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即兴

1003浏览    1039参与
零下三度°

占有

 就是一个突然想写的小短文,不喜勿喷呀,谢谢。


——月色撒向人间,温柔了整片世界,你踏星河而来,成为我唯一的救赎。


黑暗里,男孩听见别人的呼救声,借着昏暗的路灯,走向那条漆黑的小巷子。


“你好,有人吗?刚刚……是谁在说话”男孩看起来很害怕,说话的时候微微颤抖,这座城市刚刚经历过一场小雨,巷子里堆着一些小水坑,昏暗的灯光下带着一点氤氲的雾气,可以勉强看清男孩干净的小鹿一般的眼睛。


他抱着自己的书包慢慢往前走,踩过一片小水洼。


“啊——”他尖叫起来,冷静下来看清楚之后,突然有些慌,面前一个男人虚脱的靠在墙边,地...

 就是一个突然想写的小短文,不喜勿喷呀,谢谢。













——月色撒向人间,温柔了整片世界,你踏星河而来,成为我唯一的救赎。



黑暗里,男孩听见别人的呼救声,借着昏暗的路灯,走向那条漆黑的小巷子。


“你好,有人吗?刚刚……是谁在说话”男孩看起来很害怕,说话的时候微微颤抖,这座城市刚刚经历过一场小雨,巷子里堆着一些小水坑,昏暗的灯光下带着一点氤氲的雾气,可以勉强看清男孩干净的小鹿一般的眼睛。


他抱着自己的书包慢慢往前走,踩过一片小水洼。


“啊——”他尖叫起来,冷静下来看清楚之后,突然有些慌,面前一个男人虚脱的靠在墙边,地上的泥污沾染了一些在他身上。


他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应该是刚淋过雨,头发是有些湿,修长的手指垂落在地,下颚线十分明显,老旧的路灯发出的暗光打在他的脸上,风吹过,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你……你没事吧”说没事是假的,男孩能看出来,他很虚弱。


“不……不好意思,咳咳咳……你能…送我回家吗”男孩犹豫了,他不认识这个男人,尽管他看上去很可怜。


男人又有些慌忙的解释道“我…咳咳…我家就在前面,你…你送我到巷子前面就行,可以吗”男人的语气听起来极为虚弱,带着哀求的意思,男孩没拒绝他。


男孩伸出手,将男人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带着他往前走。


——黑暗中,他笑了。


男孩带着他慢慢的往前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俩都不说话,只有两分钟,他却觉得过的十分漫长。


到了,然而这个到了,并不是到了男人的住所,这是个死胡同,面前只有一堵墙。


晚了,一切都晚了。


男孩下意识的想要逃跑,可男人早就料到了,一把抓住他的手,将他整个人往墙上重重的摔了一下。


好疼……


男孩疼的靠在墙上,身体慢慢往下滑,直接坐在了地上,这一摔实在太疼,他没力气了,完了。


男孩本来就长得瘦瘦小小的,哪里经得住这样的折腾,面前的男人慢慢蹲下身来,不知道用哪里摸出来一把小刀,挑起男孩的下巴。


月光洒落在他的脸上,衬得他的皮肤白到一种没有血色的地步,长时间没剪的头发有些遮住眼睛 ,露出一抹邪气的笑。


他凑到男孩面前,仔细的看了看他,“小朋友…你长得真好看, 还记得我吗?嗯?”


男孩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面前的这个男人 ,他看出来了,几个月前他救过一个要自杀的人,不过现在这张脸比几个月前更多了几分病态的白,头发也长了。


男孩别过头不看他,身体有些颤抖,“你……你想干什么”不可否认,他是害怕的。


男人捏住他的下巴,迫使男孩看着他。


“看来是记得啊,小朋友,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了解你的生活,视线里没有你的时候会在意,看到你和别的人说话,对他们笑,我就想杀了他们!你知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


说着说着男人手就不自觉的用力,“嘶……”他慌张的松开男孩,“没事吧,你,你疼吗”


男人慌了,有那么一瞬间不知所措,男孩将自己的书包砸向他,起身逃跑,男人的眼神突然变得狠戾,散发出危险的感觉。


慌乱的脚步踩中水坑时发出清楚的声音,原本安静的小巷子充斥着男孩急促的呼吸声。


他被抓住了。


男人抓着他的手将他按在墙上,直接给了他一巴掌,男孩的脸染上了几条红痕,疼的他的眼眶充满了生理性泪水,“小朋友,你得乖乖听话,跟我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


说完拿起手中的小刀,拂过男孩精致的脸庞,虔诚的亲了亲他眼角,然后,伸向他的手。


“啊……”


一切都结束了。


——锋利的小刀慢慢割开他白嫩的皮肤,鲜红的血液的向外流出,我看着他痛苦又可爱的表情,心里有一块地方被填满。我在危险中亲吻他,占据他,我终于拥有了一个——完整的他。


温柔的月色染上了血液的腥红,暗示着暧昧的开端与结束。











————————————————

ps:垃圾小短文,你们不要嫌弃哦,爱你们❤️



吾江

无题

       他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这些年他一直在给家里写信,他站在村口并没有人出来迎接他,反而有热情的大妈问他是不是来旅游的。他走到了家的小院子,掏出痕迹斑驳的钥匙插进锁里,轻轻旋转开了锁。院里长满了杂草,屋里的桌椅布满灰尘,蜘蛛肆无忌惮的结着网。他推开自己屋子的门,屋里的摆设还是他走前的样子。他失魂落魄的走出院子,村子不大,消息传得快,村里管收发的人找上了他,问他是不是这个院子的主人。他愣愣地点了点头,从那人的手里接过一沓子信。“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人收了,这信从开始就没人收。”他没听进去那人唠叨什么,手里的信纸已经泛了黄,...

       他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这些年他一直在给家里写信,他站在村口并没有人出来迎接他,反而有热情的大妈问他是不是来旅游的。他走到了家的小院子,掏出痕迹斑驳的钥匙插进锁里,轻轻旋转开了锁。院里长满了杂草,屋里的桌椅布满灰尘,蜘蛛肆无忌惮的结着网。他推开自己屋子的门,屋里的摆设还是他走前的样子。他失魂落魄的走出院子,村子不大,消息传得快,村里管收发的人找上了他,问他是不是这个院子的主人。他愣愣地点了点头,从那人的手里接过一沓子信。“这么多年终于找到人收了,这信从开始就没人收。”他没听进去那人唠叨什么,手里的信纸已经泛了黄,但还是按照时间排好的,第一张他还记得,上面的字都彰显着信主人第一次写信的兴奋。他含着泪挨张数了数,他写了八年,一共四十八张信,一张不多一张不少。他像小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突然懂了为什么从来没人回信。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Heaven

【英文短诗(雾)】

《God's Fallen》

​I am sure of the plan you are aiming at me.

“It is shadowy and freezing …”​

——Said by all human beings.

​But in my view …

It is delicate and ...

《God's Fallen》

​I am sure of the plan you are aiming at me.

“It is shadowy and freezing …”​

——Said by all human beings.

​But in my view …

It is delicate and foolish.

​Why is your brain so rusty?

​Naughty child,put away the laughable mercy that your feeling.

Stop making a joke about Christ.

​The gods have gone crazy gradually …

​The thirteenth man came to this last dinner finally.

​Praising my Lord.

And ​blessing myself sincerely …

​How did you ever meet hell?

​The place is filled with all bitterness and suffering …

​“Can you tell me as soon as possible whether you accept my invitation?”

——​You are hearing Satan's whispers frequently.

(END)

                                     ——by Heaven




——————

即兴创作,然并卵本人英语超垃圾233……

疯言疯语不值一提,唯心主义者的幻想脑洞啦哈哈哈……



病病—21世纪难民

屋顶

一只双目浑浊的乌鸦停留在少年的肩膀

七层楼梯下

孩子们发出

无法理解的欢笑


向天空抛去鲜花的尸体

剪得细碎的亮纸片

节日的欢庆

被他细弱的双手拢住

埋进缄默的烟囱

在千家万户的壁炉里

长成一片私密而无畏的森林


鹿

嚼着他的大脑

颅骨刺穿

哦我的颅骨刺穿了

这可怜生物

微笑的下颔


蝴蝶

穿越,穿越象征的森林

双翅疲软

堕落至现世的深渊


少年双手合十双目紧闭

眼睑里的蛾子温柔抚摸着紫罗兰色的瞳仁

人间最后一位神明

面目严肃而美丽

迈动小麦草味道的步伐

涉过软绵绵的屋顶

他下坠的过程

没能长出翅膀


尖叫闯了一个又一个红灯...

一只双目浑浊的乌鸦停留在少年的肩膀

七层楼梯下

孩子们发出

无法理解的欢笑


向天空抛去鲜花的尸体

剪得细碎的亮纸片

节日的欢庆

被他细弱的双手拢住

埋进缄默的烟囱

在千家万户的壁炉里

长成一片私密而无畏的森林


鹿

嚼着他的大脑

颅骨刺穿

哦我的颅骨刺穿了

这可怜生物

微笑的下颔


蝴蝶

穿越,穿越象征的森林

双翅疲软

堕落至现世的深渊


少年双手合十双目紧闭

眼睑里的蛾子温柔抚摸着紫罗兰色的瞳仁

人间最后一位神明

面目严肃而美丽

迈动小麦草味道的步伐

涉过软绵绵的屋顶

他下坠的过程

没能长出翅膀


尖叫闯了一个又一个红灯

他的母亲奔跑着穿过时间又被时间绊倒

鸽子从他的坟墓边冉冉飞起

有几滴泪水打湿大地的信纸边缘

他不再回信,任凭爱漂洋过海

一去不返

代数式

要考马原了,虽然都会,但还是紧张。

要考马原了,虽然都会,但还是紧张。

難 逃 月 色

夏天和少年。

夏天应该是年少时期的心动与昏睡交织在一起,酸涩,无奈,却又枝桠疯长般的炽热难言。


他干净利落的手臂线条在面前晃得你心神都恍惚,偶尔笑起来的时候有一对小括弧,哪怕多看一眼还是会心动。


无疾而终的暗恋从未停止过,只是从浓烈变得悄无声息。


校服,烟火,橘子汽水。


后来的每个仲夏我都在日夜怀念,其实想想哪里是夏天美好,追溯从前只不过是因为那个夏天有他罢了。

夏天应该是年少时期的心动与昏睡交织在一起,酸涩,无奈,却又枝桠疯长般的炽热难言。


他干净利落的手臂线条在面前晃得你心神都恍惚,偶尔笑起来的时候有一对小括弧,哪怕多看一眼还是会心动。


无疾而终的暗恋从未停止过,只是从浓烈变得悄无声息。


校服,烟火,橘子汽水。


后来的每个仲夏我都在日夜怀念,其实想想哪里是夏天美好,追溯从前只不过是因为那个夏天有他罢了。

温念还在

《一天》

久留在自我沉思中,好似惊动了时光的潋滟。波光四起,微微反射在他的眼中。他的爱好像一直是自私的,不断施舍或是给予给她,少年不懂真正的深爱,犹如金秋落霞,日暮的深处,枯黄遍静悄悄布满一地。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声音引得他发麻。遗憾交出了眼泪,他对她自私,例如为了他自己,所以女孩儿不能当着他面哭。思春的少年总是静悄悄的,不愿诉说自己心意。很想告诉你我的潜台词是最低级、最无趣、最单调的罢了。谁会见得自己心爱的女孩儿在自己面前掉眼泪呢。泪水好烫,滴在他没有温度的心上,反而会让人觉得疼。


她说她喜欢夏天,他则轻生表露自己喜欢秋天多一些。


​他的爱好像一直是慷慨的。秋日的黄昏,天空被染成火红。...

久留在自我沉思中,好似惊动了时光的潋滟。波光四起,微微反射在他的眼中。他的爱好像一直是自私的,不断施舍或是给予给她,少年不懂真正的深爱,犹如金秋落霞,日暮的深处,枯黄遍静悄悄布满一地。踩上去“咯吱咯吱”的声音引得他发麻。遗憾交出了眼泪,他对她自私,例如为了他自己,所以女孩儿不能当着他面哭。思春的少年总是静悄悄的,不愿诉说自己心意。很想告诉你我的潜台词是最低级、最无趣、最单调的罢了。谁会见得自己心爱的女孩儿在自己面前掉眼泪呢。泪水好烫,滴在他没有温度的心上,反而会让人觉得疼。


她说她喜欢夏天,他则轻生表露自己喜欢秋天多一些。



​他的爱好像一直是慷慨的。秋日的黄昏,天空被染成火红。云霞跟着晚风一点一点在空中移动,云层随着赤红的晚霞不断变换着颜色。梅雨季节,雨滴徊游。与她共用一把伞时,欣喜和无措悦动在少年的眼中,是缄默不言又重新把二人心灵的隔膜封锁。故事结束在一个雨天,又或者说女孩儿撑得伞技术差级了,雨水都随着伞延淌落到他的肩膀上了。

故事结束在一个雨天。


学会用沉默掩饰他的爱,是从消逝的时间开始的。从前,时光很慢,慢到他不自觉一个微笑女孩儿都会犀利的捕捉到,然后便悄悄收藏在她狭窄的心房。想在他耳边窃窃私语,一遍又一遍呼唤他的名字,不成熟的心便也会短暂得到安稳。无论是她热爱的、她追逐的、她渴望的,都会在少年眼里形成破碎的夜幕,那些沉沦在其中的繁星倘若女孩儿跃动的眉眼,便点燃了他枯黄的时光。

从前,时光很慢。








少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弥补他自私又慷慨的爱果。

破碎的萤火,掀翻他内心的悲欢离合。未来很长,所有直白的幻想都可以尽收心底,沉默的论述是他面对她最普通的方式。对她难以忘怀的心境譬如血管被荆棘包裹,他像秋日午后随风飘零的落叶,覆水难收,风流散尽。



  




温念还在

《夜莺与少女的径向性入眠》。

 基于往事黯然思索上岸,涌上脑海。一瞬间我什么都容不下了。人世间缥缈的杂尘落入星子沉沦的夜幕,好似也染脏了那份纯净的深蓝。我本应作为杂尘也一同坠入湖底,可那一晚明月对我说她不舍得我。我与月娘之间貌似只隔了飘悠悠一片云,似近而实远。因它在我湛蓝眸中微微闪烁清雅的光。我想尽了办法握住那一束光亮,可它却倏地从我裙摆旁溜走。那一瞬间,我蓦然发觉月娘离我咫尺之间。彼时,我跨越星弧转向黑夜的背后探寻月娘的光影,可它愈发模糊促使我小跑追赶快要消失的光亮。也许我是错误的,我不该追逐触及不到的界限。我承认,莫非是那一晚不见阴云而月影葱茏,我才不会奋力奔向云里雾里间的月儿。 蓦然发觉。夜幕中央...

 基于往事黯然思索上岸,涌上脑海。一瞬间我什么都容不下了。人世间缥缈的杂尘落入星子沉沦的夜幕,好似也染脏了那份纯净的深蓝。我本应作为杂尘也一同坠入湖底,可那一晚明月对我说她不舍得我。我与月娘之间貌似只隔了飘悠悠一片云,似近而实远。因它在我湛蓝眸中微微闪烁清雅的光。我想尽了办法握住那一束光亮,可它却倏地从我裙摆旁溜走。那一瞬间,我蓦然发觉月娘离我咫尺之间。彼时,我跨越星弧转向黑夜的背后探寻月娘的光影,可它愈发模糊促使我小跑追赶快要消失的光亮。也许我是错误的,我不该追逐触及不到的界限。我承认,莫非是那一晚不见阴云而月影葱茏,我才不会奋力奔向云里雾里间的月儿。 蓦然发觉。夜幕中央悬挂的那轮明月,离我似近而实远。借着自己心中点燃的微弱焰火照亮长夜中崎岖之路。微光点燃她将前行的坎坷,可却望不到尽头。譬如午夜无人林中歌唱的夜莺,若是惊扰歌唱者的心,则会扑闪着羽翼迅速逃离与此。内心是空旷的,空旷至无法理解其他人闯进来自己的狭小空间会是怎样。我不希望自己会是那啼叫亦或悲鸣的夜莺。




   或许我不懂夜莺孤寂的内心戏。



 再一次出发,可月娘却说舍不得我。它趁着黎明未到,星子还挂在天幕时对我作了个禁声手势。我想我已经疯了,或是病入膏肓。我与月仿佛有着心灵的联系,以至于我看得见它即将消失时对我作出的禁声手势。也许我会感到片刻恐慌,随即也被新一日的红日与朝露一带而过了。或许我缄默不言迎接这缓缓而升的红日还来得及 可又有什么可让我吐露心意?那一刻起,我看见太阳熠熠生辉取代渺小也不再散发光芒的月亮。人世间最痛苦、最骄傲、最兴奋的事情,或许也都会被此时的光芒碾压。是的,倘若我也不去顾及那些本该前行却没有方向与终点的路,不去欣赏一日一变的月,不去体会羁绊与残缺的悲欢离合,不去在意光怪陆离的魑魅魍魉。这样的话,如果是这样把所有事情抛在九霄云外,黑夜就又会降临了。然而缥缈的尘埃也终将会随风而逝,魔女的征程或许该有个结局了。   思绪消散在深宵的风儿,我沉醉在久违的梦乡,那里没有星月共我入眠。这差不多是夜莺故事的结局,不再一腔孤勇在漆黑的林中歌唱,空洞孤寂的心中殊不知在盼望何物。那晚,在月娘即将落下时夜莺便停止了飞翔。它眼中的世界微小,数不清自己饶了多少弯路才自认为结束了这崎岖道路。时而会晕头转向摸不清前方的路,也会停靠在枝头短暂的停歇。如今又沦渡在那一晚,月娘还是从前的月娘,就连微风拂起的叶片都是一模一样。夜莺自以为逃离了那片外人惊扰过它的森林,殊不知兜兜转转又飞回原地。夜莺感到疲倦,没有巢穴的它无法休息而感到眼前雾蒙蒙。连夜飞行好多天的结果——无力继续飞行而坠落在森林的湖里。   恰好在那晚,少女抛下繁杂琐事入了梦乡。





甚是怪异,从前我的梦都被夜晚的层云、散发光辉的月亮和点缀与其中的星星包裹。可此时梦境却传达给我一种坠入湖底的意识。岸边雾气氤氲,突如其来的坠入感令我无法呼吸,想要争夺一口气时却被湖水呛了个满怀。  一起沉沦与无人知晓的湖底,感受令人欲罢不能的自由。






所念皆星河

今天,是她的生日,原本並沒有明確的想法出不出門,正當我猶豫不定時,她問我出來嗎,但是下午三四點的時候要回公司,雖然能夠待在一起的時間很短暫,但是我也是非常高興的出門了。

見面之後,一如既往的和她說話,逗她,大家心情也都還算可以,我們去了冰室之後,吃飯之餘在聊天,她說昨晚看了微博熱搜——有一男的在直播間裡說話不尊重人。(和我們以前剛認識那時候的我的樣子差不多)  說著說著我就感覺有種似有似無的在被影射的feel,說罷,我也用了種稍顯輕佻的話語去回應,意在打住,結果卻是以“無話可說”收場。

後來大家到了喝喝(奶茶店),沉默很久,我想那我先開口說話吧,但之後的一番談話卻顯得兩...

今天,是她的生日,原本並沒有明確的想法出不出門,正當我猶豫不定時,她問我出來嗎,但是下午三四點的時候要回公司,雖然能夠待在一起的時間很短暫,但是我也是非常高興的出門了。

見面之後,一如既往的和她說話,逗她,大家心情也都還算可以,我們去了冰室之後,吃飯之餘在聊天,她說昨晚看了微博熱搜——有一男的在直播間裡說話不尊重人。(和我們以前剛認識那時候的我的樣子差不多)  說著說著我就感覺有種似有似無的在被影射的feel,說罷,我也用了種稍顯輕佻的話語去回應,意在打住,結果卻是以“無話可說”收場。

後來大家到了喝喝(奶茶店),沉默很久,我想那我先開口說話吧,但之後的一番談話卻顯得兩人根本不在一個頻道,後來,她一氣之下直接走人回公司,我追了上去,她說你要麼下車,要麼回到公司那你自己再回去,我心裡有很大的困惑啊!便隨她來到吉大這邊,路上大家也有說了一些話,至少,我離開的時候沒有不歡而散。接著,我沿著海邊走了很久,很久......

庆宁

庆宁的第一首原创歌曲😎

庆宁的第一首原创歌曲😎

百香果子

《无题》

大唐皇宫楼中楼,佳人台上歌又舞。

金杯玉琼乱人影,美人娇嗔目垂席。

李家诗人自天傲,不见贵妃诗一曲。

玉环知诗眉上喜,换做纤步频示敬。

皇帝阅之怒不止,岂容草民涎吾妃。

赏也罚也,悲也喜也。

谁知?谁识?

一袖翩翩安离京,看遍山水逍遥游。

大唐皇宫楼中楼,佳人台上歌又舞。

金杯玉琼乱人影,美人娇嗔目垂席。

李家诗人自天傲,不见贵妃诗一曲。

玉环知诗眉上喜,换做纤步频示敬。

皇帝阅之怒不止,岂容草民涎吾妃。

赏也罚也,悲也喜也。

谁知?谁识?

一袖翩翩安离京,看遍山水逍遥游。

九龙的男人

晚上没事干突然就想到了爷们儿的《终了》就即兴唱了一点段,唱的不好多担待

晚上没事干突然就想到了爷们儿的《终了》就即兴唱了一点段,唱的不好多担待

Aknmao

五月雨(Rap)

没关系

你们说我写词很土

那么我现在要让它更土

说起来

最近天气变得有点热

感觉自己已经住在那遥远的沙漠

回到家我大汗直流

吃饭没有胃口

心脏跳动不安渴望星空

因为晚上比较凉快

最近天气真的奇怪好几个星期

雨什么的根本不下

天气忽冷忽热没有人性

我不知道怎么安抚老天爷的情绪

我只能默默希望

五月能下一些比较大的雨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五月啊 你下多点雨

老天爷啊 快点回头看

好热好热 你给我一根冰棍也行

虽然我知道特朗普讲冷笑话很有名

但是实在太冷我受不了啊

没关系

你们说我写词很土

那么我现在要让它更土

说起来

最近天气变得有点热

感觉自己已经住在那遥远的沙漠

回到家我大汗直流

吃饭没有胃口

心脏跳动不安渴望星空

因为晚上比较凉快

最近天气真的奇怪好几个星期

雨什么的根本不下

天气忽冷忽热没有人性

我不知道怎么安抚老天爷的情绪

我只能默默希望

五月能下一些比较大的雨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五月啊 你下多点雨

老天爷啊 快点回头看

好热好热 你给我一根冰棍也行

虽然我知道特朗普讲冷笑话很有名

但是实在太冷我受不了啊

呆1小呆儿

【王源丨音乐】花3分钟听王源的歌!王源即兴作词即兴演唱的能力真的好强!

【王源丨音乐】花3分钟听王源的歌!王源即兴作词即兴演唱的能力真的好强!

石墨和木头的爱情

当木头爱上了石墨,

木头想要竭尽全力去保护石墨,

防止石墨受到外力而断裂。

而石墨爱着纸,

石墨想要用自己的一生,

在纸上留下最美的印记。

纸却爱着冰冷的画框,

她享受被挂在墙面的感觉,

因此深爱着画框,

石墨伤心了,

因为自己并不能让纸感到快乐。

木头伤心了,

因为石墨伤心了。


当木头爱上了石墨,

木头想要竭尽全力去保护石墨,

防止石墨受到外力而断裂。

而石墨爱着纸,

石墨想要用自己的一生,

在纸上留下最美的印记。

纸却爱着冰冷的画框,

她享受被挂在墙面的感觉,

因此深爱着画框,

石墨伤心了,

因为自己并不能让纸感到快乐。

木头伤心了,

因为石墨伤心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