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占佣

54.9万浏览    1550参与
八月未致
我对于你似鲸向海似鸟从林退无可...

我对于你似鲸向海似鸟从林退无可退不可避免❤️


我太菜了画不出他俩的一万分钟好(而且tm还草稿流)

我对于你似鲸向海似鸟从林退无可退不可避免❤️


我太菜了画不出他俩的一万分钟好(而且tm还草稿流)

寂旧

【all佣】奈布家飞来了只猫头鹰(六十一)

关于被艾玛控制的其他人都跑哪去了呢? 

这个要从卡尔开始说起。 

原本卡尔因为战斗力太低被艾玛忽视了每天被控制。 

但是艾玛万万没有想到,其实卡尔超猛的,卡尔可以一个打两个。 

卡尔作为附棺妖,是无法离开他的媒介太远,比如从奈布家到花店的距离他是没法过去的。 

但是为了能陪着奈布而且不落下情敌太多,于是卡尔有时候会徒手扛起棺材往奈布的花店里面跑。 

只不过因为社交恐惧,卡尔很少会主动出去打架。 

但是一旦牵扯到奈布,什么社交恐惧都只是放屁。 

就好比当年想要偷袭奈布的不良少年被卡尔拿剪刀剃光了头发。...

关于被艾玛控制的其他人都跑哪去了呢? 

这个要从卡尔开始说起。 

原本卡尔因为战斗力太低被艾玛忽视了每天被控制。 

但是艾玛万万没有想到,其实卡尔超猛的,卡尔可以一个打两个。 

卡尔作为附棺妖,是无法离开他的媒介太远,比如从奈布家到花店的距离他是没法过去的。 

但是为了能陪着奈布而且不落下情敌太多,于是卡尔有时候会徒手扛起棺材往奈布的花店里面跑。 

只不过因为社交恐惧,卡尔很少会主动出去打架。 

但是一旦牵扯到奈布,什么社交恐惧都只是放屁。 

就好比当年想要偷袭奈布的不良少年被卡尔拿剪刀剃光了头发。 

就好比现在,被卡尔砸进墙里面的杰克。 

就好比现在,被卡尔砸地鼻青脸肿的裘克。 

就好比现在,被卡尔真实战斗力吓到的诺顿。 

卡尔把肩膀上的棺材砸在地上,一双俯视众生的眼睛鄙夷地看着再起不能的杰克和裘克,“崽种,面对我!” 

至于另一边,伊莱和约瑟夫一起奔走在走廊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鬼啊啊啊啊!”第一次见到美智子般若相的约瑟夫魂都快被吓出来了,“不行了不行了!我跑不动了腿抽筋了!” 

“可是……”和约瑟夫一起跑着却脸不红气不喘的伊莱神神秘秘地凑近约瑟夫,“你要是被抓到的话,可是会被瓦尔莱塔小姐做成干尸的,虽然你作为半吸血鬼的愈合能力很强,但是反复窒息去世的感觉相信你不会喜欢吧……” 

不瓦尔莱塔没有那么凶残。 

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约瑟夫浑身不自然地抖了一下,加快了脚步,“快到了!” 

在他们前方是镜像入口,约瑟夫和伊莱把美智子以及瓦尔莱塔引进去后,约瑟夫带着伊莱从镜像世界出来并且关闭了镜像之门。 

“我已经把她们关进去了,接下来做什么?”约瑟夫看向伊莱。 

“黑白两位先生去牵制罗比了,帕缇夏小姐去支援奈布,我们去做什么好呢?”伊莱似乎心情不错,连带着语气也轻快了很多,“你说,植物最怕什么?” 

“火啊。”约瑟夫看傻子一样回答他,“你难不成想要烧死那个花妖?恕我直言到她这个级别的花妖普通的火是伤不了她的。” 

伊莱似乎是听不见约瑟夫的话一般,“嗯,决定了!我们放火吧!” 

“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 

……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奈布一路狂奔,就连库特也不得不抓住奈布的衣服才不至于让自己飞出去,在他们身后班恩和我里奥紧追其后,“卧槽那个钩子是什么玩意又能穿墙又能拐弯?!让不让人活了!!” 

奈布一个紧急拐弯想要绕路,结果不小心撞到了一团柔软的东西踉跄地摔在地上,“不好意思……” 

奈布抬起头,他撞到的是一个巨型的娃娃,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什么嘛原来是个娃娃啊……” 

“奈布,快跑啊啊啊!”库特忽然变成正常人大小抓住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的奈布的兜帽往后一扯躲开了娃娃砸下来的棒子,“那家伙是傀儡!”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娃娃突然动了起来。 

库特拉着奈布打算逃跑,却发现后路已经被班恩和里奥堵住了。 

他们被包围了。 

“我,我跟你们讲啊!”见到已经无路可逃,库特直接把奈布抱在怀里,“你们打我可以,但是你们绝对不可以伤害奈布!” 

里奥无视了库特的话,一步一步走上前。 

奈布从库特的手臂里钻出来,他能感觉到这个抱着自己的冒险家身上的颤抖。 

“喂!你们的目标是我吧!”奈布说道,“我跟你们走,放过库特。” 

库特惊讶地看着奈布,随即抱着他的力度又加紧了许多,“不可以啊!你说你不喜欢被束缚的啊!” 

里奥已经走到他们面前,伸出手想要抓住奈布。 

【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脑海里,好像回忆起了什么。 

控制着班恩的紫罗兰花瓣尖有些许被妖力侵蚀。 

班恩突然暴起,大吼了一声甩出钩子一把勾住里奥,在他还没有碰到奈布之前,班恩把他用力甩了出去,“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奈布的!!!” 

————————————————————— 

“我知道你怕我……但是,请相信,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奈布家飞来了只猫头鹰(二) 

 


我想上伊莱
“再不回答我只好继续审问了?”...

“再不回答我只好继续审问了?”

但刺客只能在心里问候对方的祖宗


“再不回答我只好继续审问了?”

但刺客只能在心里问候对方的祖宗


包子今天也好饿

·【all佣/占佣】禁果

我要哭惹,它居然禁了我的链接qwq

我觉得也不算露骨啊(悄咪咪)

试试图片,不行的话我也没得法子了qwq

·【all佣/占佣】禁果

我要哭惹,它居然禁了我的链接qwq

我觉得也不算露骨啊(悄咪咪)

试试图片,不行的话我也没得法子了qwq

木西是佣吹

[占佣]旅途的故人(6)

       这是伊莱已经离开一个月了。


       “先生,买花吗?”伊莱回过头,才发现不知何时这里开了一家花店。


        刚才叫住他的女孩子正站在店门口,捧着一束双生花。伊莱想了想,反正也无事,不如进去看看。


        到了里面才发现,花店里的空间比想象...



       这是伊莱已经离开一个月了。


       “先生,买花吗?”伊莱回过头,才发现不知何时这里开了一家花店。


        刚才叫住他的女孩子正站在店门口,捧着一束双生花。伊莱想了想,反正也无事,不如进去看看。


        到了里面才发现,花店里的空间比想象中要大的多。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这时伊莱才打量起眼前的女孩,带着草帽,穿着一身淡色的衣服,脸上有些雀斑,但很可爱。


        “先生,你想买什么花?”女孩转过头,冲他笑着。


        伊莱看了一圈,最终决定买一束向日葵。女孩看了看他手里的花,:光辉、忠诚,还是无法言喻的爱呢?


        她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只是笑了笑,帮他包装好花。两人一起走出花店,这时女孩拿起刚放在店门口的双生花。


        伊莱看着女孩手里的花,不知该说些什么,女孩似乎也注意到了他的视线,“我要去看一位朋友......”


        伊莱也没多说什么,正准备走时,女孩突然叫住他,“先生,我叫艾玛·伍兹,你可以叫我艾玛.......嗯......先生呢?”


        其实伊莱并不想回答她,正当他准备糊弄过去时,艾玛突然开口:“不想说吗?没关系,我们还会再遇见的。”艾玛朝他笑了笑,“我要去看望朋友了,先走一步。”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伊莱没说什么,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将向日葵放在了桌上的花瓶里。


        而艾玛啊,她啊,走向了墓地。


        她捧着那束双生花,走到一座墓碑前,“亲爱的,我来看你了......”她将双生花放在墓碑前,靠着墓碑坐了下去,“亲爱的,你知道吗?今天我遇到了一个人,他和那时的我很像呢......”


        “亲爱的,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亲爱的。”


        “亲爱的......”


         ......


        那是一周后了,伊莱再次到了花店,女孩看到他似乎并不惊讶,“这次要买什么话花呢?”


         “我不是来买花的......”


         “是那株向日葵吗?”艾玛看着伊莱手里已经死了的向日葵,问道。


         “嗯。”伊莱也很是苦恼,自己已经很用心地栽培了,可它还是死了。


        艾玛看了一眼他,“你没有用心。”


        “什么?”伊莱很是疑惑。


        “不用心是不会有好的结果的,你只是做到了最基本的,已经走了的也强留不住,我再送你一株吧,用心,珍惜他,不要再错过了。”


—————————————————————————


我终于写到艾玛小姐姐等场了,激动!!!

拖更这么久非常抱歉,最近真的超级忙,上网课还有好多作业,没时间写文啊,非常抱歉,这一篇都是我大半夜缩被窝里写的,害,非常抱歉

蓬莱不死之烟
邀请了兄弟们来归宿自己独自做扫...

邀请了兄弟们来归宿自己独自做扫除的忧郁蓝不小心又邀请了圣光白

忧郁蓝:对不起呀啊啊啊啊我点错了对不起请你回去啊啊啊啊啊不要靠近我!!!(尖叫)

圣光白: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

邀请了兄弟们来归宿自己独自做扫除的忧郁蓝不小心又邀请了圣光白

忧郁蓝:对不起呀啊啊啊啊我点错了对不起请你回去啊啊啊啊啊不要靠近我!!!(尖叫)

圣光白: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我来了!!!

八月未致

占佣的三问三答

*cp占佣


*问题瞎编


*ooc有


*小学生文笔


*雷者勿入


top1谁先告的白


当二人接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呆了一下


佣:我跟你讲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先知绕了绕头发有些难为的开口说:“应该算是奈布吧”


“我跟奈布是在游戏里告白的...先开口的的确是奈布”伊莱讲到


奈布满色泛红不禁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奈布记得当时那场游戏上就剩他们两个人了 不巧的是...

*cp占佣

 

*问题瞎编

 

*ooc有

 

*小学生文笔

 

*雷者勿入

 

 

 

top1谁先告的白

 

 

当二人接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呆了一下

 

佣:我跟你讲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先知绕了绕头发有些难为的开口说:“应该算是奈布吧”

 

“我跟奈布是在游戏里告白的...先开口的的确是奈布”伊莱讲到

 

奈布满色泛红不禁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奈布记得当时那场游戏上就剩他们两个人了 不巧的是的屠夫是杰克

 

奈布吸引着杰克的注意力给伊莱更多修机的时间

 

当时伊莱已经快把最后一台机子修好的时候奈布一个不小心没有躲过雾刃被杰克打倒在地

 

幸好奈布是一挂不然伊莱也不敢保证他们这局能平在地

 

压好密码机了——伊莱见密码机倒底了就发了个消息告诉奈布

 

两人的距离没有太远 而且杰克也在守尸 估计是怕自己赢不了所以才选择在原地守尸

 

此时的伊莱身上还有一只鸟他觉得这局可能会平 但对手是杰克又不敢保证完全 为了搏一搏伊莱还是选择去救奈布

 

火速赶到奈布旁的伊莱躲过杰克的雾刃 走起人皇步骗一刀就把奈布救下来了

 

“啧”杰克对自己的心急和失误有些不爽

 

“能撑一会吗?”伊莱在救奈布的时候小声说

 

“相信我”

 

奈布凭着自己顽强的军人意志强行撑到了大心脏开启

 

伊莱没有跑远就选择在奈布附近的地方开了门 当门开启的时候奈布应声而倒

 

“快走”奈布发消息道

 

伊莱没有理会奈布的消息二话不说转头就准备救奈布 他手上还有一只鸟 就算他不能走也能保住奈布

 

“靠?!我不是说叫你快走吗??”奈布看见伊莱用鸟扛了一刀把自己救了下来

 

“nmd我总不能看你死吧?!”

 

两人拌嘴也没多久伊莱就被杰克打倒在地了

 

“看来二位先生今天必有一个陪在下留下了”杰克愉悦的声音响起

 

“奈布你快走?!!!”伊莱说

 

“走你妹啊!”

 

“至少还可以出去一个啊?!!”

 

“靠我不管!今天这局我一定要平”

 

伊莱有些被奈布气到“你为什么不走啊!!!!!”

 

奈布大吼“我喜欢你啊!!”

 

顿时 场面十分平静 杰克的原本用气球牵起伊莱的爪子突然松开 伊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奈布又说了一句“我不管这局不平我就不走”

 

伊 懵了三秒 莱

 

“艹 奈布你快走啊?!”

 

“我不管!”

 

“我管!!我喜欢你!!”

 

缓过神的杰克正准备牵起伊莱又愣了一下

 

今天是搞哪出????杰克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玩了个假的游戏

 

某绅士长叹口气“害 算了你俩快走吧”

 

“???”占佣双方表示不解

 

杰克双眸微瞪“怎么?想要留下来?”

 

听到杰克这句话奈布才反应过来去摸伊莱

 

“谢....谢了”奈布扶起伊莱对杰克说

 

杰克扶了扶额长叹一声“害 快走”

 

然后那局就成功的平了 虽然不知道杰克为什么突然转变想法 但确实是平了 赛后杰克说“我参加的是个恐怖游戏 却当上的月老 我难了”

 

奈布见此 面色微红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场景满满的尴尬

 

 

top2谁比较宠对方呢

 

 

奈布思考了两秒丝毫没有犹豫的回答道“伊莱”

 

无论是赛内还是赛外伊莱都是首先确保他的安全 用伊莱的话就是...

 

“他已经过很多折磨了 我不想让他饱受一点折磨”

 

伊莱:宠!往死里宠!(?)

 

据当事人艾某称:这俩人不能匹配到一起 匹配到一起就是各种秀恩爱

 

艾某:这边建议地下室哦亲~(面色微怒)

 

然而他们俩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所作所为 反而会斗嘴吵架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一切不以分手的吵架都叫秀恩爱

 

所以大家懂的

 

 

top3情人节怎么过

 

 

奈布吃着伊莱给的早餐说:“随缘过”

 

然后就被打了

 

伊莱:咱能不能有点仪式感?

 

奈布:要那干啥

 

伊莱轻叹:不愧是你啊奈布萨贝直

 

察觉到伊莱的表情变化奈布思考了两秒 顺势的靠在伊莱怀里

 

“好啦 今晚在房间等我就行了吧……”

 

伊莱有些诧异 看着怀里的奈布紧紧的抱住自己噗呲笑了笑也抱住他

 

他应该是脸红了

 

伊莱想到

 

安捷

我太菜惹,画不出他们的半点美好!!!

我太菜惹,画不出他们的半点美好!!!

请爱上九儿

第一次写文QQ

一点点虐(大概?)

all佣(主杰佣)

求大佬指点~~~(゚ ´Д`゚)っ゚

私设杰克奈布还不认识

(ง •̀o•́)งABO哦

-------------------------------------------

“来这里,来这里……”一个神秘的声音从深处传来。


“啊!!!”突然,声音变得凄惨。


“?!是谁!”奈布警惕起来。


奈布举起他时时刻刻佩戴的军刀。


“别走!!不要走!!留下来吧!!!”神秘人冲了过来,用手把奈布的肚子捅穿。


“哈!!!”在床上的奈布猛睁开眼睛。


“……又是这个梦,这人到...

第一次写文QQ

一点点虐(大概?)

all佣(主杰佣)

求大佬指点~~~(゚ ´Д`゚)っ゚

私设杰克奈布还不认识

(ง •̀o•́)งABO哦

-------------------------------------------

“来这里,来这里……”一个神秘的声音从深处传来。


“啊!!!”突然,声音变得凄惨。


“?!是谁!”奈布警惕起来。


奈布举起他时时刻刻佩戴的军刀。


“别走!!不要走!!留下来吧!!!”神秘人冲了过来,用手把奈布的肚子捅穿。


“哈!!!”在床上的奈布猛睁开眼睛。


“……又是这个梦,这人到底谁啊”奈布小声道。


他去浴室冲了个澡,因为刚才的恶梦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奈布回想起恶梦来。


指刃,男性的声音,西装,还有面具。


奈布越想越烦躁。


奈布洗好澡后,穿上了“白鹰之舞”就下楼了。


“嗨~奈布,你又双叒叕做恶梦了?”威廉调戏的说到。


“嗯,还是同一个……”奈布打了个哈欠,他没有睡好。


“奈布,这次你看清那个人了没?”伊莱问。


“看清楚了,大概就是西装,男的,带帽子,面具,还有指刃。”奈布忘嘴里塞了个面包。


“…………指……指刃”众人


“怎么了,你们怎么一脸黑?”奈布擦了擦嘴边的面包渣。


“兄弟们,去把杰克杀了吧,他太讨厌了”(bushi


“嗯……指刃,面具,他和杰克很像”卡尔摸了摸奈布的头。


“杰克?谁啊?”奈布把牛奶一口吞下。


“杰克,秃头绅士英国开膛手(不知道有没有说错QQ),你不认识?”诺顿递给奈布一些蛋糕。


“不认识,是咱们庄园的监管者吗?”奈布收下蛋糕。


“是啊,你没排到过吗。杀人不眨眼,排位从未输。”威廉喝着快乐水回答道。


“我都没听说过,怎么可能认识。”奈布把卡尔的手放下去。(卡尔当然有些失落)


[震惊脸]Σ(ŎдŎ|||)ノノ“WTF,你没遇见到??!”众人吃惊ing。


“没有啊,咋了”奈布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那你要见见他吗”庄园主突然出现。


“我艹!!!!庄园主!别像鬼一样啊!!很吓人的哎!!”奈布明显被吓到了,还抱紧了卡尔。


(前辈抱我了!!!啊!!!!!!!!wslwsl!!庄园主谢谢你!!!)


众人(除卡尔)吃醋了。


“要见见吗”庄园主继续问。


“emmm……”/奈布思考ing


“别想啦,你要。”庄园主直接把奈布带到一个地方。


我艹!!庄园主!!wdnmd!!”奈布生气ing





QQ就只有这么短惹,因为还有作业要搞(*꒦ິ⌓꒦ີ)

不要说我短啊!(๑ १д१)

QAQ求指点!求大佬!




拜惹~(★>U<★)


(作者日更哦,每天早上10点更,大概)






鱼子昆

[杰佣占]我的主1

□ooc注意避雷

□中世纪欧洲封君封臣设定

□杰克是伊莱的君主,伊莱是佣兵的君主。

□杰克→奈布←伊莱

□对这玩意儿不太熟悉,上网课复习这一课是突然蹦出来的脑洞。

□菜鸡文笔警告。

□私心佣占多一点


————————————————


“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合掌礼。

奈布轻而郑重地将双手放在伊莱的手中,说了些表示忠诚的话语。

亲吻礼。

伊莱吻了奈布的脸颊,杰克看见奈布的脸微微变成粉红色。

臣服礼。

奈布脱帽,解下武器,单膝着地。虔诚地犹如祷告一般:“主人,我是您的人了。”

伊莱扶起奈布,授予奈布一串鹰羽,炫耀般地看了杰克一眼。

谁也不知...

□ooc注意避雷

□中世纪欧洲封君封臣设定

□杰克是伊莱的君主,伊莱是佣兵的君主。

□杰克→奈布←伊莱

□对这玩意儿不太熟悉,上网课复习这一课是突然蹦出来的脑洞。

□菜鸡文笔警告。

□私心佣占多一点


————————————————


“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合掌礼。

奈布轻而郑重地将双手放在伊莱的手中,说了些表示忠诚的话语。

亲吻礼。

伊莱吻了奈布的脸颊,杰克看见奈布的脸微微变成粉红色。

臣服礼。

奈布脱帽,解下武器,单膝着地。虔诚地犹如祷告一般:“主人,我是您的人了。”

伊莱扶起奈布,授予奈布一串鹰羽,炫耀般地看了杰克一眼。

谁也不知道伯爵为什么黑着脸提前离开了授职礼,但是谁也不敢问。


“伯爵,我不明白您为什么又将我招来。我已经服役四十多天了,如果还有什么任务的话,我记得,您还有其他臣子吧?”伊莱坐在杰克对面,端起面前的咖啡,闻了闻又放下了。

“今天的授职礼的那位小先生?”杰克看似不经意地问到。

“您是说奈布吗?”伊莱假装不解地歪了歪头,“如果您不喜欢他的话,我可以让他少出现在您面前……不,”

伊莱无害地笑着:“干脆不出现好了~”

杰克眯了眯眼:“伊莱,我最近多找了几个臣子,你不觉得你的领地有点大了吗?”

伊莱悄悄握紧了拳头,又舒展开:“您不会的,您不想打仗吧?”

“奈布有战争后遗症,我觉得你知道。”伊莱拖着脸。

“您和奈布之间有什么事情我不太感兴趣,毕竟我和奈布从小一起长大,”伊莱心情很好,又玩着耳边的碎发,“他说,他要保护我。所以他成了我的封臣。”

杰克没有说话。但可以从房间内的低气压感觉到杰克已经在愤怒到了极点。

“那时间也不早了,我先走了伯爵。”伊莱出门前特意回头看了一眼杰克,眼睛并里没有仆对主的忠诚,“伯爵,您应该明白。”

“我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


“呦,伊莱,回来这么晚?”奈布坐在餐桌前,嘴里叼着半片面包。

伊莱没说话,扑过去抢奈布嘴里的面包。奈布没反应过来,回神来伊莱已经咬在了面包的另一边。

奈布甚至能感受到伊莱的呼吸。

“诶诶诶!伊莱你干嘛?!”奈布慌忙张开嘴,看着伊莱清澈的眼睛,果然没办法生气呢。

“我饿了……”伊莱委屈巴巴地看着奈布,“你不知道,那个伯爵超 级 凶!”

奈布笑了笑,摸了摸伊莱的头。

“我可是你君主,你这样真的好吗啊喂!”伊莱反击似的捏了捏奈布的脸。

“好,我错了,主 人~”奈布故意拉长尾音,却没有一点认错的诚意。

“没诚意。”

“那怎么办?”

伊莱想了想,微微一笑“今天晚上陪我睡觉呗。”

“多大的人了还要人陪着睡觉啊。小时候怕黑到现在?”奈布看着伊莱,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也可以。”

“对了伊莱,你说的那个伯爵,是杰克吗?”奈布突然问到。


杰克很早之前见过奈布,那是奈布还是一名雇佣兵,是最出色的雇佣兵之一。

杰克遇见奈布是在战场上。

偶尔,杰克会自己上战场,享受厮杀的血腥的快乐。

他看着这些人,感到有些无聊。一转头却意外地看见一个特殊的身影。

狼一般,即使身上已经伤痕累累,手中的军刀不断挥向敌人的脖子。

呀,不是炮灰。

他能从数场战争中活下来绝对不是仅凭运气。

结束后,杰克正准备离开,却发现奈布在一堆尸体前双手合十嘴里念叨着什么。

“在干什么呢,小先生?”杰克悄悄走到奈布后面,浓厚的血腥味充斥在他们中间,杰克皱了皱眉头。

“诶诶,吓我一跳,”奈布回头一看,发现不是敌人后松了口气,但好像牵扯到伤口了,疼的他龇牙咧嘴。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小先生。”

“我在祷告。这是我朋友教我的,他说,神明会拯救他们的灵魂。”

杰克顿时来了兴趣,想要逗逗奈布:“那你就是战争的天使喽?”

“没有啊,”奈布眸子突然暗了下去,“我其实很憎恨战争的……”

杰克愣住了:“你是最出色的雇佣兵。”

奈布无奈地笑了笑:“没办法,要吃面包的啊。”

“不过这可能是我打的最后一场仗了,我打算投奔我朋友。”

奈布擦了擦军刀:“我先走了。”

“小先生叫什么啊?”

“奈布,奈布·萨贝达。您呢?”

“杰克,叫我杰克就好。”


因为问杰克的事,伊莱好像生气了。

奈布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伊莱在生什么气。

奈布也不知道晚上睡觉时伊莱把他踢下床是不是故意的。

兄弟的心思有些难猜啊……


————————————————


一如既往的短小(其实是我妈催我睡觉了,我又不想拖到明天。)

奈布到现在还是把伊莱看做兄弟的。

玩第五玩多了,打王者玩个辅助看见妲己一技能就想抗刀……找了半天没找到“站着别动,我来帮你”我:这是王者啊啊啊嗷嗷嗷!

好事是躲鹿头钩子躲多了,钟馗就没勾到过我( ´﹀` )

晚安❀.(*´▽`*)❀.

白杰只会gh鸭
【占佣】把别族的雄性认成雌性还...

【占佣】把别族的雄性认成雌性还把他搞了怎么办

*ooc注意

*产卵,口x,受方主动,c药,男性c吹

走评论,链接没了进群看别求私

【占佣】把别族的雄性认成雌性还把他搞了怎么办

*ooc注意

*产卵,口x,受方主动,c药,男性c吹

走评论,链接没了进群看别求私

猫二爷只会喵

「你猜错了萨贝达先生,我这花不是用来示好的,而是来向你示爱的」

黑帮+校园paro,大概是不会有后续的。。。。。

「你猜错了萨贝达先生,我这花不是用来示好的,而是来向你示爱的」

黑帮+校园paro,大概是不会有后续的。。。。。

蓬莱不死之烟

在有病的道上越走越远

忧郁蓝X圣光白

(没有后续的没有!可能是个恐怖故事)

在有病的道上越走越远

忧郁蓝X圣光白

(没有后续的没有!可能是个恐怖故事)

卿酒荏苒

『论坛体』扒一扒那些主播不一般的关系

all佣

ooc

论坛体

楼主:最近我点进某位第五人格游戏主播的直播间后我震惊了

一楼:我猜你说的一定是那位颜值和声音都超好的奈大了

二楼:楼上手速真快,单身多久了,不过这么快就掉马甲,奈大不要面子的嘛?

三楼:毕竟现在最火且人员最好的就是奈大了

四楼:所以楼主到底发现了什么啊?

楼主:我就打个字你们就开始盖楼了,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我由于无聊然后就点进了第五人格榜一的直播间,然后立马被颜值给圈粉了,后来几天游戏也不打,就蹲在直播间里,我就发现——

六楼:发现了啥啊

楼主:卖个关子,等我上个厕所

七楼:切

腐女大队长:emm,算了,我来说吧

腐女队员一号:队长,队员前来...

all佣

ooc

论坛体

楼主:最近我点进某位第五人格游戏主播的直播间后我震惊了

一楼:我猜你说的一定是那位颜值和声音都超好的奈大了

二楼:楼上手速真快,单身多久了,不过这么快就掉马甲,奈大不要面子的嘛?

三楼:毕竟现在最火且人员最好的就是奈大了

四楼:所以楼主到底发现了什么啊?

楼主:我就打个字你们就开始盖楼了,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我由于无聊然后就点进了第五人格榜一的直播间,然后立马被颜值给圈粉了,后来几天游戏也不打,就蹲在直播间里,我就发现——

六楼:发现了啥啊

楼主:卖个关子,等我上个厕所

七楼:切

腐女大队长:emm,算了,我来说吧

腐女队员一号:队长,队员前来报道

10楼:见楼上有名字就觉得身份不简单

腐女大队长:奈大的直播间常有大佬驻足,而且据我所知奈大的邻居就是开膛手

小竹笋在哪:楼上忘说我了!

13楼:wc,惊现丑爷,完了这个帖子要凉

14楼:马上就有一大堆大佬出现

15楼:所以队长请继续讲

腐女队员一号:奈大一般都是双排或者四黑的,而我们统计了一下经常和奈大的有伊莱,威廉和诺顿小天使

腐女大队长:楼上说的不错,而且我用其他手机驻足在伊莱他们的直播间里都是在奈大快要开播的时候开始不打游戏,就盯着好友列表奈大的头像

18楼:wc,没想到一向高冷的诺顿也在这个行列中吗

19楼:据某知情人士透露威廉,伊莱,诺顿和奈大是从高中到大学的校友

楼主:我才离开一会你们就盖了这么多楼

小竹笋在哪:啧,我竟然没上榜@开膛手@逆转未来600分@磁铁好吃吗@皮皇威某人

开膛手:@我干嘛

逆转未来600分:何事

皮皇威某人:干嘛啊,我在和奈布逛街呢,他正在换衣服哦——(嫉妒吗?

磁铁好吃吗:我也在和前辈逛街啊

逆转未来600分:嗯

27楼:为什么感觉都不用楼主告诉我们了,他们已经用话语告诉我们了

28楼:楼上正解

楼主:……

开膛手:靠,你们在哪逛街为什么不带上我

小竹笋在哪:伪绅士原形毕露了吧,我已经找到奈布了,你是抢不过我的

31楼:明明才31楼,楼就开始这么歪了

手电筒没电了:为什么不带上克利切,克利切也想和奈布一起逛街

恐惧震慑不存在:奈布下午同意让我表演魔术给他看了哦~

地图拿反了:明天去奈布答应去看我打官司了手电筒没电了:你们你们,你们欺负克利切,克利切要找奈布安慰@不皮不是奈大

不皮不是奈大:怎么了,克利切?

楼主:wc,正主来了,撤了撤了


                   该贴已被删除

end

小剧场:

奈布一脸疑惑的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群,独自在风中凌乱

只见四人行的队伍变成了10人行

然后奈布说“好巧哦你们也在这既然这样,我们玩把国王保卫战吧”

裘克“这个太幼稚了我不玩”

一把结束

裘克“奈布在玩一把,我肯定能赢”

众人……

一澜君

遇见他,爱上他(8)

#all佣


范无咎听见奈布的话后就无了睡意,翻身将奈布手中的手机抢过,翻开他的微博联系录。

     “啧……干嘛?还给我!”奈布坐起后压在范无咎身上,想伸手去够手机,结果发现这个人欺负他长得矮,就以身高压制自己。气得奈布是直接一拳朝范无咎的肚子打去,后者死死抱着肚子在床边吆喝。

           “好狠……”范无咎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结果迎来的只有奈布的白眼 。...



#all佣


范无咎听见奈布的话后就无了睡意,翻身将奈布手中的手机抢过,翻开他的微博联系录。

     “啧……干嘛?还给我!”奈布坐起后压在范无咎身上,想伸手去够手机,结果发现这个人欺负他长得矮,就以身高压制自己。气得奈布是直接一拳朝范无咎的肚子打去,后者死死抱着肚子在床边吆喝。

           “好狠……”范无咎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结果迎来的只有奈布的白眼 。

       “走,收拾送你回去。”

       

       回到家的奈布刚刚踹走死皮赖脸的范无咎,这不,刚喝口水,门铃就被按响了(´-ι_-`)

       qnm,这还让不让人安静了?

      奈布透过猫眼,门外站在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打开门,来者直接攀身而上了。

     “奈布布布布~”

           “咳,伊莱我快不行了,放、”伊莱嗅着奈布,一股子的酒味和烟味,右眼皮跳了几下。

      “奈布,我好几天没地方住,在外面住旅馆也不是办法,可不可以……”伊莱摘下帽子和眼罩,企图用颜值打动奈布。菁青蓝眸确实稀有,奈布觉得有这样眼睛的他真的不怕被人挖去双眼嘛?这双眼睛太过漂亮柔致。

          “可以,但不能白住。”

       “三餐我做,还包清洁,你管我住就行!”

    “成交!”奈布握着伊莱的手,两眼放光。

          “我去给你收拾房间~”奈布走向他房间的隔壁,随即丢出了几箱衣物,这是他旧室友还没来得及搬走的东西。管他呢,给他丢到外面去,反正第二天他就拿走了~

        伊莱摩擦了几下手指,嘴角微微上扬。

       没有人能够分开我们,我可爱的小百灵鸟~

      “嗷,坐下休息啊伊莱,一会就收拾好了。”奈布抱着一大卷的被子,困难的移动着。伊莱想过来帮忙,结果遭到奈布强烈的拒绝。

     伊莱叹口气,走到窗边,奈布住在7楼,处于低楼层状态。

          “大爷,你知道奈布·萨贝达住哪一层楼吗?”卡尔站得笔直,询问坐在摇椅上休息的大爷。

      “啥?奶布?婴儿店应该有。”

          “是奈布……那大爷知道萨贝达在哪吗?萨贝达,大概.一七几高,一个男孩。”

   

      “杀贝达?贝达是谁啊?为什么要杀他?杀人犯法小伙子。”

      卡尔沉默了会,接着捏了捏太阳穴,不行了,我血压有点高,有口气喘不过来。大爷你耳朵不好就憋出来了,你老伴都这么放心你嘛?!

         伊莱捏紧手中的眼罩,一脸不爽的样子。这家伙……

            “看什么呢?房间收拾好了。”

     “谢谢,我下去搬行礼,你想想吃什么,我们晚点出去采购。”伊莱将奈布推到沙发上 

              “不需要我一起搬行礼嘛?虽然说有电梯很方便,但是、”

      “没有多少行礼的,我顺便去办个事,交代下我一位让我不省心的‘朋友’。”伊莱说完就起身出了门,奈布在沙发上思考着今晚吃啥

      伊莱重新戴上眼罩,下楼,找到伊索。

          “别死皮赖脸的,最后警告你一次!”

    “在这发生口角的话,会损坏你一直在他面前装的乖乖模样吧?你个精神病。”伊莱怀抱双手,眼罩下的眉头皱的死死,如果有机会,他会杀了这个死不要脸的入殓师。现在还不是时候,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让开。”卡尔故意撞向伊莱,动身朝奈布居住那栋楼去了。

       现在才发现,他真是个毫无美感又让人厌恶的人,自己为什么会和他做朋友?当初脑子不够用?

          “啧、”伊莱手捏的咔咔响,平复会心情。当他回到奈布家时,那个厚脸皮入殓师也在,并且奈布还在给他砌咖啡。

      “需要方糖么?”奈布把手中的方糖和布丁放在卡尔面前,当初那位照顾自己的入殓师找上门来了啊……伊莱面带笑容的坐到奈布旁边,瞪着他对桌的入殓师。卡尔带着口罩,口罩下的嘴角微翘,邈了眼伊莱,呵,真是伤风景。

    

       “奈布最近过得怎么样?我们,已经好久没见了。”

     卡尔作势摘下口罩,露出俊俏迷人的容貌,脸上带着笑容:

    “当时你离开时,都说会和我常联系的……”

           “哦,那是因为我那段时间家里发生了点事情,所以没来得及留你电话号码,结果后来几次搬家,彻底失去了联系方式。”奈布一脸歉意的看着卡尔,说真的,要卡尔说心里话的话。不去查,谁都不会相信这样一个阳光可爱的男孩,是混过黑道的人。

         “没事,至少……我再次找了你。”多亏那次热门话题推荐!

         

      “唉,奈布!后天是你生日对吧?走,我们去办生日宴怎么样?”伊莱抱住奈布的手,靠在奈布肩膀上。伊莱的行为,看得卡尔眉毛一抽,真会装,一个精神病。

         “emmm……生日罢了,不过也没啥,大家平日都要忙……”奈布看着扶着头的卡尔,他怎么会找到这来?

      “奈布~”伊莱直接蹭上奈布的怀中,抬头撅着个嘴,企图表示自己的情绪。卡尔的鸡皮疙瘩已经掉了一地了。

        看不下去了!卡尔起身拉开就要趴着奈布身上的伊莱,然后捏起锭子朝伊莱头上打去。伊莱捂着头,委屈嫉妒地在一旁看着卡尔拉起奈布的手,披着人皮的恶魔……

             “你以前的伤有完全恢复么?那上次你进医院是因为胃病吧。”那家医院最好的医生艾米丽如是说道,卡尔将携带的箱子打开,挑出黄玫瑰香精瓶,托起奈布的手,给他均匀抹上香精。

         “的确是。”

      “这个香精是我自己调配的,无害,有表皮肤是持香保湿的作用。”

    

     黄玫瑰有几种花语,有其一种是:

            我嫉妒你对别人好,嫉妒你心里想着别人,我想成为你的爱人。

还有一种是:

    

     我珍重你的选择,我甘愿放手,让你飞向你所向往的太阳。

      

       那么,伊索·卡尔。你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呢?

叶晟先生
建了!!! 是姐妹就来群里快乐...

建了!!!

是姐妹就来群里快乐✨👀✨

是个新群没有多少人 直接就能进❗️❗️

什么事我都在公告里说了

over

等待姐妹们的到来!!

建了!!!

是姐妹就来群里快乐✨👀✨

是个新群没有多少人 直接就能进❗️❗️

什么事我都在公告里说了

over

等待姐妹们的到来!!

柳尧

占佣 黑暗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主cp为占佣,其余全员佣吹



  战争会给他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奈布曾经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准确来说是不敢想。

  他曾经以为,不去想太多,做一个佣兵该做的事,剩下的听天由命就好。事实证明他想的太简单了。

  一场战役,使他无法拿枪。当然,他也不能再上战场了。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唯一的一个幸存者就是他,奈布.萨贝达。可是他的心理状态太差了,就像是一个站在悬崖上摇摇欲坠的人。

  他开始拒绝任何人的接触,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开朗。在他的下巴上留有细长的刀伤,军医为...

ooc预警

渣文笔预警

主cp为占佣,其余全员佣吹





  战争会给他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奈布曾经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不,准确来说是不敢想。

  他曾经以为,不去想太多,做一个佣兵该做的事,剩下的听天由命就好。事实证明他想的太简单了。

  一场战役,使他无法拿枪。当然,他也不能再上战场了。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唯一的一个幸存者就是他,奈布.萨贝达。可是他的心理状态太差了,就像是一个站在悬崖上摇摇欲坠的人。

  他开始拒绝任何人的接触,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开朗。在他的下巴上留有细长的刀伤,军医为他缝上了缝合线,这彻底剥夺了他放声大笑的能力。

  他必须要离开,因为他已经没有资格再去拿枪。

  奈布远离了战场,但战争给他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创伤,不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

  他不能安稳入睡,午夜时分,耳旁总会响起悲吟哭泣,他听到一个声音在不停的蛊惑他,“萨贝达,去死吧,你杀了那么多人,你要为他们陪葬。”

  他不止一次梦见过一条窄窄的小路,他身后是万丈深渊;他身旁是无数伸出的血手,它们扭曲着,挣扎着,想要将他从路上拽下来;他面前是无法预知的未来,没有人知道未来会有什么等着他,这条路也不会好走,因为上面布满了荆棘。

  他无处可去,也无路可退。

  奈布从梦中惊醒,盯着墙上挂着的军刀看了好久,平日里坚毅的灰蓝色眸子闪着某种名为愧疚的情绪。

  我该怎么做,才能赎尽我的罪恶?

  奈布仰起头,脸上划过一道泪痕。

  一夜无眠。

  ……

“或许我需要一位医生”奈布看着镜中面色苍白的自己说到。

  忍耐和撤退,都一样可悲。

  这么想着,奈布又看了一眼镜子。镜子中的人,朝他做了个讥笑的表情。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声音,“萨贝达,你怎么不去死呢?你不是挺能耐吗?为什么只有你活着?”

  “闭嘴!”

  “为什么不愿想起,你心虚了?”

  “我他妈受够了!给老子闭嘴!”奈布面色阴沉,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眉眼间满是戾气。

  “我必须要找一位心理医生”,这是他此时唯一的想法。

卜浍芮
群宣。 占tag致歉。 入群交...

群宣。

占tag致歉。

入群交20+短打,目的是为了防止ooc半白or白入群。主打动作流,语言流不收。入群5小时内不交戏,飞机票处理。没气动描稚嫩也和你说拜拜。先交戏再改皮。戏交给谎言①和克劳德(头衔是【母仪天下】的那个)


特别备注一下。

私设坏孩子:许愿新人不要跟我抢小雏菊。


没了。详细见群公告。

群宣。

占tag致歉。

入群交20+短打,目的是为了防止ooc半白or白入群。主打动作流,语言流不收。入群5小时内不交戏,飞机票处理。没气动描稚嫩也和你说拜拜。先交戏再改皮。戏交给谎言①和克劳德(头衔是【母仪天下】的那个)


特别备注一下。

私设坏孩子:许愿新人不要跟我抢小雏菊。


没了。详细见群公告。

布的二次方

奈布:吃啥口味的鹰鹰呢。。

奈布:吃啥口味的鹰鹰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