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卡拉缇娜

450浏览    19参与
你说什么

【德哈】小精灵与偷心巫

*ooc预警   

  
    


    

  哈利又一次被堵在自己家门口进不去了。 

  他试过了短时间内一切能想的起来的密码,然后被要求继续书写精灵族的校验码——透明屋的小圆门始终纹丝不动。 

  一次又一次地重试,气恼而沮丧。 

  哈利知道小屋肯定又惨遭邪恶的窃窃巫的毒手了。他们是森林里最可恶的一族,每天不停地偷窃各种各样的东西,无所不偷,无孔不入。用种种你闻所未闻、意想不到的手法,偷走你的心爱之物。他们干尽了坏事,天怨人怨,但大家却防不胜防、无可奈何。 

  不知怎的,这段时间他...

*ooc预警   

  
    


    

  哈利又一次被堵在自己家门口进不去了。 

  他试过了短时间内一切能想的起来的密码,然后被要求继续书写精灵族的校验码——透明屋的小圆门始终纹丝不动。 

  一次又一次地重试,气恼而沮丧。 

  哈利知道小屋肯定又惨遭邪恶的窃窃巫的毒手了。他们是森林里最可恶的一族,每天不停地偷窃各种各样的东西,无所不偷,无孔不入。用种种你闻所未闻、意想不到的手法,偷走你的心爱之物。他们干尽了坏事,天怨人怨,但大家却防不胜防、无可奈何。 

  不知怎的,这段时间他们盯上了他的透明屋,时常破译咒语,解开密码,盗用小屋,害得哈利有家不能归。这是他丢的第三座透明屋了。 

  气到不行的小精灵红着脸对空气愤怒地大喊:“你们这些可恶的贼、强盗、小偷、病毒、木马、黑客……” 
    


    

  哈利喜欢仰躺在唱那些婉转动听的精灵歌谣,总是害得无数睡眼朦胧的幼崽们忍不住闻声竖起耳朵——就都提早出世了。 

  从前的他这时会赶紧一骨碌下树,欢天喜地地收集精灵幼崽褪下的那些梦一样薄脆轻盈的胎衣,它们曾是哈利透明屋里最美的收藏。还有一阵阵小鸟清脆悦耳的啼啭,蝴蝶遇到喜爱花朵时难为情的红晕,秋天苹果林醉人的甜香,诸如此类的藏品在波特家透明屋里俯拾皆是。 

  一想到那些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哈利就黯然神伤——前些年第一次失窃时,它们就被窃窃巫偷走了,也不知给怎么糟蹋了。 

  自那以后,他的频频遭扰遭窃。第一次失窃时,哈利差点哭成个泪人儿,度过了好几个失眠的夜晚,要知道那些藏品可都是他最最在乎的东西。他乐此不疲地采集整理,每天喜悦地欣赏把玩。现在就这样消失了,对他真是莫大的打击。

  罗恩是哈利最好的朋友,但他也非常不解:“老兄,你怎么会这样呢?据我所知,你这种癖好在中老年人类中很常见,可我们精灵都理性开明,是不会对琐事钻牛角尖的。你这么敏感脆弱的话,这漫长的三百年寿命岂不成了煎熬啊?”

  哈利告诉他,自己捕捉到的那段他进行光合作用时的录像也不见了。对方听了使劲摇了摇头:“那就再拍一段呀,我的翅膀整天都在进行光合作用呢。” 

  对他的迟钝哈利大为光火,“那可是我们刚认识感觉最美好的时候记录下来的光合作用呀,现在你见到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心跳了!” 

  “老那样跳,我会得心脏病的。”罗恩也有些生气了,他觉得哈利是在胡搅蛮缠。 

  这下哈利更生气了,眼泪哗啦哗啦,把他栖身的那棵大树都淋湿了。 

  “好啦好啦,”罗恩最见不得人哭,“哈利,小屋里丢点花里胡哨的东西还没什么,你可别因为不务正业,引狼入室,以后给家族带来麻烦啊。” 

  哈利突然不想哭了,他悄悄翻个白眼,使劲揉了揉脸,从树上跳下来跑去找自己的另一个朋友赫敏了。 

   
 
    

  赫敏的透明屋在泥土下面,她在老榕树的根须上敲了半天,底下才闷闷地传来一声:“谁呀?” 

  “是我,哈利。” 

  “又怎么啦?”地下马上出现一道柔黄的光,哈利迎着光走进去,赫敏笑呵呵地在他身后关上门。 

  听了哈利的控诉后,对方安慰道:“别难过,我有办法收拾那些坏家伙!” 

  机灵的女孩到族长邓布利多那儿如此这般一说,马上给哈利争取到了第四座更大的透明屋。 

  然后,很快,他的屋子一如既往地又被非法侵占了。 

  不,准确地说,那个惯犯也随机落入了法网——赫敏布置的盘根错节的魔鬼网抓住了这个专偷哈利透明屋的窃窃巫。 

  他被绊住了手脚,坐在错综复杂的须根笼子中,现出了原型,不再透明。但他并不慌张,除了稍微有一点窘迫外显得若无其事。灰眼珠骨碌碌转动着,不避不惧地看着屋子里的三个人,眼光明显在哈利脸上多逗留了一会儿。 

  “这时候太晚了,明天再请示邓布利多,看怎么发落这个惯犯吧。”罗恩说着,仔细检查魔鬼网开关,“哼,他逃不了!” 

  三人正准备离开,那个窃窃巫突然发话了:“等一等,红毛韦斯莱!穷鬼!”梅林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罗恩的姓氏的,“我其实是被窃窃巫他们逼着到这里的,你们可以听听我的苦衷吗?”他说话慢悠悠的,有点招人厌。 

  没有谁理睬他,罗恩还狠狠瞪了他一眼,只有哈利踌躇了一下,放慢了脚步。赫敏发现了朋友的犹疑,赶紧拉了下哈利的手臂:“不要轻信他的话,窃窃巫一向很狡猾。” 

  哈利难为情地笑笑:“怎么会,我只是想问问他把我透明屋里的东西弄到哪儿去了。” 

  走出去老远,他们还能听到那个窃窃巫在身后拖着长音大叫:“喂!那个善良的小疤头!相信我是迫不得已的!” 

  他在跟我说话吗?真没礼貌。哈利气愤地想,好奇和恼怒使他的那个想法更坚定了:他要去问问那个一头金发的窃窃巫,他被偷的那些藏品怎么样了。 

  当天夜里,哈利向赫敏撒谎说去罗恩那儿,然后悄悄地回到了自己的透明屋里。 

  在明亮的月光下,他注视着须根笼子中困兽般的窃窃巫。对方没有睡着,见到他来,眼睛里似乎有光一闪而过,但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似乎哈利的出现在他的意料之中。 

  哈利看着他,不愿先开口,还是他主动打破了沉默:“你好啊,小疤头!” 

  那口气好像跟自己很熟似的。哈利板着脸问:“你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他露出诚恳的笑容:“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吧。” 

  “哦?” 

  首先,你可能会问我,为什么老跟你的透明屋过不去。”见哈利不置可否,他继续说下去,“其次你一定对我也很好奇——我究竟是怎样破译密码进入你的透明屋的呢?” 
    
   “这是情理之中的嘛。”哈利故意淡淡地说。 

  “在告诉你这两个答案之前,愿意先听一下我的故事吗?尽管放100个心,我绝对不会要求你放我出去的(哈利心里哼了一声)。因为你大概想不到,其实身陷囹圄对我倒是一种莫大的解脱。” 

  哈利没出声,听他自顾自地讲下去:“说来话长啊,知道我们为什么喜欢窃取别人的东西吗?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的寿命太短了,比起你们漫长的三百年光阴,我们区区三十年的寿命短得简直像白驹过隙,这太不公平了。哦对,我叫德拉科,德拉科·马尔福。愿意为您效劳,小波特先生。” 

  见哈利若有所思,窃窃巫又深深叹了口气:“这也是我根本不想出去的原因,反正现在我已经二十九岁多了。当我们了解自己生命的长度后,基本上就生活在被时间和恐惧通缉的痛苦之中了,所以我们特别嫉妒、憎恨你们以及其他高寿的族群,能够拥有那么漫长从容的时光!小偷为贼,大偷为盗,这两种我都不屑为之。” 

  哈利还是不太相信,德拉科便用更认真的语气说道:“任何一种行为都有追求的最高境界,我们也不例外,我窃取的可都是别有情趣的难得之物。通过你的那么多藏品我就知道,你也是个有追求的精灵。” 

  “请问你偷了我那么多东西后是怎么处置的呢?”哈利忍不住问道。 

  “这个嘛,先别急,我马上就会告诉你的。嗯,你想不想知道我原先是什么?巫?精灵?都不对,其实我原先是人,是被窃窃巫首领里德尔从人间偷来拐来骗来的人类的孩子,然后他们威逼利诱,残忍地把许多像我这样的孩子训练成各种各样的贼,专门为他们偷盗各种东西。 

  “我们分工明确,偷的门类千奇百怪。最不入流的是专偷森林里老弱病残精灵们的那些小混混了。盗亦有道,20岁那年,我得以跻身窃窃巫中最特殊的一个小组,那里集中了族里所有最出色最顶尖的高手。 

  “我最擅长的是寻觅并偷窃你们精灵族的心爱之物,所以也有人管我叫做‘偷心巫’。也许因为原先是人的缘故,我知道什么样的物品最珍贵,当然这珍贵有时只是针对特定的精灵而言的,有时则放之四海而皆准。然后我们再据此向不同的受害者设定并索取赎金,我深谙这方面的心理之道。 
    
   “你们认为我们的行为是可耻的,但我认为这只是雕虫小技,因为时间才是真正的大盗。他每天每时每刻都在对所有的一切潜移默化或公然转变,他改变着我们的头发和皮肤,偷走了所有人的生命和活力。跟他比起来,我们的行为简直连小打小闹也算不上,不是吗? 
    
   “现在我也很快要被他收入囊中了,所以我才会这么视死如归。言归正传,是我最先发现了你的小屋,在古板乏味的精灵族里你是一个异类,那些丰富精彩的藏品是我鉴定过的最有品味的艺术品之一,丝毫也不比情感炙热的吸血鬼的藏品逊色。嗯,而且很合我的口味。 
    
   “我们的专业黑客会协助我解开你的透明屋密码,让我登堂入室探囊取物。然后我们视受害人的经济情况而决定赎金的多少。” 
    
   哈利好奇地问:“那,为什么我被偷了这么多心爱之物,却从没有收到过赎票的信呢?” 
    
   “我们只做大户的,对那些经济能力有限的精灵一般不会联络。” 
    
   哈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突然想起了刚刚面前这位窃窃巫对罗恩喊出的那句咬牙切齿的“穷鬼”。 
    
   德拉科哈哈大笑起来:“小疤头,千万别生气哦。”他说话还是慢吞吞的,哈利真想狠狠给他一拳。 
    
   “难道你没有毁弃我的那些收藏品吗?” 
    
   “毁弃?怎么会?我的目标是你们小精灵心目中最重要的东西。因为我们太缺乏这些闻所未闻的情感了,像美好、感动、甜蜜、奉献……所以除了小部分被受害人赎回外,绝大部分都被收藏在我们窃窃巫的博物馆里,边上还有我的附言,以便让巫师,尤其是孩子们参观了解你们所谓的情感是怎么回事。某种意义上,它又是一座情感图书馆呢。” 
    
   哈利对“小精灵”这个称号多少有些不满,但他不由得不信:“马尔福先生,请问您看到过我的一小段录像吗?” 
    
   “什么内容的?” 
    
   “啊,是、是罗恩·韦斯莱的光合作用,录在一片枫叶的标本上。” 
    
   “哦……”德拉科低吟着,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会儿才说,“我不敢夸口自己过目不忘,但好像是有的。我得去我们的博物馆查一下才能确切地告诉你。” 
    
   “如果还在的话,请您务必还给我,好吗?” 

  金发的偷心巫盯着黑发的小精灵:“你确定这个对你真的非常重要吗?” 
    
   哈利拼命点头。 
    
   “那个罗恩·韦斯莱——”德拉科顿了顿,“他是你男朋友吗?” 
    
   “??!”哈利又开始拼命摇头。 
    
   “我就说嘛,”德拉科耸耸肩,“你看他那穷酸鬼的样子!最起码活了一百多年了吧?还没我有钱呢。”见对方摆出一副快要生气的表情,他忙换了个话题,“其实失去了就顺其自然嘛,现在在我看来,我原先费尽心机盗取的那些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在时间的长河里,它们都只是不起眼的一滴水珠而已。” 

  哈利又开始一个劲的摇头:“可是这滴水珠里有我最珍爱的东西啊!” 
    
   “我不明白,小——” 
    
   “因为你从来没有过友情,也从来没有体会过爱。” 

  “可那难度太大了!” 

  “这难不倒您,您就是这方面的高手呀!”哈利恳求道。 

  “但里德尔对发生在自己族里的作奸犯科的行为,惩罚是极其严厉的,一旦被发现,会身中水箭,最后化作一摊黑水……”德拉科可怜巴巴地看着哈利。 
    
   在后者的再三请求之下,他才很不情愿地答应试试看。 
    
   于是哈利笨拙地开始研究赫敏布下的魔鬼网,在德拉科毫无用处的指点下,他干脆一把火烧了那团植物。 
    
   德拉科迫不及待地蹿了出来,活动着身子,仔细地按摩着被铐过的手腕和脚踝,用跟刚才完全不同的声调说道:“小疤头,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去博物馆的话,很有可能变成里面活生生的一个展品哦。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伤害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我们还是就此告别吧。” 
    
   哈利急了,明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但仍存了一丝天真的幻想:“马……不,偷心巫先生,你刚才答应过我的——” 
    
   “嗬,你明知道我是偷心巫,还会这么相信我,简直笑死巫了!对我来说,最有挑战性和成就感的,莫过于成功俘获别人的心了!此刻我的自由就是自身才能的最好证明,不是吗,小疤头?”德拉科扬了扬下巴,不可一世的样子就差直接往他脸上写“有种来打我”几个字了,“不过你也好歹学到了点什么,别一天天的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随便告诉你一声,你那几间透明屋,正专门存放着那些我们盗来的情感物品呢。” 
    
   “赃物!”哈利咬着牙更正他。 
    
   “好啦,这个纸鹤留给你,小心气炸肺哦,”德拉科从怀里掏出一团东西,展开手后小小的纸鹤扑闪扑闪地飞到哈利面前,“因为生命的短促,所以我尤其对各类情感充满好奇。虽然很遗憾,我好像从来没有拥有过那种美好的情感——” 
    
   哈利冷笑:“你这样的骗子还幻想着有人会真心对你?”他一把拍开翅膀都快扇到自己脸上的纸鹤,“谁要你不知从哪儿偷来的脏东西!” 
    
   偷心巫不以为然地“拜——”了一声,在纸鹤略显凄凉的啼叫中扬长而去。 
    

  不争气的眼泪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哈利哭了,心里恨死了马尔福,这个十恶不赦的巫师! 
    
   泪眼朦胧中,有谁进来了,轻轻地用几片柔嫩的花瓣拭去他的眼泪。 
    
   “敏——”哈利呜咽着,“我、我把窃窃巫放跑了……” 
    
   对方没有吭声。等哈利觉得不对劲抬起头来,眼前除了那只令人心烦意乱的纸鹤,却什么人也没有。 
    
   天渐渐亮了,赫敏和罗恩他们马上就要来了,面对空空如也的须根笼子,哈利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于是只能采取一走了之这种不太负责任的做法。 
    
   这次他是真正无处可去了,无奈地带着纸鹤在森林里漫无目的的游荡。他无意留下那个不知道是哪个精灵所做的小手工,可这小东西就跟成了精似的寸步不离。 
    
   都是那个可恶的马尔福!哈利心里的愤怒之火熊熊燃烧,突然决定冒险犯难去窃窃巫博物馆,拿回自己的东西。 
    
   哈利向窃窃巫地盘上的树木们打听到,他们还真有个无耻的博物馆呢。 
    
   “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小偷还把这座赃物的藏馆造的如此堂皇……”哈利躲在角落里喃喃道。 
    
   自不量力的跑到大贼窝里去偷东西,哈利心惊胆战地刚开始在第一层里寻找,就不幸被他们逮住了。 
    
   许多小的窃窃巫都认识哈利,因为他们曾偷过他太多东西。哈利被关一间黑暗的密室里,不经意间听他们说已经给自己的朋友们送去了一封勒索信。 
    
   可是过了很久也没有一个精灵来救他,哈利又饿又渴,翅膀无力地耷拉下来。 
    
   几天后他绝望了,蜷缩在角落里奄奄一息。 

  突然,哈利听到有谁在叫他。他睁开眼,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和那人金灿灿的头发。他大吃一惊——那竟是早就逃走了的德拉科·马尔福。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打开了,德拉科示意哈利跟他走时,后者依旧迷迷糊糊地如坠云雾。 
    
   可他们还是被发现了,其他的巫师对他们狂追不舍,连放水箭。 
    
   直到赶回精灵们的森林里,哈利才发现德拉科的背上还插着几只箭。 
    
   “还有这个,还给你。”受了伤的偷心巫艰难地递过来一个用藤条卷住的东西,它已经被他的血染成了黑色。 
    
   “马尔福,马尔福你不要紧吧?”哈利吓坏了,一个劲地摇晃着对方的肩膀。 
    
   “没事的小疤头,你别再摇我就没事。”德拉科呲牙咧嘴地强颜欢笑。 

  哈利连忙收回手,“我叫哈利,哈利·波特。”他抽泣着说。 
    
   “噢,我知道的,哈利,我一直都知道。嗬,其实你不来这儿,我也会想办法把这张光盘偷出来还给你的……别哭啦,我可不值得你伤心。本来我才不会这么做呢,反正自己的生命马上就要到了,这才豁出去做一回好人的。我可是偷心巫,千万别又被我迷惑了。” 
    
   “不是的……”哈利泪如泉涌,一滴滴落到德拉科的身上,“你是个好、好人……” 

  偷心巫的脸上露出了甜蜜而满足的微笑:“这几天我一直在幻想,如果我是一个人的话,过着那种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然后他的身子渐渐化作一摊黑色的水,连带着刚才滴落在他身上的眼泪,哈利眼睁睁地看着他慢慢蒸发消失了。 
    
   而一直立在哈利肩头的那只纸鹤,也突然不在动弹,一翻身滑到了地上,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纸鹤”。 
    


    

  回到精灵族的议事厅,哈利远远地就听到赫敏同罗恩一起正在和邓布利多争论着:到底是向窃窃巫们妥协救人,还是置他的安危于不顾,坚守底线。说到一半,罗恩还气愤地差点掀翻了桌子。 

  哈利猛地推门进去:“给大家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 
    
   他没有看一眼邓布利多。 
    
   哈利径直回到了自己的透明屋。门是虚掩着的,一推就开了。 
    
   解开一道道藤条,里面竟然就是他曾日思夜想的枫叶标本的光碟,标签上是他写的“傻罗恩的光合作用”,边上还附着一张署名为“窃窃巫博物馆”的说明书。 
    
   这个,是德拉科的手笔吧。 
    
   哈利怔怔地看着光碟却再也没有兴趣去放那段曾经觉得非常宝贵的录像了。 
    
   屋子里空荡荡的。 
    
   只有地上散落着几片已经干枯的花瓣。 
    
   他下意识捂住了放在心口位置的那种纸鹤。 
    
   此刻,哈利终于知道那个曾用花瓣为自己拭去泪水的是谁了。 

  “所以……这就完啦?”黑头发的小男孩不满意地往被子里缩了缩。 

  “不然?你还想听什么?”坐在床边的男人挑了挑眉看着和他像极了的男孩。 

  最开始的男孩推了下正躺在他旁边的另一个男孩,示意让他提出来。 
    
   头发金灿灿的男孩撇着嘴:“父亲的故事里德拉科和哈利最后总能走到一起的——” 
    
   “爸爸爸爸我们要让父亲讲!”黑发男孩不等他说完就叫道。 

  “不行,阿不思,你老爹现在在圣芒戈值着班呢——斯科皮你快从我怀里出来!双面镜不在这里!回到床上去!立刻!

   

  【END】 

 

*后面可能会把少爷骗孩子的部分写出来 给小精灵一个圆满的结局h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