨啊,在怎么样不会让你吃亏不是?”

“我知道。”边南拉拉领子,“我看看吧,万一人邱奕对我就没意思呢?强迫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试试就行,没意思的话咱就不强求了,强扭的瓜不甜。”

“嘿,爸,你都会用成语了哎。”万飞宛如发现了新大陆。

“滚犊子,不会说话别说话。”万爸爸瞪了他一眼。

仨人就这么说着说着到家了,一进门边南就闻见饼香味了。

“大姨,烙饼呢?”边南很兴奋,吃了十几年了,这东西他就没烦过。

“回来啦?”大姨的声音在厨房,很温柔,“都烙好一张了,先吃着。”

万飞吼了一嗓子,把书包往沙发上一甩,就直奔厨房,“饿死了都,南南快来!”

“靠!万飞你给我留点儿!”边南“嗖”一下冲出去,抢的不亦乐乎。

万爸爸乐呵呵的看他们抢,脱了西装外套进厨房去了,“我跟你说,刚在车上万飞给我说南南有对象了。”

“真的?”大姨抬头,眼里带着光。

“假的!”边南一蹦半尺高,“姨夫,万飞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就是,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万飞嘴里叼着饼,应和着边南。

万爸爸笑笑,把万飞在车上的话转述给了大姨。

“哎,飞啊,那孩子叫什么来着?”万爸爸在厨房里喊。

“邱奕!”

“哦对,邱奕。”万爸爸点头,“听南南跟万飞的话,挺不错一孩子,长的也好。”

“这事儿呢,你别操心。”大姨把菜装盘,“儿孙自有儿孙福,不管是飞飞还是南南,他们的感情咱们都做不了主,得让他们自己看,咱们能做的就是为他们把把关,受委屈了能有个地方躲,能有个地儿歇歇,孩子们啊,都大了。”

“是啊,这种事儿还得靠他们。”万爸爸点头,又巴巴的凑过去,“老婆,好久没见了,我好想你。”

“你给我正经点儿。”大姨一巴掌拍开他,“多大的人了,真不怕丢人。”

“老婆~”万爸爸抱着万妈妈,蹭蹭。

那边儿的边南跟万飞被这一波操作激的一身鸡皮疙瘩,默默的转身。

眼不见,心为净。

下午的时候万飞约了许蕊,一来是谈感情,二来解决一下邱奕的事,边南则跑去找邱奕了。

家里太腻味,受不了,受不了。

邱奕家葡萄架抽芽了,早春的花儿也开了,边南心里挺稀罕的,就蹲哪儿看了。

“来了?”有人问。

“来了。”边南习惯性回答了一句,说完才感觉不对。

抬头,邱奕就坐在窗户边儿看着他,嘴角上扬,笑得挺好看。

边南“咳”了一声,有点儿不自在,他知道邱奕的房间可以看见院子,没想到这货就坐在哪儿。

“进来吧。”邱奕说,然后就离开了窗户。

边南摸摸鼻子,怪不好意思的,他刚刚又闻到邱奕身上那种黑巧克力的味道了。

准确的说,他从一进门儿就闻到了,不讨厌,反而觉得舒服的很。

“那什么,二宝呢?”边南进屋才发现,二宝不在。

这可要了他的命了,二宝在他还能打着二宝的名义多待一会儿,二宝不在他该咋办?

“学校组织活动,二宝去学校了。”邱奕推着轮椅出来,“怎么想起来这个时候过来了?不回家?”

“我过来找二宝不行?”边南朝他呲呲牙,“算了,二宝不在我就先走了。”

“等等吧,应该快回来了。”邱奕话说的挺随意。

边南转出去的脚又收回来了。

邱奕愿意让他呆在这儿?没有二宝,就他俩的那种?

靠!谁让你跳那么快了?

边南吐槽了一下自己跳的飞快的心脏,屋里是酒跟黑巧克力的味道,刺激着他的神经,腺体又开始发热了。

“你的腿怎么样了?”边南瞅了瞅邱奕的石膏腿。

邱奕推着轮椅去接了两杯水,“还行吧,过两天得去复查一下,你用哪个被子?”

“那到时候我送你?”边南犹豫着,回头就看见邱奕手上的俩杯子,一个红的,一个黑的。

他不想用邱奕的杯子,“红、红的吧。”

“给。”邱奕把手上二宝的杯子递过去,边南伸手去接,伸到一半又停了,“算了,我要黑的吧。”

邱奕挑挑眉,“黑的是我的,你确定?”

“确定。”边南一把拿过那个杯子,“又不是没用过,你不在家那会儿我天天都用。”

“天天?”邱奕脸上的笑更深了,“用着还习惯吗?”

“还成。”边南眯了他一眼,“哎,你这儿别动,太欠了,我看着想抽你。”

边南很自然的伸手去按邱奕的眉毛,等按上去之后,他跟邱奕都愣住了。

他的动作太自然了,就像演练过无数次一样。

“对不起。”边南刷的把手收回来,抱着杯子有一口没一口的喝水,眼珠子乱转,就是不敢看邱奕。

靠!

靠靠靠!

怎么就抽了?啊?

怎么就那么顺手?

边南心里欲哭无泪,他好想把自己的手给剁了,怎么就按邱奕眉毛上了?还按的那么自然?

虽然他跟邱奕都是男的,但是他是个o啊!ao有别啊!

希望邱奕不要多想。

“听二宝说你喜欢我。”邱奕语不惊人死不休,边南一口水就喷了出去,差点儿呛死过去。

邱奕抬抬眉毛,撑着头看着他笑。

“你说啥玩意儿?”边南咳了几声,脸都红了。

不知道是咳的,还是羞的。

“我听二宝说你喜欢我。”邱奕放慢了语速,又说了一遍,“他还说你在等着我给你表白。”

“操!老子那是哄他!”边南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茶杯都掉地上了,“老子是哄他!懂吗?”

“懂。”邱奕点点头,“你声音小点儿,我爸才睡着。”

“哦,哦。”边南赶紧又坐回去,瞅瞅邱叔那个屋子,“邱叔怎么了?”

“没事儿,老毛病了。”邱奕说的云淡风轻,“他就是吃了药就睡。”

“哦。”边南点头,去捡地上的杯子,“我就是哄二宝的,你别当真啊。”

边南的声音低低的,说不上来什么感觉,邱奕就笑笑,“本来就没当真,你的智商跟二宝差不多了。”

“滚犊子,差远了好吗?”边南把杯子放在桌子上,“有拖把没,我给地上拖拖。”

“有,院子里。”邱奕抬抬下巴。

边南几乎是用跑的去拿拖把的,他希望邱奕不要放在心上,但是邱奕真的这么说的时候心里又有点儿闷闷的。

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闷闷的。

邱奕看着边南在水池那边冲拖把,跟有仇似的使了劲儿的跺,冲的惨不忍睹。

“差多行了。”邱奕叹了口气,开口提醒他,边南就权当没听见,继续跺。

还真是个孩子啊。

邱奕好笑的摇摇头,他想他或许知道边南为什么不开心,边南在怎么说也是个o,而且跟他的信息素契合度还那么高,难免要受影响的。

其实他挺清楚自己心里怎么想的,有的东西不是说不上心就不上心的,但就前几天他知道自己对边南的态度之后就想着远离他。

倒不是说他不愿意跟边南试试,母胎单身十几年了,如果可以,他确实也想试试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也确实想找个对象儿然后好好生活。

可他不能,他的条件不允许,虽然他只听边馨雨说过边南的妈妈是三儿,但他大概能猜出来边南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不愿意跟家里过多接触,但过的不错至少物质上不会缺什么东西。

如果,如果说边南真的跟他在一起了,就他现在的状况,不是耽误人家吗?

所以啊,还是离远点儿吧,对谁都好。

边南拽着拖把回来了,一声不吭的把地上的水拖了。

“不用拖那么仔细,一会儿你一踩就又脏了。”邱奕看着他执拗的样子实在是想笑,“你在家里不干活的吧?”

“关你屁事?”边南的语气很不好。

他只知道自己很不爽,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跟撒娇似的,就那种跟自己对象闹别扭了,那种“我会照顾你,但我不理你”的心理一样。

“拖地上的水是不用冲拖把的,得用干的拖。”

“靠!那你不早说?!”边南心里有点儿窝火,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你也没问啊,我还以为你会呢。”邱奕看着他,一脸无辜,“我想提醒你的时候你都已经拿去冲了。”

“合着还是老子错了呗?”边南看着他,有种拿拖把轮他的冲动。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就觉得心里憋的慌,从邱奕说完那句话的时候开始。

邱奕瞅着边南没有说话,就那么一直瞅着他,都在边南快被他瞅的没脾气的时候,邱奕终于开口了。

“你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像什么吗?”

“我哪儿知道,老子又看不见自己的脸!”边南一甩手,拎着拖把往外面走。

“有种哄男朋友的感觉。”邱奕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有点儿轻,带着点儿笑。

边南的步子一顿,被钉在原地,而邱奕还在继续说,“那种跟对象儿吵架的感觉,懂吗?”

“老子不懂!”边南说完,拎着拖把出去了。

把拖把冲好,放回原来的位置后,边南没有进去,而是蹲在院子里,看着地上的一串蚂蚁,脑袋空空的。

邱奕的那句话一直在脑子里响。

哄男朋友?什么玩意儿啊?!

他的意思是老子在跟他撒娇吗?!

靠?!老子那是气的好嘛?!

怎么就对象儿吵架了?怎么就哄男朋友了?!

老子跟他是对象儿吗?啊?

“怎么?蹲哪儿思考人生呢?”邱奕不知道什么时候推着轮椅到门口了,正笑着看着他。

“不行?”边南这句话说的有点儿冲,说完他就想起来邱奕的那句哄对象儿了。

“我先回去了,有点儿事。”

“不等二宝了?”邱奕问。

“不等了。”边南站起来,拍拍裤子,“不用跟二宝说我来过,我有空了回来找他的。”

“知道了。”邱奕说,“很急吗?”

“算不上急,”边南拉拉衣服领子,没敢回头看邱奕,“去那点儿药,没药了。”

“步行街那边?”

“嗯。”边南有点儿诧异,没想到就那么一次,邱奕就记住了,“走了。”

头也不回的跟邱奕挥挥手,边南离开了小院子。

“哎,小奕啊,跟男朋友吵架了?”一个院子的奶奶探头跟邱奕说话。

“没有,不用担心。”邱奕哭笑不得,这一个院儿的人都觉得边南是他男朋友,这让他怎么解释?

“哎,小年轻就是好闹别扭。”奶奶接着说,“多哄哄就行了,别老板着脸,要娶不来媳妇儿的,多俊的小伙子,不能给放跑喽。”

“行,我知道了。”邱奕只能笑着跟奶奶搭话。

老人家基本都这样的,爱操心孩子的事儿,尤其是婚事儿,其实要不是遇见边南,他或许都不会有这么多情绪,只要打工养家就行。

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问题,过了心,留了痕,就没那么容易忘掉了。

边南从邱奕家出来,拦了辆车就往步行街去了。

到了步行街,他闷着头就往他常去的药店里去。

他不知道自己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会有那么多奇怪的行为。

哄男朋友,什么玩意儿啊?

烦死人啊。

“呦,来了?”药店的大叔一看是边南就乐了,“又来拿药?”

“嗯,”边南笑笑,“不拿药我来干什么?”

“你还真能贫。”大叔说,“孩子,你听叔一句劝,还是少吃点儿吧,你现在拿的药越来越多了,以后你来发情期了就不是热那么简单了,腺体能疼死你。”

“我知道。”边南还是笑,他可太清楚了。

以前发情期的时候,也就是腺体发烫,然后想跟人那什么一下,但现在他的发情期,一到那段日子就发疼,甚至是平常的时候都会疼一下,也就只有遇到邱奕的时候会发烫,很烫很舒服的那种。

“知道你还吃这么多?不要命了?”大叔有点责怪他,“不光影响你的发情期,还有可能这辈子都怀不上,以后结婚了要是遇到个疼你的还好说,要是不疼你你咋办?一辈子不嫁了?”

“没想那么多呢。”边南说,“走一步看一步吧,这次多拿一瓶。”

“唉,你这孩子真轴,也不知道你家里人怎么想的。”大叔转身去给他拿药,嘴里还在嘀咕着,大多都是觉得家里不管他,他不珍惜自己这类的。

边南笑笑没说话,大叔人不坏,也是为他好。

不过他没有跟大姨他们说过,他怕他们担心,万飞是B,闻不到他的味儿,也就只知道他发情期的时候会难受,所以会处处留意着,就怕那个A的味道让他更不舒服。

挺好的,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不会麻烦别人,也不会让别人担心。

“给。”大叔把药给他拿过来,“你听叔的,有空了去医院做个检查,叔看你也不缺钱,别懒省事儿最后害了你自己,挺好一孩子怎么就不知道照顾自己。”

“知道了,会去的。”边南拿了药,付了了钱。

邱奕马上就要去医院复查了,或许他可以那个时候顺道去检查一下。

呸!怎么又想到他身上了?

边南自嘲的笑了一下,把药揣在兜里,走了。

不管怎么样,先把现在的日子熬过去吧。

在这里遇到边馨雨是让边南怎么也没想到的事情。

跟三五个女孩子碰面这种事他还真挺意外的。

“边南?”边馨雨看着他,很意外,“你怎么在这儿?”

“来那点儿东西。”边南说,攥紧了口袋里的药,他运气可真不错,这都能碰上。

“哎,帅哥,你,你有对象儿吗?”边馨雨左边的那个女生胆子很大。

“你想什么呢?”边馨雨似乎有点儿不满,“你喜欢他?”

“哎呀,帅哥嘛,肯定要多看几眼的嘛。”女孩儿挽着边馨雨的手臂。

看来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抱歉啊,我有男朋友了。”边南礼貌的笑笑,对于女孩子,尤其是o,他的耐心会多一点儿。

“啊,果然帅哥都有对象儿啊。”女孩子一脸失落。

边南有点好笑得看着她,挺小的一个女孩儿,长的很可爱,是个糖果味儿的o,衣品也不错。

不知道,邱奕喜不喜欢这一款的。

他喜欢哪一款跟我什么关系?边南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你,知不知道邱奕怎么样?”边馨雨果然还是问了,“我联系不上他。”

边南就知道,边馨雨叫住自己肯定跟邱奕有关系。

“不知道。”边南说,“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还有事。”

“你什么态度啊?又不是非得问你。”边馨雨一跺脚,走了。

“帅哥再见啊。”跟着边馨雨的两个女生也走了。

“馨雨你等等我们啊。”

“你们快点啊!”

三个女生走远了,边南这才送了口气,他不太想跟边馨雨碰面的。

“喂,万飞。”打了万飞的电话,边南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问完了没?”

“啊,问完了。”万飞的声音挺飞扬的,“现在我跟许蕊一块儿呢。”

“靠!滚吧你。”边南笑着说,“带着老子的祝福滚。”

万飞搁那头嘿嘿笑了一声,“南哥,出什么事了?”

“没事儿不能打电话?”

“能能能,这不听你声音感觉状态不对嘛。”

“这都听得出来?”边南眉头一挑,心情好了起来。

至少还有人能看出来他的变化的。

“那是,再说了,没事儿你会给我打电话?”万飞笑呵呵的,却在一秒正经起来,“南南啊,跟哥说,出什么事了?”

“没事儿,你跟许蕊玩儿吧,老子要去找邱奕了。”边南说完,挂了电话,给万飞发了条消息。

——你抓紧的,大姨等着儿媳妇呢。

——你也抓紧的,我妈等着外甥婿呢。

——靠!滚犊子!

——好嘞!

边南最后还是回去了,一个人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回去睡觉。

大姨家里很静,没什么声儿,估计是跟姨夫休息去了。

边南这么想着,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但是在二楼路过大姨卧室的时候,边南确定自己听到了一点儿不怎么纯洁的声音。

脸上腾的一下烧了起来,立马溜了。

这房子的隔音效果也就也中上,在一楼的时候听不出来,上了二楼就不一定了,尤其,他跟大姨的房间还挨着……

我他妈!!

边南觉得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关键是他还不能出声儿。

“嗯~你差不多…啊!差不多得了…嗯哈~孩子…好像回来了…”

大姨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接着就是姨夫,“没呢,那俩小子不野到天黑时不会回来的。”

不,姨夫,我回来了。

边南在心里哀嚎着,隔壁的声音他能听见,听得他脸红,只好摸出耳机,一边放歌,一边强迫自己睡觉。

不过,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会做梦…





对,就是卡在这儿了,嘻嘻(♡˙︶˙♡)

提前说一声,晚安,晚上有课的。

你们可以自己脑补一下哒,嘿嘿。

安(ღ˘⌣˘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