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卡面来打

3915浏览    570参与
鱼司yss
2333,其实就像到对着 哇...

2333,其实就像到对着  哇  来摸沙雕脑洞

画的有点草乱不理了( ˘•ω•˘ ) 


2333,其实就像到对着  哇  来摸沙雕脑洞

画的有点草乱不理了( ˘•ω•˘ ) 


镜飞彩:没有我miss不了的音游

翻到了以前做的照片

镜音彩:没有我切不了的东西

也没有我miss不了的音游


翻到了以前做的照片

镜音彩:没有我切不了的东西

也没有我miss不了的音游


我真的在努力画画……
宝↗生↘永↗梦↘ 是稿子还挺喜...

宝↗生↘永↗梦↘

是稿子还挺喜欢的就发了⊙▽⊙我居然上完色了π_π

宝↗生↘永↗梦↘

是稿子还挺喜欢的就发了⊙▽⊙我居然上完色了π_π

憨憨甘

【垓或24h/10h】天津垓曾触摸过星光

天津垓的出生是冰川的断痕

天津垓在星光中一步一步成长

天津垓死在儿时的梦境中

天津垓曾触摸过星光

                       ——《无名之诗》

*灵感来自于前两天的测试 

*没有假面骑士的平行世界,垓或平静相爱剧情

*矫情文学,一时兴起,充满了ooc与自嗨

*第一次参加联文活动,经验不足致歉

*下一棒@野原遥太郎 ...

天津垓的出生是冰川的断痕

天津垓在星光中一步一步成长

天津垓死在儿时的梦境中

天津垓曾触摸过星光

                       ——《无名之诗》

*灵感来自于前两天的测试 

*没有假面骑士的平行世界,垓或平静相爱剧情

*矫情文学,一时兴起,充满了ooc与自嗨

*第一次参加联文活动,经验不足致歉

*下一棒@野原遥太郎 




天津垓有个家,而他始终不觉得这是一个家。


作为哉亚社长的儿子,从小到大他都一直被要求学习优异,谦谦有礼。

父母从来不陪伴天津垓,只是把他作为日后哉亚的投资而已。


无尽的习题和时不时的指责,以及寂寞和空虚。这是他的童年。




再这样环境下长大的天津垓很早就学会了人情世故,以至于他看起来像个成年人。

在谄媚的笑容里学会了附和,在时不时提出的邀请中做出明智的决定,就连父亲的秘书也感觉他越来越不像个小孩子了。


从小到大,他几乎一直是这样,家长和老师眼中神一样的好孩子,所有人仰慕的对象。

可他一直认为自己是纸上谈兵的近卫兵,而不是披荆的骑士。


“饭里下了东西吗?”

“下好了”

真是没料到啊,从小到大身边的保姆,居然想害死自己。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形成——他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被端来的午饭只吃了五分之一,装作昏倒的小少爷被送进了医院。

“病人经过输液和治疗后并没有大碍,由于毒素主要集中在肝上,所以建议去疗养一段时间。”从病房里半开的门缝中,他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和医生的交谈。

“你要独自一人去富士山下的小村落里疗养几天。那里我们公司的工人家庭会接收你一段时间。”

平常不怎么和他说话的父亲现在只是独自一人坐在主驾驶上开车,天津垓看了看他的背影,迷迷糊糊地在车上睡了。

随着汽车熄火的声音,天津垓意识到这里就是父亲口中的村落,他立即翻了个身子起来,准备恢复以前的状态。

迎接他的很明显就是一父一子,两个人看起来并不富裕。

“飞电。”天津垓读了读门口的牌子“原来他们一家人都姓飞电啊。”

拎着与自己体型不相符的行李箱,天津垓下了车,对面的男人立刻接了过去。

“这孩子叫小垓……”他听见背后的父亲正在介绍着自己,边准备开口自我介绍。

“我叫天津垓,来您家借住几天,十分感激。”

对面的男人露出了谄媚的笑容,而他身边的我小男孩只是看着自己——他又言不由衷地露出了应付似的笑容


那个男人又拿出了很多钱交给他的儿子,并叮嘱他多买一点小孩子喜欢的零食回来。

不过只是无用的讨好而已,比起这些,他正在想这个男孩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是被父亲打的?还是自己多疑了?

他感到无中生有的厌烦,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心上,就好像是被油污粘住了的瓷砖,又像是在黑色的石油之中游泳。


就这样对着太阳下的庭院发呆了一个下午,天津垓还是有种不明原因的躁动,他把自己浸在冷水里,强迫自己摆好笑容,变成哉亚未来的社长天津垓,而不是幼稚小孩天津垓。

穿好衣服,他回到了卧室,榻榻米上躺着的是那个叫飞电或人的男孩。

他开始有些好奇,看着床铺上有些怕生的男孩,他居然不知道该怎么搭话。

“晚上好。”居然是他先开的口。

“晚上好”他也回应到。

“你经常被你父亲打吧。”天津垓用肯定的口气说,但他还是有一点同情的。

和自己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不过是哉亚延续的工具,他不过是父亲情绪爆发的借口。

这样一来,他们不就是一类人了吗?

那一天晚上,天津垓感觉自己变回了那个幼稚小孩天津垓。


他们相约在生日的那天一起去看星星,他们一起在家中肩并肩地聊天,头挨头地睡觉。

一切似乎轻松了许多,天津垓也不在以消极的态度来看待自己身为哉亚未来社长的身份。

摇醒睡着的飞电或人,两人一起来到了那片星空之下。

夜晚的天空中几乎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星星,闪烁着,也装饰了这片天空。

“我妈妈去世前跟我说,她要去天上变成星星了。后来,我眼睛看见的东西都是黑白的。”

天津垓没有想到,飞电或人居然还有这样的往事,用着无法看见彩色的双眼看着这个世界,无法体会到任何温暖。


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出让飞电或人再次看见彩色的世界。


十三过后,经过哉亚技术部的反复测试后,能够克服一切视觉缺陷的哉亚连接器诞生了。

“这款链接是为了让一个特殊的人看见彩色的世界,也是为了让更多这样的视障人士能够获得在星空下驻足的权利。”发布会上,天津垓带上了连接器,仰望着天花板上由投影得出的星空图像说到。


底下的新闻媒体纷纷惊呆了,不少人开始报道哉亚的年轻社长有个老相好。


一万多份简历之中,他特地筛选出了带有飞电或人的那一批。

他认为他抓住了,他抓住了自己的星星,而自己的星星,再也不会和自己分开了。

可他的星星已经不认识自己了,他的星星要离开他了。

他对飞电或人的冷淡反应有点意外,但他也没有表现的很明显,他的星星变了。


他的星星变了,连同着那片星空,他曾经无数次想要触碰的我星空,在他快要碰到的那一瞬间——他与星空的我距离突然被放大了无数倍,他再也碰不到了。

他仿佛看见了小时候的自己,在那个夏天短暂的光阴之中,他体会到了比一生还要长的夏天,无法触碰星空的他只能坠入了冰川的裂缝之中,被寒冷的冰水淹没,无法呼吸。


飞电或人死了。


天津垓并没有多么悲伤,或者说,他已经没有眼泪了。他的生活和往常还是一样,只是每个月会在飞电或人的墓碑旁边放上一簇花。





几十年后,天津垓病逝。


他在临死时的白色梦境中看见了飞电或人,他仿佛变成了那个小男孩。

“一起去看星星吧!”

“嗯!”



天津垓曾触摸过他的所爱。












憨憨甘

【垓或】掠夺者(R)

棕铜色的目光在飞电或人身上游走了一圈,连成密密麻麻的金线。天津垓主人状肆意地把手指伸进了他的口腔里均匀地搅拌着,尊贵地似乎如不可触碰的神祗。

——这是为了报复那天飞电或人又多和不破谏说了几句话吗?】

*垓或r18

*有性格捏造:小娇妻或人×老狐狸垓总

*雷点:蒙眼/少量SM元素/半自愿性行为

*大约1.8k+字数

*顶风作案,链接如果被屏就私聊发链接

*实在不行扫个二维码8

[图片]截图→打开任何一个能扫码的东西(建议微信)→扫码→能看了

棕铜色的目光在飞电或人身上游走了一圈,连成密密麻麻的金线。天津垓主人状肆意地把手指伸进了他的口腔里均匀地搅拌着,尊贵地似乎如不可触碰的神祗。

——这是为了报复那天飞电或人又多和不破谏说了几句话吗?】

*垓或r18

*有性格捏造:小娇妻或人×老狐狸垓总

*雷点:蒙眼/少量SM元素/半自愿性行为

*大约1.8k+字数

*顶风作案,链接如果被屏就私聊发链接

*实在不行扫个二维码8

截图→打开任何一个能扫码的东西(建议微信)→扫码→能看了

憨憨甘

【垓或】关于我和老师的不伦师生恋故事(1)

*ooc不可避免

*长篇,自设极多

*腹黑禁欲数学教师垓×纯情男子高中生或

*平行世界线

*有all或元素


周一的早上,即将迎来的是来打高中的开学典礼

川流不息的街道上,行人和汽车在黑白交叉的马路上机械地行走或行驶着,新生的太阳穿过大楼的玻璃窗上,落在西装革履的社畜身上,整个街道上似乎只有汽车的鸣笛声。

“不好——要迟到了——!!”

此刻,不知道是谁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

“冲啊自行车——!!”

棕黄发色的少年在自行车上拼命晃动双腿,一只手把住车的扶手,另一只手摆出向前冲的手势。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了两片因为过度运动而浮现出的红晕,面部表情像是要随时做出舍出性命...

*ooc不可避免

*长篇,自设极多

*腹黑禁欲数学教师垓×纯情男子高中生或

*平行世界线

*有all或元素


周一的早上,即将迎来的是来打高中的开学典礼

川流不息的街道上,行人和汽车在黑白交叉的马路上机械地行走或行驶着,新生的太阳穿过大楼的玻璃窗上,落在西装革履的社畜身上,整个街道上似乎只有汽车的鸣笛声。

“不好——要迟到了——!!”

此刻,不知道是谁打破了这份难得的宁静

“冲啊自行车——!!”

棕黄发色的少年在自行车上拼命晃动双腿,一只手把住车的扶手,另一只手摆出向前冲的手势。脸上不自觉地浮现出了两片因为过度运动而浮现出的红晕,面部表情像是要随时做出舍出性命冲向学校的模样。

十六岁的飞电或人,在开学的第一天就迟到了。

这是毋庸置疑的,青春期的少年总是不注意作息,经常黑白颠倒。

当他把自行车停好,再以最快的速度做完上锁摆正车头,拿起背包等一系列动作后,学校的大门已经有关闭的趋势了。

他来不及把背包的另一条肩带背好就整理好,就冲向了教学楼,以几乎要把腿跑断的速度登上了楼梯,当他气喘吁吁地到达三楼时——时钟的分针刚好指向五分钟。

迟到五分钟不算迟到——飞电或人自欺欺人地想。

他踮起脚尖望向了教室内,里面坐的全都是学生。飞电或人不禁开始想自己是不是最后一个来到学校的人。他失望地想着,继而又把嘴唇扯长,又不自觉地向上挑了挑眉毛。

最后一排空着一个位置,似乎是他的,旁边好像还坐着一个头发有绿色挑染的女生。等等——学校不是不让染发烫发的吗。算了,赶紧想办法在不让老师察觉的情况下进入教室啊或人——

飞电或人沉思许久,下定决心用手指向了门,表情夸张地在心里嘶吼

“上学第一天就不幸迟到的学生——为了不引起班主任注意而绞尽脑汁——好!一定是我或人!!!!”

说完,他把门打开一个小缝,对着他座位旁边的女生说

“早上好,我是你的同桌——飞电或人,我迟到了,可以帮我打个掩护吗?谢谢——!”

或人看着对方想笑但又憋回去的表情,眼神里充满了期冀。

“好的”

她扬起了一抹笑容把凳子往后靠了靠,又把门打开了一个小缝。

飞电或人立刻手脚并用地爬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后面的哪位同学,迟到了就不要试图逃避了,请你站起来。”

不好了——飞电或人想

于是他站了起来。

讲台上的男子穿着干净的白西装,里面的高领毛衣似乎还露出来他白嫩的脖领,阳光淋在他的身上,飞电或人竟有一刻觉的光是他发出的。

“老师对不起,我是飞电或人,今天不小心迟到了。”

此刻的飞电或人,脸上有一点没有褪去的红晕。书包的肩带即将坚持不住自己的负重。胸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头发不自觉地向后移了两下,露出的额头还有几滴亮晶晶的汗珠。

“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你的班主任天津垓。任教科目数学。以及,飞电同学,你迟到这么久是1000%会被抓的到的,请你放学到我办公室来。”

原来老师叫天津垓啊,飞电或人想。

“好的...”他一边做下一边开始收拾桌子上新发下来的教科书。

时间似乎过的很快,很快就到了放学。

夕阳撒在放学后三三两两回家的同学身上,飞电或人背上书包,心不在焉地低着头走在通往教师办公楼的路上。

推开办公室的门,飞电或人慢慢地走了进去,办公大厅几乎已经没有人了,夕阳洒在空空如也的办公大厅里,他一步步地走向了里面。

坐在里面的正是他的老师——天津垓

他紧张地坐在了他的对面,手不自觉地因为紧张而开始握紧。但对面的老师却喝了一口茶。

天津垓端起水杯凑到嘴边,在喝水的过程中眼睛一直盯着或人。因为头部的降低,他的眉毛上出现了几层抬头纹。但他似乎并不知道在夕阳的渲染下自己在飞电或人眼中多了些英俊。

飞电或人脸上不禁禁露出些红晕,他咽了一口口水。

“别紧张,我不是要骂你,喝口水吧”

天津垓似乎胸有成竹地笑了两下,递过去一杯水。

或人慢慢地喝了一口,突然感到晕乎乎地,不受控制地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他进入了一个五彩斑斓的梦境。

在梦里,他是个搞笑艺人,却从来没有逗笑过任何人,突然继承了飞电社长的职位。还获得了可以变身的驱动器,自己的秘书是自己的同桌,他和很多人战斗,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和自己作对,想要收购飞电智能的人居然是自己的班主任。

他醒了。

看着身边空无一人的大办公室,联想起自己的梦境,或人不禁从心底涌上一股莫名的恐惧,他不敢多想,迅速拿起了背包冲出了校园。

望着离去的或人的身影,天津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计划已经实施到999%了...”

他小声默念着。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懂,剧情大概是这样的:零一结束后,众人被传送到另一个平行世界,之前一直单箭头或人的天津虾饺为了攻略或人,才有了第一章这样的迷惑操作。

*这篇可能有点偏all或,但结局一定是垓或

*最后求个红心蓝手哈哈哈哈哈



沈私
危险套还在路上嘿嘿嘿

危险套还在路上嘿嘿嘿

危险套还在路上嘿嘿嘿

菜鸟有腹肌

原作:很正经的装酷
弹幕:我让你正经

原作:很正经的装酷
弹幕:我让你正经

我真的在努力画画……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瞎涂...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瞎涂的)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瞎涂的)

我真的在努力画画……
假装画了:D(我永远爱小老虎!...

假装画了:D
(我永远爱小老虎!)

假装画了:D
(我永远爱小老虎!)

我真的在努力画画……

剪辑练习
喜欢的话支持一下,谢谢
b站:AV76354946

剪辑练习
喜欢的话支持一下,谢谢
b站:AV76354946

我真的在努力画画……
准备做吧唧玩……反正便宜╭(╯...

准备做吧唧玩……反正便宜╭(╯ε╰)╮

准备做吧唧玩……反正便宜╭(╯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