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卡伽

98143浏览    589参与
北子超怪

  cp:卡伽 


  伽左请避雷⚠️伽小请避雷⚠️


  


  本文为私设伽和原著伽没有任何关系,请自行避雷⚠️⚠️⚠️

  cp:卡伽 


  伽左请避雷⚠️伽小请避雷⚠️


  


  本文为私设伽和原著伽没有任何关系,请自行避雷⚠️⚠️⚠️

苏丹卡♫( ˘▽˘)っ♨

啊啊啊啊啊啊啊饿死了,我现在急需卡伽粮!!!!!呜呜呜冷圈人的痛!!!!(☍﹏⁰)

啊啊啊啊啊啊啊饿死了,我现在急需卡伽粮!!!!!呜呜呜冷圈人的痛!!!!(☍﹏⁰)

千某沒臉

【夏 篇章4】夏日炎,秋将至

上一棒@梨籽岷 

下一棒@槐昭ᵐ 

—————————

“先生,还有一间大床房,请问…?”


…不是吧,爱情剧经典剧情怎么被我碰上了。


天色渐暗,虽然夏之国的天气没有太极端,但也不可能睡大街吧。


又恰巧赶上端午祭这游客量多的时候,能找到有空房的旅馆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排除凯撒那个老登给的任务,那这两孩子和度蜜月没啥区别。


毕竟阿卡斯和伽罗以前是同校舍友,住同一间房睡同一张床估计问题也不大。


除非有一些特别道具……?


回到旅馆前台,阿卡斯看了看前台服务员,又转头看向伽罗。


“开吧,总比没有好。”


“呃,如果两位...

上一棒@梨籽岷 

下一棒@槐昭ᵐ 

—————————

“先生,还有一间大床房,请问…?”


…不是吧,爱情剧经典剧情怎么被我碰上了。



天色渐暗,虽然夏之国的天气没有太极端,但也不可能睡大街吧。


又恰巧赶上端午祭这游客量多的时候,能找到有空房的旅馆已经很不错了。


如果排除凯撒那个老登给的任务,那这两孩子和度蜜月没啥区别。


毕竟阿卡斯和伽罗以前是同校舍友,住同一间房睡同一张床估计问题也不大。


除非有一些特别道具……?



回到旅馆前台,阿卡斯看了看前台服务员,又转头看向伽罗。


“开吧,总比没有好。”


“呃,如果两位先生不满意,可以去对面的情侣宾馆,可能会有其他房间…”


“别,就这个。”两人异口同声,好像都有点慌。


这位前台小姐是懂销冠的,拿下!



两人到房间后放好行李,都累一天了,伽罗先去洗澡,阿卡斯就在外面坐着等。


看着之前顺便买的酒,还在怀疑自己,为什么听到“情侣”这词后要害羞。


浴室里的伽罗也在疑惑着。


难道我喜欢他…?



洗好的伽罗就裹着件浴袍出来,散着的头发使本就英俊的脸多了些秀气。有些洗澡时没扎起来的发丝还挂着水珠,一路向下流到锁骨,然后腹肌,然后更深处。


房间充斥着酒味,是阿卡斯已经开始喝上午买的酒了。


酒很香,度数高,但还没高到辣口的程度。很容易让人上头。


伽罗坐到阿卡斯对面,细看发现他的脸已经红透了。


不对啊?阿卡斯的酒量没怎么差。


或者说让他脸红的不是酒精。


“伽罗,你有喜欢的人吗…?”阿卡斯抬头看着伽罗,眼神并没有乱放在脖子锁骨胸肌上,而是是他对视。是一场很正经的告白。


“如果说是你呢?”没有隐瞒,不会隐瞒。


“如果说我也喜欢你呢?”都说酒后吐真言……也有可能他装醉。但阿卡斯说出这些话也做了很长很长的心理斗争,但他对自己赌的结果有信心。


日久生情的爱不会轻易被拒绝。


阿卡斯站了起来,把伽罗抱到大床上后压了上去。


两人都笑着与对方对视,计谋得逞。


阿卡斯把小阿卡斯压在小伽罗上面,小心又温柔地问一句:“可以吗?”


默认允许。


那就开始吧。



虽然说是计谋得逞,但两人都脸红到耳根。


用着仅有的人体知识缓慢地操作着,但又十分适合第一次做的小情侣。


先是接吻。


如果说刚才意义不明的告白是调情,那现在拥抱着接吻就是前戏。


房间中酒香又带着对方的气息,荷尔蒙的气息让人沦陷。


伽罗像只猫猫一样轻咬着阿卡斯的唇,是对爱人的表现。两人的舌头缠绵在一起,唾液与对方混合,恋恋不舍地分开后挂着的银丝是热恋的象征。


因为不会换气而把脸憋的通红的伽罗,似乎还渴望着下一个吻。


一个个吻的落下,或许放慢了时间。


但对他的爱,永不停止。


来吧,与我度过今晚的不眠夜。



第二天。


考虑到伽罗的身体状态,最后决定晚一小时出发。


伽罗身上的咬痕和草莓,阿卡斯背上的抓痕,是对方为展现所有权的印记。


早上第一眼是对方在自己的怀里,十分羞耻,又十分幸福。


所以今天牵着手过也是没问题的吧?


那就一起出发吧,向着秋之国。


也向着和你在一起的未来。

—————————

1.10

可是我就喜欢腿子耶…

给大家尝尝我做的狗屎

写作业写疯了摸摸鱼( '-' )ノ)`-' )

超绝无敌狗屎打光,别骂了( p′︵‵。)

给大家尝尝我做的狗屎

写作业写疯了摸摸鱼( '-' )ノ)`-' )

超绝无敌狗屎打光,别骂了( p′︵‵。)

苏丹卡♫( ˘▽˘)っ♨

卡伽

hhhhhhh我滚回来了(☍﹏⁰),剧情很ooc,不喜欢的请回避(●'◡'●)ノ♥

咱们这里边的设定是阿卡斯和伽罗从小就认识,二卡子喜欢伽罗,后来卡子搬家了,他俩没上同一所初中,过了三年后,他俩又在高中成了同学,阿卡斯第一眼认出了伽罗,伽罗没有。(ಡωಡ)

     社会主义兄弟情(●'◡'●)ノ♥(真

卡→ →  ← 伽

卡子:178cm    伽:170cm     (hhhhhh就喜欢看伽变矮子...


hhhhhhh我滚回来了(☍﹏⁰),剧情很ooc,不喜欢的请回避(●'◡'●)ノ♥

咱们这里边的设定是阿卡斯和伽罗从小就认识,二卡子喜欢伽罗,后来卡子搬家了,他俩没上同一所初中,过了三年后,他俩又在高中成了同学,阿卡斯第一眼认出了伽罗,伽罗没有。(ಡωಡ)

     社会主义兄弟情(●'◡'●)ノ♥(真

卡→ →  ← 伽

卡子:178cm    伽:170cm     (hhhhhh就喜欢看伽变矮子





--







开学了,阿卡斯穿好校服,随意地扎了一个马尾,看了看手中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是阿卡斯和一个蓝色头发的男孩的合照。阿卡斯把照片小心翼翼地放回包里,温暖的阳光撒在他的脸上,房间里贴满了和照片上那个小男孩的合

照,阿卡斯叹了口气,捏了捏自己的脸,然后打开窗帘,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或许是在暗示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阿卡斯,出来吃早饭了!”


门外响起阿卡斯妈妈的催促声,“再不出来就迟到了!”


“来了。”


阿卡斯照了照镜子,把衣服领口整理好,打开水龙头洗了个脸,然后就下楼了。


“快迟到了,早饭路上吃!”


阿卡斯背起书包,拿上牛奶和面包,慌慌张张地换好鞋就出门了。


“最后一分钟!!冲啊!”

阿卡斯以每秒100米的速度奔跑着,在最后一秒时,他终于赶上了,幸好老师还没来,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时,

一个人引起了阿卡斯的注意。那个人有着一头青色的长发,马尾高高束起,和照片上的男孩长得十分相似,他正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发呆,没注意到阿卡斯。


“伽罗?!”


阿卡斯朝着他喊道,那个人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缓缓转过头,阿卡斯本想起身,可这时,老师来了,阿卡斯只好又坐了下去。


“接下来按成绩分座位,前2名可以自己选位置。”


“第一名,伽罗…”

阿卡斯听到这个名字,才终于确定,他真的就是伽罗,他又转过头,看向伽罗,他正在收拾东西。

“第二名,阿卡斯。”


--“嗯?”


阿卡斯也收拾好东西,站在了伽罗旁边,伽罗奇怪的看着阿卡斯。阿卡斯也注意到了,他的眼睛对上对方的视线,那双曾经令他着迷的眼睛。


“阿卡斯?”


伽罗突然开口道,然后指了指阿卡斯背包上的铃铛,那是伽罗小时候送给阿卡斯的,阿卡斯一直带在身上,希望哪一天如果自己遇见了伽罗,伽罗可以认出自己来。然后伽罗也从包里摸出一个和阿卡斯包上一摸一样的铃铛,只是阿卡斯的那个是红色的,伽罗的是蓝色的,上面还写着对方的名字。


“……”


一时沉默后,伽罗确定他就是阿卡斯之后收起了铃铛,然后又转头看向阿卡斯。


“去哪了?”


“搬家……”


“搬得挺远,这么讨厌我?”


“喂,才没有!”


伽罗笑了笑,然后说道:

“考得挺好。”


“怎么感觉你不是在夸我。”

阿卡斯闹了挠头,一脸无语着说道。


“伽罗,你坐哪?”


“靠窗。”

老师讲完后就让伽罗去选座位,伽罗说完后走向靠窗位置的倒数第一排,阿卡斯则选择做伽罗的同桌。


“伽罗,你这段时间过得好吗?”


“没你过得当然好。”


“喂,有你这么对朋友的吗?”


伽罗撇了眼阿卡斯,然后用肘关节打了一下阿卡斯,阿卡斯吃痛惨叫了一声,顿时,全班都看着阿卡斯,伽罗则是在旁边笑。


“喂?找茬啊你?”


“朋友不能打吗?”


阿卡斯无言以对,只好深呼吸一口,拿出课本,随意地翻了起来,几年不见,伽罗倒是越长越好看,打起人来也变狠了,想到这里,阿卡斯抖了抖,看来以后不能惹伽罗了,然后从包里拿出他和伽罗三年前的合照,拿给伽罗看。照片里他俩靠在树下乘凉,阿卡斯抱着伽罗睡着了,伽罗靠在阿卡斯肩头。伽罗也不懂,觉得就是睡个觉而已,晃了晃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你能换条凳子吗?”


“为啥?”


“显得你很高。”

这时,阿卡斯才注意到原来三年的时间伽罗根本没长多少,自己倒是比他高了半个头,看伽罗都得低着头了。


“哈哈哈矮子!”

阿卡斯嘲笑伽罗,然后用手比划了比划。


“看来以后你谈恋爱都只能在下面了。”


“谈恋爱关在下面什么事?”

伽罗疑惑地说,又一脸疑惑地看着阿卡斯,大大的眼睛,小小的疑惑。见伽罗不懂,只好跳过这个话题,并表示不懂也好。







--







上课了,伽罗正认真做着笔记,但阿卡斯却一直盯着伽罗的脸,还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不舍得移开视线。伽罗也注意到了。


“看什么呢?”


“看喜欢的人。”


“哪呢?”


“我旁边就是。”


伽罗眼神郁闷,他旁边就只有自己,可他总不会喜欢自己吧。伽罗也没多想,就继续听课了。






--中午






放学了,大家都跑去食堂干饭了,阿卡斯也搂住伽罗的腰,伽罗浑身一抖,挣脱了。


“我算是知道了你的弱点吗?”

伽罗瞪了一眼阿卡斯,然后打了一下阿卡斯,走廊上的同学三三两两分布在各个角落,没人注意他们这边,伽罗直接使出了全力,阿卡斯被打后疼得跳了起来。

“喂,你下手真不知轻重啊。”

“活该。”

怕再被打,只好收起了准备搂上腰的手,而是搭上对方的肩膀,见伽罗这次没反应,阿卡斯也松了口气。



食堂里,人差不多都已经散了,剩下的都是去迟了的。

“人都走完了。”

“人少点不好吗?”

伽罗带上耳机,但只带了一只。

“听什么呢?”

伽罗没有理会,而是盯着手中的手机,阿卡斯见状也不客气,直接带上另一只,然而带上后原本期待的眼神瞬间消失。

“喂,你怎么听英语听力啊?”

“不好听吗。”

“你吃啥?”

“你随便帮我打点吧,我不饿。”



--



“喏,你的饭。”

“不用谢。”

阿卡斯将一次性筷递给伽罗,伽罗接过筷子,从中间掰开。

“有你是我的福气。”

伽罗笑着说道,把手机放回了包里,看了眼阿卡斯,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阿卡斯,看了看外面。

“宿舍分好了。”

“什么?”

“我俩宿舍挨着的。”

“噢上帝,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伽罗匆匆吃完饭,然后就想走,阿卡斯叫住了伽罗。

“干嘛呢,等等我啊。”

“回去看看宿舍,收拾收拾,顺便睡个午觉。”

阿卡斯跟上伽罗,到了宿舍,伽罗收拾好行李后就躺上床睡了。

“喂,我怎么办?

“你自己回你宿舍去。”

“我也想睡觉。”

“你睡呗。”

阿卡斯躺上伽罗的床,埋进伽罗的枕头里。

“喂,回你宿舍睡去。”

“不要…我就挨着你睡。”

伽罗也懒得理,就继续睡了。伽罗睡着后,阿卡斯被香味吸引,把伽罗的长发一圈一圈缠绕在指尖轻轻的嗅着,然后不知不觉抱着伽罗睡着了,就像那张合照里一样。






--晚上放学






伽罗看起了课外书,阿卡斯则是看着手机。

“开学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有你在当然是开心的 ”

阿卡斯挠了挠自己一头红发,笑着回答。

“对了,今晚家庭作业我不会 ,教我,求求了。”

“拜托了别恶心我,我帮就是了。”



伽罗回到宿舍后,把书包扔一边去,阿卡斯从背后直接抱住伽罗,伽罗想挣脱,可阿卡斯就是不松开。


“喂,你干嘛呢,想练习情比金坚七天锁?”

阿卡斯松开了,伽罗转过身,看向阿卡斯的眼睛,阿卡斯这时突然开口道:

“我渴了。”

伽罗转身去倒水,阿卡斯这时又开口道:

“伽罗,我搬家后你想我吗?”

伽罗觉得莫名其妙,开了句玩笑话:

“想你?我开心都来不及。”

伽罗倒好水后把水杯递给阿卡斯,阿卡斯没接,伽罗胳膊举酸了,只好放在桌子上,坐在阿卡斯旁边。


“我想亲你。”

“哈?”

伽罗皱着眉头,“亲什么?”

阿卡斯捧起伽罗的脸,然后吻了上去,伽罗浑身一抖,然后推开了阿卡斯。

“你……”

“就一会,可以吗。”

阿卡斯一只手握住伽罗的肩膀,另一只手扣住后脑勺。

“等一下……”

没等话说完,湿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阿卡斯含住伽罗的嘴唇,轻轻的咬了下伽罗的舌尖,然后推开椅子,伽罗倒在床上,阿卡斯将伽罗压在身下,重新捧起伽罗的脸重重地吻了上去,又是湿热的气息,这次不像是吻了,更像是在撕咬猎物,伽罗扯了一下阿卡斯的头发,但不敢下重手,手开始颤抖,心跳越来越快,这个吻也在继续加深,唾液从嘴角流了下来,阿卡斯松口了,嘴唇分开带出湿润断在空中,伽罗眼神迷茫,嘴唇红润,衣衫不整地被自己压在身下,脸颊微红。

完事后,阿卡斯心满意足地从伽罗身上离开。

“这就是下面,懂了吗?”

阿卡斯笑了笑。

“所以你就是我喜欢的那个人。”








hhhhhhh困了困了,晚安【⁡■Ĺ̯⁡■】












就这样吧

  阿卡斯下雨天出门可以捡到两只猫。

  阿卡斯下雨天出门可以捡到两只猫。

梨籽岷

《四季物语》【夏篇章3】端午时,粽叶清香飘满堂

上一章:@麻花公主(已黑化💔) 

下一章:@千某沒臉 


  伽罗和阿卡斯又在江南地区停留了几日便向着夏之国前进。


  

  去夏之国只有走水路,两人找到船,确定了夏国的方向就用力划去。


  

  “伽罗,你觉不觉得这天有点黑?”阿卡斯向后划了一下水,有些奇怪清晨灰蒙蒙的天。伽罗无语的瞥了眼阿卡斯“今天有小雨。我早上不是刚提醒你记得带伞吗?”


  

  阿卡斯眨巴眨巴眼睛,心虚的看向水面。


  

  伽罗立马会意“我靠,一百多块的伞你没拿!?”


  

  这种事情不知道发生多少回了。


  

  阿卡斯小心的看了眼伽...

上一章:@麻花公主(已黑化💔) 

下一章:@千某沒臉 



  伽罗和阿卡斯又在江南地区停留了几日便向着夏之国前进。


  

  去夏之国只有走水路,两人找到船,确定了夏国的方向就用力划去。


  

  “伽罗,你觉不觉得这天有点黑?”阿卡斯向后划了一下水,有些奇怪清晨灰蒙蒙的天。伽罗无语的瞥了眼阿卡斯“今天有小雨。我早上不是刚提醒你记得带伞吗?”


  

  阿卡斯眨巴眨巴眼睛,心虚的看向水面。


  

  伽罗立马会意“我靠,一百多块的伞你没拿!?”


  

  这种事情不知道发生多少回了。


  

  阿卡斯小心的看了眼伽罗,点点头。伽罗危笑着,坏心眼的把手变成了盆,伸手插入河中舀了满满一盆水,手一挥全泼阿卡斯身上了。阿卡斯也不甘示弱,紧接着把手变成了一把水枪,灌满水直冲伽罗的脸呲。


  

  小雨滴滴答答的掉下来,众人早已习惯了雨,还是悠哉悠哉的享受着大自然的温柔。


  

  伽罗和阿卡斯像两只落汤鸡一样,湿乎乎的躺在船上。刚刚阿卡斯给水枪蓄水时看见了一条大鲫鱼,当即就撸起袖子要给伽罗表演小时候抓鱼的那套本事。一把抽出背包里应急的面包,撕下一半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伽罗:我不认识他


  

  阿卡斯笑笑,举起剩下那半个面包,扔给伽罗一些后一点一点的撕下面包渣丢水里。很快,撒有面包渣的水面聚集了许多鱼,团在一起抢食松软的面包。阿卡斯兴奋得脱下衣服,把袖子打了个结,制成了一个简易版鱼篮。


  

  一旁的伽罗看着阿卡斯这行云流水的操作,没忍住吐槽“没少干这缺德事。”


  

  阿卡斯整个人趴在船边,伸手努力的向鱼群靠近。船体开始缓慢向前倾斜,晃晃悠悠的随着水流往后飘。伽罗在一旁抓紧了船边,等待阿卡斯华丽的落水。


  

  “哗啦”船果然没撑住阿卡斯,猝不及防的落水导致阿卡斯喝了好几口河水。伽罗笑得前仰后合,毫无防备的被阿卡斯拽到了水里,呛了好几口水。阿卡斯笑坏了,刚爬上船就被伽罗薅了下来。伽罗一手拽着船边,一手死死按着阿卡斯的头,得意的看着阿卡斯上上下下,过往的行人也难得听见外星语,虽然听不懂,但应该骂的挺脏。最后鱼没捞到,还险些丢了一件衣服,好不容易俩人闹累了,才爬上船休息。


  

  已经到春夏两国的边界了,子规鸟啾啾的叫声传入俩人的耳朵。阿卡斯闲不住,休息了一会儿就爬起来左顾右盼,闹的伽罗也爬了起来。


  

  伽罗注意到行李箱中露出的一点红,扯出来一看这不就是把伞嘛。伽罗嘴角抽了抽“阿卡斯!”阿卡斯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带了伞,面对身上还没干的伽罗小声嘀咕“这不是没看见嘛。”伽罗自然是听见了,把伞塞到阿卡斯手里,威胁他撑伞撑到下船。然后众人就看见了一个委屈巴巴的大胖红蘑菇。


  

  要不说油纸伞有独特的浪漫氛围,拿在手里感觉整个人都有书生气了。阿卡斯和伽罗并排坐着,难得的没有干架。两人脸上都浮出一丝红晕,也许是两人都累了,一言不发的观赏起夏之国水墨画似的风景。


  

  乌云还未散去,浅灰色的天空很像阿德里星人的皮肤。盯着看也不会觉得压抑,反倒增添了一丝神秘。


  

  翠绿的树叶尽职得装饰着夏天,被修剪过的柳叶一下一下的点着江水,激起了一串涟漪。


  

  远方的山上,大片大片的绿色点缀着五颜六色的花丛,颜色张扬,如同莫奈随意画上的大片颜料一般。


  

  江里的荷花,身穿粉红色渐变的裙子,婷婷的妩媚着矜持的身姿,吸引了过往的游人。江里的水,似乎进入了梦境,宁静安闲,像正在做一个清澈透明的梦,梦见自己拥抱着蓝天白云,梦见江水里的鱼儿在蓝天白云上游来荡去,梦见江四周的花木也进入了梦乡,梦见江岸边的人们总是醒着,总是忙着,总是四处寻找着…


  

  “伽罗,你说为什么阿德里没有这么美的景色呢?”阿卡斯捣了一下手中的伞,转头问伽罗。


  

  伽罗想了想,回答说“可能,阿德里的树都被拿去当靶子了吧。”


  

  阿卡斯被气笑了“点我呢?我那不是小时候不懂事嘛。”


  

  伽罗没回,指着前方的停靠点让阿卡斯往那边划。毕竟接受过训练,两人顺顺利利的下了岸。


  

  一来就受到了居民的热烈欢迎,他们围在两人身旁,叽叽喳喳的讨论两人是怎么过来的。伽罗脸上是礼貌的微笑,手下使劲揪着阿卡斯,不让他和别人走了。社牛遇社牛,如同老乡撞老乡,拦也拦不住。


  

  居民们告诉俩人今天有端午祭,邀请两人去广场参加。一番推脱下,两人根本耐不住居民的热情。碰巧有些饿了便跟着去了。


  

  刚进门两人就被一条街的粽子惊住了。来之前两人已经做好数量上的心理准备,但万万没想到粽子的口味也五花八门。


  

  “唉,伽罗你看这个草莓粽子”阿卡斯一样一样的报着路过粽子的味道,什么巧克力、辣条、奶茶、火锅,瘦肉竟是最正常的口味。但两人从没吃过,跟来帮拿行李的人也直摇头,两人也就放弃试一试的想法。


  

  最后还是人家带两人去了一处比较正常的店,到店两人已经饿的不行了。阿卡斯捧着筐挑选新出锅的粽子,嘴里捣鼓着“这个好吃,来点,这个伽罗爱吃,多来点。”


  

  伽罗的视线落在了街上那一锅团子上,白色的水蒸气笼罩着绿色的团子,好不诱人。

伽罗走过去问了问,卖家说这个叫艾粑粑,里面是豆沙,好吃滴很。


  

  阿卡斯买完粽子就看见伽罗拿着两个艾粑粑过来了。伽罗递了一个给阿卡斯,低头小口小口的吃着。阿卡斯盯着伽罗咬过的地方,拉出来的透明银线似乎比面前粽子诱人。阿卡斯红了脸,急忙底下头往嘴里塞粽子。


  

  “阿…阿卡斯?”听见声音才抬头的阿卡斯懵懵看着声音的主人,而声音的主人伽罗则一脸震惊“我寻思平时也没饿着你啊。”


  

  面前的粽子一点不剩的全进了阿卡斯的肚子,阿卡斯赶紧迎着伽罗吃惊的目光又买了一份豆沙的,心虚的掏出手机来掩饰自己刚刚的情绪。直到伽罗吃完才抬头“走吗?”


  

  血红的晚霞,犹如一碗血洒红了半边天。暮色的降临,让蟋蟀开始在村道旁的竹丛中细声吟唱,青蛙在水田中无休止地打鼓似的鸣叫。


  

  阿卡斯和伽罗独自托着行李,刚刚的人着急想看中秋晚会,告诉两人一声便急匆匆走了。两人托着行李,寻找酒店落脚。

年安不是念安

  用模板画的...(有谁知道这个模板能不能用,我在度娘上见到的,不能用的话我就删了)

  

  阿卡斯:为什么不是我!

  伽罗:额...因为你当时说的是‘东西’你不是东西...

  阿卡斯: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吗伽罗...

  用模板画的...(有谁知道这个模板能不能用,我在度娘上见到的,不能用的话我就删了)

  

  阿卡斯:为什么不是我!

  伽罗:额...因为你当时说的是‘东西’你不是东西...

  阿卡斯: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吗伽罗...

麻花亦未寝(._.)

《四季物语》【春 篇章2】清明时节雨纷纷

上一章:自己翻嗷

下一章:@梨籽岷 

ooc,慎重看,文笔有点烂,剧情有点老套啊(恼)还不合理,有融合了我国的东西


1.

  早上,伽罗伸了个懒腰,又去另一间房叫醒阿卡斯。

  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天气很晴朗,两人出了门,买了江南特色早点粢饭糕就去街上逛了。今天是清明节,估计天也不会晴的过久,雨也不会下的过大。

  

2.

  走在街上,一个穿着破烂的卖花童用竹篓背着一束束花,拉了拉阿卡斯的衣角,抬头看他,用稚嫩的声音说:“大哥哥,买束花吧。”卖花童带着点口音,阿卡斯低头,伽罗也听见了,向声源看去,阿卡斯刚想拒绝,伽罗就掏了钱买了,是马蹄莲。


3.

  要...

上一章:自己翻嗷

下一章:@梨籽岷 

ooc,慎重看,文笔有点烂,剧情有点老套啊(恼)还不合理,有融合了我国的东西


1.

  早上,伽罗伸了个懒腰,又去另一间房叫醒阿卡斯。

  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天气很晴朗,两人出了门,买了江南特色早点粢饭糕就去街上逛了。今天是清明节,估计天也不会晴的过久,雨也不会下的过大。

  

2.

  走在街上,一个穿着破烂的卖花童用竹篓背着一束束花,拉了拉阿卡斯的衣角,抬头看他,用稚嫩的声音说:“大哥哥,买束花吧。”卖花童带着点口音,阿卡斯低头,伽罗也听见了,向声源看去,阿卡斯刚想拒绝,伽罗就掏了钱买了,是马蹄莲。


3.

  要下雨了,小贩都收摊了,只有卖伞的吆喝的更大声了,还偷偷涨了价,虽然打了折,但对于忘拿伞的卡伽二人来说还是有点不便宜,为了省钱只买了一把,这油纸伞不大不小刚刚好,能站下两人;做工也精细,伞顶还画着朵大红牡丹,若雨落在上面定好看;伞柄还挂着一流苏;整个伞充满着古风味。

  雨来了,伽罗撑起伞,阿卡斯进了伞,却几乎顶到了头,感到不自在,便夺走了伞,还不忘嘲笑伽罗矮,以为长得高就了不起了吗!?——伽罗暗想。


4.

  天气怪怪的,本来是下着大雨阴沉沉的,后来成了太阳雨,伽罗捡了块大点的石头,到山里去给贝丝立了块碑,放下那朵马蹄莲,默默哀悼,又蹲下,看看那朵花。

  空气有点安静,阿卡斯半蹲,把伞往伽罗那边移了些。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怎么样。”伽罗问出了这个问题,安静的气氛被打破,很快又恢复了。

  “那我高兴都还来不及呢,该是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呗。”阿卡斯如此回答道。

  “为什么?”伽罗又问。

  “还有什么为什么。”

  语毕,伽罗起身,抓住伞:“把伞给我吧。”


5.

  雨停了。

  走出山,关了伞,抖落雨水,空气中充满了属于森林的味道,是泥土的芬芳,又带着花草的香气,阿卡斯从兜里拿出一个青团,撕开外面的一层保鲜膜就吃了起来,这个青团是肉松味的。

  伽罗伸手向阿卡斯索要了一个,是红豆馅的,要是咸蛋黄馅的伽罗可接受不了,他认为甜品就是甜品,为什么要放咸的东西呢。如果真吃到了可能会塞给卡子


6.

  回了镇里,青团吃完了,这么小一个还真不够吃,午饭还没吃呢。

  在街边吃了小龙虾,挺便宜的,一块钱一斤。

  伞上的水还没干,阿卡斯恶趣味的向伽罗抖了抖,两人打闹在一起,不亦乐乎。

  再过几天就得去夏之国了,也可能会赶上那里的端午祭,话说,伽罗是会喜欢甜粽子还是咸粽子呢?阿卡斯呢?


END.


刀子倒计时:7章

苏丹卡♫( ˘▽˘)っ♨

卡伽 『Like』

过年发点刀子(☍﹏⁰),别打我(*꒦ິ⌓꒦ີ)

续:战神传说后


--


阿卡斯听到伽罗牺牲这个消息后,其实并没有很难过,好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这样做似的,他只是觉得有点失落,有点不甘心,因为自己还有好多话没有对伽罗说。

今天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特别想见一见伽罗,可惜却再也见不到了,阿卡斯拿起一瓶酒,来到一块墓碑前,墓碑上刻着几个大字:


『伽罗之墓』


阿卡斯坐在墓碑前,回想起自己和伽罗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


记得以前有一段时间,阿卡斯特别特别喜欢伽罗的眼睛,那双令他着迷的眼睛,有时像天空一般的清澈,阳光撒在伽罗柔软的发丝和那张好看得...

过年发点刀子(☍﹏⁰),别打我(*꒦ິ⌓꒦ີ)

续:战神传说后




--




阿卡斯听到伽罗牺牲这个消息后,其实并没有很难过,好像是早就知道他会这样做似的,他只是觉得有点失落,有点不甘心,因为自己还有好多话没有对伽罗说。

今天不知怎么的,就是觉得特别想见一见伽罗,可惜却再也见不到了,阿卡斯拿起一瓶酒,来到一块墓碑前,墓碑上刻着几个大字:


『伽罗之墓』


阿卡斯坐在墓碑前,回想起自己和伽罗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



记得以前有一段时间,阿卡斯特别特别喜欢伽罗的眼睛,那双令他着迷的眼睛,有时像天空一般的清澈,阳光撒在伽罗柔软的发丝和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上,更美了。但那双眼睛有时却雾蒙蒙一片,实在是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上学那会,阿卡斯常常在上课时偷看伽罗那双美丽的眼睛,那清澈的,像蓝宝石一样的眼眸,是战神一族特有的颜色,但他也因此经常被叫出去罚站。老师也常常提醒阿卡斯要认真听讲,但后来阿卡斯证明了不认真听讲他也一样可以考全年级第二后,老师便也没多说什么了,只是让他别骄傲,下次继续努力。


每次有别人靠近伽罗阿卡斯都会觉得莫名其妙不自在,他只想伽罗属于他一个人。后来,阿卡斯才知道这叫:喜欢。

他喜欢伽罗。



--



但在他们参军后,阿卡斯便渐渐戒掉了这个习惯,因为在一次训练中,他因为不专心被拉去烈日下站了一下午,中暑了。回去后,还是伽罗一直照顾着他。

事后,伽罗也提醒他认真点,于是,他便再也没有在训练时分心过了。

阿卡斯也曾问过伽罗,他有没有喜欢的人,但伽罗直到牺牲都没能给他一个答复。



--



后来,伽罗污蔑阿卡斯,害阿卡斯入狱,阿卡斯想了整整一夜也想不明白,自己最喜欢的人,怎么会这样对自己。阿德里星爆炸后,阿卡斯去星星球找伽罗复仇,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凯撒想让自己去当替死鬼,伽罗迫不得已才这样做的,误会虽然解除了,可他却因为急切地想要重建阿德里星再次和伽罗作对,再一次伤害了伽罗,后来他明白了是自己错了,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伽罗的生命,最后还是伽罗用战神勋章才又救活了他。



--



阿卡斯想到这里,拿起酒喝了下去。

“伽罗,你一直都是这样,一直都是,为了别人一次又一次的牺牲自己,你以前不是经常说我们还没成年不能喝酒吗,现在我就喝,你怎么不来管我了?”

说完,少年的脸上闪过一丝忧伤的神情。

阿卡斯发起了呆,脑海里全都是伽罗的声音。阿卡斯觉得好空虚,然后他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时间很晚了,而这里又偏僻,除了阿卡斯一个人也没有,阿卡斯的哭声在这里格外明显。

风吹过,阿卡斯说道:“切,人总是要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

然后,他又问起了那个问题:

“伽罗,你有喜欢的人吗?”


恍惚间,他听到一个声音:

“当然,我喜欢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但是对你,是爱。”


阿卡斯顿了一下,往四周看了看,觉得肯定是自己太想要伽罗的一个答复,出现了幻听。


阿卡斯喝完剩下的酒后,思考了一会,然后对着伽罗的墓碑说道:

“伽罗,星星球你还有很多地方没有仔细看过吧,那我代你去看看吧。”



阿卡斯走在繁华的街道上,柔和的月光撒在行人的脸上,衣服上,大家有的脸上挂着笑容,有的低着头,有的才刚刚下班准备回家。阿卡斯看着这景象,自言自语道:

“也不输当年的阿德里星嘛。”

忽然,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阿卡斯永远也不会认错,他不顾人群的拥挤,拼了命似的冲了上去,可最后那个蓝色的身影却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怎么也找不到了。

“伽罗!”

阿卡斯挣扎着,可是却被人群推到在地,阿卡斯眼睛里的光芒逐渐黯淡了下去,就这样任凭他人踩踏他的身体。



--




“阿卡斯?”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阿卡斯猛的一抬头,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可等他看清楚却又发现,根本不是伽罗,只是自己太想念他了,出现幻觉了。


此时,伽罗就站在他身后,想上去拉阿卡斯一把,可随后,他又消失了。


阿卡斯感应到伽罗确实就在自己旁边,他立刻站了起来,转过身,伽罗正在一点一点消失。

阿卡斯想冲上去拉出伽罗,可伽罗还是一点一点消失了,在最后一点能量消失前,阿卡斯的手中出现了一个蓝色的信封。


上面写着--给阿卡斯的信



阿卡斯打开信,里面夹着两朵花,一朵蓝色的,一朵红色的。上面还留着伽罗的气息,阿卡斯更加确定了,刚刚那个就是伽罗。



--内容



“我永远是你的朋友,不对,甚至可以超越朋友……”




hhh自己写得都难受,什么时候二卡子才能有戏份啊(*꒦ິ⌓꒦ີ)






年安不是念安

  人设不属于我,ooc才属于我

  人设不属于我,ooc才属于我

苏丹卡♫( ˘▽˘)っ♨
hhhh我是画渣,但就是管不住...

hhhh我是画渣,但就是管不住手,摸了个卡伽(*꒦ິ⌓꒦ີ)

伽:“别靠那么近行不行。”

卡:“哎呀又不是外人别害羞嘛。”

好兄弟永远在一起~

hhhh我是画渣,但就是管不住手,摸了个卡伽(*꒦ິ⌓꒦ີ)

伽:“别靠那么近行不行。”

卡:“哎呀又不是外人别害羞嘛。”

好兄弟永远在一起~

苏丹卡♫( ˘▽˘)っ♨

卡伽

哈哈哈哈我又滚回来了,别问这几天嘎哈去了,主要还是没得灵感【⁡■Ĺ̯⁡■】争取补上。


--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阿卡斯醒了,他看见伽罗坐在窗前叹着气,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撒在伽罗美丽的长发上。


阿卡斯打了个哈欠,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然后说道:“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呢。”


伽罗被阿卡斯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把旁边的台灯打开,昏暗的灯光照在伽罗的脸上,再加上旁边漆黑一片,阿卡斯不禁抖了抖。


“别这样,怪恐怖的…”

“怎么,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了?”

“你!你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呢?”

伽罗打了个哈欠,然后揉了揉膝盖处的伤口,关掉了台灯,爬回了床上。

“都怪你,害我被迫在......

哈哈哈哈我又滚回来了,别问这几天嘎哈去了,主要还是没得灵感【⁡■Ĺ̯⁡■】争取补上。


--




凌晨两三点的时候,阿卡斯醒了,他看见伽罗坐在窗前叹着气,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撒在伽罗美丽的长发上。


阿卡斯打了个哈欠,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然后说道:“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呢。”


伽罗被阿卡斯的声音吓了一跳,他把旁边的台灯打开,昏暗的灯光照在伽罗的脸上,再加上旁边漆黑一片,阿卡斯不禁抖了抖。


“别这样,怪恐怖的…”

“怎么,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了?”

“你!你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呢?”

伽罗打了个哈欠,然后揉了揉膝盖处的伤口,关掉了台灯,爬回了床上。

“都怪你,害我被迫在医务室过夜。”

“喂,这是什么话,我也受伤了好不好?”

“你活该。”伽罗冷冷地说了句,然后将被子和枕头整理好就躺下了,把隔开他俩窗帘拉上,让阿卡斯转头看了个空。阿卡斯又把窗帘拉开,拍了拍手,伽罗听到声响后转过头来看,阿卡斯指着自己的头。

“我也受伤了好不好?”

“哦,那明天就都等着受罚吧,都怪你。”


--



下晚自习后

“喂,伽罗,今天晚上食堂的菜不错,果然有领导来检查就是不一样,万年不开的喷泉喷水了,没有肉丝的青椒炒肉丝竟然有肉了,就连李扒皮都变得和蔼起来了。”

走廊上灯光昏暗,一闪一闪的。

到了下楼梯的时候,阿卡斯把手搭在伽罗的肩上,伽罗一个没站稳从楼梯上摔了下去,阿卡斯也跟着伽罗一起撞上了墙。

伽罗想扶着墙站了起来,但腿上传来的剧烈疼痛使他放弃了。阿卡斯这边情况也不是很好,阿卡斯四脚朝天,额头上有一个清晰的伤口,然后他猛的站了起来,把伽罗扶起。

伽罗抱怨道:“都怪你,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去医务室呗。”

于是,他俩便互相搀扶着来到了医务室,医务室的医生正要下班准备回家,看见他俩也表示很震惊。

“怎么搞的?”

“就…摔下楼梯,没了…”

医生帮他们包扎好后说道:“今晚先在医务室睡。”

“可……学分!”

“这没办法,谁叫你们要摔跤的。”

阿卡斯露出一副要死的模样,捂着心咆哮着:“噢,现在不仅头痛,心也痛!”

然后就有了前面的剧情。



--



第二天早上

“哈,你吃什么?”阿卡斯和伽罗来到食堂,阿卡斯把伽罗扶到座位上。

食堂里现在人还不是很多,但他们经过阿卡斯和伽罗的时候都要用看异类的眼神看他俩一眼。

“噢,社会性死亡……”伽罗安详地闭上眼睛,“我下辈子可以去火星住了。”

“你到底吃什么?”阿卡斯催促着。

“随便吃点。”



--



阿卡斯打好饭后回到座位上,把一次性筷子掰开递给伽罗。

“现在咱们来聊聊怎么给李扒皮交代?”

“什么?”

“我们昨天没回宿舍。”

“就……说摔下楼梯了啊 。”

伽罗传来一阵鄙视的眼神,然后叹了口气,自己的朋友,再生气也不能打,本来就傻,再打就坏掉了。

吃完早饭后他俩来到了教室,伽罗瞅了眼课程表。

“今天有体育课。”

“没事儿,肯定会被占。”

“又是些无聊的课,正好补补觉。”说完,伽罗拿出一个牛角包抱枕。

“睡了,晚安,啊不, 早安。”



--




体育课

“艹,不应该被占才对吗,怎么总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伽罗,阿卡斯,来一下办公室。”

出现了,魔鬼。噢,上帝,让他俩再多活几天吧

“你俩昨天没回宿舍?”

“我们受伤了,在医务室过的夜…”

“严重吗。”

“不不不不不,我们很精神。”

这短短的几句对话,简直就像跟过了几年似的,太恐怖了。

天气炎热,所以办公室开了空调,但他俩还是全身都是汗,其他老师都去上课了,只有李扒皮和他俩在办公室,窗帘关着的,台灯昏暗的光照在李扒皮的脸上,比恐怖片还恐怖。李扒皮推了推眼镜,然后看向他俩,他俩立刻眼神躲闪着,。

“回去吧,不扣你俩学分了。”

“什么?”阿卡斯和伽罗异口同声着说道,然后看向对方,一脸疑惑。

“怎么,有意见?”

“No no no 没有没有没有,完全没有,谢谢老师。”

回到教室后,伽罗打了个哈欠。

“睡觉睡觉,反正也没事做。”说着,就拉下了眼罩,拿出牛角包抱枕趴在桌上睡着了。

阿卡斯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然后用手一圈一圈缠绕住伽罗柔软的发丝闻了闻,一股淡淡的紫罗兰花香。




剩下的自己想象--




创作瓶颈期真可怕,我得多追追番找点灵感了。ʚ̴̶̷́ .̠ ʚ̴̶̷̥̀














年安不是念安

  这鱼也是被逼无奈才摸的

  

  P1阿德里三傻寻路

  P2我画线稿我妹涂色的伽罗

  

  私心卡伽

  这鱼也是被逼无奈才摸的

  

  P1阿德里三傻寻路

  P2我画线稿我妹涂色的伽罗

  

  私心卡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