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卡菇

935.5万浏览    16938参与
辣酱少吃辣

发帅哥🙂🙂

是帅哥🙂

发帅哥🙂🙂

是帅哥🙂

饴村迦柚子
占tag致歉,新剧组招募啦!群...

占tag致歉,新剧组招募啦!群642134402

占tag致歉,新剧组招募啦!群642134402

重度入睡困难

all菇《菜鸡不配相亲》10

◎校园abo,带电竞,主龙菇卡菇

◎开赛了,游戏过程会写的比较多,复习一下::上单:Firm,打野:Gragon,中路:Bird,射手:Lion,辅助:Rain

◎发工资发现请假扣工资太多emo了,,提前放文

——————


不管大家如何满脸问号,比赛照常开始。


开局后,夏洛特带的惩戒走中,云缨带闪现走上,猴子打野。


蔡文姬一级点弹弹乐,帮前期清线弱势的夏洛特清兵线。先一步二级的沈梦溪溜到红buff区明目张胆的干扰猴子打野,火球一个接一个的扔着,才一级的猴子血量渐低,蔡文姬率先发现,立马往野区赶,夏洛特也清完线往这里靠。这时猴子已经丝血,往后退。


观众席一片惊呼,都...

◎校园abo,带电竞,主龙菇卡菇

◎开赛了,游戏过程会写的比较多,复习一下::上单:Firm,打野:Gragon,中路:Bird,射手:Lion,辅助:Rain

◎发工资发现请假扣工资太多emo了,,提前放文

——————


不管大家如何满脸问号,比赛照常开始。


开局后,夏洛特带的惩戒走中,云缨带闪现走上,猴子打野。


蔡文姬一级点弹弹乐,帮前期清线弱势的夏洛特清兵线。先一步二级的沈梦溪溜到红buff区明目张胆的干扰猴子打野,火球一个接一个的扔着,才一级的猴子血量渐低,蔡文姬率先发现,立马往野区赶,夏洛特也清完线往这里靠。这时猴子已经丝血,往后退。


观众席一片惊呼,都在说Gragon还不走吗,连平菇都紧张起来。


沈梦溪追着猴子一下下a着,猴子血线十分危险了,此时蔡文姬及时赶到范围内点了治疗术回了一口,猴子惩戒掉buff回了微量的血,升二开盾立马回头,一棍子敲了过去,沈梦溪加速后退,被另一条路来的的夏洛特拿下了人头,一团全程无交流。


“First blood。”女提示音响起。


G神迷弟凡凡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平菇也跟着松了口气,想着好家伙,这上来就这么刺激。


Sky三人顺势来到下路,蔡文姬升二奶了大家一口,晕到游动的小怪,传递眩晕把对方辅助和射手一起留下,太乙死前群控了一下,猴子血量告急准备撤退,虞姬最后一发流矢命中猴子,拿下人头,同时夏洛特的一技能也越塔收掉了她。


一换二。


“这给我吓得,以为首战你就要献一血了呢。”Bird想到刚刚的猴子的血线,属实担忧了一下。


“这不是看你们来了吗。”Gragon说。


“老娘在,想都不要想好吧?”Rain骄傲的晃了个圈,等着cd结束奶残血的射手。


而此时在寝室待着的卡卡也关注着比赛,现场观众席的票他没抢上,只能看远程直播,好在主办团队将比赛放在了某个直播平台,大家都可以看。


他之前也玩这个游戏,后来为了追上哥哥的脚步,将游戏什么的都卸载了,一心一意要跟他考一个大学,算算也是好久不玩了。


他重点看的是Gragon,听说这个人打野还挺厉害的,不过他目前还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莽倒是挺莽。


-------------------


游戏中,上路也发出了好消息。云缨斩杀铠。


“可以啊Firm。”


Firm:“新英雄版本强势,嘿嘿。”


“自信点,就是你玩得好。”复活的Gragon先去打了红区的野猪。


他扫了一眼平静的野区,说:“打野可能去打我蓝了。”话刚说完,脚下一圈蓝光的娜可露露就出现在上路,拿下了半血之下的云缨。


“啧,还挺会找机会的。”


下路升了二级后马可波罗有点难打虞姬,一梭子子弹不仅被虞姬二技能规避掉,自己也被打残,敌方中野见射手退到塔下便回到中路,蔡文姬回到下路开奶,马可在回复的时候顺便预判躲掉了虞姬的强势一技能。


“反应不错嘛。”Rain夸道。


Lion沉着的争着河蟹。


上路云缨跟铠火拼着,夏洛特升到了四级,从中路走到敌方红buff区,正好遇到了半血要跟铠二打一的娜可露露,夏洛特哐哐连招直接带走娜可,双buff转移到夏洛特身上,Bird看了眼自己的血量,选择让夏洛特接着在上路活动。


此时沈梦溪和太乙也来到了上路,遇到了云缨和夏洛特,猴子打完蓝也赶到,双方在龙坑处三打二,猴子顶在前面吃了一套沈梦溪的技能和太乙的控,先行倒下。


四个人血线都在掉,打到到龙坑内。主宰被技能唤醒,大手一拍将四个人都送上天,夏洛特秒大招霸体和云缨一起拿下僵直状态的沈梦溪,而铠刚清完兵姗姗来迟,只好去中路清线。


同一时间SKY在敌方的蓝区也爆发了团战,虞姬把下路二人带到了复活刚要打蓝的娜可露露附近,虞姬给了马克一个大,蔡文姬开启大招,由于敌方之间距离过远只晕到了虞姬一次,给了娜可一套完整连招的机会,一换一双方射手阵亡,蔡文姬晕住野怪逃脱。


平菇看着战局,同为射手位的他认为马可这里尽力了,而且团战爆发的太密集了,必须注意力集中。


“倒得太快了治疗没来得及按。”Rain说。


Lion:“没事,留着一会群奶。”


夏洛特抓住了太乙过于深入的机会,不断追着用剑穿刺,在中路一塔下激发了太乙的复活大招,沈梦溪赶来,她加速撤离,蔡文姬也游走过来,双方互相试探,没有产生人头,蔡文姬接着游走,在下路和马可波罗拿下了虞姬,一塔推掉。


此时的猴子在打上半区的强化主宰,而敌方的众人寻找其他突破口,一起往上路集结,猴子因此放弃打龙跟着靠近。云缨击杀铠,血量不健康开始后退,太乙的控制没有给到。


Firm操纵着云缨回家,对Gragon说:“这波我接不了,你悠着点。”此时猴子已然截下了太乙,太乙大招在cd中,直接被一棍子敲死,娜可指挥着鸟对打他,自己的血量却猛掉了一大格,开始往自家塔走。


沈梦溪减速给到,追着猴子释放火球,猴子退到己方草丛。蔡文姬从地图右下角一路游到了左上角,给猴子接近奶满。敌方看着二人上前,掉头就走。


马可波罗趁着其他人团战拿下了中一塔,Sky众人集结在中路附近,一起打下了强化主宰。


射手转上跟云缨压一塔,其他三人往敌方蓝区靠近,形成了3v3的局势,沈梦溪先开大招火球遍地,猴子率先被集火,伴随着鹰鸣盾被打掉,夏洛特侧面切入,霸体解控拿下了沈梦溪,没有击杀消息,原来是其被太乙选择复活,太乙交了技能闪现开溜,娜可露露依然在被围殴,沈梦溪复活后接着丢技能。


此时蔡文姬治疗已经全交,而下路清线的满状态虞姬赶到,一下两下A死了残血猴和技能全无的蔡文姬。夏洛特和沈梦溪正在草丛石碓处转着圈互打,刺客最后一个猛冲拿下沈梦溪的第二条命,完成双杀,自己也被虞姬shutdown。


------------------------


“这波刺激啊,一个双杀一个三杀。”


“感觉龙神这把挺莽的,刺客当坦克使哈哈哈哈!”


上路二人推掉塔赶来,马可波罗远程子弹一溜全打在了虞姬身上,云缨挑了一枪,最后马克一个位移上去大招带走了刚拿到三杀的虞姬,虞姬红buff体验卡三秒到期。


“诶,哥哥的红buff又到自家人身上了,真不错。”Bird笑着说。


“虽然学位你比我大一年但是我俩同一年生。”言下之意是并不想被占口头的便宜。


Bird也较真上:“那也是月份比你大。”


“...”


Lion懒得掰扯了,专心的反野,被太乙控住,他迅速拉开距离,蔡文姬复活跟着马克往上半部野区走。


Bird:“我去会会这个铠。他偷完蓝直奔下路清线的铠,Rain准备去帮他打架,操控蔡文姬转身往下走,与此同时马克胆大包天的正面刚一起吃自家鸟的娜可露露和虞姬。


蔡文姬本来下路已经赶到一半的路了顿时要往回走,摇摇车无措犹豫的转了两次方向,最终她选择去照顾脆皮射手。Rain暴躁的说:“靠,你们鲨了我算了,让我分裂一下。”


Bird笑出声:“哈哈哈哈。”


“没事,你跟谁都行。”Lion操控着射手躲到红Buff的草丛里,准备接着骚扰,然而沈梦溪清完中线对着他输出,马克血量急速下降,赶紧开溜。


猴子一路直行赶到射手面前,带走了穷追不舍的沈梦溪,蔡文姬也恰好开着技能,及时给这个浪的没边的射手起死回生。而下路太乙帮铠打倒了夏洛特。


“唉,谁让我比你大呢,辅助让给你了。”Bird故作惋惜道,又说回了刚刚的话题,语气里却轻快的一比,充满了快夸我快夸我的意思。


“鸟哥大义,谢谢鸟哥。”Lion转变态度,语气却没带多少感情,整个一大敷衍,队伍的大家都笑了。


Rain表示不忿:“本奶妈到处跑着医人,老娘才是爹好吧。”


这回Bird也开始捧读:“雨哥威武,谢谢雨哥。”


Gragon:“雨哥威武,谢谢雨哥。”


Lion:“雨哥威武,谢谢雨哥。”


Firm:“雨哥威武,谢谢雨哥。”


“哼...”Rain又买了个法书,增加法强。


云缨跟娜可露露狭路相逢,娜可完全不敌云缨,放了惩戒减速她想开溜,还是被云缨一枪挑到阵亡。


Firm:“诶别说,云缨挺好用的,又有控又有盾,对这俩打野了完全没压力。”


Gragon:“好玩吧,下回给你打野。”


Firm连忙拒绝:“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想当peace一点的上路。”


Gragon轻笑:“换个风格也挺好的。”


蔡文姬和夏洛特在敌方红buff草丛里蹲伏,马可波罗在中路二塔处勾引,对方果然耐不住这样肆无忌惮的撩sao,铠开着大对着马可就冲了上去,马克一秒半血。


二人追到Sky的中路一塔里,马可波罗连塔后面的血包都没敢吃抓紧要绕开这发疯的敌方上单,铠吃了血包盯着他不依不饶的挥砍,最终躺在塔下。


这波冲的太快,蔡文姬和夏洛特愣是谁都没赶上,蔡文姬赶紧奶了已经看不到血条的马可,三人继续转上,吃下了红buff,猴子去其他路带线。


平菇看着这场追逐战人都傻了,想:“卧槽,这个射手之前看着挺稳重怎么比我还勇。”


Rain:“这波差点翻车。”


Bird:“对方急了。”


Lion甩了甩手:“我有分寸。”


tbc

(打的局都是我真实经历打过的hhhh


妈……饿…饭…
“你还要我怎样” 卡菇的 试图...

“你还要我怎样”


卡菇的

试图努力暖暖

“你还要我怎样”


卡菇的

试图努力暖暖

辣酱少吃辣
我发,上篇一起的 🙏🙏🙏...

我发,上篇一起的

🙏🙏🙏审核我爱你🙏🙏

我发,上篇一起的

🙏🙏🙏审核我爱你🙏🙏

皛白白白
“AIef,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AIef,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我知道的!哥哥!”


ps:是今天早晨跑雨林收小金人时突然想到的,我拙劣的ps技术没有办法再进一步了,如果有雷同就是我的错QAQ

“AIef,我会一直在你身后。”

“我知道的!哥哥!”



ps:是今天早晨跑雨林收小金人时突然想到的,我拙劣的ps技术没有办法再进一步了,如果有雷同就是我的错QAQ

勾泰

他好像比起我,更在乎孩子3

卡菇

菇带球跑耶

现代设定

可能有一点点刀

文笔不行,看不下去直接滑走


小叶失落的低了低头小声的不知道是对着Daleth还是对着自己说“那要是爹爹没有新欢呢……”这句话也让Daleth陷入了沉思“……对啊,要是他没有新欢……不对!这么多年过去了,论法律上来说我俩也算默认离婚了”Daleth心想,于是俩父女一起emo。而另一边的Alef正在往医院奔去,手里还拿着刚刚趁Daleth不注意偷偷地拿走小叶掉落肩上的头发做鉴定。Alef心想Daleth这么掩掩捂捂的不让小叶接近他绝对是因为心里有鬼,这个鬼可能就是小叶其实是他的亲生女儿,而Daleth并不打算让他们俩父女相认。


当Alef...

卡菇

菇带球跑耶

现代设定

可能有一点点刀

文笔不行,看不下去直接滑走


小叶失落的低了低头小声的不知道是对着Daleth还是对着自己说“那要是爹爹没有新欢呢……”这句话也让Daleth陷入了沉思“……对啊,要是他没有新欢……不对!这么多年过去了,论法律上来说我俩也算默认离婚了”Daleth心想,于是俩父女一起emo。而另一边的Alef正在往医院奔去,手里还拿着刚刚趁Daleth不注意偷偷地拿走小叶掉落肩上的头发做鉴定。Alef心想Daleth这么掩掩捂捂的不让小叶接近他绝对是因为心里有鬼,这个鬼可能就是小叶其实是他的亲生女儿,而Daleth并不打算让他们俩父女相认。


当Alef拿到检测报告后,迫不及待的打开,看了一眼后他拿着报告的手在颤抖,Alef不禁的瞪大了眼睛确认了上面的字后直接奔出医院,找个角落打电话给Daleth想找个地方好好谈话。另一头的Daleth接到了是Alef打来的电话他没有多想的接了“喂?”Alef喘着大气低沉的对着Daleth说“Daleth,找个地方吧,我们好好谈谈”。Daleth很疑惑为什么Alef会这么对他说,但还是和Alef找个时间定了下来,时间地点都由Daleth选,Alef完全跟着Daleth的时间走。


就这样两人来到了指定的地点,Alef把手上的报告递给Daleth并询问“这个,怎么解释?”Daleth打开了报告后盯着上面明显的字眼想和Alef解释,刚开口的Daleth却被Alef打断“说,为什么要隐瞒我?这些年躲着我就是为了隐藏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Daleth,我知道这个孩子她已经五岁了,你故意说她只有四岁是想让我真的以为她是你和别人生的”“我……”“就算你真的打掉当年的那个孩子也好,为什么在离开了我之后又那么快找上了其他人并给他生孩子?”不是的……这个孩子是你的,Alef相信我。Daleth想解释,但是却说不了口“不说话?那我当你是默认了,打掉了我们的孩子后又立刻怀上其他人的种,真有你的,Daleth”。


说完Alef一脸黑线的看着Daleth,而说不出话的Daleth只是默默的流下了泪水,只听见Alef说的最后一句话“这五年里我找你找的很苦,却没想到你早就和其他人跑了,当我错付了Daleth,再也不见”Alef把话扔下就直接转头走人,留下Daleth一个人独自流泪。为什么,为什么不听我解释?小叶真的是你亲生的……Alef……不要走……我好想你……。Daleth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过来已经是在医院里“……?这里……是哪?”Daleth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环境,他听见了门外的谈话声。“……患者最近过于操劳,加上压力过大而突然晕过去,只需要休息几天就好,最好旁边能有个人多陪陪他”“……”听医生的话后Alef只是一脸冷漠随便点了点头敷衍医生。


听见医生离开的脚步声的Daleth立马闭上眼睛想知道是谁送自己进医院的人,Alef打开房门走进了Daleth的病房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拿起Daleth的手机想打给他的老公让他好好照顾他过于操劳而晕倒的“老婆”。他找到一个叫“亲爱的”的备注后,眉毛不禁皱了皱,还“啧”了一声,最后打过去了。这时自己的手机响了,看了眼是Daleth的手机号,Alef震惊了。Daleth这是忘了给自己改备注了?Daleth听见了Alef的手机铃声颤的一下心想:Alef?他怎么会送我来医院?然而这一个小小动作Alef还是看见了“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


被Alef识破的Daleth只好不再装睡,睁开眼后缓缓坐起来。“你老公呢?”听起来不是很顺耳的话Daleth垂了垂头,有些丧气的说“离婚了”Alef不理解“离婚?孩子生了就不要你们了?”“……不是”Daleth不去看他的眼睛继续道“五年前,从我离家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离婚了”“……?”这是在说自己?Alef心里想。“孩子是我一个人带大的,我并没有老公”Alef更不理解了,没有老公,所以Daleth并没有打掉孩子?Daleth抬头看着Alef“我不知道为什么报告上面会这么写,但是我想告诉你Alef,小叶真的是你亲生女儿”听见Daleth说小叶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后心里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伤心“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Daleth愣住了“或许你认为这个孩子她没有爸爸很可怜,所以想随便找个人来做接盘侠,就比如我?”Alef没好气的说。听了Alef的话Daleth感觉什么东西已经被摔碎了,他只是傻了眼流着泪看着Alef只听见Alef再说了句“Daleth,你可真行,真有你的,早就打好算盘了吧?真是辛苦你了”Daleth摇了摇头想开口解释“不是的……你听我说……”“够了!说再多还有用吗?我对你的信任在我拿到那份报告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没了!”Alef甩门而去,又留下Daleth一个人在病房里哭泣。


未完


越写越短救命,已经不知道怎么写了,有命再见(被打

无鸡之谈

P1+P2:

哥哥,选谁呀?


最近的鱼(土下座)

P1+P2:

哥哥,选谁呀?


最近的鱼(土下座)

ясно🍓

最近突然想要攻变得美丽起来(沉思)

最近突然想要攻变得美丽起来(沉思)

叶玖离

【光遇/日常/卡菇】自白

Part.6


如果要问我对横空出世的那位哥哥的印象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回答是那显而易见的阴郁。


在他见到我之前,我其实早就见过他了——在他被抛弃的那一晚,我跟在主人后面,偷偷瞧了他一眼,而他并没有注意到我。


那眼神像是难过得要吞没他的旧主。


可惜,我并不能感同身受。大概我的性子生来就冷,哪怕设想主人把我抛弃,不舍当然会有,但是不会做毫无意义的悲伤,我更偏向于遵从主人的愿望,寻找下一个新主人让自己过得更顺遂。


但话是这么讲,我知道我的主人不会把我放弃,我也知道应该如何取悦她——身高几乎趋近于最低值,这样的硬件条件让我装可爱这件事上几乎无往不利。


就是不知道...


Part.6


如果要问我对横空出世的那位哥哥的印象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回答是那显而易见的阴郁。


在他见到我之前,我其实早就见过他了——在他被抛弃的那一晚,我跟在主人后面,偷偷瞧了他一眼,而他并没有注意到我。


那眼神像是难过得要吞没他的旧主。


可惜,我并不能感同身受。大概我的性子生来就冷,哪怕设想主人把我抛弃,不舍当然会有,但是不会做毫无意义的悲伤,我更偏向于遵从主人的愿望,寻找下一个新主人让自己过得更顺遂。


但话是这么讲,我知道我的主人不会把我放弃,我也知道应该如何取悦她——身高几乎趋近于最低值,这样的硬件条件让我装可爱这件事上几乎无往不利。


就是不知道素未谋面的“哥哥”吃不吃这一套——我本来还是不敢确信的,直到偷偷看过他之后,那缺乏安全感的姿态顿时稳了我的心神。


我降临的时间极晚,在这恶意丛生的人类与光子里,我似乎已经习惯了在各种场合下如何为自己谋取最大化利益。


对所有人拥有防范意识,几乎是我的必修课程。陌生人可能会把我送去伊甸面临死亡再重生之痛,也会驭使冥龙让我感受撕咬致死之痛。朋友之间也可能会虚与委蛇,亲人之间也可能会冷淡疏远,即便是最可信的主人也有把我抛弃的风险。


我不惧怕这些,但我讨厌这些事带来的负面感受,所以我向来都在避免,装作可爱无邪的样子,博得路人欢心,博得朋友喜爱,博得主人一腔真心。


我当然不是在骗取她们的感情,相反,她们如何对我我也便如何对待她们。这是一种双赢,她们开心快乐,我则不必忧心那些麻烦,安全无虞。


所以我一早就知道,我和我那“哥哥”不是一路人。他的冷漠只停留在表象,遇到别人遭逢困难会立刻停下相助。而我应该是最为人不齿的一类,对他人的不幸从未驻足,冷到了骨髓深处。


————————————————


*新买了号想尝试记录光崽的日常,不将光子框定在某个角色内,写现实意义的光子穿插玩家之间的故事


*私设成分多,注意避雷,主以养子(买来的号)视角记事,但此篇视角为菇


*亲闺女常驻13号菇,养子常驻1号卡

秋辞

光遇代

占tag致歉,只接oppo.官服的,诚信代pao,可降价,四图保底20根,全图21,跑图包任务

四图包周:67r,包月77r

全图包周:86r,包月:96r

单季节任务到季节结束:60r

全图拿翼:40r

占tag致歉,只接oppo.官服的,诚信代pao,可降价,四图保底20根,全图21,跑图包任务

四图包周:67r,包月77r

全图包周:86r,包月:96r

单季节任务到季节结束:60r

全图拿翼:40r

巨雷摄香和鸟狮

为什么不信我(2)

时隔多年我滚回来了!

没找到这玩意真的有后续🌹

不清楚的大宝子可以去合集找上一章哦

cp:白菇 卡菇 龙菇 雨菇(雨爹)

大家应该想到上一章菇的男友是雨爹了吧!


接上文___


“哥!我真的错了…你走之后几个月那个小八就开始不理我们3个了…”卡卡小心翼翼的对着平菇说


“阿菇啊~这些是你的朋友?”雨林一只手把平菇搂在怀里


“喂…你手干嘛呢?”龙骨刚想把雨林的手打掉

“滚开”平菇很平静的说并且往后躲了一下


“菇菇啊…这是…谁啊?”沉默了许久的白鸟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啊~阿菇你说你,怎么都不和你朋友介绍一下我”说...

时隔多年我滚回来了!

没找到这玩意真的有后续🌹

不清楚的大宝子可以去合集找上一章哦

cp:白菇 卡菇 龙菇 雨菇(雨爹)

大家应该想到上一章菇的男友是雨爹了吧!



接上文___




“哥!我真的错了…你走之后几个月那个小八就开始不理我们3个了…”卡卡小心翼翼的对着平菇说


“阿菇啊~这些是你的朋友?”雨林一只手把平菇搂在怀里


“喂…你手干嘛呢?”龙骨刚想把雨林的手打掉

“滚开”平菇很平静的说并且往后躲了一下


“菇菇啊…这是…谁啊?”沉默了许久的白鸟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啊~阿菇你说你,怎么都不和你朋友介绍一下我”说着雨林亲了一下平菇的脸

“我是阿菇的男朋友兼未婚夫”雨林似乎用这嘲讽的表情说出这句话


身为平菇的男友怎么可能不知道面前这3位是谁


“好了雨林,我们不是要去买东西吗?走吧”平菇牵着雨林的手就想走


“等一下~你叫一声老公我就走,不然我不走了!”雨林小孩子气的说


卡卡他们三人当然知道雨林是故意让自己听到的


“你想什么呢?”卡卡气坏了,但是卡卡知道自家哥哥是不可能叫的,但是…


“老公”平菇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哎~啊菇老公在这里呢”雨林很自然的接下这句话


“什…”卡卡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平菇

“菇菇…你真的…不想原谅我们了吗…”白鸟看起来很委屈


“可以原谅啊”平菇转过脸和白鸟说

“真的吗!”白鸟满脸兴奋

“但是!你们之前打了我,轻易不会原谅了”

“对不起!哥!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卡卡眼泪都要出来了

【啪啪啪】


卡卡竟然开始打自己的脸

“哎你!”白鸟刚想拦着


“如果你拦着的话就别再让我原谅你!”平菇对着白鸟大喊


“平菇!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他可是你弟弟!”龙骨说了话


“就因为他是我弟弟!他自己明明知道小八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在我和小八之间!他!我的弟弟!选择了小八!不是我!”平菇流着眼泪对这龙骨喊


“我怎么这样…?啊?你们当初都不信我…我能怎么办啊…呜…没有人想过我…”平菇的语气从气愤变成了委屈


“好了..阿菇不哭”雨林在一旁安慰这平菇


“对不起…哥…我真的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求求你!原谅我吧…”


“……”平菇默认了也许是原谅了吧













“啊!原来妈妈和爹爹们还有这样的经历啊!”有一个小男孩对着自己面前的蘑菇头说


“是啊!当初好不容易让你妈妈原谅我们的!”

一旁的白鸟过来对着床上的小男孩说


“所以啊!以后有喜欢的人了不可以骗她(他)哦!”平菇用手指碰了碰小男孩的鼻子

“晚安.”


“我都说了!孩子是我的!”

“我的!!”

客厅的卡卡正在和雨林吵着

“好了好了,不用吵了,其实啊…孩子是我的”

一旁的龙骨无奈且自信说出了这句话


“既然不知道是谁的那就多生几个”白鸟坏笑的看向平菇

其他听到这句话都很统一的走向平菇

“嗯???干嘛??我他喵会死吧!”










“不要…”

“嗯~”











是一个不眠之夜呢~







                                            已完









我知道有亿点草率!

但是我脑子真的不够用了!!

请谅解!🌹

这里是爱你们的泽哦🌹

琉璃菜菜子❀

惩罚游戏

是车!走👗!8  6  2  0  2  4  6  4  3

快点来看菇菇哭吧!

是车!走👗!8  6  2  0  2  4  6  4  3

快点来看菇菇哭吧!

立入禁止
(关于合服之后我可以三个号一起...

(关于合服之后我可以三个号一起跑…

(关于合服之后我可以三个号一起跑…

叶凌有病.

卡“哎呀没忍住多亲了几下,别打,我错了——”

菇“拳头硬了💢”

有参考模板 有认真摸鱼(

卡“哎呀没忍住多亲了几下,别打,我错了——”

菇“拳头硬了💢”

有参考模板 有认真摸鱼(

歆

四只菇菇 幸福🤤🤤

四只菇菇 幸福🤤🤤

一条无法翻身の咸鱼

All菇【我又TM重生了?!】正文1

*喜闻乐见重生梗

*主cp:卡菇龙菇白菇

*次cp包含:高雨正樱

*我流光遇世界观

❗有私设注意❗

 ——————又是这个分割线——————

“啊...又死了啊...”平菇躺在星河里,嘴里喃喃自语着。


这是他不知道第几次重生了。


平菇在星河里摊了一会后猛然坐起,开始思考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而挂掉的。


“西八...我已经很努力的活下去了...霞谷老子管理得不知有多好!能讨好的都讨好了!他奶奶的!怎么又tm死了!我#%&*#€...”


平菇越想越气,愣是芬芳了好一会才停下来。平菇望着远处的重生之门,看着看着突然起身,走向重生之门。...

*喜闻乐见重生梗

*主cp:卡菇龙菇白菇

*次cp包含:高雨正樱

*我流光遇世界观

❗有私设注意❗

 ——————又是这个分割线——————

“啊...又死了啊...”平菇躺在星河里,嘴里喃喃自语着。



这是他不知道第几次重生了。



平菇在星河里摊了一会后猛然坐起,开始思考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而挂掉的。



“西八...我已经很努力的活下去了...霞谷老子管理得不知有多好!能讨好的都讨好了!他奶奶的!怎么又tm死了!我#%&*#€...”



平菇越想越气,愣是芬芳了好一会才停下来。平菇望着远处的重生之门,看着看着突然起身,走向重生之门。



他决定了,既然每次都是以死亡为结局,那他还努力个p啊!享受生活它不香吗!



所以这次,他要好好享受,去他娘的霞谷,去他娘的讨好人民,谁爱做谁做,老子,罢工了!




——————美丽的分割线路过——————

飒—— 一阵刺眼的白光过后,平菇睁开了眼睛。和上次一样,他重生回了17岁。



今天可是个特别的日子——他和卡卡成为霞谷管理者的日子。



之前都是平菇在管理着,卡卡都不知道跑到哪逍遥去了。



这次,平菇决定,全部交给卡卡,让他也体验体验管理霞谷の痛!



“叩叩叩——”“大殿下,您好了吗?”门外传来他的贴身侍卫——狮子的声音。



“就来!”平菇答应着,没一会就打门出来了。



“二殿下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大殿下也赶紧过去吧。”



"卡卡啊...又是那个b...害我死了那么多次..."平菇想着,杀意渐起,在他一旁的狮子都打了个寒颤。



“嘶...怎么感觉背后凉嗖嗖的...”狮子小声嘟囔着。



……

………

…………

“下面是管理者的发言时间,让我们先请平菇殿下为我们发言。”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下,平菇走上发言台,清了清嗓子:“咳咳——能当上管理者之一,我感到十分荣幸,所以今后,我一定会全力辅佐卡卡管理霞谷。”



平菇的一阵发言把在场的各位都给整懵了,卡卡也懵了,他不理解,为什么平菇会说出他上一世当上管理者时说出的话啊喂!




——————不是结束的分割线——————

卡卡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亲手把他的哥哥“送”进伊甸之后,他居然会穿越!还穿回了16岁!



他花了一会反应过来,觉得也没什么,反正也和上一世一样,即使回到过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眼前的这一幕,给他整懵了。



"我擦嘞??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卡卡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奔过。




—————依旧不是结束的分割线—————

平菇说完那一番话后,满意的下台,在路过卡卡的时候还轻蔑的看了一眼。



轮到卡卡发言的时候,他什么也没有说,庆祝典礼就这么潦草的结束了。



神庙里,卡卡堵住平菇的去路,询问典礼上平菇说的那番话是这么一回事。“没什么意思啊,难不成你不乐意管理霞谷吗?”平菇反问道。



“我......”卡卡一时失语,平菇抬着头看着他,眼神好像在说“你不会连管理霞谷都做不到吧?不会吧不会吧?”



卡卡虽然是弟弟,但早就比平菇高了半个头,这导致平菇不得不抬起头和卡卡讲话。



“......不会...我乐意管理霞谷。”卡卡也不能说什么,毕竟还是平菇占着理,他也不好反驳。



“既然这样,那应该没什么事了吧?没事了那我就先走了,拜拜~”



平菇离开,只留卡卡一个人在原地。




 —————这次是结束的分割线~—————

平菇这次重生有点不一样,就是之前伤害过他的(也就是众攻们)都跟平菇一起回到了以前,但平菇未能发觉他们是上一世过来的,以为他们都还是他们,而他们(众攻们)在后面知道平菇是重生过来的了,然后逐渐拜倒在重生菇的魅力下(?)



所以这一世是迷糊自信重生菇(?)跟上一世穿过来的清醒众攻们(?)




我造很短,将就着看吧(:D)∠)

阿fa想吃糖

【私家笔记】所谓暴风雨前的宁静

私家笔记,第十九篇。

私设繁多,菇哥第一人称视角。

前篇指路:吃瓜人终将成为瓜 

首篇指路:我弟弟最近有点奇怪 

”萌萌?“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想来也没有错,毕竟他现在跟在路易斯身边,应该也很难不知道这些事情就是了。


所以说到头来其实真正被瞒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他冲我点点头,然后和路易斯对视了几秒,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似的就带着我扭头走了。


算了,这样也好。


今天我的脑子已经承受了太多它不该承受的东西。现在就算是听点解析解释什么的,我当然也是希望能从我所最为熟悉的人嘴里听到。...


私家笔记,第十九篇。

私设繁多,菇哥第一人称视角。

前篇指路:吃瓜人终将成为瓜 

首篇指路:我弟弟最近有点奇怪 

”萌萌?“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想来也没有错,毕竟他现在跟在路易斯身边,应该也很难不知道这些事情就是了。


所以说到头来其实真正被瞒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他冲我点点头,然后和路易斯对视了几秒,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似的就带着我扭头走了。


算了,这样也好。


今天我的脑子已经承受了太多它不该承受的东西。现在就算是听点解析解释什么的,我当然也是希望能从我所最为熟悉的人嘴里听到。


“你不走吗?“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嘴欠的问了一句德森。然后就感觉到边上我弟那不悦地视线就落到了我的身上。

他当然是老样子回的话也没个正经样子,调转视线看向我弟。”我是想啊,但是看起来有的人好像并不想就是了。“


此话一出,在内涵谁大家心里都有数。


离开时候和路易斯说再见,他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微笑着看着我们这边。不是到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的,总觉得他看我的目光异常慈爱。就好像溺爱孩子的父亲在看自己家不懂事的小孩。


嘛,算了。错觉,错觉。



\

最近都没能见到的人,现在近在咫尺。我不由得攥紧了萌萌握着我的手,也不收回视线,在人带着我飞的时候光明正大的跑神盯着人看。大概又是心理作用,总感觉这孩子走两天就瘦了许多。


嗯.......也不知道是不是神殿那帮子老家伙们压榨的。


我在他边上就是一通胡思乱想,直到想到自己还没问正事才又清了清嗓子,开始跟人秋后算账。


“西蒙。”


我很少叫他的全名,一般这么叫都是认真的要跟他说点什么。


他自然也会意,停下来认真听我讲话。

“为什么之前不和我说呢?就是....你就是那什么阿什么来着?“


原本我是真的很认真的,但话到嘴边我就压根记不住萌萌真正的名字。


见我连名字都记不住,他无奈的扶额笑了笑,像是轻松了一些,脸上的表情也缓和了许多。

”阿尔瓦。“他淡淡的说道。”不过比这这个,哥哥还是叫我西蒙吧。对那个名字已经没有什么归属感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听他这么说真的很难不开心。


但不行,现在在聊很重要的事情,气氛应该严肃起来才行。我摸摸鼻子,看似勉为其难的哼了一声,然后继续跟他算账。“那你跟路易斯到底什么关系?”


现在回过头来再回想这些,突然觉得那时候的我特别像云野草地上那些怀疑对象而整天吵来吵去的小情侣们。不过当时我本人确实是没有半点自觉就是了。


我弟很显然是被我的问句乐到了,有些啼笑皆非的看着我。”哥哥觉得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在很认真的问你好吗?你问我干什么?“


结果听我这么说小兔崽子笑的更开心了,我愤愤的捶了捶他。”不许笑,回答问题。“

“如你所见,呃,你可以理解为,合作伙伴?”他伸手包住拳头,轻松的回答着。

“合作?合作什么?”我有些不解的继续问他。


“救人。他有他想救的人,我有我想救的人。”


“........”


我当然也想救杆哥......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你这不说一堆废话吗?”我咧咧嘴,相当无语了就是说。


“那准备怎么救杆哥?火种到底是什么,别是路易斯懵我啊?什么玩意儿我就是火种了?这玩意到底能干什么啊?光让我帮忙,我也不知道怎么帮啊?”


我当然有很多很多的问号。


“停。”他揉了揉太阳穴。“你有看到路易斯给他们注射的药物吗?”


“嗯?”


就是那个粘稠的不知名红色液体?


呃等等,粘稠?红色液体?


“难道是……?”

“嗯,血是主材料。”


“……”

草,有那么两三点地方先让我吐槽一下。

“但也只是勉强的抑制病情罢了。”萌萌摆摆手,表情也不太好看。看上去是完全不想聊这个。


“主要目的是阻止下一场灾难的到来,至于方法...等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要尽可能的把病情控制在可控范围内,避免失控。并且如果可以……得找出当年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冥龙暴动。”


“难道说真的和他们说的那样有内鬼?”我歪歪头。

“……恐怕是的。”他点头。


“但敌在暗我们在明,被动之下,总是不好打草惊蛇的。今天大哥的事就已经相当不妙,估计风声早就已经传到他们的耳朵里了,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估计是最近这么长一段时间听我弟说话最多的一次了,但好歹我现在比刚刚冷静了许多。


眼看就要到家了,我也稍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有些闲心跟他唠点家常了。


”最近很忙吧?霞谷那些老家伙有没有为难你?“我帮他理理头发。


”还好。“萌萌也很乖的没动,看着我在这边忙活,眼里疲惫和笑意各半。


想也知道突然被抓去给他们做苦力,麻烦是真的麻烦的。


印象里每次帮神殿干事基本上都是出力不落好,组织个活动感觉自己像一条狗一样忙前忙后,结果到头来半点报酬没有不说。那群老家伙连点表示也没有,还不如同辈之间的同伴们会来事。


当然,也不排除这群人本来就不待见我。


于是我对自家终日干什么都是”还行“”还好“的回答表示了我的不相信,完全不觉得这人讲的是真的。轻哼了他一声之后就给自己倒水喝去了。


没他的份。


谁让他总是什么都不和我说,说了就又是点毫无意义的回答。整天就知道瞒不住了憋个大的出来,别是那天真被卖了还得给他数钱,早晚被人气死。


“说起来最近怎么没见阿里那家伙?”我晃悠着回来,咕咚咕咚咽了两口水。


听见我这么问萌萌也耸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但过了一会儿又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不过......前两天好像看到他和肖恩在一起来着?”


“说起来也是吼....前阵子肖恩还问我阿里在哪?他们两个不是关系一直挺尴尬的吗?怎么最近突然就凑在一块了?”


我有些迷惑的挠了挠头,对这两个老朋友之间的关系半点头绪都没有。


”不关心,不知道。“


我弟说完,就一脸困倦的往身后的沙发上倒去了,不一会就睡着了,看样子是真的累了。


我叹口气,认命似的去屋里揪了一个小被子给他。


晚安。



\

自那日之后的一段日子倒是也没什么有趣的值得说,没了德森的纠缠,少了阿里的咋呼,连平日里存在感极强的肖恩都不见踪影。我弟更不用说,忙继任的事忙的感觉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个用。


我身边好像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时间也不知道做点什么,就只能没事去路易斯那边看看情况,帮他照顾照顾人。然后帮塔哥安抚一下找不到杆哥玩急得恨不得离家出走的小小。


不过要是硬要说点什么的话,也是有的讲的。


值得注意的事没有,但是值得注意的人倒是有一个。


就是去帮路易斯忙之后在地下城(反正我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名字总之就这么称呼吧)那边认识了一个叫毛毛的小卡卡,听说他是从哥哥那里染上的病,然而哥哥还没撑到这一批药物制作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


所有人都觉得他哥哥是因病症死亡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就是一直在强调哥哥是被人杀害的。


可我后来也去问了路易斯这件事,多恩听到是问毛毛的事只是叹气,跟我讲当时找到他哥哥尸体的时候就已经花朵覆盖满了全身。


从他这个医学的角度,就算把人带回来再看,也只能得出是因为病发。更何况大家一个两个都是病秧子,再去碰尸体万一催发了自己体内花朵想生长的欲望,说不定下一个狗带的就是自己。所以当时也就只能把哭喊的毛毛带回来,然后用红火让人安息了。


只是回来之后这孩子的精神总是不如原来那么好了,大多时候都跟着路易斯这个心理医生,多少是有点可怜人就是了。也可能是出于一个作为曾经捡过弟弟的菇哥心里,看见这样的孩子多少是会有点心疼的。


毛毛很听话也不闹人,看着他就想到我弟小时候那会儿的样子,所以最近跟这孩子接触就还挺多的,偶尔也会带着他去找小小玩。

这样带带孩子到处乱晃悠的日子也很快就过去了,时间很快就来到了继任的当天。


直到今天都还对那天记忆犹新。


落霞时分的霞谷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刻,继任典礼的当天风很淡,火烧云交织在天边被太阳的余晖镀上了一圈金边。飞鸟过境时,万千霞谷人齐聚在霞光城内,静候目睹这场传承的延续。


我也隐在其中,和其他的人们没什么两样,作为见证者,见证我的弟弟走上红毯,踏上台阶,最后再走向曾被我们打趣了无数次的位置。


看着他和路易斯从已经是前任的长老手里接过权杖的时候,心里又什么酸涩而饱胀的情感卡在那里,上不去也下不来。


只是短短的数月过去,我就已经不得不面对他的成长。现在想来如果有什么时候是我对他的长大最无能为力的时刻,大抵也就是那时候了吧。


从他接过权杖的那刻开始,有什么东西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不对,应该说是从我在墓土那天撞见他和杆哥的那段对话开始,我们两个之间就已经再也不是纯粹的兄弟了。


那么,西蒙。

现在的你,到底是我的谁呢?


在欢呼声中,我有些迷茫的闭上了眼睛。


“阿寡!”


耳畔突然传来了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我有些疑惑的扭头看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居然是最近消失了好久的阿里!


他脸上有一种我说不来的,像是劫后余生一般的神色,惊恐和喜悦各占一半。找到我的时候能感觉到他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毫不说明的抱住了我。


他身上的衣服看上去也一副好久没换的样子,头发也被风刮得不成样子,想到平日了这个人动不动就嫌弃我穿搭现在却成了这样,我就被他这怪样子整的迷茫万分摸不着头脑。


“你这阵子都跑去哪里了?”


我凑过去就是要敲他脑袋,但看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说不出来的不对劲,手上动作也就停在了原地,心下有了几分不知为何的不安。

“跟我走。”


说完他就不管我脸上的表情有多么迷茫,拉起我的手就急急忙忙的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我俩就这么马不停蹄的一路到了他家,直到站在门口的时候我都还在想我不是应该在看我弟的继任典礼吗?怎么就被这个倒霉催的给拉到这个地方来了?


但所有的疑惑都在见到坐在客厅的那个人的时候烟消云散。


伴着茶香,盘着腿端坐在沙发上等着我们两人到来的人,竖着一头高高的马尾。他的模样和梦境中的人完全重叠,他早有预料似的看向我们两个。


“你好,达里尔....嗯,或者说我现在该称呼你为火种吗?“

“不过无所谓,重点是——终于见到你了。”


ps:我继续进行一个写。



娇花桑

占标签抱歉

滴个对象(希望是女孩子),能一起嗑cp(个人嗑龙卡菇)占有欲可以强一点,有意私信。

QWQ

占标签抱歉

滴个对象(希望是女孩子),能一起嗑cp(个人嗑龙卡菇)占有欲可以强一点,有意私信。

QW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