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卷西

14837浏览    756参与
余烬重燃

无聊产物,我是屑,祝我早日摸完卷老师的脑洞

私心带了jewnicorn的tag,抱歉

无聊产物,我是屑,祝我早日摸完卷老师的脑洞

私心带了jewnicorn的tag,抱歉

joker

谁说我们只能相信马总相信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马总相信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丹总没意外。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莱总不变态。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小麦最可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花朵还能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丹总停雨惹人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不绿马总不痛快。

人间自有真情在,谁敢绿莱谁厉害。

人间自有真情在,夏令营后没有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大卫芬奇不拍二。


@灯静  @白桃不冒泡  @THEA-LIU 由我和我列表姐妹们倾情奉献。

你船永远要趁着欧美文艺复兴时扬帆起航。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马总相信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丹总没意外。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莱总不变态。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小麦最可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相信花朵还能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丹总停雨惹人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不绿马总不痛快。

人间自有真情在,谁敢绿莱谁厉害。

人间自有真情在,夏令营后没有爱。

人间自有真情在,大卫芬奇不拍二。


@灯静  @白桃不冒泡  @THEA-LIU 由我和我列表姐妹们倾情奉献。

你船永远要趁着欧美文艺复兴时扬帆起航。


joker
干嘛呢干嘛呢。 2020还继续...

干嘛呢干嘛呢。

2020还继续杀人啊。

干嘛呢干嘛呢。

2020还继续杀人啊。

东方

【TSN】幽灵甲板

bgm 国王与乞丐

【TSN】幽灵甲板

bgm 国王与乞丐

白德

[Jewnicorn]他还留着Andrew的号码

尽管接受过很多次采访,但暴露在镜头面前时,Jesse仍然会觉得紧张和焦虑,像被某束未知的目光深深凝视。摄像机对准Jesse的侧脸,他的余光可以从镜头看见自己的倒影,头发有点凌乱。他抿了抿唇,对喋喋不休的无聊问题感到疲惫。主持人在上一个问题结束的短暂沉默后,迅速低头看了一眼台词手卡,将手中的话筒伸向Jesse:“你知道粉丝们都很在意你的人际关系吗?”Jesse几乎瞬间明白了,她想问Andrew Garfield。他的视线看向了右下角的座椅腿,又立刻重新看回主持人的眼睛。 

“可能是《社交网络》的先入为主,很多人觉得我像Mark一样是个社交能力极差的人,”他努力微笑了一下,“...

尽管接受过很多次采访,但暴露在镜头面前时,Jesse仍然会觉得紧张和焦虑,像被某束未知的目光深深凝视。摄像机对准Jesse的侧脸,他的余光可以从镜头看见自己的倒影,头发有点凌乱。他抿了抿唇,对喋喋不休的无聊问题感到疲惫。主持人在上一个问题结束的短暂沉默后,迅速低头看了一眼台词手卡,将手中的话筒伸向Jesse:“你知道粉丝们都很在意你的人际关系吗?”Jesse几乎瞬间明白了,她想问Andrew Garfield。他的视线看向了右下角的座椅腿,又立刻重新看回主持人的眼睛。 

“可能是《社交网络》的先入为主,很多人觉得我像Mark一样是个社交能力极差的人,”他努力微笑了一下,“事实上,我和Mark没有多少相似之处。”Jesse耸了耸肩。 

“那么——”她的尾音拖得很长,“有一位Facebook用户想问,你和Andrew Garfield仍然是朋友吗?” 

Jesse从椅背上起来,坐直了身子。他好像很多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你和Andrew仍是朋友吗,你们还联系吗,你们为什么不见面了。他不会给出正面回答,答非所问似的委婉地表达出,我不喜欢这个问题。“我很高兴在《社交网络》的拍摄过程中认识Andrew,他是个很有趣的人。”他看见主持人愣了一下,好像突然加快的语速让她有点措手不及。Jesse朝摄像师点了点头,示意可以把主持人困惑的表情剪掉。 

主持人的直觉让她嗅到了微妙的变化,她岔开话题问道:“那么,你对于最近的行程有什么安排吗?”话题跳跃性很大,Jesse觉得太突兀了。他只好尽力扯出几个官方式的回答。接下来都是一些普通问题,等这场笨拙又冗长的采访结束,已经到了深夜。 

Jesse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过,他攥紧在口袋里的手,背部微微弓着。他走了一会儿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刻意挺直了背,但仍然低着头。酒店离这里不远,他完全可以再慢一点。 

这样就有足够的时间让他思考。 

今天的采访触及到Andrew的时候,他承认自己仍然无法完全控制他的情感。他会因为提及Andrew而焦虑。 

他还留着Andrew的号码。而月光静谧地从夜幕中流下。 

 

Jesse躺在床上,电视被他播得很大声,他不知道在放什么,可能是什么我爱你你不爱我的戏码。女主角的手搭在男主角的脖子上索吻。 

我可以吻你吗? 

几乎是看到电视画面的同时,这句话在Jesse脑海里闪回了一下。他支着身子,从床上靠着墙坐起来,右手抓上刚洗完澡湿漉漉的卷发。这是Andrew说的。这是Andrew对他说的。我可以吻你吗? 

他不喜欢也不擅长回忆和Andrew有关的一切,这会戳中他内心深处某种难以言说的情愫。 

 

“我可以吻你吗?” 

Andrew坐在副驾驶问。 

Jesse的手还摁在喇叭上,嘴里小声念叨着脏话。所以,当听到Andrew的声音时,他几乎来不及反应,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Jesse转过头看着Andrew。Andrew没有看着他,而是把目光放在前面那辆车的车牌号上。车窗开着,灌进来潮湿的夏夜的风,灯光像嵌在绸缎上的珠子,荧荧闪着。Jesse就这样在洛杉矶公路上盯着Andrew一动不动。他们都没有说话,直到绿灯重新亮起,后面的车在疯狂地按喇叭催促Jesse启动。 

Jesse小声骂了一句。 

Andrew扭头朝向窗外。 

“我开玩笑的。” 

“我知道。”其实Jesse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心脏跳得很快,血液循环的加速让他陷入短暂的眩晕。他抿了抿唇,猛地踩了一脚油门,Andrew向前扑过去,险些撞上玻璃。“你的车技真的很烂。”Andrew说。Jesse没有回答,只是耸肩。Andrew说过他坐Jesse的车会晕车。Jesse不知道Andrew所形容的“颠簸的汽油味”是什么,他此刻只能在车里闻见Andrew的味道。Jesse想说,去他妈的,我不在乎,我们就在这该死的公路上接吻吧。我们就在后面那辆该死的雷克萨斯的喇叭声里接吻吧。但是他不能。他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能。 

他一直把Andrew送到酒店门口。Andrew下车后隔着车窗冲他比划明天见的手势。明天见。Jesse用口型说。 

明天见。这是在漫长的夏天。从来没有人担心过夏天会结束。 

 

现在也是夏天。Jesse把电视关了,聒噪的蝉鸣声蓄意扰乱着夜,有节奏地高歌着。现在是零点零三分,但他毫无倦意。仿佛有件事等着他去做。 

他还留着Andrew的号码。 

 

那是在片场的储物间。Andrew还戴着那顶草帽,他们现在离得很近,Jesse靠着墙站着,Andrew和他只有二十厘米面对面的距离。这是心理学上绝对的危险距离。他们就这样面对面站着。Andrew在一刻钟以前给Jesse展示了巴西舞,Jesse在一分钟之前凑到Andrew的耳旁说话。“嘿。”Jesse说。但他不想把这当作某种话题的开场白,他只是想捕获Andrew全部的注意力。Andrew正在和他对视,温热的呼吸喷在Jesse脸上。我好像过界了。Jesse想。 

我可以吻你吗?”Andrew问。 

他问得很轻,就想那天在洛杉矶公路上一样。他在取得他的同意。 

而Jesse不需要回答。 

Andrew的手小心翼翼抚上Jesse的卷发,当触碰到Jesse的耳廓时,Jesse颤抖了一下,就像你抚摸猫时它们会轻轻甩头一样。Andrew的唇试探地慢慢覆在Jesse的唇上,并且很不熟练地撞到了Jesse的鼻子。起先这是一个很礼貌的吻,Andrew蜻蜓点水般尝到了Jesse唇的味道,他的亲吻礼预备结束时,Jesse伸了舌头。Jesse的舌尖扫过Andrew的牙齿,和他的舌交缠在一起。Andrew半舔舐半吮咬着Jesse,在Jesse的唇上留下他的牙印。 

Jesse不知道他们吻了多久,这吻持续到他和Andrew都开始流汗才结束,Jesse先松开了搭在Andrew脖子上的手。 

“Jesse。”Andrew小声说。他像在认错。 

“没事。”Jesse抽了抽鼻子,发现他的手一直在抖。 

他们过界了。 

 

Jesse点开了联系人。他没有给他设置头像,那里只留下一片空白。他给Andrew的备注仍然是Ed,这是Andrew要求的。Andrew给他的备注他相信仍然是Mark。但他好像不应该这样做。电影最后Ed和Mark绝交了。 

Jesse点开了通话记录,最近一条是12年。他开始担心Andrew是否换了手机号。从12年他们几乎再无交集,仿佛两条直线交叠后不会再次相遇。他和Andrew都没有社交账号——他甚至没去看过Andrew的电影。一场也没有。他不敢去。 

 

Jessw仍然记得他在某次采访上说的,他不愿意去了解演员本人,这会影响他入戏。是这样吗?Jesse没有深入地想过他吻Andrew的冲动究竟是Mark的还是Jesse的。Mark喜欢Eduardo。是的。Mark喜欢Eduardo。 

Jesse仍然载Andrew来回片场。他们的话题刻意避开那天的热吻,Andrew说那是Eduardo和Mark的吻。Jesse没有搭腔。 

他们不能再次热吻。因为电影最后Mark和Eduardo绝交了。 

Jesse的手还握在方向盘上,他仍然时不时按喇叭,好像洛杉矶公路上的所有人都在堵他。 

洛杉矶所有事都在挡着他。 

Andrew在小憩,低着头靠在副驾驶的靠背上。红灯的时候Jesse转头看向Andrew。他的确是Eduardo。他有Eduardo一切美好的地方。 

Jesse把窗户关上。夏天过去了,接下来是漫长的颁奖季。他会作为Mark和Eduardo一起走上颁奖台。 

下雨了。最开始是一滴两滴,顷刻间浇了一场倾盆大雨。Jesse打开了雨刷,雨声惊醒了Andrew,他问:“现在是洛杉矶的雨季吗?” 

“是的,”Jesse说,“洛杉矶的雨季在冬天。” 

 

Jesse点开了拨打号码,他确信Andrew会接,无论Andrew在干什么他都会接。 

他很久没和Andrew说话了。就像你会在毕业典礼以后疏远你的中学同学,Andrew和他在电影结束之后没有任何联系。那是一场夏令营。这是他自己说的。 

但是他愿意拨这通电话。 

因为那场热吻不是Mark和Eduardo的。那是Jesse和Andrew的吻。 

Mark喜欢Eduardo。他一直都知道。 

但他也知道Jesse喜欢Andrew。 

 

Jesse深吸一口气,他就像中学生即将告白时那样手足无措。回铃音很漫长,但是Andrew会接。 

他确信这一点,因为Andrew和Jesse是相爱的。 

白德
船员们看过来呜呜呜呜

船员们看过来呜呜呜呜

船员们看过来呜呜呜呜

忌鹭
很可爱的卷老师

很可爱的卷老师

很可爱的卷老师

忌鹭

可爱的内八少女卷!!!

可爱的内八少女卷!!!

月亮不及安姑娘

【DE】 追逐 3

ooc预警

有原创女主 名字:Lvy·Evangeline

爱德华多性转

你是原创女主 预计花朵会在第3章出现

欧洲腐朽的大时代背景

槽点:舞会

连载


下周四很快就到了,你拿着他给你的票进了场,看到自己的座位旁边坐着那个很可爱的Lolita妹子,你看向她微微一笑,她也冲你微微一笑,焦糖色的大眼睛看向你时波光粼粼,她主动伸出手来,“你好,我是爱德华多·萨维林,你应该就是Lvy·Evangeline小姐了吧,很有活力。”你看着她焦糖色的大眼睛,也伸出手回握住她的手。随后你坐在她旁边,她看着你较好的容颜,心情颇好的说...

ooc预警

有原创女主 名字:Lvy·Evangeline

爱德华多性转

你是原创女主 预计花朵会在第3章出现

欧洲腐朽的大时代背景

槽点:舞会

连载


下周四很快就到了,你拿着他给你的票进了场,看到自己的座位旁边坐着那个很可爱的Lolita妹子,你看向她微微一笑,她也冲你微微一笑,焦糖色的大眼睛看向你时波光粼粼,她主动伸出手来,“你好,我是爱德华多·萨维林,你应该就是Lvy·Evangeline小姐了吧,很有活力。”你看着她焦糖色的大眼睛,也伸出手回握住她的手。随后你坐在她旁边,她看着你较好的容颜,心情颇好的说“果然是丹尼尔选中的人啊。”你听到这话转过身眨了眨眼睛问道“什么?”“没什么。”爱德华多拿起手边的羽毛扇打开盖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扇着。你回过头看向舞台,空落落的舞台上十分有层次,像是梯田一样,虽然十分黑暗,你却还是在上面看到了一个人,有点矮,两鬓旁有长长的头发,但是看不清他的脸,光影随之在他的脸上流动,他的手中隐晦不明,看不真切。

突然,后面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不想下去看看嘛?”你回过头去寻找声源,却只看到了空空的座椅,你提起裙摆轻轻的离开座位,走向舞台旁边的阶梯,舞台灯光突然一亮,打在丹尼尔脸上,因为光影的问题,你看不清他的脸,他将纸牌分成几小叠,在手中飞舞着。然后将纸牌展开,“抽一张吧,美丽的小姐。”你仿佛听到了他压抑着的轻笑声,随意抽取了一张,是红桃3,然后你还没来得及询问,就被他又推回了自己的座位。你刚刚坐下,就看到后面的人淅淅沥沥的人流涌动。你收回视线,却看到舞台上没有一个人。

魔术表演开始,丹尼尔和他的三个搭档配合默契,让人觉得眼花缭乱,你禁不住的鼓起了掌却好像看到丹尼尔冲你那里微微一笑,在一个小时酣畅淋漓的表演过后,你看到丹尼尔重新走回舞台中央。“各位,我们在大家椅子下面都摆放了一张扑克牌。”他摊开双手,似乎是让大家先拿起扑克牌,你拿起了椅子下的扑克牌,可是那张被自己紧紧攥在手中的红桃3却不见了,你拿到的那张扑克牌是梅花7,然后只见丹尼尔冲你风流的眨了眨眼睛,“emm,看看我的幸运女神给我抽取的是什么牌。”他举起从西装兜里掏出来的红桃3,“红桃3!”你愣了一下,这不是你给他抽的牌嘛。看到你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丹尼尔冲你笑了笑,“现在请我的幸运女神和抽到红桃3的美丽小姐或者翩翩绅士上台。”


纵山暗潮

#自截自调禁二改

芳心纵火犯卷老师

我调的很烂大家凑合看看

p5总有一种塑料感,我觉得是因为背景里的那些花里胡哨的伞

#自截自调禁二改

芳心纵火犯卷老师

我调的很烂大家凑合看看

p5总有一种塑料感,我觉得是因为背景里的那些花里胡哨的伞

YOO

[墙头大杂烩]「乱世巨星」谁还没个对象过情人节了?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8970239/

上一个视频看他们谈恋爱,这个视频就当跟他们谈恋爱吧(bushi

仅包括up本人爬的墙头(可真是遍布五湖四海呢...):一美、小李子、桃子、妮妮、抖森、海总、荷兰弟、包子、卡梅隆莫纳汉、本尼、孔雀、尼子、派派、少爷、蛋妞、涵涵、加菲、卷西、小A 、多兰、俞承豪、花花、张若昀、刘昊然、山崎贤人、菅田将暉.

一次失败的踩点+调色尝试o(╥﹏╥)o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8970239/

上一个视频看他们谈恋爱,这个视频就当跟他们谈恋爱吧(bushi

仅包括up本人爬的墙头(可真是遍布五湖四海呢...):一美、小李子、桃子、妮妮、抖森、海总、荷兰弟、包子、卡梅隆莫纳汉、本尼、孔雀、尼子、派派、少爷、蛋妞、涵涵、加菲、卷西、小A 、多兰、俞承豪、花花、张若昀、刘昊然、山崎贤人、菅田将暉.

一次失败的踩点+调色尝试o(╥﹏╥)o


开个养鹅厂🐧
祝这对小情侣情人节快乐💏💏...

祝这对小情侣情人节快乐💏💏💏💏

祝这对小情侣情人节快乐💏💏💏💏

月亮不及安姑娘

DE 追逐·2

ooc预警

有原创女主 名字:Lvy·Evangeline

爱德华多性转

你是原创女主 预计花朵会在第3章出现

欧洲腐朽的大时代背景

槽点:舞会

连载

你踩着火红的火烧云回家,爸妈一如既往地不在家,去忙工作的事情了,你在仆人的帮助下脱掉了厚重的礼服,换上了宽松舒适的长裙,双腿叠在一起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却没读进去一个字,你双颊绯红,食指和大拇指有意无意的摩擦着纸张,发出“嘶嘶”的声音。你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光脚踩在地毯上,缓步走向那个小圆桌,拿起了圆桌上的纸条,上面潦草的字迹写着“J·Danel·AtlasNow...

ooc预警

有原创女主 名字:Lvy·Evangeline

爱德华多性转

你是原创女主 预计花朵会在第3章出现

欧洲腐朽的大时代背景

槽点:舞会

连载

你踩着火红的火烧云回家,爸妈一如既往地不在家,去忙工作的事情了,你在仆人的帮助下脱掉了厚重的礼服,换上了宽松舒适的长裙,双腿叠在一起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却没读进去一个字,你双颊绯红,食指和大拇指有意无意的摩擦着纸张,发出“嘶嘶”的声音。你像是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光脚踩在地毯上,缓步走向那个小圆桌,拿起了圆桌上的纸条,上面潦草的字迹写着“J·Danel·AtlasNow You See Me
.”旁边还印着一个吻,等你刚好读完,整张纸如同怕你泄露什么东西一样燃烧了起来,最后只留下了小纸片,上面还有一个吻,你害羞的凑近闻了闻,是一种非常清澈的溪流的味道,等你翻过去发现还有一小段话“——To My LovelyLady”等你做完这一切,这张小纸片再次开始燃烧,只不过什么都没有留下。你红着脸盯着你手心,仿佛还有一张隐形的纸片。

“咚咚”你听到了什么声音,十分轻柔,像是怕打扰什么一样,你没有回头,以为又是隔壁妇人家淘气的小猫,“咚咚”,这次不一样了,声音很重,似乎是在怪你为什么不理他,你转过头,看见坐在飘窗上的阿特拉斯先生再一次红了脸,“你,你怎么进来的?”你看着坐在你飘窗上读着你没读完的书的阿特拉斯先生,害羞的低下了头盯着自己白皙的脚。

“你没关窗,还光着脚,也不怕着凉。”他跳下来,右手手指轻轻拂过你耳畔的几缕秀发,手一转,你只感觉到耳边有一阵风吹过,然后他收回了手,捧着一朵还挂着露水的玫瑰看着你,“送给我美丽的Evangeline小姐”,托他的福,你现在的脸都快和窗外的火烧云一样红了,只觉得空气都变的甜甜的,像是过了很久,又好像没过多久,你小声地说着“提早离开舞会真的不是你的问题,你的舞会很好。”他高耸眉骨上的眉毛轻佻,似乎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回答了一样,,他看着脸红红的,耳垂也红红的你说道“我以为你会说点什么不一样的呢。Evangeline小姐,下周四下午3点,距离你家最近的大剧院,我会在那里演出,到时候请务必赏脸。”说完他点了点你的鼻头,右手放在左胸前,微微向前倾,像是一个真正的绅士,然后从西裤兜里掏出很多纸牌,漫天的纸牌飞舞,你们俩对视着,然后他消失不见了。地毯上孤零零的留下了一张票,上面和他说的时间不一样,要早30分钟,你低下头将票捡起来。


月亮不及安姑娘

DE 追逐·1

ooc预警

有原创女主 名字:Lvy·Evangeline

爱德华多性转

欧洲腐朽的大时代背景

槽点:舞会

连载

我出生在一个条件优渥的家庭中,父亲是石油商人,母亲是一名警察,我从小就有着极其聪明的头脑和非凡的洞察力,我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平淡,直到那场舞会。

那是一场盛大的舞会,客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谈论声此起彼伏,巨大的彩灯镶嵌在房顶上,长长的流苏垂落下来,像是幔帐,显得神秘又幽静。

我踏入这场盛大的舞会,目光流转,看着一拨又一拨相同的人,直到我看到了他,他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帅,挺立的眉骨下是一双鲜活的春水,随着主人感情的流露变得湿漉漉的,整个人没有很高...

ooc预警

有原创女主 名字:Lvy·Evangeline

爱德华多性转

欧洲腐朽的大时代背景

槽点:舞会

连载

我出生在一个条件优渥的家庭中,父亲是石油商人,母亲是一名警察,我从小就有着极其聪明的头脑和非凡的洞察力,我以为日子会一直这么平淡,直到那场舞会。

那是一场盛大的舞会,客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谈论声此起彼伏,巨大的彩灯镶嵌在房顶上,长长的流苏垂落下来,像是幔帐,显得神秘又幽静。

我踏入这场盛大的舞会,目光流转,看着一拨又一拨相同的人,直到我看到了他,他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帅,挺立的眉骨下是一双鲜活的春水,随着主人感情的流露变得湿漉漉的,整个人没有很高,还略微有些驼背,但是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人不能小觑,有种独一无二的帅。他旁边站着一个可爱的女孩,穿着淡粉色的lolita,胸前的抹茶绿色的蝴蝶结带子向下延伸,飘飘然刚好落在裙撑上,有一双大大的棕色眼睛,像是可爱的小鹿,显得恬静又美好。
“看起来和那个男子关系不错。我这么想道。我和一众小姐寒暄过后,顶着因为裙撑系的过于紧而且讨厌她们的假惺惺的想法差点没吐出来,只好象征性的用手绢轻轻拍了拍嘴,道了声抱歉去了厕所,在我转身的期间,没看到有一双锐利的眼神向我直直的射过来。
“就她了?”“嗯。”
当我走出厕所,重回舞会的时候,那个有着漂亮蓝眼睛的男子和那个粉红色lolita女子已经走了,我也没有太在意,重新回到了那个小团体。

寒暄过后开始跳舞,我和不知名的什么什么先生开始了跳舞,他的舞技很烂,还总是揩油,搞得我碍于面子又不好有过于强硬的动作,我随着舞步悄悄离开了舞池,落日余晖的光透过茶色玻璃稀稀疏疏的落在我身上,我看着玻璃上面苍白的脸和凌乱的黑发和自己已经褶皱了的衣服觉得不悦,于是我决定提前离开舞会,虽然会给主办方的阿特拉斯先生和萨维林小姐带来不是很美好的印象,但这的的确确是我17年做过的最疯狂大胆的事情了。我将发髻扶正,拎着白色舞裙的两端蝴蝶结,将蝴蝶结使劲攥紧包到手掌中,透过茶色玻璃看到太阳逐渐与地平线融合,四周的光芒像没煮熟的溏心蛋,我咧开嘴笑了笑,给自己加油打气,低着头像一只小鸵鸟一样哒哒哒跑了出去,却不料撞见一位......

“啊!抱歉先生!”你红着脸盯着对面站在你面前的那位先生,他正是那位你觉得与众不同的帅的那位,他看着你红着脸也没说什么,就是挑了一下左眉头,看着你然后渐渐露出笑容,“没事,这舞会不合您心意吗?”你不明何状的傻傻点了点头,之后又意识到了什么,慌忙摇了摇头,“不,不。这舞会很好,只不过我有点不舒服……”对面的男子听到这句话好整以暇的又上扬了上扬嘴角,“是吗?那我刚刚可看到您……”说到这里,他向下倾斜,与你的距离也越来越小,逐渐他的影子遍布了你的全身,“像只兔子一样呢。”你本欲推开他的手却被他攥住,拉到离你大腿根向前15厘米的位置,只见对面男子轻轻吻了吻你的手,抬眸看向你,如同布满鹅卵石的小溪一样澄澈的眸子盯着你,因为染上了些许笑意,眸子里也泛起了涟漪,让你觉得这个男人温柔极了。

你张了张嘴刚想问出他的姓名却被那位Lolita女子打断,对面那个小鹿般的女子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袖,凑近他的耳边轻声说着什么,他听完皱起了眉头但还是含笑着看着我,并给我递过了一张纸条,大拇指放在嘴边小拇指放在耳朵旁,用唇示意我打给他。还没等你反应过来那个男子就被拽走了,只留下一阵混合着女士甜美香水味和如同他眸子般清澈的溪水的味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