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印飞星

39.9万浏览    4991参与
我的眼里除了老婆什么都没有

稿和一点摸鱼

我发现了,不细化就是永远滴神(✨)

稿和一点摸鱼

我发现了,不细化就是永远滴神(✨)

宁为玉碎

【all大】白云镇秘事(二)

 all大主龚大



龚常胜走在东方纤云身边,印飞星看不惯他,不与他们并排,只跟在东方纤云后面。


“三路啊……”顶不住龚常胜热情似火的目光,东方纤云先开口了,“那个魔修,你只交给外门弟子合适吗?”


“不用担心的,小云哥哥。那个魔修不过筑基修为,龚某也用捆仙锁将他捆住,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问题的。”龚常胜回道。


“这样啊,哈哈……”东方纤云尬笑两声,低头吃自己的糖葫芦,“你跟着我们会不会耽误你?”


“跟着小云哥哥,怎么会是耽误?自上次一别后,龚某一直想和小云哥哥再见面,可惜没有机会。今日见到小云哥哥,龚某只是想和小云哥哥多待一会儿……还是说,龚某打...


 all大主龚大



龚常胜走在东方纤云身边,印飞星看不惯他,不与他们并排,只跟在东方纤云后面。


“三路啊……”顶不住龚常胜热情似火的目光,东方纤云先开口了,“那个魔修,你只交给外门弟子合适吗?”


“不用担心的,小云哥哥。那个魔修不过筑基修为,龚某也用捆仙锁将他捆住,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问题的。”龚常胜回道。


“这样啊,哈哈……”东方纤云尬笑两声,低头吃自己的糖葫芦,“你跟着我们会不会耽误你?”


“跟着小云哥哥,怎么会是耽误?自上次一别后,龚某一直想和小云哥哥再见面,可惜没有机会。今日见到小云哥哥,龚某只是想和小云哥哥多待一会儿……还是说,龚某打扰到小云哥哥了……”


说话的人语气明眼可见的低落下来,东方纤云仿佛看到了龚常胜头上的狗耳朵耷拉着,精神不振的样子。


“没啊没啊,我这不是,怕给你添麻烦嘛。”东方纤云安慰龚常胜,印飞星在后边冷哼:“知道打扰就趁早走,少给我们添乱。”


龚常胜收起委屈的神情,他面无表情的对印飞星道:“龚某只是想帮小云哥哥,印道友何故如此敌对龚某。”


“帮我们,怕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八戒!”东方纤云对着印飞星使劲儿使眼色。


不要斗起来啊!万一龚常胜是男主怎么办?而且就算他不是男主,对方是金丹期大圆满,生起气来还不动动手指就把他们给灭了!


印飞星get不到东方纤云的点,他看着东方纤云扭曲的五官,皱眉道:“干嘛,你脸抽筋了?”


东方纤云:……


算了,累感不爱。




三人在一处酒楼休息了一会,东方纤云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快申时了,逍遥星河还是没有消息。


连个传讯都没有。


印飞星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剑,“我要去白云镇看看。”


“一起去。”东方纤云跟着印飞星身后,他有些犹豫的看着龚常胜:“三路啊……你这……”


“龚某陪小云哥哥一起。”龚常胜拿起自己的剑,“实不相瞒,其实龚某的下个地点,正好也是白云镇。”


“那还真是"巧"。”印飞星皮笑肉不笑道,“大师兄,你信不信,就算你去的是天涯海角,蜀三路都能跟你顺路。”


“八戒!”东方纤云扯了扯他的袖子,“三路只是想帮忙,情况紧急,当下还是先找到师妹要紧。”


印飞星一言不发,紧紧盯着东方纤云看,看的对方冷汗直冒,他才转开视线,冷哼道:“随便你。”



三人御剑而行。


上剑前,龚常胜拉住想要上印飞星剑上的东方纤云,“小云哥哥何故与他共乘?”


“哦,因为我御剑飞行速度不是很快,所以让八戒带带我……”东方纤云解释道。


“原来如此,只是小云哥哥,龚某眼睛不便,可否请小云哥哥与我共乘?”


“啧,有完没完,蜀三路你有病是吧?眼睛不便,上次砍我的时候眼睛不是看的好好的?”印飞星不爽道。


“上次打伤印道友非我本心,印道友难道还因此生龚某的气吗?如此的话,龚某可以……”


“诶诶,别说了。”担心话题没完没了,东方纤云连忙制止了他们,“我跟谁乘都一样,三路眼睛看不见的话,八戒你在前边带路吧,我跟三路跟在你后边。”


“切。”印飞星不爽的冷哼一声,御剑而去。


龚常胜跟在他后边。




三人很快就飞到白云镇,由于剑速太快,东方纤云软手软脚下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地方吐。


龚常胜想跟过去看看他,印飞星挡在他面前,“眼睛看不见?刚刚倒是飞的挺快的。”


龚常胜停住脚,无辜道:“龚某以为你赶时间。”


“赶时间也不是叫你这么赶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御剑还玩花样,你不就是想……”让东方纤云抓着你的腰吗?不要脸!


“八……八戒……”东方纤云一脸菜色的爬过来,“我们……唔……走吧……”


“你行不行啊。”印飞星皱着眉看着他,“刚刚要是跟我一起,就不会这样了。”


“小云哥哥,抱歉,是龚某不好。”龚常胜一脸歉意的走过去。他也没想到东方纤云会晕剑。


“没事没事,是我刚刚上剑前东西吃太多了……”东方纤云倚着印飞星,有气无力道。


印飞星扶了东方纤云一把,又向龚常胜飞去一个得意的眼神。不过后者没反应。


啧,这个时候眼睛不好使。印飞星想到这,翻了个白眼。



奶油配布丁

我应该不是最后一个知道兄坑要出第三季的吧?期待~刚好把所有人的标签都给安排上了(可能是我的错觉感觉鹊儿有点黑呀)

我应该不是最后一个知道兄坑要出第三季的吧?期待~刚好把所有人的标签都给安排上了(可能是我的错觉感觉鹊儿有点黑呀)

Lipuuuuu
想看年下所以画了老师星【好嫩哦...

想看年下所以画了老师星【好嫩哦】

想看年下所以画了老师星【好嫩哦】

叶叶叶叶川
就是说我是个只会画q版的屑 (...

就是说我是个只会画q版的屑

(颜色。。。实在是没有颜色相近的彩铅了)

就是说我是个只会画q版的屑

(颜色。。。实在是没有颜色相近的彩铅了)

宁为玉碎

【all大】白云镇秘事(一)

all大主龚大



“我艹……”东方纤云刚被人甩在地上,深受重创。现在又和人躲在一个狭小的柜子里,伤处被按压,他也只能忍着疼,神色惊恐的看着跨在自己身上的人,“三路,冷静!”


“小云哥哥,放心,龚某一定会将你全须全尾的带出去的。”龚常胜一边注意着房间外边的动静,一边压低声音道。


听起来很令人感动,东方纤云捂脸流泪。


但是你能不能先把你的手从我胸前拿开啊啊啊啊啊!!!!!!



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


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半个月前。


逍遥门。


“东方纤云!”


路过的乌鸦被这声震天响声给吓掉了,扑棱了半天才惊恐的飞回到半空中...


all大主龚大





“我艹……”东方纤云刚被人甩在地上,深受重创。现在又和人躲在一个狭小的柜子里,伤处被按压,他也只能忍着疼,神色惊恐的看着跨在自己身上的人,“三路,冷静!”


“小云哥哥,放心,龚某一定会将你全须全尾的带出去的。”龚常胜一边注意着房间外边的动静,一边压低声音道。


听起来很令人感动,东方纤云捂脸流泪。


但是你能不能先把你的手从我胸前拿开啊啊啊啊啊!!!!!!



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


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半个月前。


逍遥门。


“东方纤云!”


路过的乌鸦被这声震天响声给吓掉了,扑棱了半天才惊恐的飞回到半空中。


“到到到!师叔!”东方纤云原本在后山睡觉,一听到逍遥渡影这声怒吼,连忙从美梦中惊醒,连嘴角的口水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擦。


他一进门,一本书迎面而来,正好砸中他的脸。


“嗷,师叔饶命!”


“东方纤云!我问你,星儿呢?”逍遥渡影指着东方纤云破口大骂,“叫你看着师弟师妹,你怎么看的,星儿都下山一天了,还没回来!”


“这,师叔,师妹她昨天接了一个白云镇的任务,现在确实还回不来啊……”东方纤云摸着自己被打出一个包的额头,惨兮兮的向逍遥渡影解释。


“这样啊。”逍遥渡影想了想,依稀记得好像是有这回事。


不过……


“你这个大师兄怎么当的!要师妹自己一个人去做任务,要是星儿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怎么办?要是星儿遇到坏人了怎么办?要是星儿被奇怪的人占便宜了又该怎么办!!!!!!”逍遥渡影越说越气,自家妹妹被奇怪男人搭讪的场景好像就在眼前,他举起剑就要砍东方纤云,吓得对方立即抱头鼠窜,急于逃命。


“师叔……师叔不是你因为师妹撒娇说她非要自己一个人做任务你不好拒绝她才让她自己一个人去做还不让我们跟着吗??!”


“……我不管,你现在就下山去把星儿带回来,要是带不回来……”逍遥渡影把东方纤云逼至角落,擦的锃亮的剑身倒映着东方纤云惊恐的表情。


“我知道了师叔,我这就下山,肯定能把师妹带回来!!!!!!”


“嘎!”


由于咱们男主的声音太过凄厉,这次乌鸦是真的被吓的从空中掉下来了。


嗯,可怜。




印飞星抱着剑走在前边,东方纤云无精打采的跟在后边。


“小师妹接的那个任务很简单,不过是在白云镇抓一直逃窜的兔妖。”


“还是受伤的。”东方纤云从小贩那儿买了一个糖葫芦,递给印飞星,“八戒,要吗?”


“不需要,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印飞星别过脸冷哼。


东方纤云收回手,只好自己吃。


白云镇离逍遥门不远,按照逍遥星河的脚程,如果任务顺利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就该返程了。


“给师妹发了传讯吗?”东方纤云问。


“发了,只是还没有回讯。”印飞星有些担忧的看着白云镇的方向,“不知道小师妹会不会遇上坏人。”


“哎呀,八戒,这话可不兴说啊!”东方纤云连忙捂住印飞星的嘴,被对方痛咬一口之后立马缩回去,眼泪汪汪道:“你不要乱立flag,你可是主角啊!你要是不说,师妹平平安安的回来了,你要是一说,师妹指不定就遇上什么事儿了!”


“你这个脑子有坑的大师兄在乱说什么啊!”印飞星气恼的看着东方纤云,后者心痛的对着自己被咬的左手吹气儿,“我也是随口一说,这坏人哪能说遇到就遇……”


“砰”


一声巨响,周围来往的百姓都被吓得尖叫起来。


一个男人被甩到地上,因为冲击力太大,地上被砸出一个大坑。


接着,一个金色长发,体态修长的修者快速从天而降,眨眼间右膝就抵住男人的脖颈,“还跑吗?”


“不跑了,不跑了,仙人饶命啊!”那男人痛苦道。


浓烟散去,印飞星咳嗽几声,勉强睁开眼看清楚了坑里的人,他挑起眉,高声道:“龚常胜?”


“嗯?龚常胜?”东方纤云挥了挥手,将灰尘拍走,听到印飞星的话,也走过去。


定睛一看,果然,这可不就是玄铭宗的三弟子,龚常胜嘛。


“小云哥哥!”


龚常胜听到东方纤云的声音,用捆仙锁将男人捆好后,立马起身,走到东方纤云身边,对他绽放出一个巨甜的微笑,“小云哥哥,好久不见♡~!”


这荡漾的语气!


东方纤云尴尬的向龚常胜打了招呼,“三路啊,好,好久不见哈哈……”





若水玄德

【大二】

大:我要给他最好的

忽然想画点可爱的东西了()

顺便,P3那个极简画风不是故意的()我画不出那种感觉(菜鸡的诚恳)才画火柴人的。

以及,箱子的结构画出问题了()

【大二】

大:我要给他最好的

忽然想画点可爱的东西了()

顺便,P3那个极简画风不是故意的()我画不出那种感觉(菜鸡的诚恳)才画火柴人的。

以及,箱子的结构画出问题了()

calligraphy

替身(九)

       东方纤云从此以后消失在印飞星的世界。每天早上出门时,第一个路口不会再有人等待。每天到学校“无意”经过东方纤云的教室窗口时也不会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但东方纤云又无处不在,班里女生讨论的对象是他,每周一早上升旗仪式演讲的是他,哪怕偶然一次的体育课上,看到东方纤云与同学说笑,迎面走过,东方纤云的视线不再停留自己身上。

       印飞星知道他们不会回到最初了。...


       东方纤云从此以后消失在印飞星的世界。每天早上出门时,第一个路口不会再有人等待。每天到学校“无意”经过东方纤云的教室窗口时也不会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但东方纤云又无处不在,班里女生讨论的对象是他,每周一早上升旗仪式演讲的是他,哪怕偶然一次的体育课上,看到东方纤云与同学说笑,迎面走过,东方纤云的视线不再停留自己身上。

       印飞星知道他们不会回到最初了。

       开始不是没有生气过,不就是拒绝了有必要这么小心眼吗?印飞星也开始较劲,不再去找东方纤云,但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就像小孩子闹脾气,他不去找东方纤云,但他还是会忍不住在意他,会下意识在人群里寻找他。而东方纤云不一样,他说结束就真的结束了,东方纤云眼里没他,也不会在意。有时候印飞星又很疑惑,东方纤云说喜欢他是真的吗?既然是真的那东方纤云为什么总是对他视而不见反而会和其他人说话呢。

       “哎。”印飞星发现他被东方纤云宠坏了,虽然名义上欠他钱,但东方纤云一次都没有让自己还过,也没有让自己做什么,反而对自己百般照顾,竟成了一种习惯,倏然消失让印飞星有些不知所措。

       东方纤云是故意的吗?

      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交流了,又到了夏天,正是学习的紧张时刻,但印飞星总是走神,连老师都注意到他的不正常。

       不过是没了个东方纤云,印飞星愤愤想到,没有他自己还过不下去了吗?

       不过是没了个东方纤云!

       不过是没了个东方纤云……

      印飞星再次叹气,他不能这样了。下次见到东方纤云他一定要做个了断。

       刚这么想机会就来了,他转脸就看到东方纤云靠着窗口,坐在对面一家咖啡馆,和身边的人聊着什么,面容严肃。

       印飞星偷偷摸摸地坐在他们身后,紧紧贴着沙发,想要听到他们聊些什么。

      “小云哥哥,我这次来就是想要劝你的,等到大师兄来了他就不会这么好脾气了。”

      “你不考虑和我一起出国吗?”

      “咚”的一声,印飞星不小心碰到菜单,发出声响。在四目注视下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了出来。

      “你要出国了?”他问道。

      “和你有关系吗?”这是这么长时间来东方纤云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印飞星瞬间语塞。

       龚常胜把眼镜戴上,看着印飞星满目吃惊:“你……”

       印飞星疑惑地看向他,不等龚常胜把话说完东方纤云就一把把他拉走了。

      东方纤云把印飞星拖了好远,随后才意识过来松开了手。

      “你跟踪我?”

      印飞星立马解释道:“巧合而已。”

      “知道了。”东方纤云转身就走。

      “等一下。”印飞星抓着他胳膊,东方纤云回头看向他,冷冷淡淡就像个陌生人一样。

      “你出国了还会回来吗?”

      “会,但不会回到这里来了,也不会和你见面了,你放心吧。”

      “我放心什么?”印飞星怒骂道,“我有说过不想见你吗?不过就是拒绝你了,至于连面都不见了吗?你就这么小心眼吗?”

       “对。”东方纤云干净利落,印飞星气急,想打他又打不过。

      “那你想要怎么办?”

      “是你想要怎么办,”东方纤云反问,“我说过了要不然和我交往,要不然老死不相往来,你选哪一个?”

       真是哪一个都不想选啊。

      “这段时间我认为你应该能考虑清楚了。”

      “如果我同意了,你还会出国吗?”

      “不会。”

      印飞星揉着头发,这真是个两难的选择,但心里其实有个小小的声音告诉他答案。

      印飞星捂着脸,相当不好意思说道:“那就勉为其难的……”

      “我不要勉为其难。”

       印飞星瞬间炸毛大声喊:“那就算我求你了,和我在一起吧!和我交往吧!行了吧?”

       东方纤云眼睛一亮,只看到他嘴角的笑意:“这是你说的。”不等印飞星反应就勾过他的腰,印飞星连忙捂着嘴连连摇头。

       “不许拒绝,否则我认为你没有诚意。”

       “你这人……”剩下的抱怨也只能咽回去。

       东方纤云抵着印飞星的额头喘着气说:“讨厌吗?”

       印飞星涨红了脸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当初,我没有弄断你的项链吧。”

       “这……”东方纤云一时语顿,不知话题为何转变那么大。

       “所以你当初就是骗我的?”

       “当初想找一个和你接近的理由……痛……”

       印飞星一拳打在东方纤云腹部,气冲冲地就走了。

       “不是,等一下我啊飞星。”东方纤云揉着肚子追了上去。

       虽然等待的时间比想象中的久,忍耐的过程比想象的那么困难,但还好还好他想要的也到手了。

宋浣酒

“别想逃。”

是前二大!不喜勿喷xx

“别想逃。”

是前二大!不喜勿喷xx

四喜

“臭瞎子,我喜欢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臭瞎子,我喜欢你,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䎖离谱

摸一摸远古时期的推

:-I只会画大眼使我抑郁…不要画二次元不要二次元…其实也不是不喜欢的。那些画的很好的真的很好看但是我画二尺远大眼吧,画的又没多么好。就挺。呃

摸一摸远古时期的推

:-I只会画大眼使我抑郁…不要画二次元不要二次元…其实也不是不喜欢的。那些画的很好的真的很好看但是我画二尺远大眼吧,画的又没多么好。就挺。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