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卢茜

14.9万浏览    599参与
双木

【待授翻/卢茜】知识就是力量

原标题:Important Knowledge

原作者:Duchess Winna

来源:fan fiction

声明:侵删


    那一年,他十二岁,她九岁。

    她招手叫他过来。

    “西茜?”他来到她的面前。

    “你现在可以施咒吗?没有人看见,也没有人会因此惩罚你。”她温柔地笑着。

    她说得对。在布莱克夫人的午餐聚会上,没...

原标题:Important Knowledge

原作者:Duchess Winna

来源:fan fiction

声明:侵删


    那一年,他十二岁,她九岁。

    她招手叫他过来。

    “西茜?”他来到她的面前。

    “你现在可以施咒吗?没有人看见,也没有人会因此惩罚你。”她温柔地笑着。

    她说得对。在布莱克夫人的午餐聚会上,没有人会注意到孩子。

    “魔法部可能会,”他试图给她多留点儿印象。“你知道的,他们能看出施过魔法的痕迹。”

    她挠了挠头,“但是妈妈说他们只能看出是否施过魔法,不能分辨施咒的巫师是否成年。不管怎么说,她就是这么告诉贝拉的。”

    她注视着他的眼睛,“求你了,好不好?”

    他无法拒绝她,只好用魔杖指着地上的一片落叶,小声念道:“羽加迪姆勒维奥萨。”

    她惊讶地后退了几步:“太棒了!卢修斯,你能教我吗?”

    她问得有点太多了,他不禁一笑。像她这么大时,他也一样渴望学习魔法。这对她来说肯定更容易,毕竟她有两个姐姐,其中一个甚至已经在霍格沃茨上学了。不过,他还是摇了摇头。

    她懊恼地皱了皱眉:“为什么不让我试试呢?”

    他在心里细细地打量着她,这就是他要娶的女人。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但他确信他一定会和纳西莎·布莱克结婚。

阿白の堂

【斯莱特林爱情】I love you foever

◎内含斯莉,伏纳(纳吉尼拟人),德亚,卢茜。

◎虽然莉莉属于狮院,但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吧哈哈哈,再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西弗是蛇院的嘛。

◎如果有雷,那就挑自己能吃的看叭~原著别情向,认真看过原著的一些细节和粗略情节都懂叭。今用到一些神奇动物和倒霉孩子的设定。

二次编辑。lof第一次给我屏了,含泪照着截图抄了一遍(*꒦ິ⌓꒦ີ)。


※斯莉

Severus Snape:Please forgive me,accept me,love me.

(请你原谅我,接受我,爱我。)

Lily Evans:Fool,you ...

◎内含斯莉,伏纳(纳吉尼拟人),德亚,卢茜。

◎虽然莉莉属于狮院,但还是少数服从多数吧哈哈哈,再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西弗是蛇院的嘛。

◎如果有雷,那就挑自己能吃的看叭~原著别情向,认真看过原著的一些细节和粗略情节都懂叭。今用到一些神奇动物和倒霉孩子的设定。

二次编辑。lof第一次给我屏了,含泪照着截图抄了一遍(*꒦ິ⌓꒦ີ)。




※斯莉

Severus Snape:Please forgive me,accept me,love me.

(请你原谅我,接受我,爱我。)

Lily Evans:Fool,you can ' t be sorry for yourself.Please treat yourself as if you were me.

(傻瓜,你不能对不起你自己。请你像对待我一样对待你。)


“西弗勒斯·斯内普!”

莉莉的耳朵此刻的颜色和地的头发一样。

“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样的话。”莉莉抱着一堆课本,尽力严肃地看着西弗勒斯,“我认为是荒谬的,可笑至极。”

“不,不是,莉莉,我很认真。”西弗勒斯紧張地撩了撩垂在耳边的黑发,“我、我喜欢你。”

莉莉一动不动地看着西布勤斯。西布勒斯感觉地好像在看一个怪物。

“我看见你今天早上在礼堂和卢克伍德说笑,你明明就答应过我要远离这些人——在你那样说我上那天晚上。”莉莉的声音带了一丝明显的委屈。

西弗勒斯愣住了。

莉莉一瞬间红了眼眶。

“你根本没把你的承诺当一回事,西弗勒斯……我甚至觉得,你当时说你后悔那样说我是假的。”说完,莉莉转身大步跑开了。

“莉莉!不!”西弗勒斯看着莉莉被风吹散的红发,懊恼地抱住了头,喃喃自语:“我没有,我只是——!我错了……”

晚上,西弗勒斯像那天一样,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门口站到太阳从城堡外升起。胖夫人一觉醒来都被西弗勒斯吓了一跳。

“天哪,又是这个斯莱特林学生……”

然后,又是五点左右,莉莉推开胖夫人画像走了出来,双臂抱得牢牢的,像是硬了的石膏。

“西弗,我真的受不了你。我是不会信你的胡话的。”莉莉的口气生硬,“你一天天的总跟你那帮带着黑魔标记所谓朋友混在一起——然后他们让你变了,西弗,我真的为你感到痛心。还有那次之后,我说过,我甚至找不到理由继续和你做朋友——”

“——莉莉!”西弗勒斯终于打断了莉莉的长篇大论,“你听我说,莉莉。对不起,我真的……真的是个混蛋,我知道。我错了,我不应该这么说你·····”

“这些话你两个星期前在这里都对我说过了,我知道。”莉莉声音里带了一丝哽咽,“但你变了,西弗勒斯·斯内普,你交的这些朋友——”

“——莉莉·伊万斯!”西弗勒斯再一次加重声音打断了莉莉,接着又将声音压的温和无比,“我错了,我真的知道我自己错了,莉莉。这样伤害你,我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巴掌……”

“你以为我一直介意的只有你说的那个词吗?!大笨蛋!!”莉莉的脸红了,“你怎么可以……你怎么敢和那群人,和他们,格林德沃的追随者!做朋友?!你知不知道这对你有多大坏处……你都不知道被他们影响成什么样了!”

西弗勒斯一愣。

他看着莉莉不知道是气红还是羞红的脸,良久,眼神一软,释然地叹了口气。“对不起,伊万斯小姐。”西弗勒斯对着莉莉浅浅鞠了个躬,又把双手交叠放在自己的胸口,“对不起,斯内誓先生。”

莉莉看着无比认真的西弗勒斯,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回公共休息室,西弗勒斯忽然伸手抓住了地的胳膊,将她翻了个面,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莉莉,我对你说的,是认真的。”西弗勒斯的目光深沉而温柔,好像恨不得莉莉在他眼中融化了一样,“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我知道,你或许还在气我,或许还不能愿谅我,或许我还不够好……但我请求你,给我一个机会。”

莉莉静静地看着西弗勒斯,朝阳升起来了,晖光穿过霍格厌茨的窗户,洒满了西弗勒斯全身。

“机会?”莉莉看着西弗勒斯期盼的眼神,“扑味”一声笑了,伸手戳了戳西弗勒斯的鼻尖,“那……好吧。你要努力哦。”

西弗勒斯低下头,抿着嘴笑了。



※伏纳

Tom Riddle:Dear,you are respectable enough.

(亲爱的,你足够尊贵。)

Nagini:I will always be yours,my master.

(我永远属于你,我的主人。)


纳吉尼刚刚来到霍格沃茨的时候,汤姆正好六年级。

汤姆和一般的斯莱特林学生不一样,纳吉尼一眼就看出来了。汤姆的言谈举止虽然看似温和有礼,但他与别人之间总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他肤色苍白,脸上常挂淡淡地微笑,眼神总是每暗不明。

血魔咒使纳吉尼可以在巨蛇和女人之间切换,巨蛇毫无疑问是不可能接近霍格沃茨的。于是,作为女人的纳吉尼开始在霍格沃茨附近晃晃悠悠,总能看见汤姆进进出出好几次。

纳吉尼感觉,他好像不是在和平等的校友或老师交流,他十分吝啬他的真诚,他将所有人都当成轻飘飘无关紧要的东西——只有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会拿正眼看一眼别人。

天生的统治者。

纳吉尼看着他,这样想。

“我观察您很久了,女士。”

纳吉尼惊奇地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汤姆,十六岁的少年比地高了大半个头,周身散发着纳吉尼从来感受过的危险气息。

汤姆皱着眉头,微微眯起了眼睛。

“女士,您很奇怪。”他毫无感情地笑了,“我认为我有必要将这件事告诉校长——关于您已经在霍格沃茨偷偷摸摸转悠了好几个月。”

汤姆保持着冰冷的笑容,一动不动地看着纳吉尼。汤姆的长相非常英俊,如果他的眼神没有这么阴沉,那此刻的他就像一尊完美的艺术品。

纳吉尼毕竟活了这么多年,就算汤姆与众不同纳吉尼一时半会儿也不把这个小少年放在眼里。于是纳吉尼咯咯地笑了,笑声妩媚空灵。

“你是认真的吗,小宝贝?”纳吉尼嘶嘶地说。

听到纳吉尼这样说话,汤姆的眼神猛地放出了光彩。

“我也是蛇佬腔。”汤姆的声音带了一丝危险的兴奋。

纳吉尼愣住了。地没有想到汤姆竟然还会蛇佬腔——这是伟大的斯莱特林才有的特质啊。

汤姆慢慢靠近纳吉尼,神情越来越亢奋。

“你……是一条晚。”汤姆慢慢地抬手,“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汤姆将手轻轻放在了纳吉尼的头上,慢慢地、慢慢地往下抚摸。

纳吉尼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但她感觉自己好像不能动了。

“臣服于我吧。”汤姆嘶嘶地在纳吉尼耳边说。

纳吉尼感觉自己被注入了某种魔法,浑身灼烧一般疼痛,她的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删,慢慢软了下去,变成了一条巨蛇。

“斯拉格霍恩这个老头还是有点用处的。”

这是纳吉尼在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之后,纳吉尼就成了汤姆·里德尔的第一个魂器。

汤姆变的非常快。他在毕业之前已经制作了两个魂器。灵魂的分裂使他看起来越来越苍白没有血色,阴沉而危险。毕业之后,他游走各地制造魂器,纳吉尼多次在他的驱使下杀掉一个又一个巫师。汤姆替纳吉尼擦掉它嘴边巫师的鲜血,在纳吉尼琥珀色的蛇瞳边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做的好,亲爱的。”

纳吉尼发现,自己从一开始的被动控制到现在已经是主动臣服。汤姆·里德尔——他已经有了新名字——伏地魔大人,是绝对的统治者,它永远的主人。

它能变成人形的时间越来越少。于是每次,她作为女人的时候,她都会像粘人的妻子一样坐在伏地魔的腿上,双手怀住他的脖子,然后低下头,和他主人进行一段漫长又缠绵的亲吻。

“你很完美,亲爱的纳吉尼。”伏地魔的大手抓着她的腰,声音暗哑。

纳吉尼吻了吻伏地魔的额角:“主人,我会忘了你的。”

伏地魔放在纳吉尼腰上的手紧了紧。

“你属于伟大的伏地魔大人。”他轻轻勾了勾嘴角,“忘子……那我就再让你想起来。”

“毕竞,我的灵魂还在你这里。”



※德亚

Draco Malfoy:God ' s greatest tenderness to me is your presence.

(上帝赐予我最大的温柔就是你的存在。)

Astoria Greengrass:You in my eyes,although not perfect,but the best.

(你在我眼里,尽管不完美,但是最好的那一个。)


德拉科满身烟灰,在一道道绿光中穿梭着。

他讨厌脏兮兮的粉尘,讨厌不绝于耳的嚎叫,讨厌时不时擦身而过的魔咒。

他讨厌战争。

“德拉科!”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德拉科身后响起,德拉科还没来得从回头,就被地拉进了身边的教室。

“你还好吗?”阿斯托利亚着急地上下打量着德拉科,“上帝保佑,我终于找到你了……”

“利亚,我没事。”德拉科木木地回答。

“你怎么了?”阿斯托利亚扶着德拉科靠墙坐下,“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休息会儿吧。”

德拉科紧紧握着阿斯托利亚的手,没有说话。

“是不是因为,战争?”阿斯托利亚轻轻地说,询问般看着德拉科。

“我没有害怕!我只是——”

“别激动,亲爱的。”阿斯托利亚温柔地抚摸着德拉科的肩膀,“不用担心,大家都会没事的。”

德拉科转头,眼里含着眼泪。他的嘴唇微抖,紧紧握住了阿斯托利亚的手。

“利亚,我、我真的……害怕……”他低下了淡金色的脑袋,肩膀不住颤抖,“到处都在死人,我的爸爸现在也不知道……还有妈妈,我,我……”

阿斯托利亚猛地伸手将德拉科抱进怀里。她一只手抚摸着德拉科淡金色的头发,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德拉科的背,仿佛在安抚一个哭泣的孩子。

“都会没事的,德拉科。”她的声音温柔又坚定,“马尔福先生和夫人会没事的,不用担心……难受就哭会儿吧,我永远都在。”

德拉科紧紧回抱着阿斯托利亚的腰,闭上了眼晴。德拉科感觉战争停止了,好像他就这样天长地久的抱着阿斯托利亚,一切都会没事,都会如他所愿。

阿斯托利亚能看到他的脆弱和坚强。

阿斯托利亚也是他的脆弱和坚强。

战争终于结束了,霍格沃茨充斥着排山倒海的欢呼声。

德拉科感到了轻松,仿佛淌水的人呼吸到了一口新鲜空气。他任由自己的父母将自己抱在怀里,轻轻说着安慰的话。

良久,卢修斯和纳西莎终于敌开了他。他擦了擦脏兮兮的脸,抬头问道:“阿斯托利亚呢?”

卢修斯和纳西莎疑惑地对视了一下。

“什么?哦,我没有见过地,亲爱的。”

“我不知道,可能去找地姐姐了?”

德拉科忽然感觉心里一紧,挣脱纳两莎的手就跑走了。

“你看见阿斯托利亚了吗?阿斯托利亚!就是那个金发的斯莱特林女孩···”

“嗨,你有见过……劳驾你请不要用你手上这个脏兮兮地玩意儿靠近我,你见过一个金发的斯莱特林女孩吗?”

“你好,斯普劳特教授!你知道阿斯托利亚在哪儿吗?阿斯托利亚·格林格拉斯小姐?”

德拉科一路跑,一路问。他跑遍了大半个霍格沃茨,还是没有看见阿斯托利亚。他的心在人们的欢呼中一点一点沉下去,无尽的恐惧和慌乱开始在他的身体中蔓延。

阿斯托利亚……阿斯托利亚……

“德拉科!”在德拉科几乎要哭出来的时候,阿斯托利亚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德拉科猛地回头,看见了身后同样脏兮兮的阿斯托利五。

黎明到来了。一轮太阳在霍格沃茨上方冉冉开起,柔和的阳光洒在废墟上,阿斯托利亚站在辉光之中,金色的长发闪着耀眼的光芒,朝着德拉科微笑。

德拉科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他大步冲上去,将头深深埋进阿斯托利亚的颈窝。阿斯托利亚也紧紧地环着德拉科的腰,闭上了眼睛。

“嫁给我吧,阿斯托利亚。”德拉科闷闷地声音从阿斯托利王肩颈处来。

“什么?”阿斯托利亚猛地睁开双眼,怀疑自己听错了。

德拉科缓缓抬起了头,双手依然紧紧地抱着阿斯托利亚,在她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我说,请嫁给我吧,阿斯托利亚。”

很久,阿斯托利亚没有说话。

德拉科慢慢松开了阿斯托利亚,往后退了一步。

“没关系。”他低下了头,轻轻地说,“你可以不答应我··…”

“好。”

德拉科一惊,抬眼看着阿斯托利亚。她温柔平静的绿色眼眸中似乎有盈盈泪光。

德拉科笑了,阿斯托利亚也笑了。德拉科朝阿斯托利臣伸出了手。

“走吧。”阿斯托利亚握住了德拉科的手,十指相扣。两人对视了一眼,慢慢地向远处走去。

朝晖把他们的身影,拉的老长。



※卢茜

Lucius Malfoy:Only I deserve you,and only you deserve me(只,有我配得上你,也只有你配得上我。)

Narcissa Black:I think I deserve to have a brillianthusband like you.

(我觉得,我值得拥有一个像你这样耀眼的丈夫。)


卢修斯和纳西莎水火不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斯莱特林的学生都知道,两位学生会主席一见面就剑拔弩张。其实从来都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卢修斯高傲惯了,说话犀利不留情面,纳西莎也是性格使然,从来不甘示弱,一来二去,两人一见面就阴阳怪气互相伤害。

这次的魅地奇学院杯,斯莱特林不幸的与它失之交臂。与其说是失之交臂,例不如说是被小人钻了空子。要不是赫奇帕奇那个混蛋找球手利用了规则漏洞,胜利绝对是他们的。

斯莱特林向来重视荣誉,失去学院杯难免要沮丧一阵子。比如卢修斯,虽然他平时看起来目空一切,但这种大事他很难不在意。

“哟,那不是马尔福嘛。”走廊上几个赫奇帕奇阴阳怪气地睨着卢修斯,“输掉魁地奇比赛,终于肯低下你这颗讨人厌的金色脑袋了,哈哈哈……”

卢修斯没有理他们,攥紧了校袍,大步往前走着。

“拿着偷来的东西到处炫耀,赫奇帕奇会为你们感到耻辱。”纳西莎高傲响亮的声音在走廊另一头响起。

卢修斯脚步一滞,和走廊众人一样,惊讶地转过3头。

“我们没有你们那个废物找球手擅长狡辩,这学院杯就当是我们让给你们的。”纳西莎慢慢地走进,笑容讥消,“老鼠偷了东西好及还知道藏起来吃,你们这群败类还有脸到处炫耀,别说赫奇帕奇,在这里蹭吃蹭喝我都替霍格沃茨感到丢人。”

纳两莎扬着一张漂壳的脸,冷笑一声,扫视着那几个目瞪口呆的赫奇帕奇学生。

“滚啊!还嫌你们学院被你们丢掉的脸不够?”纳西莎挑起了一根眉毛。

那群学生被纳西莎骂懵了,面面相觑,你推我操地跑走了。

“谢谢。”过了很久,卢修斯轻轻对纳西莎说。

“难得我们有意见一致的时候。”纳西莎笑着说,“话说你是没长嘴吗?你不嫌去人?你就这么不在乎他们把我们斯莱特林给看扁了?”

“我觉得我没必要在意一群垃圾的话。”卢修斯低头看了一眼纳西莎,笑了笑。

“哼,你不在意其他学生还在意呢,真没用。”纳西莎翻了个白眼。

卢修斯难得没有继续和纳西莎吵下去,他停下了脚步,认真地看着纳西莎。

“其实我刚刚蛮欣赏你的。”他说。

纳西莎也停下了脚步,回头打量了一下卢修斯。

“那当然。”纳两莎自信地笑3笑,“我本来就值得欣赏。”

卢修斯不知怎么觉得眼前的纳西莎竟然有些可爱。

“你下一节是什么课?”卢修斯开始试探着和纳西莎聊天。

“保护神奇动物。我的天,我真不喜欢格拉普兰这个女人上课。”

“那你为什么还要选?”

“关你什么事啊?!你…··…”

“……”

渐渐地,他们时不时能聊上几句了。纳西莎发现,卢修斯好像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

“你变化挺大的,卢修斯。”有一次在图书馆,纳西莎看着静静研究课本的卢修斯,轻轻地说。

“我一直都是这样啊,只是你以前不知道我有多好而已。”卢修斯说着,抬头看着纳西莎,扬起了眉毛,“话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叫我‘卢修斯’了?布莱克小姐?”

纳西莎一愣,随即立刻羞红了脸。

“我才没有!我——”

“——嘘!轻一点,这里是图书馆。”卢修斯看着满脸通红的纳两莎,眼神一软,歪着头,无比认真地看着纳西莎。

“不过,我喜欢听你这样叫我,纳西莎。”

本来卢修斯和纳西莎之间的矛盾是斯莱特林学生的一大关注点,所以他们之间气氛的转变被发现的很快,传播的更快。传着传着,当然会出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听到了吗,卢修斯?居然有人说我们已经订婚了!”纳西莎靠在一张长椅上,满脸的难以置信,“谁传出这么可笑的谣言!简直不可理喻……”

而一边的卢修斯却沉默着,没有说话。

“喂!”纳西莎转头看着卢修斯,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不说话?”

“说实话,我还挺享受的,西茜。”卢修斯转过头,目光温柔地看着纳西莎。

“你叫我……什么?”纳西莎看着这样的卢修斯,心忽然一紧,话也说不利索了。

“西茜,我特别喜欢听他们说故事,真的。放事中的你和我,这么美好,让我陶醉,即使我知道这些都是假的……”卢修斯低下头,苦笑着,“我很早之前就想说了,我喜欢你,西茜。”

卢修斯从来都是高傲而无畏的,此时却因为害悄纳西莎的拒绝而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纳西莎的眼睛。

忽然,忐忑的卢修斯感觉自己落入3一个温暖地怀抱。

“大笨蛋。”纳西莎笑着,轻轻吻了吻卢修斯淡金色的长发,“我也是。”



————————————————————

看在我被lof屏蔽,苦B抄截图的份儿上,如果你喜欢我的文字给我个小红心小蓝手叭!笔芯!





月泱是只筱天使

HP《铂金家族的霸道总裁性》

内含:德哈,LMSS,卢茜

食用愉快


德哈场合:我的夫人别人有的他也应该有


一如既往,罗恩上桌依旧钟爱他的鸡腿。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忙的不可开交。


哈利看着他,明明不怎么喜欢吃鸡腿的他也好像被自己兄弟唤起了食欲。怎么办?哈利盯着罗恩眼前的鸡腿盘子,好想吃一个。


所以远处一直观察哈利的德拉科准确无误的看见了哈利咽口水的动作。


第二天。


就当邓布利多宣布开饭时,琳琅满目的食物也冒了出来。尤其……是哈利面前,堆的如一人高的鸡腿盘子。


“哈……哈利?你吃的了吗?我帮你。”


罗恩试图伸出手去抓鸡腿盘,“啪”一声脆响,赶来的德拉科蔑视的看着罗恩。...

内含:德哈,LMSS,卢茜

食用愉快




德哈场合:我的夫人别人有的他也应该有


一如既往,罗恩上桌依旧钟爱他的鸡腿。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忙的不可开交。


哈利看着他,明明不怎么喜欢吃鸡腿的他也好像被自己兄弟唤起了食欲。怎么办?哈利盯着罗恩眼前的鸡腿盘子,好想吃一个。


所以远处一直观察哈利的德拉科准确无误的看见了哈利咽口水的动作。


第二天。


就当邓布利多宣布开饭时,琳琅满目的食物也冒了出来。尤其……是哈利面前,堆的如一人高的鸡腿盘子。


“哈……哈利?你吃的了吗?我帮你。”


罗恩试图伸出手去抓鸡腿盘,“啪”一声脆响,赶来的德拉科蔑视的看着罗恩。


“马尔福庄园未来的夫人吃饭,闲杂人等不许打扰。”


罗恩:就……就挺突然的。


家养小精灵:马尔福少爷,为您服务是我们的荣幸!



LMSS场合:夫人的魔药必须是最好的


任何一位魔药大师都不会是天生的,都经历过失败与低谷期。


但是西弗勒斯·斯内普就不一样了。


自从他能做魔药的那一刻起,他的魔药一直是供不应求。学生时,总有人来找他要魔药,他的魔药在课上也总是第一名;长大,魔药供不应求,成为大名鼎鼎魔药大师。


西弗勒斯接受采访时,淡然的说:“啊,那是我运气好吧。”


是啊,运气好,好到有个姓马尔福的男朋友。


卢修斯表示,学生时谁要上去交魔药成品,只要成绩好,也许(就算可能为0.000001)超过西弗,就得加点料。


长大更不用说,马尔福家的宣传和势力,西弗的魔药不好才怪!


卢修斯:有钱任性。



卢茜场合:表白前先给夫人体验一下站在顶端的感觉


魁地奇的位置有好有坏。最好一个算是正中央的一处了,四个学院的人都为此抢夺。


纳西莎坐了那个位置一学期,只要她想坐,她去那个位置风雨无阻的空着。


学院长桌也总有一处食物是最丰盛的,主要都是纳西莎喜欢吃的。那个位置原本一直被卢修斯预订着。


纳西莎一学期都被通知,卢修斯不想坐了,送给她了。她一去,那个位置空着,斯莱特林无人敢坐。


魔药材料有些只有教授那才有,模样好看的总会先被抢去。而纳西莎总是抢不到。


但是仅仅这一学期,纳西莎只要一来到魔药教室,总会有一个完美的材料放她的桌子上。


“嫁给我吧。”


“为什么?”


“马尔福庄园夫人的待遇,一学期不够,那就一辈子怎么样?”




T2C诗蔗

【卢茜】联姻3

*私设很多很多

*一切都不是我的都不是我的不属于我

*卢修斯视角回忆篇

*******

  卢修斯知道,世界上存在一见倾心。


  布莱克家的小女儿在站台上安安静静,穿着长袍,散着金发。卢修斯朝罗尔夫指指。

  “那谁啊”


  罗尔夫盯着其他女孩子,像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转过头来,敷衍的说:“哦,就是布莱克家的娇生惯养的公主,纳西莎·布莱克。”卢修斯觉得这个回答很干脆,于是也没有多想。


  “哦,母亲,我会什么时候见到你呢?”莱斯特兰奇依依不舍地抓着他母亲的衣...

*私设很多很多

*一切都不是我的都不是我的不属于我

*卢修斯视角回忆篇

*******

  卢修斯知道,世界上存在一见倾心。


  布莱克家的小女儿在站台上安安静静,穿着长袍,散着金发。卢修斯朝罗尔夫指指。

  “那谁啊”


  罗尔夫盯着其他女孩子,像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转过头来,敷衍的说:“哦,就是布莱克家的娇生惯养的公主,纳西莎·布莱克。”卢修斯觉得这个回答很干脆,于是也没有多想。


  “哦,母亲,我会什么时候见到你呢?”莱斯特兰奇依依不舍地抓着他母亲的衣襟,目光小鸟依人。


  卢修斯陪着哭哭啼啼的罗尔夫上了火车,烦躁地拉开门,在椅子上翘着腿。


  “哦,那个马尔福,长得一般般。”包厢外一阵清脆的女声传来,卢修斯对于有人说马尔福家的背后话非常敏感,加上他现在受不了罗尔夫的一声又一声“妈妈我舍不得你”,拉开门,瞪着门前走过的女学生。


  纳西莎和贝拉被一吓,条件反射地踹了前面的人一脚。卢修斯无缘无故被踢了一下,恼羞成怒,抬起眼,正想朝他们比一个下流的手势,突然看见前面微微惊讶的纳西莎,忽就没了脾气。


  “哦,马尔福家的小少爷。”纳西莎的目光有些古怪,贝拉讥笑道:“原来马尔福家的孔雀还容易被弱弱女子家踹一脚呢。”


   纳西莎叹口气,拍了拍长袍上的灰,朝卢修斯伸出手:“呐,马尔福,这次是我和贝拉错了—”  她瞥了一眼贝拉,“但麻烦这位少爷,吓人要有底线,别人经过包厢,你正好拉开门,脸上的表情还阴沉得可怕,谁见谁被吓。当然如果你只是要—嗯,安慰你的,呃,哭泣的好朋友,那就麻烦你给个预兆什么的。免得布莱克家的女儿们把你踹得面目全非”她一口气说完。


  卢修斯接过手,点点头。





  卢修斯现在想起来,也许就是那时候喜欢上西茜的。

=============

-TBC-

这篇搞完以后就潜水一段时间啦。

双木

【待授翻/卢茜】情人节快乐

原标题:Happy Valentine's Day, Darling

原作者:AirdnaXM

来源:fan fiction

声明:侵删


    卢修斯吃早饭的时候迟到了,这很难得,毕竟他做任何事都很少迟到。事实上,他习惯于走在前面,以确保在任何情况下马尔福都有更大的优势。然而,这只是一顿早餐而已,一种无关紧要的仪式,不是吗?尽管如此,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他也应该准时出现在餐桌上。现在想想,他唯一的一次缺席是因为去年在巴黎做生意。作为补偿,他给纳西莎邮寄了一只漂亮的钻石手镯。回来之后又送了她一条与之...

原标题:Happy Valentine's Day, Darling

原作者:AirdnaXM

来源:fan fiction

声明:侵删


    卢修斯吃早饭的时候迟到了,这很难得,毕竟他做任何事都很少迟到。事实上,他习惯于走在前面,以确保在任何情况下马尔福都有更大的优势。然而,这只是一顿早餐而已,一种无关紧要的仪式,不是吗?尽管如此,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他也应该准时出现在餐桌上。现在想想,他唯一的一次缺席是因为去年在巴黎做生意。作为补偿,他给纳西莎邮寄了一只漂亮的钻石手镯。回来之后又送了她一条与之相配的项链。

    纳西莎从丰盛的早餐中瞥了一眼窗外。寒风卷起一层层雪花,大雪覆盖了整个庄园,包括卢修斯最喜欢的花园喷泉。

    她再次确认了一遍自己送给卢修斯的礼物,微笑着把手放回到膝盖上,不知道多比拿着她准备寄给德拉科的包裹跑到在哪里去了。她希望在猫头鹰把那盒糖果寄出去之前给里面再加一份小饼干。这是德拉科在霍格沃茨的第一年,她希望他能得到最好的照顾。

    走廊传来一阵躁动,纳西莎叹了口气,一丝不耐烦的情绪爬上心头,接着是一个家养小精灵的尖叫——又是多比。纳西莎觉得卢修斯的心情显然不符合这个节日应该有的愉悦。她拿起腿上的餐巾,放在白色瓷盘旁边,抚平了身上的丝绒套装,然后走向走廊,优雅的高跟鞋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咔哒声。

    走廊尽头,只见卢修斯用右手提着多比——它被提到离地板很高的地方,瘦骨嶙峋的背紧紧地贴在墙上,脑袋靠着一个烛台。

    “在哪?你这个小讨厌鬼。”卢修斯低吼。多比那双大眼睛睁得比平时更大了。出于恐惧,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徒劳地用四肢乱挥。

    “怎么了,卢克?”纳西莎轻轻地走到丈夫身边。

    “我的魔杖不见了,还有这个……”他瞪着家养小精灵,“……这个可怜虫不知道它在哪儿。”

    纳西莎点点头,心里有点紧张,温和地说:“亲爱的,把多比放下来,先跟我用早餐吧。”

    卢修斯恼怒地叹了口气:“好。”他放开多比,多比一下子倒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谢谢你,主人,谢谢你没有杀死多比。”家养小精灵慢慢地挺直身子,晃着脑袋,哽咽着说。

    “走吧,卢修斯。”纳西莎向他伸出了手。

    在握住她的手之前,卢修斯偷偷地摸了摸自己塞在袍子里的礼物。他咕哝了一声,然后被带进了餐厅。

    “情人节快乐,亲爱的。”纳西莎笑着说,她的眼睛闪烁着欢乐的光芒。她特意把卢修斯的手放在他的椅背上,踮起脚尖,在丈夫紧蹙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坐吧,卢修斯,不然那个可恶的福吉会以为你上班迟到是因为我们要吃早饭的缘故。”纳西莎打趣地把双手合在胸前。

    听到这个说法,卢修斯薄薄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低下头,好像在向她的机智鞠躬。从那张古老的长桌下拉出自己的餐椅,卢修斯听到有什么东西撞在椅背上,低头一看,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盒。

    纳西莎表面上十分镇静,但是手指稍稍收紧了一下。

    “西茜,亲爱的,这是?”卢修斯一时说不出话来,盒子里是一根乌木手杖,手杖上有一个蛇头形状的装饰,蛇的眼睛由绿宝石镶嵌而成。

    这颗祖母绿是纳西莎从一位南非巫师的私人收藏中挑选的,而手杖本身由柏林的法伯先生设计和制作。法伯先生是一位颇有声望的纯血统巫师,专门制造黑魔法物品。但对普通巫师来说,他不过是个有名气的珠宝商而已。

    卢修斯把手杖慢慢地转过来,当窗外的光线照到蛇的眼睛时,他立刻就发现了这种宝石特有的光泽。接着,他的手滑过顶端,轻抚着蛇身的鳞片,张开的利嘴和延伸的尖牙。当摸到一个暗扣时,他和纳西莎相视一笑。

    他发现了自己找了一个早晨的东西,眼睛里闪着赞许的光。“你真是个魔鬼,西茜。在这一点上你很有独创性。”卢修斯笑着把魔杖放回了手杖里的新家。

    “那是当然。”

    “我也有东西给你。”

    卢修斯拿出了藏在袍子里的礼物。纳西莎慢慢掀开盖子。“卢修斯!”她惊讶地从盒子里拿出一件及膝的俄罗斯貂皮大衣,放在面前。

    “真棒,卢克,我很喜欢。”

    “我的荣幸,西茜。可如果我再不出发的话,上班就要迟到了。所以为什么不让精灵们准备一份午餐,然后来我的办公室找我呢?”

    “当然可以。不管怎么说,我今天早上要先到对角巷买点东西。”她一边说,一边欣赏着面前那件亮闪闪的黑色貂皮大衣。

    卢修斯点了点头,抽出魔杖,嘴角一勾,指着他的妻子念出一句咒语。

    纳西莎猛地吸了一口气,身上的衣服滑到脚边堆成了一堆。“卢修斯!”她怒视着带着顽皮表情的丈夫。

    卢修斯收起魔杖,走上前去从纳西莎手里接过大衣。他把手伸到她身后,优雅地将它披在她肩上。“来找我的时候什么都不要穿,除了这件衣服和你在口袋里找到的东西,中午见。”他弯下腰,吻了吻她的脸颊说:“情人节快乐,亲爱的。”

    他退了回去,从桌子上抓了半个石榴,手里握着蛇头手杖,愉悦地大步走出餐厅。

    纳西莎看着丈夫离去,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现在明白了卢修斯为什么会因为没有在早饭前找到魔杖而那么不安。听着卢修斯离开的脚步声,她心满意足地舒了口气,手滑过那件又厚又软的大衣,伸进口袋,原来是一套优雅性感的翡翠绿色内衣。迎着日光,那迷人的绿色令她在害羞的同时神魂颠倒。

    是的,她会让家养小精灵准备一顿美味的午餐,包括牡蛎、鱼子酱、融化的巧克力、草莓和香槟。当然,她没有忘记让卢修斯的助理把他下午的行程推掉,毕竟办公室的事情足够他好好忙一阵的了。

暖珞(开学暂退)
没想到吧,之前的迪士尼乐园玩耍...

没想到吧,之前的迪士尼乐园玩耍有后续

其实只是闲着无聊想把它发出来


没想到吧,之前的迪士尼乐园玩耍有后续

其实只是闲着无聊想把它发出来


听一

【卢茜】烟草和红酒很配的(4)

….

卢修斯在凌晨4:00又离开了庄园,像他这样渴求的人一定会去找人的——找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个爱慕卢修斯的O(《预言家日报》的傻逼排名的确让他的名字传遍了魔法界)说来可笑,这群O如此爱慕的男人竟然会在睡了他们之后给他们下索命咒。


纳西莎望了望窗外,她并不同情那些人——这看起来像是赫奇帕奇的行径,而她,一个注定的斯莱特林,只不过觉得这件事情是多么的荒谬可笑。


几天后.


贝拉的信到了,无非就是姐妹之间的闲聊,纳西莎难得露出了笑容。但越往下看越不对劲,贝拉在信中所说的似乎也很难为情——父母要求她力休斯,诞下一位继承人。贝拉在信中越说越气愤,大骂卢修斯。纳西莎看完烧毁了信,抬...

….

卢修斯在凌晨4:00又离开了庄园,像他这样渴求的人一定会去找人的——找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个爱慕卢修斯的O(《预言家日报》的傻逼排名的确让他的名字传遍了魔法界)说来可笑,这群O如此爱慕的男人竟然会在睡了他们之后给他们下索命咒。


纳西莎望了望窗外,她并不同情那些人——这看起来像是赫奇帕奇的行径,而她,一个注定的斯莱特林,只不过觉得这件事情是多么的荒谬可笑。


几天后.


贝拉的信到了,无非就是姐妹之间的闲聊,纳西莎难得露出了笑容。但越往下看越不对劲,贝拉在信中所说的似乎也很难为情——父母要求她力休斯,诞下一位继承人。贝拉在信中越说越气愤,大骂卢修斯。纳西莎看完烧毁了信,抬头又一次望向了远方。


夜晚卢修斯回来了,看起来容光焕发,与前几天的模样大不相同。估计又去见情人了吧—— 即使她很确定,卢修斯这种人睡过一次之后就会把那人杀了。这么说,可能只是加重他对那个男人的痛恨程度吧。


“茜茜?你为什么要看着我?”

“你就不能把你那个傻逼称呼改一下吗?我并没有允许你叫我茜茜。”

卢修斯只是笑了一下,俗话说得好,玫瑰有刺才叫玫瑰。


纳西莎没管他,只是感觉今天头晕晕的迷迷糊糊地到了楼上躺在床上,心里却想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

此片有点短小,下一篇卢爹和水仙妈要准备造人了(ps:我也不会选那种很动人的故事,情节就按我原来的设定来了,但是还没有车,时机未成熟。)

听一

【卢茜】烟草和红酒很配的(3)

先多跟几章

之后拿不到手机了就会…

-

卢修斯把小精灵赶出去,关上了门,手指从纳西莎发梢顺到发尾。他其实只是想当一个好丈夫,也许是因为自身家庭的原因,他并不渴望外口这个女八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希望能诞生一位继承人,给那位继承人相对较好的出生环境吧。但是谁知这个女人那么强,自己三番五次地向她示好,却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卢修斯笑了笑,拿过那个权杖“这个权杖是我从父亲手里抢过来的。我父母想要让我娶贝拉,很可惜,那个泼妇给我留的第一印象太差,但是你不一样啊,我那一天就透过她看到了背后的你。我大费周章地拿到那个象征着权力的权杖,就是为了能自己选一次女主人啊。茜茜告诉我,你为何…”


纳西莎...

先多跟几章

之后拿不到手机了就会…

-

卢修斯把小精灵赶出去,关上了门,手指从纳西莎发梢顺到发尾。他其实只是想当一个好丈夫,也许是因为自身家庭的原因,他并不渴望外口这个女八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希望能诞生一位继承人,给那位继承人相对较好的出生环境吧。但是谁知这个女人那么强,自己三番五次地向她示好,却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卢修斯笑了笑,拿过那个权杖“这个权杖是我从父亲手里抢过来的。我父母想要让我娶贝拉,很可惜,那个泼妇给我留的第一印象太差,但是你不一样啊,我那一天就透过她看到了背后的你。我大费周章地拿到那个象征着权力的权杖,就是为了能自己选一次女主人啊。茜茜告诉我,你为何…”


纳西莎打断了他,她并不想听这些所谓的谎言。的确,卢修斯待她还不错,可是她就是…


没错,这是刻在她骨子里头的倔强。


“卢修斯你理应明白,我不会因为花言巧语而爱你。”


“I never wish.但是我劝你还是弄清楚现在的格局,你应该高兴作为一个O,你本来就只有生育的功能,许多人都等着用一座座庄园换了与你共度一晚一一 我的确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么大的魅力。被我标记了魔法系将无人敢碰你。”


“标记?就是我父亲对母亲下迷.情.药然后悄无声息地生下我?!Never!"


卢修斯收敛起一丝烟草味,即使现在的他无限渴求那个红酒味。“马尔福家族的人拥有礼节,一般情况下们都不会这么干的,我会等你同意的那一天。我相信很快了。叫艾尔把抑制剂拿过来吧。”


……

听一

【卢茜】烟草和红酒很配的(2)

小学生文笔

这个圈比我想象中的冷啊

-

“卢修斯!放开,放开!”纳西莎想逃但充满占有欲的信息让她迈不开腿。“卢修斯…”其实她也并非讨厌他,只是她心中莫名的想反抗。反抗父亲的意愿,反抗家族的利益,反抗纯血贵族的联姻,反抗…这个白天对自己文质彬彬,晚上却十分渴求自己的男人。


当初嫁给他时,自己就没想到这一个外表冷淡的男人能这般拨动自己的心弦。但是直觉告诉他,即使是嫁给他,她也不能真正的爱他,他们之间有一个永远都离不开的山。


在A强烈的信息素攻势下,纳西莎不自主地发出属于她的红酒味。“茜茜,我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上了这个味道。”纳西莎冷笑着“不愧是马尔福,家里哄人来一套一套,贝拉曾经...

小学生文笔

这个圈比我想象中的冷啊

-

“卢修斯!放开,放开!”纳西莎想逃但充满占有欲的信息让她迈不开腿。“卢修斯…”其实她也并非讨厌他,只是她心中莫名的想反抗。反抗父亲的意愿,反抗家族的利益,反抗纯血贵族的联姻,反抗…这个白天对自己文质彬彬,晚上却十分渴求自己的男人。


当初嫁给他时,自己就没想到这一个外表冷淡的男人能这般拨动自己的心弦。但是直觉告诉他,即使是嫁给他,她也不能真正的爱他,他们之间有一个永远都离不开的山。


在A强烈的信息素攻势下,纳西莎不自主地发出属于她的红酒味。“茜茜,我第一次看见你就喜欢上了这个味道。”纳西莎冷笑着“不愧是马尔福,家里哄人来一套一套,贝拉曾经劝我在婚礼那天逃跑,我本应该听她的。”


“那我们面前的布莱克小姐,应该也不知道布莱克的真实面目吧。茜茜,你忘了,我们本来就一体。”


“别叫我茜茜!”纳西莎迅速地逃脱,她向楼下的家养小精灵叫着。“艾尔,把抑制剂拿上来!”刚家养小精灵慌慌张张地到二楼的时候,却看见了主人那代表权力的蛇头权杖。

“主人之命难以抵抗。”

“F**k!"她一直都忘了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可是马尔福。

听一

【卢茜】烟草和红酒很配的(1)

卢茜 ABO 

不是混圈人士,但是就是喜欢这一对C P哈

轻喷

ooc 

-


卢修斯又没回来。


当然,对于他这样的有钱有势,且长相还算得上出挑的A来说,走到哪里都有温柔乡——与卢修斯一般的纯血贵族睡一觉算得是上他们混血最大的荣幸吧——虽然听起来好像有点贬低,但事实就是他们的确对卢修斯有种信仰。


今晚注定是纳西莎一个人的夜晚,一个被误当成A的O能有什么值得的,生育工具,家族之间为了利益而所拥有的联姻…无所谓了,她还是比翻倒巷的娼妓高贵。


在凌晨3:00多的时候,卢修斯破天荒地回来了,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烟草味,在大床上早已进入...

卢茜 ABO 

不是混圈人士,但是就是喜欢这一对C P哈

轻喷

ooc 

-


卢修斯又没回来。


当然,对于他这样的有钱有势,且长相还算得上出挑的A来说,走到哪里都有温柔乡——与卢修斯一般的纯血贵族睡一觉算得是上他们混血最大的荣幸吧——虽然听起来好像有点贬低,但事实就是他们的确对卢修斯有种信仰。


今晚注定是纳西莎一个人的夜晚,一个被误当成A的O能有什么值得的,生育工具,家族之间为了利益而所拥有的联姻…无所谓了,她还是比翻倒巷的娼妓高贵。


在凌晨3:00多的时候,卢修斯破天荒地回来了,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烟草味,在大床上早已进入梦乡的纳西莎这一股味道激起,并不是出于O对于信息素的敏感(作为纯正血统中被寄予厚望的人,从小就练就了对于信息素的控制能力——可不能使这一点成为弱点。况且卢修斯从未标记过她。)也许是出于对卢休斯的依赖,但是她又越发的觉得这个想法好笑了,自己怎么会依赖一个从未标记过自己的人呢?


她起身尝试着让卢修斯去另一个房间睡“别放信息素,我说过我绝不屈服。”——卢修斯经常放信息素,使她无所试从并获得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但卢修斯看起来神志不清,嘴里念念有词:“茜茜,I want you.”此时,纳西莎才意识到,今天是卢修斯的发.情.期。


“怎么?早上我让家养小精灵给你送了抑制技你没用?”

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脱下外套,嘴里振振有词:“ As my wife,I think you should grant me this favor( 这里用英语是一个本人想出来的双关,但是有点难get到。)”


他接着抓住纳西莎强烈的摇晃


I want you 


双木

【待授翻/卢茜】卢修斯的天使西茜(4)

第四章:聚会

    纳西莎穿着一件漂亮的银色礼服。在卢修斯眼中,她穿着那件衣服就像一个闪闪发光的银色天使。

    “卢修斯,在这儿见到你真高兴!还有,纳西莎,你看上去美极了!”康奈利·福吉大声说着朝这对夫妇走去。

    “谢谢,福吉部长。我们很荣幸来到这里。”纳西莎朝他微微一笑,礼貌地打招呼。卢修斯简单地和他握了握手。

    他们和会场其他客人闲聊。福吉邀请了魔法部的几乎所有工作人员,包括一些卢修斯最不喜欢...

第四章:聚会

    纳西莎穿着一件漂亮的银色礼服。在卢修斯眼中,她穿着那件衣服就像一个闪闪发光的银色天使。

    “卢修斯,在这儿见到你真高兴!还有,纳西莎,你看上去美极了!”康奈利·福吉大声说着朝这对夫妇走去。

    “谢谢,福吉部长。我们很荣幸来到这里。”纳西莎朝他微微一笑,礼貌地打招呼。卢修斯简单地和他握了握手。

    他们和会场其他客人闲聊。福吉邀请了魔法部的几乎所有工作人员,包括一些卢修斯最不喜欢的人。

    看到韦斯莱一家,卢修斯忍不住想出言嘲讽。纳西莎对他无奈地笑了笑,踮起脚尖对卢修斯耳语:“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和这些人在一起,嗯?”

    卢修斯对她笑了笑,点头表示同意,转身领着纳西莎来到舞池上。他望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舞步在地板上旋转,分毫不差。

   思绪流转,他想起第一次和她跳舞的情景。在一次学校的舞会上,那是他在霍格沃茨的第三年,他的约会对象是一年级的纳西莎。自那以后,他们从未分手,直到她毕业的那个夏天,他和她结婚,成为了她的丈夫。

    噢,感谢梅林!

双木

【待授翻/卢茜】卢修斯的天使西茜(3)

第三章:德拉科回家

    他们在火车进站的十分钟前来到了和德拉科约定好的地点。

    卢修斯站在纳西莎身后,脸上写满了冷漠,纳西莎也同样面无表情地瞧着周围的一切。这才是外人眼中的马尔福。

    火车准时到达,德拉科是最早下火车的人之一。纳西莎笑着走过去拥抱他。卢修斯跟在她后面,握住了儿子的手。

    回到家后,他们一起坐在客厅里谈论着德拉科的这一学年。突然,一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房间里。...


第三章:德拉科回家

    他们在火车进站的十分钟前来到了和德拉科约定好的地点。

    卢修斯站在纳西莎身后,脸上写满了冷漠,纳西莎也同样面无表情地瞧着周围的一切。这才是外人眼中的马尔福。

    火车准时到达,德拉科是最早下火车的人之一。纳西莎笑着走过去拥抱他。卢修斯跟在她后面,握住了儿子的手。

    回到家后,他们一起坐在客厅里谈论着德拉科的这一学年。突然,一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房间里。

    “主人,希布送来一封信。”家养小精灵尖声叫道,把信递给卢修斯。

    纳西莎和德拉科看着他打开信读起来。

    “西茜,我们被邀请参加福吉的一个可笑的聚会。我想我们应该去一趟,这对马尔福的名誉有好处。”卢修斯告诉她。

    “当然,什么时候?”纳西莎问道。

    “明天晚上。”

    他们相视一笑。

    “好了,是时候吃午饭了。”

    他们三个人离开客厅,走下楼梯,穿过走廊,来到了餐厅。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类美食。不得不说,马尔福在这样的条件下还能保持优雅的体态真是一个奇迹。

    “妈妈,爸爸,我想我该睡觉了。我今天有点累了。”德拉科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吻了一下母亲的脸颊,就离开了餐厅。

    (卢修斯:我呢???)

    德拉科走后,卢修斯走到纳西莎的椅子后面,为她按摩肩膀,亲吻着她的头发。她笑了笑,向后靠在椅子上。

    “嗯…卢克…感觉太好了…”

    卢修斯暗暗一笑,开始吻她的脖子。

    “我爱你,美丽的天使。”卢修斯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他把她抱起来,来到他们的卧室。他们一起蜷曲在床上,保持着一种令人舒适的沉默。

    “我爱你,卢修斯。”纳西莎对他耳语道。

    他把身子挪了一挪,以便能看着她的眼睛。

    “我也爱你,我的天使。”

    卢修斯保护着他的妻子,在心里发誓,只要他还活着,就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双木

【待授翻/卢茜】卢修斯的天使西茜(2)

第二章:在寂静的花园中

    卢修斯在快六点的时候醒了,他的手指轻抚着纳西莎柔顺的长发,将发丝绕出一个个小卷儿,而她仍把脸埋在他的怀里香甜的睡着。

    今天他们要去国王十字车站接德拉科。

    大概过了十分钟后,纳西莎翻了个身,迷蒙地睁开了眼。

    “早上好,小天使。”卢修斯说着便凑过去吻她,纳西莎收到早安吻后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天使?”...


第二章:在寂静的花园中

    卢修斯在快六点的时候醒了,他的手指轻抚着纳西莎柔顺的长发,将发丝绕出一个个小卷儿,而她仍把脸埋在他的怀里香甜的睡着。

    今天他们要去国王十字车站接德拉科。

    大概过了十分钟后,纳西莎翻了个身,迷蒙地睁开了眼。

    “早上好,小天使。”卢修斯说着便凑过去吻她,纳西莎收到早安吻后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

    “天使?”

    “你对我来说是从天而降的幸运天使,我的西茜。”卢修斯解释道,又吻了吻她。

    后来的早餐两个人都没有吃多少,毕竟现在他们只想着快点儿见到德拉科。

    “时间还早,我们先去花园散散步怎么样?”

    “好主意。”纳西莎很是赞同。

    卢修斯来到纳西莎身边,绅士地扶她起来。这对夫妇漫步在马尔福庄园中,走了不久后,来到喷泉边休息。他们惬意地依偎着彼此,就这样呆了一会儿,没有交谈,只是静静地感受时间的流淌。

双木

【待授翻/卢茜】 卢修斯的天使西茜(1)

原标题:Lucius's Angel

原作者:Maalfoyesque

来源:fan fiction

声明:侵删、对原文有修减

求助: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申请了fan fiction的账号之后一直无法登录,有办法的小伙伴可以在评论或者私信里告诉我鸭,谢谢大家|。・㉨・)っ♡


第一章:美丽的天使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卢修斯·马尔福清醒地躺在床上。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睡不着。今晚早些时候,他和纳西莎为了德拉科的成绩单大吵了一架。纳西莎气冲冲地...

原标题:Lucius's Angel

原作者:Maalfoyesque

来源:fan fiction

声明:侵删、对原文有修减

求助:不知道为什么,我在申请了fan fiction的账号之后一直无法登录,有办法的小伙伴可以在评论或者私信里告诉我鸭,谢谢大家|。・㉨・)っ♡


第一章:美丽的天使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卢修斯·马尔福清醒地躺在床上。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睡不着。今晚早些时候,他和纳西莎为了德拉科的成绩单大吵了一架。纳西莎气冲冲地走出房间,到现在也没有理他。她以前从来没有和卢修斯那样争吵过。卢修斯翻了个身,看着妻子熟睡的脸。

    “也许我不该和西茜吵架,这可能是梅林的惩罚。是的,一定是这样。”

    他决定道歉,西茜永远是对的。德拉科的成绩很好,只不过是变形课得了一个E而已。

    “西茜?”卢修斯轻轻地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弄醒了她,成功地收获了纳西莎疑惑中带点不高兴的眼神。“宝贝,今晚的事我很抱歉。你是对的,小龙的成绩很优秀,我们应该为他感到骄傲。对不起,我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原谅我吧,亲爱的。”

    “好吧…卢克。但是你要答应我,多鼓励鼓励小龙,不要给他太大压力,”纳西莎半睁着双眼认真地说道。

    卢修斯点点头,笑着俯下身来吻了吻他的妻子,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低头看着他美丽的天使,卢修斯忍不住又吻了吻她的前额。

    唔,西茜的头发真好闻。

    他把脸埋在她的金发里,两人相拥而眠。

阿白の堂

p1 斯莉

p2 卢茜

P3 德亚

p4 伏纳

我有写过斯莱特林爱情!

相关文走这里 。

p1 斯莉

p2 卢茜

P3 德亚

p4 伏纳

我有写过斯莱特林爱情!

相关文走这里 。

昏罗帐
反水小分队,私心捏莉莉:斯内普...

反水小分队,私心捏莉莉:斯内普,莉莉,雷古勒斯,卢修斯,纳西莎

反水小分队,私心捏莉莉:斯内普,莉莉,雷古勒斯,卢修斯,纳西莎

寻欢作恶二人组

HP电影🌸絮

P1:马尔福蹲马尔福蹲 马尔福蹲完马尔福蹲

P2:来自外校校草的🍻

P3:靓仔在线梳头

HP电影🌸絮

P1:马尔福蹲马尔福蹲 马尔福蹲完马尔福蹲

P2:来自外校校草的🍻

P3:靓仔在线梳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