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卡面

250浏览    19参与
梅暝梓

网易游戏,时空中的绘旅人卡面

网易游戏,时空中的绘旅人卡面

梅暝梓

网易游戏,时空中的绘旅人h官方卡面

网易游戏,时空中的绘旅人h官方卡面

梅暝梓
在青山绿水之间 我想牵你的手...

在青山绿水之间

我想牵你的手

走过这座桥

桥上是绿叶红花

桥下是流水人家

我是桥这头的青丝

你是桥那头的白发

                (引用+稍微改编自沈从文)


在青山绿水之间

我想牵你的手

走过这座桥

桥上是绿叶红花

桥下是流水人家

我是桥这头的青丝

你是桥那头的白发

                (引用+稍微改编自沈从文)


梅暝梓

叠纸官方卡面,夜宵桃花卡面复苏

叠纸官方卡面,夜宵桃花卡面复苏

梅暝梓
叠纸官方卡面,闪耀暖暖,左一

叠纸官方卡面,闪耀暖暖,左一

叠纸官方卡面,闪耀暖暖,左一

风归

给姐妹画的克系跑团人物卡_(:з」∠)_

给姐妹画的克系跑团人物卡_(:з」∠)_

希央

资料片“曙光轨迹”pv截图调色♥

资料片“曙光轨迹”pv截图调色♥

Slvzx

笼中之蝶

第三章

奥菲利亚肩膀被钳住了,那人力气很大,仿佛要把她捏碎一般,昏暗的天幕被高大的人影盖住,黑眸中戾气冷冷打在她身上,不知怎么的, 她却在那里看到了一丝丝痛苦。

他的母亲?杀人凶手偿命?奥菲利亚怒气像气球被针戳破,血色翻涌的皇家丑闻砸向脑海,虽然传言代代信鸽王室血脉高贵,却人情淡薄,杀兄弑父常有,但是她是唯一的公主,穿吃用度,行事住所,无一不是最好的,她顽皮捣蛋,每每气的皇后温柔点那个小小的脑袋,就是你父皇惯的你,奥菲莉亚就做个鬼脸,吐吐舌头娇声娇气地说“毕竟他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呀。”,墨丘利和他的母亲,或者他自己一个人那时候又在哪呢?原来传言并不虚表,只是不曾披露罢了,小公主慌...

第三章

奥菲利亚肩膀被钳住了,那人力气很大,仿佛要把她捏碎一般,昏暗的天幕被高大的人影盖住,黑眸中戾气冷冷打在她身上,不知怎么的, 她却在那里看到了一丝丝痛苦。

他的母亲?杀人凶手偿命?奥菲利亚怒气像气球被针戳破,血色翻涌的皇家丑闻砸向脑海,虽然传言代代信鸽王室血脉高贵,却人情淡薄,杀兄弑父常有,但是她是唯一的公主,穿吃用度,行事住所,无一不是最好的,她顽皮捣蛋,每每气的皇后温柔点那个小小的脑袋,就是你父皇惯的你,奥菲莉亚就做个鬼脸,吐吐舌头娇声娇气地说“毕竟他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呀。”,墨丘利和他的母亲,或者他自己一个人那时候又在哪呢?原来传言并不虚表,只是不曾披露罢了,小公主慌乱整理思绪,错乱厚重的呼吸喷在颈上提醒她,墨丘利已经失去理智了,连一个没有亲情哥哥的身份都懒的演出。

一阖黄鹂般的声音细小而软糯“哥哥你喝醉了,我扶你回去好吗?”

呵,墨丘利心里却因为这软软的哥哥激起一丝丝波澜,这般巧言令色,是害怕自己这个六亲不认的杂种做什么,墨丘利掀起眼帘,讥讽道“哥哥?关心留给你的杀父仇人未免过太虚假了。”

奥菲利亚艰难抑制发抖的身体,精灵翅膀终于因为女孩不堪承受压力挣脱而出,反手遮住些许破碎的衣服,该死的翅膀,她僵硬的开口“若,若女王在继任期间失身或身死,神殿便无人能踏足,精灵王族的神血会消失的。”奥菲利亚带上几分讨好的笑“哥哥也不想失去精灵族的寿命吧。”

繁星低垂,映照她琉璃般眼睛,银色的长发梳成两个花苞丸子,毛茸茸的吊坠挂着,雪白的小脸讨好的笑,可爱乖巧如同一只幼猫,背后宽大却纤细的翅膀荧光环绕,薄近透明的银色血液缓缓流动。

白璧无瑕,美好易碎,和他不同。

感觉心里被轻轻挠了一下,墨丘利眯起了眼睛,原来老东西留下来的保命招式在这里?没来由的烦躁,狮子不急着进攻了,甚至恶劣用爪子逗了逗小猫:“可未曾听老首相提起。”
“这是王族辛秘,国库密室全部有记载,我可以带你过去。”奥菲利亚勉强维持着笑容,她感觉到自己的翅膀快被盯出洞来了。

良久,墨菲利亚觉得自己快要在那道目光下晕厥了。那人终于开口,言语间是恢复过来的冷清“明天去秘室。”

应下来,墨菲利亚急急抬脚,却感觉到一道黑影袭来,肩膀一重,耳畔响起伴随着意味不明的尾音“不是还要送我回去吗,嗯?”

墨菲利亚避开的一个酒瓶,衣袖拂过,它咕噜噜滚向那两道墓碑,仅有一面一尘不染地摆着一束洁白的艾波纳之花。

她眼角余光带过,睫毛低垂,母亲自刎以身殉城,若是,若是,她那日和母亲在一起,这里会不会多一个墓碑呢。那样是不是比为了皇室承担的责任,小心翼翼地活着要好。

女孩长长的睫毛低垂,呼吸声浅浅,从他的位置看过去对上那小巧的下巴,刚刚和他狡辩的时候不是很勇吗?身下人一会消极一会心不在焉的情绪烦得墨丘利悠悠开口,“再不走天亮了?”

墨菲利亚发现,自从她叫了墨丘利哥哥,他没有和以往一样仿佛在强调身份般叫她妹妹了。

石田安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2020年情人节活动终于带我初玩啦~而且还是SSR~完美~我爱了~

就是可惜,不知道啥时候我家狸猫能唱个《情人节之吻》那我就可以瞑目了~(’∇’)シ┳━┳


新网球王子RisingBeat2020年情人节活动终于带我初玩啦~而且还是SSR~完美~我爱了~

就是可惜,不知道啥时候我家狸猫能唱个《情人节之吻》那我就可以瞑目了~(’∇’)シ┳━┳


Slvzx

笼中之蝶2

长长的餐桌上布置了鲜花与蜡烛,美酒和佳肴,都提不起奥菲莉亚的兴趣,面前餐点丝毫未动,肉类散发地些许腥甜让她头晕,她强迫自己才能使分散注意力不要飘到桌子另一遍。饥饿与过度劳累下导致地神情恍惚,理智尊严告诉她,不要在墨丘利面前屈服,即使是小小的一顿晚餐,也不行。

墨丘利停下用刀叉的动作,透过悠悠地烛光,看着面前的妹妹,就算面无表情,精致的轮廓也有种魔力让人不自主向她看去。

“走之前把酒喝完。”

白色的身影愣了愣,旋即拿起杯子一饮而尽,酒出乎意料的酸甜与清香,是她从来没喝过的味道,她喝的太急,被呛得咳嗽了几声, 红酒顺着嘴角流淌了下来,鲜艳如血,当事人却不在意,匆忙放下杯子,毫不留恋离席而去。...

长长的餐桌上布置了鲜花与蜡烛,美酒和佳肴,都提不起奥菲莉亚的兴趣,面前餐点丝毫未动,肉类散发地些许腥甜让她头晕,她强迫自己才能使分散注意力不要飘到桌子另一遍。饥饿与过度劳累下导致地神情恍惚,理智尊严告诉她,不要在墨丘利面前屈服,即使是小小的一顿晚餐,也不行。

墨丘利停下用刀叉的动作,透过悠悠地烛光,看着面前的妹妹,就算面无表情,精致的轮廓也有种魔力让人不自主向她看去。

“走之前把酒喝完。”

白色的身影愣了愣,旋即拿起杯子一饮而尽,酒出乎意料的酸甜与清香,是她从来没喝过的味道,她喝的太急,被呛得咳嗽了几声, 红酒顺着嘴角流淌了下来,鲜艳如血,当事人却不在意,匆忙放下杯子,毫不留恋离席而去。

风带起精致的纱幔,月光照在红酒瓶暗纹的艾波纳之花上,墨丘利拿起了酒,轻啄一口,默默看着窗外一轮圆月,眼眸晦暗不明。

没有墨丘利的刁难,奥菲莉亚顺利的回到了卧室,她靠在窗口,清柔的风一吹,眼皮打架的趋势变得越来越大,她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现在睡着,几日观察皇宫巡逻人员明显减少,可想都是被带下去审讯或者革职人手不够的缘故,现在除了皇宫里,别的地方守卫松懈,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去看望父王母后的墓碑。幸好,墨丘利没限制人身自由的爱好,她没有被关起来。

谁能想到信鸽王室前国王王后,就被葬在了后花园的墓地里,葬礼寒酸至极,草草了事,却没人敢质疑。从窗户这里跳出去,抄一条长长的小径就可以到后花园,夜幕下一道纤细的身影飞舞着翅膀堪堪着地。宫墙外静悄悄的,没人巡逻,知了的低语在静寂的夜里颇为嘹亮。一个又一个茂密的灌木丛后,她看到了最不该出现在那的人。

墨丘利,有什么资格来这里?奥菲莉亚看着并排而立的墓碑,心里尖锐地刺痛了一下,愤怒油然而生,她甚至忘了自己偷偷跑出来被发现的后果,一时间分心发出了声音,树叶簌簌作响,让那个高大的身影转过了头。

在那天发生之后,奥菲莉亚第一次面对墨丘利没有避开与漠视,带着孤注一掷的勇气,她迎上墨丘利的视线,掷地有声“谋权篡位,杀害生父,你已经卑劣到了要过来墓前打扰死者安宁的地步了吗,你还觉得对他们羞辱不够吗?”

墨丘利走到她跟前,一股浓重的酒味袭来,让奥菲莉亚不得不注意到地上的东倒西歪的酒瓶,墨丘利毫不怜惜一把地捏着她的脸,附在她在耳边道“你只看到你的父母死了,那你知道我的母亲怎么死的吗?用你的脑袋想想,你以为我来这是单单是站着吗,对杀人凶手偿命的庆祝罢了,羞辱?”墨丘利哧笑一声,欣赏着面前的人惊慌失措的表情,低头粗暴地咬在了她洁白如玉的天鹅颈上,“我可怜的妹妹在自己父母墓前失了童真,这才是最大的羞辱报复吧?”奥菲莉亚惊呼“不。”,吃痛摇头想挣脱想后退。

Slvzx

笼中之蝶

奥菲莉亚,她的名字,信鸽王国合法继承人。

她为这一刻已经做了数十年的准备,但不是以这种方式,身上荧光飞舞的纱裙,将她以最耻辱的姿势钉在王座上。

宫殿苍穹鼎立,阳光顺着藤蔓撒了下来,殿内庄严肃静,大臣们并排而立,她抬眼,跟以往没什么不同呢。奥菲莉亚感受到了那道目光,她没有回看,皓腕抬起,银刀一落,血涌了出来,叮叮当当地落进圣杯。现在也该她对王国有一个交代了。

“我愿永远遵循王室之指引,以生命与鲜血保护给我的子民。”奥菲莉亚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奥菲莉亚以信鸽王室之名起誓。”

如果对神背誓,会发生什么,奥菲莉亚心想,神管理那么多个国家,他听不过来吧。要不怎么对教母一遍又一遍地祈祷充耳不闻呢...

奥菲莉亚,她的名字,信鸽王国合法继承人。

她为这一刻已经做了数十年的准备,但不是以这种方式,身上荧光飞舞的纱裙,将她以最耻辱的姿势钉在王座上。

宫殿苍穹鼎立,阳光顺着藤蔓撒了下来,殿内庄严肃静,大臣们并排而立,她抬眼,跟以往没什么不同呢。奥菲莉亚感受到了那道目光,她没有回看,皓腕抬起,银刀一落,血涌了出来,叮叮当当地落进圣杯。现在也该她对王国有一个交代了。

“我愿永远遵循王室之指引,以生命与鲜血保护给我的子民。”奥菲莉亚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奥菲莉亚以信鸽王室之名起誓。”

如果对神背誓,会发生什么,奥菲莉亚心想,神管理那么多个国家,他听不过来吧。要不怎么对教母一遍又一遍地祈祷充耳不闻呢?反正现在信鸽王室也只剩下自己和他了吧?

“女王的身份你可是要当很久呢,在这之前,别想着死,我们的小公主估计很怕疼吧?”墨丘利深深看了一眼地上的她,“明天的庆典可是我精心为你安排的,毕竟你是我的妹妹啊。”

房间只有蜡烛发出幽暗的光,黑暗里的奥菲莉亚嗓子已经哭哑了,手指骨节泛白紧紧抓住一把精致小巧的刀,墨丘利话音刚落,她抬起脸,泪痕斑斑,拼尽全力用微弱的气音“滚。”

奥菲莉亚不傻,父母已经死于墨丘利的剑下,信鸽王室即将变天,她活下来的唯一理由,是作为王室公主继承信鸽王国,成为墨丘利棋子,权利的傀儡。

墨丘利不意外她的反应,几天的折磨下奥菲莉亚脸上憔悴苍白,下巴更为地尖了,精致繁美的领口被扯成了破布条,甚至能看到一丝曲线,沾染泥土与脚印裙摆透漏着王室巨变影响了什么,颇有落花凋零之美。

突然,墨丘利猛地对上了奥菲莉亚的眼睛,紫色星河般的眼眸里面是充满着恨与悲伤,挣扎地无助与绝望。真像,真像当初他幼时母亲枉死被赶出王城时的那样。他莫名失了兴致,看夜骸点了点头。

夜骸站在一旁,拍了拍手,仆人们退下,夜骸摸出怀里的一个紫色水晶球。

墨丘利起身,把水晶球扔到奥菲莉亚身前,开口,“信鸽王室现已全部投诚于墨丘利集团,本质上来说,庆典上出现的是你,还是别的人,甚至是动物,也不会影响王室继位的结果。智者千虑,自讨苦吃实为下策,我的小公主,趁我还有最后一丝......”十二点的钟声响起,墨丘利声音模糊地像从远方传来。“ 水晶球里面是那个老东西留的影像”,墨丘利顿了顿, 他看到奥菲莉亚从地上飞快弹起,小心翼翼的拿起水晶球,微微一笑,“看了也许你会改变主意。”旋即转身出门。

阳光明媚,照在一个单薄的身影上,奥菲莉亚抱着水晶球,紧闭眼睛,脸上挂着泪痕。

在梦里,她看到父亲温柔坚定地望着她说,奥菲莉亚,活下去,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我相信我们的小公主会坚强勇敢的长大。

第三章已更

第二章已更。


红线
这个好像没放过……给一位太太摸...

这个好像没放过……给一位太太摸的鱼,是她家的英灵oc
@初始魔女

这个好像没放过……给一位太太摸的鱼,是她家的英灵oc
@初始魔女

一只小伊

初始凛,运动凛,花神凛,女仆凛,星座凛,旗手凛,泳装凛,花仙凛,舞娘凛

初始凛,运动凛,花神凛,女仆凛,星座凛,旗手凛,泳装凛,花仙凛,舞娘凛

TOKIWAʕ•͡-•ʔ
再也不想画裙边系列。゚( ゚இ...

再也不想画裙边系列。゚( ゚இ ̮ இ゚)゚。

再也不想画裙边系列。゚( ゚இ ̮ இ゚)゚。


TOKIWAʕ•͡-•ʔ
情人节比想象中的难扒好多【扶额...

情人节比想象中的难扒好多【扶额】…(´;Д;`)

情人节比想象中的难扒好多【扶额】…(´;Д;`)


两条小鱼

银行卡收藏-两张特殊的银行卡

1、中国工商银行2002年4月为国家图书馆发行的牡丹灵通卡

非常喜欢这枚卡的画面,徽记和书样的国家图书馆文字非常契合主题,简单而和谐。

2.斯伦贝谢制作的银行专用金融IC卡:

我从一位卡商处得来 ,原因是非常喜欢卡面古钱币设计的画面,据说这枚卡发行量较少,卡的用途和来历及价值有待考证。

1、中国工商银行2002年4月为国家图书馆发行的牡丹灵通卡

银行卡收藏-两张特殊的银行卡

非常喜欢这枚卡的画面,徽记和书样的国家图书馆文字非常契合主题,简单而和谐。

2.斯伦贝谢制作的银行专用金融IC卡:

银行卡收藏-两张特殊的银行卡

我从一位卡商处得来 ,原因是非常喜欢卡面古钱币设计的画面,据说这枚卡发行量较少,卡的用途和来历及价值有待考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