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卢卡森·路却埃

380浏览    7参与
沈秋怨
摸了卢卡的鱼——这个水印好喜欢...

摸了卢卡的鱼——这个水印好喜欢所以就带上来啦!!!

摸了卢卡的鱼——这个水印好喜欢所以就带上来啦!!!

沈秋怨

【异诺单人】灰黄色【意识流。

#只要你看得懂我们就是好朋友。


远方的鸦又飞起来了,从张牙舞爪只剩一个黑黑的影子里的树上飞起了。远处的天色仍是那样的黄色,明明是太阳却没办法放出光。

卢卡森·路却埃也仅仅是注视着,风也是仅仅吹过,没有目的。谁都没有目的。

随后…随后。那些鸦消失了,看不见了,也融进了那团灰黄中。

他们也没有意义。

只是忽的在天边看到某个人影像那故人,持着战斧。

“起来了。”

不明所以的说着这句话,那双眸在恍惚间再次盛满繁星,那一切的美丽和温柔把灰黄色的天空融化了,融化了,连着那出现的人影一起。

于是那人影又不见了,这双美丽眸子里的繁星也都不见了。

“落下了。”

他歪歪头再次说出了这样没有原因的话。

风还是那般吹...

#只要你看得懂我们就是好朋友。


远方的鸦又飞起来了,从张牙舞爪只剩一个黑黑的影子里的树上飞起了。远处的天色仍是那样的黄色,明明是太阳却没办法放出光。

卢卡森·路却埃也仅仅是注视着,风也是仅仅吹过,没有目的。谁都没有目的。

随后…随后。那些鸦消失了,看不见了,也融进了那团灰黄中。

他们也没有意义。

只是忽的在天边看到某个人影像那故人,持着战斧。

“起来了。”

不明所以的说着这句话,那双眸在恍惚间再次盛满繁星,那一切的美丽和温柔把灰黄色的天空融化了,融化了,连着那出现的人影一起。

于是那人影又不见了,这双美丽眸子里的繁星也都不见了。

“落下了。”

他歪歪头再次说出了这样没有原因的话。

风还是那般吹过——但它带不走任何叶子,因为现在是冬天,只有混着尘土的雪。

卢卡森·路却埃低头哈了口气,在雪中留下脚印了。

这说明我活着。他如此想着。

这说明他活过。雪如此想着。

于是,雪开始融化了。


沈秋怨

【异色丁诺】迷路在林中

#是列表被喷皮气不正后的产物。

#我喜欢的列表永远不接受你们的批评!!!!!!!

#这回的异丹私设来源这位可爱的列表。

异丹:马厄赛斯·安德森

异挪:卢卡森·路却埃


卢卡森·路却埃正拿着擦的发光的利斧走在这片充斥着他亲爱的妖精朋友的森林。

多少还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即使这里的光线被紧紧挨在一起的树挡住也依旧没有丝毫恐惧感。


起雾了。


不知这雾是叶上精灵的泪滴,还是巨人不小心把眼泪掉进岩浆里形成的,但这也不会影响卢卡森的心情。

他此刻唯一焦虑的只有那位已经和他走散的王。

“请问,马...

#是列表被喷皮气不正后的产物。

#我喜欢的列表永远不接受你们的批评!!!!!!!

#这回的异丹私设来源这位可爱的列表。

异丹:马厄赛斯·安德森

异挪:卢卡森·路却埃


  

卢卡森·路却埃正拿着擦的发光的利斧走在这片充斥着他亲爱的妖精朋友的森林。

多少还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即使这里的光线被紧紧挨在一起的树挡住也依旧没有丝毫恐惧感。


  

起雾了。


  

不知这雾是叶上精灵的泪滴,还是巨人不小心把眼泪掉进岩浆里形成的,但这也不会影响卢卡森的心情。

他此刻唯一焦虑的只有那位已经和他走散的王。

“请问,马厄赛斯在吗!”

他高声呼喊,声音在幽闭的传来传去,每一颗树也跟着焦急的挥舞着树枝,倒是有好多的树叶被抖下来了。猫头鹰小姐从他们头顶飞过,咕呼!咕呼!她也帮着忙叫喊着。

角上长着树叶和花朵的鹿不知从哪里跑来,它咬着卢卡森的衣角,随后用鼻尖去顶弄他的手心。

“你这小家伙,我现在可是有急事在身。”卢卡森低头责备着,却还是伸手抚摸了这个孩子的头。鹿也顺从的低下了脑袋,但在下一刻却有成片的花妖精踩着花瓣飞过了。

“究竟是哪里来的花呢?”

一位听到这疑问的妖精小姐停了下来。

“阳光布满的地面就会有花朵。花朵就是希望。”



  



树在夜晚也安静了下来,他们无法大力的挥手了。偶尔一两声的鸦叫声也确实刺耳,这让卢卡森不得不加快脚步。

只是现在阳光不见了,花朵还会在吗?

带着花朵和树叶的小鹿蹦跳着走在前面,身后还有着毛绒绒的兔子。当然,卢卡的帽子里还有一只小小的兔子宝宝。它显然困了:“卢卡先生晚安,这星星真好看。”

于是卢卡也只好回答着,晚安,小兔子。

可能看到星空的地方,也便不再有树了。

金发的勇士躺在那里,他似乎累极了,看来这雾和不透光的森林的确让他受了不少苦。有趣的是,他压住了花妖精们的家,花妖精们无论怎么扑棱着翅膀也无法把他叫醒。

“马厄赛斯,马厄赛斯先生。”卢卡轻拍着他的脸颊。

那人疲倦的睁开眼,仍是不想说话。

卢卡森突然笑了起来,这位精灵般的先生吻了吻这位勇士的脸颊,随后献上了他美妙的祝福。

“愿您的每一天都会有星辰与鲜花相伴。”


沈秋怨

【异色丁诺/香冰】哥,这个男人要娶我

#非国设

#异诺:卢卡森·路却埃

异丹:丹·克里斯蒂安·安德森

异冰:艾瑞克·司德松

异香:王嘉诚

“哥,你当时是怎么让丹大哥追到手的啊。”

在家弟突然问出这个问题时,卢卡突然把红茶喷了丹一脸,丹也成功的被曲奇渣呛到了。罪魁祸首好奇的看着两个人,在手里把玩着餐叉。

“小克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卢卡森是最先稳定过来的,他用手帕擦拭着嘴角,然后又开始擦丹脸上的茶。丹不住的咳嗽着,很难想象一个183的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小小的曲奇残渣呛到直不起腰。“没什么,哥,我就是想,突然有个男人和你说要娶你,你是怎么答应下来的。”

这个深奥的...

#非国设

#异诺:卢卡森·路却埃

异丹:丹·克里斯蒂安·安德森

异冰:艾瑞克·司德松

异香:王嘉诚

“哥,你当时是怎么让丹大哥追到手的啊。”

在家弟突然问出这个问题时,卢卡突然把红茶喷了丹一脸,丹也成功的被曲奇渣呛到了。罪魁祸首好奇的看着两个人,在手里把玩着餐叉。

“小克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卢卡森是最先稳定过来的,他用手帕擦拭着嘴角,然后又开始擦丹脸上的茶。丹不住的咳嗽着,很难想象一个183的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小小的曲奇残渣呛到直不起腰。“没什么,哥,我就是想,突然有个男人和你说要娶你,你是怎么答应下来的。”

这个深奥的问题使这个三人组成的小下午茶陷入了沉默,提问的人明显意识到气氛尴尬了起来,于是轻咳一声试图转移话题:“我是说,哥,也许你能从你们认识开始讲讲,然后我自己体会。”

“这就好说了,小克。当时啊妈妈还没把你送过来,所以是我一个人住在这边。因为和家里闹了矛盾所以也要开始经济独立嘛,就把这个房子里的一间屋子出租了。有一天我在烤曲奇,突然就有人敲门。”

“是谁?是来抢劫哥哥的曲奇的强盗吗?”

丹和卢卡相视一笑,各自低头吃了口曲奇。

“不是,是我。我当时看到了卢卡的广告,于是就过去了。”

“哦懂了原来是来偷人的。”

“……小克,不对劲,这个说法不行。当时丹只是个很落魄的作家,来找个住的地方。但是他进门第一件事就是从我的盘子里拿了一块曲奇,并且告诉我糖放太多了。”

“嚯。”艾瑞克不屑的冷笑一声:“丹大哥竟然在那是顺利存活下去了。”

“是,自那之后我们一见面肯定要吵。”

“而且卢卡吵不过我就边哭边找菜刀。”

“…住嘴。但是后来事情也是有转机的,那天我屋子里突然有蟑螂乱窜。”

“卢卡,那是老鼠。”

“…长着大耳朵长尾巴毛绒绒的蟑螂!我说是就是!…然后这个蟑螂啊特别凶,以至于我根本进不了我的卧室。这时候丹出现了,听动静是和蟑螂打了起来。”

“动静?打了起来?”

“对,没错,是的你哥直接把我扔进去然后把门锁上了。”

“结果在他走出来的时候他和我说了句特别帅的话,他说,不会有什么能伤害到你了。然后我就觉得这个男人,帅啊。”

“我当时想着是老…蟑螂死光了。”

“当然我一进门被粘鼠板粘上也是后事了。”

卢卡森眯着眼看向丹,丹也只是不悦的低下头喝了口茶。

“再往后,你哥有次出去买东西半天没回来,我就找了把菜刀下去找他了。结…”

“丹大哥停一下,你俩对菜刀是不是有什么执念。”

“……结果一下楼看见他被不良围住了,于是我就抄起菜刀和他们搏斗起来。”

“……虽然很玄幻还老套,但精彩的很,这就是你脸上伤疤的来历吗丹大哥?”

“想多了他脸上那个疤纯粹就是切冻肉的时候把刀劈飞了然后划到了。”

“…好了卢卡我们不提这个,重点是你现在依旧爱我不是吗?”

卢卡森翻了个白眼,最终还是扯回正题:“所以小克,问这个干什么?”

“哥,就,有人和我求婚了。”

卢卡森拿起餐刀的手一抖 ,把刀柄空手捏断了。丹冷静的放下了茶杯,看向了艾瑞克。

“你在征求我们的意见?”

“小克,哥哥觉得你幸福就好,不需要问我们这些。”

艾瑞克开口正要感谢,一个王嘉诚从窗户翻了进来。

“谢谢哥哥哥夫,您们这样说我就很放心了,我一定对他好好的。”

王嘉诚十分流畅的关上窗口,转身冲两人鞠了一躬,抬头看见的却只有脸色发白的艾瑞克和笑的开心的卢卡森。丹突然起身去了厨房,回来的时候把一把擦的十分干净的菜刀递到了卢卡森手里。

这让王嘉诚心里发慌。

慌,特别的慌。

“哥,您这是干什么。”

“我来康康我可爱的小弟夫啊。”



艾瑞克发誓,那天在夕阳下你追我赶的两个人,他打死也不会承认那是他哥哥和他男友的。

沈秋怨

【异色丁诺】猜猜我有多爱你【甜饼。

“您又是这样一身的雪回来了,您又在自己身上堆雪人!”

丹·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刚一推开木门从外面恶劣的风雪中逃离,便又听到了暴风雪般的吼声,不禁的翻了个白眼。

声音的主人正是卢卡森·路却埃。他满脸悲愤的放下盛好的鱼汤,快步的向他可爱的“雪人”走来,我敢打赌,他装满星星的眸子在此刻绝对都迸溅着火花。

“你要知道,卢卡。现在是冬天,北区欠这该死的天气一向如此。”丹·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在看到那人手里的毯子之后最终还是妥协了,乖乖的站在原地等着卢卡森将他的衣服扒下来——它们都湿透了,更况且丹的手脚冻得僵硬,甚至没办法握住拳头。这一切都是那么...

“您又是这样一身的雪回来了,您又在自己身上堆雪人!”

丹·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刚一推开木门从外面恶劣的风雪中逃离,便又听到了暴风雪般的吼声,不禁的翻了个白眼。

声音的主人正是卢卡森·路却埃。他满脸悲愤的放下盛好的鱼汤,快步的向他可爱的“雪人”走来,我敢打赌,他装满星星的眸子在此刻绝对都迸溅着火花。

“你要知道,卢卡。现在是冬天,北区欠这该死的天气一向如此。”丹·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在看到那人手里的毯子之后最终还是妥协了,乖乖的站在原地等着卢卡森将他的衣服扒下来——它们都湿透了,更况且丹的手脚冻得僵硬,甚至没办法握住拳头。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糟糕,唯独那满桌简单又温馨的菜和烧的通红的壁炉不是这样。

“卢卡,我记得你说过最近我们的食物不是很够。”丹拿下被人扣到头上的毯子,慢慢的披在身上走向壁炉旁的沙发上。被问到的挪/威美人心虚的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语速也变得很快了:“我觉得没什么,不过是一不小心做多了。”“我想这算作爱吗?”丹勾起嘴角,突兀的问着。

“您这是耍流氓。”

“…当我没说。”

于是卢卡就再次端起了刚才放下的鱼汤,那上面明显还冒着热气,而且看起来也让人觉得美味。丹接过汤,狼吞虎咽的吃着,却还是从被碗遮挡视野的边缘看着那人的表情。亚麻色的头发和脸颊都被映上了金色,粉红的眸子依旧充满着星星点点的光,从上下浮动的呆毛可以看出人心情不错。总归总还是消了气,这美人重新露出了笑容。

“看着就像刚与熊搏斗完一样,竟然能饿成这样。”

他摇摇头,把丹沾满雪的斗篷挂在了壁炉边:“您就这样吃死算了。”

被如此幸福诅咒的人放下碗打了个饱嗝,拍了拍身子便准备走开了。

“等等!”

那人突然叫住了吃饱喝足的懒鬼,面带微笑慢慢踱步到他面前。

“您觉得这叫做…爱吗,我亲爱的丹/麦。”

“毕竟你的确做的比别的爱人都要好。”

“那您猜猜我有多爱您呢?”

丹在壁炉映出的光中端详着那人,那人也仅仅是笑着。容纳了繁星的眸子依旧像会说话那样动人。

“你猜猜我有多爱你呢?”

随后他紧紧抱住了这双眸子的主人。

“大概就是两人紧紧相拥,心意相通,继而在所谓的余生中共同度过吧。卢卡也是如此吗?”

“我爱您,从这里,到月亮那里…那么多。”


沈秋怨
是幽灵法则卢卡。【请痛骂我吧,...

是幽灵法则卢卡。
【请痛骂我吧,若您想成为正直的人。】
是这样的,我更新了我也回圈了高兴吗。
刚才的忘记了发夹。重来。

是幽灵法则卢卡。
【请痛骂我吧,若您想成为正直的人。】
是这样的,我更新了我也回圈了高兴吗。
刚才的忘记了发夹。重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