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卡特琳娜

9580浏览    405参与
x顾浅言x

一张卡特。

虽然发生了让人不安的事,但是相信会变好的。

一张卡特。

虽然发生了让人不安的事,但是相信会变好的。

有茜

求这个踢猫效应的出处

梅迪奇受到克莱恩惊吓后越想越气,于是嘲讽了卡特琳娜,卡特琳娜之后越想越气,转而训斥特雷茜:我生你不如生块叉烧,特雷茜也越想越气,去为难达尼兹,达尼兹只好深夜祈祷,克莱恩被吵醒。

梅迪奇受到克莱恩惊吓后越想越气,于是嘲讽了卡特琳娜,卡特琳娜之后越想越气,转而训斥特雷茜:我生你不如生块叉烧,特雷茜也越想越气,去为难达尼兹,达尼兹只好深夜祈祷,克莱恩被吵醒。

xiaorabbits

攻克诺克萨斯只需要一袋猫薄荷(上)

# 先把这部分发出来以鞭策自己写完剩下的……

# 理所当然的ooc预警

# 粗口预警


对于卡特琳娜来讲,没有什么比早上醒来后,发现身边躺着的是一只梅花鹿更惊悚的事情了。

“危险!拉克丝被人劫走了!”她下意识就伸手去摸枕头下面的匕首。

匕首在熟悉的位置不错,可是触感却有些不一样。不,不是触感不一样,而是卡特琳娜发现自己无法抓握。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她侧头去看自己的手——这只爪子是哪儿来的?

卡特琳娜的动静太大,吵醒了熟睡中的鹿。梅花鹿眨巴眨巴眼睛,蓝色瞳孔在第一时间里充满了茫然。

”啾啾啾(救命啊卡特)!“鹿惊恐地坐了起来。

卡特琳娜愣住了...

# 先把这部分发出来以鞭策自己写完剩下的……

# 理所当然的ooc预警

# 粗口预警


对于卡特琳娜来讲,没有什么比早上醒来后,发现身边躺着的是一只梅花鹿更惊悚的事情了。

“危险!拉克丝被人劫走了!”她下意识就伸手去摸枕头下面的匕首。

匕首在熟悉的位置不错,可是触感却有些不一样。不,不是触感不一样,而是卡特琳娜发现自己无法抓握。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她侧头去看自己的手——这只爪子是哪儿来的?

卡特琳娜的动静太大,吵醒了熟睡中的鹿。梅花鹿眨巴眨巴眼睛,蓝色瞳孔在第一时间里充满了茫然。

”啾啾啾(救命啊卡特)!“鹿惊恐地坐了起来。

卡特琳娜愣住了。对方发出的声音显然不是人类的语言,但自己莫名地听懂了。等等,为什么这只不速之客知道自己的名字?

”吼(你是谁)?吼吼(拉克丝去哪了)!”意识从自己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也十分不对,卡特琳娜吓得往床下一跳——四、四肢着地了?她低头一看,那只爪子,竟然属于自己!自己变成了什么?猫、猫吗?

“我就是拉克丝,你又是谁?你把卡特弄哪里去了?”鹿连滚带爬地也跳下床,质问的音调不断拔高,隔着一张床箭弩拔张地对峙着,对方的喉咙里也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威胁声音。

卧室门突然被打开。卡特琳娜在惊讶来者怎么这么粗鲁无礼之余,在转头的一瞬间瞥见了落地镜中的身影。

“嗷!(这是什么)!”她惊恐地看着镜子里那头和自己面面相觑的花豹子,慌乱之余还撞翻了床头柜上的水杯。好在地毯比较厚实,玻璃杯掉下去后没有摔碎。

“哎呀,姐姐嫂子真有意思,一大早就这么箭弩拔张的,昨晚是吵架了还是什么事情进行得不尽人意?”卡西奥佩娅拖着她的蛇尾巴不请自来,声音中透着兴奋,颇有看好戏的意思。她顺手把杯子捡起来放回原位。

“哪儿有你嫂子,变了蛇之后还出现幻觉了是吗?虽然说你变蛇后视力下降得厉害,五米之外男女不分十米开外人畜不分,但这还没有十米。”卡特琳娜没好气地回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需要仰着头才能看见卡西奥佩娅的脸。“快快,你让泰隆准备一下,拉克丝失踪了,让他马上和我出去找人。”

倒是鹿先反应过来。“你是说……这只豹子……是卡特?”她问道。

“还是嫂子聪明。”卡西奥佩娅嫌弃地看了眼自己反应迟钝智力堪忧的亲姐姐,生动地诠释了什么叫做胳膊肘往外拐。她往柔软的大床上一坐,床垫陷下去了几分。“你们变动物了,是这次召唤师峡谷的惊喜活动。”她轻描淡写地说道。

拉克丝仔细地端详起了对面的豹子。左眼上有一道细长的刀疤,宝石绿的眸子里有着即使刚睡醒也无法掩去的冷酷和不羁,耳朵上还戴着自己前段时间送给卡特琳娜的耳钉……妖娆的样子,是自己的心上人没有错。

卡西奥佩娅也注意到了卡特琳娜耳朵上的那对耳钉。“戴在豹子耳朵上不合适,我帮你拿下来啊姐。”卡特琳娜似乎在一瞬间就心灰意冷地接受了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大型猫科动物的事实,想着先让卡西把看着不伦不类的首饰摘下来再说。没想到,卡西奥佩娅在豹子低下来的头上摸了几把。手指还在耳朵尖儿上捏了捏。

  

一声怒吼响彻了整个杜·克卡奥府。


“你干什么快给我走开嗷呜!”卡特琳娜顺着卡西奥佩娅的手腕就想一口咬下去,看到对方丝毫不怕的样子,卡特琳娜一边安慰自己,“要让着妹妹,”一边收住了牙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持续多久?”卡特琳娜问道。她抬起自己的“前腿”看了看,黄色的短毛里有斑驳的黑色斑块,翻过来之后,五根脚趾之间有四个黑色的小肉垫,最下面则有一块大的山型肉垫。

“一辈子。”

豹子无比错愕地抬起头。“你说什么?”

“嗯。”卡西奥佩娅假装沉重地点点头。

鹿和豹子几乎在同一时间虚弱无力地倒在了地上,脸上写满了绝望二字。

呜……”鹿的鼻子抽动着,无助又无辜地看向卡特琳娜。后者则是无奈地挠了挠地毯。

“好了好了,”卡西奥佩娅摆摆手从床上滑下来。“不逗你们了,应该只会持续二十四小时,之后你们就会恢复正常。还是有值得高兴的地方的,”卡西奥佩娅又拍了拍豹子的头,卡特琳娜条件反射地眯了眯眼。“梅花鹿配金钱豹,你们好歹穿了情侣装。”

卡特琳娜正思考着该如何在不吓到拉克丝的情况下一口咬死妹妹,或者起码要把她教训得以后再也不满嘴说胡话。

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拱了拱自己。卡特琳娜偏过头去看,原来是拉克丝。看着头上那对长长的耳朵让她怎么都想不到眼前的鹿会是拉克丝,但当她看到那对最熟悉不过,早已深深印刻在自己心里的蓝色眸子时,她对鹿的身份深信不疑。

小鹿舔了舔她的脸。“好了卡特,不要气了。”气呼呼的豹子才终于愿意站起来。

“早餐准备好了,就等你俩了,快过来吧。”卡西奥佩娅灵活地绕过一鹿一豹,表示不想看她俩用口水互相给对方洗脸的场景。

  

那明明是充满爱意的舔舐!

  

卡特琳娜因为无比纠结于不能随身带上匕首的事实而显得拖拖拉拉的。经过花园时,走在拉克丝后面的她听到几个音调虽高却不刺耳的声音。

“早上好呀拉克丝小姐。”

“每天能够见到您是艾德里安的荣幸。”

“里奥向您问好。”

拉克丝抖动了下耳朵,循着声源看到了三只松鼠,应当是从不远处的森林里经常来穿梭于花园间的其中几只。

“早上好,小家伙们,”鹿垂下脖子温柔地问好。

小灯泡真受欢迎,卡特琳娜心想。

明明吃的是我种的红松树上的果仁!豹子略为不满地龇了牙。

才注意到卡特琳娜的三只松鼠动作十分僵硬地看向站在拉克丝后面的她。中间那只自称叫艾德里安的——究竟它从哪里听来这个名字的就不得而知了。它和里奥对视了下,又和那只率先向拉克丝打招呼的挤眉弄眼了一下,然后十分默契地,三只松鼠同时转身把屁股对着卡特琳娜,头也不回地飞奔逃走了。

怂货。卡特琳娜翻了个白眼。

“这又是些什么东西,”走进自家饭厅的卡特琳娜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那红褐色的一团是只小熊猫吧,蓬松柔软的长尾巴搭在了椅背上。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只体型于小熊猫数倍的纯灰色美洲狮。对面是一只通身漆黑的大豹子,以及一只雪白的九尾狐狸。

黑豹用余光瞥了一眼姗姗来迟的二人,不,一鹿一豹,然后优雅地舔了舔右爪爪背。

“脏。”她心想。

  

---


看着一大屋子的肉食动物,拉克丝作为人畜无害温顺善良的鹿,情不自禁地打了个颤。

“怎么这么多豹子。”卡特琳娜非常不满地皱了皱眉,甚至都无暇为有不速之客现身于自己家中,还堂而皇之地在等饭吃俨然不把自己当外人来看这一事率先发难。不用多说,一定是卡西奥佩娅把她们“放”进来的。

"没事亲爱的,她们都没有你好看。"拉克丝凑到卡特琳娜耳朵边悄声说道。不知是来自内心深处的冲动抑或是本能作祟,拉克丝在讲完悄悄话之后鬼使神差地伸出舔了舔卡特琳娜的耳朵。卡特琳娜对在公众场合做亲昵举动一向不是很情愿,但现在除了虎躯一震浑身发麻之外也不好做别的什么。

灰“豹子”的眼角不住地抽搐了下。“我们都听得见,另外我是美洲狮,不是豹子。”她认真地纠正道,长长的尾巴在说话之余勾上了正在勤奋洗脸抹脸的小熊猫的毛绒尾巴。

听到这里,卡特琳娜愈发不悦地龇了龇牙,喉咙间出自本能地发出低吼,准备下逐客令。

你们闻起来很熟悉没错,但先把你们轰去客厅再说,这里可是我的私人地盘。她心想。

“拉克丝,卡特。”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卡特琳娜循着声音望向黑豹旁边,嘴角扬起微笑的白色狐狸。

鹿欣喜地走向狐狸。“早,阿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怎么说呢,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艾薇妮就成了这个样子。”阿狸看到旁边躺了只黑豹子的第一反应就是艾薇妮被黑魔法侵蚀了,所以并没有经历像卡特琳娜拉克丝那样的剑弩拔张的紧张场面。

狐狸歪了歪头,瞄了旁边的黑豹子一眼。“索拉卡大人和艾瑞莉娅也是一样的情况,”她的下巴往小熊猫和灰色美洲狮的方向一扬,二人这周因为要和黑色玫瑰洽淡两国合作的事宜而来到诺克萨斯。“我们都收到了一封邀请函,信里说今日是英雄联盟的特别活动,被选中的英雄会变成一只动物,有效期是二十四小时。”

“其实对于我是没有影响的,我想卡西也是——自身就有动物属性的英雄不会有变化。但为了不显得突兀,”她往乐芙兰身上靠拢,用额头亲昵地来回蹭了蹭黑豹的脖子。“我就索性变回原形了。”

“看我多照顾你们的情绪,”卡西奥佩娅幽幽的声音传来。“要不是怕你们一早起来被巨蟒吓得又昏睡过去,我也想玩玩。”

“你真善解人意细致入微,父亲要是知道了肯定会高兴得以为是杜·克卡奥家祖上积德了。“卡特琳娜翻了个白眼。”其实你不就是对死亡莲花和终极闪光有所忌讳么,别以为我不知道。“她默默地想。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说起来又都是贵客,护地盘心切的卡特琳娜也只好暂时把清场的想法搁置在一边。她和拉克丝坐到了餐桌旁。见家主入座后,管家吩咐佣人们去端早餐。

站得笔直的管家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渗出来的汗珠。“大小姐,今天的情况……实在有些特殊,厨房一开始准备的材料虽然还能用,但考虑到各种原因,希望您和客人们多多包涵。”

“没事的,”梅花鹿拉克丝笑了笑。卡特琳娜只是名义上是宅邸主人,一是因为她过于忙碌,二是因为对于各类生活琐事她实在不能更加不在乎。诸多内务细节都是拉克丝和卡西奥佩娅一起敲定管理的,很多决定往往由拉克丝来做。“相信大家都能理解,对吧?”

阿狸忙把拉克丝的话翻译给管家听,一众小动物大动物则纷纷向着优雅沉稳的女主人点点头表示赞同和理解。

管家悬着的心看上去暂时放下了一半。他向在远处等候的几名佣人招了招手,向大家鞠了标准九十度躬后迅速地离开了。

  

“给我把他叫回来!”几秒过后是一声来自卡特琳娜中气十足的咆哮,这次依然响彻了整个府邸。早已走远的管家则选择性失聪,没有返回来看看平日里都是贵族或军要的上流社会人士,看到分别用脸盆水盆装的早餐咖啡后一脸错愕震惊的表情。而作为主人的卡特琳娜觉得颜面扫尽,此刻正大发雷霆要找管家算账。

  

“亲爱的,”拉克丝略带歉意地看了看来宾们,放慢了说话的语调。“其实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没有更好的选择。”

卡特琳娜愤怒地瞪了眼前的那盆咖啡一眼。“给我一盆伏特加才是更好的选择。拿走拿走。”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爪子。

乐芙兰的内心十分纠结。她此刻正在思考到底是用刚刚用来走过路的爪子去蘸食物来吃,还是不顾形象地低下头去扒拉。如果要说最讲究餐桌礼仪的诺克萨斯人,乐芙兰排第二的话,那么绝对没有人敢往第一名的位子上坐。阿狸即使耳濡目染了很多年,在饿急了的罕见情况里,她偶尔会无法抗拒曾经作为野兽的本能而去加快进食的速度。乐芙兰则不一样。她奉行的观点是每一样精心烹制的菜肴都值得被细致优雅地去慢慢品尝,所以举手投足间永远都是从容不迫的样子,更是恪守最重要的一点——从不低头去够食物。

然而面对桌上以脸盆来衡量的早餐,她的眼角不禁抽搐了几下。

“吃吧你,”卡特琳娜明显已经开始自暴自弃。“今天发生的任何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有任何外人知情。”

听她说完之后,屋子里最端着架子的黑豹子和小熊猫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悲壮地埋头吃了起来。索拉卡作为众星之子,显然也无法接受和优雅高贵完全不沾边的小熊猫这一身份。此时此刻,她只希望这悲惨地一天快点过去,然后被所有人迅速又毅然决然地遗忘。


“希维尔呢?”拉克丝蓦地想起来这么一茬,把问题抛给了正不紧不慢品尝白陶瓷杯中的咖啡的卡西奥佩娅。

卡西奥佩娅端着盘子的手微微一抖,显然是被这个问题戳中了痛处。“沙漠里有了新发现,她昨晚急急忙忙地先走了。”虽然她的表情没有任何波澜,但可以听出此刻的她怨气冲天。

“所以你昨晚独守空房了?”卡特琳娜毫不畏惧地火上浇油。

卡西奥佩娅挺直了背脊,丝毫不失风度地把咖啡杯放回旁边的小圆桌上,看起来像是没有被卡特琳娜的挖苦影响到。

“你快点吃,吃完了你们要去森林。”而她的兽眸里无疑写满了怒火中烧四个大字。

“去森林做什么?”鹿歪歪头。

“召唤师们对于这次英雄联盟活动的要求不仅仅是把你们根据性格或者外貌变成动物,而且你们必须在明早之前完成在森林中的冒险。”她笑里藏刀地对卡特琳娜交代道,“马上出发去完成来自德玛西亚英雄们的挑战,不然你们就等着被困在这副躯体里一辈子吧。”


(未完待续)

水雾

战斗学院卡特琳娜 后附一张过程图

战斗学院卡特琳娜 后附一张过程图

xiaorabbits

系好皮带(小段子)

飞机即将要起飞的时候,机舱内又一次传来乘务员的提醒:“各位乘客,为了您的人身安全,请系好安全带。”

早已系好安全带的拉克丝正全神贯注地看着窗外。她忽然感觉到卡特琳娜的手来到了自己的腰间,便疑惑地去看。卡特琳娜刚一把将拉克丝穿着的皮衣拉链拉上,现在正认真地将腰带穿过皮带扣,并娴熟地扣好。她们今天穿了同样款式的短皮夹克,只是卡特琳娜依然坚持着自己简洁的日常装束,拉克丝则是在里面搭了一条印有淡蓝色碎花的白底连衣裙,比起利落清冽的爱人要显得柔美许多。 

拉克丝挑起一边眉毛。“有点紧亲爱的,”她轻柔地说道。“而且我不冷。”

“你没听到乘务员说的吗?”卡特琳娜把脸凑到拉克丝面前,鼻尖贴上鼻尖。“为了...

飞机即将要起飞的时候,机舱内又一次传来乘务员的提醒:“各位乘客,为了您的人身安全,请系好安全带。”

早已系好安全带的拉克丝正全神贯注地看着窗外。她忽然感觉到卡特琳娜的手来到了自己的腰间,便疑惑地去看。卡特琳娜刚一把将拉克丝穿着的皮衣拉链拉上,现在正认真地将腰带穿过皮带扣,并娴熟地扣好。她们今天穿了同样款式的短皮夹克,只是卡特琳娜依然坚持着自己简洁的日常装束,拉克丝则是在里面搭了一条印有淡蓝色碎花的白底连衣裙,比起利落清冽的爱人要显得柔美许多。 

拉克丝挑起一边眉毛。“有点紧亲爱的,”她轻柔地说道。“而且我不冷。”

“你没听到乘务员说的吗?”卡特琳娜把脸凑到拉克丝面前,鼻尖贴上鼻尖。“为了我的人身安全,要把你捆好。”

“真想看看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拉克丝又一次被眼前这个人的歪理逗笑了。

“我脑子里装的?”卡特琳娜歪歪头,从窗户映射进来的阳光恰巧洒在她偏过去的半边脸上,使她笑得眯起来的眸子愈发柔情无限。“自然都是你了。”她轻轻地吻了吻拉克丝的鼻尖。


xiaorabbits

Luxanna

Luxanna - 


My heart trembles, every time the sound of you name

Rolls on my tongue. 

I don't know about writing poems.

I am so shallow.

But I embrace your infinite...

Luxanna - 


My heart trembles, every time the sound of you name

Rolls on my tongue. 

I don't know about writing poems.

I am so shallow.

But I embrace your infinite love in between every single word, fully.

And I could get the stars for you in return, gladly.

You illuminated my world, when I was a fou. 

It's bright-colored because of you.

My troubles are all gone, 

My hate became bygone. 

Let the bullets and blades rain, 

I don't care about the pain.

Because you are irresistible.

Let me shield you, and we together will become invincible.

I love hearing you say my name -

"Kat, Katarina." 

I enjoy feeling you, 

You are mesmerizing, 

Like gorgeous fireworks blooming in darkness, 

Just as how you set my soul alight.

Aren't you unparalleled alright.

You tamed me, and yet you freed me.

I love you to the moon and back;

As long as I am breathing, I think of you all the time.


拉克丝安娜—— 

每个音节从我的舌尖滑过,惹得我心脏随之颤抖。

我不会写诗,文笔拙劣。

我真肤浅。

但我能感受到你字里行间的款款深情,

作以回应我心甘情愿为你摘星揽月。

在我愚钝不化之时,你点亮了我的世界。

它因为你而变得五彩斑斓。

我的烦恼忧伤已经消失殆尽,

我的深仇积恨也成过往云烟。

任它枪林弹雨刀光剑影,

这些都微不足道。

因为你才是让人无法抵抗的存在。

让我护你周全,这样的我们无可匹敌。

我钟爱听你呢喃我的名字——

“卡特,卡特琳娜。”

我爱极了凝望你,

你的存在最为迷人,

像极了划破黑夜的耀眼烟花,

一如你始终让我的灵魂燃烧。

你的美,独一无二举世无双。

你驯服了我,也解放了我。

只有行星间的距离才能勉强丈量我对你的爱;

只要我还一息尚存,我就不会停止思及你。


xiaorabbits

I'm Very Truly Yours

Katarina - 


I fell for you on a sweet autumn's day, 

With a gentle breeze flowing in the air. 

You are now dressed up for me, and I say, 

The Great Creator has been so unfair. 

It would annoy me, if one compares you

With blooming roses in the back garden, 

Where...

Katarina - 


I fell for you on a sweet autumn's day, 

With a gentle breeze flowing in the air. 

You are now dressed up for me, and I say, 

The Great Creator has been so unfair. 

It would annoy me, if one compares you

With blooming roses in the back garden, 

Where their ephemeral beauty is blue. 

I kiss you tender on your cheeks often, 

Whenever you hold me tight in your arms. 

I write your name, my dear, across my heart. 

Your presence is truest - unfading charm. 

Your green eyes are exquisite works of art.  

We shall not be apart after decease,        

After many years of deep love elapse. 


卡特琳娜 - 

我在秋日為你墜入愛河,

微凉的秋风在空中起舞。

我為悅己者容,而後你說,

造物者對我著實太偏愛。

如有人將我比作花園裏,    

盛開的玫瑰,會使你心煩。

因為它們的美,轉瞬即逝。

每當你把我緊緊攬入懷,

我不禁時常吻你的臉頰,

將你的名字烙印在心裏。

你的存在最為真實迷人,

你的碧眸是精致藝術品。

屬於我們的時光會消逝,

即使是逝後也永不分離。


xiaorabbits

求婚(小短篇)

# 其实吃卡光为主

# 本篇灵感来自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热心人士


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热闹非凡,瓦罗兰大陆几乎所有知名政客、法师、战士全都齐聚一堂,欢庆战争的胜利和预祝未来的和平。时隔多年成功复仇,只身一人使杜克卡奥家族重登政治巅峰的卡特琳娜是今晚当之无愧的焦点之一。此时的她被许多人簇拥围绕着,耳边听到的赞美欣赏之词源源不绝,

“诶,”奎因捅捅她,“拉克丝怎么还没下来?”

这将是拉克丝第一次正式地作为卡特琳娜的伴侣出席这种重大场合,所以她花在梳妆打扮上的时间变得格外多——因为出席的人太多的缘故,所以她迟来一会儿并不会有人发现。

倒是卡特琳娜有些焦急了。在奎因问她之前...

# 其实吃卡光为主

# 本篇灵感来自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热心人士


金碧辉煌的宫殿里热闹非凡,瓦罗兰大陆几乎所有知名政客、法师、战士全都齐聚一堂,欢庆战争的胜利和预祝未来的和平。时隔多年成功复仇,只身一人使杜克卡奥家族重登政治巅峰的卡特琳娜是今晚当之无愧的焦点之一。此时的她被许多人簇拥围绕着,耳边听到的赞美欣赏之词源源不绝,

“诶,”奎因捅捅她,“拉克丝怎么还没下来?”

这将是拉克丝第一次正式地作为卡特琳娜的伴侣出席这种重大场合,所以她花在梳妆打扮上的时间变得格外多——因为出席的人太多的缘故,所以她迟来一会儿并不会有人发现。

倒是卡特琳娜有些焦急了。在奎因问她之前,她的目光就已经频频往楼梯那边扫去,生怕自己不是第一眼看到拉克丝的人。

“对不起,嘉文殿下!”侍者慌慌张张地说。端了三四杯香槟酒的侍者实在太过马虎,不小心撞上了前来向自己祝贺的嘉文四世。所幸的是酒没有溅到皇子身上,不幸的是里面的酒尽数洒在了地上。“不要紧,”嘉文四世摆摆手,“尽快打扫干净就好。”“是。”侍者低下头然后离去。

嘉文刚走到卡特琳娜面前正欲开口,只听全场一声惊呼,嘉文不禁转过头去看——拉克丝终于出现了,所有人的目光迅速聚焦到了她身上。

克朗加德将军家的女儿落落大方,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拉克丝美到摄人心魄,只教卡特琳娜心里再容不下其她人。卡特琳娜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美好得不现实,眼里除了拉克丝的身影清晰之外,其余的场景都变得影影绰绰。

拉克丝右手持着法杖,左手稍微提起长裙,一步一步,坚定地往卡特琳娜的方向走去,所过之处人群纷纷让出了一条路。一时竟无人说话,全部都静静地看着拉克丝走向她的爱人。

因为大家看得专注的缘故,拉克丝在经过那片酒渍时没有人记起要提醒她。在拉克丝开始打滑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在身子往下跌的过程中伸出胳膊寻找平衡。她的拼命挣扎是半成功的。随着“咚”的一声,她的右膝盖着了地。幸好她及时用法杖撑在地上固定身形,避免了整个人摔下去的惨剧。因为刚刚那一跪力道太重,她的膝盖不禁发麻得很,所以当她拿起法杖试图站起身时,她失败了。

这时她抬头望向卡特琳娜,希望对方能来帮她一把,然而她只看到了卡特琳娜错愕的表情。因为先前视线被嘉文挡住了大半的缘故,卡特是没有看见拉克丝是滑倒的。然后与此同时——

不知是从哪个方向开始的,总之有人带头鼓起了掌。然后就是小范围的惊叹,“求婚了?她求婚了?”有些人听到后惊讶得目瞪口呆,有些人则是迅速地接了话,“不知道杜·克卡奥将军会不会答应呢!”“居然是光辉女郎主动求婚了!”

人群开始大范围地骚动起来,然后又都突然安静,纷纷看向满脸错愕的卡特琳娜。

终于看不下去的希瓦娜从身边薇恩那里抽了一根弩箭出来,然后不动声色地戳了卡特琳娜的后背。“快答应啊傻狍子,”她小声地催促道。

 “我……”卡特琳娜像是终于想起来怎么说话。众人一会儿看看呆若木鸡的卡特,一会儿看看专注于扶着膝盖的拉克丝,一时不知道该重点关注谁比较好。

“快点啊,”阿狸又向她背后砸了个球,“人家定情物都拿出来了,”她轻声说。其实以她的洞察力怎么可能没看到拉克丝只是单纯地滑了一跤呢,但喜欢恶作剧的天性作祟,她不仅没给卡特琳娜台阶下,还把她推到了更水深火热的地步。

“对啊,法师最宝贵的法杖都要给你了。”奎因也是唯恐天下不乱。

虽然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求婚步骤终究是要发生的,只是完全不是自己设想的那样而已。卡特琳娜这么安慰着自己,终于鼓起勇气开口了。当然,她可能也只是不想被第三种武器砸到背然后落下残疾。

“我愿意,拉克丝·克朗加德,我愿意嫁给你。”

人群中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有人迅速地把拉克丝扶起来,又推到卡特琳娜面前,还帮着她把所谓的定情信物,法杖,交到了卡特琳娜的手里。两个人四目交错,眼里都写着大写的疑惑和不解。

但,那就当作订婚了吧。两个人又是这么想的。

于是耸耸肩,吻到了一起。

在一旁的克朗加德将军不禁感叹道:我的小女儿真勇敢!


一筐小鱼干
大家圣诞快乐( ˃̶̤́ ꒳...

大家圣诞快乐( ˃̶̤́ ꒳ ˂̶̤̀ )

大家圣诞快乐( ˃̶̤́ ꒳ ˂̶̤̀ )

流光沏
瞎涂觉得卡特特别适合刀尖舔血(...

瞎涂
觉得卡特特别适合刀尖舔血(虽然没画血(#゚Д゚)

瞎涂
觉得卡特特别适合刀尖舔血(虽然没画血(#゚Д゚)

蛇婆娘

英雄联盟卡特琳娜暗夜猫女仿妆。

英雄联盟卡特琳娜暗夜猫女仿妆。

粽子笋

“谁教你这样给女孩拍照的?脸给我拍的这么大?”

“我是劫。。。劫大师的徒弟。。。”

“那我更有理由揍你了,别跑!”

“!!!”
(巴黎圣母院和哥特真的爱了,就是好困,我过几天得缓缓(இдஇ; )

“谁教你这样给女孩拍照的?脸给我拍的这么大?”

“我是劫。。。劫大师的徒弟。。。”

“那我更有理由揍你了,别跑!”

“!!!”
(巴黎圣母院和哥特真的爱了,就是好困,我过几天得缓缓(இдஇ; )

粽子笋

突然觉得B站推荐一个中路五杀的视频好像不是坏事

突然觉得B站推荐一个中路五杀的视频好像不是坏事

理佐

泰卡 潘多拉 上

*源计划paro,存在大量私设和捏他


*本章全长4k,也许会有中篇 也许没有


简陋的一句话简介:卡特琳娜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也招来了悲剧


另:打斗部分卡特的姿势请参考源计划原画


再附:欢迎交流


0


她从休眠仓中醒来。


她坐起身,茫然地环顾四周。纯白色的房间,纯白色的机器,一切都是纯白色的,简洁明了到有些令人感到不适。在片刻的失神后,她伸手拔下后颈上与终端连接着的接驳线。

她翻身从休眠仓里跨出,缓慢地活动着有些迟钝的身体,在房里来回踱步。她左右的休眠仓仍是闭合的状态,金属滑罩挡住了仓顶上半部的玻璃,也挡住了她窥视的视线。


人还是机器?


她懒得去...

*源计划paro,存在大量私设和捏他


*本章全长4k,也许会有中篇 也许没有


简陋的一句话简介:卡特琳娜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也招来了悲剧


另:打斗部分卡特的姿势请参考源计划原画


再附:欢迎交流





0


她从休眠仓中醒来。


她坐起身,茫然地环顾四周。纯白色的房间,纯白色的机器,一切都是纯白色的,简洁明了到有些令人感到不适。在片刻的失神后,她伸手拔下后颈上与终端连接着的接驳线。

她翻身从休眠仓里跨出,缓慢地活动着有些迟钝的身体,在房里来回踱步。她左右的休眠仓仍是闭合的状态,金属滑罩挡住了仓顶上半部的玻璃,也挡住了她窥视的视线。


人还是机器?


她懒得去想。


她走到门口,门锁荧屏处的激光滑过她的瞳孔,在虹膜识别通过后打开门,机械的合成女声冰冰凉凉地响起:


“欢迎回来,卡特琳娜。”


真好笑。卡特琳娜想。它怎么能知道她就是她,她连用作虹膜识别的眼珠子都是假的。


谁能判定她就是卡特琳娜?


她行走在空无一人的廊道里,透过两侧的玻璃,她能清楚地看见外面的景象:


这座城市又在下雨。


阴云压住了天空和高楼的尖顶,闪烁着鬼魅红光的无人监视机在雨中穿行,忠实地记录着城市中发生的一切。空轨上穿梭着的车辆,它们尾部都拖着一条条的金黄色的光束,在天空中留下纵横交错的印记。高楼上巨大的LED屏中播送着口红广告,女人漂白的头发与涂红的嘴唇形成鲜明对比,她对着镜头微笑,高饱和度的霓虹灯光散落在她素白的脸上,却在雨中显得朦胧而柔和。


世界是绚烂而繁忙的。她想。


而这一切都与她无关,薄薄的玻璃幕墙将这一切隔绝,使它看起来像一场无声的荒诞剧,剧中有色彩缤纷的城市与人流,她则坐在那里打量着日复一日的哑剧。


通讯器的响声恰到好处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点开未读邮件,淡蓝的激光屏上滚动出信息,简短地交代了她的新任务。


卡特琳娜扫了一眼屏幕,关掉激光显示器。


刚醒来就要出任务的感觉真不好受。


她随口抱怨了一句,脚下却一秒不停地回到房间,简单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


1

从中心到废堆要经过接引层和大部分的下城区,卡特琳娜在交接站耐心地等待着升降机。接引层的人流密集得像是活体沙丁鱼罐头,沙丁鱼们在她身边不停穿梭,忙忙碌碌奔向四面八方。卡特琳娜混在他们中间,穿着长长的黑色风衣,遮盖住了其下的机械身躯。除了那头扎眼的白发外,她看起来与普通上班族无疑。


也许是时候申请批一辆车了,或者摩托也行。她心不在焉地想。总是等升降机有点慢。


她难得地有点焦躁,为了转移注意力,她从口袋里掏出通讯器再次确定这次的任务目标。


邮件附件里的照片有些模糊,角度也很刁钻,显然是偷拍的。画面中阴沉消瘦的男人站在雨里,手中握着的匕首萦绕着深蓝色的光。他就那样站着,身前七零八落地倒了一堆人。卡特琳娜很清楚他手中那匕首代表了什么,源计划的新型武器居然会流落到废堆的人手中,看来他们的安保工作做的不过如此。


她翘一翘嘴角,慢条斯理地勾出一个不屑的弧度。隔着风衣,她摸了摸腰间的超刃匕首。与前代纯粹的激光武器不同,超刃重新启用了实体刃身的设计,避免了能量不足时无法启动的尴尬场景。当然了,它的创新远不止于此。但卡特琳娜无心去关注这些,或者说这些东西随时都能从内部的数据库抓取。


数据库……哦,该死。她忘记升级了。


卡特琳娜有些懊悔,在醒来的时候她就应该意识到她需要升级一下她的情感模块。她失去了她休眠之前的记忆,但根据历史数据记录中起伏不定的情感波幅来看,她是得升级一下才行。不必要的情感波动会对中心处理系统造成额外的运行负担,这显然是个不划算的事情。更何况人造人的噩梦,这听起来实在有些荒诞。


可她实打实地做了个噩梦,梦到她变成一个红发女人,握着刀穿行在名为诺克萨斯的庞大帝国。这似乎是个梦,却又熟悉得令她感到不安。


她从口袋里掏出烟盒,麻利地抽出一支细烟咬在嘴中点火,跳跃的火光在她指缝间闪烁,她心满意足的吐出一个烟圈,旁边的眼镜男则不动声色地离她远了一步。


虽然清理类肺中由吸烟所带来的污垢总是格外麻烦,但卡特琳娜仍乐此不疲。她双手插在口袋里,心里倒数着升降机的到达时间。


四,三,二,一。


在狠吸最后一口后,她随手扔下还有半根多长的烟,长筒靴的靴跟毫不留情的碾过,掐灭了那点橘红色。


现在,她的心情愉悦了许多。她心满意足地盘算着该用怎样的手法结束猎物的生命,连带着那份焦躁都消散了许多。


2

下城区一如既往地混乱,软弱无力的治安维护不住它的稳定,不过与废堆相比,它还是稍逊了一筹。也许这句话像句损话,但中心区的人们就是这样认为的,他们总是傲慢又自负,生活在精美的镀金笼子里,还得意洋洋地炫耀他们高度发达先进的生活。


啊,无知无畏的愚蠢。


卡特琳娜愉快地穿行在狭窄的街道上,大口呼吸着那些人所谓的污浊不堪的空气,这种令他们厌弃的举动却是她的最爱,她总是乐于看到他们那虚伪的优雅面具露出裂痕。那些洋红的霓虹招牌与冷青的低矮楼房拥挤地混在一起,把深色的天空辉映得同样混乱无章。泥水飞溅在她光亮的靴筒上,她却浑不在意。


比起中心的井然有序,她更喜欢踩过一个个泥泞水坑的感觉,只有这时候她才能感受到自己是真实存在的。不只是单纯的1和0,而是某种更深层次的,更触及灵魂的。


她略去了主语。她说不好她是什么,是东西是机器还是人。这就好像她不知道为什么背叛了源计划而加入基因动力,那些她曾经的同伴都醒来了,带着他们曾经的记忆与反叛源计划的理由。她为此迷茫过,甚至去与艾希对质,可还没来得及找出答案就被劫带回来了,她被重新编纂了记忆,又回到了源计划。


不过源计划也不是神,它也会有漏洞。卡特琳娜得意地翘起嘴角。


她改写了部分代码,这让她掌握了部分主动权。新编代码帮助她保留了部分记忆,让她不至于就继续这样漫无目的地行动下去。虽然这些本不该存在记忆的偶尔会让处理系统产生混乱,但这点代价总是值得的。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明了这一切了。不需要全部了如指掌,她对勾心斗角的计谋权术不感兴趣。但她也不需要继续充当源计划或者基因动力的匕首,她的心气不允许他们牵着她的鼻子走,她是自由的。


想到这里,卡特琳娜突然觉得总是阴翳暗沉带着湿漉漉雨水气味的空气都变得讨喜起来,连那些雨中的糜烂的玫瑰花瓣都如此娇艳欲滴。


她是喜悦的,对于计划中的未来。


这份喜悦在她找到她的目标时达到巅峰。


她脱掉风衣,露出被掩藏起来的机械躯体。在夜色的掩护下,她轻巧地攀上拐角的墙壁,戴着兜帽的男人浑然不觉正有人监视着他。他熟练地放倒他的猎物,然后翻找走猎物的升级模块。


他的动作如此娴熟老练,连卡特琳娜都忍不住想要赞扬一番。这样的一流的猎物总是令人心生期待。


她尽职尽责地握住了匕首,耐心等待着一击毙命的最佳时机。


要么不出手,要么一击毙命。


这样与她作风相悖的奇怪教条铭刻在她脑子里,却又像是曾经遵循了很久。


她最后静心观察了男人几秒,随后猫一样弓起脊背,在几秒的定顿后,从墙上一跃而下!


男人的反应同样敏锐,卡特琳娜的匕首擦着他的喉咙经过,只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眼见一击未得手,卡特琳娜拧身一脚顶在对方胸口,借力向后跃起,与男人拉开距离。


她下落时半蹲在地,在调整重心的同时思索着下一步。


战斗一触即发。


两把超刃匕首纠缠在一起,在短暂的相接后又飞快分开。几回缠斗后,卡特琳娜很快就意识到她遇上了麻烦。再次吃瘪后,她选择试图再次与男人拉开距离,重新寻找切入战斗的缺口。冲击的惯力把她向后扯,她半跪在地寻求更稳的重心,另一只脚则半蹲着作为缓冲,用来与惯性做抵抗。扎在地里作为固定的匕首深深地向后划出了痕迹。


她就那样半跪着,抬头盯着他,在几秒的喘息后重新站了起来。


笔直地站着,刃尖向下。


方才作为重心的膝盖护甲被破了个洞,破损的机体电路里窜着幽蓝的光,不时发出轻微的火花爆响。AI的警报提示音在她脑袋里过电一样吵闹着乱窜,她略显焦躁地关闭了扬声器,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场战斗。


雨越下越大,雨水汇成细细的水流顺着高地从男人脚下流过,又从她脚下经过,汇向更低的水洼。


男人的情况好不了多少,他的兜帽被卡特琳娜挑下,露出其下一张稍显阴沉的脸,由于消瘦显得颧骨略高,但仍然不妨碍这张英俊的脸继续发散那奇怪的令人着迷的魅力。此刻这张脸的主人沉默的盯着她,手中匕首同样刃尖向下,靛蓝色的光静静地流窜闪烁。


两位刺客之间的交锋如此古怪,他们放弃了灵巧的刺杀招数,刀锋交错之间劲入其中,倒像是战士们的短兵相接。如果真要说这是一场刺杀的话,也许只算一开始卡特琳娜那在阴影中预谋已久的一刀,无声无息地向着他的脖颈凑近,却又在最后一刻被灵巧躲开,甚至被对方附赠了一份不大不小的回礼。卡特琳娜讶异于对方看穿了她的刺杀套路,在被这份回礼划破小臂护甲后,她收起了一开始的漫不经心,开始认真起来。


但她仍非男人的对手。


并非她的技巧与速度落了一筹——实际上她的水平与男人不分上下——但男人几乎对卡特琳娜的所有招数都了如指掌,她引以为傲的技巧在男人眼中仿佛小小花招,翻不起半点水花。


中场休息在她的膝盖护甲被掏了个洞时拉开帷幕。喘息是暂时的,卡特琳娜知道更大的麻烦在等着她:破损的电路没办法再支撑膝盖往下的机体运作了,这相当于她断了半条腿。现在她能站着这么直全靠另一条腿支撑着,这是个极其难受且令人受挫的姿势,经历过这么多妄图她低头的任务后。卡特琳娜以为她已经能收敛好情绪——至少是在表面上。但这个阴沉男人也许是特殊的,他总是在无形中撩拨起她内心深处的胜负欲。


她讨厌被这样牵着走。


“卡特琳娜。”男人叫她的名字。


她有些不明所以。


“也许你还记得我?”他问。


卡特琳娜几乎要笑出声来。


实际上她也的确笑出来了,刻意的,傲慢的。


“也许?”她拉长音调,“也许我在我的死亡名单上见过你。”

男人没有回复她的嘲笑,他盯着她,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

卡特琳娜没由来的觉得那是一种怜悯,隐含着嘲讽。就像基因动力的成员们偶尔看她的眼神,他们都不像她一样混乱,他们表现得如此高尚,如此……悲天悯人。


卡特琳娜的记忆开始混乱。


新代码的副作用不合时宜地出现,各种记忆片段在她脑海里闪回明灭。她再也没办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缓缓地半跪下来。


但她仍然抬头面对着他,半覆式头盔的虚拟显示屏继续尽责地显示着对面的数据。


隔着莹白的数字,隔着幽蓝的显示屏,隔着霓粉的头盔,在那些走马灯一样的记忆后,她用几乎是微不可闻的声音,轻轻地念出了他的名字:


“泰隆……”



TBC


安吉拉·齐格勒

画了朋友最喜欢的三个英雄 (¦3[▓▓]

画了朋友最喜欢的三个英雄 (¦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