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3193浏览    163参与
鸡蛋盖饭

库存快没了ヽ(;▽;)ノ

库存快没了ヽ(;▽;)ノ

学渣XUEZA

阿三发生的一些搞笑事

阿三发生的一些搞笑事

冷死了
观新闻有感(玩梗

观新闻有感(玩梗

观新闻有感(玩梗

舟几口

【无CP向】

印:我可是超级大国!!

瓷:啊对对对。(

【无CP向】

印:我可是超级大国!!

瓷:啊对对对。(

三因思
看到有人在网上统计过各国常用的...

看到有人在网上统计过各国常用的emoji表情,虽然有的国家不知道啥梗,但咱这个真的太真实了🤤🤤🤤


看到有人在网上统计过各国常用的emoji表情,虽然有的国家不知道啥梗,但咱这个真的太真实了🤤🤤🤤


学渣XUEZA

是一些摸鱼

人太多tag只打一部分💦

是一些摸鱼

人太多tag只打一部分💦

子茶

论不要在他人玩手机的时候靠近


论不要在他人玩手机的时候靠近


天涯此时
The Bay Run Out...

The Bay Run


Outlet Centre

SAI JUNCTION Indian Restaurant 

The Bay Run


Outlet Centre

SAI JUNCTION Indian Restaurant 

笑

新人签到~

服装为自设

第一次发图,希望没有什么雷的地方

>__<

新人签到~

服装为自设

第一次发图,希望没有什么雷的地方

>__<

岚尘灵久

在学校里没有板子(瘫倒)

所以就摸了不少🐟

在学校里没有板子(瘫倒)

所以就摸了不少🐟

核桃蛋的博物馆

青玉交龙钮八徵耄念之宝 清乾隆 故宫博物院藏

Gery-jade Seal with Dragon Knob/1795/The Palace Museum,Beijing

青玉质 交龙钮 四周刻乾隆御笔八徵耄念之宝记 为乾隆在八十寿时镌刻 

青玉交龙钮八徵耄念之宝 清乾隆 故宫博物院藏

Gery-jade Seal with Dragon Knob/1795/The Palace Museum,Beijing

青玉质 交龙钮 四周刻乾隆御笔八徵耄念之宝记 为乾隆在八十寿时镌刻 

尘华仔
张开双臂 想以血肉之躯去实现那...

张开双臂 想以血肉之躯去实现那不可追逐的真理 ,纵身跃下后却没有感觉袭来的疼痛 ,相反 已被锁链缠绕


——原来真理亦是自由又是禁锢……

张开双臂 想以血肉之躯去实现那不可追逐的真理 ,纵身跃下后却没有感觉袭来的疼痛 ,相反 已被锁链缠绕


——原来真理亦是自由又是禁锢……

王同学w
模个阿三 应该不会太难看吧

模个阿三

应该不会太难看吧

模个阿三

应该不会太难看吧

岚尘灵久
发一个印(毫无感情地)

发一个印(毫无感情地)

发一个印(毫无感情地)

蟹黄汤包

【德法&印巴】非典型ch微小说

涉及cp:德法,印巴,美英,两伊(左右皆随意)(主前两个)


    很多人眼里的法德咖啡局:浪漫多情法兰西,尬撩钢铁直男德意志。

    实际上的法德咖啡局:哲学辩论。


    德意志其实不太喜欢与爱人聊哲学。

    尤其是在休闲时光。

    但,法兰西就是习惯在咖啡厅同人谈论哲学。...


涉及cp:德法,印巴,美英,两伊(左右皆随意)(主前两个)


    很多人眼里的法德咖啡局:浪漫多情法兰西,尬撩钢铁直男德意志。

    实际上的法德咖啡局:哲学辩论。

    

    德意志其实不太喜欢与爱人聊哲学。

    尤其是在休闲时光。

    但,法兰西就是习惯在咖啡厅同人谈论哲学。

    那有什么办法。


    意大利曾经笑嘻嘻地打趣过他的无奈:“你能跟法兰西有的共同话题不多,你有啥好抱怨的?”

    德意志:你管这叫“共同话题”???


    法国人确实无愧“浪漫”的名声,这点德意志是认同的。

    法兰西总能用优美的语言包裹哲学的逻辑,听法国人谈论哲学,就仿佛欣赏一首长诗中的漫天星辰。

    德意志打心眼里佩服,也是打心眼里觉得没有必要。

    在他看来,哲学更应关注语言的逻辑,严谨的思维。所以他本来从无边喝咖啡边与人谈论哲学的习惯,或许他会思考,但他一定选择埋首纸卷中论证,这会保证他能够事先搭建好足够满意的框架。


    说到语言的逻辑,那就牵扯出足够令他恼火的事情。

    法兰西曾经干过层层剥开他的词义的事情。

    一度令他觉得,对方就是在故意找茬。

    哦,法兰西管那叫“解构主义”。

    于是,他以打落对方构架上的一颗松动的螺丝来回敬法国人。

    那次,他们最后吵得不可开交。

    不欢而散,谁也没管一直被冷落一旁的咖啡。


    法兰西总说德国人的哲学太空洞。

    “构筑一间空中楼阁,这没什么意义。”


    在生活用具舒适度设计上几乎不愿上心的法国人——哦,这是在德意志的视角的评价,德国人总是负责关注他们的用品摆放的那一个,甚至就连得知法兰西将准备借用他的座驾,他都会提前一丝不苟地调整好驾驶座的角度——尽管他俩身材事实上相差无几。

    法兰西对此当然一直知情,但也不会那样事无巨细。

    嗯对,在生活用具舒适度设计上几乎从不愿上心的法国人,当他埋首故纸堆去收集事实材料时,总是严谨细致得令人咋舌。

    

    “或许我们应当承认,我们在论证上各有特长。”

    在避免又一次因争吵面红耳赤之前,德意志提出了这样一种让步。

    法兰西点点头,满意地收起了自己的笔记。

    

    其实,我们共同话题明明很多的,比如烹饪……

    反正绝不是哲学。

    德意志这样想着。


    关于别人对自己爱人“不解风情”的评价,法兰西是有些惊讶的。

    或许,他们只是在说德意志的笑点很奇怪……嗯,这个确实。

    虽然德意志对此很不满,他总说这是法国人的刻板印象。


    法兰西一直觉得,德意志是个挺可爱的人。

    当然,“挺可爱”只限于工作之余。

    德意志总会为他做一些可可爱爱的小设计,譬如说,现在时不时冒出他的笔记本桌面,向他打招呼的那个小小人。——小小卡通3D德意志。

    全欧盟只有他拥有。

    虽然这个小小德意志冒出来说的绝大部分话是:

    “法兰西法兰西,那个议案写完了吗?”/“法兰西法兰西,上次那个文件你看了吗?”

    ……


    德意志总为爱人喜欢约会迟到而抱怨。

    法兰西总为爱人喜欢准时等候而别扭。


    “如果你跟人约了5点,谁会真的在5点到呢?”法兰西这样跟英格兰抱怨。

    他很是艳羡英格兰和美利坚总能步调一致的约会迟到。

    谁也不耽误谁,谁也不会恼火,谁也不会愧疚。

    直到不久之后,他们就形成了默契的妥协:法兰西迟了一半的到,德意志准了一半的时。


    美利坚也有困惑,譬如说,他实在不明白,法兰西为何总觉得英格兰烹饪黑洞。

    英国是美食荒漠吗?那当然是,不说跟法国比,就算跟美国比,那也实在太荒漠了。

    这是连英格兰自己都承认的事实。


    可是,英格兰也有做得很不错的食物。

    美利坚这般想着,咬了一口英式松饼。

    莫名其妙,干嘛一个个的听说我在吃英格兰做的东西就同情地看着我,我又不吃那个什么“仰望星空”,那玩意儿英国人自己都没几个吃好吧。

    我有对象给我做饭,你有吗?哦,你连对象都没有。


    印度是知道美利坚总喜欢吐槽自己“不吃牛肉”这事儿的。

    所以,他毫不讶异,在他当着美利坚的面啃了一口牛肉饼时,对方眼里的惊讶。

    呵呵。


    “莫名其妙,谁还没个饮食禁忌呢,他咋就不吐槽某某人不吃猪肉呢?”印度有一回跟尼泊尔几个这样抱怨。

    “某某人”就坐在一边,巴基斯坦当即黑了脸,冷笑:“那是因为你们不吃牛肉是拿它当神灵,我们不吃猪肉只是因为觉得它不洁。”

    “Nah,nah,nah,我亲爱的兄弟,”印度摇头晃脑,“更可能只是因为,犹太人也不吃猪肉而已。”

    “基督教有些派别也不吃,所以他们大概觉得这就很好理解。”柬埔寨补充。

    “哎呀,说实在话,美利坚对印度你算挺友善的了,或许他只是觉得开个玩笑吧。你是不知道他以为我就爱吃狗肉时候的吐槽哟~”越南撇嘴。


    巴基斯坦知道印度挺喜欢跟伊朗凑在一块聊天。

    这曾经令他感到困惑。

    他是自印度的意识里析分而来,因而,事实上,他同印度其实很多相似。

    但印度很厌恶他——至少现在是这样的——世人皆知,一因是他的信仰。

    可伊朗分明与自己一样信仰安拉——虽说他们并非一派,印度却挺喜欢他。


十一

    美利坚也挺困惑,他就不明白,伊朗同伊拉克为何能这般“一见如故”,即便经历过曾经的那些事,他们后来也能如此相善。

    难道是因为他不太懂的那个教义的关系?


十二

    伊朗曾经这样说:“我第一次见到伊拉克的时候,就惊讶于他的容貌——他几乎同那个人长得一模一样!”

    印度是为数不多知道这句话的人之一,他一直不很确定“那个人”究竟指谁,他心里是有些猜测的,但他也从没准备开口确认。

    如今这个世上,曾见过“那个人”的人,大概只剩伊朗了。

    

    很多人都不会想到,伊朗仍拥有波斯的记忆。

    年代久远,他的很多记忆已然模糊,但许多片段,依旧清晰可触。

    ——似是故人来。


十三

      伊拉克当然知道伊朗就是那位“波斯”本人。

      他也知道,伊朗在自己出生前,就已活了几千年。

      伊朗有时会抚摸他的心口,望着他出神。

      伊拉克依稀感觉到,伊朗在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

      他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

      他暗自寻过许多他猜测可能知道的人,可没人能告诉他确切的答案。


     所以终于有一回,他开玩笑般开口,问伊朗曾经是否有喜欢过的人。

     伊朗愣了一愣,展颜而笑:“当然有,是我的……初恋。”

    “能告诉我是谁吗?”

    “他早就死了。”

    “唔……抱歉,我……并不是怀疑,只是——好奇。”

    “他——曾经教会我许多东西,赋予我很多影响。”

    “能告诉我,他是……怎么消逝的吗?”

     伊朗别过头,轻声道:“我杀了他。”


     一刻凝滞。

     伊朗笑起来:“你开始害怕了?”

     伊拉克回过神来,迅速挑眉回击:“怕什么?就凭你——现在?”

    伊朗不悦地眯起眼。

    “我只是——忍不住猜测,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他消失了应该有——两千多年了?这期间,无论是罗马、贵霜……都没能入你的眼,究竟是为何……”

    “为何却选择了我?”


十四

    印度和伊朗凑在一处的绝大多数话题,是关于一个已经消失很久很久的故人。

    希腊。

    伊朗还能想起,他的另一位已经消逝的、亦敌亦友的故人——罗马,曾十足惊讶地问过他:“我以为,你会很恨他。”

    如今,还记得希腊的面容的,只剩他和印度了。但熟知希腊的故事的,那可远远不止他们。

    那些人很多都以为,他和印度应是很恨希腊的。

    唔,不无道理,因为他们曾经确实如此。

    但……

    大概是因为,希腊已经消逝了太久了吧。


十五

    巴基斯坦听说过印度和希腊的故事。

    在他还远未出生的年代,一场发生在他的土地上的战争,最后以一场婚姻作结。

    他出生很晚,但听孟加拉、尼泊尔等人为他讲述过很多过去的故事,那些很久远的传说。

    他有时候也会很好奇,毕竟他从没亲眼见过印度躺在象背上晒太阳的样子。


十六

    哦,美利坚来问他是不是也会吃猪肉的事情了。

    美国人震撼之余,开始反思自己从前的刻板印象,反思的结果:我或许有必要虚心了解一下。

    哦,他还不如不反思。反正我们其实也不很在意。

    巴基斯坦内心翻了个白眼。


十七

    “事实上,很久以前,他甚至大概还挺喜欢吃。我曾听他讲过,那位仁慈的觉者劝阻一位婆罗门以牛祭祀的故事。”

    巴基斯坦这样解释。

    “最初,人们大概只是因为耕牛实在太过珍贵,习惯不愿杀其为牲,可后来渐渐同禁止杀生的教义缠绕结合,它被日益赋予神圣的意味。如今更是被一些有心人当作了反对我们穆斯林的一大借口。不过,据我所知,也并非所有印度教徒都如此‘虔诚’,在南印度,吃牛肉更是本身就是习以为常的现象。”

    巴基斯坦说及此,难免有些不快。

    “不过,受人间影响,其实印度他现在也确实不怎么吃了。至于说那天当着你的面吃……不要怀疑,他大概率是故意的。”

    看到美利坚顿时黑下去的脸色,巴基斯坦内心已经豁开了嘴。


十八

    印度不喜欢杀生吗?

    算是。巴基斯坦其实知道,就在当年,印度曾经萌生过“一个婆罗多”的设想,大概至今他都还念念不忘,就连圣雄也因被视为这个理想的绊脚石而死……但毕竟,他最终确确实实选择了“非暴力”,作了最小的牺牲。

    可,也并不完全不杀生。

    印度分明那样喜欢赞颂古时英勇的刹帝利们!

    凭什么总认为我们穆斯林热爱残暴?这毫无道理!


十九

    伊朗作了一回和事佬。

    他说:“可能是因为,佛教不杀生的名声太广了吧。”

    哦,所以呢?


    从这点来说,巴基斯坦确实是最懂印度的人之一了。

    他知道,其实,印度并不喜欢被“佛教”代表。

    他常听印度同别人说:“佛教只是我的一念之差。”

    然后总在这个“一念之差”被尼泊尔提到的时候,立即身体力行地证明自己并不“佛系”。

    巴基斯坦有时候会想,释迦牟尼一定不愿看到,两个国家仅仅为着自己的出生地与悟道地而争执不休,更滑稽的是,这两个国家如今都没太多人践行着他的正道了。

    孟加拉曾经同他开玩笑般说,倘若当年释迦族分布地能有那么点在他的土地上的话,或许他也能一争高下呢。

    唔,反正不是他的烦恼。


二十

    “我确实不明白,为何你们总觉得佛教那样重要……事实上,连我也觉得,印度文化的底色,从来不是佛教。”

      这是在瓷有一回同他聊到什么西天取经的时候,巴基斯坦说的。

    “印度的宗教?平和吗?或许你听说过迦梨?……哦好吧,简单来说,就是一位女神,主母帕尔瓦蒂的一个化身——长牙,数臂,挂着一串骷髅,手提人头,捧着血碗……你不知道,上次印度趁我一个多月不在家,自己在院子里做了一个她的雕像——他雕刻得好极了,连人头都栩栩如生……我那天紧赶慢赶,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提前赶回来,想着给他一个惊喜——结果一开门,迎面就是她,差点给我吓得半死!”

    “噗,有画面了,幸亏那天不是雷雨天,不然这简直……“

    “可不是!但是没办法,他也没拦着我在家里做斋课,我总不能不让他在家搞信仰活动。”

    为了具象解释当时的情景,巴基斯坦又找了网图展示给他。

    瓷差点笑死。

    法兰西拿着他的笔记本凑过来看。

    “这看起来像是关于原始时代历史记忆的残存……”法兰西的眼中迸出好奇的光亮。

    “唔,大概吧……”巴基斯坦疑惑地看他一眼,并没合上他的思路,“确实,对他而言,就仿佛——过去与现在,将来,或许是可以糅合为一的。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兴许可以跟他聊聊‘时间’……但千万别说是我说的。”


    “你们在聊什么?”印度刚从洗手间回来,就看到他们几个凑在一起——主要是瓷已经笑出了打嗝声。

    巴基斯坦回头看他一眼,漫不经心道:“哦,就是上次那回你的摩诃迦梨的事情……”

    印度瘪瘪嘴,过来在他们身边坐下,嘟囔:“你不都看过她几百年了……”

    “那跟你大晚上的突然给我个‘惊喜’是两回事好吧!”

    “……又不是做给你看的,我那是赠人的,本来第二天就要送去了,谁叫你不打声招呼就突然回来的……”印度冲他翻了个白眼。

    法兰西在一边自言自语:“哈布瓦赫曾经写过:在宗教世界中,他们总是宣称时间永恒……”

    印度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转头问巴基斯坦:“他在说什么?”

    巴基斯坦:“说迦梨(注:梵语Kala同时有时间之意)。”

    “时母?时间当然不是永恒的……”

    “哦不是,我是说依照哈布瓦赫的理论解释印度教的话……”法兰西摘好笔记,抬起头来,印度已经皱眉打断了他:

    “抱歉,法兰西,我不需要听你为我解释印度教。”

    “啊,好吧,”法兰西张了张口,耸耸肩起身,“那或许你不介意我和德意志私下讨论的话……”

    “当然。”

     法兰西离开后,瓷忍不住开口:“他或许没有恶意。”

    “我知道,”印度把手插进口袋里,“说实话,只是因为我从前受够英格兰总致力于‘教育’我那些‘理论’了——虽然我认同他的许多理念。就仿佛他生怕我至今不明白,我打坐冥想的时候,事实上并没有什么神明在注视着我似的。”

    瓷疑惑了:“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至今还在敬拜那些神明?”

    印度摊手:“如果巴基斯坦告诉我的不差的话……你的那些还在去寺庙礼佛的人民,他们真的相信悉达多·乔达摩能够看到这一切吗?”

    瓷点点头:“我明白了。就好像……那些至今还在做着礼拜的西方人,他们其实也未必都相信天上真的有个耶和华上帝……反正像英格兰、法兰西他们本人一定早就不信了……”

        

    “每个人总有那些无法割舍的‘传统’。”


——————————————————————————————

以下可不看:

是一时激情吐槽一些刻板印象的产物,顺便记录一下为之后可能开的长篇设定做的脑洞。所以有必要承认一点:本篇很多人物的语言,可能只是我自己为行文方便,借他们之口的观点,他们本身很可能并不会这样说。

举个例子:巴基斯坦可能会从很多方面吐槽印度,但唯独不太可能吐槽印度人对“传统”近乎固执的坚持,因为他们自己好像也是这样的;就算排除那些没受过多少现代教育、神神棍棍的印度教徒,很多事实上比较无神论的印度人,恐怕也会为这里“印度”的很多言论感到不快,原因正是因为他们可能不太愿意外人去评价他们的传统——虽然我最初听到这种评价,正是出自一位印度网友之口。

我知道就在前段时间,圈里还为ch是否能够写cp而有过一些争执,但我觉得代入cp一来可能会有更多人愿意看,二来也并不影响我想要写一点关于他们的文化、观念的目的……所以就还是用cp写了——或许你可以把他们之间理解为友情而非爱情,这也并不冲突。cp确实会有些问题:譬如,如果真有那么一个巴基斯坦本人的话,他本身恐怕会反对txl(诚然,现在也有不少巴基斯坦人是接受txl的)——但还是那句话,我本身毕竟不是写给巴基斯坦网友看的,也不是写给印度、伊朗、伊拉克……网友,我尽到最大的尊重与善意(大家应该能感受到我本身对他们的喜爱,所以才会有这篇文),但毕竟是我个人的价值观。

然后以下是一些关于指代的解释:

1、法德部分:

    法国人喜欢在咖啡馆聊一些哲学、时政等等话题,是我一位去巴黎留学的姐们告诉我的。我想,这大概会有特定人群的区别,我也不太肯定为何他们会有这样的习惯,或许是因为曾经的沙龙文化……为防有误,特此说明。

    然后是一些关于德法两国人文社科学术特色,可能是我有些偏颇的笼统感觉概括……如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包括但不限于这些关键词:黑格尔、解构主义、语文学、实证主义、年鉴学派……

    德国的可爱设计的话,是因为我在ins上看过几位德国设计师,他们真的,搞的设计就很可爱。这篇文的最初起始,也是昨晚一个扭动小短腿奔跑的小小人(好像是给一个什么游戏设计的人物)。

2、两伊部分

    这部分纯粹为了贮存自己的设计脑洞。

    我将一种文化的绵延视为人物的不死,如伊朗、印度。

    将同一地域文化的断裂视为人物的转世(因为转世会忘记一切),如两河流域文明与伊拉克。但,其实亚述、新巴比伦与伊拉克的版图是差挺多的,这样处理除了嗑cp的需要,还有就是,毕竟两河流域曾经实在太过耀目(虽然北边的巴格达后来也很耀目,尤其是阿拉丁的故事),上古文化的某些影响,事实上至今仍然在那里与周边存在,以及尼尼微省据说现在仍是亚述人的聚居地,只是这些亚述人或许已经无法很好理解从前的亚述帝国文明了吧……

    巴基斯坦的话,我将其文化简单理解为,印度文化与伊斯兰文化的结合,所以将他的出生可能最早定到德里苏丹时期,因穆斯林政权曾经雄踞北印度,所以将他的出生视为印度意识体的分割。

    如果你问为啥波斯和伊朗的关系就不是这样的话,那只是因为——

    因为波斯只剩下一个伊朗了啊(从语言来说)!!!

    反正大概是从现在国家意识体本身出发去搞的设定定义而已……

3、印巴部分

    巴基斯坦说的“仁慈的觉者”就是指佛陀,这是一个佛经故事。(具体哪本抱歉我暂时忘了,之前搞论文的时候看到的)

    婆罗门教是有杀牲祭祀的传统的,后来印度教(婆罗门教)吸收了佛教、耆那教等教义,遂有了反对杀生的面貌。但其实,本身就连“反杀生”也并非佛教的“原创”,印度传统中,很早就有一些反对杀生的思想。

    “佛教是印度的一念之差”,语出高必善《印度古代文明》,里边原话大概是:“或许就连许多印度学者也会为此感到惊奇,因为在他们看来,佛教是印度的一念之差。”(哈布瓦赫的话也是我记忆中大致原话的样子,语出哈布瓦赫《论集体记忆》)

    印度社会自约公元前2000年雅利安人进入南亚次大陆开始,基本一直是个婆罗门教-印度教社会,所以确实,婆罗门教才真正可以作为印度文化的底色。而佛陀在他们看来(也即小乘佛教观点),也并不是什么神明,而是一位早已逝去的觉者,一位古代伟大的智人,或许类似于中国人眼里的老子。

    之所以点名美利坚,是因为美剧里确实有很多关于这种的刻板印象……当然其实也想为美国人做一点辩护吧,即便“西方中心论”的思想至今仍在欧美广泛影响,但其实感觉很多美国人也并不那样“傲慢自大”,尤其在那些无关政治需要的文化上——西方很早开始就有解构西方中心论的思潮了,他们的确会认为应当尊重其他文化,虽然有时候在insiders看来,他们仍然是在用自己的范式曲解其他文明。倘若以中国文化聊这个话题或许会有些敏//感,有很多关于中国的那些美剧、电影饱受诟病,有些确实出自他们的轻视与恶意(即便或许是不自觉的),但有些,其实就好比“阿凡达”之于印度文化,“阿拉丁”之于阿拉伯文化那样……

    最后印度与法国的龃龉也是出自这样一种insiders的心态,当然也有我确实觉得他们对于自己传统有种近乎固执的维护的意味。不过事实上,现在印度人好像普遍挺喜欢法国的,他们眼里的法国跟英国那可根本就不是一谈,毕竟当年欺负印度的也不是英//法//联//军……他们当然也不至于对社会学解释印度教这么大的反应——有很多印度学者本身就在干这种解构的工作。

    还有一些譬如塞琉古与孔雀王朝的联姻啦,近代印度两个派别关于印度教是否尚武的辩论,以及圣雄甘地遇刺……嗯,不重要。

    最后是突觉既然瓷爹出场了,就私心借印度之口吐槽国内一些寺庙的某些行径吧(请不要误会,我确实不是吐槽大家礼佛的行为,我本身就是跟着家庭自诩佛教徒,至今都有时会去寺庙礼佛),我指的是,把佛陀当做类似印度教神明供奉,并要求你出个几十几百的写个名啦、挂个贴啦、点个灯啦……希望这种程度的吐槽不至于伤害大家的宗教感情,因为事实就是,现在印度的佛教徒恐怕也会赞同:释迦牟尼根本就不是用来给人这样祈愿的,这本身有悖于佛陀创教的本意。——反正我已经用印度人自己拍的《佛陀传》说服常常去“签名点灯”的我母上了。

    当然,如果你觉得被冒犯到了,那提前道歉,并:不妥删。

    虽然文中的意识体本人们,设定都是挺“无神论”的,但事实上,现在印度国内确实还是有很多人,zqsg地相信着神明的存在与注视,就像事实上也有欧美人至今坚信着上帝的存在,而不是单纯把宗教看做传统、民族文化底色来坚持吧。

    原本也想写一写关于伊朗、巴基斯坦的文化,但临到手边,突觉自己关于伊斯兰文化的了解,实在只限于关于土耳其的那点可怜的知识,而土耳其伊斯兰文化恐怕跟前两者是很大不同的;这也不是仅仅谈论什叶、逊尼的区别就能说清的。我当然了解一些关于印度国内msl对于宗教与印度传统文化结合的观点,但我毕竟不确定巴基斯坦人是不是同他们一样……所以就还是阙如吧。

    大概就是,写文出发点是为了吐槽一些刻板印象的“一时爽”,写着写着发觉自己也不那么完全了解,也只是个人一种印象、感觉、评价的片面随意抒发,大家就当cp嗑法就好,不必十分当真……如果本文能够引发您关于这些国家的文化、学术的兴趣与了解欲,将不胜荣幸

    最后是跟老福特上一些朋友的暂时告别:接下来几个月我大概会短暂退网,请恕我无法再及时回复你们的留言,提前道歉~

苏熊瓷兔(死在作业上了

【死亡时钟:倒计时开始】

新开坑。

和亲友合作完成。@a啥 @✨/.Lemon.🍋 

和历史无关,但是和历史上犯罪有关。

是现代密室逃脱文。

多cp

有幕后黑手。(你们可以通过文来猜猜是谁。)

更新不定时。

有惩罚。惩罚是凌迟(刮肉)可能有血腥场面

游戏犯规或者违抗。晚上被黑衣人爬房。


谁先活到最后击败幕后黑手谁就胜利。


新开坑。

和亲友合作完成。@a啥 @✨/.Lemon.🍋 

和历史无关,但是和历史上犯罪有关。

是现代密室逃脱文。

多cp

有幕后黑手。(你们可以通过文来猜猜是谁。)

更新不定时。

有惩罚。惩罚是凌迟(刮肉)可能有血腥场面

游戏犯规或者违抗。晚上被黑衣人爬房。


谁先活到最后击败幕后黑手谁就胜利。


Vérité_八荒

【阿三也想“强大”】

日:这操作我熟(见关系篇的第三格)

我真不会给条漫起名字😂

【阿三也想“强大”】

日:这操作我熟(见关系篇的第三格)

我真不会给条漫起名字😂

K
【98】 会发一些莫名其妙的东...

【98】

会发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98】

会发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