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卞白贤

5043浏览    1121参与
辛伯特

【灿白‖强强】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一看太阳

【灿白‖强强】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一看太阳

.金融资本家.
 【告白】边伯贤,我的本命❤️...

 【告白边伯贤,我的本命❤️


    “我不想说得太矫情,可你确实是我热爱世界的理由。” 


  “我有很多缺点。每一项都十分致命,对准了一拳就可以让我一击毙命,所以你可能不清楚像在末日般的我在你歌声中获救的那一瞬间我哭得有多热烈。” 


  “知道吗,循环你的歌声我擦了一遍又一遍的眼泪,哪怕我没能够立刻打破阻碍在我面前的障碍,可我已经有了战胜的勇气,哪怕最后我会摔得粉身碎骨,被大山压在底下。你告诉我了,可以努力,可以在心里不被打倒。” 


  “我一直仰望着你,祝福着你。他们总...

 【告白边伯贤,我的本命❤️


    “我不想说得太矫情,可你确实是我热爱世界的理由。” 

 

  “我有很多缺点。每一项都十分致命,对准了一拳就可以让我一击毙命,所以你可能不清楚像在末日般的我在你歌声中获救的那一瞬间我哭得有多热烈。” 

 

  “知道吗,循环你的歌声我擦了一遍又一遍的眼泪,哪怕我没能够立刻打破阻碍在我面前的障碍,可我已经有了战胜的勇气,哪怕最后我会摔得粉身碎骨,被大山压在底下。你告诉我了,可以努力,可以在心里不被打倒。” 

 

  “我一直仰望着你,祝福着你。他们总说追星不是摘星,2020年的闹剧却让我有些怕了。我被你的才华吸引,被你的努力折服,我希望你可以快乐,可以健康,可以一直做我们爱丽的太阳,你有多自信,我们爱丽就有多骄傲。所以我想让你知道,你要幸福,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幕后。” 

 

  “我没有很好地参与你的以前,所以我希望未来我和你可以一起努力。等到有一天,开演唱会的时候,你可以看着在座各位爱丽尽情唱歌,而我是她(他)们其中之一,完成梦想也追上了你。” 

  

          “永远热爱,永远支持。”

 

  

LEO

偶像与粉丝的安全距离

大概就是他在舞台上闪闪发光,而我在屏幕前为他欢呼喝彩。

素材来源网络:QQ音乐


偶像与粉丝的安全距离

大概就是他在舞台上闪闪发光,而我在屏幕前为他欢呼喝彩。

素材来源网络:QQ音乐


艾卜-EAB-

【朱砂-卞白贤】我偏不信③

-世界观及人物设定来自:橙光游戏《朱砂》,侵删

-ooc预警

-无脑私设预警

-悲愤过度产物,但事先说明我爱五个白,所以人物魔改背景魔改全是我的错

-Maackia,犬槐,花语是春之爱意,女主的英文名字。


-


边伯贤又忙了几个月。出乎他的意料,这段时间没再发病,一直以来胸闷的感觉也有所缓解。


看来初秋是真的打算、也有能力治好自己。

啧,早知道那时候就不问了,现在还得想办法把她哄好。

……她看样子也不缺钱。

……送个男人过去应该会让她揍一顿,在绑个炸弹给自己扔过来。

要不然就趁她来的时候给她绑起来?不答应给自己治病就不放人。

话说她要自己答应什么?...

-世界观及人物设定来自:橙光游戏《朱砂》,侵删

-ooc预警

-无脑私设预警

-悲愤过度产物,但事先说明我爱五个白,所以人物魔改背景魔改全是我的错

-Maackia,犬槐,花语是春之爱意,女主的英文名字。



-



边伯贤又忙了几个月。出乎他的意料,这段时间没再发病,一直以来胸闷的感觉也有所缓解。


看来初秋是真的打算、也有能力治好自己。

啧,早知道那时候就不问了,现在还得想办法把她哄好。

……她看样子也不缺钱。

……送个男人过去应该会让她揍一顿,在绑个炸弹给自己扔过来。

要不然就趁她来的时候给她绑起来?不答应给自己治病就不放人。

话说她要自己答应什么?


真是……干嘛想那么多,找个人绑过来不就完事了。


“咚、咚咚。”


卿酒酒拎着复古样式的小箱子进来。


“少爷,这时初小姐送来的药。”


“……她到是不记仇。”那她那天晚上还骂那么狠,好像自己轻薄了她似的。


“初小姐说,她已经按照早中晚分好了。”卿酒酒在卞白贤的允许下将箱子放在办公桌上打开,“她说他给您留了一段语音在语音信箱,您自己听。”


卞白贤拿出手机打开语音信箱,里面还真有一条,他伸手点开。


“喂混蛋,你没死吧?”声音有一点疲惫。


“看你那作死样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你那个……额……Lythrum她叫什么来着?算了,就你身边那个小姐姐应该已经把药给你了。”


“黄色有小鸭子的密封袋,里面是早晨吃的药,最大的那个是维C泡腾片,早晨要记得喝。”


卞白贤伸手抽出一个黄色的包装,如对方所言,可爱地小鸭子印在袋子的右下角,整个密封袋上也有许多精致但不过于繁复的装饰图案。


这小妮子……


“唔……”好像是翻了个身,“粉色……?还是红色的来着?反正就是有小兔子的那个,里面是中午的药。……嗯…没什么特别的喝水吃掉就行。”


手机传来了轻微的呼噜声,还有小狗似的哼哼唧唧的声音。


“Miss Maackia,您的语音留言还没有录完。”是Lythrum的声音。


初秋:“榴莲?你、你放冰箱啊……”


Lythrum:“……Miss,是给卞白贤先生的语音留言。”


初秋:“啊……?”


Lythrum:“您刚刚说到晚上要吃的药。”


初秋:“嗯……鲨鱼的那个是晚上的……呼……你、你晚上把里面的一小包蜂蜜挤到热牛奶里,药和……和牛奶一起吃……嗯……Lyth你发给他我要困死了……呼……”


Lythrum:“好的。卞先生,Miss给您的箱子是特殊设计的,将新的药拿开后,拆下固定用夹层,后面有一些应急药物。Miss在上面备注好了用途及用量。”


卞白贤拆下夹层后,里面果然有一些五颜六色的药片。发病时应急的、被下药时候应急的、下毒时候的……基本上常见情况的都有。


Lythrum:“Miss说虽然您在服药期间内应该不会发病,但请您随身携带这个箱子。另一边有一个固定绑带,您可以将手枪放在那里以备不时之需。这个箱子的内部空间不会被安检扫描出来,这是Miss特别嘱咐要做到的。”


“哈。”卞白贤笑了出来。这小家伙,口是心非倒是让她演活了。


Lythrum:“请您一个月后前来复诊,Miss会为您做一次全面检查。祝您安康。”


语音留言结束。


“记住了?”卞白贤问卿酒酒。


“是的。需要在这里面放枪吗?”


“去让人检查一下有没有安装定位装置什么的,没有就放上一把吧。”


“好的。”卿酒酒将里面的药全部取出来。


“让他们仔细点,别弄坏了。”


“是。”







FT:

啧啧啧,口是心非,啧啧啧




天已明

【边伯贤水仙向】草莓味棒冰

¥冷面阎王边社长X走后门富二代卞白,初恋重逢,水仙向,注意避雷

¥ @限度仙都 给小宝贝的加油礼物(好好一个梗让我写糊了)

¥原梗应该是微博上的(?)不记得来源了,宝贝改了一下,不妥的话告诉我

¥全文5665字,祝帅哥生日快乐,solo2冲冲冲!


1、


“白白,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啊?”家里的阿姨看到背着个双肩包的小少爷回来,关切的问。

“...还行吧。”带着倦容的少年卸下身上的双肩包,脱力仰躺在沙发上对着自家客厅天花板上悬着的巨型吊灯发呆。


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小少爷从沙发上爬起来冲着厨房的方向喊:“阿姨今天晚上我想喝草莓奶昔加炸鸡!”...


¥冷面阎王边社长X走后门富二代卞白,初恋重逢,水仙向,注意避雷

¥ @限度仙都 给小宝贝的加油礼物(好好一个梗让我写糊了)

¥原梗应该是微博上的(?)不记得来源了,宝贝改了一下,不妥的话告诉我

¥全文5665字,祝帅哥生日快乐,solo2冲冲冲!



1、


“白白,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啊?”家里的阿姨看到背着个双肩包的小少爷回来,关切的问。

“...还行吧。”带着倦容的少年卸下身上的双肩包,脱力仰躺在沙发上对着自家客厅天花板上悬着的巨型吊灯发呆。


啊啊啊啊啊啊,好烦!小少爷从沙发上爬起来冲着厨房的方向喊:“阿姨今天晚上我想喝草莓奶昔加炸鸡!”


工作还行,对口专业干起来也算得心应手。稍微麻烦点的,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自家老爸朋友的下属。怎么说呢——

唉,是个狠角色。


2、


卞白,男,24岁,刚毕业就被自家老爸以“积累经验”为由,扔进好友的公司打磨历练。今天是上班的第一天,按理说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也就是熟悉熟悉新环境,了解了解工作内容。最好的呢,就是和同事老板搞好关系,方便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划水——是的,卞白真没打算从这家公司长待。 


“再听我老爸的我就是那个!”卞小白鼓着个腮帮子气呼呼的往嘴里塞炸鸡,又灌下一口冰冰凉凉的草莓奶昔。


但,出乎意料的是,第一天卞白就被他老板整的够呛。


边伯贤,男,30岁,《UNV·D》报社社长,他卞白的老板。业内公认大佬,从白手起家开始,只用了短短四年的时间就把《UNV·D》带到现今——日报销量第一的位置上。这样的一个人,平日里有多雷厉风行自不必多说。

第一天上班,他的助理就塞给卞白一叠堪有小腿高的文件,让他做校对和排版。还没等好好的看清周围的环境和同事的脸,卞白就被推着走向自己的工位坐下开始工作。对卞白来说,校对和排版实际不算困难;但是他挡不住这量多啊。整整一天,卞白仿佛回到了大学生活中每个学期一定会经历的考试周一样,感觉自己的手指在不停地动——不是在键盘上就是在数位板上。我来这儿不就是为了走吗,他想。对啊。

于是,他端着那一沓文件豪气踹开老板办公室的门。“我不干了,你给我的这太多了!”传闻中那个冷面阎王闻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皱起眉来,好像愣住了。“你是?”

漂亮,卞白翻了个白眼:你的属下你竟然不认识——虽说是新来的吧。

“哦,卞总家的是吧,”边伯贤恢复常态,放下手中的钢笔,推了推眼镜,“你的事情你父亲都跟我说了,我相信你们学校出来的学生,水平不会差;这跟你们平时学的比起来,才哪到哪。”


“至于你,”他微微一笑,“如果你今天做不完,可以拿回家继续;如果晚上做不完,可以明天来了继续。”男人起身,一步一步走向门口的卞白。一米八五的身高不是开玩笑的,常年保持健身的良好身材衬着剪裁得体的灰色条纹西装,正好把门口的卞白挡了个严严实实。被男人的气势唬住,有那么一瞬间,卞白真的想没出息的跪下;也正当他腿软的有点站不住的时候,边伯贤伸手捞扶住他的腰,刚好给他一个可以支撑的点。

“反正你父亲说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卞白耳边炸开,“你所有卡都被他冻结了,现在唯一的经济来源只有这份工作——我记得你好像挺想要新出的那款鞋来着——想要工资,就凭你自己的本事来拿。”说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边伯贤拧开门把手把卞白推出办公室外并迅速关上门。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卞白还没反应过来,就在办公室外了,手里的文件更是被关门风吹的散了满地。“下次进我办公室记得敲门,不然扣工资。”


电视剧里可不是这样的演的啊,卞小白欲哭无泪。他一边蹲下去捡文件一边想,难道我不应该拿的是富家子弟游手好闲,整日在公司里混吃混喝,然后惹老板不开心一脚把我踹回家里的剧本吗?

卞白委屈卞白不说。

嘿我还就不信了,回到工作台的小少爷咬牙切齿地想。我就不信,你还能一直忍着不发脾气不把我整回家。

他带着怒气把键盘噼里啪啦的打出那么点职业电竞选手打比赛的气势,不出十分钟,做出了个糙到不行的初稿来。这一次再回到边伯贤办公室门口,卞白戴上一副假的不能再假的笑,推开了社长办公室那扇磨砂玻璃面的门。


“第56页字体有大小不一的地方,71和72页的页边没有对称......小少爷,”戴着金丝眼镜的边伯贤终于抬眼似笑非笑的看向依旧假笑的卞白,“重做吧。”

“我要是说不呢——”假笑的面具掉落,小少爷梗着个脖子,像只张牙舞爪的小猫一样掐着腰;年轻的曲线一览无余,只不过它的主人对此还毫不知情。边伯贤盯着他的腰线,眼神暗了暗。

“扣工资喽,扣到,我满意为止。”

考虑了一下跟自家老爸求情让他不要来上班的成功几率大概有多高,卞白秒怂,毕竟这半年还是得依仗人家才能混双鞋穿。“那您这个满意,大概,也得有个度吧。”

“继续做喽,做到,我满意为止。”冷面阎王也回赠一副假的不能再假的笑。


靠。卞白鼓着一张小脸,实名咒骂着边伯贤的同时还不忘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桌子上的草莓大福塞进自己的小背包里。改改改,都快十来遍了,还不合格!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3、


卞白上班已经一周多了。在这一周多的时间里,他不仅每天要应付边伯贤各种严格的要求,还要日常帮同事们跑腿。一开始想要糊弄过去的心理,也不知不觉中被高强度的工作量和边伯贤苛刻的要求消磨殆尽。与此同时,卞白也意识到,工作上的内容跟自己学习时、想象中其实是相差很远的。


在大学学习新闻专业是卞白自己选择的,卞爸爸并没有过多的干涉。儿孙自有儿孙福嘛,二十一世纪了,没必要强迫自己的孩子为了家族企业去学习他不喜欢的东西。学习自己喜欢的专业,再辛苦再艰难也都是充满快乐的过程。卞白顺顺利利以还不错的成绩从学校毕业,然后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卞爸爸怎么可能不心疼自己的儿子。虽然说着让他自己过自己的生活,但是对于新入社会的卞白来说,任何事情都可能成为击碎他的子弹。与其让他这样成长,倒不如还趁着自己有能力,尽可能的为他撑起保护伞等他长大。刚好,认识多年的好友开创了《UNV》,私下更是多次向他称赞《UNV·D》的社长边伯贤的才能。卞爸爸才想出这么一个方法,让边伯贤替自己好好带一带儿子。


今天工作完成的比较早,办公室的大家约好晚上聚个餐:一是庆祝卞白入职一星期,二是这么长时间了,也要和新人交流交流感情。聚餐地点选的是一家离公司不远的烤肉店,人呢也就是办公室的这几个外加一个边社长的助理。这种情况边伯贤一般是不会出现的,他只负责掏钱就好。

几盘上好韩牛、新鲜时蔬、韩式小菜、大酱汤和冷面炒饭等等一样一样的上齐,助理贴心的嘱咐店家不要放香菜和黄瓜,还朝卞白挤了挤眼。这两样食材小少爷自孩童时代就丁点不沾,也不知道助理姐姐怎么就得知他不吃的消息。许是自家老爸嘱咐?卞白也没多想,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以表感激。


酒过三巡,聚会氛围到达高峰期,熟络起来最佳的方式就是真心话大冒险。小少爷倒是不怕这个,哪个富二代不是被自己老爸带着参加酒会长起来的?他也是幸运,一连转了几圈下来愣是没有被选中,不经意间还听了挺多办公室里的八卦新闻。

比如漂亮的美编姐姐今年实际已经三十出头,上个月被自己的男友求婚,现在在准备婚礼的相关事宜;做他校对师父的哥哥暗恋隔壁《UNV·Fashion》组的组长三年,到现在还跟人家做知心朋友不敢表白;边社长的助理还爆料,高冷多金的优质单身汉边伯贤私下是个绒毛控,还养了一只毛绒绒的波斯叫小漂亮。


“白白,你是新来的,有很多事情不清楚,”美编姐姐喝了一口杯中的酒,“但是,边社长真的是特别优秀特别好的人。”

“你可能会觉得他对你严格,觉得他是不是故意的;但是白白你知道吗,上一个被他这样‘训练’的,是隔壁F组的责编,他们的工作效率和压力你也是听说过的。”

“他只是想让你更好,想让你在面临更大的压力状况下还能有够游刃有余。”

“科技发展的太快了,纸媒真的不好做,尤其是我们。隔壁还能请几个娱乐明星上封面上内页,我们不行。我们报道的是事实,是真实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的问题,是既要通俗易懂又要有科学依据的东西;而且我们是日报,也就是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甚至闰年的三百六十六天,我们都要日复一日的做年复一年的做。”

“作为他的下属,我们不怕错,因为有他检查——再改就是了嘛。”

“但他是社长啊,谁来帮他检查呢。”

“微博、微信公众号、网站实时更新;纸质版排版、编辑、送印层层把关。”

“他全包揽了——而且这四年里,没有出现过一次失误。”


“边伯贤真的是一个特别优秀特别好的人。”


4、


自打上次聚餐美编姐姐的一席话,卞白有些许触动,看边伯贤的眼神也没了那么多的敌意和不忿。心情好了,做事也会快。可能是对边伯贤的偏见消除了,卞白最近的工作顺利得不行,也好久没被社长大人挑过刺儿,甚至今天的排版还被他表扬有新意。

有一说一,人家也是为了自己好,我再上赶着找事情岂不是显得没礼貌不识趣。

再说了,公司待遇也不错啊,天天星爸爸的冰美式无限供应,最重要的是工作餐!竟然没有黄瓜!

小少爷这样想着,加快了收拾东西的速度。今天他老爸给他打电话让他早点回家,陪他参加个酒会。


人模人样的跟自家老爸敬了两杯酒,卞白以不胜酒力为由,跟爸爸打了个招呼就躲到餐饮区去了。两块小蛋糕下肚,屁股还没坐热乎,肩膀忽然被人大力拍了一下。卞白一口气没顺下去,差点挥手撒了一整杯酒。回头一看,是边社长。

“社社社社长,好巧啊哈哈哈哈...”卞白有点惊恐,“您怎么也在这儿啊......”

边伯贤招来侍者要了纸巾,抓过卞白撒了酒的手,细致擦干他手指沾上的酒渍,无奈地回:“你爸难道没跟你说,今天来参加的是我家的酒会吗?”

卞白当机的脑袋飞速旋转,回忆老爸出发前说的话,直接无视了现在两人的动作极其暧昧。在他回忆的空档,边伯贤又选了一些小少爷喜欢吃的菜放在他面前。

“谢谢社长谢谢社长......”习惯性鞠躬的卞白头低到一半发现有些不对劲儿,“您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还有,您家的桑格利亚鸡尾酒都不放黄瓜的吗?”

“唉,”边伯贤揉揉他的头,“我还以为你是装的,没想到你还真是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你说为什么啊卞白,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记忆的匣子打开,有些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东西随着今晚破土而出。


儿时家里养了一只叫梦龙的柯基,总爱顺着墙角的洞钻到人家家里去。一来二去,找狗就认识了。邻居家的哥哥,大他六岁,处处照顾他,容忍他的胡闹,陪他这墙那院的跑。两个人一起上学,一起吃早餐,放学也总是一起回家。卞白年纪小,放学早,就爱在校门口的小商店门口等哥哥。时间长了,店里姐姐看到他总要说一句,“白白,又等你哥哥啊!”然后从冰柜里翻出一根草莓棒冰,帮他掰开。就着那半根棒冰,卞白跟姐姐从早上吃的早餐一直聊到晚上可能会做的晚饭。这个时候,邻居哥哥也来找他了,就着剩下的半根棒冰,卞白又把学校里发生的事含糊不清啰哩啰嗦跟哥哥又讲一遍,说到兴处,不顾自己黏糊糊的爪子就抓人家手心。哥哥也不恼,帮他擦干净下巴和手上沾着的化了的草莓冰。

突然有一天,姐姐不见了,问店长说是回家结婚当新娘子去了。那个时候卞白不懂事,问哥哥什么是结婚,哥哥回答他说是和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共度余生。“那白白以后长大了要当哥哥的新娘子,因为最喜欢哥哥了。”

“可是你还小啊,等你长大了你会遇见比哥哥更喜欢的人的。”

“不!我最喜欢哥哥,现在、以后都最喜欢哥哥!”卞白嘟起嘴巴,“哥哥才是,以后会不会有其他喜欢的人,不要白白了?”

“不会。哥哥最喜欢最喜欢白白了。”

“那哥哥跟白白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记忆里的脸和面前的这张脸重合,卞白的脸一下子就热起来,“…哥哥…”


“想起来了,”边伯贤拿过侍者托盘里的香槟,啜了一口,“想起来的话,白白,你小时候说的话还作不作数啊?”

“哪哪哪,哪句啊....”被迫回忆起犯二历史的卞白脸烧得通红,垂眼盯着裤边不肯看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边伯贤看小孩儿这样,喜欢的紧。他趁周围没有人注意,凑上前去轻吻卞白红的像是要滴血的耳垂,低声说:“......当然是,长大要做哥哥的新娘子那句话啊。”


5、


小孩踹门进屋的时候边伯贤就认出来了,没想到人家倒是没有认出自己来。也对,当年搬家离开的时候他也就13岁左右,现在一晃24,多年过去了不记得倒也正常。况且自己也变了不少,顺毛蘑菇头被向上撸起,漏出额头;从前的柔和也被打磨锐利,平生几分冷气。就连后来回去看望爷爷奶奶,两位老人也会恍惚一下,面前的孙子变得有些不敢认。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想了无数次的重逢时刻竟然以心心念念的人的茫然开场,饶是脾气再好的人,难免也会失落。

边伯贤当年和家人一起移居国外,像其他普普通通的男孩子一样学习生活,只不过每天早上出门和晚上放学的时候,总是会站在街口犹豫一会儿——不为别的,他总是觉得那个白团子不知道在哪等着他和他一起走。

这种情况延续了一年多,他慢慢也习惯了没有了自己身后的小尾巴,只是会偶尔怀念起那只走路时屁股会左右晃动,看起来手感很好的柯基,会怀念起只能在学校门口小商店买到草莓味棒冰化在手心里的粘腻感,会怀念那个笑起来甜甜善良温柔后来据说嫁给了爱情的姐姐。

当然,最怀念的还是那个信誓旦旦说长大要和他结婚的白团子。


边伯贤从小就是个很有想法的小孩,照他妈妈的话说,你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你也不知道他在坚持什么。周围所有的人都在劝他说小时候的话没有人会当真,快赶紧找一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子,他只是什么话都不说,然后继续做自己的。你以为他听劝了,但他其实根本没听。

一开始家人都着急,打也打过,骂也骂过,后来干脆破罐子破摔,看你究竟能坚持多久。可没想到,一坚持就坚持到现在。

边伯贤自己也是没想到的。但是每当去一些父母安排的相亲会,朋友故意安排的联谊局的时候,他就总会想起那天下午,草莓冰化在手心里的感觉:又甜又腻,但是又有小孩子幼嫩肌肤的触感。


后来经过打听,他也去看过上学时候的卞白。他看他跟好友一起上课,一起打篮球,匆匆忙忙抱着书跟其他人一样早早来图书馆占位置。少年的身体已经抽条,褪去婴儿肥显得越发欣长,隐约可以看到当年的影子。

边伯贤也想着,要不算了吧——可没想到,也许是上天听见了他的祈祷,又把人家推回了他的身边。


所以,每天无限量的冰美式,无论聚餐还是工作餐都不存在的黄瓜,一天一个样的草莓甜品都不是巧合,只是因为他喜欢。


他全都忘了也不要紧,从头开始就好了。


当月亮升起来的时候,我又一次的动了凡心。因为他是我的信仰,是我的光。


6、


一年后。


卞白暴力踹开书房的门:“小漂亮又把梦龙拐走了!你看看你养的坏蛋!”边伯贤闻声抬眸,镜片后的目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主人早都是你的了还不行么?”

“...那一会儿你给他俩洗澡吧。”


“宝贝儿我错了。”


甜酒野啵酱

【伯白】《谁还不会演戏呢》

Chapter2


边伯贤,你到底是我生命里的光,还是我这辈子的劫。


劫,说多成灾,不说难忘。


“白贤,这是你这几天的行程,你看一下去。”

元晚是卞白贤的经纪人,从卞白贤出道就一直跟着卞白贤,说到底,卞白贤现在能收获这么大的人气,有一部分是元晚的功劳,而现在元晚也算是卞白贤的一个哥哥了吧,先前卞白贤和边伯贤那些事,元晚也略知一二。


“知道了元晚哥。”卞白贤低着头,刚染的蓝发随着卞白贤的头也垂着。

“那个…明天一早的那个综艺…”

“怎么了?”

“是和边伯贤一起拍的。”

卞白贤心里一颤,怕什么来什么。

“为什么和他?”

“公司安排的,说是…以后会有很多和边伯贤合...

Chapter2


边伯贤,你到底是我生命里的光,还是我这辈子的劫。


劫,说多成灾,不说难忘。


“白贤,这是你这几天的行程,你看一下去。”

元晚是卞白贤的经纪人,从卞白贤出道就一直跟着卞白贤,说到底,卞白贤现在能收获这么大的人气,有一部分是元晚的功劳,而现在元晚也算是卞白贤的一个哥哥了吧,先前卞白贤和边伯贤那些事,元晚也略知一二。


“知道了元晚哥。”卞白贤低着头,刚染的蓝发随着卞白贤的头也垂着。

“那个…明天一早的那个综艺…”

“怎么了?”

“是和边伯贤一起拍的。”

卞白贤心里一颤,怕什么来什么。

“为什么和他?”

“公司安排的,说是…以后会有很多和边伯贤合作的通告。”

“嗯,我知道了。”

卞白贤垂了垂眼,继续低着头,不知道再想什么。


瘦削的肩膀甚至连椅子宽都没有,元晚心知卞白贤这一路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

公司只从利益出发,艺人只是为公司利益最大化的利用者,人气和名利只是巨大牺牲之后换来的微薄回报,在这个圈子里,回报和付出永远不成正比。

卞白贤出道这些年,公司永远都是一声令下,苦和累都让他自己背,好不容易前些年卞白贤遇到了边伯贤……可最终还是错付了。

元晚心疼,也心酸,看似光鲜亮丽一帆风顺的卞白贤,承受了同龄人、很多无数的“别人”本不该承受的压力和痛苦。

这些年走下来,卞白贤没被圈子里的黑暗污浊所迷惑,平淡而又艰难的日子并没有磨平他的棱角,永远热爱,永远热血,卞白贤走到现在,他应得,也值得。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卞白贤从黑暗里醒来,回忆又如潮水般涌入,像一只手扼住了喉咙,却忍不住回想。


——“白白,起来啦,你今天有综艺。”

边伯贤之前说,他最喜欢的,就是卞白贤刚起床的样子,小奶团子揉揉眼睛,世间一切可爱美好就集于一身了。


他最喜欢的。


卞白贤甩甩头,洗了把脸就去隔壁的化妆间,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已经坐在那里的边伯贤。

边伯贤看到卞白贤进来之后,起身往这边走,对着卞白贤伸出手。

“你好,我叫边伯贤,平常叫我伯贤就好。”

卞白贤心里钝钝的痛。

这是什么意思?演戏是吗?


边伯贤,你到底演给谁看呢?


卞白贤同样伸出手。

“你好边伯贤先生,久仰了,叫我白贤就好。”


TBC

———————————————

其实中间元晚感叹卞白贤的部分也正是我想说的 真的挺感叹的 八年了 这一路走来真的不知道承受了多少 我们无从而知 但是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永远支持他 永远爱他.

喜欢的话给个小心心啦~欢迎大家在评论里讨论!

文禁二改转载请注明.


甜酒野啵酱
【边伯贤】贤你日常 你在二楼等...

【边伯贤】贤你日常

你在二楼等着儿子放学回家,今天儿子学校文艺汇演,他走的时候穿了西装.

“妈咪,我好看嘛?”

“嗯嗯,我们贤贤最好看了!”

然后下午放学回家,儿子低着头,你在二楼叫他.

“贤贤怎么啦?”

“妈咪,为什么我穿西装去学校好多女孩子都说要嫁给我呜呜呜—”

你觉得有些奇怪.

“那说明贤贤很帅啊,为什么难过?”

儿子抬起头委屈巴巴的看着你——

“可我只想和妈咪一直在一起.”


——————————

这篇可能是母爱变质哈哈哈哈.

图Cr.logo侵删.

文禁二改转载请注明.

【边伯贤】贤你日常

你在二楼等着儿子放学回家,今天儿子学校文艺汇演,他走的时候穿了西装.

“妈咪,我好看嘛?”

“嗯嗯,我们贤贤最好看了!”

然后下午放学回家,儿子低着头,你在二楼叫他.

“贤贤怎么啦?”

“妈咪,为什么我穿西装去学校好多女孩子都说要嫁给我呜呜呜—”

你觉得有些奇怪.

“那说明贤贤很帅啊,为什么难过?”

儿子抬起头委屈巴巴的看着你——

“可我只想和妈咪一直在一起.”


——————————

这篇可能是母爱变质哈哈哈哈.

图Cr.logo侵删.

文禁二改转载请注明.

甜酒野啵酱

-委屈贤-


Cr.twitter 


喜欢的话拿图评论吖。


-委屈贤-


Cr.twitter 


喜欢的话拿图评论吖。


甜酒野啵酱

【贤你日常】

和男朋友去公园玩,你买了个冰激凌之后转身男朋友就丢了,结果你在一条小河旁边找到他。

看到他蹲在那里,歪着身子,拍前面走过去的女孩子,你气不打一处来。

“边伯贤!你干嘛呢?”

你男朋友像被人发现了一样低着头,什么话都不说,你转身就走。

晚上闺蜜给你发了好几张图,全是男朋友的自拍角度,照了他的半边脸,和你买冰激凌时候的全身。


———————————

刚来lof玩,萌新写手想约喜欢小贤的姐妹一起玩啦。在这条评论或者私信都可以~ 康康孩子!好想认识新朋友哒!


图侵删 文禁二改 转载请注明。


【贤你日常】

和男朋友去公园玩,你买了个冰激凌之后转身男朋友就丢了,结果你在一条小河旁边找到他。

看到他蹲在那里,歪着身子,拍前面走过去的女孩子,你气不打一处来。

“边伯贤!你干嘛呢?”

你男朋友像被人发现了一样低着头,什么话都不说,你转身就走。

晚上闺蜜给你发了好几张图,全是男朋友的自拍角度,照了他的半边脸,和你买冰激凌时候的全身。


———————————

刚来lof玩,萌新写手想约喜欢小贤的姐妹一起玩啦。在这条评论或者私信都可以~ 康康孩子!好想认识新朋友哒!


图侵删 文禁二改 转载请注明。


甜酒野啵酱
【贤你日常】 “贤贤要吃糖吗?...

【贤你日常】

“贤贤要吃糖吗?”

“要!”

“接住啦,我扔给你。”

边伯贤小朋友嘴唇湿漉漉的,像是刚才吃完糖不久,听到你这句话之后,懵懵懂懂的抬起眼,看着飞过来的糖果,双手左也不是,又也不是。

“咣当—”

“妈妈!贤贤的头被糖糖砸到啦~!”

————————

图侵删文禁二改 转载请注明。(估计也没人转载哈哈哈哈)

【贤你日常】

“贤贤要吃糖吗?”

“要!”

“接住啦,我扔给你。”

边伯贤小朋友嘴唇湿漉漉的,像是刚才吃完糖不久,听到你这句话之后,懵懵懂懂的抬起眼,看着飞过来的糖果,双手左也不是,又也不是。

“咣当—”

“妈妈!贤贤的头被糖糖砸到啦~!”

————————

图侵删文禁二改 转载请注明。(估计也没人转载哈哈哈哈)

甜酒野啵酱

【伯白】《谁还不会演戏呢》

Chapter 1


见那人从座位上站起来,从后面打过来的灯光,彻彻底底的晃了卞白贤的眼。

从容,冷静,他永远都是这样。

卞白贤捏紧了手里的获奖名单,硬卡纸的一个角扎着卞白贤的手心,痒痒的,又很痛。

他走过来了,卞白贤,他走过来了。

卞白贤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拿起奖杯,从手里传来的重量沉沉的压在卞白贤的心里。

“祝贺边伯贤先生,获得我们本届电影节的金奖。”卞白贤说完自己都惊诧了一下,还好声音没抖,手没抖。

还好。

对面的人点点头,眼神一刻没在卞白贤身上停留,自然的拿过奖杯,好听的声音传进了卞白贤的耳朵里。

“感谢大家,感谢支持我的朋友,感谢,”他停顿了一下,“卞...

Chapter 1


见那人从座位上站起来,从后面打过来的灯光,彻彻底底的晃了卞白贤的眼。

从容,冷静,他永远都是这样。

卞白贤捏紧了手里的获奖名单,硬卡纸的一个角扎着卞白贤的手心,痒痒的,又很痛。

他走过来了,卞白贤,他走过来了。

卞白贤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拿起奖杯,从手里传来的重量沉沉的压在卞白贤的心里。

“祝贺边伯贤先生,获得我们本届电影节的金奖。”卞白贤说完自己都惊诧了一下,还好声音没抖,手没抖。

还好。

对面的人点点头,眼神一刻没在卞白贤身上停留,自然的拿过奖杯,好听的声音传进了卞白贤的耳朵里。

“感谢大家,感谢支持我的朋友,感谢,”他停顿了一下,“卞白贤先生…”

之后说过的话在卞白贤耳朵里就像呼啸而过的风,席卷了卞白贤所有的意识。

原来自惭形秽的人,是我自己。

只有我自己。


卞白贤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台去,也许是别人扶了一把?也许是……他?

卞白贤被后台走廊的白色灯光照的清醒了不少,看着面前西装革履的边伯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破洞裤。

“还是穿的比我年轻好多啊。”

卞白贤没想到他会先开口,愣了一下,换上了一副无所谓的笑容。

其实心里早已翻江倒海。

“嗯,是啊,本来就是嘛。”

“别演了,卞白贤。”

卞白贤苦笑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那张脸,眼睛酸的发涩。

“非要这样吗?”

眼前的人以极快速度放大,下巴被边伯贤捏的生疼。

“这句话不是我该问你吗卞白贤?两年了,非要这样吗?”

卞白贤自然没有边伯贤力气大,疼得皱起了眉,“你放开我!”

边伯贤松手,低下了头,“对不起,我只是…没控制好。不好意思。”

“边伯贤,你是不是觉得你无论怎么样我都会乖乖的跟在你身后,不管不顾不闻不问的像个傻逼一样付出,就算,”卞白贤觉得眼睛越来越酸,“就算你边伯贤,找了别的人,我也还得当作不知道,然后再傻乎乎的爱你,对吗?”

走廊里的灯光白的有些发冷,密闭的空间竟让卞白贤有些喘不过气来。


卞白贤看到眼前的边伯贤像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一言不发,心里的伤疤被再次血淋淋的揭开,汩汩的往外流着血和回忆。

疼,真疼。


“白白,我们公开吧。”

后来,几乎在圈里的人都知道了,三线演员边伯贤和一线鲜肉卞白贤在一起了。

所以边伯贤和那个女人在一起被拍到的时候,卞白贤才会那么轻松,那么容易的知道了这件事。

再后来,边伯贤想坐了火箭一样蹭蹭往上升,电影电视剧广告数不胜数,边伯贤迅速从三线演员变成了一线演员。

不难猜出来背后是谁了呢。

“边伯贤,我从来都没想过我爱的人会为了名利被女人包养。”

“白白,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就是演戏吗?”


一晃而过的时间,竟也两年了。


TBC


———————————

喜欢的话给个小心心啦~谢谢大家,多多关照啦。


甜酒野啵酱

《谁还不会演戏呢》

伯白 无大纲 娱乐圈架空 不知甜虐 不知人设 瞎写着玩

————————————

“卞白贤,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最清楚了,边影帝,谁还不会演戏呢。”


C0 试水章

“我非常荣幸能够揭晓这次的金奖影帝,下面最激动的时刻就要来咯~”

卞白贤抬头看了看粉丝,作为目前圈里的桃浦,爱豆出身的他积累了无数粉丝,灯牌和无数的闪光灯闪的他有些睁不开眼,他深吸了口气,那双美得惊人的手准备打开获奖名单。

会不会是他呢。

他抬头,重新绽出了笑颜,眼角也漾上了笑意,“我都有些紧张了,不知道台下的前辈们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呢,哈哈...

伯白 无大纲 娱乐圈架空 不知甜虐 不知人设 瞎写着玩

————————————

“卞白贤,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最清楚了,边影帝,谁还不会演戏呢。”


C0 试水章

“我非常荣幸能够揭晓这次的金奖影帝,下面最激动的时刻就要来咯~”

卞白贤抬头看了看粉丝,作为目前圈里的桃浦,爱豆出身的他积累了无数粉丝,灯牌和无数的闪光灯闪的他有些睁不开眼,他深吸了口气,那双美得惊人的手准备打开获奖名单。

会不会是他呢。

他抬头,重新绽出了笑颜,眼角也漾上了笑意,“我都有些紧张了,不知道台下的前辈们是不是也像我一样呢,哈哈哈哈。”

台下立刻响起了几层笑声。

卞白贤从出道,哦不对,从出生开始,就像是天生一般,在人际交往和如何巧妙的获得别人善意的笑声有着异禀的天赋。

“这次的金奖影帝得主是,”一瞬间卞白贤觉得周遭的一切事物都土崩瓦解,摔得粉身碎骨,耳边什么都不存在,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了那个名字,“边伯贤,祝贺。”

祝贺。


——————————

因为这章是试试水,所以字数不怎么多,第一次发文,多多关照啦。



札幌的雪

给大帅哥跪下了,真的是不同舞台就不同风格,天才爱豆就是为啵啵量身定做的词!

给大帅哥跪下了,真的是不同舞台就不同风格,天才爱豆就是为啵啵量身定做的词!

札幌的雪

开始想念小水蜜桃🍑了,现在的棉花糖啵啵也很好看啦,但是真的好喜欢蜜桃啵啵🥰

开始想念小水蜜桃🍑了,现在的棉花糖啵啵也很好看啦,但是真的好喜欢蜜桃啵啵🥰

札幌的雪

你一定是来救我的天使🧚🏻‍♂️

你一定是来救我的天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