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危险游戏音乐剧

124浏览    10参与
阿方是好貓貓

【NR】在遠方(1)

NathanxRichard 小短篇

劇版 不指定卡司 可能用一些原型的梗

關鍵詞:囚禁 r18

感謝小羊🥰


Part.1

  Nathan工作繁忙。

  律師的工作不好做,總會接些麻煩的重口案件。故意殺人,同性強姦或是撫養權爭奪,多如牛毛,錯綜複雜。

  當顧客被判處終身監禁的時候,Nathan鬆了口氣。工作完成了,至少是保住了他的性命。當Nathan這樣想的時候,那名殘忍的殺人兇手正對著他大吼大叫:

  「操!老子還是得坐牢?我花那麼多錢僱你,就像是...

NathanxRichard 小短篇

劇版 不指定卡司 可能用一些原型的梗

關鍵詞:囚禁 r18

感謝小羊🥰


Part.1

  Nathan工作繁忙。

  律師的工作不好做,總會接些麻煩的重口案件。故意殺人,同性強姦或是撫養權爭奪,多如牛毛,錯綜複雜。

  當顧客被判處終身監禁的時候,Nathan鬆了口氣。工作完成了,至少是保住了他的性命。當Nathan這樣想的時候,那名殘忍的殺人兇手正對著他大吼大叫:

  「操!老子還是得坐牢?我花那麼多錢僱你,就像是顧了個他媽的洋娃娃!」

  Nathan冷靜地看著他,微笑的面容像是張面具。去你媽的,也操你媽的……他又在心裡想著,然後將材料收拾好,轉身離開。

  開車回去的路上,Nathan記起了一段往事。想來真是混賬又愚蠢,今天他總會將僱主的臉看成他。好似噩夢,卻又險中求勝。Nathan將車倒入車庫,他們一起搬來了紐約,對工作有好處。

  「Richard!」

  Nathan呼喚他,沒有回應。像是早就習慣一般,他摸了摸手中餐食的熱度,順便開了燈。小公寓的房間不多,但有個很大的地下室。

  Nathan走到地下室的最裡面去,再拿出鑰匙。是Richard的房間,上面有三道鎖。Nathan輕車熟路地打開它,然後將鑰匙放進口袋裡。他俏皮地探頭,笑容爬上他的臉頰。

  「Richard!」他大大方方站在對方面前,「我下班了!今天的官司打得很漂亮!」

  Richard正背對著他。他面朝著墻壁,身邊零零星星散著一些書籍。Nathan聽著門鎖咬合的聲音,心中暗自得意,總算是不看尼采了,王爾德多棒啊,他該多看看的。

  「你看我是想了解的樣子嗎?」

  他的身體一動,站起身,合上書。當他走動的時候,鐐銬會微微地發出響聲。Nathan低頭看看他的腳踝,他愈發瘦削,連鐐銬都快鎖不住他了。

  「我就是想跟你說一下嘛……」

  「然後呢?要我誇你嗎?」

  Richard惡語相向,手裡的精裝書載著怒火擲向Nathan。Nathan無奈地伸手接住了,然後把東西放在一邊。

  「別生氣了,」他的口氣溫順的像隻綿羊,「那我們換個話題吧?猜猜我今天帶什麼回家了?」

  Richard的眼神往那一瞥,不打算作答。Nathan牽住他的手——在幾次失敗後,他終於摸上了Richard的手腕。

  蔬菜色拉,半隻烤雞,燉牛肋條,還有切片麵包。當Nathan將晚餐放在他面前的時候,Richard微微地瞇了瞇眼睛。

  「你看東西不舒服嗎?」Nathan問。

  「大概是近視了。」他摸了摸自己的眉骨,又笑了一聲,「也正常,畢竟連陽光都曬不到,更別談什麼遠處的風景。」 

  「抱歉,我也不想這樣。」Nathan回答,「如果你……如果你願意聽我的話,我們這週就出去兜風,好嗎?」

  「兜風?指的是走到一半就給我的後腦勺來一下嗎?」

  「那是因為你騙我。」Nathan握住了拳頭,「你想離開我,然後去幹那堆破事。」

  他看見Richard的手也是一緊。不過他掀不了桌子,它被牢牢地釘在了地上。隨後,替代品出現了——那些可憐的,熟透了的死尸或是被攪碎的麥田。它們被掀翻在地上,宣告今晚的和談徹底失敗。

  「你以為你在什麼?這不算是犯罪嗎?」Richard站起身,拽著Nathan的領子,「非法囚禁,亦或是綁架,律條你再清楚不過。」

  「我是在約束你,」Nathan拍拍他的手掌,「冷靜一點,Richard.別逼我給你下藥。」  

  聽到他的後半句話,Richard的手不由自主地顫動了一下。他的眼神冷得幾乎要刺穿Nathan,青筋在他的手背上凸顯著。

  「你除了這個還會點什麼?」Richard反唇相譏,「天天只會搞點小動作小勾當,真像個廢物。」

  「總比砸窗戶撬鎖偷東西來的好。」Nathan仰著臉,露出一個無奈的笑容,「我不會傷害任何一個無辜的人。換句話來說,這都是你自找的,親愛的。」

  親密的稱呼落在耳畔,異常諷刺。Richard冷哼一聲,在餐椅上翹起腿。他依舊是那副少爺做派,顯得高傲又混蛋。

  Nathan蹲下身,想去收拾地上的東西。突然,他被Richard一腳踩在肩膀上,順著褲管,他能看見囚徒消瘦蒼白的小腿。Nathan咽了口唾沫,他順著握住Richard的腳踝,身體前傾,似乎是想吻他。

  Richard扭過頭。說不清是Nathan的目光灼眼,還是單純的起了壞心。他輕輕抖抖腿,從Nathan的手裡偷溜出來。輕而易舉。

  拒絕在意料之中,但Nathan不想放棄。他站起身,親暱地貼過去,用嘴唇在Richard的臉上磨蹭。Richard似乎是被他黏的火大,他用膝蓋分開Nathan的腿,又不懷好意地往上頂了頂。

  「你是管不住自己嗎?」他厭煩地將Nathan的臉推開,「累了,我要睡覺。」

  說完,他就咣當咣當地走了。Nathan聽見他躺在床上的聲音,又被飛來的書砸了後腦勺,Richard似乎是在報仇。Nathan的雙手泛滿油光,無力去管,之後又被枕頭砸了後背。

  等到Nathan忿忿不平地回頭時,Richard才張著嘴,開懷大笑起來。

  「真像個笨蛋女僕。」Richard刻薄地評價,然後轉過身去,抱好被子。

  Nathan將東西扔進垃圾桶,然後將書放回原位。等將資料放在桌上的時候,Nathan才覺得累得脫力。他掏出眼鏡,滴滴答答地打著那台打字機。C打不出來,T會漏墨……這已經是過去式了,律師需要邏輯嚴謹。

  Nathan工作了幾小時,偷瞄了幾眼睡覺的壞傢伙。他似乎是真的睏了,換了幾個睡姿,均勻的呼吸。Nathan又忍不住想了起來,若是入獄,不,百分之九十是死刑。他感到一陣陣的後怕,心痛正在陰險的襲擊他。

  Nathan將材料收進公文包。上次他沒收好,幾份重要檔案被Richard拿去折了紙飛機。想到這些,Nathan又忍不住重重地歎了口氣。

  他睡不著。Nathan起身去床邊坐著,伸手去摸Richard的頭髮,又盯著他的臉看。檯燈是暖色的,它側打在Richard的臉上,壓出了一道溫和的光暈。Richard的臉蛋俊俏,不混蛋的時候更好看了。

  所以Nathan決定吻他。在最後的那一刻,Richard用一根食指抵制了吻。他的眼睛懶散地睜開一條縫,那精明的目光又漏了出來。

 「不,Nathan.」他義正言辭,「別摸我,也別他媽的吻我。」

————

之後的內容wb:黑方小酒瓶

tbc

Iveeey

抢菜间隙,我画图了!

给朋友画的小N单人

抢菜间隙,我画图了!

给朋友画的小N单人

今天的你喝茶了么

高中那年在资料室放的火

  • 一些看完音乐剧后的脑补,真的很好奇Nathan和Richard高中时的关系,和他们在资料室放的火。

  • 意象流警告


       内森手中颤抖的火柴划过纸壳落地的那一瞬间, 火焰蜿蜒着爬上了油渍,把黑白交错的纸张熏的焦黑又曲折。


今晚的天空中没有云,没有星星,除了明月外就是空洞漆黑的天空。月光从窗户缝中洒了进来,仿佛在飞蛾扑火般的试图让火蔓延的慢一些,再慢一些。空气中汽油的味道,塑料和纸张烧焦的味道,和窗边风吹进来的草木味混在了一起。风吹过,资料室内还自由的纸张发出了刷刷的声音,火...

  • 一些看完音乐剧后的脑补,真的很好奇Nathan和Richard高中时的关系,和他们在资料室放的火。

  • 意象流警告





       内森手中颤抖的火柴划过纸壳落地的那一瞬间, 火焰蜿蜒着爬上了油渍,把黑白交错的纸张熏的焦黑又曲折。


今晚的天空中没有云,没有星星,除了明月外就是空洞漆黑的天空。月光从窗户缝中洒了进来,仿佛在飞蛾扑火般的试图让火蔓延的慢一些,再慢一些。空气中汽油的味道,塑料和纸张烧焦的味道,和窗边风吹进来的草木味混在了一起。风吹过,资料室内还自由的纸张发出了刷刷的声音,火烧的更猛烈了。


一位少年抽着烟靠在窗边欣赏资料室内火光弥漫,另一位则慌张的从房间着火的一侧跑了出来。看房间内烟雾多到似乎不能再待了,两位少年便翻出了窗户,落到草地上,走向草丛边的摩托车。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一车。前者看向了资料室的窗户,眼神随着里面的光亮起而更加兴奋。而后者尽管没有发车,但依旧如获珍宝般抱紧了前者的腰,仿佛要把自己的身体嵌入他的后背似的。


        “抬头看看吧,宝贝。我们的杰作多美啊。”

 “是啊。但…我们也得快点回家了,你明天要交的作业还没写完呢。”

        “知道了知道了,看你那出息。”


摩托车发车了,随着刺耳的轰隆声,随着两人嘴角的微笑,逐渐消失在了马路的尽头。


室内的火花还在弥漫,只留月光照耀着,观看这场闹剧。


--------------- 一些无端联想 ----------------


阿方是好貓貓

【NRN】漫漫長夜

無差短打。

關於內森跟理查一起住牢房(


  他們調到了一間房間。

  內森只覺得懷念。一間宿舍,學生時代,還有遠去的自由。囚室陰冷無光,所有事情都會隨著光陰無情變化,但他好歹設計著留下了一件。

  理查德好久沒跟他說話了,像是在置氣。他一改平時高傲自信的樣子,嘴唇抿成線,成了個人人看了都煩的刺頭。挑釁獄警招惹他人已經是常事,或許是想讓自己離他遠一些。

  想到這,內森壓不住內心的憤怒。 他用眼神貪婪地,不著掩飾地看著自己的室友。他們可能已經不再是朋友了,但內森不在乎,畢竟理查德也是個容易背叛...

無差短打。

關於內森跟理查一起住牢房(


  他們調到了一間房間。

  內森只覺得懷念。一間宿舍,學生時代,還有遠去的自由。囚室陰冷無光,所有事情都會隨著光陰無情變化,但他好歹設計著留下了一件。

  理查德好久沒跟他說話了,像是在置氣。他一改平時高傲自信的樣子,嘴唇抿成線,成了個人人看了都煩的刺頭。挑釁獄警招惹他人已經是常事,或許是想讓自己離他遠一些。

  想到這,內森壓不住內心的憤怒。 他用眼神貪婪地,不著掩飾地看著自己的室友。他們可能已經不再是朋友了,但內森不在乎,畢竟理查德也是個容易背叛的混球。

  理查德離他遠遠的,被視姦的感覺很不舒服。他剛想罵人,張了張嘴,又縮回去了。最後,他發出一聲冷笑,朝著內森勾勾手。

  內森幾乎是第一時間就蹭了過去:「你不生氣了?」

  理查德給了他一個耳光:「生氣費力,你得上門來找揍。」

  內森順著力道捏住他的手,將臉貼了上去:「都是你自找的,天才。」

  他蹭著理查德的手掌心,眼神從乖順變為狠厲,有些話一開始說就根本收不住:「你以為你異於常人,是嗎?你以為你是超越社會的存在,是嗎?但我們都在這,都他媽的,在人類社會建造的監獄裡。他們用法律抓住你,讓你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喔,還有縱容你的我,我也是個罪人。我是你的共犯,這就是你必須每日看見我的原因。你的把戲並不高尚,簡直是天真透了。」

  理查德怔怔地看著他。最後,他將手收了回去,不安地攥著。他仿佛又回到那些徹夜難眠的夜裡去了。

  「你一直是這樣想的,對嗎?」他顫抖著說,「你一直把我當笑話看,是嗎?」

  「我早說過了,這些是一堆他媽的蠢事。」內森無情地戳穿他,「嫉妒和憤怒。我認為你缺愛。」

  理查德早已抽空力氣了。最後,他笑了笑,看著內森的眼睛。

  「你也是。你想要我,你想要我愛你。」他瘋笑,「讓一個你眼中的瘋子給予愛。你也瘋得不輕。」

  「所以你會愛我嗎?」內森問,他撫摸著他的臉頰。

   「我沒有選擇。」他說,「恭喜你,你得逞了。」

  他湊了過去,吻了吻內森的嘴唇。內森想起很久很久之前的那個吻,理查德第一次吻他,帶著年輕男孩的頑劣和調笑。

  「今天一起睡吧,好嗎?」內森懷念地說,「別讓我再在邊上守著你了。」

  理查德沒有說話。他們的手輕輕捏在了一起。

  fin

Herzen
我真的会被你们TM人笑趴下 今...

我真的会被你们TM人笑趴下

今天是小杨的《小TM之变身怪衣》

明天绝对开搞《来孩子们我们喝酒》

我真的会被你们TM人笑趴下

今天是小杨的《小TM之变身怪衣》

明天绝对开搞《来孩子们我们喝酒》

-WM迷犬-
«喝茶&raquo...

«喝茶»,«吃鸡»

没有人能按住喝醉了的冒企鹅!你们喝了多少才能搞出这种危险直播?

被四个黑衣Richard围绕的白衣冒Nathan,很棒~

(为什么每次画点什么缺德玩意都有你cjcq?)

冒冒:我们今晚的任务就是把一个个号都封掉

菜鸡:哎呦海飞哥在咬我

xxz:是一种法语“ta!ma~”

小杨:哎!哥!不行啊!!

老白:(捂酒杯)


«喝茶»,«吃鸡»

没有人能按住喝醉了的冒企鹅!你们喝了多少才能搞出这种危险直播?

被四个黑衣Richard围绕的白衣冒Nathan,很棒~

(为什么每次画点什么缺德玩意都有你cjcq?)

冒冒:我们今晚的任务就是把一个个号都封掉

菜鸡:哎呦海飞哥在咬我

xxz:是一种法语“ta!ma~”

小杨:哎!哥!不行啊!!

老白:(捂酒杯)



雲歸何處

【昊苏】灵魂深处的泪滴

一些自嗨产物

小tm➕小小说➕rps预警

很ooc全是我脑的


1


怀特第一次见到格雷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富家公子,他是那么的美好,他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谁也不会想到他的人生会变得和他的一样悲惨,甚至比他更落魄,更绝望。


他们再一次相见的时候,怀特无法想象,那个富家公子的屋子里居然会堆满收债的信。他发出的邀请信也和它们一起堆在房间的角落。他静悄悄的进了房,那个瘦弱的男孩儿在长期待在房里之后变得更加苍白,更加的沉溺于自己的世界,连房里进了个人都未曾察觉。


“不必提起希望,他找到了一束光。”

就好像在描述我此刻的想法一般。怀特这么想着,一步步向他...

一些自嗨产物

小tm➕小小说➕rps预警

很ooc全是我脑的









1


怀特第一次见到格雷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富家公子,他是那么的美好,他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谁也不会想到他的人生会变得和他的一样悲惨,甚至比他更落魄,更绝望。


他们再一次相见的时候,怀特无法想象,那个富家公子的屋子里居然会堆满收债的信。他发出的邀请信也和它们一起堆在房间的角落。他静悄悄的进了房,那个瘦弱的男孩儿在长期待在房里之后变得更加苍白,更加的沉溺于自己的世界,连房里进了个人都未曾察觉。


“不必提起希望,他找到了一束光。”

就好像在描述我此刻的想法一般。怀特这么想着,一步步向他靠近。


2


“你们都疯了吧???”


一字一句都好像沾满了血腥。


他能感受到对面传来的眼神是极为病态的占有欲。


一步一步的后退,换来的是对方的得寸进尺。摘下镜框眼镜后,传来的是变态的占有欲。


在对方按下挂断键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粗重的呼吸扑面而来,两片唇瓣的贴合让他浑身颤抖。


“复活吧BLACK!!”


他听见了那天怀特的宣誓。他看见了成为BLACK的怀特用电线勒死人的画面。


“我要拯救他。”在被吻到缺氧前,格雷这么想到。


3


格雷终于想到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先自杀再自首,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会怀疑怀特。


“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当子弹穿过他的脑袋前他这么想到。


惊愕与被背叛的绝望,出现在了怀特脸上。


“他得到了惩罚。”格雷这么想到,“这辈子他别想再得到我。”紧接着是子弹带来的凉意。


4


Nathan第一眼见到Richard的时候心脏猛得一疼。是亏欠吗?他曾这样想过。他心脏的跳动仿佛是为了赎罪,他对他深切的爱恋与占有好像是不属于他的一样。


“可是我爱他。”Nathan这样想到。


5


当他把Richard送往了监狱时,一辈子,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词。


“这下换你与我永远的厮守了。”他紧紧抱着Richard,不顾对方身上的冰凉。


6


逃开他。


Richard对自己讲。


尽管对于Nathan他有本能的爱,但他不能,他告诉自己。永远不要相信他,他会逃跑。他对自己这么说着。紧接着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推开。


我会爱你。


我能爱你吗?


他一遍又一遍的质问着自己。


我想犯罪,我想杀人。


灵魂深处对于的血腥的渴望一遍又一遍的对他伸出双手。


我是超人。


这是完美的犯罪。


他这么对自己说。


他见过冰凉的尸体。


尽管不是现在。


他渴望审判,他渴望死亡,他渴望冰凉。


他狠狠的用铁棒砸了下去。


“我们会没事儿的。”


他怀抱着这个伪装成天使的恶魔,说着诱引的话。


Nathan还以更强烈的拥抱。


“我永远爱你。”


7


热量的流逝象征着生命的消亡,Richard紧握着Nathan的手,这次是我先离开你,你再也别想忘记我。冥冥中他看见那只鸟略过了他的眼眸,飞向的遥远的未来。


8


他们的一见如故,他们对于剧目的熟悉程度都是会让彼此震惊的程度。


“谁记台词最快?”


“谁更容易嘴瓢?”


不知是前世的回忆,还是与之带来的激烈情感在徐昊身上疯狂作祟。


搂着李苏霖的腰,贴近李苏霖的额头,都会让他一阵阵的颤抖。


“或许这是我们的前世,我们一遍遍重演着他们的罪孽?”


徐昊率先提出这样的假设,换来的是李苏霖浅浅的唇齿相伴。


“为什么要那么痛苦的前世?”李苏霖用鼻尖摩擦着徐昊的鼻尖,“或许可以适当吸取一些教训...比如说...”


“比如说?”


“对彼此更坦诚一些。”李苏霖轻咬着徐昊的唇珠,含糊不清的回答,“我爱你。”


“我也是,永远。”

想一直做咸鱼

2021.10.6《危险游戏》午场+午夜场

一定要先说的话:虽然超话有无数美图,但是!真人!真的比照片视频好看一万倍!我今天彻底为猫猫的眼睛沦陷了!他的眼睛真的又大又亮!笑起来弯弯的闪着光!真的爱上了!小杨也是真的帅!雄性荷尔蒙十足的帅!特别是今天眉毛画的特别锋利,私服还露锁骨,绝了大帅哥!


午场

       其实直到演出开始我都没有实感,黑暗之中猫儿一步一步走上来我也没反应,直到灯光亮起,那张漂亮的脸蛋逐渐清晰——救命,是我最近疯狂上头的那个人,他好漂亮。

       单看剧,你会想...

一定要先说的话:虽然超话有无数美图,但是!真人!真的比照片视频好看一万倍!我今天彻底为猫猫的眼睛沦陷了!他的眼睛真的又大又亮!笑起来弯弯的闪着光!真的爱上了!小杨也是真的帅!雄性荷尔蒙十足的帅!特别是今天眉毛画的特别锋利,私服还露锁骨,绝了大帅哥!


午场

       其实直到演出开始我都没有实感,黑暗之中猫儿一步一步走上来我也没反应,直到灯光亮起,那张漂亮的脸蛋逐渐清晰——救命,是我最近疯狂上头的那个人,他好漂亮。

       单看剧,你会想打死Richard这个人渣,就是个彻头彻尾没有良心又懦弱的疯子,他把Nathan一次一次摔出去看得我好疼,但又无奈,谁叫N也是个沉迷于R不惜放弃一切的疯子呢,诶。

        猫儿从表演到唱功都没得挑,特别是高音,温柔又清亮,太好听了。小杨拽死了!那个走路和抓领带,啧,不过每次装作无所畏惧的样子虽然帅但代入角色真的好恨!他俩和声真的好搭!嗓音合在一起特别舒适!

        单看两个人的话,就是鸡皮疙瘩掉一地,每一次亲密动作,我自己都是触电的感觉。

        猫儿的N好魅惑,特别是一直腿踩在梯子上,还有每一次R触碰他的时候,都能感觉到N的眼神里充满欲望与欣喜;反转剧情那段,平静的一点一点和R说出真相,那个语气充满诱惑又让人害怕。哦对,小杨的R属实让人害怕,特别是每次这儿摔个东西那儿扔个人,嘶,看进去了。

        演出以来第一次在返场没商量来个反攻?本来还等着小杨把猫儿往梯子上甩,结果,小杨自己软软的靠在梯子上对猫儿笑?! 猫儿也愣了哈哈哈哈


午夜场 

        这场在最偏的一个角落,但上一场没看到的细节这场看到了。比如还是R触碰着N说着自己的计划,猫儿的表情看的更清楚了,我自己触电的感觉也更强了…感觉这两个人分分钟可以搞到chuang上去。还有N去R家找他,那个我上场刚好被柱子挡住,这场坐E就很清楚了,N真的好爱R,猫儿你也真的好爱小杨。还有小杨抽绳子,上一场我只听到很响的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呐这个R真的让人害怕死了!这场能看到更多小杨的表情,那个眼神是真的好恐怖!分分钟杀人那种!

        第二场会更专注于剧情,R对N到底是怎样的呢?他说自己是天才可漏洞百出,他不想满足N又因为每一次犯罪需要N而妥协,他明明面对死刑无比害怕却在N面前强装镇定。所以到底为什么?啊我好想再看几遍啊…

        N这个角色每场都被摔得很惨,猫儿这几场估计摔狠了,反正我看的时候真是实打实磕上去一样,午夜场结束猫猫是瘸着走的。


btw这两个人是真的花瓜分明…特别是小西装一穿,太明显了…小杨真是壮硕,他往那儿一坐,看侧面真的比我想象中还壮硕。猫儿那个小细腰小细腿,救命,特别是穿那个小马甲的时候,看背面那个腰,绝了…

-WM迷犬-
六号晚场返场以及三人微博生日互...

六号晚场返场以及三人微博生日互动后的上头产物,一些个缺德创作~

感谢公主cq带头造粮,虽然但是,我不是故意迫害cjcq的!对⑧起!!

迟到的生日祝福,友谊长存嘿嘿~

(为什么我坐E区看小tm的时候没有这样的好事)

六号晚场返场以及三人微博生日互动后的上头产物,一些个缺德创作~

感谢公主cq带头造粮,虽然但是,我不是故意迫害cjcq的!对⑧起!!

迟到的生日祝福,友谊长存嘿嘿~

(为什么我坐E区看小tm的时候没有这样的好事)

叆叇

哦莫哦莫!!!

我焯!!!

哦莫哦莫!!!

我焯!!!

方仙莫茗

危险游戏repo

业余观众,只写我个人的感受,拒绝杠精,看要看完,不喜可以退出。

观演场次:12月29日晚;1月17日午 龚子棋&钟嘉诚

首先说一下29号的感受吧

其实这个repo我应该29号晚上写的,但是因为龚钟首演场结束后针对某一个演员的群嘲让我疑惑我大概和他们看得不是一部戏。

29号晚上的演出,都不应该是讨论他俩谁演的好谁演的差这个问题,他俩首演场的表现就是——同床异梦,各演各的。

龚子棋在唱方面的进步很大,从最初的《信》大白嗓唱全场到后来的《火焰》学会用位置到后来已经能把角色情感唱入歌里。从19年第一场信到现在我真的觉得他进步十分大。

但这跟只看这戏的观众有什么关系呢?他们...

业余观众,只写我个人的感受,拒绝杠精,看要看完,不喜可以退出。

观演场次:12月29日晚;1月17日午 龚子棋&钟嘉诚

首先说一下29号的感受吧

其实这个repo我应该29号晚上写的,但是因为龚钟首演场结束后针对某一个演员的群嘲让我疑惑我大概和他们看得不是一部戏。

29号晚上的演出,都不应该是讨论他俩谁演的好谁演的差这个问题,他俩首演场的表现就是——同床异梦,各演各的。

龚子棋在唱方面的进步很大,从最初的《信》大白嗓唱全场到后来的《火焰》学会用位置到后来已经能把角色情感唱入歌里。从19年第一场信到现在我真的觉得他进步十分大。

但这跟只看这戏的观众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只会看的是这场演员的表现。

一句他努力,他进步不能完全掩盖掉一场表演下来的瑕疵和不足,毕竟这不是学校演出这是一场向观众售票的商业演出。

所以我能理解有一些观众对龚子棋表达的不满,但是让我疑惑又生气地是一场演出的失败能只归咎在一个人身上吗?

就像我说的首场的两位,就是各自沉浸在自己的角色里但没有什么交流只管照本宣读一般的演出。各演各的,没什么交流。(也可能是我坐在后排没有带望远镜看不见两人的细微交流,只能通过台词和他们唱段来感受他们的表演。)

钟嘉诚的台词流畅,人物处理细腻只要是台词部分他能光靠念白把人抓在戏里。但唱起歌来就是两回事,走音,两人重唱唱段跟不上调这之类的问题比比皆是。

龚子棋的唱段人物完成的都很好,甚至面对配译糟糕的唱段都能驾轻就熟地处理好。就这几段来看他处理的明显的要比同场演出的小小钟要成熟的很多。但是一到台词部分就有点糟糕,让人容易出戏。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龚子棋再用自己的身份念理查德的台词,而不是作为角色站在台上念台词。

所以这一场的演出,我都没办法来讨论这两人之间的关系。

在我看来龚查德只是把钟内森视为共同「游戏」的工具人,而钟内森只是精虫上脑馋理查德的身子罢了。

两个角色之间的感情?两位演员的表现只怕远远不到谈论这些的地步。

但首演结束后,我看到微博,朋友圈,包括某个还有些受众的「戏剧公众号」都开始一边倒偏颇评价某一位演员时候并用调侃的方式称之为「反向安利」时。

我就在想这公平吗?

二人转的演出,踩一捧一,说话之难听仿佛没有只看了眼睛没有带耳朵入场。

龚子棋演的是差可钟嘉诚唱的烂啊?

而且这还是两位年轻演员的首场,他们是新搭档。比起其他几卡的经验老道和彼此熟悉他们可能是最不熟悉的一对。但有些评价的武断和难听似乎只是想针对某个演员发泄以及不满的情绪而已。

不信邪的我,所以我买了一张末场的前排。

经过半个多月的磨合,这对新搭档可能终于熟悉了对方。

双人对唱,道具对接,走位神情都开始有了配合的感觉,至少不再让我觉得他两个是在一个舞台两个空间的陌生人。

这次尽管坐在了前排,我也记得带了望远镜。

钟嘉诚的进步让我觉得惊叹,尽管首场结束我还在挑他唱段里的毛病。到了末场的演出,钟嘉诚已经完完全全吃透了首场可以被诟病的地方。

到了末场他的表现已经不是用进步或者努力来形容,他是吃透了这个角色。少年感十足,配上他的音乐足够让别人相信他就是内森。

我可以从他的演出中看见他对理查德浓烈又病态的爱情,以及对他身体的渴望(bushi)。

龚子棋的表现,可以看得出他一直在认真的收听观众给他的反馈。但他从首场来说只嗯呢该说是改进了却不能说进步能有多少。在我看来就是完成了演出,因为座次的原因我也可以看到看到龚子棋在一些情节的地方根据对手的话做出的一些表情处理。

配合上他的小作文,姑且可以让我觉得他的理查德对待内森可能不是完全当做工具人。

龚查德可能就是喜欢或者享受内森对他的痴迷和不顾一切的支持。

但是不够,两场看完,我还是觉得龚查德是不爱内森的。

不过起码到了末场他们的表现是可以让观众来讨论他俩表现的角色之间擦出的火花了。

末场没有哪个演员是拉胯的,即便龚子棋在嗓子极度不舒服的情况下他都很好的完成了后半段的演出。

还是希望他好好能保护好自己的嗓子吧。

最后我想说末场的演出龚子棋还是证明了一部分的自己吧,也希望一些「事业粉」可以多看几场他演出对这个24岁的年轻演员口下留德。

不希望你们能有多喜欢他,起码请公平的评价他的表现。

该骂骂,该夸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