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南风扶摇

5134浏览    54参与
桸C

《花怜绝美爱情的见证者》,又称《两位神官的吃粮日常》

《花怜绝美爱情的见证者》,又称《两位神官的吃粮日常》

酒酿圆子

【风情】情自何起(上)

现pa,内容和题目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私设剑兰和风信处成哥们的关系,并和风信的兄弟结婚。本文的风信可能有一点点的……病态?

不喜勿喷

未婚生子,abo向


  门被缓缓推开。

  风信脱下外衣,全身的疲惫还未来得及全部卸下,就听到卧室里传来了婴儿啼哭声。

  风信心想不好,连忙跑进卧室,抱起了摇篮中哭啼的那个婴儿。

  “乖哦,崽崽很乖的对不对,乖啊,爸爸在这里呢……”风信如此哄着,视线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靠坐在床头的慕情。

  慕情冷着脸,面无表情地看向窗外,好像完......

现pa,内容和题目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私设剑兰和风信处成哥们的关系,并和风信的兄弟结婚。本文的风信可能有一点点的……病态?

不喜勿喷

未婚生子,abo向



  门被缓缓推开。

  风信脱下外衣,全身的疲惫还未来得及全部卸下,就听到卧室里传来了婴儿啼哭声。

  风信心想不好,连忙跑进卧室,抱起了摇篮中哭啼的那个婴儿。

  “乖哦,崽崽很乖的对不对,乖啊,爸爸在这里呢……”风信如此哄着,视线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靠坐在床头的慕情。

  慕情冷着脸,面无表情地看向窗外,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孩子哭声一般。孩子已经出生三个月了,慕情这样也维持了三个月。

  风信知晓此时的慕情定然是恨透了自己。原本可以去外市更好的发展,有更美好的未来,却因为自己当时的情难自已而怀上了孩子,现下也是自己死皮赖脸、用了不少"阴招"才让慕情生下了孩子。

  “出去……”慕情冷冷地开口道。

  “什么?”风信愣了一下。

  “出去……”

  “医生说了我应该多陪陪你……”风信一时摸不透慕情的想法。

  “我不需要!”慕情终是转过了头,拿起垫在腰侧的枕头丢了过去,“你出去,滚出去!我不要看见你!”

  风信见状连忙侧过身,避免枕头打到孩子。慕情的突然激动,吓到了方才才安静下来的宝宝,她又哭出了声。

  慕情面上一愣,却很快又转过了头。风信知道现下慕情的情绪不稳定,一直以来想要好好谈谈的想法也一直耽搁到了现在。但怀中的奶团子一直哭,风信无奈之下也只好抱着孩子出了房门。关上门前,风信还看了一眼慕情,眼中尽是担心。

  待房间内只有慕情一人时,慕情蜷起膝盖,将自己的脸完全埋进了里面,身体小幅度地颤抖起来。

 





   慕情很喜欢风信,不,应该说是很爱风信。

  那天和风信终归不过是醉酒一夜情罢了,知道自己怀上孩子的那一刻,心中的喜悦是真的,但看到风信陪着剑兰出现在妇产科的那一刻,失落和痛苦也是真的。

  风信也是没想到自己替那做产科医生的好兄弟送他老婆剑兰来医院会碰上慕情。他看到了慕情,下意识地就上前想要抓住慕情的手。

  慕情后撤一步,避开了风信的手,并把已经折好的诊断书放进口袋里。黑色的头发挡住他的眼神,但周边的低气压都在告诉风信,此刻的慕情心情究竟有多差。

  “慕情,你怎么在这儿?”风信不知所措的收回了手,“是哪里不舒服吗?”

  “……”慕情没有看风信,“跟你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了?你来医院怎么不和我讲一声,我可以陪你来。”

  “……”

  “……慕情?”

  “慕情你怎么了?告诉我好吗?”

  “慕情……”

  “我说了和你没关系!”慕情一个没忍住吼了出来,“我们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吗?”

  风信愣住了。他属实是没想到慕情的反应会那么大。身后的剑兰挑了挑眉,颇有一番看戏的意味盯着面前二人,见慕情那模样,知道是他误会了自己与那个姓风的家伙有什么关系,便开口道:“风信,我自己去办公室吧,下次见……”说完,便转身离开。

  现在不走,更待何时呢?

  风信看剑兰离开,又看了眼周围——刚刚慕情那控制不住的大喊已经吸引了不少病人家属驻足观看。也不管对方是否愿意,风信拉起慕情的手就往医院停车场走去。尽管以前二人打起架来是丝毫不输对方,力量各方面也是难分上下,但此时的慕情不管怎么挣扎也无法将自己的手从风信的手中挣脱出来。

  去他的狗东西,竟然用信息素。

  慕情真的很痛恨自己是omega这一事实,尤其是现在。Alpha信息素对omega产生的天生的压迫感让慕情就算心中再多不愿与不快都不得不和风信走。风信也知道自己靠信息素来压制慕情是不道德的,但是为了让慕情跟自己走,也只有此法。

  风信加快步伐,拽着慕情就到了自己的车旁边,转身就双手撑在车上,将慕情圈在怀中。慕情别过头,不愿对上风信的眼睛。

  "慕情,你在生气。"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慕情不语。

  "为什么生气,嗯?"

 慕情依然不回答。风信见怀中人如此,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追问也问不出对方生气的理由。便想着问出为什么慕情在医院,还是在妇产科。

  "那至少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好吗?"风信捏住慕情的下巴,迫使慕情看着自己,另一只手也环住慕情的腰,微微用力,让对方靠近自己。

  "我没有义务告诉你这些。"慕情迫使自己镇定下来。这个距离太近了,心跳真的很快。对慕情来说,这个距离让自己在看到风信时所搭建的一切城墙都是无效的。

  "真的吗?"风信的手慢慢下移,不动声色的将慕情藏好的诊断书从上衣口袋中抽了出来。他刚刚就发现了这张纸的存在,即然不愿说,那便自己看。

  慕情心道不妙,上手就要抢。风信自然不会让其得逞,侧身便躲过了慕情的手。打开诊断书,风信略过了前面的一大段话,实现停留在了白纸上最下面的那张B超照。风信对那个并不陌生,当初好剑兰确诊怀孕的时候,他那好兄弟还拿着这张在群里大肆炫耀。

  "你怀孕了?"风信不可置信的看向慕情,心中有了个答案。

  慕情面色苍白,腿不由地有些软下去,手撑在身后那辆车上才避免自己瘫坐在地上。

  "是我的对不对?"风信上前抓住慕情的双臂,有些激动,"是我们的孩子对不对?"

  "不是!"慕情推开风信,"不会是你的。"

  风信看出慕情在赌气:"不是我的?难道除了我你还和别的A睡过?"

  "跟你没关系,反正不是你的。"

  "那你说是谁的!"风信气极了,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承认孩子是我的就那么难吗?"

  慕情一愣,心中的委屈与不甘都涌上了心头:"凭什么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他是我的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是谁,别以为和我睡过一觉你就有权力对我的说着说那,我没有理由,也没有义务告诉你这些,包括这个孩子!"

  "慕情!"

  "对,这个孩子是你的,那又怎么样!他就不应该存在!"

  风信站在那,愣愣地看着慕情:“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慕情自嘲地笑了笑,"我不会要他。"

  "我要打胎!"





  "所以,你就把慕情绑回来了?"谢怜看着床上还在昏睡中的慕情。

  风信坐在窗边,低着头,摩挲着手中的小盒子。

  "那接下去呢?等慕情醒来你要怎么做,再把他打晕一次吗?"

  "我,我不知道。"风信将手中的盒子放在桌上,双手捂住眼睛,"我那时候一听到他说要打胎,一急就……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晕过去了……"

“风信你这次太冲动了,再怎么说慕情也是孕夫,你释放那么多信息素,他怎么可能受得了,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后悔都来不及。”

  “我知道,这些我都明白,可是慕情他当时根本就不愿意听我的……”

  谢怜叹了口气,走到风信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么样,先找浩誠来给他看看吧,确保慕情的身体和胎儿没有事。”

   "嗯……"

  “还有啊,”谢怜刚走到门口又突然停下来,“等慕情醒了,好好和他谈谈,不要冲动,控制住你的信息素,太浓的信息素对omega来讲真的很不友好。”

   风信点点头,却也没再说什么。谢怜摇摇头,最后转身离开。他太了解这两个发小了,从小打到大,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两个人都对互相有点意思,毕竟换做常人像他们二人如此早就绝交了。

  谢怜此刻只希望二人通过这件事能明白对方的心意,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对于风信慕情,祝愿他们可以拥有幸福。

  想到这些,谢怜从兜里掏出手机,给自己的心上人发去了消息。

  几个小时没见,怪想三郎的。




  慕情醒来的时候,外头正是落日黄昏。慕情撑起身子,审视了一番自己所处的房间,是简约吊的黑白配色,是慕情熟的不能再熟的地方——风信的卧室。这个设计还是出自慕情之手。

  狗东西!

  慕情皱着眉,掀开被子就想离开,谁料自己刚站起来,便觉得眼前一黑,跌坐在了床上。只觉得头晕得很。慕情一手扶着额头,一手狠心掐了下自己的大腿肉,强迫自己保持镇定与清醒。

  头晕微微缓解,慕情便再次起身,想要离开此处。谁想刚刚站起身,房门就被打开。慕情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来的人是谁,他眯起眼,带有敌意地盯着门口出现的人影。

  “你醒了……”风信没想到慕情会醒的那么快,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略微心虚,“你饿不饿?我给你煮点粥喝……”

  慕情死死地盯着风信,眼眸中透露出的戾气仿佛要把风信杀了。

  喜欢风信不假,但他生平最讨厌最厌恶地就是别人对他释放压制信息素以及把他关起来。很不巧,风信在无意下两条都触犯到了。

  “不需要你关心。”慕情不理会风信,径直走向门口准备离开。

  “慕情,你身体现在很虚弱,需要静养。”风信挡住了去路。

  “怎么?风先生这是要把我囚禁在这里?不怕您太太会生气吗?”慕情挑了挑眉,佯装出自己毫不在意也毫不接受风信关心的样子。

  风信听到“太太”二字终于是反应过来慕情这是误会他和剑兰了。

  “我没有……”

  “让开,我要回去了!”慕情不想听风信的解释,还未等风信说完便打断了他。

  “慕情,你误会了,”风信急了,心中的危机感蹭的一下升起来,“我没有太太,剑兰只是……”

   “我让你滚开!”慕情并不讨厌剑兰,但现下这个名字就是一把刀,狠狠地插在了慕情的心上。

  “我跟她真的没什么!”风信抓住慕情的双臂,急忙解释道,“我这么多年只喜欢你一个人的啊。”

  “喜欢我?”慕情冷笑一声,“怕不是风先生有愧于我才这么说的吧,不必勉强,毕竟需要风先生负责的人多了去了,就不需要顾虑我了……”

  “慕情……”

  “放开我……”慕情挣扎着。

  风信感到无力,却又不愿意让慕情就这样离开,情急之下又一次释放出了信息素。孕期的Omega对信息素真的很敏感,尤其是对另一半的信息素。慕情腿下一软,要不是因为风信抓着他,此刻定是跌坐在地上。

  信息素让慕情有些喘不过气。

  “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慕情粗喘着气。

  “没干什么……”风信一把横抱起慕情,走向床边,“浩誠说孕夫三个月之后就不能打胎……”

  “你想做什么……”慕情不由地缩了缩脖子,“我警告你风信,你不要乱来。”

  “我没有想做什么……”风信扣住慕情的脖子,凑上前轻轻的吻了一下慕情,“我只是想让你乖乖地待在我身边……”

  “几个月……”

  “慕情,不要怪我……”



*是的我明白,我又ooc了……

  欢迎大家提意见发言!!!

聿

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

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

草木

  生不能同眠,便死后同穴。

  生不能同眠,便死后同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