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博尔赫斯

30270浏览    1287参与
栐之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 不停流逝...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

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博尔赫斯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

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博尔赫斯

布鲁姆莱特

气球上的旅行(博尔赫斯)

气球上的旅行

像梦幻呈现的那样,像天使呈现的那样,飞行是人类基本的渴望之一。我还不曾试过升空,也没什么理由设想会在死前领略到它。飞机肯定提供不了任何类似于飞行的体验。感觉自己被关在一个玻璃和铁构成的整洁封闭空间里不会与鸟的飞行或天使的飞行相像。机组人员的可怕预警,以及他们对氧气面罩,对安全带,对紧急逃生的侧门以及对匪夷所思的特技飞行的不祥列数不是,也不可能是,好兆头。云团覆盖并藏起大陆与海洋。航程总与厌倦相伴。气球,正相反,为我们带来飞行的确信,友好的风的喜悦,鸟的近在咫尺。每个词都暗示了一种共有的体验。假如某人从未见过红色,我将它与神学家圣约翰的血腥月亮或暴怒相比是无用的;假如某人不知道一......

气球上的旅行

像梦幻呈现的那样,像天使呈现的那样,飞行是人类基本的渴望之一。我还不曾试过升空,也没什么理由设想会在死前领略到它。飞机肯定提供不了任何类似于飞行的体验。感觉自己被关在一个玻璃和铁构成的整洁封闭空间里不会与鸟的飞行或天使的飞行相像。机组人员的可怕预警,以及他们对氧气面罩,对安全带,对紧急逃生的侧门以及对匪夷所思的特技飞行的不祥列数不是,也不可能是,好兆头。云团覆盖并藏起大陆与海洋。航程总与厌倦相伴。气球,正相反,为我们带来飞行的确信,友好的风的喜悦,鸟的近在咫尺。每个词都暗示了一种共有的体验。假如某人从未见过红色,我将它与神学家圣约翰的血腥月亮或暴怒相比是无用的;假如某人不知道一次气球漫游特有的幸福,要我向他解释是困难的。我念出了幸福这个词;我相信它是最恰当的。在加利福尼亚,大约三十几天前,玛丽亚·儿玉和我去了隐在纳帕1山谷里的一个不起眼的机构。可能是凌晨四五点;我们知道黎明最初的亮光即将出现。一辆卡车把我们送到再远些的一个地方,后面拖着吊篮。我们抵达了平原中的一个地点,它也可以是任何别的地点。人们放下了吊篮,那是一个木头和柳条的方形篮子,并从一个箱子里费劲地抽出巨大的气球,将它铺在地上,用鼓风机吹开尼龙布,而那只形状像一只倒置的梨子,仿佛是在我们儿时百科全书的版画里一样的气球,也不紧不慢地膨胀到一幢多层房屋的高度和宽度。它既没有侧门也没有梯子;必须有人把我抬过篮边。我们是五个乘客加上驾驶员,他间歇性地给空心的大气球加气。我们站着,用手撑着吊篮的边缘。天光渐亮;在我们脚下一种与天使或高飞的鸟相等的海拔将葡萄园和田野铺展开来。

空间是敞开的,悠然的风仿佛一条缓慢的河流载送着我们,轻抚我们的前额、颈项和脸颊。我们全都感到了,我相信,一种几乎是肉体的幸福。我写下几乎是因为不存在仅仅属于肉体的幸福或痛苦,它们永远交织着意识中的过去、环境、惊奇与其他事物。这漫游,历时大概一个半小时,也是一次旅行,穿越那座由十九世纪构成的失去的乐园。乘着蒙哥尔费2想象的气球旅行也就是重返坡的、儒勒·凡尔纳的和威尔斯的篇章。这必定会使人想起月亮的塞伦尼特3,它的内部居民,乘着与我们这个相似的球体在一道又一道游廊间旅行而从不晕眩。

译注:

[1] Napa,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郡名。
[2] Joseph Michel Montgolfier(1740-1810)与其弟Jacques Etienne Montgolfier(1745-1799),法国航空发明家,热气球的发明者。
[3] Selenitas,威尔斯小说《月球最早的人》(The First Men in the Moon)中具有文明的月球生物。

布鲁姆莱特

波赛冬神庙(博尔赫斯)

波赛冬神庙

我怀疑原本就没有一个海神,也没有一个日神;两种概念都与原始的思维格格不入。原本就有大海,就有波赛冬,而他也正是大海。大概很久以后才出现了神谱与荷马,后者据塞缪尔·巴特勒1说用较晚近的传说编造了伊利亚特的喜剧间奏曲。时间与它的战争带走了神的形貌,却留下了大海,他的另一幅肖像。

我妹妹常说小孩子先于基督教。撇开那些穹顶与偶像,希腊人也是如此。此外,他们的宗教与其说是一种诫律,不如说是一大堆梦的集合,它的神祇的法力还比不上喀瑞2。这座神庙的年代为我们的纪元之前五世纪,也就是哲学家们把一切置于怀疑之中的那个日期。

世上没有一件事物不是神秘的,但那种神秘在特定的事物之中比在其他事......

波赛冬神庙

我怀疑原本就没有一个海神,也没有一个日神;两种概念都与原始的思维格格不入。原本就有大海,就有波赛冬,而他也正是大海。大概很久以后才出现了神谱与荷马,后者据塞缪尔·巴特勒1说用较晚近的传说编造了伊利亚特的喜剧间奏曲。时间与它的战争带走了神的形貌,却留下了大海,他的另一幅肖像。

我妹妹常说小孩子先于基督教。撇开那些穹顶与偶像,希腊人也是如此。此外,他们的宗教与其说是一种诫律,不如说是一大堆梦的集合,它的神祇的法力还比不上喀瑞2。这座神庙的年代为我们的纪元之前五世纪,也就是哲学家们把一切置于怀疑之中的那个日期。

世上没有一件事物不是神秘的,但那种神秘在特定的事物之中比在其他事物中更明显。在大海里,在黄色里,在老人的眼里也在音乐之中。

译注:

[1] Samuel Butler(1613-1680),英国诗人。
[2] Ker,希腊神话中的死灵。

布鲁姆莱特

博利尼巷道(博尔赫斯)

博利尼巷道1

左轮枪、来福枪和神秘的原子武器的同时代人,两次世界规模的大战、越南和黎巴嫩战争的同时代人,我们颇为怀念一八九几年前后在此地发生的那几场卑微而又秘密的械斗,就在距里瓦达维亚医院2几步路远的地方。从墓场背面到监狱的黄色围墙之间的区域一度被称为火地岛;那片郊区的人选定(我们听人说)这条捷径来进行拼刀子的决斗。这事想必只发生过一回,传来传去就变成了很多次。没有目击者,除了,或许,有某个好奇的巡夜人旁观与欣赏到了钢刀的你来我往。一件斗蓬充当左臂的护盾;匕首寻找着对方的腹部或胸口;如果对决的两人都身手了得的话战斗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无论怎样,一件惬意的事是待在这间屋子里,在夜里,置身于高敞......

博利尼巷道1

左轮枪、来福枪和神秘的原子武器的同时代人,两次世界规模的大战、越南和黎巴嫩战争的同时代人,我们颇为怀念一八九几年前后在此地发生的那几场卑微而又秘密的械斗,就在距里瓦达维亚医院2几步路远的地方。从墓场背面到监狱的黄色围墙之间的区域一度被称为火地岛;那片郊区的人选定(我们听人说)这条捷径来进行拼刀子的决斗。这事想必只发生过一回,传来传去就变成了很多次。没有目击者,除了,或许,有某个好奇的巡夜人旁观与欣赏到了钢刀的你来我往。一件斗蓬充当左臂的护盾;匕首寻找着对方的腹部或胸口;如果对决的两人都身手了得的话战斗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

无论怎样,一件惬意的事是待在这间屋子里,在夜里,置身于高敞的天花板之下,并且知道外面就是那些依然留存着的矮房,那些如今已看不到的杂屋和大院,那些或属伪造的,来自这段贫乏神话的阴影。

译注:

[1] La Cortada Bollini,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里科莱塔区。
[2] Hospital General de Agudos Bernardino Rivadavia,位于拉斯·海拉斯大街(Avenida Las Heras)。

存档灵魂
赠 礼〔阿根廷〕博尔赫斯 曾经...


赠 礼
〔阿根廷〕博尔赫斯


曾经获赠了看不见的音乐

它是时间的赠礼也在时间里停止;

曾经获赠了悲剧的美,

曾经获赠了爱,可怕的事物。


曾经获赠了那份知识,世间

美丽的女人唯有一个存在;

曾经可以在一个傍晚发现月亮

并用月亮发现星辰的代数学。


曾经获赠了恶名。驯服地

钻研过刀剑的罪行,

迦太基的废墟,

东方与西方难分难解的战斗。


曾经获赠了语言,那骗局,

曾经获赠了肉体,也就是泥土,

曾经获赠了淫秽的梦魇

和玻璃中的另一个,照见我们的梦。


从时间所积累的书籍之中

曾经得到过几页的奖赏;

从爱利亚,屈指可数的几个悖论,

未曾被时间...


赠 礼
〔阿根廷〕博尔赫斯


曾经获赠了看不见的音乐

它是时间的赠礼也在时间里停止;

曾经获赠了悲剧的美,

曾经获赠了爱,可怕的事物。


曾经获赠了那份知识,世间

美丽的女人唯有一个存在;

曾经可以在一个傍晚发现月亮

并用月亮发现星辰的代数学。


曾经获赠了恶名。驯服地

钻研过刀剑的罪行,

迦太基的废墟,

东方与西方难分难解的战斗。


曾经获赠了语言,那骗局,

曾经获赠了肉体,也就是泥土,

曾经获赠了淫秽的梦魇

和玻璃中的另一个,照见我们的梦。


从时间所积累的书籍之中

曾经得到过几页的奖赏;

从爱利亚,屈指可数的几个悖论,

未曾被时间的侵蚀磨尽。


人类情爱的直立之血

(这意象来自一个希腊人)

曾由那个以一把剑为名

并将文字传授给手的祂赠予。


获赠的还有别的事物与名称:

立方,角锥,平面,

无可计数的沙子,木头

和用来行走人间的一具肉体。


不曾辜负每一天的滋味;

你的故事就是如此,那也是我的。


选自《地图册》Atlas,1984


布鲁姆莱特

威尼斯(博尔赫斯)

威尼斯

岩石,源头在极峰之上的河流,那些河流的水与亚得里亚海水的汇合,地质历史的偶然或命中注定,回浪,沙子,岛屿缓慢的成形,希腊的近在咫尺,鱼类,人的迁徙,阿莫里凯1的战争和波罗的海的战争,灯芯草的村舍,与泥土难分难解的枝条,错杂迷乱的河网,原始的狼,达尔马提亚2海盗的突袭,精美的赤土陶器,屋顶平台,大理石,阿提拉3的马队与长矛,被自己的贫穷所保护的渔民,伦巴第人4,身为西方与东方的交汇点之一这件事,如今已被遗忘的世世代代的白昼与黑夜,都曾经是它的创造者。也让我们回忆总督5一年一度从布桑塔尔舰6的船头扔下的黄金戒指,在水的幽暝或黑暗里,成为时间中一条想象纽带的无以确定的环节。在此也没有道理忽......

威尼斯

岩石,源头在极峰之上的河流,那些河流的水与亚得里亚海水的汇合,地质历史的偶然或命中注定,回浪,沙子,岛屿缓慢的成形,希腊的近在咫尺,鱼类,人的迁徙,阿莫里凯1的战争和波罗的海的战争,灯芯草的村舍,与泥土难分难解的枝条,错杂迷乱的河网,原始的狼,达尔马提亚2海盗的突袭,精美的赤土陶器,屋顶平台,大理石,阿提拉3的马队与长矛,被自己的贫穷所保护的渔民,伦巴第人4,身为西方与东方的交汇点之一这件事,如今已被遗忘的世世代代的白昼与黑夜,都曾经是它的创造者。也让我们回忆总督5一年一度从布桑塔尔舰6的船头扔下的黄金戒指,在水的幽暝或黑暗里,成为时间中一条想象纽带的无以确定的环节。在此也没有道理忽略阿斯彭书稿7的苦心的搜寻者,忽略丹多罗8,卡巴西奥9,彼特拉克10,夏洛克11,拜伦,贝波12,拉什金13,以及马塞尔·普鲁斯特14。矗立在回忆之中的还有从数个世纪之前就彼此遥望而一无所见的青铜将校,置身于一片漫长平原的两端15。

吉本16主张古代威尼斯共和国的独立是由剑来宣告,但或许是由羽笔来捍卫的。帕斯卡尔写道河流是自行的路;威尼斯的运河是那些凄楚的贡多拉17行过的路,它们与凄楚的小提琴有几分相似,也因悦耳动听而让人想起音乐。

有一回我曾在一篇序言里写过水晶与幽暝的威尼斯18。幽暝与威尼斯对我来说是两个几乎同义的词,但我们的幽暝已失去了光彩并害怕夜晚,而威尼斯的则是一个精美而永恒的幽暝,没有以前也没有以后。

译注:

[1] Armórica,法国西北部地区的古称。
[2] Dalmatia,今克罗地亚境内一地区。
[3] Atila(406-453),多次侵掠欧洲的匈奴王(434-453年在位)。
[4] Lombardos,伦巴第(Lombardia)为意大利北部一地区。
[5] Dux,公元八世纪至十八世纪统治威尼斯共和国的执政官。
[6] Bucentauro,威尼斯共和国总督的礼船,每年耶稣升天节总督乘此舰到亚德里亚海上举行“与海成婚”的典礼。
[7] 亨利·詹姆斯《阿斯彭书稿》(The Aspern Papers)。叙述者到威尼斯搜寻小说家阿斯彭(Jeffrey Aspern)的遗稿。
[8] Dándolo,威尼斯共和国第41任总督Enrico Dandolo (1107?-1205),第52任总督Francesco Dandolo(?-1339),以及第54任总督Andrea Dandolo(1306-1354)。
[9] Vittore Carpaccio(约1465-1525/26),意大利威尼斯画派画家。
[10] Francesco Petrarca(1304-1374),意大利学者,诗人,最早的文艺复兴时期人文学者之一,被称为“人文主义之父”。
[11] Shylock,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中的人物。
[12] Beppo,拜伦1817年在威尼斯写的长诗《贝波,一个威尼斯故事》(Beppo: A Venetian Story)的女主人公。
[13] John Ruskin(1819-1900),英国作家,诗人,艺术家,以描写威尼斯的建筑与艺术而著名。
[14] 普鲁斯特曾追随拉什金的旅行路线,于1900年造访威尼斯。
[15] 指曾经为威尼斯共和国战斗过的意大利雇佣军人加塔梅拉塔(Gattamelata,1370-1443)与威尼斯共和国上将巴托洛梅奥·科莱奥尼(Bartolomeo Colleoni,1400-1475),两人的骑马铜像分别由意大利雕塑家多纳泰罗(Donatello,约1386-1466)和维罗切奥(Andrea del Verrocchio,约1435-1488)完成,前者建于意大利北部城市帕多瓦(Padua)圣人堂广场(Piazza del Santo)之外,后者建于威尼斯圣乔凡尼保罗大教堂(Santi Giovannie Paolo)之前。
[16] Edward Gibbon(1737-1794),英国历史学家,著有《罗马帝国衰亡史》(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17] Góndola,常见于威尼斯水道的平底船,由一人单桨划行。
[18] 博尔赫斯《黑夜史·题辞》。




布鲁姆莱特

赠礼(博尔赫斯)

赠礼

曾经获赠了看不见的音乐
它是时间的赠礼也在时间里停止;
曾经获赠了悲剧的美,
曾经获赠了爱,可怕的事物。

曾经获赠了那份知识,世间
美丽的女人唯有一个存在;
曾经可以在一个傍晚发现月亮
并用月亮发现星辰的代数学。

曾经获赠了恶名。驯服地
钻研过刀剑的罪行,
迦太基的废墟,
东方与西方难分难解的战斗。

曾经获赠了语言,那骗局,
曾经获赠了肉体,也就是泥土,
曾经获赠了淫秽的梦魇
和玻璃中的另一个,照见我们的梦。

从时间所积累的书籍之中
曾经得到过几页的奖赏;
从爱利亚,屈指可数的几个悖论,
未曾被时间的侵蚀磨尽。

人类情爱的直立之血
(这意象来自一个希腊人)
曾由那个以一把剑为名
并将文字传授给手的祂赠予。

获赠的还有别的事物与名称:......

赠礼

曾经获赠了看不见的音乐
它是时间的赠礼也在时间里停止;
曾经获赠了悲剧的美,
曾经获赠了爱,可怕的事物。

曾经获赠了那份知识,世间
美丽的女人唯有一个存在;
曾经可以在一个傍晚发现月亮
并用月亮发现星辰的代数学。

曾经获赠了恶名。驯服地
钻研过刀剑的罪行,
迦太基的废墟,
东方与西方难分难解的战斗。

曾经获赠了语言,那骗局,
曾经获赠了肉体,也就是泥土,
曾经获赠了淫秽的梦魇
和玻璃中的另一个,照见我们的梦。

从时间所积累的书籍之中
曾经得到过几页的奖赏;
从爱利亚,屈指可数的几个悖论,
未曾被时间的侵蚀磨尽。

人类情爱的直立之血
(这意象来自一个希腊人)
曾由那个以一把剑为名
并将文字传授给手的祂赠予。

获赠的还有别的事物与名称:
立方,角锥,平面,
无可计数的沙子,木头
和用来行走人间的一具肉体。

不曾辜负每一天的滋味;
你的故事就是如此,那也是我的。

布鲁姆莱特

伊斯坦布尔(博尔赫斯)

伊斯坦布尔1

迦太基是一个备受毁谤的文化的最明显的例子,她的一切我们都无法知道,连福楼拜也无法知道,除了她残酷无情的敌人讲述的东西。此类遭遇并非不可能发生在土耳其身上。我们想到的是一个残暴的国度;那种观念可以回溯到十字军东征,它们曾经是历史记载中最残暴的运动,也是最少受到谴责的。我们想到的是基督教的仇恨,几乎毫不逊色于,同样狂热的,伊斯兰的仇恨。在西方奥斯曼人始终缺少一个伟大的土耳其名字。唯一被我们记住的是苏莱曼大帝1,的名字(e solo in parte vide il Saladino2)。

三天过去我能够对土耳其有什么了解?我......

伊斯坦布尔1

迦太基是一个备受毁谤的文化的最明显的例子,她的一切我们都无法知道,连福楼拜也无法知道,除了她残酷无情的敌人讲述的东西。此类遭遇并非不可能发生在土耳其身上。我们想到的是一个残暴的国度;那种观念可以回溯到十字军东征,它们曾经是历史记载中最残暴的运动,也是最少受到谴责的。我们想到的是基督教的仇恨,几乎毫不逊色于,同样狂热的,伊斯兰的仇恨。在西方奥斯曼人始终缺少一个伟大的土耳其名字。唯一被我们记住的是苏莱曼大帝1,的名字(e solo in parte vide il Saladino2)。

三天过去我能够对土耳其有什么了解?我见到了一个壮丽的城市,博斯普鲁斯海峡,金角湾与黑海的入海口,在海岸上曾发现有刻着鲁讷文的石头。我听到了一种悦耳的语言,在我听来像是一种更轻柔的德语。众多不同民族的幽灵从这里走过;我更愿意认为是斯堪的纳维亚人组成了拜占庭皇帝的卫队,与之会合的是哈斯汀斯战役之后逃离英格兰的撒克森人。无疑我们应当回到土耳其,从新开始来发现她。

译注:

[1] Suleimán el Magnífico(1494-1566),奥斯曼帝国第十位,也是在位时间最长(1520-1566)的苏丹。
[2] 意大利语:“而仅仅是部分地看到萨拉丁”。萨拉丁(Saladino,1137/38-1193)为阿尤比王朝(Dinastía Ayubí)的建立者,埃及与叙利亚的苏丹。

曦熹

博尔赫斯《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Jorges Luis Borges

【阿根廷】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 desperate sunsets, the moon of the jagged suburbs.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I offer you ......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Jorges Luis Borges

【阿根廷】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 desperate sunsets, the moon of the jagged suburbs.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long and long at the lonely moon.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I offer you my ancestors, my dead men, the ghosts that living men have honoured in marble: my father’s father killed in the frontier of Buenos Aires, two bullets through his lungs, bearded and dead, wrapped by his soldiers in the hide of a cow;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先辈,人们用大理石纪念他们的幽灵:在布宜偌斯艾利斯边境阵亡的我父亲的父亲,两颗子弹穿了他的胸膛。蓄着胡子的他死去了,士兵们用牛皮裹起他的尸体;

my mother’s grandfather -just twentyfour- heading a charge of three hundred men in Perú, now ghosts on vanished horses.

我母亲的祖父——时年二十四岁——在秘鲁率领三百名士兵冲锋,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幽灵。

I offer you whatever insight my books may hold. whatever manliness or humour my life.

我给你我写的书中所能包含的一切悟力、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或幽默。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人的忠诚。

I offer you that kernel of myself that I have saved somehow -the central heart that deals not in words, traffics not with dreams and is untouched by time, by joy, by adversities.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I offer you the memory of a yellow rose seen at sunset, years before you were born.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I offer you explanationsof yourself, theories about yourself, authentic and surprising news of yourself.

我给你对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的真实而惊人的消息。

I can give you my loneliness, my darkness, the hunger of my heart; I am trying to bribe you with uncertainty, with danger, with defeat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咪坨Mituo

海贼王照进现实之五老星武士.博尔赫斯。和之国的阿根廷胡适哈哈~

5月15日是助残日。
偶然刷到介绍一位作家的视频,
双目失明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
这位老先生非常毒舌有趣。
而且写作从不超过十页。
有点鲁迅先生的感觉??

或者其实更像胡适?那个眼镜,嗯。
埼玉老师:二十字以内说完!
总觉得有点像武士五老星呢哈哈哈~
那个撑着佩剑/拐杖的既视感。
藤虎:莫非你也…?
是不是只有最强的大剑豪才可以免于眼睛受伤啊哈哈哈哈!
鹰眼:在座的各位…

我猜这位五老星如果在三体故事里,他会主张用低光速黑洞逃避黑暗森林打击。

海贼王照进现实之五老星武士.博尔赫斯。和之国的阿根廷胡适哈哈~

5月15日是助残日。
偶然刷到介绍一位作家的视频,
双目失明的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
这位老先生非常毒舌有趣。
而且写作从不超过十页。
有点鲁迅先生的感觉??

或者其实更像胡适?那个眼镜,嗯。
埼玉老师:二十字以内说完!
总觉得有点像武士五老星呢哈哈哈~
那个撑着佩剑/拐杖的既视感。
藤虎:莫非你也…?
是不是只有最强的大剑豪才可以免于眼睛受伤啊哈哈哈哈!
鹰眼:在座的各位…

我猜这位五老星如果在三体故事里,他会主张用低光速黑洞逃避黑暗森林打击。

guanguan

“世界上只是一些影绰的温柔。

人还是原来的人,

河还是原来的河。”

来自博尔赫斯

最近很喜欢的一位ww

一个饭前的摸

底图自摄。


“世界上只是一些影绰的温柔。

人还是原来的人,

河还是原来的河。”

来自博尔赫斯

最近很喜欢的一位ww

一个饭前的摸

底图自摄。


布鲁姆莱特

爱尔兰(博尔赫斯)

爱尔兰

古老而豪迈的影子不愿让我感知爱尔兰,或是不愿让我以一种历史的方式来愉快地感知它。这些影子名叫埃里金纳1,对于他来说我们所有的历史都是上帝的一个长梦,最终将归于上帝,这一教条亦为戏剧Back to Methuselah2和雨果的著名诗篇“Ce que dit la Bouched'Ombre”3所主张;他们又名叫乔治·贝克莱,他断言上帝在细致入微地梦着我们,而倘若他从他的梦中醒来天与地就将消失,如同红王倘若醒来一样4;他们名叫奥斯卡·王尔德,他凭着一种并不缺少不幸和耻辱的命运留下了一部作品,像早晨或......

爱尔兰

古老而豪迈的影子不愿让我感知爱尔兰,或是不愿让我以一种历史的方式来愉快地感知它。这些影子名叫埃里金纳1,对于他来说我们所有的历史都是上帝的一个长梦,最终将归于上帝,这一教条亦为戏剧Back to Methuselah2和雨果的著名诗篇“Ce que dit la Bouched'Ombre”3所主张;他们又名叫乔治·贝克莱,他断言上帝在细致入微地梦着我们,而倘若他从他的梦中醒来天与地就将消失,如同红王倘若醒来一样4;他们名叫奥斯卡·王尔德,他凭着一种并不缺少不幸和耻辱的命运留下了一部作品,像早晨或水一样快乐而天真。我想到惠灵顿5,他,在滑铁卢的鏖战之后,感觉到一场胜利的可怕并不逊于一场失败。我想到两个登峰造极的巴洛克诗人,叶芝和乔伊斯,他们用散文或韵文达到了同一个终点,美。我想到乔治·穆尔6,他在“Ave Atque Vale”7中创造了一种新的文学类别,这一点并不重要,但他做得美妙绝伦,这一点非常重要。那些巨大的影子置身于我所回忆之多和我所能感知之少的中间,在两三个,如同所有日子一样,充满了偶然的日子里。

在这一切中间最生动的是圆塔8,我看不见它但我的手触摸了它,塔中的僧侣是我们的恩人,在艰难的时代里为我们保留了希腊语和拉丁语,亦即文化。对我来说爱尔兰是这样一个国度,属于本质上优秀的,天生信基督教的,被永不停息地做爱尔兰人这一奇特激情所驱策的人们。



我走过了《尤利西斯》的所有居民曾经穿行,并仍在穿行的街道。

译注:

[1] Johannes Scotus Eriugena(约815-约877),爱尔兰神学家,新柏拉图主义哲学家,诗人。
[2] 英语:“《回归玛土撒拉》”,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1856-1950)的戏剧。玛土撒拉为《圣经》中诺亚的祖父,寿969岁。
[3] 法语:“阴影之口如是说”。
[4] 刘易斯·卡洛尔《爱丽丝镜中奇遇》中一局象棋的红王,直到棋局结束仍酣睡不醒。
[5] Arthur Wellesley(1769-1852),爱尔兰出生的英国政治家,军事家。1814年获封惠灵顿第一公爵(1st Duke of Wellington),后因在滑铁卢对拿破仑的胜利而被人称为“滑铁卢公爵”。
[6] George Augustus Moore(1852-1933),爱尔兰小说家。
[7] 拉丁语:“致敬与告别”。
[8] 主要见于爱尔兰的中世纪石塔建筑,多建于教堂或修道院附近,一般认为其用途是作为钟楼或避难所等。

飛鳥群群。
代一下,代一秒(……)

代一下,代一秒(……)

代一下,代一秒(……)

雨界
你是我心中盐碱地上残喘苟延的玫...

你是我心中盐碱地上残喘苟延的玫瑰

你是我眼里冰封湖下随波逐流的蛟泪


真的太喜欢博尔赫斯的丧系浪漫了,每一首都好绝!这个算是一个不太像的仿写


我以什么赠予你——


我给你无着的蜡泪,覆苔的石巷,落漆的红门

以及散落一地的前朝墨迹

和乌檐旁纸笼的经年悲喜


我给你含锦的璎珞,藏信的红豆,江雾的柳枝

以及那积盒压低的九张机

和一座孤老星宿的离心力


你是瀚海的荒芜,又是云楼的虚幻

你是木梁的雕骨,又是碎瓷的呢喃

你是前唐的壁珠,又是后清的罹难


我给你一个寂无世界的振聋发聩

我给你一方血色底狱的天籁清云

我给你一位无名之辈的生平汗青

我给你一片..........................................

你是我心中盐碱地上残喘苟延的玫瑰

你是我眼里冰封湖下随波逐流的蛟泪


真的太喜欢博尔赫斯的丧系浪漫了,每一首都好绝!这个算是一个不太像的仿写




我以什么赠予你——


我给你无着的蜡泪,覆苔的石巷,落漆的红门

以及散落一地的前朝墨迹

和乌檐旁纸笼的经年悲喜


我给你含锦的璎珞,藏信的红豆,江雾的柳枝

以及那积盒压低的九张机

和一座孤老星宿的离心力


你是瀚海的荒芜,又是云楼的虚幻

你是木梁的雕骨,又是碎瓷的呢喃

你是前唐的壁珠,又是后清的罹难


我给你一个寂无世界的振聋发聩

我给你一方血色底狱的天籁清云

我给你一位无名之辈的生平汗青

我给你一片暴正王朝的万千柔情


你是我心中盐碱地上残喘苟延的玫瑰

你是我眼里冰封湖下随波逐流的蛟泪


——我以什么赠予你?


被判违规后二编:

原来仿写算抄袭啊😅

七叶

博尔赫斯(文摘)

1.世界会变,但我始终如一,我带着悲哀的自负想到。


2.在我的爱人与我之间,必将竖起三百个长夜,如三百道高墙,而大海会是我们中间的魔法一场。


3.一朵玫瑰正马不停蹄地成为另一朵玫瑰。

你是云、是海、是忘却,你也是你曾失去的每一个自己。(《云·其一》)


4.上帝操纵棋手,棋手摆布棋子,上帝背后,又有哪位神祗设下尘埃、时光、梦境和痛苦的羁绊。(《棋》)


5.灰色的烟雾模糊了遥远的星座,眼前的一切失去了历史和名字,世界上只是一些影影绰绰的温柔,人还是原来的人,河还是原来的河。(《面前的月亮:圣马丁礼记》)


6.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你......

1.世界会变,但我始终如一,我带着悲哀的自负想到。


2.在我的爱人与我之间,必将竖起三百个长夜,如三百道高墙,而大海会是我们中间的魔法一场。


3.一朵玫瑰正马不停蹄地成为另一朵玫瑰。

你是云、是海、是忘却,你也是你曾失去的每一个自己。(《云·其一》)


4.上帝操纵棋手,棋手摆布棋子,上帝背后,又有哪位神祗设下尘埃、时光、梦境和痛苦的羁绊。(《棋》)


5.灰色的烟雾模糊了遥远的星座,眼前的一切失去了历史和名字,世界上只是一些影影绰绰的温柔,人还是原来的人,河还是原来的河。(《面前的月亮:圣马丁礼记》)


6.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你不是别人》)


7.我在我的黑暗里,那虚浮的冥色,我用一把迟疑的手杖慢慢摸索。我总是暗暗设想,天堂,应是座图书馆的模样。(《关于天赐的诗》)


8.房子实际上并没有这么大,使它显得大的是阴影、对称、镜子、漫长的岁月、我的不熟悉、孤寂。(《死亡与指南针》)


9.永远都是独处不群的玫瑰,永远都是玫瑰中的玫瑰的玫瑰,柏拉图式的初绽之花,我不赞颂的热烈而盲目的玫瑰,可望而不可及的玫瑰。(《玫瑰》)


10.你是我的不幸和大幸,纯真而无穷无尽。(《恋人》)


11.人死了,就像水消失在水中。(《另一次死亡》)


12.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悲哀。(《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13.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14.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门文馒309路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desperate sunsets,the moon of the ragged suburbans.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long and ......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desperate sunsets,the moon of the ragged suburbans.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long and long at the lonely moon.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博尔赫斯《英文诗两首》

存档灵魂
  1. 在我们的爱里有一份忧伤,仿佛是灵魂的样子。
  2. 我们的两种孤独像盲人般互相寻找。
  3. 永远,你的美丽万种。活过黄昏的,是你的肌肤如雪的光彩。
  4. 无视你的冷漠,你的美丽。
  5. 在时间中挥霍你的奇迹。
  6. 幸运与你同在,恰如春天与新叶同在。
  7. 愉悦与你同在,恰如残忍与刀剑同在。
  8. 你,昨天只是全部的美丽,也是全部的爱,在这一刻。
  9. 我已仿佛谁也不是,我是那如此孤独的渴望,消散在暮色之中。


星 期 六
〔阿根廷〕博尔赫斯

—— 致 C. G.


Ⅰ.

外面有一片日落,晦暗的珠宝

镶嵌于时间之上,

有一座失明的幽深都市

属于未曾看见你的人们。


黄昏静默或歌唱。


某人将苦痛的渴望

自钢琴的十字架上释放。


永远,你的美丽万种。


Ⅱ.

无视你的冷漠

你的美丽

在时间中挥霍你的奇迹。


幸运与你同在

恰如春天与新叶同在。


我已仿佛谁也不是,

我是那如此孤独的渴望

消散在暮色之中。


愉悦与你同在

恰如残忍与刀剑同在。


Ⅲ.

夜晚正将栏杆侵犯。


在严肃的客厅里

我们的两种孤独像盲人...


星 期 六
〔阿根廷〕博尔赫斯

—— 致 C. G.


Ⅰ.

外面有一片日落,晦暗的珠宝

镶嵌于时间之上,

有一座失明的幽深都市

属于未曾看见你的人们。


黄昏静默或歌唱。


某人将苦痛的渴望

自钢琴的十字架上释放。


永远,你的美丽万种。


Ⅱ.

无视你的冷漠

你的美丽

在时间中挥霍你的奇迹。


幸运与你同在

恰如春天与新叶同在。


我已仿佛谁也不是,

我是那如此孤独的渴望

消散在暮色之中。


愉悦与你同在

恰如残忍与刀剑同在。


Ⅲ.

夜晚正将栏杆侵犯。


在严肃的客厅里

我们的两种孤独像盲人般互相寻找。


活过黄昏的

是你的肌肤如雪的光彩。


在我们的爱里有一份忧伤

仿佛是灵魂的样子。


Ⅳ.

昨天只是全部的美丽

也是全部的爱,在这一刻。


陈东飚 译


存档灵魂
  1.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2.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
  我 用 什 么 才 能 留 住 你 ?

〔阿根廷〕博尔赫斯


我给你,

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

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

我已死去的先辈,人们用大理石纪念他们的幽灵: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边境阵亡的我父亲的父亲,

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蓄着胡子的他死去了,

士兵们用牛皮裹起他的尸体:

我母亲的祖父——时年二十...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
  我 用 什 么 才 能 留 住 你 ?

〔阿根廷〕博尔赫斯

 

我给你,

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

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

我已死去的先辈,人们用大理石纪念他们的幽灵: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边境阵亡的我父亲的父亲,

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蓄着胡子的他死去了,

士兵们用牛皮裹起他的尸体:

我母亲的祖父——时年二十四岁——

在秘鲁率领三百名士兵冲锋,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幽灵。


我给你,

我写的书中所能包含的一切悟力、

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或幽默。


我给你,

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

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想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

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

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

你对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自己的真实而惊人的消息。


我给你,

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选自《另一个,同一个》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

desperate sunsets, the moon of the ragged suburbs.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long and long at the lonely moon.


I offer you my ancestors, mydead men, 

the ghost that living men have honoured in marble: 

my father's fatherkilled in the frontier of Buenos Aires, 

two bullets through his lungs, bearded and dead, 

wrapped by his soldiers in the hide of a cow; 

my mother's grandfather—just twenty four—

heading a charge of three hundred men in Perú, 

now ghosts on vanished horses.


I offer you whatever insight my books may hold, 

whatever manliness humour my life.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I offer her that kernel of myself that I have saved, 

somehow –the central heart that deals not in words,

traffics not with dreams and is untouched by time, 

by joy, by adversities.


I offer you the memory of a yellow rose seen at sunset, 

years before you were born.


I offer you explanations of yourself, 

theories about yourself, 

authentic and surprising news of yourself.


I can give you my loneliness, my darkness, 

the hunger of my heart; 

I am trying to bribe you with uncertainty,

with danger, with defeat.


▌赏 析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Jorge Luis Borges,是阿根廷杰出的诗人、小说家、散文家兼翻译家,被誉为作家中的考古学家。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这首诗是博尔赫斯的作品中著名的一首。无论是英文版还是中文版,读来都十分惊艳,字句间情感深刻,动人心弦。


这首诗于1934年所作,收录在诗集《另一个,同一个》中。其本身是《献给贝阿特丽斯比维洛尼韦伯斯特德布尔里奇》的节选,所以说是一首情诗。

 

下面摘选几个片段,,让我们再来欣赏一下这首诗的动人之处吧。


我给你,

贫穷的街道,绝望的日落,破败郊区的月亮。

我给你,

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

开头一句“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换言之即是我用什么都无法留住你。后几句与一般的情诗不同,采用了比较消极的意象。一般而言,求爱应该是给花朵等明亮愉悦的事物。而此处却用了这样的意象,更打动心弦。

 

这些消极代表了一种情感的卑微与敏感,也更好地诠释与深入展现了第一句的含义。我愿意奉献给你我的一切,我以如此卑微的姿态倾慕于你。这种愿意奉献一切的勇气更彰显了爱的深沉。

 

"

我给你,

我写的书中所能包含的一切悟力、

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或幽默。

我给你,

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

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想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

我从未有过信仰,遇见你以后,你就成了我的信仰。我愿意将我的灵魂奉献给你,毫无保留,真挚纯洁。这份爱绝无虚假,无论斗转星移,时过境迁,都将永恒地存在,我对你的爱是这样深沉。


正如余华所评价:博尔赫斯是战士。然而在这首诗中,他怀着诚挚而热烈的爱意诉说着自己的深情、既有扭曲而渴盼的情感,有剖心剖肺的决绝,也有绝望而又满怀希望的倾诉。

 

无论是诗本身的内容还是诗人的形象,都有极强的震撼力。这份决绝的爱情过于深厚,过于浓烈,让人的心也为之颤抖与感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