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占tag歉

6270浏览    435参与
阿竹不是猪猪

开点图

开点图开点图,没有灵感了

开点图开点图,没有灵感了

le(见到我请叫我去学习)

梅德科的5830天

又名《克系与柯系的杯具》

柯南同人,有克系描写和克系背景所以打了克系tag,因为是新人作以防万一两边不讨好所以先占tag歉

原来是要be的但是亲友请求之下还是写了he(笑)

你猜祂为什么有人性给梅德科

梅德科疯是因为他的经历,但我不准备写,这是我个人的一种浪漫,另外他不疯了是因为祂的馈赠。


自我介绍一下,我曾经是一名学生,那时临近一场决定我人生的考试。在这场考试面前,我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一个考试机器,我有时对面前的题目不知所措,有时为自己幼稚的答题语言感到懊恼。但我还有一个爱着自己的母亲,以及一个在外出差的父亲。

自从“元年”到来,这样的状态保持了十一年。

回想元年的时候,...

又名《克系与柯系的杯具》

柯南同人,有克系描写和克系背景所以打了克系tag,因为是新人作以防万一两边不讨好所以先占tag歉

原来是要be的但是亲友请求之下还是写了he(笑)

你猜祂为什么有人性给梅德科

梅德科疯是因为他的经历,但我不准备写,这是我个人的一种浪漫,另外他不疯了是因为祂的馈赠。



自我介绍一下,我曾经是一名学生,那时临近一场决定我人生的考试。在这场考试面前,我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一个考试机器,我有时对面前的题目不知所措,有时为自己幼稚的答题语言感到懊恼。但我还有一个爱着自己的母亲,以及一个在外出差的父亲。

自从“元年”到来,这样的状态保持了十一年。

回想元年的时候,我考完了试,终于可以放松下来。我打了一周游戏,然后被丢进衔接班,接着面对更加痛苦的入学、以及更深程度的学习——直到元年的年末。年末最后一天,家乡的人们纷纷备好清扫积雪的工具、储备年货,在零点到来前玩儿“我在厨房呆了一年”之类的梗,而我在卧室里看着一本书,和我养的猫一起准备熬夜。

啪地一声,所有灯都暗下去了。我以为是跳闸或者是有人要修电网,于是我从床头柜摸出了蜡烛和打火机。那是我如今最后悔的一件事。

在点燃蜡烛前,我其实发现了不对劲,我的猫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甚至根本没有看见它的眼睛的反光。而黑暗竟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可我明明先前拉开过窗帘,今晚明明有月亮的。

点燃蜡烛后,我一打眼没有看见猫,以为它溜走了,就下床去看,没有,那时我是多么迟钝啊……我点着蜡烛出了卧室门,看到了我此生难忘的景象。

客厅的落地窗前的窗帘是开着的,一个黑红色调的不可名状的伟大生物正从外面往里看,奇怪的是我当时心中毫无惧意,我甚至痴迷地向祂走去。祂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巨大的身影让开了。外面没有月亮,对面的居民楼有些模糊,远方似乎是用粗糙的线条勾勒的素描画,明明是晚上,天却灰扑扑的。我的心脏鼓噪起来,我发现自己有些恶心想吐,这才大梦方醒,迅速调转身跑上楼找母亲——没有人。就像我没有找到我的猫一样,我没有找到我的母亲,她的卧室空无一人。我突然发现世界很安静,家乡的年夜一点声音都没有,这是不应当的,不远处就有一户华人,他们很喜欢放鞭炮,为此总是提前赔礼……

我呆在自己的卧室里,严严实实地拉上了窗帘。我不敢熄灭蜡烛,虽然我也搞不明白它为什么能亮这么久。我团成一团很痛苦地瞎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大约过了一小时,我听到像是齿轮的声音。

我没来由地就是想到了,刚刚那个伟大生物,祂在拨齿轮。

齿轮声一会儿就停了,我估摸已经三点了,往常这时候我有几率会饿,饿的抓心挠肺。但我那时一点也不饿,我还以为我是被吓的,但过了一会儿我摸摸我的肚子,饱的,这时候对我用那什么海姆立克我八成能吐出挺多东西的。

天一直没亮,我后来积蓄了一些勇气,在整个房子里找我的母亲和猫,甚至探了半个身子出大门,对面的居民楼里没人,我好像想了什么东西自己吓自己,总之整天我都没敢出门,后来强撑不住,回到卧室睡了。

第二天,正常的世界回来了,除了那本小说再也不见之外,我的母亲、我的猫又重新出现在了屋子里。外面也不再是一片寂静。我对着我妈简直喜极而泣,但是我没法说出我的遭遇,写下来也只有我自己看得见。

但是等我吃完了早餐,我发现了不对劲,时钟和手机上显示的还是去年——去年的第一天。我很崩溃地重新准备了半年的考试,自我安慰这是我死里逃生的代价。

我在这第二年的年末发现,这代价远不止这些。我的父亲再也没有回来,他永远在出差,我还找不到他,而我的母亲根本没有发现不对劲。

我再次经历了只有我自己的年末。然后这一年又重开了。

我的猫在第四年死了,在第五年,我的母亲告诉我我没有养过猫,我那时并不知道那只是个开始。

我在前八年还能熬过去,但当第九年时,我惊恐地发现我在变老。

我去医院检查我的骨龄,八年,我比其他人多长大了快一岁。而在这八年中,老龄化问题在被无声无息地解决,而我只想到了一个我的邻居讲过的俗语:人死不能复生。

一些我从来不认识的人渐渐出现在世界上,我有可能只是一觉醒来,这世上就又多了一个财团或是冒出一个我听都没听说过的明星。

这样下去不行,我有意控制自己的成绩,给自己报了个偏远的学校,实则开始研究神秘学,去全世界环游寻找我的答案。某次经过阿美莉卡时,我奇妙地感觉到,我身上时间突然停住了,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这种感觉消失了。又有一次我乘坐飞机经过远东,大概在日本岛上空,这种感觉也出现了两分钟。我开始感觉我身上的时间流逝和一个东西(很有可能还是个人)有关,而那个东西曾经去过阿美莉卡和日本。

第十年,我顺利地注意到日本岛区域离奇的犯.罪率。于是我定位到了一个我从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名。但我被那离奇的犯.罪率劝退,我开始训练防身术和一些特殊物质的辨识以及急救,尤其是氰化物。以防万一,我也学了一些信息技术。

第十二年,我转而报了日本的大学,正要动身时,我父亲的死讯传来。

第十三年,我的邻居告诉我,我的父亲在我幼时就车祸身亡。

我不管不顾地休学,我去了日本,然后发现,罪魁祸首居然只是一个小孩子。

我几乎对这个小孩不管不顾地动手,但我的道德感和教养让我知道,我不能迁怒。

通过观察,这个小孩绝对不是孩子,我隐隐约约觉得,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我知道我还需要更多东西才能解决问题,我用我的信息技术在网上组建了一个情报屋,出售我“未卜先知”的情报,接触暗世界。我用了两年摸到冰山的一角。

第十五年,就在我要更进一步时,我母亲来日本找我,卷入那个小孩的案件不幸身亡。

我甚至没能和她道别。

我在悲痛欲绝之后动了手。世界静止了,所有人都不见了周围环境以我为中心渐渐淡成素描,天又是灰色的了

我终于在年末以外的时间见到了祂,祂似乎对我很无奈,我被祂抓着穿过一片光怪陆离,然后被祂关在了我的卧室里。我甚至看到了我当初丢下的那本小说。每一天都无比安静。我无聊到甚至把那本小说背了下来。哈,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

第十六年,我被祂放了出来,我终于能打开我卧室的门——然后我发现,我的母亲变成了我不认识的人。我干脆离家出走了。我又去了日本,那个小孩又回来了,我真是毫不意外。我花了点时间重建我的情报屋,后来等我闲下来的时候我回家看了看,那个女人甚至没有找过我。看来她也不认识我呢。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杀了她。我知道我在被祂关了半年之后已经不正常了,现在,我知道我已经疯了。我点了屋子,丢掉了自己的名字,从那时起,我管自己叫拉斯科尔尼可夫(Laskolnikov)

我在乎的一切没有了,我开始随心所欲地生活,喝得烂醉,把情报卖给不该去的地方,间接让不该死的人死——我这样过了半年,觉得一点意思都没有了,但我好像被人注意到了。

我收到了那个“组织”的offer。

这多荒唐啊,我几乎笑死了,但我答应了他们,就半年嘛。

于是我做了一个至今想来还很幼稚的决定。我在我的故土,就在我原先的家的位置取了一捧土,然后装入一个骨灰盒中,写上母亲的名字,然后飞回日本,设计自己和那个小孩偶遇,让他注意到那个骨灰盒(期间我又围观了一起案件)然后戏耍了他,让罪犯逃脱,等他好不容易将罪犯缉拿归案,我又一次出现了。

“啊,又是你啊。”他说。他不知道是我在耍他。

“你好。”我说,“每次遇见你,就像要再遇见一个受害者或者遇见一个罪犯呢。”

“啊哈哈,真是奇怪的话,你的意思是案件在召唤名侦探吗?”

“是吗?我是外国人,日语还很差呢,那么,加油吧,侦探。”

我目送他离开,随之上了组织接引人的车。

“你好,爱尔兰。”

“你好,梅德科。”

 

——后来我又目睹了一次那个小孩的死,祂又头痛地重启了,当然,祂这次没有惩罚我,但我拉住了祂。我还想再见一见我的母亲。而祂知道我没有被满足会做什么。我们做了交易,我与母亲再见了,她很安详,而我终于可以对她倾诉我的一切。

她像包容小孩子一样包容我。我终于依依不舍地与她道别。

在交易中,我接受了祂的一些东西,一些神性和一些人性。一些知识和一个承诺。我将为祂看管这里,直到那个小孩的故事的结束。

我代祂做了重启。

祂离开了,而故事没有结束。但我依然很有耐心。

也许这个小孩还要做无数次尝试,但没关系,我可以等。或者我说不定也会找一个继承者,然后步祂后尘去那广袤无垠的地方去。


抱桶要饭

出号,ios限定除 十四夜 全收录,常驻差未央文思宥,心理价1200可刀,有意私

出号,ios限定除 十四夜 全收录,常驻差未央文思宥,心理价1200可刀,有意私

π

凹余包半或者邓超国白非现二选一

急出马上就要补尾款了

凹余包半或者邓超国白非现二选一

急出马上就要补尾款了

朝暮ちょうぼ(暂歇版)

【猫卡·层云叠晴24h/13:00】《梦》

(高亮)这是定时,我企划刚出就写好了

#极致ooc

#意识流产物

#(高亮)这篇文是he还是be得看你要不要花一个粮票看隐藏结局


黑猫的清晨是在下午五点,准确来说是个慵懒的午后————从双人床上醒来,身旁在睡梦中的人发出若有若无的呼吸声,黑猫看着他,浅浅一笑,然后起身走进厨房。


黑猫并不算是一个很会做菜的人,准确来说拿手的只有几道菜,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根不是很新鲜的胡萝卜,在旁边已经枯萎的玫瑰花印衬下,格外显眼,仿佛是夕阳余晖一般,美好但却支离破碎。


他轻轻切下几片,放入盘中,自己被刀划伤的手仍是血流不止,他没有理睬,只是把菜放上锅炒了起来,辣椒,胡萝卜和油香混合在...

(高亮)这是定时,我企划刚出就写好了

#极致ooc

#意识流产物

#(高亮)这篇文是he还是be得看你要不要花一个粮票看隐藏结局


黑猫的清晨是在下午五点,准确来说是个慵懒的午后————从双人床上醒来,身旁在睡梦中的人发出若有若无的呼吸声,黑猫看着他,浅浅一笑,然后起身走进厨房。


黑猫并不算是一个很会做菜的人,准确来说拿手的只有几道菜,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出根不是很新鲜的胡萝卜,在旁边已经枯萎的玫瑰花印衬下,格外显眼,仿佛是夕阳余晖一般,美好但却支离破碎。


他轻轻切下几片,放入盘中,自己被刀划伤的手仍是血流不止,他没有理睬,只是把菜放上锅炒了起来,辣椒,胡萝卜和油香混合在了一起,咽了咽口水。


盛出菜,洗锅,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是个家庭主妇一般,黑猫端着菜将它放在桌上,香气扑鼻,但是他转眼看到了那束有煞气氛的烂花,皱了皱眉。


端起花瓶,瓶里的水似乎是这些花仅剩的续命宝贝,黑猫却早就绝情的倒完了,烂花弥漫腐臭,让原本香甜可口的佳肴也染上了令人作呕的气息。


黑猫是快受不了了,走回厨房,打开冰箱,在万千丝瓜和大白菜中找到了似乎临近过期的一盒豆腐———他打算给卡慕做一份麻婆豆腐,重新开灶,大把的辣椒似乎可以盖过豆腐快坏掉的气味,翻炒几下黑猫便把它盛了出来。


作为有仪式感的黑猫,他在吃饭前还拿上了刀叉,黑猫没管是不是因为自己忘记打扫了刀叉上有股黏腻的感觉,也没管自己做的胡萝卜有没有熟,能不能吃,他只知道吃完以后要去叫醒卡慕了,睡了那么久,也该叫醒他了。


黑猫收拾了一下,换了身衣服,喷了点香水,带上口罩便直往楼下的店里走去。


楼下在现在这个点还开门的也只有一家花店了,卡慕很喜欢雪绒花,所以黑猫自然是打算买雪绒花,在店员复述好几遍雪绒花的花语不是很好听以后,黑猫还是坚持买了一大束,捧着花,黑猫把脸凑近了些,花很香,难怪卡慕会喜欢。


“您是要送给您的爱人吗?”


当然送给卡慕了,黑猫点了点头便往楼上走去,走到门口,他按了按门铃,可惜没有人回应,他打开门,把花放下便拿起花瓶往洗手间冲去。


他要把花瓶洗的像新的一样,钢丝球,洗洁精什么的全都用上了,虽然没有像新的一样,但看起来还是比原来干净了不少。


拿起吊在屋檐上的绳子,踢走脚下的凳子,他也该去叫醒床上的卡慕了,对方仍然躺在床上睡觉,只是与以前不同,现在的他有了呼噜声,虽然还是浅浅的,但黑猫知道卡慕睡的很好,他蹑手蹑脚的靠近卡慕,虽然看起来对方睡的很死,但黑猫还是害怕会吵醒他,他将手轻轻的放到卡慕肩上,拍了拍,见对方翻了翻身没有动静,黑猫打算叫醒他。


“卡慕?该起床了”黑猫拿起花束,不管手机那有失气氛疯狂响着的电话铃声,他终于能和他的卡慕永远的在一起了。


“嗯…”对方揉了揉眼睛,结果黑猫手里的大束郁金香,不知怎么的眼角闪着泪花。


“好久不见,黑猫”

———————END.


π
留留拼团 冷门妈看我我这辈子看...

留留拼团

冷门妈看我我这辈子看不到60的美娃好价了

真的很急路赞麻烦各位了

借tag歉

游木真

衣更真绪

伏见弓弦

留留拼团

冷门妈看我我这辈子看不到60的美娃好价了

真的很急路赞麻烦各位了

借tag歉

游木真

衣更真绪

伏见弓弦

le(见到我请叫我去学习)

疑惑

本来摸完鱼我就要回去睡觉了但是看了柯同同人的文问才想起来问一件事。

(以防万一先占tag歉)

就是,大家是不是都只知道“马丁尼是用琴酒和贝尔摩德调的”啊?

因为我看到太太们写文的时候都很喜欢用马丁尼做暗喻,然后旁边人就暗搓搓看贝尔摩德和琴酒“哦——”唉。

其实这件事挺离谱的,马丁尼的调法五花八门什么琴酒加伏特加、贝尔摩德(苦艾酒)加伏特加甚至高粱酒加贝尔摩德,但是很多作者只采用最传统的那种然后生硬地让其他人给出他或她想要的反应,完全不顾及不同地区的不同人通常会熟悉的是哪种说法(我至今没有看到有作者写出马丁尼梗后再写出一个迷惑不解的人:“什么马丁尼啊谁是高粱酒来着我们这儿有这人吗?”之类......

本来摸完鱼我就要回去睡觉了但是看了柯同同人的文问才想起来问一件事。

(以防万一先占tag歉)

就是,大家是不是都只知道“马丁尼是用琴酒和贝尔摩德调的”啊?

因为我看到太太们写文的时候都很喜欢用马丁尼做暗喻,然后旁边人就暗搓搓看贝尔摩德和琴酒“哦——”唉。

其实这件事挺离谱的,马丁尼的调法五花八门什么琴酒加伏特加、贝尔摩德(苦艾酒)加伏特加甚至高粱酒加贝尔摩德,但是很多作者只采用最传统的那种然后生硬地让其他人给出他或她想要的反应,完全不顾及不同地区的不同人通常会熟悉的是哪种说法(我至今没有看到有作者写出马丁尼梗后再写出一个迷惑不解的人:“什么马丁尼啊谁是高粱酒来着我们这儿有这人吗?”之类)

我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疑惑呢?因为我就是那个只知道马丁尼是高粱酒和苦艾酒调的笨比。那种马丁尼叫中国马丁尼,是我的一个北方朋友描述给我的。而且他一直将这种调酒前面的“中国”二字略去,导致我一直误认为马丁尼就是那样的,后来又在俄国文学里知道了有伏特加和琴酒这种调法,但我真不知道你们的主流是苦艾酒和琴酒啊。

我怀疑这种误差不仅我会有,一些比较封闭的人、鲜少接触调酒的人甚至一些偏远地区的人都有,但写柯同和柯同同的太太们好像一直都不知道,我不理解这是我个人的谬误抑或是一个群体性的思维盲区,故此发问。

 

于2022年5月15日


π

出出

真的很急尾款烧屁股了

书两本可单出但单出价可能会贵那么三四块

心理价50-60左右可刀

谷大多是同人

有一金趴趴公仔心理价20-30不包邮和打包费

😭吃了我就给您当牛做马,pyq补赞 不够开小号补

出出

真的很急尾款烧屁股了

书两本可单出但单出价可能会贵那么三四块

心理价50-60左右可刀

谷大多是同人

有一金趴趴公仔心理价20-30不包邮和打包费

😭吃了我就给您当牛做马,pyq补赞 不够开小号补

le(见到我请叫我去学习)

一发诈尸

想搞几个设定插件,给Nob们加强一点点(指尖宇宙.jpg)

有点类似有条件加强,不是所有Nob都有,但是很掉san


比如这样(*把一只作为实验品的Nob丢进格式化的城砖中学)

“啊。”

“是什么。”

“——赞美。”

(*静置了一会儿,然后可以读取该Nob)

(*该Nob在脑海里翻卷着一种很昏暗的场景,有点类似把摄像头和一部分zirc塞进某种蠕行种的背部后的景象。Nob的口腔里有一股浓重的奶腥味*,视网膜上有一层液体,来自暮色四合的狂欢的声音*使得该Nob不由自主地分泌出大量组织液*,这使得该Nob获得注视的时间几乎翻了一倍——观察失败。)

…也许......

想搞几个设定插件,给Nob们加强一点点(指尖宇宙.jpg)

有点类似有条件加强,不是所有Nob都有,但是很掉san

 

 

比如这样(*把一只作为实验品的Nob丢进格式化的城砖中学)

“啊。”

“是什么。”

“——赞美。”

(*静置了一会儿,然后可以读取该Nob)

(*该Nob在脑海里翻卷着一种很昏暗的场景,有点类似把摄像头和一部分zirc塞进某种蠕行种的背部后的景象。Nob的口腔里有一股浓重的奶腥味*,视网膜上有一层液体,来自暮色四合的狂欢的声音*使得该Nob不由自主地分泌出大量组织液*,这使得该Nob获得注视的时间几乎翻了一倍——观察失败。)

…也许我们应该在Noa们身上投放该插件,该死。

 

字节后的*等我七月再解释,以防万一先占tag歉,祝福我能看到七月的太阳。


靓女是个大沙雕

靓女的乱炖厨房,我也有自设tag啦!以后scp的东西我就发到这里面

靓女的乱炖厨房,我也有自设tag啦!以后scp的东西我就发到这里面

靓女是个大沙雕

[图片]
占tag宣传群


没啥雷点,不要跟我聊梦女的东西


啥东西都可以聊,学习的话……也可(太深奥了吧?


啥圈子都可以聊,除了某些盗版游戏(懂得都懂

二次编辑:这啥也没有啊!老坟头,你怎么一下子屏两张?我TM发个二维码,怎么啦?

三次编辑: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屏我?给爷过!


占tag宣传群


没啥雷点,不要跟我聊梦女的东西


啥东西都可以聊,学习的话……也可(太深奥了吧?


啥圈子都可以聊,除了某些盗版游戏(懂得都懂

二次编辑:这啥也没有啊!老坟头,你怎么一下子屏两张?我TM发个二维码,怎么啦?

三次编辑: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屏我?给爷过!

君兰祝

报喜

中考能上四星级高中 体育长跑取消已经拿到满分

至于其他高中看自己实力.

谢谢亲友对我的关心。

中考能上四星级高中 体育长跑取消已经拿到满分

至于其他高中看自己实力.

谢谢亲友对我的关心。

靓女是个大沙雕

[图片]
占tag宣传群

没啥雷点,不要跟我聊梦女的东西

啥东西都可以聊,学习的话……也可(太深奥了吧?

啥圈子都可以聊,除了某些盗版游戏(懂得都懂


占tag宣传群

没啥雷点,不要跟我聊梦女的东西

啥东西都可以聊,学习的话……也可(太深奥了吧?

啥圈子都可以聊,除了某些盗版游戏(懂得都懂

靓女是个大沙雕

924911485

这是一个scp的群

想入了就快点入吧,没什么雷点,只要不要聊梦女的东西就行,特别是某些盗版游戏(懂得都懂)

你可以在里面聊任何东西,其他圈子也可以,不要吵起来

如果搜不到的,就找我,或者是翻我发的图片

会写文的,会画图的也可以入

最近五一,准备企划

占tag歉

(算占tag吗?)

924911485

这是一个scp的群

想入了就快点入吧,没什么雷点,只要不要聊梦女的东西就行,特别是某些盗版游戏(懂得都懂)

你可以在里面聊任何东西,其他圈子也可以,不要吵起来

如果搜不到的,就找我,或者是翻我发的图片

会写文的,会画图的也可以入

最近五一,准备企划

占tag歉

(算占tag吗?)

le(见到我请叫我去学习)

诡秘脑洞

一个脑洞,诸君可以自取,不过最好给我留一下言谢谢。

占tag歉(还是打一下)

原创途径外神-萨穆伊尔,具有“矛盾”权柄。阿蒙从星空捡来的养子,养了几个月后主动帮阿蒙截和了亚当的胚胎意识(私设亚当的胚胎是远太神工培养的,有自主意识,后来胚胎长差不多了远太才把自己的“后手”塞进去的)并成功偷渡到阿蒙手上,恭喜蒙无痛当妈呱唧呱唧。

没事喜欢在时间的海洋里遨游,因为被恶劣的蒙教坏所以敌视成长期的小克。本来想围观夏洛克的但是西大陆的中餐太好吃了就来晚一步(也有怕跟亚当正面刚上的顾虑(这里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如果说的是错的请多包涵))还干出过压低位格和格尔曼干架的离谱事,不过后期有被道恩的大爱感化,在贝...

一个脑洞,诸君可以自取,不过最好给我留一下言谢谢。

占tag歉(还是打一下)

原创途径外神-萨穆伊尔,具有“矛盾”权柄。阿蒙从星空捡来的养子,养了几个月后主动帮阿蒙截和了亚当的胚胎意识(私设亚当的胚胎是远太神工培养的,有自主意识,后来胚胎长差不多了远太才把自己的“后手”塞进去的)并成功偷渡到阿蒙手上,恭喜蒙无痛当妈呱唧呱唧。

没事喜欢在时间的海洋里遨游,因为被恶劣的蒙教坏所以敌视成长期的小克。本来想围观夏洛克的但是西大陆的中餐太好吃了就来晚一步(也有怕跟亚当正面刚上的顾虑(这里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如果说的是错的请多包涵))还干出过压低位格和格尔曼干架的离谱事,不过后期有被道恩的大爱感化,在贝尔丹城剧情中帮了梅林一把。克莱恩沉睡之后就被蒙丢了一手亚当痛快养儿,末日主动参战与外神抗衡,并且助黑夜女神一臂之力重塑屏障HE

就,主要是想搞一把前期敌视克莱恩后期转化的崽,本来是想叫崽米哈伊洛维奇的但是一听这名字真的好像远太的儿子,遂将此名赋予胚胎亚当。


好耶我爱摆烂

发病写的小句子【美瓷】

好久没更给你们来点代餐

⚠️CP避雷

/自创/

如果雷同,纯属巧合

开始喽


——————————————————


○我们是天生一对,却又是生死仇敌

○我爱你的宁死不屈;

    我爱你的野心勃勃

○你是让我送出最后一朵玫瑰的人 

○你杀、人,我收、尸,亲爱的,何必鱼死网破呢

○我们之间爱无定值,但是金钱利益至上

好久没更给你们来点代餐

⚠️CP避雷

/自创/

如果雷同,纯属巧合

开始喽


——————————————————


○我们是天生一对,却又是生死仇敌

○我爱你的宁死不屈;

    我爱你的野心勃勃

○你是让我送出最后一朵玫瑰的人 

○你杀、人,我收、尸,亲爱的,何必鱼死网破呢

○我们之间爱无定值,但是金钱利益至上

苏玖寒天

一个脑洞吧

  想试图写一下法医秦明和猎罪图鉴还有我自己编的小说的联动文,大家想不想看www

  这个梗完全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没抄袭

  如果有撞那就是我抄

  想看的话我试试写一下

  (估计包含城翊或者其他的cp,想看的话评个论我试试

  想试图写一下法医秦明和猎罪图鉴还有我自己编的小说的联动文,大家想不想看www

  这个梗完全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没抄袭

  如果有撞那就是我抄

  想看的话我试试写一下

  (估计包含城翊或者其他的cp,想看的话评个论我试试

好耶我爱摆烂

老师(5)【美瓷】学生美×老师瓷

  ⚠️ooc警告!避雷警告!


   文笔超烂慎入


   前篇戳这 


   芜湖我又来更了


(连更的我就是屑


  因为看你们都挺想看的,更勤了

  所以,我的脖子!我的手指!我的肝!


  好了我不bb了开始吧


—————(ㅇㅅㅇ❀)分割线—————


  阳光投射在美的桌上,美用手拖着下巴,眯着眼睛,盯着门口的动静。...


  ⚠️ooc警告!避雷警告!


   文笔超烂慎入


   前篇戳这 


   芜湖我又来更了


(连更的我就是屑


  因为看你们都挺想看的,更勤了

  所以,我的脖子!我的手指!我的肝!


  好了我不bb了开始吧


—————(ㅇㅅㅇ❀)分割线—————


  阳光投射在美的桌上,美用手拖着下巴,眯着眼睛,盯着门口的动静。


   “哒——哒——哒”


   戴着眼镜的校长走了进来,在教室里走了一圈,背着手,时不时犀利的目光还在一些学生的身上停留一下。


   校长的目光又在脸上停留良久,美眨巴着一双蓝眼睛,眼神中充满“无辜”和“无害”。


   最后,校长悠悠地开口道:“你们班主任呢。”


   美摇了摇头,一脸我也想知道的表情。


   校长又盯了一会美,慢悠悠地出教室了。


   “嘿,这老头谁啊,怎么拽。”美见那个老头子走远了,就把头扭向后面,问到后面的人。


   “他呀……”美的后桌尴尬地笑了笑。


   “?”


   “学校最恐怖的存在,李校长。”


   “……哪里吓人了,不就是对我们长什么样子好奇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男生突然笑起来了,简直毫无形象可言,像一头大白鹅嘎嘎乱叫。


   美听到后桌突然大笑的声音后,一个机灵,然后嫌弃地瞥了一眼后桌。


   “真的那么吓人?”


   “对,你是没看见他生气,他生气我连自己都能……”


   话未说完,那后桌盯着美后面,拼命眨眼。


   “我不来就不知道读书吗,一大早在这讲话?”


   瓷冷不丁出现在讲台上。


   “Fuc…”美习惯性要爆粗口,结果一转身发现是瓷,声音逐渐变弱。


   “Ame同学,”你跟我出来一下。


    ……


   走廊上不算安静,还有隔壁班的读书声。


   “怎么了甜心,这么迫不及待与我独处?”


   “Ame,你觉得你对老师真的是爱吗”瓷脸上很平静,认真地看着美。


   “当然是,我从见到老师第一眼就喜欢上老师了”美裂开嘴角,眨巴着大大的蓝眼睛。


   “你不妨这么想想,如果你对老师只是敬佩爱戴呢。”瓷有些懵,又认真地辩解。


   “不,老师,我爱上你了,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你了。”


   “……”


   “老师,你爱我吗。”


   “我?怎么可能啊,你我的是学生啊,我不允许,更不可能自己爱上不会爱的人。”


   “可是……我爱你啊,好爱好爱,好想让老师把我当恋人一样对待。”美有些失望地垂下眼。


   …………


   瓷不知道该怎么教育美了,祂看着美那可怜兮兮副样子,也没办法逼美放弃自己。

   

   “老师,抱抱我吧。”


   一阵沉默后,美低声说道。


   “好。”


   瓷不会安慰别人,而且在祂看来,这是个孩子。


  瓷感觉时间在这一瞬间静止下来,只能听见自己和美的呼吸声和涌动不清的心意。


   美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心中不停冒出花火,有一种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一种感觉,反正很温暖。


   瓷身上的味道好好闻,让人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可能是太阳暖烘烘的感觉,可能是古老游离的茶香。


   早上的阳光正好,微风轻轻吹拂晓,凉凉的,好舒服。

   

   我不上会爱祂的,对吧……



                 ——本篇完——

彩蛋是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

随便你们怎么说,我伪善也好,偏向谁也好,随便骂,随便内涵,我无所谓,你们完全影响不到我,我懒得管,调解被你们说成主导也是很厉害

但是你们记住了,我至始至终,从开始因安慰ld起,结束由ld以及ld亲友的态度结束,我没骂过人,那句“不听人话”是因为他们真不听人话,难道我还要换个说法说?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耗,说我偏向谁谁,我偏你妈,还ld你朋友,认识都不认识还你朋友,

朋友一开始我也劝别管我的事,企鹅风铃素质太差,他们看不下去帮我怼,到后来越骂越起劲,我也阻止不了

我无所谓,我就是烂好人闲的没事去管你们这些破事,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我的朋友我也管不来,吵来吵去有什么意思,各磕各的不好吗

都...

随便你们怎么说,我伪善也好,偏向谁也好,随便骂,随便内涵,我无所谓,你们完全影响不到我,我懒得管,调解被你们说成主导也是很厉害

但是你们记住了,我至始至终,从开始因安慰ld起,结束由ld以及ld亲友的态度结束,我没骂过人,那句“不听人话”是因为他们真不听人话,难道我还要换个说法说?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耗,说我偏向谁谁,我偏你妈,还ld你朋友,认识都不认识还你朋友,

朋友一开始我也劝别管我的事,企鹅风铃素质太差,他们看不下去帮我怼,到后来越骂越起劲,我也阻止不了

我无所谓,我就是烂好人闲的没事去管你们这些破事,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我的朋友我也管不来,吵来吵去有什么意思,各磕各的不好吗

都是路人,管什么,爱吵就吵,圈子火了也烂了,就这样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