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博物馆奇妙夜

21899浏览    405参与
散如尘埃各西东


说说看到这句话。。。想到了什么😶

这个tag不太好打,有错我就再修改下🤔


说说看到这句话。。。想到了什么😶


这个tag不太好打,有错我就再修改下🤔

恺翔kay

暑假最后一更了呜呜呜。渣剪辑,慎入

暑假最后一更了呜呜呜。渣剪辑,慎入

阿色

【补档】【卡拿】情人节大屠杀

【很早以前的文被和諧了,補檔。改成繁體是爲了防和諧。

【卡拿,艾爾·卡彭(AL·Capone)/拿破侖·波拿巴(Napoleon·Bonaparte)。

【博物館奇妙夜電影同人,與三次元、史實無關。

【有私設。其中,設定只要因金牌活過來的家夥,之後每晚都會活過來。


臭名遠揚的AL·Capone今年突然不決定再亂來了。

他一睜眼,想起這夜晚怕又是情人節。早些年,每次這個時候都要和地下上一層同樣臭名遠揚的臭蟲莫蘭大幹一場——即使知道彼此早就已經是蠟像了,再做什麽也沒意義,可是莫蘭那老家夥就是咽不下1929年情人節那...

【很早以前的文被和諧了,補檔。改成繁體是爲了防和諧。

【卡拿,艾爾·卡彭(AL·Capone)/拿破侖·波拿巴(Napoleon·Bonaparte)。

【博物館奇妙夜電影同人,與三次元、史實無關。

【有私設。其中,設定只要因金牌活過來的家夥,之後每晚都會活過來。


臭名遠揚的AL·Capone今年突然不決定再亂來了。

他一睜眼,想起這夜晚怕又是情人節。早些年,每次這個時候都要和地下上一層同樣臭名遠揚的臭蟲莫蘭大幹一場——即使知道彼此早就已經是蠟像了,再做什麽也沒意義,可是莫蘭那老家夥就是咽不下1929年情人節那口氣,是時就要找他“算賬”。也是,那年他和屬下化裝成警方,趁著莫蘭等人聽話的當兒,大衣裏的機關槍就掃了過去,逼著他們此生只能作蠟像。

他這麽回憶著,雙眼一動不動盯著這大集裝箱頂部,感覺到自己僵硬的蠟質肌膚慢慢變得柔軟。

“餵,AL。”身邊人頤指氣使叫了聲,雖霸道,尾部卻還帶著顫音。

眼睛好幹。

但是今年算了,今年不一樣。他心裏想著。芝加哥黑手黨教父從來都不膽怯怕事,即使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但今年他計劃著有別的事情要辦。

AL側過臉,看到方才和他一起躺在集裝箱裏的Napoleon·Bonaparte已經坐了起來,反複地整理自己皺了的衣服和掉下來的帽子,走廊裏聲控燈的光透過箱壁縫灑在他披著絲絨綢緞的背上。

“AL?”

Napoleon又喊了聲,見沒人吭,他安好了帽子,俯身側過去看,“AL?AL·Capone?醒了沒啊?!”

AL看著這人貼近的臉,半黑暗中顯寶藍色的眼睛,眼眨毛忽閃忽閃,就有親一下的衝動——可惜被人躲開。

“我就知道你醒著!”Napoleon氣憤道,扭頭不理人了。

AL忍不住就叫了聲伊凡原創的外號:“小拿拿。”

“Capone我告你別逼我抽刀子啊。”Napoleon晃晃手裏(和他人一樣小巧的)短匕首,另一只手卻拽著AL幫他在集裝箱裏站了起來。

“以後可不給這了,”Napoleon又又又檢查了一遍自己儀容儀表,抱怨道,“地上硬死了。”

“是是,我的皇帝。”AL敷衍著,“抓緊時間,夜晚可是很……”

“——很什麽?”Napoleon警覺地打斷他,一雙藍眼睛認真擡盯著AL的嘴唇。

“——很,很棒。非常棒。”AL只得改口,“說起來小拿拿啊,你知道今天是個什麽日子嗎?”

Napoleon·Bonaparte順著兩邊滿是集裝箱的小道向前走著,AL自然跟在後面。他看了看牆上那個胖守衛帶來的日曆,咕哝道:“……情人節啊。” 

“所以今天我們出去吧,怎麽樣,出去!”AL提議。

“切……小孩子一樣。”Napoleon沒說不願意,只這麽道著。

AL自認爲是惡役組裏最接近現在這個時代的,所以常常出去轉,慢慢就習慣了大部分——至少知道了那些基本設施什麽是什麽。上帝保佑,他是個聰明的家夥。他有時候還會看電視新聞,聽到主持人吐槽紐約的治安“我好像回到了20年代的芝加哥!”時會心一笑,他甚至有手機和美元現金——黑幫老大怎麽能沒有現金?!

可Napoleon就不了,幾百年前的家夥對一切都一無所知,還需他處處提醒著。

當他們上了層層樓梯,准備走出明亮寬敞的博物館大門時,AL叫了身後幾個屬下,其中有人雙手呈上一套黑白條紋的西服,不知是從衆屬下中哪個倒黴蛋身上扒下來的。“換下吧。”他說,“你穿現在這一身出去、非常奇怪。”

Napoleon很不滿,非常不滿。讓皇帝脫下華麗的禮服、穿上這不倫不類的東西,開玩笑麽?但是在AL各種關于時代發展的勸說下,他還是同意了只去掉帽子並把外套換下來。披上顯得有些寬大的西裝外套的Napoleon、再配上白褲子黑靴、更加的怪異——不過現代的紐約街道上,有的是胡亂混搭的人——AL心裏想著,他還是不要告訴Napoleon他覺得對方努力卷起過長的袖子那樣子特別可愛。

這算不算……現代人所說的、“情侶裝”啊?可惜除了他沒人理解這東西。AL往胸前別了一朵玫瑰,爲映襯他“生來”過于蒼白的臉色。


此時剛剛入夜,晚八點鍾,街道上人群熙熙攘攘。紐約主幹道的高樓大廈上綴著各式各樣的電子屏幕,和耀眼的霓虹燈交相呼應。Napoleon都看呆了——雖說他已經明白那些電子屏幕是一種高科技産物而不是把人關進薄薄的一層金屬裏——但他還是堅持要走在AL前面。一番皇帝偉業莫須有地強加到這個少年的蠟像身體上,讓他具有了一種中二氣質。

兩人走到了一家老電影院——最近新發明出來的3D電影讓AL感到眼暈,其內容他也並不很懂,裏面的間諜簡直神一樣要什麽有什麽嘛。他拿出前些天買好的電影票,《情人節大屠殺》,在他死後的第20年被拍出,講的正是1929年時情人節和莫蘭及手下的衝突那檔子事。聽說自己在裏面出場很少,大部分是下屬的戲。

時間不應景,情人節當晚來電影院看《情人節大屠殺》的多數是內心憤懑不平的單身狗們,除了這倆跟不上時代的家夥。走進黑暗的放映廳,裏面竟快滿員了,一邊輕聲說著“請讓一讓”“腿讓一讓吧”一邊順手拉起Napoleon的手找座位,AL心想著現代人怎麽都這麽扭曲。

坐定,電影開始。對于講的什麽AL還真不關心,如何演繹呢,自己的身體本身就是演繹的産物。他只在屏幕閃爍微弱的燈光下、看向Napoleon的側臉。他曾聽一個風流成性的同黨說過,寶藍色是高貴的顔色——而現在這顔色出現在愛人的瞳孔中。那雙瞳睜大著、迫不及待接受著電影屏上源源不斷放映出的新鮮事物,細軟的黑色亂發幾乎要垂在高挺的鼻梁上,屬于法國人多情的嘴唇微微張著。Damn,他竟看得著了迷,不愁接下來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怎樣打發了。


“起來啦AL。”在Napoleon的推推搡搡中,AL扒著前者的大腿坐了起來,揉揉眼睛。

“看你自己拍的電影都能睡著!”Napoleon看著他迷茫的模樣,調笑道。此時電影已然結束,有些淒涼色彩的片尾曲播放,屋內亮亮堂堂。

“我……睡著了?……枕著你的大腿……?”AL拿掉被擅自扣在Napoleon頭上的、自己的帽子。

Napoleon不置可否。

“好吧,這怪我……我們走吧……”他歎氣,“還有這不是我拍的,是專門找了長得和我比較像的演員……”

Napoleon看起來並不明白他講的什麽。

“——那接下來去哪?”AL沒等對方反問就繼續道,“——去卡門拉經常去的那個……舞廳怎麽樣?”

“什麽?”Napoleon聞言毫無預警地湊了過來,“我說怎麽見不到卡門拉了,他最近去哪了!?”

AL下意識往旁邊躲了躲,真是,勾人而不自知的家夥。“舞廳。現代人跳舞的地方。”他道,“過去我和手下也曾控制過這樣的地方,所以相對比較了解。”

“好玩嗎?”

“絕對有你沒見過的東西。”

Napoleon挑挑眉毛:“好吧,我信了。既然是你說的。”


埃及法老們向來知識多見識廣,且會多國語言,在打開地獄之門受挫之後,卡門拉便學會去尋找別的樂子。在幾乎是無限的時間中,他逛遍了博物館每個角落後,開始在外邊瘋玩,甚至學會了混夜店。此時的卡門拉身穿一身現代得不能再現代的裝扮,渾身亮閃閃的,正端一杯雞尾酒在舞池裏跳來跳去。

“我的天哪,AL!”他就像第一次認識人家一樣叫到。跟他這一身相比,原本就蒼白的AL變得更蒼白了。然後他看了看被AL緊緊拉著的Napoleon,“現在也就伊凡那把老骨頭願意一直留在博物館啦?”

兩人聳聳肩。

“好吧,我帶你們四處看看……”卡門拉說著,“自從我隨便從那套古埃及衣服上摳了個小石頭給這裏的老板,他就把我安排成了這兒的二把手。喜歡就玩吧。”

AL和Napoleon坐在一個小圓桌邊,一人倒了杯威士忌。真是遠不如從前了。AL兀自感慨道。現代人跳舞真是毫無章法嘛,開心就亂蹦?

“先生,您的拿破侖蛋糕。”一個侍者端著盤子過來,又指了指遠處玩樂著的卡門拉,“那位先生給您點的。”

“拿破侖……蛋糕?”Napoleon拿叉子戳了戳上面那層起酥,疑惑道。

“誰知道卡門拉打的什麽算盤。”AL觀察了那蛋糕,壞心眼地道,“我倒沒發現它哪裏像你了,除了……”

“除了?”

“除了它整體高度只有很少的幾層……”

Napoleon眼珠一轉就聽懂了他的意思:“你不要命了嗎?!”

就在AL以爲情人節大屠殺就要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卻發現對面的Napoleon不易察覺地笑了,看來他今天整體心情還不錯。Napoleon開始賭氣般的迅速吃下那蛋糕,奶油和巧克力粘在嘴唇和下巴上,半片蛋糕還叼在嘴裏。他拍了拍AL的肩膀,指指自己嘴巴,不做聲地。

“Oh,fuck,”AL壓低聲音,“Napoleon你瘋了嗎?這裏這麽多人。”早就知道法國人開放懂浪漫,卻沒見識過這樣的。

Napoleon只勾起唇角,一個帶著甜膩奶油的微笑。“你敢嗎AL,”他模糊著聲音道,伸出食指,對著AL朝自己的方向勾了勾,“只要你以合適的方式、追求你喜歡的,法國人不會讓你難堪。”

“這兒不是你的法國……”AL剛想反駁,就被一個帶著霸道奶油味的吻堵住了,他被迫咽下那部分甜絲絲的拿破侖蛋糕,接著是甜軟的舌頭和叫人呼吸不過來的法式舌吻。

真以爲自己現在仍然是皇帝咯。

Napoleon拉著AL的手衝進舞池裏,跳起一個後者不熟悉的、17世紀法國流行的舞蹈,在現代舞廳胡亂打下來的光束中顯得不倫不類。七彩旋轉吊燈下,AL只得看著Napoleon投入的表情,並避免踩到人的腳。

突然間音樂停止了,一陣騷亂傳來,周圍的現代舞者悉數散開。“AL·Capone!”只見舞池裏衝進了一群黑白西裝的家夥,爲首的大喝一聲,“你這個懦夫!爲何今日不與我們決鬥!?”

群衆以爲是什麽行爲藝術表演,站在四周圍觀。

這人正是早些提到的喬治·莫蘭,代號臭蟲,AL在博物館裏的宿敵。

“今天和以前不同,不好意思,我有事要辦。”

“你這是什麽意思,不把我們當回事嗎?!”這麽一問,他身後的下屬全都對著AL舉起了槍。然而在這種場合下,卻只添加了喜劇元素。

“不只是今天,莫蘭。”AL回頭看看已抽出匕首的Napoleon,“以後也不了。咱們以後不要決鬥了。沒有任何意義。”

莫蘭一怒,當即開槍,屬下也都扣下了手中機關槍的扳機,當即槍聲此起彼伏。然而只是槍口像放炮一樣冒出了強光、爆響著,所有人毫發無傷。這只是蠟像而已,隨身武器也是用蠟雕出來的,這就解釋了爲什麽博物館內每晚亂戰,第二天還是沒有損失什麽展品。

“我就說了沒有意義,莫蘭。”AL無奈道,“這種沒完沒了的爭鬥還是到此爲止吧,改變不了什麽。”

“你這懦夫!承認吧,是你膽小怕事!!!”莫蘭氣得怒發衝冠,“躲到這裏讓我們找了半個晚上,多出息!”

“我勸你算了吧!”真不知道AL怎麽還能這麽冷靜,“抱歉,莫蘭,最後是我贏了。但是這全都已經過去了,改變不了了!就在現在,開始享受在夜晚重新獲得的生命,不行嗎?”

卡門拉恰當地出現在莫蘭背後:“來杯酒怎樣?”

“好啊你!AL·Capone!!!”帶著些許喜劇效果、莫蘭順手就喝了那杯酒,可他的憤怒還是難以平息,拍著桌子道,“你就爲了不跟我決鬥違背你的原則嗎?”

“反正我就在你們樓上的檔案室,我們走著瞧!!!”說完他就扭回頭,坐到了吧台邊美女最多的一個座位。


回到博物館幾人常呆的那層檔案室,卡門拉堆著寶物的地方,Napoleon才開口:“我也真是佩服你啊,AL?”

“怎麽?”

“他罵你懦夫、違背原則,你竟不生氣。”

“我願意爲陪你當個‘懦夫’。”AL似乎完全不在意他剛剛說了什麽特別重量級的話。

“還有,他才不知道我的所謂‘原則’。”他接著道,“自從進了這博物館,我的原則向來都是, 作戰要帶重機槍、因爲重機槍比衝鋒槍好使;要按時向美國聯邦政府納稅;以及做【和諧】愛時一定要戴安全套。”

Napoleon看著他,突然就狡黠地一笑,雙手圍著AL的雙肩,雙腳也跨上去直接將他撲倒到一堆金銀財寶上。

AL只感覺後腦勺碰到了什麽金子打的東西,發出嘩啦一聲,然後嘴唇就被對方再度吻上。真奇怪了,那唇明明是蠟做的,卻溫暖而柔軟。

“Oh fuck小拿拿?!你他媽發瘋了難不成要在這裏做?起來——”


他的皇帝。他無可替代的、此生唯一的皇帝。自打他第一次見這個人,就有准備把此生剩下的所有情人節獻給他了。


END.

🍹北极冰冻柠檬茶🌊
冷门槿又来了,稀里糊涂又来剪视...

冷门槿又来了,稀里糊涂又来剪视频😢
用了NATM1和3的场景

冷门槿又来了,稀里糊涂又来剪视频😢
用了NATM1和3的场景

恺翔kay

我爱P图×3 小法老的嘴唇真好看唉嘿嘿嘿嘿【痴汉笑】

我爱P图×3 小法老的嘴唇真好看唉嘿嘿嘿嘿【痴汉笑】

Lulliano
新人一只(⑉꒦ິ^꒦ິ⑉)我靠...

新人一只(⑉꒦ິ^꒦ິ⑉)
我靠这对太美好了!
我爸把我拉进了博物馆奇妙夜的坑,一去不复返ㄟ( ▔, ▔ )ㄏ

新人一只(⑉꒦ິ^꒦ິ⑉)
我靠这对太美好了!
我爸把我拉进了博物馆奇妙夜的坑,一去不复返ㄟ( ▔, ▔ )ㄏ

神无先生
就……单纯想画一下两个褐皮小可...

就……单纯想画一下两个褐皮小可爱同框x大概就是两人在交流他们的神器?我觉得大概没什么人知道小法老和他的书写板惹……
画完觉得我好菜,bug一堆甚至神灯我也画不对头最后照着专辑封面画的(。

就……单纯想画一下两个褐皮小可爱同框x大概就是两人在交流他们的神器?我觉得大概没什么人知道小法老和他的书写板惹……
画完觉得我好菜,bug一堆甚至神灯我也画不对头最后照着专辑封面画的(。

落苏

国际博物馆日快乐——(=゚ω゚)ノ

可惜省博主馆修了三年还没开…

周末愉快,这周也要开心的度过呀。

国际博物馆日快乐——(=゚ω゚)ノ

可惜省博主馆修了三年还没开…

周末愉快,这周也要开心的度过呀。

落苏

建议wifi网络下点开
【洛神赋图·东晋顾恺之·宋代摹本】

最喜欢第六部分,洛神乘鱼龙车驾回返水府,凌波御风,六龙并驾,水中奇兽相护,洛神回首,眷恋作别。凝聚了古人无比绮丽的想象。山石林木,朱雀青龙,夹杂其间,每一道水波都含情脉脉。

我无法形容我隔着展柜看见这幅画的心情,真的是美极,画风稚拙却隽永,洛水之滨相顾无言的恋歌,引人入胜。

身为后世之人,怎么能不去努力的感知美,喜爱美呢,毕竟我们的祖先,曾经,是对美,最有发言权的人。



———


发现长图会被压缩,画质好差啊,我都上传百度云了,连同之前各处收集来的古画高清扫描版,清明上河图和千里江山,稍后整理一下发...

建议wifi网络下点开
【洛神赋图·东晋顾恺之·宋代摹本】

最喜欢第六部分,洛神乘鱼龙车驾回返水府,凌波御风,六龙并驾,水中奇兽相护,洛神回首,眷恋作别。凝聚了古人无比绮丽的想象。山石林木,朱雀青龙,夹杂其间,每一道水波都含情脉脉。

我无法形容我隔着展柜看见这幅画的心情,真的是美极,画风稚拙却隽永,洛水之滨相顾无言的恋歌,引人入胜。

身为后世之人,怎么能不去努力的感知美,喜爱美呢,毕竟我们的祖先,曾经,是对美,最有发言权的人。




———


发现长图会被压缩,画质好差啊,我都上传百度云了,连同之前各处收集来的古画高清扫描版,清明上河图和千里江山,稍后整理一下发上来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