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卢克天行者

1565浏览    94参与
形陌咕作业

1 Dawn 晨曦 假如你是他的一生所爱(①)

1.莱戈拉斯

①他会浪迹天涯,但你永远是他心目中的家。

②他心中有无数美好的精灵歌谣和诗歌,但他心中最美的一首永远是你。

③他愿杀敌无数,哪怕自己的身上会溅上奥克肮脏的血液,只为了身后的你会生活在安全的大密林,像儿时的他一样无忧无虑。

④无论他一天的事务多么繁忙,都会陪你荡秋千。因为他可以看见你的笑颜。

2.阿拉贡

①你在他最落魄凡尘的时候陪伴着他,他荣华归来之时也是你的闪耀。

②他是人皇,他的责任是那么沉重。他不会为自己身上的伤疤和苦难而感到苦痛,却对你注释那双沧桑眼睛的眼泪而感到无助。

③在人民眼中,你是人皇之妻,米那斯提力斯之后,在他的眼中,你却是整个世界。

3.瑟兰迪...

1.莱戈拉斯

①他会浪迹天涯,但你永远是他心目中的家。

②他心中有无数美好的精灵歌谣和诗歌,但他心中最美的一首永远是你。

③他愿杀敌无数,哪怕自己的身上会溅上奥克肮脏的血液,只为了身后的你会生活在安全的大密林,像儿时的他一样无忧无虑。

④无论他一天的事务多么繁忙,都会陪你荡秋千。因为他可以看见你的笑颜。

2.阿拉贡

①你在他最落魄凡尘的时候陪伴着他,他荣华归来之时也是你的闪耀。

②他是人皇,他的责任是那么沉重。他不会为自己身上的伤疤和苦难而感到苦痛,却对你注释那双沧桑眼睛的眼泪而感到无助。

③在人民眼中,你是人皇之妻,米那斯提力斯之后,在他的眼中,你却是整个世界。

3.瑟兰迪尔

①他那冷艳的面具,在你面前是那么不堪一击。

②他的王位永远有你的一席之地,他不允许别人任何的不尊重对你。

③他一直以为你是维拉赐予他人生中最高尚的礼物,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你彻底离开他的生命。

④他是王,但唯一让他惟命是听的人是你。

4.索林·橡木盾

①当他失去了家园和人民,唯一的财产只有你。

②他的橡木永远是你坚硬的后盾。

③他给了你无数价值连城的财宝:秘银、钻石,金子他早已不屑一顾。所有的财宝中,对你最重要的却是他给你的那颗心,以及满腔的爱。

5.安纳金·天行者

①他是天选之子,但是你才是他最渴望的归宿。

②银河系,在他眼中只是累赘,不抵你对他的诱惑。他愿意为你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他愿意背叛自己的一切,只为不让你远离。他像一个堕落的天使,为了你可以牺牲所有。

③他一点不珍惜他人眼中的权利和名誉,他在乎的只有你对灿烂的容颜,你的快乐。

④他明明可以成为天使,却甘愿为了你自甘堕落。

⑤如果危险降临与你,他会不顾一切冲向你。他只是不想失去自己的唯一。

⑥伤害你的人,便是他一生的敌人。他会使尽浑身解数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5.欧比旺·科诺比

①如果再来一次,他愿意为你放弃他珍爱的武士团。

②他爱你到这个银河的极致,却总是不知如何说出口。

③他总是在制度和你之间徘徊,最终他却选择了你。

6.卢克天行者

①他对你的爱总是深沉而不易察觉,但你只要细细的感受,就会感受到它。

②他说出口对你的爱,次数永远比做出保护你,照顾你的次数少。

③因为小时候他受到的爱是那么少,所以他下定决心要好好爱你。


非凡/Slept

天行者们。
p1达斯维达。p2莱娅公主。p3西斯卢克与维达尊主。

天行者们。
p1达斯维达。p2莱娅公主。p3西斯卢克与维达尊主。

一厘米_QB
!!!星战日快乐!!! 【ma...

!!!星战日快乐!!!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ps:bdq拿之前旧图改改赶场子了,还有个anni画不完了,太抱歉😭😭

(画图水平没提升,p图水平提升了)

!!!星战日快乐!!!

【may the force be with us】


ps:bdq拿之前旧图改改赶场子了,还有个anni画不完了,太抱歉😭😭

(画图水平没提升,p图水平提升了)

翻譯年糕
这次贺图给小天使Luke啦hh...

这次贺图给小天使Luke啦hhh

并没有卡到欧洲时间零点!我是废物!

这次贺图给小天使Luke啦hhh

并没有卡到欧洲时间零点!我是废物!

王江江
这张草稿也一块发了吧,星战日快...

这张草稿也一块发了吧,星战日快乐~
明年,明年星战日前也许我能画完它(

这张草稿也一块发了吧,星战日快乐~
明年,明年星战日前也许我能画完它(

王江江

星战日快乐!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我要把这希望的图片传播给全世界. jpg(被维达锁喉
灵感来源p2,马哈苗年轻的时候太好看了

星战日快乐!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我要把这希望的图片传播给全世界. jpg(被维达锁喉
灵感来源p2,马哈苗年轻的时候太好看了

PopeBlack

父子俩~(超迟的生贺💦💦💦Den生日快乐!

希望Den和女儿生活得快乐❤️

父子俩~(超迟的生贺💦💦💦Den生日快乐!

希望Den和女儿生活得快乐❤️

花生兔小乐
把卢克加上了 全员天行者 (没...

把卢克加上了 全员天行者

(没有rey 画不下的 而且我emmmmm.....不行不行)

把卢克加上了 全员天行者

(没有rey 画不下的 而且我emmmmm.....不行不行)

王江江
我画完了——————冷到产粮给...

我画完了——————
冷到产粮给自己吃

我画完了——————
冷到产粮给自己吃

ZACHARYKENOBI👑

Strike me down in anger and 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

如果你任凭你的愤怒击倒我,我将成为你的身后幽魂。

The Last Jedi-Luke Skywalker(Crait)

Shf

Strike me down in anger and i will always be with you.

如果你任凭你的愤怒击倒我,我将成为你的身后幽魂。

The Last Jedi-Luke Skywalker(Crait)

Shf

ZACHARYKENOBI👑

Hottoys Luke skywalker(tlj)

摄影:Smokegww


Hottoys Luke skywalker(tlj)

摄影:Smokegww


江奈生

我是卢克天行者,我现在慌得一批

我找达斯维达报仇,杀父之仇和他杀了欧比旺的仇

可是他说欧比旺没死透,好吧,报杀父之仇

可他突然说“I am your father.”

我站在风中,还没了一只手

“NOOOOOOOOOOOO!!”我喊了出来

我是卢克天行者,我现在慌得一批

我是卢克天行者,我现在慌得一批

我找达斯维达报仇,杀父之仇和他杀了欧比旺的仇

可是他说欧比旺没死透,好吧,报杀父之仇

可他突然说“I am your father.”

我站在风中,还没了一只手

“NOOOOOOOOOOOO!!”我喊了出来

我是卢克天行者,我现在慌得一批

一厘米_QB

呜呜我好爱这个画风,p3卢克真好看😭😭

呜呜我好爱这个画风,p3卢克真好看😭😭

狂烧的齐马蓝

之前的后续,暂时命名为「金色行星」,雷skysolo和🚗的注意规避

之前的后续,暂时命名为「金色行星」,雷skysolo和🚗的注意规避

江上无一物

Luke Skywalker Strikes Back | 老有所乐 (2)

没想到吧...这个鬼东西居然有2(叹气)


第(1)部分请戳这里


有cp:

obikin, ot大三角    (反正都是清水,斜线前后请自行安排)


依旧警告:

吐槽向的,看题目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分隔线后第一人称叙述(我想让小天使说单口来着,不可避免地失败了。。。


------

*前情提要*


莱娅,五十岁生日快乐!


五十岁生日那天,卢克和安纳金出了趟远门,去看莱娅。当时她正在巡洋舰上指挥战斗。


卢克拎着蛋糕,安纳金捧着花束和贺卡,一前一后地走上了舰桥。...

没想到吧...这个鬼东西居然有2(叹气)


第(1)部分请戳这里


有cp:

obikin, ot大三角    (反正都是清水,斜线前后请自行安排)


依旧警告:

吐槽向的,看题目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分隔线后第一人称叙述(我想让小天使说单口来着,不可避免地失败了。。。



------

*前情提要*

 

莱娅,五十岁生日快乐!

 

五十岁生日那天,卢克和安纳金出了趟远门,去看莱娅。当时她正在巡洋舰上指挥战斗。

 

卢克拎着蛋糕,安纳金捧着花束和贺卡,一前一后地走上了舰桥。她看到卢克,疑惑又难掩快乐,就像他们第一次正式会面时那样,她快步走向了他……

 

然后把他手里的蛋糕拽过来抛了出去。蛋糕穿过了安纳金的脑袋,砸在后面一个好像叫做达默龙的帅小伙儿脸上。

 

噢莱娅,卢克上前抱住了她,今天是我们的生日呀。

今天什么也不是。莱娅放任自己在这个拥抱里沉浸了两秒钟。你甚至都不在这儿。

 

将卢克推回阿克托,她又是那个岿然独立的奥加纳将军了。

 

那天剩下的时间里,安纳金沉浸在哭墙角的行为艺术中难以自拔。欧比旺蹲在他旁边安慰到词穷也没什么用处,到后来尤达都看不下去了,走过去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让人头痛的倒装句。于是安纳金哭得更凶了。

 

在大家跟做CPR一样围着安纳金团团转的时候,卢克趁乱溜了出去。

 

韩,他小声说,你可要记得和莱娅讲生日快乐啊。

韩微张着嘴,也不回复,只冲对面的人干眨眼。卢克和他解释这是原力的缘故,他失落地挥挥手,一如既往,他还是不想听这类事情。

 

我托人给她寄了一副耳环。韩喋喋不休地讲着礼物的材质,同时摆弄控制室里的按键,仿佛有意不看向卢克。

 

这种感觉不是很好。卢克突然想如果自己有一天化为了绝地英灵,是不是和现在的情况类似:韩絮叨着一些往事,不看向他,也不与他交谈。

 

因为他根本看不见他。

 

我今天去看莱娅了。卢克打断了韩,于是他转过身来,关切地向他询问自己的妻子。

她很好,除了有点被我惹毛了外。卢克省略掉安纳金的那部分,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告诉了韩。

 

什么我都可以理解,但你为什么要祝她五十岁生日快乐?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谁会想过五十岁的生日,没人喜欢变老的,卢克。

 

我不知道。卢克实话实说。我爸说整数的生日都应该好好过的,因为不会有太多供我们过的。

这可真像他说出来的话。韩几乎把白眼翻到了天上:哪个生日不是整数呢?

 

卢克被他逗笑了。他喜欢听韩吐槽安纳金,不是说他对自己爸爸有什么意见,他只是喜欢听那些略带尖酸的俏皮话从韩嘴里蹦出来,而他则靠在座椅上,终于能像其他年过半百的老家伙一样,看着爱的人,咀嚼往昔。

 

生日快乐,小孩儿。安纳金吐槽大会的最后,韩这样说。他踌躇了一下,倾过身子,柔声说:能再见到你,我非常开心。

 

卢克应该感到不好意思的。但事实是他没有。他怀念这种感觉,这种应该感到不好意思的感觉。他向韩伸出手去,像个蛮不讲理的赖皮小孩,非要生日礼物不可。

 

我怎么才能给你呢?他把驾驶舱里悬挂的金色骰子取下,交给卢克。你甚至都不在这儿。

 

他和莱娅说了同样的话。他们似乎都很在意这件事。

 

可是为什么啊,你明明可以看见我!卢克想要反驳韩的观点:而且你不能随手拿一个挂件做生日礼物,即使它很有纪念意义。

 

但他最终没有这样说。因为这和他索要礼物的行为一样,都是无谓的。

 

回家看看莱娅吧。他试图岔开话题,没什么底气地教训对方礼物确实应该亲手交给寿星的。可是韩又把话题绕了回来:告诉我你的位置吧,我们可以一起回去。他和卢克描述附近星系上新开张饭店的招牌菜:

 

你会想去的。

 

我会想去的。卢克附和道。他有些疑惑韩怎么会学得了控心术,可他就是想让韩来找他。

 

小岛的坐标在他的唇齿间徘徊。

 

一旦韩知道,莱娅也会知道的。他想。可是没关系的,这一次他会说服她的,他们会一起离开的。他从未指望他们能拥有一个通俗小说里的美好结局,和爱的人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这么老了,整个银河还像个长不大的小屁孩一样糟糕,需要他们来管教,帮扶,甚至拯救。

 

原力啊……他握紧了手里的幸运骰子:就这么任性一次吧。

 

大概是听到了他的祈祷,原力中泛起了不小的波动。卢克甚至听见了身后光剑的声音。哦,不。卢克有些懊恼地跳过了一些话,生怕来不及地赶忙说道。

 

韩,我一直……

 

韩带着活见鬼的表情消失了。卢克缓缓转过身来,安纳金果然套着个罐子站在他的后边。

 

那个走私犯是不是又欺负你了!黑色的呼吸声几乎逼着卢克抓狂地大叫:天呐!你怎么回事,他胡乱擦去了眼角的泪水,然后毫不客气地穿过了眼前的人。

 

第二次被自己的孩子欺负后,安纳金完全陷入了呆滞状态,直到欧比旺缓缓飘过才回过神来。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安纳金难以置信地向先昔日的老师求助。

 

后者温柔地帮他摘下了面具。面具下的面孔如五十年前,年轻却也悲伤。那两行泪水,像跨越了星辰与生死,仍在他的面庞上不知疲倦地流淌着。

 

我爱你。欧比旺说。他柔软的声线可以轻易击碎任何根深蒂固的苦难。安纳金沉浸在那醉人的目光里,心满意足地想,至少这次他用对了时态。

 

但是你真的很活该。欧比旺继续道。

 

 

----------


 

                                          

今年,我五十三岁了。

 

五十三岁,已经可以被冠以老的称谓了。早上出门,有敬语的种族开始嘀嘀咕咕地用复数形式和我打招呼,没有敬语的种族则拍着我的肩膀说:老卢克,今天的天气真好呀。

 

我现在是老卢克了。

 

不像莱娅,我对这个称谓接受良好。

 

老是一种形态上的变化,并不一定是心态或者看问题的视角发生了改变。就好比说欧比旺和老本是同一个人,他跟我爸调情的时候是欧比旺,跑我这里充大辈的时候,我很给面子地叫他本叔儿。

 

被人称为老某某是很占优势的。如果你留心一下,总能轻而易举地占尽他们的便宜。去逛街有人替你提东西,坐公车有人为你让座。只要你想,便可以马上离开任何社交场合。我累了。困了。不舒服了。哪怕太阳刚从海平线上爬出来,只要你打个哈欠:瞧瞧这把老骨头,一天不如一天了。他们准能把早饭给你送到床上来。

 

但变老的乐趣不止于此。小孩子搞恶作剧,绝对会被人指着脑袋说啊呀呀你这个熊孩子!但等他老了,待遇就不一样了。你看,我现在吃面包噎死都能众生传唱银河传奇卢克·天行者坐化;但要是我当年没离开家就被帝国冲锋队给屠掉,最多一行字见报:塔图因一男童夭折。嘿!连个名字都没有!

 

年纪越大,你在人们心里的位置就越有优势。人们越愿意相信你。于是,熊总是戳在孩子前面,却从不和长者在一起搭伙计。只要你愿意,顶着满脸褶子,白发苍苍地出门,不但能把别人耍得团团转,最后还真心实意地跟你讲谢谢啊。

 

当然,一个有水准的恶作剧还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地利都好说,只要你足够老,创造机会都是原力的事,省心。人和相对就比较难办了,你得遇见一个能让你捉弄的人。什么样的人能让你捉弄呢?前提是除你之外,你呆的那破岛上有“严格意义”的人。

 

不,别提什么看护人、访问者的,他们是绝对不可以捉弄的对象——没谁的颈椎能受住“人类至上主义”的重量。且听我一句劝,别拿破头撞金钟。用脖子在种族歧视的边缘试探,一个帽子扣过来,回神,头都能给你压没了。

 

嗨……你看看,你看看,还是太年轻了。瞧一个个儿愁眉苦脸地委在那里,寻思着:银河现在维护少数族裔都维护成这德行了可咋招呀!我说什么来着?被骗了吧,一群小傻帽!

 

捉弄看护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玩的事情了!

 

给她们炖汤,多放树根,少放鸟毛,最后撒把鱼骨灰——万类霜天竞自由啊。告诉她们:鲜香爽口不上头,我厨艺尤达大师亲手教的,好吃还管饱。你瞧好吧,不图别的,尤达这俩音节一出,她们保准喝完,一滴不剩,还会抱回去一罐给她们丈夫灌下去。

 

什么,原力崇拜?不不不,她们只是单纯喜欢比她们还矮的种族。俗话说得好:个子越矮越招人待见——浓缩才是精华,雷劈死的都是高个儿的。你以为那年死星二号上发生了什么!舐犊情深?多新鲜,你爸爸就是你爸爸——什么叫临危不乱,闪电扔我身上他躲都不带躲的。什么叫父爱如山,管我怎么喊他都待在原地不动弹。

 

……嗨哎。所以说,我爸呀,活得还是不够明白。年轻人总有个自命不凡的臭毛病:您是天选之子,我是银河救星,三两个排比句就以为能够颠倒乾坤了——什么“我们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机会,有的是改变未来的可能性”。这是什么毛病?您假冒银河证券的加班狗就能到处给别人开名为“希望”的空头支票了?

 

再说了——时间?您才活过几年啊!

机会又是谁许给您的?

至于未来,

帕尔帕廷不是说过吗:

未来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结底还是我的。

 

在这个世界上,你不能仗着自己没活过几年、兴许今天也活不过去了、就不过脑子地跟老头子较劲。跟老头子较劲,他们能把你较死,然后在你坟头愉快地开他的专场演唱会:一边领一帮西斯贴心地给你点首“从头再来”,一边弄一群绝地当特邀嘉宾告诉你“萌萌站起来!”

 

你说什么?捉弄人不是绝地之道?

 

哎,年轻人别这么轴啊,来,让本叔儿过来跟你解释。对喽,捉弄人不是绝地之道,那是从一个特定的角度说。从另一个特定的角度,什么是绝地之道:

 

你妹妹不是你对象,你妹夫不是你老公。你和尤达讲信不信我一把火烧了您的藏书洞,他稳准狠引天雷下来把你和他的宝贝藏书一块劈了,完事还告诉你一代不如一代。

 

一代不如一代!

 

才他妈真正是绝地之道!

 

前几天一个小姑娘提着个小包来见我。拜师学艺嘛。我一眼就看出来了:那包不怎么精致,不像是她一个女孩子随身用的。帆布材质,简约大方,礼轻情意重,我当然很喜欢。虽然包身一些岁月的痕迹,大大提升了女粉千里寻夫的可能性。但是作为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我可以理直气壮地拒绝命犯桃花。看吧,这也是你老了之后的好处!最重要的,她是个愣头青力敏,于是我拿出当年尤达对待我的架势,很严肃跟她讲,绝地收徒,是很讲究仪式感的,不是随随便便你送点礼就可以走后门了。她同样很严肃地听我完,然后告诉我说她不是在送礼,是来还——东——西——的——

 

而且那个包是她自己的。

 

而且她要求当我的学生。

 

……整件事情就突然变得格外没道理。

 

你看,我是一个见证了旧共垮台,帝国登场,绝地团灭,西斯归来,绝地归来,西斯团灭,帝国玩完,新共登场的老年人。(啥玩意?新共又玩完了?太好了,绝地也差不多团灭了。)我是一个老年人,我很明白现在在发生什么。你以为他们把历史比作车轮是为了告诉你它会滚滚向前的?他们把历史比作车轮就是为了告诉你别抱幻想了,历史它就是个圆的,能把此间还抱有幻想的每一个人网罗其中,隶属于某只浪荡野耗子的跑!轮!

 

所以,千万别告诉我你要去拯救银河,也别跟我提什么失而复得的幸福感。我跑到一个鸟不拉屎的荒岛上,切断一切与外界的联系,隐姓埋名,就是为了十年后感受一下失而复得的幸福感?

 

我痴呆了吗?

 

然后仿佛为了证明我痴呆了,或者这个世界终于疯球了,这位姑娘居然掏出了安纳金的光剑——这叫哪门子的物归原主?我甚至能听到欧比旺在后面和我早凉透了的爸爸哔哔:安纳金快看呀!

 

想象一下,你丢了个祖传机器人,刚开始你可能还会苦于你爸的唠叨,哭天抢地求原力:苍天呐让我找到我们家的机器人吧!第三天机器人自己回来了:你回来干啥啊?!四十年了,我都等了四十年了,也该拥有一个新的属于自己的机器人了吧?哪怕是一个新的没有你的人生也好啊!

 

事实是你不能。那个机器人总会兜兜转转又回到你身边,和你四十年来原地打转的人生一模一样。不过你千万别因此苦恼,毕竟你的机器人比你更迷茫、更无措、更痛心疾首:我怎么这么点儿背,迷路迷得这么鬼打墙,怎么回回都能碰上这个老东西!

 

但是这些话,别管多想一吐为快,还是要先咽下去的。作为绝地,不管是收徒,还是捉弄小辈,都是有程序的,很讲究的。你不能像个吃坏肚子的老帮菜一样一见面就把满肚子墨水呕在对方脸上。当然,除非你是尤达,除非这个墨水是字面意义的黑色稀汤。

 

在流程的最开始,你要先加深他们对老年人老成持重的刻板印象,把你的学生小辈镇住了,让他们对你他们的师长产生绝对的信任。铺垫好了,酝酿好了,包袱才能抖响,整蛊才能成功。

 

比如某位卓尔不群的绝地大师刚信誓旦旦地许诺收徒就当场去世以此证明这一届有多不行了,再比如另一位戎马一生的绝地大师刚一本正经地见面没多久就在学生面前死一死以此证明上一届有多难带了。

 

我是一个善良而温和的人,因此我没有郑重其事地接过光剑后,立刻魂归原力。相反,我一边仔细端详着这把削手如泥的光剑,一边真切地感受到她源源不断灌入原力的感动情绪。我为她的真情实感默哀了三秒,趁着这份少不经事的情怀泛滥还没有在原力里决堤爆炸,我把我爸的命扔下了悬崖。

 

她目瞪口呆,像个机器人一样亦步亦趋地尾随我,被我关在外面,还很有节奏感地喊门:(咚咚咚)天行者大师,(咚咚咚)天行者大师。

 

您这是怕认错人了吗?没必要,姑娘真的没必要。你看看我爸,要不是欧比旺先冲下去给他捡命,他能一直在你后面吃瓜看戏,我儿子牛逼!


鬼才知道他最后跟过去到底是迫于他老师往日的淫威,还是担心欧比旺再不要脸地耍他一回。

 

仔细想想我也算几乎活到了欧比旺捉弄我的年纪。我在我这位准学生招魂般的呼唤声中打开了装满家当的箱子,终于下定决心重操旧业。然而这位年轻人似乎有开不起玩笑的特质,我不过没有应门,门竟然直接被她轰开了。门做错了什么,要被你摔在正在睡觉的尤达英灵身上!

 

我作为一个宠辱不惊的老年人,大步上前,立于逆光的风口:肯诺比的尸体是白兵在复活节藏起来的,尤达大师是你爸妈在圣诞节乔装打扮的,被屠杀的伍基人是我们过感恩节的原因,达斯·西迪厄斯是你爸的爸爸!

 



---------a bad feeling about it------------



这大概是我这段时间最棒的一次整蛊了。完事我还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她说我老糊涂了,吓一吓她。然而正当我沾沾自喜的时候,我这位开不起一点玩笑的学生带着楚巴卡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地非要拉我去见莱娅。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我差点就薅掉楚巴卡的毛,踮着脚冲他耳朵大吼:韩呢?是他指使你的吗?但是我是个历经了大风大浪的老绝地了,我抑制住骂死韩和楚巴卡的冲动,冲着楚巴卡皱起眉头:您哪位啊?莱娅又是谁,你妈吗?

 

楚巴卡气疯了,嗷嗷叫嚷着不知哪个星球的詈语脏话。那个姑娘倒镇定自若。天行者大师,她说,韩索罗将军已经死了。

 

我们大概僵持了大概几秒,又或者一整天。我在听到这句话后丧失了对时间的感知。我看见安纳金的英灵从门口欲言又止地晃过,随后被欧比旺不由分说地拉走。她赢了,我木然地想,年轻人在捉弄别人上胜过老年人真的正常吗?我今后继续按欧比旺和尤达调教我的方式教育她还能行吗?我现在要做点什么呢?

 

我从他们两个之间穿过。推开了那个姑娘拦住我的手,楚巴卡在我身后哀鸣。很成功但也很糟糕的笑话!我头也不回地向他们三个大喊。韩能听到的吧?我向原力无声发问,也许他正躲在某间房子后面偷乐呢。

 

但原力终究不是我的老师,没有为我答疑解惑的使命,我真正的终日晃悠在我身边老师们一个个不知所踪。只有我新招的学生站在后面尽职尽责地冲我的后脑勺发问:天行者大师,您要去哪里?

 

我想我大概终于找回了属于老年人的特权:我困了,我去睡觉!

 

于是我的学生又问:您去哪里睡觉啊,您的卧室明明就在这儿!——感谢原力!她终于找回来年轻人呆头呆脑小笨蛋的特质。我信马由缰地高声回应:

 

我要去塔图因睡觉!

 

什么?她和楚巴卡一起难以置信地在我的后面大喊大叫。而我的前面,天海之间是双子落日。我注视这对太阳,仿佛它们永远被蔚蓝的海洋托举着,被澄澈的天空环抱着,倔强地高昂着头颅,永远不会转到地平线以下。于是我轻快地从岩石间跳过,向着那个方向走去,心情仿佛也好了许多。也许这个混蛋的老家伙到头来还是更胜一筹,韩,我好脾气地重复着耳背的千年隼船长和大副没听到的回应:


我要去塔图因睡大觉!




(让我没什么底气地敲一个END。。。)

 --------



段子借鉴:

1、“如果你留心一下……送到床上来”是乔治卡林老爷子2007年的段子

2、“萌萌站起来”是省略号太太微博上发的段子。写成这个鬼样子,没脸at太太,放上首页,大噶可以去围观这位神仙的下凡名场面。

3、没了,除12外其他段子都是我写的,我知道我写的不好笑。但是如果评论very droll,我会很开心的哈哈哈(看YM&YPM的应该知道我在哔哔啥)

----

写在后面:

第一部分我是18年春天写的,当时刚看过ep8,作为一个卢粉内心崩溃又无可奈何,盘算着写点段子排解负面情绪。而EP8又“似乎”提供了“很好”的素材: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卢克站在台上说单口,看上去如此扯淡又如此振奋人心(什么?

我本来计划写三部分,搞个卢克天行者脱口秀三集片(谁给你的自信?)写了第一部分和剩下两部分的前情提要,写完了大约一半的第二部分,结果发现居然越写越气,就放弃了(I really should join the dark side...),只收拾了第一部分发了出来。而那个时候其实我还没死心,扣下了两个前情提要,只想着等ep9出来没准又想写,就填完坑了。

接下来EP9发生了什么大家都知道了。


达斯米奇不值得。


我经历了漫长的心态复健,胡乱想了一些的理论,仿佛心理互助小组一样和大家一起搞沙雕,逗彼此开心。感谢朋友们的陪伴,让这段时间变得比想象中容易了许多!


现在我好很多了,写完后整理打磨了一下第二部分。效果不是很理想,但还是放出来吧,毕竟we cant unseen what we have seen。以及我把第三部分的前情提要放在下面做一个收尾吧,断一下念想,以后就不挂念这篇了。


----

安纳金。你爱过妈妈吗?

 

卢克首次就帕德梅发问时,安纳金有些恍惚。他手足无措地戳在原地,回想起那个清冷的夜晚,他第一次以父亲的身份和莱娅单独相处的时候。

 

莱娅叫了他的名字,问他是否爱过自己的母亲。

 

漫长的停顿后,安纳金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是的。他说得轻飘飘地。爱本就不是个沉重的词汇。

 

你犹豫了。莱娅直直地望向他,似乎要看穿什么。随后她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你不必刻意讨好我的。

 

爱,或者不爱,并没有意义。莱娅平静地摊开手,星辉便从她的指间流过。她先是指控安纳金撒谎,随即又用谬误为他开脱:每个故事的最后,死亡都抹杀了一切。

 

这样说是不对的。安纳金有一瞬间想要反驳她的话,但莱娅就站在那里,并无悲喜地戴了上头纱。她那么像她的母亲。安纳金突然意识到,即使他从未见证过自己女儿的幼年,莱娅还是不可避免地成长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月光在她的婚纱上泛起了令人眩晕的光芒。

 

她就要出嫁了。

 

安纳金的思绪飘荡到那个古老的下午。一对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小夫妻正漫步在科洛桑,偷偷摸摸地寻觅着结婚时穿的漂亮衣裳。那天帕德梅穿了什么呢?他完全没有印象了。事实上,帕德梅这个名字对他而言也非常陌生了。

 

所以,他既没有资格去反驳莱娅有关死亡的论调,也没有能力为女儿送上有关婚姻的建议——他甚至记不得帕德梅笑起来的样子了。

 

后来的那个雨夜,卢克也问到了自己的母亲:你能在原力中感受到妈妈吗?安纳金不知道卢克由此开头,会把话题引向何方,就像他想不明白卢克从千年隼上下来后为什么一直若有所思地坐在黑暗中。可是他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对不起,我的孩子。

 

很多关于她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了。

 

这一次他没有犹豫,但回答地依旧很差劲,卢克震惊地凝视着安纳金。他看得认真,仿佛希望从他父亲脸上找出开玩笑或者不耐烦的迹象。可是都没有。光芒从卢克的眼睛里陨落。那一刻安纳金说不清是愧疚多一些还是恐惧多一些。和很多年前一样,他依旧有些害怕是否爱过这个问题,或者说,他担心这个问题之后的问题。

 

是因为时间吗?

 

卢克终究不是莱娅,他没有质疑父母的感情,反而将思绪投射到了更远的地方:时间带走了记忆?

 

一个人,如果活得太久,他生命中路过的每一个人是否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呢?

 

同样的月夜,十岁那年安纳金梦见了奎刚。有关故人的梦境与改变未来无关,却仍有叫人怅然若失的功效。我梦见了奎刚大师。他挤在他师傅身边坐下,摇晃着仍旧够不到地板的两条腿,也不管是不是失礼,只是没头没脑地问: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

 

欧比旺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有些失神。他注视着他们来时的路,顿了许久才说是蓝色,像是他需要花很长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又像是他刚刚想起来要回答这个问题。

 

是一种很好看的颜色。欧比旺补充道,声音细微,近乎耳语。于是安纳金就在脑海中为奎刚的眼睛补上了色彩。果然很好看啊。他回过头,自己的师傅已经起身走远了。

 

时间会带走许多东西,记忆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可以找回的那一部分,却也是弥足珍贵的一部分。

 

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记得妈妈。五十岁生日的那个晚上,莱娅这样对再次前来探望的安纳金说。有的时候,她会出现在我的梦里,笑着,却又那么悲伤。

 

她这样说着,也悲伤地笑了起来:这就是我没法喜欢过生日的原因,一直就是这样,我每一年的生日,都是她的忌日。那么多人载歌载舞地庆祝游行。在一个值得所有人哀悼的日子里。

 

安纳金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眼睛里亮晶晶的东西,随即意识到了这层话语背后更痛苦的本质。

 

这一天还曾是帝国日。

 

莱娅。他叫着亡妻给她取的名字,把手请罪般地伸了出去:我很抱歉,对所有的事。你理应得到更好的……

 

说生日,太轻了。说父亲,又太重了。他纠结着措辞,最终直接跳过了致歉的部分:如果我还能为你做点什么。

 

告诉你女婿他该回家了。沉默片刻,莱娅这样说。她第一次没有在他道歉时反唇相讥,但同时,她把女婿这个词咬得很重。

 

以及告诉卢克,那件事不全是他的错。

 

没有人曾真正离开。她说。

 

然而在这沉重话题的结尾,莱娅突然毫无征兆地冲着安纳金笑了起来,慰藉也好,宽恕也罢,总之她像一个刚懂事的小女孩终于找到了自己初为人父的笨蛋爸爸一样,轻松而愉快地笑了。

 

END


LYRA

我爱这只卢走天

他好可爱wsl

我爱这只卢走天

他好可爱wsl

盐緒

除草/堆图
*自截调

p1-p2 抬头
p3-p4 与Leia交谈
p5 思索
p6 执行任务

Mark叔年轻时候真的是神颜![握拳]

除草/堆图
*自截调

p1-p2 抬头
p3-p4 与Leia交谈
p5 思索
p6 执行任务

Mark叔年轻时候真的是神颜![握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