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厄洛斯

5377浏览    108参与
天雷勾地火直播间主持人

整活(为了贴合视频用了晚期通俗混邪设定)

角色看tag

整活(为了贴合视频用了晚期通俗混邪设定)

角色看tag

墨千色
想贴出擦肩而过的感觉x 再贴别...

想贴出擦肩而过的感觉x

再贴别的就听太乱了,所以就摆烂了(不)

想贴出擦肩而过的感觉x

再贴别的就听太乱了,所以就摆烂了(不)

富贵

小红书里找到的大神绘本(侵删)

小红书里找到的大神绘本(侵删)

满陇

【丘比特×普绪克】爱神之箭(二)(现代AU)

Chapter 2


“什么,哦,不,当然没有。”维纳斯翻了个白眼,不大高兴似的,“是有人该为自己的傲慢付出点代价。”


她末尾的几个词发得咬牙切齿,仿佛又回到了那场不愉快的舞会。三天前,一场慈善晚宴,她去得迟了些,站在门廊里整理自己因疾走而交缠在一起的裙摆系带。大厅靠近门边的位置,那些愚蠢油滑的男宾以为她不在,高谈阔论地盛赞一位名叫“普绪克”的女子的容貌,扬言她的美丽“连维纳斯也不及”。那女孩明显也在场,她听到她轻巧而短促地笑了一声,连称不敢,十足的假惺惺。维纳斯满腔怒火。她生而美貌,从少女时期到现在,她是众人拥趸的对象,是美丽的代名词,是奥林匹...


Chapter 2

 

“什么,哦,不,当然没有。”维纳斯翻了个白眼,不大高兴似的,“是有人该为自己的傲慢付出点代价。”

 

她末尾的几个词发得咬牙切齿,仿佛又回到了那场不愉快的舞会。三天前,一场慈善晚宴,她去得迟了些,站在门廊里整理自己因疾走而交缠在一起的裙摆系带。大厅靠近门边的位置,那些愚蠢油滑的男宾以为她不在,高谈阔论地盛赞一位名叫“普绪克”的女子的容貌,扬言她的美丽“连维纳斯也不及”。那女孩明显也在场,她听到她轻巧而短促地笑了一声,连称不敢,十足的假惺惺。维纳斯满腔怒火。她生而美貌,从少女时期到现在,她是众人拥趸的对象,是美丽的代名词,是奥林匹斯公认的美神。论外貌,从未有人敢与她相比较,遑论超越。她把脊背挺直到一个快要折断的弧度,趾高气扬地走进去。众男宾见了她,悻悻闭嘴,满脸心虚地向她问好。她打量那被簇拥在人群中央女孩,心中冷笑。那是怎样一张平庸且粗糙的面庞,竟也敢妄言比她更美!她满脸不屑地走过,却无一人像往常一般追上来大献殷勤,他们依旧围绕着那普绪克,与她谈笑、为她斟酒、逗她开心,俨然将她当做替代掉她的舞会新星。她远远望着,心中满是不可置信。她甚至看见那女孩小心而怯懦地偷偷抬头看她,眼中流露出同情和怜悯。——她怎么敢?她怎么敢!维纳斯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她竭尽全力才抑制住冲上前去掌掴对方的冲动。——她决不能,决不能原谅这狂妄无礼的傲慢做派!这个叫做普绪克的蠢货,她一定要让她付出应有的代价。

 

丘比特犹疑着,不说话。多少觉得母亲的想法有些过分。维纳斯见状,丢掉手里的衣裙走到他跟前来,“我查过了,她不过是个卑贱的平民,和我们相比,不值一提。”她用她纤细的,涂着蔷薇粉指甲油指尖捏起他的下巴晃了晃,亲切,危险,而又轻佻,“你怕什么,我的小公爵。”

 

丘比特微笑起来。哦,公爵,没错,他是。虽然论出身,他不过是维纳斯和宙斯的某个儿子乱搞弄出来的私生子,但或许是因为母亲的身份足够高贵(女爵),或许是因为他出色的外貌和甜蜜的性格赢得了宙斯的喜爱,又或许两者兼有。总之,他的身份得到了认同,十二岁便被加封成为享有正式头衔和皇室津贴的公爵。从此,万物尽在眼前,一切唾手可得。没有什么是他想要做,而不能做。

 

他微微侧头躲开母亲那令人不适的手指。——平民。虽然不会大张旗鼓地表现出来,但对于帝国众多贵族来说,他们卑微如蝼蚁。对他和母亲来说也不例外。他知道他母亲对于自己的容貌有种近乎癫狂的在意,任何胆敢冒犯它的人,她会不吝以最残忍的手段进行报复。那个普绪克,如果他不答应使她爱上一个丑八怪的话,母亲会怎样做?要了她的命也不一定。那么,牺牲爱情总比丢掉性命来得好,他就当帮她一把。况且,一介平民而已,他犯不上为了她把母亲的怒火引到自己身上。

 

露出一个既无奈又漠然的表情,丘比特点了点头。

 

~*~

 

“爱神之箭”的优秀之处很大一部分在于它足够高的浓度和挥发性。无需注射或口服,仅需轻轻一喷,便能让人在无知无觉中陷入爱情的迷梦。他所要做的,就是让普绪克和某个街边流浪汉在同一时间内接触到这只试剂。丘比特将它加入香料,制成香水的模样,伺机将它用在那个可怜女孩身上。

 

从泽菲罗斯——他的一个矮小活泼、消息灵通的同校好友——那里,丘比特得知普绪克每日都会到学校附近的一家咖啡馆享用早餐。若要与她产生联系,那儿是不二选择。于是,在接收到维纳斯指令几天后的某个清晨,他带上试剂,骑着单车赶往了那家咖啡馆。

 

那天天气很好,碧蓝的晴空低垂下来,纯净得仿佛一块不含杂质的海蓝宝石。空气温暖而湿润,夹杂着被阳光烘烤过的泥土的芬芳。街道两排的彩色房屋被晨光覆上一层明亮的光泽,使得它们的颜色更加鲜妍可爱。然而他却无心享受春日女神这些慷慨的馈赠,单车的车轮轧过奥林匹斯老街那些凹凸不平的鹅卵石地面,带来的震颤就像他心中因将行之事而起的忐忑。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某种意义上来说,恶毒而残忍。他很可惜自己要在这样一个美丽的日子去做这种烂事,并在心里默默祈祷一切顺利,速战速决。

 

神明仿佛窥得了他的祈愿,下一秒,他听见两个女孩子的交谈声在身后响起,其中一人称呼另一人为“普绪克”。他回首去看,而她就在这一刻撞进他眼底。

 

那个姑娘有着一头温暖的浅色长发,琥珀一样的瞳仁泛着明亮的水泽,像是盈满了甜蜜的枫糖。阳光如同精灵般跳跃在她纤长的睫毛上,让它们呈现出一种蜂蜜般流动的金棕色。春季清晨的光线笼罩着她,她白皙的皮肤泛起朦胧的光晕。在这光晕之中,她翘起唇角,盈盈而笑——丘比特轻飘飘地恍惚起来,他从来没见过这么美的姑娘。与维纳斯锐利的、惊心动魄的美截然不同,她的美是柔和的、喜人的,仿佛她本身便是“温柔”的化身。他忽然闻见一种味道,一种午后暖洋洋的日光洒落在奶油色高领羊绒毛衣上的味道。霎时间,他感到强烈的不舍和依恋——他不能让她离开她的视线,不能!他要看着她,望着她,盯着她,直到——

 

“嘭!”

 

单车撞上街边一块突起的砖石,丘比特被向侧翻倒的车子甩落在地,额头擦到粗糙的地面,火辣辣地疼。

 

他身侧传来一阵小小的惊呼,紧接着是有谁小跑过来的脚步声。他强忍疼痛和眩晕,撑起胳膊让自己翻身坐起来,然后惊恐地发现,那张让他摔落在地的美丽脸庞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面前。

 

“哦,天啊,”女孩儿心有余悸地关切道,“你还好么。”她的声音,正如他所想象的那样,轻缓、柔和。

 

丘比特呆滞地摇了摇头(他不知自己到底摇了没有,或许他只是眼神发直地看着她),想要说自己没事,但不知为何,他记不起来这句话该怎么说——他甚至忘了它的发音。女孩见他这副模样,很担忧似的微微俯下//身来看他。她雪白的裙角扫过他裸//露在外的脚踝,有点痒,他的心像是被蝴蝶撞到的蛛网一般泠泠颤动起来。

 

哦,上天啊,神啊。他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地闪现过这几个词。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接着,他感到有什么东西从额角流下来——一滴殷红的血珠落在女孩雪地般洁净的裙摆上。

 

“呃,”丘比特嗓子眼里发出一声短促而懊恼的音节,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羞窘过。“我,我......不好意思,唔,抱歉,”他磕磕绊绊道,“我会赔你一条。”

 

女孩不甚在意地摇头,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他额前的伤口上,伸出手似乎想要触碰那渗血的皮肤。丘比特渴望地盯着她,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期待那一小阵刺痛的来临。然而最终,她停下动作,将手收了回去。丘比特失望得几乎要呻吟出声。女孩把收回去的手伸进随身的拎包里,“你的伤口在渗血,而且沾了尘土,”她说,从包里掏出块干净的棉质手帕,“为了防止感染,先消一下毒比较好。——有酒精之类的东西吗?”她向自己的女伴和周围的行人询问道。

 

众人都说没有。女孩落下期待的目光,有些为难地抿起了嘴巴,视线在周围不断梭巡着,仿佛想找到什么酒精的替代品。忽然,她眼睛一亮,拾起从丘比特衣兜里滚落出来的、伪装成香水的试剂:“香水也可以,”她笑着打开瓶盖闻了闻,“里面含有酒精——这味道好特别。”

 

丘比特惊恐地想要阻止,然而已经来不及,女孩将“爱神之箭”对准他的额头,毫不犹豫地喷了两下。

 

 

(TBC)



富贵
说起来,我没见过油画画他们女儿...

说起来,我没见过油画画他们女儿的…

说起来,我没见过油画画他们女儿的…

富贵

不知道会不会画完

衣服发型都有参考

不知道会不会画完

衣服发型都有参考

墨千色

是丘比特与普赛克!

“这个脍炙人口的神话故事包含了爱的几乎所有成分:欲望,神秘,美丽,迷惑,寻求,妒忌,诺言,背信,原谅,帮助,悔悟,痛苦,甚至恼怒的父母等。而且,正如丘比特的一见钟情,还有爱的出乎意料和神秘莫测。”

是丘比特与普赛克!

“这个脍炙人口的神话故事包含了爱的几乎所有成分:欲望,神秘,美丽,迷惑,寻求,妒忌,诺言,背信,原谅,帮助,悔悟,痛苦,甚至恼怒的父母等。而且,正如丘比特的一见钟情,还有爱的出乎意料和神秘莫测。”

满陇

【丘比特×普绪克】爱神之箭(一)(现代AU)

希腊神话现代AU,轻微科幻向,丘比特和普绪克的故事。


回忆童年时突然发癫嗑起了这对,不知坑底是否有人,一切随缘吧。


Chapter 1


这是春日里阳光温煦的一天。微风习习,草木生长,空气中弥漫着植物散发出的清香。丘比特仰躺在奥林匹亚大学运动场边的月桂树下,抚摸着地面上毛茸茸的初生草芽,双眸半阖,感到午后的日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暖洋洋地洒在脸上。


四周空旷而安静。这片区域是他的宝藏之地,人迹罕至,用来放松小憩再好不过。他的意识在一片寂静中向着梦神花园逐渐滑落,半梦半醒间,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闯入了他的领...


希腊神话现代AU,轻微科幻向,丘比特和普绪克的故事。

 

回忆童年时突然发癫嗑起了这对,不知坑底是否有人,一切随缘吧。

 

 

Chapter 1

 

这是春日里阳光温煦的一天。微风习习,草木生长,空气中弥漫着植物散发出的清香。丘比特仰躺在奥林匹亚大学运动场边的月桂树下,抚摸着地面上毛茸茸的初生草芽,双眸半阖,感到午后的日光透过树枝的缝隙暖洋洋地洒在脸上。

 

四周空旷而安静。这片区域是他的宝藏之地,人迹罕至,用来放松小憩再好不过。他的意识在一片寂静中向着梦神花园逐渐滑落,半梦半醒间,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闯入了他的领地。

 

伴随着脚步声而来的是两个人的争吵,一男一女。丘比特混沌的大脑逐渐分辨出二人争论的内容。女的在抱怨男子忘记了自己的生日,而男子则辩称对方从来没有告知他这个日子是几月几号。

 

丘比特撑起沉重的眼皮打量他们。那对年轻男女停在了离他不足十米的地方,然而却无一人发现他的存在,全身心沉浸在与对方的争执之中。争吵愈演愈烈,女孩忍无可忍地抬腿踢了那男孩一下,男孩双目怒睁,骂了句脏话,随即大步离开了这里。女孩转头去看男孩离去的背影,叫喊说要与他分手,男孩脚步微顿,然而却并没有停留,头也不回地走远了。女孩不敢置信似地呆站片刻,低头呜咽了几声,很快也跑去了别的地方。

 

呵,恋爱中的呆头男女。丘比特重新闭起眼睛,在心中暗暗冷笑。被荷尔蒙俘获,抛却体面、失去理智,这就是爱情的本质。他已经研究透彻,决计不会落入它的陷阱,变成一个轻易被他人牵动情绪的疯子。

 

他翻过身去,想要再次回到梦神的辖所,来电铃声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从裤袋里摸出手机,看清楚显示屏,睡意立即消散,一骨碌坐起身来,神情紧绷地接通了来电。

 

~*~

 

天色已经擦黑,丘比特驱车驶入庄园大门,沿林荫路下到地库停好,而后一刻不敢耽误,小跑着上到地面花园里,骑单车到达门厅,乘电梯直通十二楼,气喘吁吁地推开了楼层尽头一扇古朴厚重的雕花木门。

 

房中的女人应声回头,美丽的脸上流露出些许不满,皱眉道:“这么久才回来?”

 

她左手拿着件酒红色真丝连体裤,右手拎着件墨绿色绉纱长裙,正轮番在镜前比对,仿佛在挑选哪件更胜一筹。室内八个顶到天花板的衣橱全部打开着,各式锦衣华服堆了一地。

 

丘比特辗转腾挪地越过这些衣物,站到女人面前,“我接到电话马上就回来了,距离比较远,我也没办法。”

 

“你总有理由。”女人冷哼一声,不再看他,将注意力移回镜中,随口问:“哪件好看?”

 

丘比特敷衍地指了下长裙,“这件。”

 

“是么。”女人怀疑地挑了挑眉,晃晃右手的连体裤,说:“我倒觉得这件好一些。更衬我的气质。”

 

“那就这件吧。”丘比特从善如流地改口道。

 

然而女人似乎又改变了主意,她抛下正在抉择的两件衣服,重新在衣橱内翻找起来。

 

丘比特一阵头痛,叹道:“您找我回来究竟有什么事?总不会是让我帮忙挑衣服吧。”

 

女人瞪他一眼:“怎么,做母亲的叫儿子回家一趟都不行?”

 

“......没有。”丘比特瓮声瓮气地答。

 

他的母亲维纳斯略带自得地翻了个白眼,找出几条华贵到夸张的礼裙翻看着,上看下看了好一阵,才慢悠悠开口道:“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个叫普绪克的小丫头。”

 

普绪克?这名字倒有些耳熟。丘比特回忆一番,想起自己似乎是在两周前的新生入学会上听人提起过。大一的小学妹,据说有副惊天动地的美丽容貌,以至刚入学就引起了全校师生的注意。但他对这些不感兴趣,只随便听了一耳朵,没有细问。此时听母亲提起,才模模糊糊从大脑深处翻出这么个人。

 

“好像是有,”他不确定地说,“怎么了?”

 

维纳斯放下那几条裙子,抱住手臂歪头看丘比特,却不答话,转而问道:“你那个实验项目,叫什么......‘爱神之箭’的,研究得怎么样了?”

 

“很成功。”丘比特说。

 

“在人类身上的实验也一样成功?”

 

“是的,已经在召集第三批志愿者做样本了。”丘比特回答,有点高兴母亲关心自己的学术进展。

 

“爱神之箭”是由他带领的一项生物学实验。其主要课题就是研究人类身上的荷尔蒙在两性关系间的作用,并通过人为干预其中不同化学物质的变量,来创造或阻止“爱情”的发生。从十五岁进入大学开始,他投身这个项目已经八年有余。如今理论非常完善且成熟,灵长类动物实验早已通过测试,项目志愿者的反应也与预期一致,他的成果几乎已被业界认可。一旦技术投入使用,那么青年男女的单身问题将很快得到解决,帝国数年来断崖式下跌的生育率也会得到一定程度上的缓解。这大概是他那个身为国王的祖父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的结果。

 

可是奇怪了,母亲维纳斯平时一向不关心这些事,今天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他与母亲对视着,目光中流露出满满的疑惑。

 

“很好。”维纳斯避开他的目光,颇为赞许地点了点头,片刻后,用一种平淡的语气道:“那就帮我个忙。用你的那个技术去干扰一下普绪克,让她爱上个又丑又老的男人,越丑越好,最好丑的不像人。”

 

丘比特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为什么?您疯了吗!”

 

 

(TBC)



百鳥神思者

原来,喜欢一个人就会很想给ta花钱

屯梗

厄洛斯虽然从小和许多女神一起生活,和女孩子相处很融洽,自认为是个万人迷or大众情人但是当他遇到普绪克的时候,他大脑宕机了!

就很想给她花钱。于是有一天,普绪克无意中说到最近做兼职不是很赚钱,他二话不说就给对方转了五千美元,然后高冷地说了一句:收一下

他以为自己很霸总很帅气,普绪克却被吓到了。毕竟他们仅仅见过几次面,普绪克认为他是个妇女之友,并且有点gay的那种,他也没有对普绪克表示过喜欢她。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他依旧是个死直男。


来自我的亲身经历。认识不久,对方突然转我两千块,我到现在都没能平复,就感觉这是迷惑行为。

男生最好别这样。很吓人,真的。

屯梗

厄洛斯虽然从小和许多女神一起生活,和女孩子相处很融洽,自认为是个万人迷or大众情人但是当他遇到普绪克的时候,他大脑宕机了!

就很想给她花钱。于是有一天,普绪克无意中说到最近做兼职不是很赚钱,他二话不说就给对方转了五千美元,然后高冷地说了一句:收一下

他以为自己很霸总很帅气,普绪克却被吓到了。毕竟他们仅仅见过几次面,普绪克认为他是个妇女之友,并且有点gay的那种,他也没有对普绪克表示过喜欢她。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他依旧是个死直男。


来自我的亲身经历。认识不久,对方突然转我两千块,我到现在都没能平复,就感觉这是迷惑行为。

男生最好别这样。很吓人,真的。

Paradise_

一些月神Selene  和  Psyche 动作有参考


Psyche的发色忘记确定了🙏🏻😢


都是一些因为拿去试新笔翻车了只剩下完成度不高乱涂乱画的草稿

一些月神Selene  和  Psyche 动作有参考


Psyche的发色忘记确定了🙏🏻😢


都是一些因为拿去试新笔翻车了只剩下完成度不高乱涂乱画的草稿

魈空带入给爷死

【快穿】反派洗白大法

永远的白月光,迦扬我爱你呜呜呜…厄洛斯别打我
[图片]
[图片]

永远的白月光,迦扬我爱你呜呜呜…厄洛斯别打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