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卡埃

567万浏览    11413参与
茶浅、

【卡埃】沙雕爱情故事

请注意避雷:

●人物ooc,纯沙雕夹杂那么一点双向暗恋的酸涩总的来说就是甜啦~

●第一次写文,有什么建议我都会好好地去采纳的!

●应该不会有雷同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下午已到黄昏,太阳从树梢尖上喷射出来,风铃清脆的声音伴随着风慢慢摇晃,卡米尔坐在教学楼下看着书,风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俊俏的脸庞和怪异的打扮引来了不少女生的围观。  卡米尔已经习惯了,没有抬头去看那些女生,叹了口气,翻了一页,心里想着那个头顶有一束大呆毛的憨批(划掉)少年怎么还不来。  “卡卡!”一个俏皮的声音从耳畔响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卡米尔用手指......

请注意避雷:

●人物ooc,纯沙雕夹杂那么一点双向暗恋的酸涩总的来说就是甜啦~

●第一次写文,有什么建议我都会好好地去采纳的!

●应该不会有雷同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下午已到黄昏,太阳从树梢尖上喷射出来,风铃清脆的声音伴随着风慢慢摇晃,卡米尔坐在教学楼下看着书,风轻轻拂过他的脸颊,俊俏的脸庞和怪异的打扮引来了不少女生的围观。  卡米尔已经习惯了,没有抬头去看那些女生,叹了口气,翻了一页,心里想着那个头顶有一束大呆毛的憨批(划掉)少年怎么还不来。  “卡卡!”一个俏皮的声音从耳畔响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卡米尔用手指头都能想到这是他在等的那个人,嘴角暗戳戳勾起一抹笑容,还是低头看着书上的文字,心却早已飘到身后那个少年的身上。  这个男孩叫埃米,他还有一个姐姐叫艾比,姐弟俩的头上都有一束矗立着的大呆毛。埃米淡蓝色的眼睛就似天空一般,清澈透明,就和他本人一样,单纯可爱。  “卡卡卡卡!你无敌帅气的好兄弟就在你后面,就不能稍微表示一下吗?Giao!”埃米愤愤地锤了一下卡米尔的后背,力度不小。 

卡米尔冷漠地看了眼身后的埃米,嗯,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于是,“嘶。”卡米尔冷漠的说出了这个字,又转过头去假装看书。 

“一giao我里giaogiao?卡米尔我**你个大**。”埃米举起拳头做了个假动作,一个转身和卡米尔并排坐在台阶上,“卡大哥,我们今天去哪啊?”卡米尔缓缓把书装进书包,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斜背在一个肩上,“嗯……去甜品店吧,顺便帮你补习一下数学。” 

“好嘞!走起!”埃米一听到甜品店三个字连同呆毛也兴奋了起来,连忙起身一扭一扭地去开自行车锁,反正是卡米尔请客好好吃它一顿!卡米尔看着那个憨批的身影无奈地摇摇头。 

出于对甜品的热爱,埃米愣是将自行车飙到了摩托的速度,卡米尔几次被落到很远,很久之后终于忍不住: 

“憨批骑慢点,路上有车。”卡米尔的额头上渗出少许汗珠,死命追赶前面的疯狗。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这样说了,但埃米还是放慢了速度,卡米尔这才缓缓跟上,恨不得立马下车给他一个爆栗,让他知道什么叫社会毒打。这时旁边突然一辆广告车开过,大喇叭里播放着逮虾户,卡米尔心下一惊,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不好的事情,惊恐地望向埃米,埃米仿佛着魔一样,眼神呆滞,蹬自行车的速度也随着减慢,卡米尔的心提到嗓子眼了,这小子千万别给我冲出去啊!他想到一半,埃米就箭似的冲了出去,在遥远的地方飘来了一句“得劲!”卡米尔头上三个问号,“你**给我回来!”卡米尔少见的发怒了。 

“您好请问点点什么?”店长小姐姐温柔地笑着,卡米尔像往常一样接过菜单,埃米捂着一头的包在一旁委屈地小声抽泣。 

“芒果千层?”卡米尔问着身后委屈到不行的人。他的大眼睛红红的,像是被欺负狠了,试探性的抬眼看了看卡米尔“我想要芒果班……”“好的,”埃米被无情打断,“芒果千层一份,还有抹茶蓝莓双拼冰淇淋一份,谢谢。”店长小姐姐接过菜单跑去通知后厨。埃米看着这个绿帽子红领巾(划掉)围巾敢怒不敢言,这就是黑道老大的小弟的力量吗!我怕了。 

埃米转身去挑位置,看到那盆多肉的位置还没人,就抢先去占了。因为这个位置,是他和卡米尔第一次见面时候的位置。埃米小跑过去,坐在了里面,这个地方靠着窗,埃米看着外面的行人,一手做成猫爪状托住下巴,一手轻轻戳着多肉,静静的等待着。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们相遇,于是两人便愈来愈熟,因为卡米尔喜欢吃蛋糕的缘故,久而久之,他成了店里的常客,埃米也在品尝过这家的芒果蛋糕后,喜欢上了这里。  卡米尔回头看了看坐在那个熟悉的位置的埃米,果然啊,他又在戳那盆可爱的多肉,嘴里哼着小调,呆毛也跟着一摆一摆的,这憨批真可爱,卡米尔把围巾向上提了提,掩饰自己已经咧开的嘴,月牙般的眼睛却出卖了他,就这样,他看着他看的入迷了。  等到卡米尔取餐回来的时候,埃米早就掏出了作业和一支笔,卡米尔像一个家庭教师一样为埃米讲解着难题,埃米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听着题,有时候还趁卡米尔没发现偷偷吃一口对方的抹茶冰淇淋,每次偷吃没有被卡米尔发现就觉得有一种小得意,只在平常的时候想起来才觉得自己很傻。  埃米就这样望着卡米尔认真时的脸庞,他总是希望和他多呆呆,总是希望时间可以在这美好的时光停住,埃米再次望向路上的行人,可是他们却走得更快了。  “现在会了吧?”卡米尔长叹了口气,而埃米根本没有听一句话,只是吃蛋糕+偷吃冰淇淋+看卡卡,至于卡米尔说了什么,就好像被调了静音,没有听到一样,于是埃米低下了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卡米尔倒是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望向了抹茶冰淇淋,埃米的呆毛也跟着紧张起来。“我球呢?”卡米尔黑脸,“在你下面。”埃米不怕死的曲解意思,卡米尔听话的向下望去,却没有发现他痛失的那颗抹茶冰淇淋球,只有橡木板整齐地排列着,“下面哪有……”刚开口,卡米尔看着埃米贼兮兮的眼神就了然了一切,果不其然,卡米尔的脸更黑了。  卡米尔缓缓抬头看了看“罪魁祸首”,透露出了仿佛要杀死人的犀利眼神,埃米的呆毛都立起来了,眼睛不敢和卡米尔对视,额头上渗出了很多冷汗。  “是你做的吧?埃米?”卡米尔明知故问的语气可以听出来他现在很生气,埃米本以为仗着自己是他兄弟的份上偷吃两口也没关系,没想到啊没想到……  “内个……卡卡啊!你看窗外阳光这么明媚……”埃米的声音颤抖着,试图扯开话题。  “不,现在已经有星星了。”卡米尔眯着眼看了看在蔚蓝的天幕上几颗渺小却闪烁的星星,月亮也若隐若现,而太阳呢?早就落山了。  “咳,看啊!窗外的星空多么美丽啊!”  “嗯,然后呢?”  “你也蛮好看的……”埃米的声音不像之前那么大了,卡米尔也没有听清。  “嗯?”  “本以为我是你兄弟可以宽容一下下……”埃米小声嘟囔一句。  “你……”卡米尔看到他这副可爱的样子,不禁有些想笑,犀利的眼神变得温柔,“你想吃就直说,我把这份给你,我再去点,不听也没关系,我们时间很多。”  卡米尔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埃米有些意外,“呼~看来是自己多想了,卡卡还是不会在意的嘛!”  “当然不会在意的,傻瓜。”这个昵称似乎是脱口而出的,没有一丝犹豫,只是突然蹦出来的一个词,也直到说完后才想起来,有些不自然的移开视线。  埃米愣了一下,大脑变成一片空白,“傻瓜”两个字在空白的脑海里越积越多,脸颊有些微红,看着对面笑眯眯的卡米尔,埃米深吸了一口气,装作波澜不惊的样子,主动提出了请客。 

卡米尔是有想过如果这次不小心的暴露,说不定会有收获吧?看着他不多在意,有些酸涩,也装作没事人一样低头想了一会,“如果非要赔罪的话……再多讲几道题也不是不可以。”  “欸!”埃米头上的呆毛跟着埃米本人焉了下去,埃米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的看着卡米尔。  “不要偷懒!”卡米尔拿笔轻轻敲了下埃米的头。  时间在少年动听的声音中流逝的很快,做完习题,两人吃着甜品,聊了聊家常,比如今天艾比又是怎么损埃米的啦!雷狮追到安迷修没有啦!未来想要去哪里啦!  “这么晚了,回去路上小心点。”卡米尔打包好了法式长棍面包,摸了摸埃米头上的呆毛。  “唔……卡卡也要小心点哦!话说……最近你怎么老是打包甜品呢?”埃米解开自行车的锁,看了看卡米尔手中的面包。  “这个啊……是大哥要追大嫂要送的。”  “噗。可真是理解不来成年人的思想。”  “嗯,回去吧!晚安。”  “嗯!晚安!”  两人往相反的方向行驶,背对背想念着对方,经管刚刚见过一面,皎洁的月光映照在两人的身上,无尽的温柔里蕴藏着一丝不能用言语所描述的感情……

吃瓜小天才

[天使孤儿院]“听我说 谢谢你”

   如果真的有一个情侣排行榜一一

   那么紫堂幻和嘉德罗斯就绝对可以登顶[最不像情侣的情侣]排行榜第一名


   紫堂幻是在五岁那年觉醒的元力,先不说觉醒的比他家族中的同龄人要早,更离谱的是他的元力检测报告一一SSR级元力,万中无一的强者


   结果离谱的来了一一这家伙的元力是召唤


   众所周知,紫堂一家一开始是以召唤为主的家族,结果后来发生了变异。元力基本都变成了驯服,最后更是几百年来再也没有出现过召唤这种由于神赐几...

   如果真的有一个情侣排行榜一一

   那么紫堂幻和嘉德罗斯就绝对可以登顶[最不像情侣的情侣]排行榜第一名



   紫堂幻是在五岁那年觉醒的元力,先不说觉醒的比他家族中的同龄人要早,更离谱的是他的元力检测报告一一SSR级元力,万中无一的强者


   结果离谱的来了一一这家伙的元力是召唤


   众所周知,紫堂一家一开始是以召唤为主的家族,结果后来发生了变异。元力基本都变成了驯服,最后更是几百年来再也没有出现过召唤这种由于神赐几乎纯净的血脉

   结果紫堂幻就是…这家伙元力不仅反祖,还反了一个SSR级的祖,这么说吧,一般来讲,正常的召唤只能召唤类似于暗影精灵,光明藤蔓之类的召唤物。


   但紫堂幻不一样,他能直接召唤神级的召唤物。


   像暗影兽,创世之蝶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圣物,在紫堂幻的召唤书上,永远只是单纯的一页纸,随叫随到,用完就随便翻开一页纸塞回去。(总有一天会把召唤书弄折)


   紫堂家主在得知这事儿的当天直接老泪纵横,与自家的大儿子紫堂真对视一眼,然后抱在一起当场痛哭失声,嘴里还不断喃喃着什么“紫堂初代家主保佑…紫堂家后继有人了啊…呜呜…”往日严静风姿不再,场面一度十分震撼


  恰好年幼的紫堂幻目睹了这一场面,一脸惊悚地默默缩到房子角落,以极低的声音骂了一句:

   “WCNM,吓死爷了”

   于是就开启了一段一直维持到现在的祖安少年历险记(感动凹凸系列)



   没过两天,紫堂家就开了个宴席,到场的全是叫个上名号的人物一一

   创世集团的下任继承人一一金,守望家少主一一格瑞,黑暗森林集团大小姐一一凯莉……就连平时最不愿意参加宴席活动的的雷王星三少爷都被拽了出来

(某雷姓男子:啊对对对,我谢谢你)


   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命定的缘分,茫茫人海中紫堂幻第一眼就看到了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也正好发现了紫堂幻

   两人越看对方越不顺眼


   “?那个紫毛的?看起来真欠儿…他是这次宴会的主宾?叫什么来着…紫堂幻?”


   “那个金毛是谁?跟大儿子()还挺像的…圣空集团…嘉德罗斯??什么垃圾玩意儿?就是他?”


   “这渣渣想和我打架?行啊,正有此意”  / “他在约架??管他呢,先打一顿再说”


   于是这两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起来。

   整个外花园都弥漫着金光和紫光,尘土飞扬,还伴随着雷狮一句撕心裂肺的“谁拿了我的烤串?!!!”(大怨种)



   结果更离谱的来了,紫堂圣空两家也算半个世交,两位老父亲凑在一起喝酒,结果喝着喝着上头了,当场给紫堂幻和嘉德罗斯定了个亲,还跟对方嚷嚷着要结拜为兄弟,紫堂真一脸平静的在一边端着酒杯装眼瞎


   啊…这可不关哥哥的事呢,阿幻



   于是正在打架的两人被强行分开,顺便还被告知对方就是自己的未来结婚对象,世界观瞬间崩塌重组一一


   两人的表情都瞬间扭曲,上面透露着三分麻木,五分不可置信,两分绝望


   于是他俩就这样从小扯到大,结果在17岁那年莫名其妙在一起了,金知道这事后,当场一口水喷了出来,格瑞平时面瘫的脸上都前所未有的出现了一丝裂缝



  后来嘛…后来没过一两年就被拉到幻方这个破地方…还天天被大儿子使唤…想到这儿,紫堂幻心情又十分离谱的变差了。(一秒切换)


  金整理完衣服准备出门,刚好看到了脸色幽怨的紫堂幻,语气略有些愉快上扬的问道

  “哟,又在想什么?”

  “之前的一些事儿”


   “之前?之前有什么好想的?”

“毕竟你俩的往事可以说是不堪回首啊”


   “滚吧你!"紫堂幻笑骂道,一边整理领子一边实现习惯性的朝左上角瞟


生命值:100/100

精神值:0/100


   等等…0???紫堂幻愣了一秒…揉了揉眼睛,又看过去


精神值:100/100


   啧……眼花了?一旁的金观察到不对,也朝看他的视角看上去,眼睛眯了一下

   “怎么了?”

   “眼花了吧?本少爷刚才看到是0…?”



   “咚…咚…咚…”远处传来浑厚的钟声一一下午16点到了,该去巡逻了



   金推门走了出去,夹杂着血腥与腐臭味的空气扑面而来,那双湛蓝的眸子暗沉了一下,透露着不满,但他还是转身招呼了一声


   “走了,现在该真的去搞事了。”

   “啊啊一一来了!”



   紫堂幻边走边伸了个懒腰,再待在这里他快要无聊死了。


   “哈!终于有事干了啊…啧,你走这么快干嘛??!”这位紫发蓝瞳少年轻笑一声,随后跳脚的骂道,前后人设极度不符(每天都要崩一次人设的紫堂是屑)




   “哎,对,您好…我们是新来的保安…嗯,对,上来…顶班的”

   金一本正经演着戏的和孤儿院中的老师扯淡,为了增加这话的可信度,一脸“殷勤”的将手指到了一旁的紫堂幻身上

   “他呀?哦,是个聋哑人…不打扰你们工作的…诶,好嘞,谢谢您…走了啊!”

   就这么完美的拿到了楼梯旋转口的钥匙呢~



  紫堂…他听着自家队长和NPC的谈话…额…表情裂了(?)(bushⅰ)

笑死,他又怎么了,怎么的?这还越来越离谱了是吧?

      《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


   于是金一拿到钥匙就把生无可恋的某紫堂姓男子拽上了楼梯…笑死,今天就是拽也得拽上任务


   “你不拽我领子会死?”

   “哦…不是…这样比较方便拖你上去”

   “???…我求你了,撒开…我头要撞到楼梯了!!!!”



  某位刚刚被忽悠完的老师一回头,就刚好碰上了这一幕,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睁开已经没了人影

  啊,果然是幻觉呢…



   毕竟一个手残了的怎么可能拖着一个会说话的聋哑人上楼呢?


   (我们至今也不知道金爷当时说了什么)








          Fall into the dawn          

   

剪刀手爱德华

分手就分手,谁怕谁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多攻

慎人

主雷金


金是被急促的电话铃声闹醒的。他摸索着,向床头柜探去,想找手机,却在枕间摸到。

金迷迷糊糊的睁大了眼睛,在迷蒙中看清了来电人一一养父。金顿时如冷水浇头,清醒了过来,披了件衣服起身。

"父亲。""你在郊外?"对面的男人有些懒散的问了一声,语气却满是危险"是""你和格瑞分手了啊。""是。"对面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满,嘲讽的笑了笑。

对于创世神知道他现在在哪金并不意外。自从自己发现并拆了定位器后,遭...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多攻

慎人

主雷金




金是被急促的电话铃声闹醒的。他摸索着,向床头柜探去,想找手机,却在枕间摸到。

金迷迷糊糊的睁大了眼睛,在迷蒙中看清了来电人一一养父。金顿时如冷水浇头,清醒了过来,披了件衣服起身。

"父亲。""你在郊外?"对面的男人有些懒散的问了一声,语气却满是危险"是""你和格瑞分手了啊。""是。"对面的男人似乎有些不满,嘲讽的笑了笑。

对于创世神知道他现在在哪金并不意外。自从自己发现并拆了定位器后,遭到了那种惩罚,他就再也不敢拆了。

"随你,反正是你看上的,下午1点前回家。""是。"

金抱着带有薄荷香的被子发了一会呆。创世神收养他时,他七岁,孤儿院伙食并不太好。所以金被带过去时,创世神有些嫌弃,看在那像小狗似的蓝眸,还是牵起他的手,将他带回了别墅。

一日三餐,营养纤维全都由专业营养师来制定。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金十岁时身上总算长出了点肉。那段时间创世神几乎每天都会抱着金掂量掂量他,总是带着坏笑,眯着狭长的凤眸逗他,"总算长了点肉,该卖钱了。"幼时的金很好骗,总会被吓到,跑到哥哥嘉德罗斯的房间。虽然嘉德罗斯总是渣渣渣渣的叫,但金是例外。嘉德罗斯对金是宠溺的,叫渣渣都暗含亲昵。

紫堂幻是金16岁时带来的,当时创世神只是说受了朋友托付,很快送走。紫堂幻来的第二天就是他受惩罚的那天。他不确定紫堂幻有没有听见。虽然房间隔音很好,但创世神进来时留个条略大的缝,足以让他看见外面漆黑的走廊。

创世神知道金怕黑,走廊上的灯全关了。金即使想逃也逃不开,只能被压在床上,咬紧牙关,接受了折磨的惩罚,短短两个小时,他却恍如两个世纪。





卡欣爱磕cp

坠下去

第一次写文

写的不好可以不看

作者脑洞不是很大

有cp向


1.“哎…我到底跳还是不跳呢?” 埃米说到,内心突然蹦出来了一个小恶魔,它说  “快跳吧,没有谁值得你牵挂了”  埃米动摇了,这时一个小天使也蹦出来了,它说  “别听它胡说!你还有卡米尔和艾比!如果你死了他们会很伤心的!算我求你了,别跳行吗?”  


2.“不!他们根本都不在意你!这只不过是你在自欺欺人而已!” 小恶魔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说,“自,自欺欺人?哈,哈哈” 埃米说到  ...

第一次写文

写的不好可以不看

作者脑洞不是很大

有cp向




1.“哎…我到底跳还是不跳呢?” 埃米说到,内心突然蹦出来了一个小恶魔,它说  “快跳吧,没有谁值得你牵挂了”  埃米动摇了,这时一个小天使也蹦出来了,它说  “别听它胡说!你还有卡米尔和艾比!如果你死了他们会很伤心的!算我求你了,别跳行吗?”  




2.“不!他们根本都不在意你!这只不过是你在自欺欺人而已!” 小恶魔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说,“自,自欺欺人?哈,哈哈” 埃米说到  “我一直在自欺欺人吗?” 原本动摇的心…





3.看着下面的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他又笑了最终…他还是跳了下去…等卡米尔到楼下的时候,只看见了一具埃米冷冰冰的shi  ti 和满地都是血迹,他崩溃了自责到

自己为什么要出差,为什么不早点回来,艾比她过了一两分钟才来,也看到了映入眼帘的shi  ti

“埃,埃米!” 艾比的声音颤抖着,无助的哭声让卡米尔更自责了




4.“你” 他顿了顿 “你还好吗” “怎么可能好!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害我弟弟s的!”   “不,不是我”  “那就是因为你没照顾好他!…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件事过后,卡米尔整天沉默寡言,艾比也是




愿天堂没有暴力(づ ●─● )づ

好了,这就完结了

回礼是一张图片,虽然不是关于卡埃的,但是我是真的觉得挺好看的

限流的禹羽 (霖·.·.·.晴)

随便的一个脑洞

非常的随便

P7是女装梗

真的就是一个脑洞

睡觉前想出来的

画完就睡了

有时间再见goodbye

但是有个小细节

就是大嫂那个

就是安迷修了

随便的一个脑洞

非常的随便

P7是女装梗

真的就是一个脑洞

睡觉前想出来的

画完就睡了

有时间再见goodbye

但是有个小细节

就是大嫂那个

就是安迷修了

無

?卡埃

我看见了。


那天我看见了。


我看见他抱着我,紧紧地抱着我,眼里不断地涌出泪水,缓缓跪在地上,我听见他用哭得沙哑的声音地喊着我的名字。


他说着让我别走。


少年的崩溃就在那一瞬间迸发出来,积攒了许久的泪在那一刻涌出,平日里的温柔与冷漠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远处的灵魂看着自己被爱人抱着,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爱人抱着。真是可笑。


我笑了,但笑着笑着泪却又流了下来,我不受控制地捂住了眼睛,想要阻止泪水的涌流。


我将爱传给风,让它带给你,让你倾听。


/天边的云遮住了耀眼的阳光,遮住了少年的爱与放荡不羁。


曾经那个我的意气风发的少年啊,如今却只剩一具冰凉的躯......

我看见了。


那天我看见了。


我看见他抱着我,紧紧地抱着我,眼里不断地涌出泪水,缓缓跪在地上,我听见他用哭得沙哑的声音地喊着我的名字。


他说着让我别走。


少年的崩溃就在那一瞬间迸发出来,积攒了许久的泪在那一刻涌出,平日里的温柔与冷漠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


远处的灵魂看着自己被爱人抱着,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爱人抱着。真是可笑。


我笑了,但笑着笑着泪却又流了下来,我不受控制地捂住了眼睛,想要阻止泪水的涌流。


我将爱传给风,让它带给你,让你倾听。


/天边的云遮住了耀眼的阳光,遮住了少年的爱与放荡不羁。


曾经那个我的意气风发的少年啊,如今却只剩一具冰凉的躯体,没有温度,没有知觉。


那天的风有些暖,但我怀中的少年是冰凉的,一直都是冰凉的,他的手不如平时那样温暖。


我抱着那个熟悉的身体,却怎么也抱不紧,双手在颤抖,平日冷静从容的我在此刻变得手足无措。


那个曾在我眼前快快乐乐,活蹦乱跳的少年,如今却替我挨了子弹,死在我的脚边。


怎么会呢,前一秒,他还拉着我的手,说今天甜品店的新品很好吃的,后一秒他就与我阴阳两隔。


那天风说你说你爱我。


挽月归时

卡埃/慌乱之下

*ooc致歉

*文笔不好警告

*标题与内容不符

*校园设

——————


今天在凹凸学院里,多了一些不太寻常的事情,明明今天下雨,可学校非要练习消防演习,这可遭到了许多学生的吐槽。


“哎呀,衰仔这学校是发了什么疯,下雨天的消防演习,我能撑这伞去吗?”这是一位女子说的,或许是这位女子说的太多了,埃米实在是听不清了,最后随便乱说“对啊,我真的服了,校长我谢谢你”


埃米实在是无奈,谁叫这女生是他姐啊,没错,刚刚的女生正是艾比。


“哎呀呀,就这么点雨就受不了了啊”凯莉插话到。“哼,凯莉,我说什么,不关你事,我爱咋滴地咋滴”艾比不满道“凯莉,你明明也很不满这行为吧”安莉......

*ooc致歉

*文笔不好警告

*标题与内容不符

*校园设

——————


今天在凹凸学院里,多了一些不太寻常的事情,明明今天下雨,可学校非要练习消防演习,这可遭到了许多学生的吐槽。


“哎呀,衰仔这学校是发了什么疯,下雨天的消防演习,我能撑这伞去吗?”这是一位女子说的,或许是这位女子说的太多了,埃米实在是听不清了,最后随便乱说“对啊,我真的服了,校长我谢谢你”


埃米实在是无奈,谁叫这女生是他姐啊,没错,刚刚的女生正是艾比。



“哎呀呀,就这么点雨就受不了了啊”凯莉插话到。“哼,凯莉,我说什么,不关你事,我爱咋滴地咋滴”艾比不满道“凯莉,你明明也很不满这行为吧”安莉洁说

“闭嘴,呆头鹅。”凯莉假装十分生气地说“对不起,凯莉”安莉洁道歉道



或许是埃米不想打扰她们说话,所以埃米他选择退出。他刚刚逃离了这混乱的场合,消防演习的铃声便响起来了



慌乱之下,埃米感觉他撞到了一个人,可埃米连他的样子都没有看清楚,后面的同学就在催促他,无奈之下,埃米只好到了一句歉就赶紧走了。



等他到操场时雨下的已经非常大了,埃米只好带上帽子,他回头想找艾比时有一个男生走了过来。

“是你撞了我弟?”这位高大的男说。“啊?”埃米不明所以的啊了一句,不过,他还没有问清楚状况时,校长的声音从主席台上响了过来,那位男生便说“我劝你注意一点”便走了……


不明所以的埃米便往操场中心走去了



————

有亿点少,566个字,下次多亿点吧。

还有,你们猜猜那位男生是谁。

也就有那么亿点点ooc,啊啊啊,太难写了😭

佐斯zossy

是炎宝约的卡埃贴贴!!

好久之前的计划
今天终于圆梦!!

可爱小男孩比心!

卡米尔我

埃米是  @收到了直男o一见不钟情心有所属和农奴再改名 炎宝 


是炎宝约的卡埃贴贴!!

好久之前的计划
今天终于圆梦!!

可爱小男孩比心!

卡米尔我

埃米是  @收到了直男o一见不钟情心有所属和农奴再改名 炎宝 


佟铆

格瑞制造了一个仿生人?

简介:金是从过去穿越到未来 ,但他们以为金是格瑞制造出来的仿生人 。

2000+       ooc预警

cp:瑞→金→←嘉

——————————————————


“那你制造他干什么!难道不是下定决心让所有人都越不过心里那道坎吗!”


“你不就是要所有人都无法忘记他吗!是不是只有我们活在愧疚里你才满意!”


————————————


“她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她的性格你比我清楚。”


“我当然清楚。”金不自觉的拽着自己的衣角,闷闷不乐的说,“他们是不是还很在意你说的那件...

简介:金是从过去穿越到未来 ,但他们以为金是格瑞制造出来的仿生人 。

2000+       ooc预警

cp:瑞→金→←嘉

——————————————————


“那你制造他干什么!难道不是下定决心让所有人都越不过心里那道坎吗!”



“你不就是要所有人都无法忘记他吗!是不是只有我们活在愧疚里你才满意!”



————————————


“她的话你不用放在心上,她的性格你比我清楚。”


“我当然清楚。”金不自觉的拽着自己的衣角,闷闷不乐的说,“他们是不是还很在意你说的那件事。”


“我虽然没经历过,但我觉得时间那么久了,他们确实不能一直为那件事而愧疚吧。”


格瑞低头看着那郁闷的金色脑袋,缓缓的说:“那就换种方式安慰他们吧。”



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紫堂幻第一想法不是激动,他慢慢悠悠的走到格瑞的实验室,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内心的挣扎,但他还是第一个到的。


拿到耳机的一瞬间,紫堂幻犹豫了很久,还是视死如归的戴上去了,虽然事先给自己做了心理准备,但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哽咽。


“紫堂,好久不见啊!”


“对不起。”


金愣了一下,没想到昔日好友如今听到他的声音,第一句话竟是抱歉。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我……”


紫堂幻紧张的有点结巴,即使知道这个只是仿真机械,但一想到他有金的记忆,能切身体会金的所有感受,他就觉得他说的话都是金会问的。


但就像金所问的,他到底在对不起什么呢?


“那次任务如果不是我有事没去,你就不用代替我去,或许……你就不会死了。”



“可这也不是你的错,谁会知道那次任务会发生什么?你我都不会预测未来 ,这件事便定义不了错误 。”


“你没有错 ,别人的闲言碎语多听无益 ,我以前和你说过的话你怎么都忘记了,明明那时候你也答应过我做好自己,你怎么又忘记了 。”


紫堂幻擦掉眼泪,自责的说 :“对不起。” 


“……”


——————————————————


“金。”


“卡米尔!”金惊喜的说 ,“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卡米尔倒也没有想到它会把声音模仿的那么像,就好像他们曾经还是搭档的时候 ,金经常用这种语气叫他和埃米。


“……”


“金?”


“埃米!你们是一起来的呀!”金激动的说 ,“看来我们小队又聚在一起了!”


埃米苦涩的说:“是啊,聚在一起了。 ”


“你们好像很难过?”


“是因为我吗?”


金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 ,在他们耳里仿佛有些失真 ,真的太久没有听见了 。


“对不起。”


他们两个异口同声的向金道歉 ,坐在另一间房子里的金听着这句对不起 ,一时间心里感慨万分 。


“我们那时候没有和你一起去参加那个任务,我们三个是最好的搭档 ,就不应该让你一个人去参加任务的 ,对不起! ”


埃米说完之后,耳机里一片平静 ,他突然感觉到一阵恐慌 ,无助的看向卡米尔 ,卡米尔是静静的握着他的手。


“你们好奇怪 。”


过了好久耳机里才传出一句话,却带着浓浓的感慨。


“如果我当时知道你们会这样子,一定会死不瞑目的。” 


“金……”


卡米尔有一些失声,在旁边的埃米冷汗直出。



“……”



————————————————


这一聊就聊到了下午五点,正当金以为没人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声从耳机里面传出来。


“金。”


没等金出声,她便自顾自的说起来了。


“格瑞造了一个仿真人,你知道他长得像谁吗?”


当然像我了,金在心里默默说道,你说的仿真人就是我。


“凯莉……”


“我其实撒谎了。”凯莉颓废的说:“我觉得你和他很像。”


凯莉刚见他的时候以为他是格瑞制造的仿真人 ,说了一大堆不好听的话,当时他也没有什么想说 ,只是觉得越大凯莉的脾气越发暴躁了 ,但他没有想到表面上看上去若无其事的凯莉,其实一直很在意。



“我觉得很对不起你 ,明明当时你就在我身边 ,我就这么看着你掉下去。”


“……我没有救你。”


这时金也听出了不对劲 ,凯莉从不会说这种话的。


“你喝酒了 ,凯莉。” 


“你掉下去的时候是不是恨我,我……”


“我在想让你活下去 ,不要浑浑噩噩的活下去 。”


“我知道凯莉想救我,我知道凯莉那个时候只是不想让其他同伴暴露,我也知道凯莉这几年都没有开心过。  ”


“但凯莉不知道我知道这些 ,凯莉不知道我其实一点都不怨她,凯莉也不知道我那个时候的想法和她一样。”


“……”


————————————


最后一个人是最让金出乎意料的,当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 ,金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 。


“你为什么不说话?”


“嘉……嘉德罗斯?”


“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嘉德罗斯听着耳机里传出来的声音,心里的苦涩逐渐蔓延开来 ,“渣渣!”


“你……你来干什么?”金的语气带了一点赌气的味道。


嘉德罗斯沉默了 ,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对着墙发呆,他知道嘉德罗斯就坐在这堵墙后面。


“对不起。”


金无语了,又是这句话,他今天是把这辈子的对不起都听完了吧 ,还没等他该从哪个方面证实嘉德罗斯并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嘉德罗斯后面那一句话就让他愣住了。


“我后来的日子没有你了。”


声音带的丝丝哽咽,金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过了好久他们两个才缓过来 。


“我爱你 ,所以我们未来要一直在一起。”金的声音带着笑意,“我们不是这样约定的吗?”


“你没有食言 ,我们依旧相爱。”

——————————————



“格瑞,我要回家了!”金冲着站在玻璃外的格瑞挥手 。


在金踏入光圈之前 ,格瑞突然叫住了他。


“金。”


金像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的走入了光圈,没有一丝停顿 。



明明知道他回去就是送死  ,但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让金留下来。

卡欣爱磕cp

在天台

第一次写文

写的不好可以不看

作者脑洞不是很大

有cp向

(●—●)


1.几天过后埃米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质问道“你们这样有意思吗?”  没有一个人回应只是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笑声,自从那以后老师也开始排挤他了(别问为什么,问就是他打扰了课堂纪律)


2.“再过一个星期,卡米尔就回来了”  埃米喃喃自语到,但是他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她的身体布满刀痕,衣服都是他们写的脏话,辱骂他的脏话,他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得很恐怖,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笑的那么恐怖


3.他缓缓的走向楼顶坐在栏杆上,欣赏着这世界美丽的风景,这时卡米尔的的...

第一次写文

写的不好可以不看

作者脑洞不是很大

有cp向

(●—●)




1.几天过后埃米终于忍不住了,大声质问道“你们这样有意思吗?”  没有一个人回应只是有一些零零碎碎的笑声,自从那以后老师也开始排挤他了(别问为什么,问就是他打扰了课堂纪律)




2.“再过一个星期,卡米尔就回来了”  埃米喃喃自语到,但是他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她的身体布满刀痕,衣服都是他们写的脏话,辱骂他的脏话,他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得很恐怖,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笑的那么恐怖



3.他缓缓的走向楼顶坐在栏杆上,欣赏着这世界美丽的风景,这时卡米尔的的电话来了,“埃米,我现在要回来了,有没有想我啊?” “嗯想,对了你不是要下个星期一回来吗,怎么提前回来了”  “因为太想你了,你现在在哪啊,能不能来接我”  …电话那头没说话,直接挂了电话,卡米尔很细心,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他在电话那头听见了细微的风声和一阵一阵的鸣笛




(●—●)

呃呃,我想了好久的凑合着看吧(づ ●─● )づ

临那什么宋
快了快了,画完了再删这条

快了快了,画完了再删这条

快了快了,画完了再删这条

无花果布丁十号

416男子宿舍日常(九)

卡埃 注意避雷 校园pa  架空

  卡米尔快步向甜品店走去,埃米刚刚发消息说,甜品店出了一款新甜品,问他要不要来看看。

  卡米尔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独处机会,回了一句“等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往甜品店赶。

  埃米看着新出的芒果慕斯,跃跃欲试。一边张望着卡米尔的身影,一边不断的向甜品店里望着。

  等卡米尔走近甜品店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埃米往手心呼气,然后揉揉冻的发红的脸,左右张望一下,又回头看看店里的情况。

  卡米尔解下自己的围巾,向埃米走去。

  “埃米。”

  “啊,卡米尔,你来啦,我们快进去吧!”埃米笑笑,向门的方向走......

卡埃 注意避雷 校园pa  架空

  卡米尔快步向甜品店走去,埃米刚刚发消息说,甜品店出了一款新甜品,问他要不要来看看。

  卡米尔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独处机会,回了一句“等我”就以最快的速度往甜品店赶。

  埃米看着新出的芒果慕斯,跃跃欲试。一边张望着卡米尔的身影,一边不断的向甜品店里望着。

  等卡米尔走近甜品店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埃米往手心呼气,然后揉揉冻的发红的脸,左右张望一下,又回头看看店里的情况。

  卡米尔解下自己的围巾,向埃米走去。

  “埃米。”

  “啊,卡米尔,你来啦,我们快进去吧!”埃米笑笑,向门的方向走去。

  “等等”卡米尔靠近埃米,把围巾给埃米围好。“怎么不先进去?”

  “嘿嘿,这不是等你吗,等你来我们一起进去”埃米伸手摸了摸围巾,又接着说“你不冷吗卡米尔,围巾给我,你围什么”

  “我不冷”卡米尔先埃米一步走到门边,拉开门,让埃米进去。“以后不要在外面等我,如果我来的迟,你就先进去”

  “啊,好!卡米尔,你真是个好人!”

  埃米向卡米尔发送好人卡。

  “你好!请给我两份芒果慕斯!”埃米在柜台处点餐,“卡米尔,要喝什么吗?”回头问身后的卡米尔。

  “我都可以。”卡米尔压压帽檐,伸出手臂托住柜台,以免旁边的人撞到埃米。

  “那就两杯半糖的热可可,谢谢!”

  卡米尔用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正打算结账,埃米已经抢先一步付了款。

  “请两位到空位处就坐,我们一会儿会为您送去餐点。”

  “走吧卡米尔,我们去那边坐”埃米指着落地窗旁边的空位说。

  “你怎么付款了,今天我迟到,应该我请你的。”

  “哎呀,别这么客气嘛,你也帮过我很多次的忙,这一次就我请你好了!”

  埃米和卡米尔坐到空位后,埃米就解下乐围巾,叠好递给卡米尔。“谢谢你的围巾卡米尔,真暖和”

  卡米尔接过围巾,放在位置的另一侧。正要打算开口问问埃米最近怎么样,就听到埃米说“我要去学学怎么织围巾,给我老姐织一条。”

  “你还会织围巾?”卡米尔略有些吃惊的问。

  “目前还不会,不过我可以学。”埃米打开手机搜起了教程。

  “你和你姐姐关系很好啊”

  “切,才不好呢,我老姐就知道坑我,不过她没有自理能力,我得多照顾她一点。”埃米滑动着屏幕,撇撇嘴。

  “您的餐点,请用餐”

  芒果慕斯终于被端了上来。

  “哇塞!这个看起来好棒啊!快让我尝尝味道!”埃米先拿小勺把蛋糕上的芒果一块一块吃掉,才开始吃蛋糕的部分。

  卡米尔看着埃米吃掉芒果,又看了看自己的蛋糕,拿起勺子,将芒果一块一块盛到埃米的碟子里。

  “我还没有吃,也没有用勺子,是干净的。”卡米尔放好芒果,又怕埃米嫌不干净,补充道。

  “啊!卡米尔,你不吃芒果吗?”

  “你爱吃芒果,你吃”卡米尔用勺子切下一块松软的糕体,送进嘴里。

  “你真好卡米尔!”埃米说罢,就一勺一勺把卡米尔给他的那份芒果吃掉。

  卡米尔看着埃米吃东西的样子,浅笑了一下。

  嗯,有点可爱。

收到了直男o一见不钟情心有所属和农奴再改名

误入羚角号,被迫看自己同人本而不知所措的二人

误入羚角号,被迫看自己同人本而不知所措的二人

🐱猫猫爆炒面包🍞

老早前的sb画了,不想肝了,看有缘在画下去吧

啊啊啊啊不会画分镜要死了!!

多CP注意避雷

老早前的sb画了,不想肝了,看有缘在画下去吧

啊啊啊啊不会画分镜要死了!!

多CP注意避雷

营业中

国王游戏 [卡埃]

    第一局

  “呀,我是国王呦~”凯莉笑到,“3号和7号抱一下。都是谁呀?”

  “唉?我是3号。祖玛祖玛,你是7号吗?”雷德将牌放在桌子上。

  “不是。”蒙特祖玛一脸冷漠。 “我是。”紫堂幻弱弱地举了下手。“嗯?不是祖玛,抽泣抽泣~”“哎呀呀,快一点啦~”凯莉带有一点看戏的语气。于是两人抱了一下就马上分开了,然后雷德就哄祖玛去了(好像只有雷德知道祖玛生气了)。

       第二局...


    第一局

  “呀,我是国王呦~”凯莉笑到,“3号和7号抱一下。都是谁呀?”

  “唉?我是3号。祖玛祖玛,你是7号吗?”雷德将牌放在桌子上。

  “不是。”蒙特祖玛一脸冷漠。 “我是。”紫堂幻弱弱地举了下手。“嗯?不是祖玛,抽泣抽泣~”“哎呀呀,快一点啦~”凯莉带有一点看戏的语气。于是两人抱了一下就马上分开了,然后雷德就哄祖玛去了(好像只有雷德知道祖玛生气了)。

       第二局

  “哎呀呀~我是国王,呵呵~那就1号和5号各说他/她最喜欢的人咯~”帕洛斯笑眯眯的说道。“哈哈哈,我是1号。”金说,“嘿嘿,当然是格瑞了。” “嗯”格瑞一脸淡然,但从他红了的耳尖可以看出他并不淡定,尽管他已经知道发小的答案是什么了,但每次听到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心跳加速。“哈哈,5号是本大爷。”佩利笑嘻嘻地,“嘶…最喜欢的人…哈哈,那肯定是帕洛斯了。”佩利肯定的说,“帕洛斯对我最好了,虽然雷狮老大和卡米尔对我也不差,但我还是最喜欢帕洛斯了。” “唉,傻狗”帕洛斯如此感到,心想“竟然被一只傻狗告白了。”

  被提及到的雷狮和卡米尔很是懵逼(一个偷看安迷修,一个注视着埃米,你们能知道发生了什么才怪呢)

  “老姐” “嗯?” “为什么我老觉得有人看着我呢?背后凉嗖嗖的。” “哎呀,你别整天疑神疑鬼的。啊!我的白马王子好帅呀。”  “阿嚏—”旁边的安迷修无缘无故地打了个喷嚏“嗯…是有谁想我了吗?”


宇宙无敌唧唧超人

呜呜没做完,喜欢可以给我点评论

呜呜没做完,喜欢可以给我点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