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即兴短篇

232浏览    3参与
普通攻擊

(奈桔)万用小房间

桔梗有点头痛。

 前一秒还在森林里走着,刚感觉到结界波动,还来不及做什么呢,眼睛一眨已经出现在这个没有门也没有窗的房间里了。

 「做成房间样子的结界吗?」桔梗喃喃「竟然找不到破除的信物……」

 「这是你的手笔吗?」桔梗转身看向空无一人的身后「奈落?」

 本来隐身的男人骤然出现在桔梗的视线中「不是我。」他说,试图叫出最猛胜,但是什么都没有。

 桔梗没再多说什么,开始细细打量整个房间,试图找出离开的出口。

 然后她就看见了,在奈落的身后的墙上,挂着块木牌。

 「三、不牵彼此的手就不能离开的房间。」上面这么写着。...

桔梗有点头痛。

 前一秒还在森林里走着,刚感觉到结界波动,还来不及做什么呢,眼睛一眨已经出现在这个没有门也没有窗的房间里了。

 「做成房间样子的结界吗?」桔梗喃喃「竟然找不到破除的信物……」

 「这是你的手笔吗?」桔梗转身看向空无一人的身后「奈落?」

 本来隐身的男人骤然出现在桔梗的视线中「不是我。」他说,试图叫出最猛胜,但是什么都没有。

 桔梗没再多说什么,开始细细打量整个房间,试图找出离开的出口。

 然后她就看见了,在奈落的身后的墙上,挂着块木牌。

 「三、不牵彼此的手就不能离开的房间。」上面这么写着。

 桔梗一僵。

 奈落注意到了,也转身看向身后,然后他也看见了木牌「别开玩笑了,」他嗤笑道,一拳砸向木牌,试图连墙一起轰碎「不过是个结界,还能困住我奈落大人?」

 轰然巨响后。

 木牌与墙都完好无损。

 奈落还在诧异呢,破风声在他身后响起,带着紫光的破魔之箭擦过他的耳朵直直飞过去射向木牌。

 破魔之箭折了,木牌完好无损。

 奈落面无表情的转头看向桔梗。

 桔梗撇过头不看他「看来不照那木牌说得做是破不了结界的呢。」桔梗说。

 「妳怎么知道我们如果照做了就能离开?说不定只是耍我们?」奈落咬牙道。

 「试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吧?」桔梗说,仍然侧着脸,但却朝奈落伸出了手。

 奈落纵然百般不情愿,还是将手放在她的掌心里。

 一阵沉默,结界并没有打开。

 奈落愤怒至极的抽手「我就说吧!」

 「你那哪叫牵手?」桔梗终于转头看向他了「傻瓜。」她伸手去拉起奈落垂在身侧的手,指尖对着他的指尖,错落而去,伸进他的指缝间,他们的掌心相对,然后她弯起手指,掌心紧贴,她的手指并不温暖,毕竟是陶俑。

 她举起牵着的手,感到好笑的示意奈落看看「这才叫牵手。」

 奈落看了一眼他们相牵的手,又看了一眼勾着唇角的桔梗,有一瞬间的恍惚。

 墙上的木牌在这时从中断落成两半,墙壁缓缓消失。

 桔梗收回了笑,同时松开了握着奈落的手。

 她可以感觉到这个结界在消失,同时发现另一个结界的出现。

 果不其然,他们又出现在一个更小的房间,同样没有门窗,墙上同样的位置也有块木牌。

 「二、不拥抱彼此就不能离开的房间。」

 「混帐!」奈落紧握着手,狠瞪着墙上的木牌「根本没完没了!」

 「不,前面的数字看来是有意义的,刚刚那个是第三间,这是第二间,看来还有一间,这结界就会彻底消失了。」桔梗冷静的说「最好的情况是这样。」

 奈落没有回答,他背着桔梗看着墙上的木牌,两只手藏在宽松的袖子里,阴暗而郁怒的情绪浓烈到肉眼可见,二话不说开始猛烈的对木牌和那面墙猛烈的输出。

 这么不情愿吗? 桔梗暗叹。

 她坐了下来,耐心的等他冷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奈落都气喘吁吁了,那墙和木牌愣是一点刮痕都没有,奈落停下了动作,却还是没有转身看向桔梗。

 「冷静点了吗?奈落?」桔梗在他背后道「别再浪费力气了……」

 「怎么?桔梗?难道妳打算就这样老死在……」奈落嘲讽的话语在看到桔梗时戛然一止。

 「我和枫约好了要去采药草的。」桔梗正坐着看向奈落,她的双手张开,袖子垂落,淡淡地道「过来吧。」

 奈落回过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凑上前去了。

 桔梗看着他,神情淡然,圣洁而不可侵犯,奈落心中恶气因她这副不染情欲的神色而涌上,他开口想要说些什么,桔梗却已经把两只手合上,环住了他的腰,奈落僵住身体不敢置信的低头望去。

 她是如此纤弱易折,落在他的怀里。

 桔梗主动抱他,这是真的吗? 奈落不仅质疑起来了,是不是,其实这只是一场诱人沉沦的幻术。

 那他,岂不是永远逃脱不了?

 这么想着,他伸出手缓缓的拥住桔梗。

 「妳的耳朵好红。」他低声道。

 「闭嘴。」桔梗说。

 身后是木牌断裂的声音,墙壁再次消失。

 这次,房间变得更为逼仄,奈落松手,看着桔梗离开自己的怀里,心中无来由的一阵失落。

 这个房间的木牌上写着。

 「一、不亲吻彼此无法离开的房间。」

 这次换桔梗僵着看着木牌不敢回头看奈落了。

 一阵死寂的沉默后,身旁奈落低笑了起来。

 「这可是妳自己说的,巫女大人,」他的嗓音带着期待与愉悦「试一下也没有什么关系对吧?」

 ……

 「姐姐!姐姐!」

 「嗯?怎么了?枫?」

 「药草都要被妳捏烂了,姐姐,妳怎么魂不守舍的?」

 「啊啊,抱歉,枫,我只是……有点累了。」她低声道,垂落的发丝遮住烧红的脸。

 ……

 「大人,城主大人。」

 「怎么?」

 「您脸上的……需要抹药吗?」

 「……」

 「大人?大……」

 「别喊了,也不用抹药。」神乐不耐烦的道「没瞧他乐的?他乐意顶着呢,别打扰他了。」

 「是,是的。」仆人放下了垂帘,退了出来。

 垂帘里,脸上一个大大巴掌印的男人摸着自己的唇,兀自傻笑着。

信朦

【EC】梦中(即兴短篇)

似乎回到了某个起点,Erik没有乱糟糟的胡须,也没有皱纹。他穿着六十年前的衣装,某件能及时熨烫的棕色夹克没有被收走,某件黑色的高领毛衣还留在他身上,久违的触感显得陌生。

壁炉吱啦作响,地毯红艳,顶灯昏黄,女声悠扬。

这个地方,Erik再熟悉不过了。


困倦和暖意非但没能顺着音律将他淹没,反而使他更加警惕。壁炉上的餐具微微晃动,乐声逐渐消退。他意识到有人接近,刀具立即离开了刀架。

“抱歉……其实你不必这样,我的朋友。”

久违的声音,显得陌生,是Erik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中的一部分。

疑惑并没有随餐刀放下。

“你必须放松,别想这么多。上帝欠你一个好觉,我来帮帮你。这可比安眠药好得多...

似乎回到了某个起点,Erik没有乱糟糟的胡须,也没有皱纹。他穿着六十年前的衣装,某件能及时熨烫的棕色夹克没有被收走,某件黑色的高领毛衣还留在他身上,久违的触感显得陌生。

壁炉吱啦作响,地毯红艳,顶灯昏黄,女声悠扬。

这个地方,Erik再熟悉不过了。


困倦和暖意非但没能顺着音律将他淹没,反而使他更加警惕。壁炉上的餐具微微晃动,乐声逐渐消退。他意识到有人接近,刀具立即离开了刀架。

“抱歉……其实你不必这样,我的朋友。”

久违的声音,显得陌生,是Erik为数不多的美好记忆中的一部分。

疑惑并没有随餐刀放下。

“你必须放松,别想这么多。上帝欠你一个好觉,我来帮帮你。这可比安眠药好得多。”


一人越过黑暗,缓慢浮现。


“是我不假。”


唱针落下,如玫瑰园中的蝴蝶。曲柄轻悠悠地转动,对方也轻轻地坐回某个熟悉的位子。Erik恍了神,仿佛回到某个口出狂言的夜晚,他年少轻狂,他们风华正茂。

“下一局吧。”

那人的浅蓝色双眸熠熠生辉。乳白色的木质兵向前一格。

“我说过,我会去找你的。

“我也曾经发过誓……但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

马提尼冰凉,棋盘松香。泽维尔学院只剩一处明光,音乐之外只剩敲棋与燃木的声响。


♪I'm just another writer.Still trapped within my truth…♬


“Erik,你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就讲吧。我……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Erik放下剔透的酒杯。

“Charlie,”

“——”


四分音符栽进他们唯一的吻,符尾在靠墙的地方留下足印。


♬…Still trapped within my youth.♪


不切实际,疯狂至极,他们在梦中共舞。


♬And sometimes when we touch,


♪The honesty's too muc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