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博狗

62.8万浏览    2748参与
霜夜

【博狗】0119不成文隨筆段子

假日的時候,我去了一趟臺北,在西門的街邊看見了張開雙臂、矇著眼睛的男人

那算是一種信任遊戲,矇著眼睛,等待著會不會有人上前來給自己一個擁抱,同時也是一個滿需要勇氣的遊戲

我上去抱了,雖然臺北的夜晚很冷、他的手很涼,不過在彼此收攏的雙臂裡,其實很暖和

我喜歡擁抱,可惜長大之後,沒什麼可以再次擁抱別人的機會

啊,沒有人可以抱也是個原因XDDD

認真覺得應該要有個工作是抱抱專員,讓每個人在疲倦或受傷的時候,可以藉著擁抱去治療彼此的心

從擁抱裡去明白,自己還確切實在的活著

--------------------------

看著面前的青年,大天狗有些無所適從。

他猶豫了很久,最後才...

假日的時候,我去了一趟臺北,在西門的街邊看見了張開雙臂、矇著眼睛的男人

那算是一種信任遊戲,矇著眼睛,等待著會不會有人上前來給自己一個擁抱,同時也是一個滿需要勇氣的遊戲

我上去抱了,雖然臺北的夜晚很冷、他的手很涼,不過在彼此收攏的雙臂裡,其實很暖和

我喜歡擁抱,可惜長大之後,沒什麼可以再次擁抱別人的機會

啊,沒有人可以抱也是個原因XDDD

認真覺得應該要有個工作是抱抱專員,讓每個人在疲倦或受傷的時候,可以藉著擁抱去治療彼此的心

從擁抱裡去明白,自己還確切實在的活著

--------------------------

看著面前的青年,大天狗有些無所適從。

他猶豫了很久,最後才慢慢靠近了博雅,直到彼此間的距離縮短、直到他明白青年已知曉他就站在面前。

大天狗終於嘗試著伸出了手,此刻的兩人靠得很近,他向來習慣與他人保持一段距離,然而今日那段距離卻被打破,彼此的氣息相互混合。

他輕輕環上博雅的背,而青年倒是很快地收攏雙臂,將大天狗攏進了懷抱裡。

薄薄的衣物上傳達彼此的溫度,胸腔中的心跳成了一種共鳴,強勁的透過胸骨、皮膚、最後導入了大天狗的胸口。

博雅身上的味道在那一瞬間包住了他,手臂雖然緊緊擁著,卻又溫柔地像是呵護易碎品,溫暖而充斥著濃濃的憐愛。

博雅的鼻息擦過了大天狗耳邊,他就靠在青年頸窩前,聽著對方有些急促的呼吸、以及胸中不斷傳來的跳動聲。

而大天狗終於跟著攏緊了雙臂,讓兩人的身體更加貼近、沒有半點空隙的緊密貼合。

在一片安靜的空氣中,只有心跳的聲音格外清晰。

混著塵埃緩緩落地,破碎在月光裡。

絆

新年快乐,除个草(。・ω・。)

新年快乐,除个草(。・ω・。)

鱼骨没有头发
画一个被长发狗天大美到的博雅...

画一个被长发狗天大美到的博雅

长发狗好美

我好菜qwq

画一个被长发狗天大美到的博雅

长发狗好美

我好菜qwq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不穿裤裤的熊本熊嘿嘿嘿

原作者推特:@ ff14chereb

原地址:http://t.cn/A6vZrcRV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不穿裤裤的熊本熊嘿嘿嘿

原作者推特:@ ff14chereb

原地址:http://t.cn/A6vZrcRV ​​​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从小到大(づ′▽`)づo(*////▽////*)q

原作者推特:@ positivecharge3

原地址:http://t.cn/A6vZrcRV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从小到大(づ′▽`)づo(*////▽////*)q

原作者推特:@ positivecharge3

原地址:http://t.cn/A6vZrcRV ​​​

霜夜

【博狗】0111不成文小段子

其實是之前就看見的梗,但我到今天才把它寫出來www

感覺超級可愛啊wwww

很短很短,就當作練練筆:D

OOC之類的注意事項我就不說了反正爆炸OOC啦XDD

---------------------------

「哥哥、哥哥!他好漂亮!」

早晨的捷運搖晃,順著軌道自黑暗的地下軌中衝出、鑽進了一片暖金色的光。搖搖晃晃的車廂不時發出細碎的聲響,順著捷運前行而落了無止盡的運行聲,車上的乘客一如以往的多,上班族、學生、甚至摻雜著外地來的遊客,在熙攘中偶爾竊竊私語、偶爾閉眼假寐、偶爾低頭滑著手機螢幕。

在一片習以為常的聲音中,那道稚嫩的嗓音卻顯得格外突兀。

即便對方似乎刻意壓低了音量,...

其實是之前就看見的梗,但我到今天才把它寫出來www

感覺超級可愛啊wwww

很短很短,就當作練練筆:D

OOC之類的注意事項我就不說了反正爆炸OOC啦XDD

---------------------------

「哥哥、哥哥!他好漂亮!」

早晨的捷運搖晃,順著軌道自黑暗的地下軌中衝出、鑽進了一片暖金色的光。搖搖晃晃的車廂不時發出細碎的聲響,順著捷運前行而落了無止盡的運行聲,車上的乘客一如以往的多,上班族、學生、甚至摻雜著外地來的遊客,在熙攘中偶爾竊竊私語、偶爾閉眼假寐、偶爾低頭滑著手機螢幕。

在一片習以為常的聲音中,那道稚嫩的嗓音卻顯得格外突兀。

即便對方似乎刻意壓低了音量,但對於小孩子來說應當是還不太會控制聲音大小,因此那句話還是飄進了坐在椅子上、正戴著耳機埋頭苦背英文單字的青年耳中。

大天狗並不特別厭惡小孩子,卻也稱不上是多喜歡,對他來說所謂的小孩子就是一種睡著或安靜時是天使、吵鬧尖叫時便成為惡魔的雙面生物,尤其在捷運或者火車上更能遇到惡魔小孩,不耐煩的尖叫吵鬧。

正因為如此,大天狗並沒有抬起臉去看對方所說的漂亮的人是誰,反正捷運車廂裡人那麼多,他哪看的見。

「他的頭髮好漂亮!臉好漂亮!手也好漂亮!」

或許是沒得到身邊家人的回應,小孩子又接續著說道,稚幼的聲音間透著欣喜和讚嘆。

儘管大天狗有些好奇那孩子到底是看見了誰而發出這般讚嘆,但他還是按捺下了好奇心,指尖翻過了單字本的書頁。

「哥哥!」

站在孩子身邊的人似乎有了點動作,對方後續的話語隱沒在捷運到站的廣播聲中,緊接著上車的人聲熙攘淹沒了那孩子的聲音,也讓大天狗聽不清楚對方跟身側家人之間的對話,僅能稍稍聽見孩子用著有些委屈的語調,含糊不清的碎念著什麼。

「……但是、他真的好漂亮……」

大天狗終於忍不住了,他取下其中一邊的耳機並抬起臉,自單字本上挪開的目光對上了在他對面座椅上的孩童,而對方眼中映著燦爛的光,是一片清澈而欣喜的赤紅。

「他看我了!」

大天狗聽見對方如此驚呼,抬起的手遮擋住了自己的臉,卻從張開的指縫間偷偷覷著,臉頰飛上淡紅色的雲彩。

青年就這麼愣在了原地,看著那孩子慢慢放下了遮擋的小手、臉上彎著有些害羞的笑容,盛著光的紅色眼眸看著像極了赤色琉璃石,裹進了不絕的讚嘆以及淡淡的愛慕。

「哥哥、他的眼睛好漂亮!」

大天狗還來不及說什麼,對方就率先開口說話了,他拉了拉身邊被稱作哥哥的青年衣角,視線卻目不轉睛地黏在大天狗身上。

「他好漂亮……」在小孩子貧乏的詞語庫中,斟酌了半天也只能得出漂亮這個詞兒,或許是意識到自己這樣盯著對方很害羞,有著赤色眼眸的孩子開始飄忽起目光,卻還是忍不住偷偷瞄著大天狗。

直到他確定大天狗正看著自己後,那孩子才又重新將視線聚焦到青年身上,明顯羞紅的臉頰上盛放著靦腆卻燦爛的笑容。

「……超級漂亮的喔!」

這一次,換大天狗臉紅了。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原作者推特:@ ff14chereb

原地址:http://t.cn/Aie1E27p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原作者推特:@ ff14chereb

原地址:http://t.cn/Aie1E27p ​​​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新年快乐!!

原作者推特:@ ff14chereb

原地址:http://t.cn/Aie1E27p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新年快乐!!

原作者推特:@ ff14chereb

原地址:http://t.cn/Aie1E27p ​​​

霜夜

【博狗】0104段子

我記得之前還在唸書時曾經跟室友討論過疊字,接著我們就試著用疊字溝通了幾分鐘


還沒講完三個人都笑成智障,外加掃了滿地雞皮疙瘩wwww


說起來這個還是我晚上洗碗時突然想起來的事情,結果一個人一邊洗一邊笑瘋wwww


一篇沒頭沒尾的沙雕文,新的一年嘛來沙雕一下www

---------------------------


從事了服務業這麼久以來,這還是源博雅第一次見識到什麼叫膩到噁心的情侶。


事實上那是情侶之間的小情趣,他們只不過是剛好接待到的可憐人,這也怨不得誰,只是當源博雅外送回來剛準備停車時、站在附近討論要喝什麼飲料的情侶對話還是飄進了他耳裡。


「比鼻~人家嘴巴...

我記得之前還在唸書時曾經跟室友討論過疊字,接著我們就試著用疊字溝通了幾分鐘


還沒講完三個人都笑成智障,外加掃了滿地雞皮疙瘩wwww


說起來這個還是我晚上洗碗時突然想起來的事情,結果一個人一邊洗一邊笑瘋wwww


一篇沒頭沒尾的沙雕文,新的一年嘛來沙雕一下www

---------------------------


從事了服務業這麼久以來,這還是源博雅第一次見識到什麼叫膩到噁心的情侶。


事實上那是情侶之間的小情趣,他們只不過是剛好接待到的可憐人,這也怨不得誰,只是當源博雅外送回來剛準備停車時、站在附近討論要喝什麼飲料的情侶對話還是飄進了他耳裡。


「比鼻~人家嘴巴乾乾想喝涼涼~」


過分撒嬌的女性嗓音在適度調節下應該要是很可愛的──不管那個莫名其妙的疊字的話,其實對方的音色還不錯。


「好呀,比鼻要喝什麼?」


比鼻?


源博雅忍不住皺起了臉,他看向站在櫃台前的友人,後者一臉面無表情,假裝自己完全沒聽到那對情侶間的對話,但只有源博雅瞧得出、若不是此刻有客人在點餐,估計大天狗會直接皺起眉來。


站在菜單看板前的情侶似乎沒有意識到彼此的音量有多大──或者說,已經陷入了兩人小世界,連周遭其他客人投來的目光都無視了。


「嗯……人家想喝……珠珠奶茶!」


「……哈啊?」


沒忍住的源博雅發出了一聲古怪的單音詞,幸好他已經走回了櫃檯內,那句錯愕至極又充滿驚奇的單音詞被博雅自己壓了下來,還順帶獲得了大天狗的白眼一枚。


「比鼻,人家的珠珠奶茶不要太多糖糖、也不要太冰冰喔~人家那個快來了肚子會痛痛~」


會痛就不要喝冰的啊。


站在櫃台前點完餐的客人有些受不了的翻了個白眼,博雅跟大天狗自然也瞧見了,可基於禮貌問題,兩人只能忍著笑跟渾身的雞皮疙瘩開始調飲跟幫下一位客人點餐。


那對疊字情侶似乎已經討論好要喝什麼了,雖說熱戀期的情人都是這樣,但閃放得太過頭不免還是讓人眼睛疼……還有疊字讓腦疼。


情侶一方中的男友站到了櫃檯前,他先是抬頭看了看設於上方的電子菜單,接著又低頭看著桌上的單子。


「我要一杯珠珠奶茶,三分糖去冰,可以的話冰塊幫我全去,連碎冰都不要。」


……後面的話很正常,前面的珠珠奶茶是怎麼回事?難不成他家飲料店的菜單上珍珠奶茶改成珠珠奶茶了?


源博雅一邊想著一邊將手上的飲料封膜,接著遞給了前一位點餐的客人,「飲料好了喔。」


而大天狗站在收銀機前面無表情的點選菜單,他抬起了臉,目光瞥了不遠處正在等著男友的疊字女友後、又挪到了機器上。


「……一杯珠珠奶茶三分糖糖不要冰冰,這樣總共四十五元元喔。」


也不曉得是誰先發出的噴笑,源博雅自己都沒忍住,連忙別過頭去猛深呼吸收斂笑意,點餐的男性客人只是有些尷尬的笑了笑,收回找錢跟發票後便趕忙回到了自家女友身邊,留了剩下的客人們滿臉擋不住的笑。


「你笑什麼,趕快做。」而說出那一串疊字話語的大天狗皺著眉,他推推博雅的臂膀,群青色的眸子裡透出幾分難為情。


「好啦好啦……」儘管不斷接收到大天狗警告似的眼神,源博雅還是按捺不住笑意,一邊搖飲料一邊高高揚起嘴角。


放入封膜機的飲料被壓上一層半透明的塑膠膜,源博雅抽起了飲料,顛倒搖了搖將珍珠搖勻後便放到了櫃檯上,中氣十足的開口。


「一杯珠珠奶茶好了喔!」


直到那對疊字情侶離開之後,源博雅才忍不住低笑出聲,他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俊秀的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


「真虧你能面無表情的說疊字耶,大天狗。」


「小孩子以外的物種說疊字,感覺就不是可愛,而是噁心。」大天狗白了博雅一眼,抽空整理起水槽內的雪克杯。


「但我覺得你說起來還滿可愛的啊,珠珠奶茶……噗……」想起對方一臉面癱的說珠珠奶茶,源博雅就忍不住笑,「說不定我們可以把菜單改成珠珠奶茶?你說呢,大天狗狗?」


「……你閉閉啦,源博雅雅。」


箭风

【博天】明日之日.05

01 02 03 04

之前的被屏蔽了,我重发

本章包括hand[//]job,射[///]精[/]管理,脐橙,creampie


05.


锦衣注意到,他新认识的妖怪新娘经常会往窗外看,问及的时候,就说“要下雨了”,然后关上窗棂。毕竟,天狗似乎是有翅膀的鸟类,飞鸟目视天空,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实际上,安祭是在等一个人来。

他坐在木质屋檐上眺望远方,时不时触摸自己的耳坠,那里藏着金云封进去的符纸,怎么还没来找我?金发红眼的大天狗心烦意乱,又低头见到锦衣踏踏踏骑着马从街道的另一头碎步而来,远远地就盯着屋顶上舒展着翅膀的大妖怪看,还以为自己没有被发...

01 02 03 04

之前的被屏蔽了,我重发

本章包括hand[//]job,射[///]精[/]管理,脐橙,creampie


05.


锦衣注意到,他新认识的妖怪新娘经常会往窗外看,问及的时候,就说“要下雨了”,然后关上窗棂。毕竟,天狗似乎是有翅膀的鸟类,飞鸟目视天空,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实际上,安祭是在等一个人来。

他坐在木质屋檐上眺望远方,时不时触摸自己的耳坠,那里藏着金云封进去的符纸,怎么还没来找我?金发红眼的大天狗心烦意乱,又低头见到锦衣踏踏踏骑着马从街道的另一头碎步而来,远远地就盯着屋顶上舒展着翅膀的大妖怪看,还以为自己没有被发现。鲜衣怒马的少年郎白发高高扎起,马鞍上挂着刀和箭袋,手上还拿着弓,单手持缰,在靠后一点的马背上驮着出游时带回的猎物。锦衣勒了马,停在原地又看了一会儿他。

以安祭作为妖怪的视力,他能清楚地描摹出少年人脸上的微笑,锦衣因为活动后的出汗、或者别的思春期的原因而双颊泛红,鬓角的发乱了,两缕贴在脸上,还有一丝不知怎么的绞进了肩甲和内衬的缝里。他便装作没看见锦衣正在看他,仰着头涣散着目光,像是在听烈烈的风声,只有他自己知道满脑子都是刚才远远瞄到的那张热忱又羞涩的脸。安祭突然又不是很思念属于他的那个“现在进行时”博雅了,因为目前这个“过去”的男孩看起来非常可爱。他存了一些逗弄的心思,源氏的少爷回家时,半个府邸都闹哄哄的,而这个最应该第一时间去迎接夫君的新嫁娘却装模作样地呆在屋顶看风景。他有想过这位几乎从不被怠慢的小郎君会如何反应,委屈?不满?闹别扭?他都快忘了年少时是怎样和博雅相处的了,只记得虽然那家伙总是让他生气,但总体上是很好的人类。当安祭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低头瞧见白发的青少年正从顶楼徒手攀到屋檐时,他突然回忆起了自己当初是怎么一次次心动的:

“你完全可以叫一声,我就飞下来了。”

安祭半是责怪地说。

“我觉得你呆在空中会更好看一些。”锦衣直接回答。

年长一些的天狗忽然丧失了说话的功能,双手悄悄攥着衣裾的布料,眼神飘忽不去看博雅。“哦。”他说,挪了挪位置,给锦衣腾出容纳另一个人分享屋檐的空间。

“你在这里看了一个下午吗?”

“算是吧。”

少年样的博雅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向了远方,夕阳正在缓缓吞没整个平安京,砖瓦变成了红色,还有泛金的斜阳,洒在行人的头发上。远处温柔的风搅动着,紫色的云彩,滚滚而去,将锦衣的白发也吹拂起来,安祭又想起那绞进缝里的那缕头发,瞧着锦衣似乎专心看风景的样子,便悄悄伸出手,替他捋顺。服帖地用指尖梳好,绕到他的耳后。这个时候,博雅突然转过头来对他说:

“景色确实很美。”

虽然说着是赞美这片夕阳、但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却始终看着他。安祭只觉得触碰耳垂和发丝的指尖烫得吓人,兀得缩回手,又勉力保持镇定:“呜,到高处了,所见到的东西总是新奇的。”

他展开双翼急忙飞走,又突然想起对于人类来说,这屋檐爬上爬下还是麻烦,便重新回来,抱着锦衣带他飞下地面。


全文请点击这里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感谢授权!

原作者推特:@ 01x01xx

原地址:http://t.cn/AiFFxi68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感谢授权!

原作者推特:@ 01x01xx

原地址:http://t.cn/AiFFxi68 ​​​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感谢授权!

❤❤❤❤新年快乐!

原作者推特:@ 01x01xx

原地址:http://t.cn/AiFFxi68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感谢授权!

❤❤❤❤新年快乐!

原作者推特:@ 01x01xx

原地址:http://t.cn/AiFFxi68 ​​​

霜夜

【博狗】0101車渣渣

新的一年居然是用這個起頭,連我自己都想不到啊啊XDDD

快樂的放完一天假後明天又要上班了,再兩天就可以休兩天啦!!!!

好想中個發票頭獎直接衣食無憂到老(X

然而做人還是腳踏實地一點比較實在(艸


照慣例的刷卡逼逼


很短,不知所云又胡言亂語

爆炸OOC有,渣文筆有,隨便結尾有

新的一年居然是用這個起頭,連我自己都想不到啊啊XDDD

快樂的放完一天假後明天又要上班了,再兩天就可以休兩天啦!!!!

好想中個發票頭獎直接衣食無憂到老(X

然而做人還是腳踏實地一點比較實在(艸


照慣例的刷卡逼逼


很短,不知所云又胡言亂語

爆炸OOC有,渣文筆有,隨便結尾有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原作者推特:@ ff14chereb

原地址:http://t.cn/AiFI6HGY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原作者推特:@ ff14chereb

原地址:http://t.cn/AiFI6HGY ​​​

霜夜

【博狗】1231段子

跟朋友玩的三題文

題目是雨夜、心軟、風花雪月

趁著2019最後一天再發一篇,希望明年也可以繼續碼字、繼續愛著博天!!!!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那是一個霅霅雨夜。


時節入了秋末,接下來的每一場雨過後、天氣都會變得更冷一些。儘管白晝依舊暖如季夏,可當太陽沉入地底、夜色鋪滿天空之時,外邊的空氣便一下子變得寒冷起來,連著呼吸都是冰涼的。


在風中紛落的雨滴更降低了濕涼的溫度,於是鼻腔間充斥著冷空氣外、還多了如同沉於水中的潮濕。


就算是身體相當健壯的源博雅,也不得不將衣服給穿好──但也僅僅是攏好衣襟、而並未換上冬衣。


自...

跟朋友玩的三題文

題目是雨夜、心軟、風花雪月

趁著2019最後一天再發一篇,希望明年也可以繼續碼字、繼續愛著博天!!!!

OOC有,渣文筆有,爛尾有

---------------------------


那是一個霅霅雨夜。


時節入了秋末,接下來的每一場雨過後、天氣都會變得更冷一些。儘管白晝依舊暖如季夏,可當太陽沉入地底、夜色鋪滿天空之時,外邊的空氣便一下子變得寒冷起來,連著呼吸都是冰涼的。


在風中紛落的雨滴更降低了濕涼的溫度,於是鼻腔間充斥著冷空氣外、還多了如同沉於水中的潮濕。


就算是身體相當健壯的源博雅,也不得不將衣服給穿好──但也僅僅是攏好衣襟、而並未換上冬衣。


自窗櫺縫隙間灌進的風稍稍搖曳了燭火,但這些都不是重點──源博雅聽見了外頭傳來的細小撲騰聲,他愣了片刻後才慌忙放下手中正保養到一半的大弓,拉開門就跑了出去。


事實上他也不需要奔跑,一拉開紙門、源博雅便瞧見那抹白色的身影正站在雨中,見著房內的動靜而抬起了臉,面龐上是一貫的沉默淡然。


貴族武士並沒有多餘的想法,他只是冒著雨跳下緣廊,不由分說便拉住了對方的手臂,半拖半拉的將那個人給扯進了簷下。


他渾身都濕了,月白色的狩衣被雨水浸透,袖擺滴滴答答的凝著水,更不用說對方向來驕傲的黑色羽翼此刻也全被浸濕,沉重的負在身後。


接下來的動作兩人都沒開口說話,源博雅只讓僕從燒了一桶熱水,當他架起屏風、將黑翼大妖推進屏風後時,貴族武士似乎聽見了大妖不滿的輕哼,但對方也沒有任何反抗,只是在屏風後乖乖的褪下了衣物,將身體泡進了木桶中。


大天狗的影子藉著燭光映上了屏風,源博雅讓人收拾了大妖的衣飾下去整理,自己則備了一套簡單的單衣,等著對方暖起身體後做更換。


他們誰也沒開口,就算是應命來收拾的僕人也沒敢說話,匆匆忙忙將一切都打理好後便退了下去,臨走前還不忘多留了一只炭盆給兩人。


接著,便是一陣漫長的靜默。


比起明顯露出尷尬神情的博雅,大天狗便顯得自在多了,他拎著軟布輕輕擦著翼端,雖然比起擦拭,他更喜歡直接掀起一陣風、徹徹底底將翅膀搧乾,只不過眼下的他並非於大山之中,自然是沒法做這樣的事情。


源博雅終究還是心軟了,他吐出一口長氣,起身接過大天狗手中的毛巾後便坐到對方身後,認命地替大妖將肩胛處的絨羽給揉乾。大天狗也沒有推辭,臉上的表情仍舊十分平靜,只是沉默地將羽翼展開、以便身後人類擦拭。


「……等雨停了再走吧。」


源博雅的聲音混著窗外的雨聲淅瀝,大天狗沒有回答,只是安靜地看著角落燭火搖曳,有幾分恍神。


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見面了,自從大天狗歸入黑晴明麾下、雙方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對立後, 這才是他們的初次單獨會晤。


京都中源源不斷發生的事情讓博雅幾乎沒有多餘的心力去思考大天狗的事情,只是每當夜深人靜時他總會突然想起,以往的那位友人此刻在哪裡、又正在做些什麼。


可實際碰了面,源博雅卻又不曉得該對大天狗說些什麼,只好悶悶地繼續替對方擦著翅膀,直到黑羽上的每一滴水份都被毛巾吸乾、恢復成乾燥清爽的模樣。


屋外的雨似乎一時半刻停不了,貴族武士乾脆地搬出了壁櫥中的被褥,又讓人多準備了一床,在房間中並行排著。


「休息一下吧。」


大天狗只是點了點頭,也不等博雅招呼便逕自鑽進了被窩,一切的動作十分流暢而順其自然,理所當然到源博雅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武士青年跟著躺進了被窩中,他本想吹熄蠟燭,可大天狗只捉起扇子一拍,角落中點亮的燭火便全數滅盡,化成餘煙繞進了窗外透入的夜色,再緩緩散於雨聲瀝瀝。


漫長的靜默成了耳鳴,在耳邊嗡嗡作響,源博雅盯著天花板,他過了很久之後才敢稍微轉過頭去看大天狗,沒料著對方也睜著眼睛,察覺到他的視線後便轉過了臉看他。


「……你不睡嗎?」這一次,意外的是大天狗率先發話,源博雅靜靜地眨眼,看著那對群青色的眸子在夜晚中被染成深沉的紺青。


「那麼你呢,怎麼也還沒睡?」


「……我只是想到了,前幾日瞧見了你踏進青樓。」


「啊?」源博雅愣了愣,接著他立刻想起那件事,聲音也忍不住慌亂了起來,「呃,那不是……我只是剛好跟人約在那裡──」


「相約人類的花樓?」大天狗的嗓音聽起來有幾分嘲諷,「也是,你早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孩子了,自然該懂得風花雪月之事。」


「不,你根本沒打算聽我解釋吧?」


不對,他幹嘛解釋給對方聽?


源博雅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撐起了身體還想進一步辯解,一抬臉卻瞧見了大天狗望著他的面龐,臉上的表情多了幾許戲謔。


「……你耍我的?」


「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大天狗聳了聳肩,看著博雅氣呼呼地又躺回被窩,翻過身背對著他。


大天狗怎麼會不曉得博雅前往青樓的用意是什麼呢,只是他太久沒見著自己的幼時好友,不過是想稍微戲弄一下對方罷了。


看著博雅背對著自己的身影,大天狗又將臉轉了回去,並且閉上眼睛。


「……你為什麼會來?」


過了很久……或許是沒有很久,源博雅的聲音才悶悶地從另一邊響起,黑翼大妖並沒有轉過臉,只是依舊闔著眼,沉默了半晌後才開口回應。


「那麼你呢,又為什麼要把我帶進來?」


「這裡是源氏的家宅,可不是妖怪可以隨意前來的地方。」


「也不過是你特意安排的小宅院,又有什麼源氏家宅可言?」


這話可被堵得結實,貴族武士有些啞口無言,只得扯下被子,翻身面對著天花板。


「再怎麼樣,你也是我往昔的戰友,我沒辦法把你一個人丟在那裡。」


「……就算我跟你是敵人?」


我們不是敵人──就算想這樣反駁,但源博雅還是安靜了下來,他稍微聽出大天狗話語中的激將,這反而讓他冷靜了。


「……我們是朋友。」


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後面這句博雅並沒有說出來,但就算他不言,大天狗也自然可以理解。


空氣又陷入了一陣長長的靜默。


「……因為我想見你。」


在窗外淅瀝的雨聲助眠下,源博雅在恍惚間聽到了大天狗的低語。他本來想試著回應,可睏倦的精神壓過了他的理智,最終源博雅還是閉上了眼睛,思緒被拉扯著沉入一片黑暗。


他在半夢半醒間似乎瞧見了大天狗換回那套月白色狩衣,大妖在微微映亮房間的晨光中更好了衣物,隨後又回過頭看著他。


有些冰涼的指尖碰上了貴族武士的臉,順著他的臉頰、鼻子、最後落到了唇上。源博雅在夢與現實的交錯點中感覺到似乎有東西碰了他的唇,有點柔軟,如蜻蜓點水一般快速地啄了一下,接著便退開了。


當源博雅醒來時,大天狗已經不在了,堆疊整齊的床褥上只放著一根黑色的羽毛,另外還有那套他借給大妖穿的單衣。貴族武士在晨光中坐了很久很久,最後他伸手捻過那根黑色的羽毛,在亭曈光下靜靜注視著。



他就這麼盯著那根羽毛看了很久,直到送來早膳的僕人在門外輕喚他的名字,源博雅才抬起了臉。


那一根黑色的羽毛就躺在他的掌心間,於早晨淺金色的光中閃爍著黑曜石般的光芒。


END


明矾矾矾矾
越到考试 越想画画 考完试把色...

越到考试 越想画画
考完试把色上了()

越到考试 越想画画
考完试把色上了()

箭风

【博天】翅羽的研究(中)




回转的运动在激发人类本性中所有的光明和黑暗的力量时,有着十分重要的含义。这一运动同时激活了所有对立的心理力量,这是通过自我修持(tapas)而觉悟。一个完美的人的原型概念是一个柏拉图式的人,他圆融无碍而且雌雄同体。

出于常规想象的界限,神圣与邪恶并存,同时处于生存和死亡的状态,潜意识即“道”游离于意识即理性之外,一个完美的精神。

我看到了。


血,从心脏迸出,流入上升的主动脉,依次汇入头,躯干,四肢,淌在血管里。我摸了摸那位长着翅膀的神话生物的皮肤,往下压,依旧拥有弹性,没有凝块“H先生,请问我能将这个样本割开一个口子吗?”我问,“我需要确认血液的状态。”...




回转的运动在激发人类本性中所有的光明和黑暗的力量时,有着十分重要的含义。这一运动同时激活了所有对立的心理力量,这是通过自我修持(tapas)而觉悟。一个完美的人的原型概念是一个柏拉图式的人,他圆融无碍而且雌雄同体。

出于常规想象的界限,神圣与邪恶并存,同时处于生存和死亡的状态,潜意识即“道”游离于意识即理性之外,一个完美的精神。

我看到了。

 

血,从心脏迸出,流入上升的主动脉,依次汇入头,躯干,四肢,淌在血管里。我摸了摸那位长着翅膀的神话生物的皮肤,往下压,依旧拥有弹性,没有凝块“H先生,请问我能将这个样本割开一个口子吗?”我问,“我需要确认血液的状态。”

死人的血是凝固的。

“想都别想。”

我还试图说些什么,但H先生明显不喜欢别人太过靠近天狗,才刚刚触碰了几次它的身体,他就把我拉开、重新锁上栅栏。

“您这样偏袒这具尸体,我这样是没法做研究的。”

“我是雇佣你的人,通过什么手段做研究,怎么做,都是我说了算。”

“但是先生,不进行解剖实验的话,是没办法证明这个物种的存在的。即使拍下了照片,列出各种各样非侵入性实验的数据,也没有可信性。毕竟,请一个漂亮的演员躺在绿植和景观里,背后用鲸骨固定上用一千根苍鹰飞羽沾粘起来的人造翅膀,是非常容易的事吧?”

“解剖?”H先生的神色明显变了。他的右手往后移,他有配枪的习惯,那里就是枪套的位置。

“只是一种可能性。”我连忙说,您可千万不要把我杀死,我还要获取更多关于这只天狗的信息呢!“我只是说出了一种可行的想法,具体该怎么做,当然唯您马首是瞻。”

H先生盯着我看了很久,他不笑的时候,让人感到毛毛的,我意识到自己的性命正在被掂量来掂量去,他一定很不喜欢那个解剖的建议,即使我可能是世界上唯二知道天狗真实资料的调查员,他也在认真考虑是不是要把我宰了以绝后患。我不该说解剖那句话的,现在得付出死亡的代价了。他的右手微动,我闭上眼睛。

他掸了掸衣服下摆,今天,H先生穿着绣了金线的西服。

“你最好老实点。”他说。

 

漫长的夏日终于要结束了,八月末,我很少能见到H先生,也再也没有了接触天狗的机会,他似乎对我起了戒心,像是我真的要杀死一位已经死去的神明一样。不过,他行程繁忙也是一项重要的原因,越来越忙,频繁出入军部,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只有与他接触密切的人才会观察到,H先生也与那些隐秘的赤党保持联系。

战争的传言从未如此飘摇满城过。

有一天,在一个什么节日都不是的夜晚,秋风渐起,这位运转起来的机器突然停了下来,悠悠闲闲回到家中,换上传统又舒适的衣服,命人备好菜肴,斟上良酒,一个人坐在庭院里看着溪流自饮起来。没有任何客人或者文书打扰他。他披着方格亚麻披风,而在那之下是纹着银白色仙鹤的传统浴衣,看到我路过,H先生招手让我过来。

“刚从井里取出来的梅子酒,你不想试试吗?”

我感到受宠若惊,他已经很久没有主动找我接话了,除了一些简短的研究方面的报告,我们几乎不做交流。我和H先生的氛围终于从冰点开始回温,梅子酒清清凉凉的,没有什么酒气,喝着感到喉咙舒畅,我们开始聊天,关于铺天盖地的传言,“那些都是真的。”H先生说。又给自己斟上一杯酒,一饮而尽。

“是吗?大概是什么时候?”我问,如果有必要的话,还是早点寻求大使馆的帮助为妙。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愿意就这么离开日本,至少也应当在解开天狗这个谜题之后……

“我不会告诉你的。但我马上就要去清国了。”他隐晦地提到,“所以现在找到你。”他给了我一把钥匙。

“天啊,您,赞美您的大方,我保证不会动标本一丝一毫——”

“你也动不了。”

那把钥匙,他带我展示了对应的锁眼,是一座独幢别院的大门,别院看起来像个凉亭,铺满了新上漆的木地板,没有墙也没有门,只有梁柱支撑屋顶,帷帐从上坠下来,屋檐的风铃叮叮当当飘零着,包围其中的只又那巨大的展示柜,大约十米长,三米宽。而那尊天使的神像在玻璃里,一对漆黑的羽翼像是山坡从背脊处垂坠。它看起来不像上次我见它那样活。

我只有别院的钥匙,没有展示柜的钥匙。H先生依旧对我保持了一定的戒心,解剖那样的话极有可能是吓着他了,“我真不愿意离你而去,”酒过三巡,H先生对着展示柜说话,玻璃上打了通风孔,柜内装了可以从里面打开的门。仿佛它装着的是需要呼吸的活物,也许H先生设计这些,仅仅是沉湎于疯狂的梦里的一种体现,如果,那尸体死而苏生,那他不至于被困在玻璃棺材里。推开门,出来,拥抱新生。“不过,我已经错过一次了,这次无论如何……”

“嗝,怎么没酒了——喂!”H先生叫住我。他看起来醉得不轻,连严苛的家教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咋咋呼呼地、随意支使起我来,就好像我是天生来做牛做马的仆人一样(要命的自我中心贵族们,呸)。我一会儿倒酒,一会儿取冰,茶点,扇子,续一盏灯,忙得团团转,H先生一直在念叨着什么,看起来像是在和我说话,但眼里并没有我。

“我都说了嘛,这种事情,阻止不了的!”

“你会原谅我吗?”

他又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理想主义……人道主义…这些什么都不是,我仅仅是为了自己,仅此而已。”

又一杯。

“我来迟了。”

我不得不提示他:“先生,您不能再继续下去,您看,酒已经被消耗一空了。”为了加深可信度,我把见底的酒壶也一并展示给他。

“……”

H先生打了个喷嚏,晃几下脑袋才好似反应过来。“哦。”他扶着墙站起,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回头看了看那巨大而孤独的玻璃柜,神明的埋骨之处,张了张嘴,呼出一口气,千言万语也随之消散,他把独院锁上,然后慢慢走回主宅。

在幽深的树影里,H先生的身形也显得模糊,一顿一顿,是绝症病人梦呓向上飘出来的串串轻泡,他问:你相信魂灵吗?所有的魂灵会找到归宿,他的归宿不在那里,也不在那山峦,他的归宿被人类毁掉了,而我纵容了这一切,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是一种必然。你相信魂灵吗?如果他的魂灵还被困在那副躯体里,会不会日夜尖叫着想要燃烧,如果有朝一日他能睁开眼睛,会不会把复仇的雷霆布满天空,撕开我的身体,就像是我的族人撕开他一样。如果是那样的结局如此甜美,既能将他带回又能将我带走,现在的生活太痛苦了。

“您醉得不轻。”我把他送上卧室,原先铺满鲜花、藤蔓和露珠的大型鸟笼已经被锁上了。

 

“你相信灵魂会停留在世间吗?”

 

盐,骨粉,枯萎的曼陀罗,挨个摆开,施术者应当食用放置21小时的生鹿肉,腐烂的嘴唇呼出的气会连接那些灵的道路,放开自己的肺,肝脏和胆汁,张嘴,呼气,吸气,声带振动,用五种野兽的血与五液质混合,涂抹在头顶。

当科学不能解释一些现象的时候,我开始转而寻求神秘学的出路。如果H先生看到我的书架,必定会把我赶出去,说这是什么歪门邪道。H先生是矛盾的人,他既承认传说中的生物、天狗存在,又否认那些“怪力乱神”的巫术。他要求我以科学、严谨的态度证实天狗这一神话生物的种族,这又怎么可能呢?现代的科技已经朝着暴力的方向驶去了,它们不再追求长生和进化,只顾着造大炮飞机和生化毒素。不过,既然我的上司已经离开日本,那便是手再长也管不了我了。大概在这个月下半旬的时候,九月十几号前后,我听到了消息:他们正式对中国发动了战争。我走向街头,成群的妻子们把他们的丈夫送上舰艇,街上挂着彩旗,人们大声祝贺着旗开得胜、武运昌隆的吉祥话。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端起枪,屠戮另一族相似的黄种人,投入一场旷世持久的战争中。

而这一切和我这个外国人无关,我呢,则托一位认识的商人带来了能用得上的书籍,从清国的《太乙金华宗旨》、《西藏度亡经》,到菲奇诺的《论从天界获得生命》,和阿卜杜拉·阿尔哈萨德的《死灵之书》,当商人带来最新的文献时,我就会写信联系那些相关领域的学者请教。我试着凑齐那些材料,按照书上写的那样,虔诚地进行仪式,在一个深秋的夜晚,我成功在走廊里召唤出来一个“灵”,模模糊糊的,不像天狗那样光芒万丈,反而黯淡,矮小,像是一个小女孩,发现我的眼珠跟着她移动——带着贪婪和血丝后,还“呀!”了一声。

声音听起来也是小女孩。

“你好……”我放低声音,试图让自己听起来不再那么激动,她没有理我,径直朝走廊另一边跑去,像是躲避什么猎人,我追上,她直接穿过墙离开,我奔跑到最近的窗台,看着她消失在秋天的枫叶中,方向朝南。我找了府里的管家,询问哪里通向何方。“是老爷这一族的墓地。”他说,最近埋葬了什么人嘛?我问。没有谁吧,老爷一脉人丁不旺,何况,他也没有妻儿,要说几十年前的话,这里埋了老爷早夭的妹妹。我又去找人打听,终于零零碎碎拼凑了一些当年的故事,这位妹妹叫神乐,1899年就被送去位于京都的源氏本家抚养,1901年因为肺炎去世。当时的H先生还是小孩子,父母早亡,在本家也没有可以充当保护伞的亲戚,他不能单独主持葬礼,神乐草草被葬在京都的不知名墓中,直到1904年,H先生十五岁时,他才叫来人马到京都,挖开她的坟墓,跟我描述当时盛景的仆人手舞足蹈说,当时的少爷用手把棺木上的浮土擦拭干净,再亲自抬起这小小的棺材,一路带回东京,风风光光地送葬,入祖坟。

于是,在下一次唤灵仪式中,我选择了墓地里最新的那块碑,轻轻呼喊那位妹妹的名字,神乐,kagura,开口时需要轻轻咳着喉咙,是业(kou)或者骸(kai)的起手式。果然,那个小小的身影在月光下旋转着出现,像是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精灵,而我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那个本不该属于我的世界。“我是你哥哥的手下……朋友。”我试图与她交流,神乐是个心思深沉的小朋友,也许因为他们的家族太高贵冗杂了,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学会了勾心斗角。但无论如何,她也只是一个年幼时就早早夭折的可怜孩子,经过几次的召唤,我们终于混熟了,我向她请教灵界的知识,她偶尔也会告诉我,她生前发生的一些事。

“我没有得肺炎。”她说,“他们在我的手脚绑上铃铛,扔到江水里,吸引那些河童,在他们聚集起来和我玩的时候,一起在岸上开枪打他们。我的腿也中了一枪。”她撩起裙子,给我看小腿上的黑漆漆的洞,“我自己爬出来,然后一直觉得很冷很冷,浑身都非常痛,有的时候又觉得很热,睡了一觉,就被关在了小木盒子里。”

“下葬的时候,你是活着的还是死了?”我问。

“我不知道。”

她太小了,甚至搞不清楚生死的差别,她接着说,“那个时候,我好想好想见哥哥。告诉他我很难受,我想和哥哥一起回家。”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

“你怪他吗?”

神乐摇摇头,“哥哥没有抛弃我。我一直知道的。只是他来得太晚了,”我回想起之前H先生嘀嘀咕咕的什么“来迟了”之类的话,幽鬼还说,“我被接回东京后,还经常去哥哥的房间找他玩,但他看不到我。”

 

H先生在这几年在信件上和我互通有无,我向他报告天狗近期的状况,他做回复。有的时候,H先生会叫我接一下特定的船只,为船上的一些人安排工作和住宿,那些人通常因为营养不良而身体瘦弱,结结巴巴说着简陋的日语,运输他们的是从满洲发出的货轮,装满了清国出产的粮食,原则上来讲是不应该载人的,H先生用了一些手段把这些家伙塞进来。日本当地居民的生活开始变得富裕,这是战争带来的好处,广阔土地上的珠宝,食物,矿藏,木材,这些营养的血液通过海运源源不断输送进这个狭窄岛国中。他们的酒屋经常彻夜开着,街上踏踏走过一群群花团锦簇的女子,在这时,女子总是比男儿多的。H先生写信告诉我,他要从满洲调到上海了,接人的事换了其他朋友安排,送到香港,澳门,台湾,乃至缅甸泰国和马来西亚,不必我劳心。

在邮局里,我除了领取H先生送来的信件,幸运的时候,还会收到来自美国的包裹。那是我认识的一些研习神秘学的同僚寄来的。近期举办了一场拍卖,他买下了一本《医学汇编》的希伯来译文本的残页,那本是十五世纪以拉丁文出版的医学书籍,但朋友说似乎希伯来版本里又比原文多了一些内容,他把这异常的几页拷贝下来,寄给我。

我走出邮局,街上弥漫着一种狂热的空气,人人拿着报纸,上面印着一些暴行的图片,今日、帝国军队征服了哪里,第二版,记者采访国民英雄的通稿,附有照片,一个昂扬的人,脚边堆满了贫弱的头颅,标题字又工整又巨大,百人斩、千人斩、我身边的市民们欢呼着,雪开始下,有人把几乎没动过的剩饭扔去喂狗,因为他们不再忧心这块土地的贫瘠产出是否能喂饱他们的家人,海港边,母亲送走她们的儿子,十来岁,二十来岁,还是男孩。我沉浸在这样轻浮而残暴的社会氛围中,只有孤身一人呆在别院,注视着那长着翅膀的神明时,心中才能寻到一处宁静的地方。在还没来得及察觉的时候,我所相信的上帝已经变成了另一个超出理解的存在,那就是天狗。它在影响我的梦境,我常常靠着暖炉,裹在毯子里,就在玻璃柜前睡着,梦到一些山峦,天空,还有若有若无的和歌,我能看到少年的H先生,那时的他看起来还没有现在这样遥远而疲惫,他总是笑着的,眼睛弯着看向“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热忱的神情,他叫“我”大天狗。

接着、我醒来了。

那不变的神明还是闭着眼睛,翅膀的尾羽因为风而微动,在他白皙的面庞上,结了一层霜。闪烁着。

这种异变惊扰到我,好像那具尸体正在改变我的精神,为了阻止胡思乱想,我开始了对希伯来版本的《医学汇编》残页进行翻译,严格来说,并不是译文本夹杂了新的内容,而是有人在这本书上做了些笔记,那是狂人的胡言乱语,却又闪动着一些智慧的光辉,它记载了一些死者苏生之术的要点,更可贵的是,在书页的夹层,附了这些要点的参考书目。有一些已经无从考证了,但还有一些书籍,或许还能用一些办法找到。我把这些书目寄给了商人,请求他帮我寻找,无论多少价格都开得出(当然H先生会报销),这些做完后,又陷入了被动的境地,因为那样异常的情绪还是笼罩着我,仿佛我的梦不再属于自己。

我忧心忡忡地问神乐,这是什么征兆吗?她告诉我,只是因为我的精神朝那个世界滑动,“他,天狗哥哥?”她说,“他一直在那里。只是你开始变得能听到他罢了。”我开始频繁地见到神乐的幽灵,有的时候在烈阳的窗台前一闪而过,或者傍晚大厅女孩子的嘻戏声,尽管我根本没有举行任何仪式,神乐会坐在他兄长偶尔会弹的钢琴旁,轻轻抚摸那些琴键,手指消失在木质黑白方块中。我在那间四处通风的亭楼处做了窝,每晚就睡在那里,在天亮之前,就会在被子里冻醒,睁开眼,黑暗中、雪堆满了箱庭,而长着翅膀的“大天狗”的双目还是紧闭,如果他睁开眼,一定能看到风铃上的积雪,和漫天飘零的冰冷的星星。我开始理解神乐对H先生无条件的怀念和亲近,因为在属于大天狗的梦中,他显得那样温柔,“我”看到了神乐活着时的模样,看到他们三个手拉手趟过夏天的溪流,在秋天的红枫雨中跳来跳去,在冬天的雪地里打滚,春天到来时、一起放风筝。他是一个好哥哥——也是一个好恋人:我在入睡时会先梦到无数双翅羽张起,“天狗”的族人们在黎明之前纷纷飞出巢,黑羽遮蔽了月空,天地为之昏沉。这样的场面像是在大洪水之前,利维坦在海中尖啸的野蛮年代,而非蒸汽和电力流通的这个地球。而拥有双翅之一的“我”,高高飞在空中,却又在那棵樱树上轻轻落下,等待H先生的到来,他来时,带着书籍,琴,棋盘,玩具,诗和甜点,一切新奇的东西,他甚至用木头在树下搭了一个小小的桌子,这样可以更舒适地下棋。H先生少年时活力充沛,他对着“我”笑,真好看,教“我”吹笛子,乐声萦绕在整个山谷,我的梦境每每在这时发生错乱,其它的景色消失不见了,所有的视线聚焦于此,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下这个梦的主人,大天狗,“我”,凝视着的M.N.Hiromasa,源博雅,即使我只是一个通过梦境窥视这位神话生物的陌生人类,也能感受到那强烈的眷恋和爱意,醒来时,它还是那具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的柔软的尸体,在这幅躯壳中挣动着的是会爱的恋人的灵魂,神乐说他和自己不同,他不是人类,不会变成鬼。

我和H先生写信时,一直想起他在天使记忆里的模样,总是笑着的,什么都不会怕的样子,毫无保留地爱着身边的人,对他们好。只是他不知道吧、珍爱的妹妹盼望着他带她走,被闷死在棺材里;认定终生的恋人呼唤着他的名字,从空中坠落。我认为有必要做些什么,于是在信中写:我找到了一些关于复活的仪式,没准可以对着天狗试一试……

几个月后,回信来了。

信封很薄,只有一张纸,纸上则只有两个字:

“不准。”




-----

粗线部分选自《金华的秘密》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原作者推特:@ adreaminglamb

原地址:http://t.cn/AiFI6HGY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原作者推特:@ adreaminglamb

原地址:http://t.cn/AiFI6HGY ​​​

博天进口粮搬运号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原作者推特:@ cloudycrow1

原地址:http://t.cn/Aie1E27p ​​​


【请勿二次上传发布】

(⺣◡⺣)♡

原作者推特:@ cloudycrow1

原地址:http://t.cn/Aie1E27p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