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南鹅

799浏览    25参与
桑枝
观老福特问答区一圈有感的沙雕整...

观老福特问答区一圈有感的沙雕整活:日常建小区的苏哥南姐

请不要发表cp向言论

观老福特问答区一圈有感的沙雕整活:日常建小区的苏哥南姐

请不要发表cp向言论

gooigpiop

兔子变小了!!!(2)

女设(兔子.高卢鸡.巴巴羊.)

沙雕有一点

男设(鹰酱.大毛.约翰牛.毛熊.其他都是男的)【 OK,不用那么麻烦。】

此时此刻。还在离开种花家。坐飞机回到莫斯科。坐这车抱着兔子。此时兔子好奇这个世界。观看着外面的世界。兔子他问。

兔子:大哥哥。这些高楼房子好漂亮。

大毛:嗯,非常的漂亮。

大毛:对了,你先在我家住一会。京兔。不能先让你回去。

兔子:京兔大哥哥。有很多事情做。

大毛:嗯。

大毛:等他们做完了。他们就会送你回去的。

兔子:嗯

好了,终于到了大毛的家。此时的大毛。抱起兔子下了。兔子置物观看。来到了大毛的家。在大毛的家,有鲜花和柜子,都是老喝酒的东西。...

女设(兔子.高卢鸡.巴巴羊.)

沙雕有一点

男设(鹰酱.大毛.约翰牛.毛熊.其他都是男的)【 OK,不用那么麻烦。】

此时此刻。还在离开种花家。坐飞机回到莫斯科。坐这车抱着兔子。此时兔子好奇这个世界。观看着外面的世界。兔子他问。

兔子:大哥哥。这些高楼房子好漂亮。

大毛:嗯,非常的漂亮。

大毛:对了,你先在我家住一会。京兔。不能先让你回去。

兔子:京兔大哥哥。有很多事情做。

大毛:嗯。

大毛:等他们做完了。他们就会送你回去的。

兔子:嗯

好了,终于到了大毛的家。此时的大毛。抱起兔子下了。兔子置物观看。来到了大毛的家。在大毛的家,有鲜花和柜子,都是老喝酒的东西。


兔子还在看肚子的时候,看到一张相片。一个大熊和三个小熊,还有一个小兔子。此时兔子。突然头有一点晕。突然越想越发疼,一到声音响出来。

大毛:兔子!!!

此时兔子被弄醒。直接喊道来了。此时兔子来到大毛的身边。大毛说到。

大毛:的收拾好的衣服和床边。你在这里睡就行了。

兔子:嗯

大毛:好了,现在也不晚。

大毛:先煮点东西。给你吃。

兔子:嗯

【直接跳过】

兔子:好饱啊。出去玩了, 【跳下凳子。快速的走了出去。】

此时的大毛大喊道。

大毛:

兔子跑了出去后。看着高楼以及和一个城堡。这个时候迷路了。兔子还想回去。发现。坟墓的地方。


兔子还想返回时那条路不见。飘起了烟雾。兔子很害怕继续往前。兔子走的过程中走着走着停一下脚。继续走的时候。


突然脚步声。兔子快速的奔跑。兔子奔跑的时候脚步声越大。兔子加速了脚步。兔子看到开一个草丛。躲了起来。以为在草丛中躲过一劫。可惜兔子背后传来了一只手。兔子回过头。


看到两个人的在兔子背后。兔子要尖叫声。直接捂住了嘴。两人要开口。兔子。哭了。兔子以为要吃掉。


达瓦里氏


嗯?!?!!!


兔子睁开了眼。一个是戴着帽子而已。一个眼罩的人。眼睛是红色。还有一个。戴着墨镜的叔叔。而且眼睛蓝色与黄色的。

头发是白的。一个头发是黄的。兔子回答道。


兔子:嗯,你们是谁呀?


毛熊:达瓦里氏,不记得我们吗?


兔子摇摇头。


南鹅一把推开毛熊。一把说道。


南鹅:老列巴,小同志变小了。他怎么可能记得我。


毛熊:你别以为自己多说几下。我就不知道。


毛熊不管南鹅,直接走到兔子身边。回问到


毛熊:达瓦里氏,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兔子:我当在看城市的时候,突然走着走着就来到这了。就有一场大雾就把我带到这里了。


毛熊:原来是这样。


毛熊:难怪如此呢。


兔子看了看四周。兔子提问到。



兔子:你们能不能送我回去?【可怜可爱的眼神】


毛熊与南鹅顿时看到兔子【好可爱呀!兔子可爱到极限了】南鹅,一把抱起兔子。就跑走。毛熊看见南鹅诶追的上去。


南鹅:小同事不要害怕。有我南鹅哥哥。你就不会出事,不会担心的。


兔子听到后,感恩到。


兔子:谢谢你,大哥哥。【兔子露出了微笑甜蜜的微笑】


兔子微笑后,南鹅你突然红起来了。(南鹅:小同志太可爱了吧。这微笑是天堂吗?这是何等的光芒啊!)


眼看兔子还在怀南鹅的怀里。此时的毛熊。一脸黑。生气到成都到多少了?毛熊回问道。


毛熊:你这个家伙。天天在跟我的达瓦里氏。连不给一个面子都没有。



南鹅:老列巴,你这什么意思啊?我们都好久都没有看到小同志了。他就不能陪我们玩多一会吧?


此时的月光下,烟雾散去。终于走到了终点的出口。兔子突然看到了出口。兔子看问道


兔子:亲,快看。出口好像要到啦。


两个人才停下来。刚对话到出口后。抵达了出口。兔子,在抵达出口的那刻。回答两人。


兔子:谢谢。你们帮我回去。【兔子在告别两人后。亲两人的脸颊。此时两人一斤红到不知道什么程度了。】


兔子刚要走的时候,毛熊拉住他的肩膀。毛熊回答。


毛熊:达瓦里氏,走之前我可以捏下你的脸吗?


兔子:当然可以。【兔子还是那个可爱的微笑。(毛/南:有谁能给我血包?)】


不知过多久后,大毛还在找着兔子的时候,却发现兔子在一个座椅上睡着了。立马抱起兔子。


大毛:怎么在这里睡着了,还是不管了,还是回去吧。


【好了,直接跳过。】


                           联合国会议


大毛:兔子,你怎么昨天睡在那里了?以后要跟着我出门哦,不要一个人出去喽。


兔子:嗯嗯。大哥哥。我昨天要感谢有个两人。把我送回去到出口哦。


大毛刚想说,鹰酱和他三人和他的小弟也过来了。鹰酱看着看大毛。鹰酱开口问道。


鹰酱:哟。大毛。跟谁聊天呢?


鹰酱低过头看着一个小不点。【鹰酱(心里):好可爱呀!!!都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人】兔子看相了。鹰酱,然后躲在大毛的背后。


你这样想,走过来看那个人。大毛维护了。背后的兔子。那么还在维护兔子的时候,鹰酱就上前了一步。看着大毛要动手时候,兔子拉住了他。开口问到。

兔子:能不能不要打架?【看着可怜巴巴都要哭的时候。】(这是要在场的人。一把脚盆鸡的丘比特一把爱心箭射到,各位在场的人)【众人:都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人。这是何等的天堂啊。微笑是有多么的魅力呀!这是什么伟大的光荣啊?】【大哥陌生:小妹妹,我喜欢你。】(来自秃子的眼神)【秃子:就是你想娶我妹妹吗?】【大哥陌生:这位大哥,你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而是真的真的,真的。】【好了,直接开通。】

兔子看着众人。开口问道。


兔子:大哥哥,这个人是谁?【兔子可爱的张开了。《微微的微笑》】


【鹰酱(心里):怎么那么可爱呀?不行,身为一个绅士。怎么会想到和兔子做爱的感觉。不说实话,如果是做的话,兔子应该是…


【作者:爹爹,果然说是对的。】【作者:鹰酱,一位大流氓。


【未成年。你还不能开那些呢。

好了没有啦?未完待续。

你给20个点爱心吧。

❤❤❤❤❤❤

小艾同学

整点红营人(爬走

p1是透明底

因为是郭嘉所以没有性别

整点红营人(爬走

p1是透明底

因为是郭嘉所以没有性别

红蓝彼岸
偷个懒😏😏😏✌(̿▀̿ ...

偷个懒😏😏😏✌(̿▀̿ ̿Ĺ̯̿̿▀̿ ̿)✌

是南哥和老大哥(U・ω・)⊃

偷个懒😏😏😏✌(̿▀̿ ̿Ĺ̯̿̿▀̿ ̿)✌

是南哥和老大哥(U・ω・)⊃

乞巧圆咂

我来更新啦

俗话说:得好no作no die

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呢

最后那一张是长图记得往下划

我来更新啦

俗话说:得好no作no die

今天又是和平的一天呢

最后那一张是长图记得往下划

乞巧圆咂

当毛熊看到砸到脚盆后……


同志们禁止模仿高空抛物啊

当毛熊看到砸到脚盆后……


同志们禁止模仿高空抛物啊

乞巧圆咂

三人组的军服


苏联的军服还好找,南鹅的军服我找的都快谢了(头秃)


后面是老爷子们的小打小闹

三人组的军服


苏联的军服还好找,南鹅的军服我找的都快谢了(头秃)


后面是老爷子们的小打小闹

白夜华朝

画了一下目前为止我知道的

或者说想画的

(约翰的国旗是简化了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为什么我只涂了兔上的颜色

思考ing……


画了一下目前为止我知道的

或者说想画的

(约翰的国旗是简化了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为什么我只涂了兔上的颜色

思考ing……



翡翠韭菜

一个没有熬过严冬,一个没来得及看到盛夏


我怎么一步一个北极圈儿?(இωஇ )

(虽然图和毛熊没有一点关系,但我就是要在文案里cue她,好耶

(是模板改的我流鹅兔,很草。原本还有一张但不想画了,就这样吧,毁灭吧)

p4兔子穿着南鹅的风衣耶

一个没有熬过严冬,一个没来得及看到盛夏






我怎么一步一个北极圈儿?(இωஇ )

(虽然图和毛熊没有一点关系,但我就是要在文案里cue她,好耶

(是模板改的我流鹅兔,很草。原本还有一张但不想画了,就这样吧,毁灭吧)

p4兔子穿着南鹅的风衣耶

挽月清风
兔妈和南鹅(*'▽'*)♪ (...

兔妈和南鹅(*'▽'*)♪

(cb向!)


是群里的点图,有想点图的也可以点

目前cp只搞五十五星,白崖组,破镜圆组,其他的都是cb向

兔妈和南鹅(*'▽'*)♪

(cb向!)


是群里的点图,有想点图的也可以点

目前cp只搞五十五星,白崖组,破镜圆组,其他的都是cb向

乞巧圆咂
天堂组看人间 老大哥(师公)每...

天堂组看人间

老大哥(师公)每天从天上看到自己家崽子干着离离原上谱的事情,每天就只能气得回忆当初是怎么把他们带大的……

毛熊:臭小子!……

华约:又要修墙了……

南鹅:刚才是有盆花掉下去了,是吧……

天堂组看人间

老大哥(师公)每天从天上看到自己家崽子干着离离原上谱的事情,每天就只能气得回忆当初是怎么把他们带大的……

毛熊:臭小子!……

华约:又要修墙了……

南鹅:刚才是有盆花掉下去了,是吧……

乞巧圆咂

把南二爷爷手残画丑了,果咩那塞

把南二爷爷手残画丑了,果咩那塞

乞巧圆咂
天堂三人组 毛熊:啧,这样都没...

天堂三人组


毛熊:啧,这样都没把傻贱鹰弄到这里

南鹅:这次不行,还有下次,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再撞兔子家的广告牌……

毛熊:华约你削那么多苹果干嘛?(还是兔子模样的)

华约:喂鸟(北约)

毛熊:(家门不幸,养的崽一个个都不省心)

天堂三人组


毛熊:啧,这样都没把傻贱鹰弄到这里

南鹅:这次不行,还有下次,谁知道他以后会不会再撞兔子家的广告牌……

毛熊:华约你削那么多苹果干嘛?(还是兔子模样的)

华约:喂鸟(北约)

毛熊:(家门不幸,养的崽一个个都不省心)

沾点米

【南苏】不知所措

发疯产物

毫无逻辑可言

我坦白了我就是被派来拉低tag质量的

-

南鹅还记得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见毛熊。

大概是很早的时候了吧。

那一天毛熊下了飞机就看到了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新同志。南鹅对他灿烂的笑着,他倒显得有些不安,躲着南鹅的眼神。

“别这样嘛,您可是要留几天的—”

南鹅后来也没说什么。未来的日子长着呢,不急于这一时。

他悄悄地又笑了笑,翅膀在阳光下伸展开来,又很快的收了回去。

总会有时间的,对吧。

-

后来他也没有再次和毛熊有过更多私下的交流,就算后来在政治上出现了分歧,毛熊也没有亲自来过。

有一次南鹅同兔子说起这个,不禁笑了出来:“谁知道那个家伙那么害怕干活...

发疯产物

毫无逻辑可言

我坦白了我就是被派来拉低tag质量的

-

南鹅还记得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见毛熊。

大概是很早的时候了吧。

那一天毛熊下了飞机就看到了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新同志。南鹅对他灿烂的笑着,他倒显得有些不安,躲着南鹅的眼神。

“别这样嘛,您可是要留几天的—”

南鹅后来也没说什么。未来的日子长着呢,不急于这一时。

他悄悄地又笑了笑,翅膀在阳光下伸展开来,又很快的收了回去。

总会有时间的,对吧。

-

后来他也没有再次和毛熊有过更多私下的交流,就算后来在政治上出现了分歧,毛熊也没有亲自来过。

有一次南鹅同兔子说起这个,不禁笑了出来:“谁知道那个家伙那么害怕干活!”

兔子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笑了笑。

-

后来毛熊还是没有避开会碰到南鹅相关的工作。

那天是怎么回事来着?

南鹅和他原来只是因为工作上的事而说几句话,但是话题还是到了个人身上。

为什么会这样啊......

毛熊极力避免的事情发生了。

南鹅和他在对自己的政府的态度上发生了分歧。

我做不到,毛熊说,我做不到。

他听见南鹅说话了。

胆小鬼。

胆小鬼?!

毛熊一拳打过去,南鹅避开了,打了回去。

南鹅的还是落了下风。他站了起来,突然莫名其妙的笑着,将翅膀慢慢伸展开来,白色的翅膀遮住了光线。

胆小鬼,他清晰的又说了一遍。

毛熊一顿,慌张的接着转身顺手拿起自己带来的资料,踉跄着离开了。

胆,小,鬼。

他捂住耳朵。

胆,小,鬼。

-

自己是快死了吧。

毛熊这样想。

白头鹰常常出现在这里。

那个家伙想让他被削弱弱,可是命运的宠儿太急躁了。

那个晚上,他又看见鹰了。

那人的翅膀缓缓张开,遮住了灯光,投下一片阴影。

好熟悉......

无数个画面和细节在毛熊的脑海里闪过,他想办法去找到记忆里那个熟悉的影子,但是他什么都没有抓到。

眼前一片黑暗。





Ele

10 那个,我们是不是少了个人

计划赶不上变化,虽然小号说暑假更但是我还是,为了宠粉更一下吧。 


    就在这个时候高卢为了转移我们的注意力顾不得什么绅士风度,浪漫国度大喊一声:“俄 罗斯呢!你们是不是排斥他是资本主义?”

    虽然他的声音已经类似于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但是他还是非常成功的引起了西方的注意。成功的把我们的焦点转移到大毛身上。

    接受我们的雪亮的目光的时候,大白鹅嘻嘻一笑,兔子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而毛熊则是轻轻的咳了一声。...


计划赶不上变化,虽然小号说暑假更但是我还是,为了宠粉更一下吧。 


    就在这个时候高卢为了转移我们的注意力顾不得什么绅士风度,浪漫国度大喊一声:“俄 罗斯呢!你们是不是排斥他是资本主义?”

    虽然他的声音已经类似于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但是他还是非常成功的引起了西方的注意。成功的把我们的焦点转移到大毛身上。

    接受我们的雪亮的目光的时候,大白鹅嘻嘻一笑,兔子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而毛熊则是轻轻的咳了一声。

    “他在劳动。”

     “那白头鹰呢?”约翰这个时候扮演起了“好父亲”的角色。

     大白鹅嘻嘻一笑抢了话头:“他在老洞。”

     

      我疑惑不解的时候,系统悄悄跟我说:“那啥,这里面有一个地方叫老洞,进去了就出不来的那种,18层楼啊, Food(负的)。”

    

      我恍然大悟,然后我就看着娇滴滴的玛丽苏小姐挽着脸堪比炊事员背后的大铁锅一样的高卢撒娇。

      “诶呀,人家今天穿的是高跟鞋,走不了路,你背背……”

      话音刚落,约翰就弯下身去。

      “啪嗒”一声。

      约翰直起身来。

      褐色头发的戴着单边眼镜的英伦绅士微微笑了笑,伸出他戴着白手套的手,加玛丽苏旁边的高卢揽入怀中。他用不宜质疑的口吻说:“这位小姐现在你穿的不是高跟鞋了。”

      我眨巴眨巴眼睛看上系统,娇滴滴地说:“统姐,人家今天穿的是平底鞋,走不动……”

       然后统姐也眨巴眨巴她的卡姿兰大眼睛,一伸手把爷拦腰捆好,把爷夹在她的胳膊窝下。完事了,这货还笑得一脸温柔:“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

       我咬牙切齿的说:“谢谢。”

     然后我耷拉着脑袋说,你看人家多有绅士风度。

     统姐一听就给约翰来了一拳,新伤加上旧仇,约翰直接口吐血柱。

     “现在你觉得谁更有风度?”系统问。


      您。


     那个绅士不如勇士您的1/10000。


    接下来一路都是。

   “诶呀,这楼好难爬,毛熊同学背背……”

   “轰”楼塌了。

    兔子一手牵着大白鹅,一手牵着毛熊:“傻孩子,快跟上。”

    我:明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