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占了tag抱歉

3461浏览    1211参与
黑泽鸭

第五卖号急出

p1号800

p2号400

p3号600

p4号2000

苹果系统

真的急出,看看孩子吧

第五卖号急出

p1号800

p2号400

p3号600

p4号2000

苹果系统

真的急出,看看孩子吧

杒铭-什么玩意
每次安利别个你都要抢我推风头,...

每次安利别个你都要抢我推风头,他们都说你长得精致又好看,但是我从来没有成功地好好画过你。

每次安利别个你都要抢我推风头,他们都说你长得精致又好看,但是我从来没有成功地好好画过你。

黑泽鸭

卖号,看中的私我或者评论

退坑了养不起了

卖号,看中的私我或者评论

退坑了养不起了

杒铭-什么玩意
睡午觉做了个非常中二的梦,来不...

睡午觉做了个非常中二的梦,来不及等端午回家摸鱼了,拿网上现有素材和老早以前的旧图做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

睡午觉做了个非常中二的梦,来不及等端午回家摸鱼了,拿网上现有素材和老早以前的旧图做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

溪凌飘

"我们不可能拖着整座城邦一同向深渊堕落,布伦达,即便是你也没有将我当作奴隶或者囚徒的资格。"

"我们不可能拖着整座城邦一同向深渊堕落,布伦达,即便是你也没有将我当作奴隶或者囚徒的资格。"

杒铭-什么玩意

あまてらすおおみかみ,东瀛天照,高天原的最高神。

CPP老传不上去我心态秒崩,不想写文案了就这样吧,任性。

素材用的是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金箔【毕竟大家都是太阳崇拜】

あまてらすおおみかみ,东瀛天照,高天原的最高神。

CPP老传不上去我心态秒崩,不想写文案了就这样吧,任性。

素材用的是金沙遗址太阳神鸟金箔【毕竟大家都是太阳崇拜】

溪凌飘

当我想画幼狮,我的笔:好的,三十岁预定。

我:tmd这明明是个中老年人。

当我想画叔狮风味,我的手:

好的。

狮三岁

马上降临。


[再敢一人千面你俩我不是剁就是扔]

当我想画幼狮,我的笔:好的,三十岁预定。

我:tmd这明明是个中老年人。

当我想画叔狮风味,我的手:

好的。

狮三岁

马上降临。


[再敢一人千面你俩我不是剁就是扔]

杒铭-什么玩意

出现了!没有贺图的旧图整合重发大法!安哥521!!!

之前有朋友问我到底画的是什么剧情,我还以为在家的时候画得够多惹,没想到连起来我自己也看不懂是什么剧情……

可以当成一些过分零碎的脑坑w

出现了!没有贺图的旧图整合重发大法!安哥521!!!

之前有朋友问我到底画的是什么剧情,我还以为在家的时候画得够多惹,没想到连起来我自己也看不懂是什么剧情……

可以当成一些过分零碎的脑坑w

杒铭-什么玩意

手稿原文件不知道放哪儿去了,于是修复全损画质,哎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手稿原文件不知道放哪儿去了,于是修复全损画质,哎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杒铭-什么玩意

琢磨了半天,最后确认了:果然修的还是没有原图好看。

崽崽五二零快乐哦

琢磨了半天,最后确认了:果然修的还是没有原图好看。

崽崽五二零快乐哦

杒铭-什么玩意
做了一天阑尾炎手术介绍看着那个...

做了一天阑尾炎手术介绍看着那个露骨的图片我是真的整个人生理性不适了【落泪】

做了一天阑尾炎手术介绍看着那个露骨的图片我是真的整个人生理性不适了【落泪】

杒铭-什么玩意
存图最后两张了,最近都在画商和...

存图最后两张了,最近都在画商和秃头赶稿子,想想我以前可以一天画十几张全彩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灵感枯竭.jpg【醒醒,搬砖了】

我好想画秧歌狮啊——

万物皆可敦煌.jpg

存图最后两张了,最近都在画商和秃头赶稿子,想想我以前可以一天画十几张全彩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灵感枯竭.jpg【醒醒,搬砖了】

我好想画秧歌狮啊——

万物皆可敦煌.jpg

杒铭-什么玩意
灵感来自一部抗战电视剧里两党兄...

灵感来自一部抗战电视剧里两党兄弟剧情,名字是在是忘了orz

灵感来自一部抗战电视剧里两党兄弟剧情,名字是在是忘了orz

释然努力变好

《迷雾》七(《破云》正剧向同人)

和以前一样的一堆预警


时隔一年我终于更新了


—————————正文分割线—————————


接下来几天,众人在等尸检报告空挡又去办了两个小案子。距离“二一九剖腹案”已经过去了五天,在第五天下午,严峫正在交警支队看监控锁定可疑无牌车时,接到了马翔的电话。


“严哥,尸检报告出来了,苟主任通知大家开会。”


“知道了,马上来。”


严峫挂断电话,拍了拍身边的交警副支队的肩膀:“基本可以确定就是这辆黑色无牌SUV,帮我确定一下他的行车路线。”


交警副支队立正给他敬了个礼,一脸坚...

和以前一样的一堆预警

 

时隔一年我终于更新了

 

—————————正文分割线—————————

 


接下来几天,众人在等尸检报告空挡又去办了两个小案子。距离“二一九剖腹案”已经过去了五天,在第五天下午,严峫正在交警支队看监控锁定可疑无牌车时,接到了马翔的电话。

 

“严哥,尸检报告出来了,苟主任通知大家开会。”

 

“知道了,马上来。”

 

严峫挂断电话,拍了拍身边的交警副支队的肩膀:“基本可以确定就是这辆黑色无牌SUV,帮我确定一下他的行车路线。”

 

交警副支队立正给他敬了个礼,一脸坚决:“保证完成任务!”话音落,俩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我先去开会了,电话联系。“严峫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开门去了。

 

“对了严哥,“严峫手才扶上门把,又听到对方叫自己,便又回头看对方,用眼神询问是什么事。

 

“你前天在建科路闯那个红灯,老规矩,记录消了,分不扣,200转我,别忘了哈!“

 

严峫翻了个白眼,走了。

 

-

 

会议室内。

 

开会之前,严峫先给江教授打了个电话,后者正在办公室,便以视频形式加入了这次会议。

 

“我们在死者腹部血液中检测出两种物质,一种是麦角胺,另一种是麦角酸二乙基酰胺。“苟老师上来便单刀直入开始了介绍。

 

话音刚落,严峫看到视频中江教授皱了皱眉。

 

“怎么会有它……”江停自言自语着,又转向桌上的电脑屏幕,噼里啪啦在键盘上打下一串字,并眉头紧锁。

 

“麦角胺是一种血管收缩剂,常用于产后止血和子宫复旧,可以兴奋子宫肌,作用强大而持久。一般在临产或者新产后应用少量即有明显作用,甚至会产生强直收缩。总体来说,死者腹部被剖开,子宫壁破坏,用麦角胺止血虽然奇怪,但也还说得过去。”苟利一边说着,不时又低头看几眼手中的化验单。

 

“但是这个麦角酸二乙基酰胺……”苟利话说到一半,抬头看了眼严峫。

 

“看我干嘛?你说你的,继续说。”严峫在心里暗骂,苟利这孙子又说话说一半,故意吊人胃口,烦。

 

“麦角酸二乙基酰胺,又称麦角二乙酰胺,还有一个名字叫LSD,是一种半人工强致幻剂,无色无味,看上去就和水一样。”略显清冷的男声从严峫手中传出,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会议室内的每个人都听清楚。大家都看向严峫,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手机。

 

“没错,这个麦角二乙酰胺,是将麦角真菌中提取的麦角酸和其它物质化合成的,化学式C20H25N3O,差不多是致幻剂中药效最强的一种。”苟利接着江停没说完的话,继续介绍着。

 

“所以这个案子涉毒了。“严峫听完,言简意赅总结出结论。

 

“虽然今天下通知说二一九剖腹案专案组已经成立了,但还是可以申请将案子转到缉毒支部。“苟利叹了口气,安慰严峫。

 

接下来的一分钟,会议室陷入了一片静默。大家都沉默着,严峫低着头,双手交握,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算了算了,隔壁缉毒支队最近还有大案全员跟进呢,快收网了就不给他们添麻烦了。咱们将就着跟吧。“一分钟后,严峫打破了沉默。

 

“媳妇,您没意见吧?“严队长一句话为大家揽下了艰巨任务,却只在意媳妇感受,大家一时内心都有些凄凉。

 

“苟老师,现在都流行把狗骗进来杀吗?“马翔坐得离严峫最近,受伤最大。

 

“不知道,小高你说,这个队长是不是该让他滚蛋?“苟利接下马翔受到的伤害,又把它转给了高盼青。

 

“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小梅啊,哥就问你一句,你们队长是不是有点欠打?”高盼青看了一圈,最终决定让韩小梅来承受这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有一说一——“又是清冷男声,大家都看向严队长的手机。

 

“确实。“屏幕里,江教授点点头。

 

严峫本来还期待着媳妇为自己正名,结果却等来了对方的“落井下石“,心下不爽,便一拍桌,”行了行了,都正经点,法医说完了,痕检呢?再来汇报一下,大家讨论看看有没有新发现。“

 

“因为铺着地毯所以鞋印很不明显,室内能提取到的指纹基本都是死者的,凶手应该清理过现场或者是作案是戴有手套。从KTV后门口垃圾桶中捡到的手术刀上也没有指纹,刀上的血迹应该擦过但没有擦干净,残留血液经检验确实是死者的,可能是凶手逃得比较匆忙,所以清理不彻底。”

 

“我苟,讲讲你的凶手侧写。”严峫听完,又看了看苟利。

 

“男,年龄30到40左右,应该学过医但没有当医生,可能是转行也可能是学艺不精,较为谨慎,可能做过家政,对不夜宫比较熟悉,如果是家政应该是来这里打扫过,如果不是家政那不排除店里员工作案嫌疑。但有一点很矛盾,敢杀人,心理素质应该还可以,但是为什么擦刀没擦干净就慌慌忙忙给扔了,可见心理素质并不过硬。“苟主任摸了摸自己双下巴上的胡子拉碴,觉得这一点还是想不通。

 

“苟主任,会不会是作案的和善后的不是一个人?“马翔听着,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不排除多人作案可能。“严峫点点头,表示赞同。

 

“你这样讲那就说得通了,那侧写里家政那一条可以作为帮凶,我对凶手本人职业更侧重于是律师,且对医学有些研究。“苟利暗搓搓对马翔比了个大拇指,又想起了什么,”但不对啊,一个心思缜密行事谨慎的凶手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心理素质不怎么强,甚至还留下了线索的人做搭档?“

 

“先保留意见,韩小梅,把死者的亲属关系网调出来投到大屏上。“严队长听完这个,又指挥起那个。

 

严峫把视频最小化至后台,打开相机对着大屏拍了一张,给江停发了过去。“你看看,有什么想法?”

 

“据我们调查,死者亲属并不多,双方父母早逝,人际关系并不复杂,丈夫任平经营一间个体小公司,但近几年经营不善,入不敷出,几近破产。”韩小梅指着屏幕,给大家作阐释,“她丈夫为了还债借了高利贷,不排除债主极端手段报复。”

 

“这个任平,现在人在哪?”

 

“案发第二天下午,我和马翔去他们居住的小区调查,家里没人,据邻居说,那家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出过门,他们说的没错,从门把上的积灰来看,已经至少一星期都没开过门了。”

 

“今天下午我,马翔,韩小梅去一趟死者家,小刘小王你们去查一下那个高利贷集团,小李去不夜宫问一下最近有没有请过什么家政打扫卫生。”严峫站起身,安排了工作。

 

“都回去准备一下,下午上班时间门口集合,准时出发,散会。”

 

-

 

下午,建宁市局门口。

 

尚在初春,所以即便是午后上班时这个又热又晒的时候, 大家也并不觉得热,对于某些人来说,甚至还有些冷。

 

马翔有些后悔,为什么中午吃完泡面不及时把汤倒掉,这样睡着了就不会把汤打翻,外套也还健在。

 

他这样想着,又开始后悔,天天加班,为什么不在警局多放两套衣服。很快他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人穷衣少,没有办法。

 

马翔抬头看了看队长那高大伟岸的身影,搓搓手,再看一眼队长旁边的江教授,不由赞叹断背山下风光大好。

 

韩小梅来的最晚,其实倒也不是因为她迟到,只是大家集合过于积极,她下了公交车连忙就往市局方向跑,路上还遇到小刘小王开着车从她身边经过,前往高利贷公司。

 

待集合完毕,由马翔负责开车前往死者家。

 

这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小区,看上去应该建了十多年,不算很老,但在周边一个个拔地而起的高楼群中,显得有些逼仄。

 

严峫走在前面,旁边跟着物业。走到三号楼402号门口,严峫示意物业开门,韩小梅去敲邻居门,试图套一些上次没有套出来的话。

 

物业开了门后,严峫对他道了谢,便让他回物业办公室忙自己的事,随后有需要再电话联系。

 

门开时惊动了一些浮灰,空气中漂浮着许多小灰尘,因为四方门窗都紧闭,室内有些昏暗。

 

看来这家人确实有些日子没在住了,空气中有一种灰尘和水蒸气混合后的潮味。

 

进门左手边便有一间卧室,和对门格局一样,严峫推开卧室门,打开灯开始搜查。

 

剩下俩人,江停先去了客厅,马翔则是先去了主卧。

 

这房子不算小,三室两厅一卫,而且还是老式的版式楼,两面都通透,除了位置偏僻些,在十多年前应该算是不错的房子。

 

环顾一圈,没有什么怪异的地方。不过从进来时江停便注意到,电视背后的墙上有一个方形的印痕。

 

那个大小,之前应该是挂了相框,还是横向挂放,江停猜测应该是全家福。

 

初步判断,这家人的离开并不突然,不说是早已计划好,至少也不至于匆忙离去。

 

另一边,马翔在抽屉里翻到了一份文件,连忙拿出来给江停看。

 

离婚协议书。

 

但是死者资料并非离异,因此大概率是还没有意见统一。

 

三人又在次卧、厨房、餐厅、卫生间都分别搜查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看上去有大价值的线索,便准备先结束搜查。

 

另一边,韩小梅也带来了新的线索,据对门老夫妻说,有时晚上确实能听到这家两人吵架,但具体内容大家也不记得了,毕竟也没闲心管别人家的事。

 

韩小梅还从对门老两口那得知,这家本来是任平一家人住,前几年任平结了婚,任平父母就主动搬到了养老院去住,对门老两口还说了养老院的名字,叫什么天颐老人乐园。

 

江停听韩小梅讲着,听到这个养老院名字不由皱了皱眉,这名字说不上来的奇怪。

 

回局路上,韩小梅搜了搜天颐老人乐园,不由发出惊呼。

 

“严队,这老人乐园您熟吗?条件还挺好?私立机构,半山腰小别墅群,属实乐园。”

 

“这任平还挺孝顺,对爹娘还挺好。”马翔接话。

 

严峫听着二人对话,心里冷哼,这种条件的养老院,就任平那个啃老住房条件来看,怕是掏不起。

 

回局后三批人开了个汇报工作的小会,会后严峫点了几个人明天出外勤,便让大家下班了。

 

这已婚男人除了有钱最大的好就是顾家,作为领导,造福属下,上司界楷模。

杒铭-什么玩意
那是六年前的四月十号,他做了一...

那是六年前的四月十号,他做了一大桌子菜,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那是六年前的四月十号,他做了一大桌子菜,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杒铭-什么玩意

接受考验、行动受限、牺牲、不畏艰辛、不受利诱、有失必有得、吸取经验教训、浴火重生、广泛学习、奉献的爱——HANGED MAN【倒吊人】

“以将有更美好的事物降临于你身上的信念,顺从于人生。”

安安生日这天恰好抽到了塔罗牌里的这一张正位呢,谢谢安安,生日快乐w

[优化过程中有存在网络素材取用/古典油画临摹参考,如有侵犯您的产权烦请告知]

接受考验、行动受限、牺牲、不畏艰辛、不受利诱、有失必有得、吸取经验教训、浴火重生、广泛学习、奉献的爱——HANGED MAN【倒吊人】

“以将有更美好的事物降临于你身上的信念,顺从于人生。”

安安生日这天恰好抽到了塔罗牌里的这一张正位呢,谢谢安安,生日快乐w

[优化过程中有存在网络素材取用/古典油画临摹参考,如有侵犯您的产权烦请告知]

杒铭-什么玩意

【旧爱未尽,隔山海而来——神仙饼饼】

实在P不动了,就,简单拿旧图玩了玩双重曝光。都是一路走来存的素材,翻了一下确实没翻到美丽摄影原PO先生,如有侵权还请告知w

【旧爱未尽,隔山海而来——神仙饼饼】

实在P不动了,就,简单拿旧图玩了玩双重曝光。都是一路走来存的素材,翻了一下确实没翻到美丽摄影原PO先生,如有侵权还请告知w

杒铭-什么玩意

这是注定高攀不上温婉香槟的古老丝绸,伪装着保加利亚国宝的隽永,其实不过是一株普通的澄黄色切花月季罢了。仅仅注视爱人离去的背影并不出格,为什么还要感到抱歉呢?——Rosa rugosa

这是注定高攀不上温婉香槟的古老丝绸,伪装着保加利亚国宝的隽永,其实不过是一株普通的澄黄色切花月季罢了。仅仅注视爱人离去的背影并不出格,为什么还要感到抱歉呢?——Rosa rugos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