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厄里斯

12889浏览    161参与
欧石楠Eris

小锡兵

接下来我要讲的,只是一个童话故事而已。

厄里斯是研究所总部二十五个能拿得出手的实验体里的其中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运用厄运杀人的实验体。因此,研究员们都不喜欢他。

但是买家像喜欢其他a3级实验体那样喜欢他,因为他很强大。红喉鸟买下了这批优秀的实验体,养在组织里,让他们为组织卖力卖命,至死都要保护这里。

在这座名为红喉鸟的牢笼里,厄里斯遇见了一个看起来很靠谱的德国人——他们称呼他为尼克斯。每次尼克斯来看他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整理好脖子上的土粉色蝴蝶结,准备十种问候语,像一位绅士那样体面的等他过来。

——要是他能是我的驱使者该多好呀,那样我就可以全心全意地为他效力了。厄里斯这样想着。

然而尼......

接下来我要讲的,只是一个童话故事而已。

厄里斯是研究所总部二十五个能拿得出手的实验体里的其中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运用厄运杀人的实验体。因此,研究员们都不喜欢他。

但是买家像喜欢其他a3级实验体那样喜欢他,因为他很强大。红喉鸟买下了这批优秀的实验体,养在组织里,让他们为组织卖力卖命,至死都要保护这里。

在这座名为红喉鸟的牢笼里,厄里斯遇见了一个看起来很靠谱的德国人——他们称呼他为尼克斯。每次尼克斯来看他的时候,他都会下意识整理好脖子上的土粉色蝴蝶结,准备十种问候语,像一位绅士那样体面的等他过来。

——要是他能是我的驱使者该多好呀,那样我就可以全心全意地为他效力了。厄里斯这样想着。

然而尼克斯却真的是他的驱使者,厄里斯高兴坏了。他们掏空了红喉鸟,搬到了一个更大的城堡里。而厄里斯也遵守他的诺言,全心全意地为需要他的尼克斯卖命。

厄里斯是最优秀的实验体,哪怕他的厄运让人恐惧。不过这样正好。夜深了,一只巨大的恐龙一尾巴扫在他身上,棉花针齐齐扎进他的身体里。他感觉到痛,但他不会后退,因为他的身后有他的整个世界。

最后啊,故事结束了。厄里斯也按照故事的发展,碎裂在地上。唯一完整的,是他的那颗陶瓷心脏。

那颗明明应该是冰冷的,安静的心脏。

多敲木鱼

啊啊啊尼厄依然贴啊

p3个人觉得是遇到厄里斯之前的尼克斯🌝

啊啊啊尼厄依然贴啊

p3个人觉得是遇到厄里斯之前的尼克斯🌝

一抹浅阳

人鱼陷落·金苹果同人【下】

       【双A避雷!ooc见谅!】


  尼克斯把盒子揣进口袋里,又心虚的看了看还在休息的厄里斯。

  

  看到厄里斯枕着胳膊睡的安稳,尼克斯也拿着礼物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工作间。

  

  “尼克斯,我按照你说的把月饼烤好了,就是有点硬还发苦,你来看看是不是那一步做错了。”

  

  奇生骨把已经烤糊了的月饼拿到尼克斯眼前,后者则是皱了皱眉把它们丢进垃圾桶里。

  

  “你先别管月饼了,衣服做好了,你去试试吧。”尼克斯说完奇生骨立马给他表演了一个开屏,蹦蹦跳跳的朝屋子里走去。

  

  “魍魉...

       【双A避雷!ooc见谅!】


  尼克斯把盒子揣进口袋里,又心虚的看了看还在休息的厄里斯。

  

  看到厄里斯枕着胳膊睡的安稳,尼克斯也拿着礼物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工作间。

  

  “尼克斯,我按照你说的把月饼烤好了,就是有点硬还发苦,你来看看是不是那一步做错了。”

  

  奇生骨把已经烤糊了的月饼拿到尼克斯眼前,后者则是皱了皱眉把它们丢进垃圾桶里。

  

  “你先别管月饼了,衣服做好了,你去试试吧。”尼克斯说完奇生骨立马给他表演了一个开屏,蹦蹦跳跳的朝屋子里走去。

  

  “魍魉,你等等。”见魍魉沙漏要去把剩下的糊月饼倒掉,尼克斯喊住了他。

  

  “怎…怎么了?这些…不倒掉…吗?”魍魉有些呆的转头看向尼克斯。

  

  “倒,但是你要先拆礼物。”说着尼克斯把一个用乳白色蝴蝶结装饰的木头盒子放到了他手里。

  

  “给…我的!”魍魉沙漏用力的扯出一抹笑容,接过盒子开心的不行。

  

  一旁的帝鳄要比他们早一些收到礼物,他摸了摸手腕上精致的护腕,也笑了一下,只不过露出满嘴尖牙惹得魍魉立刻收敛了笑容,显得有些害怕。

  

  城堡里的所有人都得到了礼物,厄里斯除外,不过尼克斯答应了给他礼物,所以他也不着急。

  

  午后的时光过的很快,厄里斯伸了个懒腰跳下钟楼,开始在人群里找寻尼克斯的身影。

  

  看着那群吃白食的手里都拿着月饼,厄里斯忽然想起来尼克斯也答应了给他烤月饼,他有些不开心的盯着那些月饼。

  

  “厄里斯。”忽然身后熟悉的呼唤让他回神,厄里斯的恶化又严重了,刚刚差点杀了那个拿月饼的小孩。

  

  “对不起…”厄里斯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走到尼克斯身边,他本以为尼克斯会责怪他,可尼克斯并没有,他只是拿了一块月饼递到厄里斯手里。

  

  “机油馅的,我实验了很久才做出来,尝尝?”尼克斯贴着厄里斯的耳边轻声低语。

  

  “你做的?独一份的?!”厄里斯兴奋的跳了起来接过月饼却又舍不得吃,拿在手里轻轻的嗅上面的味道,虽然他什么都没闻到,可他坚信月饼里就是有龙舌兰花香。

  

  尼克斯嗯嗯啊啊的回答他,随后扯着厄里斯的衣领把马上要向众人展示机油月饼的厄里斯拽回了卧室。

  

  “尼克斯我真的是,太爱你了!”捧着月饼的厄里斯开心就像得到了糖的孩子,絮絮叨叨的说着他有多爱尼克斯。

  

  “喜欢的话我以后还给你做,但是现在我还有另一个礼物给你。”尼克斯说着,把那个精致的瓷盒拿了出来,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绑了一个土粉土粉的蝴蝶结。

  

  厄里斯盯着那个盒子看了一会儿,随后毫不犹豫的吃掉了手里捧着的月饼,还不忘用衣服擦了擦手。

  

  “这是给我的…”厄里斯打开了盒子,眼睛里的黑叉叉因为过于开心激动变成了苹果形。

  

  尼克斯把项链戴到厄里斯脖子上,厄里斯的眼睛又从苹果变成了心形,他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生怕自己用力过度蹭坏了浮雕。

  

  突然他把苹果翻了个面,一个精致的红背蜘蛛的logo出现在他眼前。

  

  尼克斯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朵,厄里斯一下子扑倒了尼克斯怀里,蹭来蹭去的像是撒娇了。

  

  “厄里斯。”尼克斯突然叫了一下他,在厄里斯抬头的瞬间,他得到了一个吻。

  

  尼克斯把舌头探进他的嘴里,去追逐缠绕住厄里斯没有温度的陶瓷舌头。

  

  “我想咬你…”尼克斯舔了舔厄里斯散发着欧石楠花香的腺体,但是他的牙齿咬不穿陶瓷。

  

  “还是你咬我吧,在这?”尼克斯指了指自己的腺体,厄里斯的身体抖了一下。

  

  “还是你想咬在更明显的地方?”尼克斯的话好像有魔力,但这种魔力只对厄里斯有用。

  

  今天晚上奇生骨要搭台唱戏,本来厄里斯是不去的,可是尼克斯会去,而且尼克斯还要向所有人展示他脖子上死亡晴天娃娃的标记。

  

  果然大哥是对的,得到我的标记后尼克斯的心情都变好了,也没有像我想像的一样发生什么倒霉的事情。

  

  “别乱动,厄里斯。”尼克斯抓住了在自己腿上乱摸的手,压低声音警告厄里斯。

  

  “尼克斯,我想要毛绒尾巴…神使大哥有尾巴,魔使有尾巴,就连那个冥使小生鱼片也有尾巴,这不公平。”厄里斯看着自己冰冷的陶瓷身体,有些郁闷。

  

  尼克斯打量了一下厄里斯,忽然发现如果有一条毛绒尾巴在他开心的时候摆来摆去也不错。“好,明天给你做尾巴。”


【谁会不喜欢毛绒尾巴?虽然说白蔼星没有毛绒尾巴,可他dai有啊。】

一抹浅阳

人鱼陷落·金苹果同人【上】

 【双A慎入,请避雷!!!】

【时间线在大结局之后,和双想丝同人有重合部分,ooc请见谅!】


  厄里斯抱着尼克斯给别人选的礼物,恨不得直接一把火都烧掉,可是如果他烧了的话尼克斯会不开心吧?

  

  今天是中秋节,尼克斯特地出来采购过节的食物和孩子们喜欢的小玩应。

  

  “你为什么要买孔雀羽毛?那只母孔雀的尾巴不是还没秃,回去我给你薅几根。”

  

  厄里斯看着尼克斯挑选的上等用于高级点翠的孔雀羽毛,顿时很想翻白眼。

  

  可是尼克斯还没找到能让眼睛不变成叉叉的材料,所以他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你帮我一起挑选礼物,那我今天就可以......

 【双A慎入,请避雷!!!】

【时间线在大结局之后,和双想丝同人有重合部分,ooc请见谅!】


  厄里斯抱着尼克斯给别人选的礼物,恨不得直接一把火都烧掉,可是如果他烧了的话尼克斯会不开心吧?

  

  今天是中秋节,尼克斯特地出来采购过节的食物和孩子们喜欢的小玩应。

  

  “你为什么要买孔雀羽毛?那只母孔雀的尾巴不是还没秃,回去我给你薅几根。”

  

  厄里斯看着尼克斯挑选的上等用于高级点翠的孔雀羽毛,顿时很想翻白眼。

  

  可是尼克斯还没找到能让眼睛不变成叉叉的材料,所以他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你帮我一起挑选礼物,那我今天就可以提前回去准备送你的礼物了。”尼克斯挑完最后一根合眼的雀翎,转过头逆着光看向厄里斯。

  

  “我也有礼物?!”刚刚还想翻白眼的厄里斯顿时高兴的把东西丢在地上去拥抱尼克斯。

  

  尼克斯看见被他扔到地上的东西顿时一阵窒息,不过好在箱子里没有什么不禁摔的。

  

  厄里斯抱完尼克斯就乖乖的回去把箱子捡了起来,默默的跟在尼克斯身后不再捣乱。

  

  两个人选完了东西在快到白雪城堡的半山腰看见了印有达尔文蜘蛛图案的飞机盘旋在城堡的上空,厄里斯舔了舔嘴角刚想动手就被尼克斯拦了下来。

  

  “???尼克斯你为什么拦我,他们万一是帮兔子刺探情报的怎么办?”厄里斯看了看天上盘旋了一会儿就离开的私人飞机,又看了看身边的尼克斯。

  

  “今天过节,不打打杀杀,回去我给你烤月饼。”尼克斯拽着厄里斯指尖放出的实体金线心情很好的朝城堡走。

  

  厄里斯也没再说什么,反正只要是尼克斯的决定他都会无条件执行。

  

  其实也不是尼克斯放松警惕了,只是金缕虫和他身旁那个闻起来很熟悉的阿尔法明显就是来度蜜月的。

  

  他的窃听人偶也没有传回什么言逸要有大动作的情报,所以与其疑神疑鬼不如好好过节。

  

  奇生骨早早就准备好了应急他们回来,毕竟尼克斯答应给她做《贵妃醉酒》里的镶边女蟒,还有点翠凤冠。

  

  “你们回来的好晚,刚刚有一架私人飞机在城堡上空拍照,我和帝鳄看他们只是拍了几张风景照,也就没管。”

  

  奇生骨把刚刚看见的事跟尼克斯汇报了一下就迫不及待的去翻厄里斯手上的箱子。

  

  厄里斯吐了一下舌头,故意抱着箱子越过了寄生骨朝城堡里面走。

  

  “尼克斯,你看他!”奇生骨气的直跺脚,又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他什么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衣服我已经做好了就差凤冠的点翠。”尼克斯说完顿了顿,又道:“你去把箱子里做月饼的食材挑出来,里面有配方按照上面说的做。”

  

  等尼克斯交代完回到工作间却发现厄里斯并不在这,他又抬头朝钟表盘看去,厄里斯果然静静的爬在哪休息。

  

  虽然人偶不会累不会疼,但是厄里斯的心脏毕竟是有温度的,所以还是需要适当休息,以免超负荷。

  

  尼克斯打开桌子上的旧台灯认认真真的给凤冠点翠,他还用剩下的羽毛给魍魉沙漏的新衣服做了一个点翠的金属胸针。

  

  帝鄂的护腕上已经不再适合加任何东西了,所以尼克斯把剩下的雀翎收起来,如果以后凤冠坏了,他还可以修。

  

  最后,尼克斯做贼一样的从桌子的暗阁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瓷盒,里面是一条项链,项链上有一个金苹果坠子。

  

  在坠子的正面有一个死亡晴天娃娃的标志,而坠子的背面是一只红背蜘蛛logo。


【我已经透支了,剩下的明天写【缩角落】】

一抹浅阳

人鱼陷落·双想丝同人【番外】

          【骨科避雷!骨科避雷!!骨科避雷!!!关于他们去劳伦斯山半日游的小故事。】

           辞别了言逸的邵文璟一出门就撞上了在门口鬼鬼祟祟偷听的小鸡局。

  

  “哥…兔兔会长有没有说什么?”邵文池不安的用手卷着丝,耳朵红的快要滴血了。

  

  邵文璟看他这副紧张兮兮的小模样,忽然没忍住想逗一逗他。

  

  “言逸说不批准你跟我一起到处乱跑,......

          【骨科避雷!骨科避雷!!骨科避雷!!!关于他们去劳伦斯山半日游的小故事。】

           辞别了言逸的邵文璟一出门就撞上了在门口鬼鬼祟祟偷听的小鸡局。

  

  “哥…兔兔会长有没有说什么?”邵文池不安的用手卷着丝,耳朵红的快要滴血了。

  

  邵文璟看他这副紧张兮兮的小模样,忽然没忍住想逗一逗他。

  

  “言逸说不批准你跟我一起到处乱跑,怕吓到其他人。”

  

  邵文璟刚说完,邵文池的情绪肉眼可见的低落下来,就连手里的丝都来掉地上了。

  

  邵文璟也敛了笑容了,知道自己玩笑过分了,刚想蹲下来哄,言逸就开门出来了。

  

  “我可没不批准,文池乖别听你哥胡说,一会儿跟我去拿你路上需要的nu去。”言逸说完还朝一旁的罪魁祸首邵文璟翻了个大白眼。

  

  邵文璟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出来,只是老老实实的跟在了邵文池的身后。

  

  等拿完东西回到家,邵文池突然红着眼睛扑到了邵文璟怀里。“哥…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出去?你是不是也害怕我会突然发疯再伤到你…”

  

  “傻宝贝,哥怎么会不想跟你出去,机票我都订好了,再说了你什么时候伤到过我。”

  

  邵文璟把难过的小鸡局托了起来,让他看清自己手里捏着的两张飞机票。

  

  邵文池哭着把飞机票揣到怀里,然后小声的贴着邵文璟的耳边道:“我咬你的时候是不是很疼…”

  

  他的手颤颤巍巍的摸到了邵文璟身上的旧疤,后者则是安抚似的亲着他的耳垂。

  

  陈年旧疤早就不疼了,邵文璟只记得当时看见弟弟被改造才杀戮机器时的心疼窒息和愤怒。

  

  可邵文池忘不了,他当时身体不受控制,他每咬一口他就恨不得杀了自己,立刻!马上!

  

  可是后来他回了家,他在密室里看见了哥哥留下的枪和信,他又舍不得死了,不然哥哥的腺体孤零零的留在世上多难受啊。

  

  “宝贝,如果心里不舒服那就多亲亲我,布丁一样的脸蛋每一次贴上来我都能有幸福感。”

  

  邵文璟的吻从他的耳垂蔓延到脸上,很快邵文池的脸上就多了一个红红的印子。

  

  “好…”小鸡局害羞的亲了亲自己有些得寸进尺又不要脸的哥哥。

  

  邵文璟却丝毫没有负担的把人抱在怀里啃了个舒舒服服,从前他怎么就没办法自家弟弟这么乖,又乖又好欺负。

  

  邵文璟的机票定的是明天早上,所以他们今晚就要收拾好出门要用的东西和换洗衣物。

  

  两个人穿着邵文池织的T恤,就像一对刚刚热恋期的小情侣,可事实上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二十多年了。

  

  “哥!你快看那边有雪山诶…雪里好像有城堡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邵文池看了看远处山上的华丽城堡,又回头看了看邵文璟,眼睛里像是有星星一样。

  

  邵文璟亲了亲他的脸蛋应允道:“等咱们落地我就带你去爬山找这个城堡,到时候你可不能喊累。”

  

  事实证明小鸡局有骨气了,他真的没喊累,他只是撒娇想让哥哥背而已。

  

  两个人在附近的村子打听到上面的城堡就白雪城堡,一个是拥有金色头发的德国人在好多年之前买下来的。

  

  邵文池听着他们的谈话,忽然觉得劳伦斯山这个地方他在哪听过。

  

  “所以你也要给那些吃白食的买礼物?!”远处熟悉的声音让邵文池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哥…咱们好像不用去白雪城堡了…”邵文池说完,邵文璟也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两个人。

  

  厄里斯手里拎着一个巨大的购物袋,眼睛上的叉是恶化的明显特征,邵文池有些害怕的朝邵文璟身边躲了躲。

  

  不过厄里斯现在就算是看见了他们也没空搭理他们,他还在和尼克斯赌气。

  

  尼克斯倒是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只不过他现在也不是很有空搭理这两个看起来像是来度蜜月的小两口。

  

  邵文璟抱着有些害怕的邵文池离开了这个村子,只不过他还是没放弃带小鸡局去看一眼白雪城堡。

  

  私人飞机在城堡上空经过,邵文池拍了好几张城堡的特写,回去的时候他高兴的不行。

  

  邵文璟本来想的是两个人就像正常情侣一样环球旅行,结果最后还是用上了私人飞机,谁让弟弟想要呢。

  

  世界那么大,从前他没好好陪着文池,现在他要用余生来好好弥补。

  

  看着靠在自己怀里吃虾的小鸡局,邵文璟心满意足的把最后一颗虾喂到了他的嘴里。

      

       小鸡局则是叼着虾仁回报给了他一个热吻,好端端的虾让他们吃的旖旎的很。

  

【虾是我在看垂耳执事的时候想加的了,上一次臭鸡居把最后一颗虾仁给了言言的时候小鸡居心里说了一句哥哥总是把留到最后的好吃的给他。】

咬一口三

真的好像哈哈哈,所以是尼厄对吧!尼厄永恒(。・ω・。)ノ♡

真的好像哈哈哈,所以是尼厄对吧!尼厄永恒(。・ω・。)ノ♡

多敲木鱼
这个受真的有代到厄里斯

这个受真的有代到厄里斯

这个受真的有代到厄里斯

多敲木鱼

【三使】对于感情

无厘头/

随口叭叭/

不妥您提/


二次编辑,文字删了/


白楚年×兰波

白:❤❤❤❤❤❤❤❤❤❤❤❤❤❤❤

兰:❤❤❤❤❤❤❤❤❤❤❤❤❤❤❤


尼克斯X厄里斯

尼:

   (❤❤❤❤❤❤❤❤❤❤❤❤❤❤❤)

厄:❤❤❤❤❤❤❤❤❤❤❤❤❤❤❤


李妄×昼

妄:

 (❤❤❤❤❤❤❤❤❤❤❤❤❤❤❤)

昼:

 (❤❤❤❤❤❤❤❤❤❤❤❤❤❤❤)

————————————


三使真的磕昏了啊啊啊


其实对于昼和撒旦我更倾向于的一种解释就是昼根本不在意,也懒得赢了比赛拿了拟...


无厘头/

随口叭叭/

不妥您提/


二次编辑,文字删了/


白楚年×兰波

白:❤❤❤❤❤❤❤❤❤❤❤❤❤❤❤

兰:❤❤❤❤❤❤❤❤❤❤❤❤❤❤❤


尼克斯X厄里斯

尼:

   (❤❤❤❤❤❤❤❤❤❤❤❤❤❤❤)

厄:❤❤❤❤❤❤❤❤❤❤❤❤❤❤❤


李妄×昼

妄:

 (❤❤❤❤❤❤❤❤❤❤❤❤❤❤❤)

昼:

 (❤❤❤❤❤❤❤❤❤❤❤❤❤❤❤)

————————————


三使真的磕昏了啊啊啊


其实对于昼和撒旦我更倾向于的一种解释就是昼根本不在意,也懒得赢了比赛拿了拟态药剂被卖出去,正好撒旦又那么想赢就让给他了,换个人也一样会让的

所以,老头子才是大黑猫猫的真爱!!!


多敲木鱼
啊对对对 确实磕死我了!!!!...

啊对对对


确实磕死我了!!!!!


(话说玩世不恭的隐藏学霸是小白吗,小白明明是尼厄的小推手🌚👍)

啊对对对


确实磕死我了!!!!!


(话说玩世不恭的隐藏学霸是小白吗,小白明明是尼厄的小推手🌚👍)

藤锦又有什么错呢?
草摸上身。 感觉厄里斯就是这种...

草摸上身。

感觉厄里斯就是这种笑眯眯,但是大家一看就知道很不好惹的人。


——————


真的有人看这本书吗……

好冷啊…

厄里斯帅我一脸!

感觉最后亲了曼哈顿教授是因为对他有一些好感,又想告诉他什么,也算是和他的告别?

(我不承认厄里斯有喜欢的人——

(厄里斯厨震怒

(哭

草摸上身。

感觉厄里斯就是这种笑眯眯,但是大家一看就知道很不好惹的人。


——————



真的有人看这本书吗……

好冷啊…

厄里斯帅我一脸!

感觉最后亲了曼哈顿教授是因为对他有一些好感,又想告诉他什么,也算是和他的告别?

(我不承认厄里斯有喜欢的人——

(厄里斯厨震怒

(哭

谁说我长圆啦👀

【尼厄】人偶师的自述

好的还是我👀

一直都想写人偶师视角,搞了挺久的还是终于弄出来了吧(✽^㉨^)

渣文笔一如既往哦^ω^

撞梗致歉o(^o^)o

ooc致歉!(^O^)y

希望大家喜欢😘♥️♥️♥️

——————————————————

人类真的好愚蠢,总是寻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掩盖自己龌龊的利己想法,还天真的以为旁人看不出来。


他们把人类改造成实验体,创造出一些杀伤力极大的所谓“得心应手的工具”,却从来没有问过他们自己的意愿。


没有谁愿意成为谁的工具吧,没有谁愿意失去自由和理智。


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更加瞧不上这些聒噪的人。


比起来,我自己做的娃娃要听话太多了。...

好的还是我👀

一直都想写人偶师视角,搞了挺久的还是终于弄出来了吧(✽^㉨^)

渣文笔一如既往哦^ω^

撞梗致歉o(^o^)o

ooc致歉!(^O^)y

希望大家喜欢😘♥️♥️♥️

——————————————————

人类真的好愚蠢,总是寻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掩盖自己龌龊的利己想法,还天真的以为旁人看不出来。


他们把人类改造成实验体,创造出一些杀伤力极大的所谓“得心应手的工具”,却从来没有问过他们自己的意愿。


没有谁愿意成为谁的工具吧,没有谁愿意失去自由和理智。


当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更加瞧不上这些聒噪的人。


比起来,我自己做的娃娃要听话太多了。他们单纯、可爱、漂亮,只要我在,他们的生命就可以无限延续。他们永远不会有坏心思,永远忠诚于我。


厄里斯是我所有追随者中最吵的那个了吧,说起来,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刚刚被改造好的,不受待见的实验体。


看上他似乎是因为那双剔透的绿色眼睛,和他恶劣的行为不一样,看起来很乖很安静。


所以我把他领回家了,那个土不拉几的蝴蝶结至今还在城堡里放着,厄里斯虽然很嫌弃,但是一直都舍不得扔。


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只知道这个没有脑子的实验体很喜欢我的小灯,总是巴巴地盯着我,看我怎么做娃娃。


他真奇怪,明明喜欢看我做娃娃,可娃娃做出来之后,却又总是表现出一副很讨厌他们的样子。


他总是揪这个娃娃的辫子,掀那个娃娃的裙子,把他们弄哭之后又手忙脚乱的安慰,结果就是娃娃们哭的更惨了。


他总是粘我,总是很听我的话。不过这是应该的,他是我的使者,使者就是会无条件服从我的,这一点也不稀奇。奥对,除了白狮子和那个黑豹子,他们都太不听话了。


厄里斯太喜欢打架了,不过这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如果他打架不厉害的话,我还要他有什么用,他又傻,又暴躁。但是说实话,他很好看,毕竟人偶师的手下不可能出现丑陋的家伙。


哦,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完全不是原来那个了,除了后颈上的腺体还保留着人类的体温,其他地方早就被一点点全部换掉了。我很想知道他之前长什么样子,如果很丑的话,我就不要他了。


厄里斯是个得力的助手,谁都不怕,除了那个倒霉人鱼。我带着他一起救出了魍魉和奇生骨,我们在明与暗之间徘徊周旋,谁都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谁都不知道我下一步将会走向何方。但是没关系,厄里斯总会陪着我的。


厄里斯似乎很怕我丢下他,我一直都知道的,所以每次我都会很认真很认真的捧着他的脑袋,盯着他清澈的眼睛告诉他:永远不会,你和我的其他娃娃不一样,你是我的咒使,你不像任何人。


什么?你问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那么你大可以放心,我从来不会骗我的娃娃。

他只是一个陶瓷娃娃,眼睛很好看,除非我不要他了(我当然不会不要他),否则他会永远跟在我身后的。这将是永恒不变的事实。


可是或许是我大意了吧,厄里斯差点扔下我离开。厄里斯让我赶快走,他把背后的钥匙发条拧到了极致,这个疯子,他居然想就这么离开我,可能是因为他没脑子吧,我怎么可能让他离开我呢?这个心甘情愿为我打架的,永远跟在我身后的傻子怎么可以抛下我。


我应该要保护我的使者,我也确实这么干了。厄里斯真脆弱啊,我用衣服兜着他破烂的身体,带着他回家,回劳伦斯雪山,回白雪城堡,赋予他新生。只有我可以放弃他,只有我可以让他复活。


实验体到底有没有感情呢?他知道我很想念他制造的噪音吗?外面不知道是谁攻了过来,我请求奇生骨和魍魉替我抵挡一会时间,哪怕一会儿,让我把厄里斯唤醒。


我的使者暂时睡着了,没办法替我守护城堡了。我只能请求别人来暂代他的职务。可是谁能真正代替他呢?我得不出答案,只能埋头一点点雕刻他的面容。


抱着厄里斯的那堆冰冷的身体往回走的时候,我曾经十分急切的想要从他身上找到一丝热乎气儿,找到他没有扔下我的证明。


可他的胸腔里只有一颗安静的红宝石。


有什么办法呢?我只好把自己的心脏换给了他,这样他的生命永远都会鲜活了。


后来我总是喜欢把他抱在怀里,听我的心脏一下又一下的跳动,这让我很安心。我亲吻他的额头,结果被他反亲了好几口,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听话。我喜欢他不听话。


厄里斯会恶化,所以我带着他去找药,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踏足人类肮脏的地盘,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咒使生病。和这比起来,其他的都算不上什么。


我找到了厄里斯原本的身体,不出意料,艾德里安也很漂亮,只是少了厄里斯身上的戾气。我想把他背回去,因为他也是尼克斯的一部分,我想让尼克斯完整,我想让尼克斯拥有一切应该有的东西,包括前尘往事的记忆。


不管痛苦还是开心,我可以帮助尼克斯将它们全部接纳。不过尼克斯似乎很不在意,那么好吧,我给他做了一个小的艾德里安,看起来,他很喜欢。


厄里斯的眼睛因为恶化变成了两个黑色的叉,有点丑,不过看久了就也还好。可以做眼睛的材料有很多,我慢慢的找,总能找到不会被同化的那种的。


劳伦斯雪山的守护神回来了,我的厄里斯将永远守护它的洁白和宁静。我们将在这里共度余生。


厄里斯想要我的标记,我把红色的蜘蛛标记点在他的后背,他回送了我一颗金苹果。


THE END


斯李岚
打架时:你的使者无所不能 平时...

打架时:你的使者无所不能

平时: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打架时:你的使者无所不能

平时:可可爱爱没有脑袋

何听
尼厄 假车,没上垒 不太会写,...

尼厄  假车,没上垒

不太会写,有ooc

在琢磨神父对厄里斯到底有没有影响


啊 为什么石墨文档导出图片字体这么大呀 ​​​

别屏我,求你了

尼厄  假车,没上垒

不太会写,有ooc

在琢磨神父对厄里斯到底有没有影响


啊 为什么石墨文档导出图片字体这么大呀 ​​​

别屏我,求你了

谁说我长圆啦👀

【尼厄】晴天娃娃

渣文笔(=^^=)

忍不住了就动手写

实在太萌这对了( ̄∀ ̄)

希望他们在白雪城堡过的很好♥️

——————————————————

孔雀大姐总是骂我蠢,说我没脑子,其实我不太理解,因为我本来就没脑子,她为什么要一直陈述这个事实呢?


魍魉这个小孩每天呆呆的,比总是咳嗽的大姐还要无聊。


尼克斯总是不停的呆在他的工作室里雕娃娃,说实话我真想把那些娃娃全都一口吃掉,这样他就会分出心思来看我了。不过这好像不是个聪明的决定。


说起来,聪明?在我看来所有人都蠢得要死,除了尼克斯。那么没关系了,我只需要跟着他就好了,尼克斯总是对的。


扇着翅膀浇花的小蜻蜓现在也没那么唯唯诺诺...

渣文笔(=^^=)

忍不住了就动手写

实在太萌这对了( ̄∀ ̄)

希望他们在白雪城堡过的很好♥️

——————————————————

孔雀大姐总是骂我蠢,说我没脑子,其实我不太理解,因为我本来就没脑子,她为什么要一直陈述这个事实呢?


魍魉这个小孩每天呆呆的,比总是咳嗽的大姐还要无聊。


尼克斯总是不停的呆在他的工作室里雕娃娃,说实话我真想把那些娃娃全都一口吃掉,这样他就会分出心思来看我了。不过这好像不是个聪明的决定。


说起来,聪明?在我看来所有人都蠢得要死,除了尼克斯。那么没关系了,我只需要跟着他就好了,尼克斯总是对的。


扇着翅膀浇花的小蜻蜓现在也没那么唯唯诺诺了,可能是在这个城堡里呆太久了,都混熟了吧。


我可不想和她熟,她太瘦了,经不起我一拳头。


能经得住我拳头的人好像目前为止只有我那个大哥吧,奥,还可以加上他那个爱吃人的老婆。


“老婆”是什么?其实我不太清楚,不过他们都这么叫。尼克斯说老婆就是和你一起睡觉的人,那我想我应该是懂了。


我每天都守着尼克斯一起睡觉,尼克斯应该就是我老婆。


尼克斯做了太多娃娃了,他说这是乐趣,好吧,我只是觉得城堡里越来越吵闹了,只有呆在尼克斯身边我才觉得安静。


不过我要是和他靠的近了的话,心脏会跳的特别快。由于我的身体是陶瓷做的,空心的,所以一旦他跳的很快,我的整个胸腔都会嗡嗡直响。


这本来是很让人讨厌的,但是我还是想靠近尼克斯。


又一次我把尼克斯的头按到我的胸口,让他听我心脏跳动的声音,尼克斯居然罕见的脸红了。


这可真奇怪。


尼克斯说,心动是因为情绪波动。不过我好像没有那种特别细腻的东西吧。


孔雀大姐说这种“细腻”就类似于尼克斯烧出来的白瓷。那我觉得我应该是有的,毕竟我本人就是一个白瓷。


我想让尼克斯给我烧一个晴天娃娃,我忘了是谁说过的了,总之就是有这么个印象。


尼克斯一开始很拒绝,我想了好多办法求他。其实我就是想让他再送我点什么除身体以外的东西,身体太脆弱了,总是会被损坏。


如果他给我其他东西的话,我就可以把它好好放在一边,永远不会坏了。


大哥说他老婆一撒娇他就受不住,撒娇是什么?是一口把他的头咬掉吗?那可不行,尼克斯的头太好看了,我舍不得。


我问尼克斯:“我撒娇你就会给我做娃娃吗?”

尼克斯又笑了,他笑起来真好看,我的心脏又在砰砰直跳了。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吧,或许很快,或许很慢。和尼克斯待在一起我不需要注意时间。


他给了我一个娃娃,说这可以算做是一个礼物。礼物是很珍贵的,这我知道。


娃娃穿着裙子,所以我没有掀起来看。这个娃娃不是陶瓷做的,尼克斯说是用布做的。


大哥那个老婆叫我“破布娃娃”,看来我和尼克斯送的这个娃娃是同类。尼克斯真用心啊。


不过娃娃没有尼克斯的手心和皮肤温暖,每次尼克斯摸我的头或者抱着我,我的心又都会跳的很快。


那天尼克斯见我捧着娃娃发呆,还过来亲了亲我的额头。我见过大哥亲他老婆的额头,我觉得尼克斯突然有点不聪明了,明明他才是我老婆,所以我回亲过去了。


这个娃娃好像不会动,凑近也听不到心跳,我想让尼克斯给它也安一个会跳的心脏,不过尼克斯说,像我这样的心脏,全世界都只有一个。


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听到这颗心脏跳动的嘈杂声音了,好像也不错。


晴天娃娃没办法保证晴天,白雪城堡依旧大部分时间都在飘雪。


我又一次守在尼克斯脚边,问他什么时候杀回去和我大哥他们打个照面。说实话,日子长了我都快要忘记杀戮的感觉了。


尼克斯瞥了我一眼,继续雕他的娃娃,他告诉我,等什么时候我的心不跳了,就出去。


那怎么可能,尼克斯给我的心脏已经就这样跳了很久了,看来我短期内是见不到我大哥了。


不过这没关系,我只要跟着尼克斯就好。只要尼克斯的心还在跳就好。


——THE END




连卉吻乱

【人鱼陷落】推文+片段节选

为啥写人鱼陷落的太太那么少

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真的好爱啊

兰波好可爱!!!

还有厄里斯也好可爱!!!

我好喜欢他们神奇的脑回路!!!

强烈推文!!!

白楚年×兰波 战术指挥大佬(撒娇白狮alpha)×武力值top呆呆美人突击手(高贵人鱼omega)

作者写的副本思维都好棒

每个副本都好牛

印象最深的无象潜行者和撒旦的副本

一整个就是吹爆了

还有兰波和小白真的太甜了啊

其他副cp也好甜


结尾附赠兰波的可爱片段:【】内为原文

(1)前情提要:身为特工的小白和兰波在海边某工厂执行某次任务时(笑点为划线部分)

兰波跟随白楚年高架上...

为啥写人鱼陷落的太太那么少

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真的好爱啊

兰波好可爱!!!

还有厄里斯也好可爱!!!

我好喜欢他们神奇的脑回路!!!

强烈推文!!!

白楚年×兰波 战术指挥大佬(撒娇白狮alpha)×武力值top呆呆美人突击手(高贵人鱼omega)

作者写的副本思维都好棒

每个副本都好牛

印象最深的无象潜行者和撒旦的副本

一整个就是吹爆了

还有兰波和小白真的太甜了啊

其他副cp也好甜


结尾附赠兰波的可爱片段:【】内为原文

(1)前情提要:身为特工的小白和兰波在海边某工厂执行某次任务时(笑点为划线部分)

兰波跟随白楚年高架上爬了下来,挪到边缘,直接掉入等待进入工厂的海鲜卡车中,钻进盛满海鱼的大型塑料海鲜缸里。


白楚年灵活攀爬到高架顶端,双手攀在离地十来米的通风窗外,通过通讯器指挥兰波行

动。


兰波落在海鲜筐里,迅速用活鱼把自己埋起来。


白楚年:“情况怎么样。”


兰波:“鱼不太新鲜了。”


白楚年:“我问你的情况…….”


兰波:“饱。”


(2)当有人觉得小白是外人,且开始怀疑兰波时。

“你长得像法国人。你们是一伙的吗。”


兰波听得懂西班牙语,默默翻译了一下,没理解他的意思。


“什么是,一伙子?”


“就是犯罪同伙。”那 alpha 对敌视的人说话一点都不好听。


兰波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岛屿,喃喃回答:“ no 一伙子,是两口子。”


(3)当兰波和厄里斯两位战斗型被误传入智力测试的房间时

兰波和厄里斯面前其实有两个正方形网格,分别显示在两扇门上,像两个棋盘。


发现电容笔能写字之后,厄里斯夺


过一支笔,在网格上乱画一通,画上吊的火柴人,切腹的火柴人,砍头的火柴人,总之是火柴人。


兰波则认认真真地往网格里写字,1234567.………写满了整个网格。


不一会儿,网格线红光闪动,从门缝里一寸一寸地吐出一张纸,纸飘落到地面上,被兰波捡起来。


上面写着:“成绩单。得分:2,评价: d ,本项测试成绩不合格。


兰波皱了皱眉,发现厄里斯也收到了一张成绩单,上面写着:“得分:1,评价: d ,本项测试成绩不合格。”


兰波笑出声:“破布娃娃,没有脑袋。


厄里斯把成绩单搓成团向后一抛:“比我高一分而已,评价都是 d ,你能好哪去,反正都不合格,是因为你写的字多你分才高。”


兰波把成绩单折起来,塞进背包:“我只和满分差三分,这是很好的成绩。”


后来当兰波知道了满分是100时,果断把成绩单吃了。


(4)欣赏一波来自兰波的盛世美颜(图片来自于kk漫画截图

(5)兰波的选择性听力(图片依然来着kk漫画截图


嘶~真的是可爱死了啊!!!救命!!!

谁不喜欢鱼尾会比心心的可爱人鱼呢?

求求还没看的朋友快去看,入股不亏!!!

里面还有陆上锦和言逸以及长大后的祖安兔球和小星星哦






多敲木鱼

白雪二三事(2)【皮肤碎片】

沙雕向


尼克斯X厄里斯


(小段子)


一转眼,尼克斯带着一帮培育期实验体在白雪城堡待了已经有段时间了


在尼克斯来看,这段时间就是尽量少出去,少碰到IOA,PBB的人,比起在外厮杀,他确实更喜欢围着一个暖黄的台灯做人偶


于是派出去买生活物资的人偶就从一周一出去改成了一月一出去,也尽量不大量的采购,免得言逸那边再以为他要拿这些实验体接着做研究


比如实验体的衣服,除了一开始买的一批,剩下的基本就交给他了,整天啊啊呀呀的培育期实验体经常在不会吵到他的地方吵成一个幼儿园,磕磕碰碰什么的也是常有的事,总不能让他们光着,搞的尼克斯的工作间就像一个流水线


但一旁的厄...


沙雕向


尼克斯X厄里斯


(小段子)


一转眼,尼克斯带着一帮培育期实验体在白雪城堡待了已经有段时间了


在尼克斯来看,这段时间就是尽量少出去,少碰到IOA,PBB的人,比起在外厮杀,他确实更喜欢围着一个暖黄的台灯做人偶


于是派出去买生活物资的人偶就从一周一出去改成了一月一出去,也尽量不大量的采购,免得言逸那边再以为他要拿这些实验体接着做研究


比如实验体的衣服,除了一开始买的一批,剩下的基本就交给他了,整天啊啊呀呀的培育期实验体经常在不会吵到他的地方吵成一个幼儿园,磕磕碰碰什么的也是常有的事,总不能让他们光着,搞的尼克斯的工作间就像一个流水线


但一旁的厄里斯就不这样想了


他想的是,尼克斯越来越喜欢那帮吃白食的废物了,以前做衣服这种待遇都是专属于他的,现在,哼,都快一人一件了吧,有的临近成熟期的废物,有衣服穿还去尼克斯那里领衣服


这下好了,每个人都是尼克斯的小宝贝了,尼克斯一定会多一批,一大批没用的吃白食的骂不过神使打不过魔使的废物使者


啧,不能这样下去,他要拯救尼克斯,不能让尼克斯被那些小东西骗了

(小东西们:???)


于是,在厄里斯的旁敲侧击(死缠烂打)之下,尼克斯给每个实验体都安排了一些小任务,完成了就可以拿皮肤碎片,换新衣服,这样他也可以轻松不少


(其实是想到前几天厄里斯入的一个MOBA游戏,小娃娃一边攒碎片换皮肤一边吐槽那些人穿的都没有尼克斯做的好看)

后来打得不好还骂人被人举报封号了,尼克斯本来打算教他一看号已经没了


同时,厄里斯也有任务


①不破坏城堡内的设施

②不欺负那些培育期实验体


在厄里斯勤勤恳恳看了三天大门攒了几个碎片以后终于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觉得这一定是他空空如也的脑子里想出过的最棒的主意


于是白雪城堡里的实验体的旁边就经常跟着一个爱摆鬼脸的alpha,会恶声恶气的催他们干活,有人被吓哭了又会去恶声恶气的哄


好像尼克斯是压榨劳工的大资本家,厄里斯就是刻薄的监工


看看这个,训训那个,还要来句奖励的话


“好好干,尼克斯一定会给你们奖励的”


“你别哭啊,你再哭我就把你所有的棒棒糖都吃光”


“哇啊啊啊啊……”


厄里斯鸡飞蛋打的监督小实验体们忙到了晚上,尼克斯意外的发现今天那些小家伙们好像很积极的样子,工作都完成的不错


然后就看到厄里斯举着一把霰弹枪挨个抢走了他们的皮肤碎片


“……”


当晚,实验体们就看到人偶师把欺压了他们一天的无耻娃娃揪着背带裤的带子带回了了工作间


第二天就被厄里斯聚集到一起


集体欣赏他的新衣服


——————————


“没有不喜欢你,你永远都是我唯一的使者”也是我的偏爱和例外


刚被训了一顿的厄里斯垂着眼睛趴在尼克斯的膝头上,听到这话眼睛亮了一瞬,又撅起嘴


“可我不想你给他们做衣服,没有logo的也不想”


“只是不想出去大量采购被IOA和PBB注意,得安静一段时间”


想了想,又安慰了一句


“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真的?!”


“嗯”


尼克斯伸手把台灯调亮了些,拿出了抽屉里的一件半成品,继续裁剪


算了,本来就是给他准备的


—————————————————————


日常偏题,一开始真的只想写个三四百字的小段子,低头一看五百了还没绕到正题🌚

来点评论吧,评论才是动力🌝

多敲木鱼
妈耶,脑子里一直不间断的闪尼厄...

妈耶,脑子里一直不间断的闪尼厄文,一有灵感就快把标题记下来,结果就特么攒了一堆标题……🌚

(标题先擦掉了,毕竟能不能发出来是个未知数)

妈耶,脑子里一直不间断的闪尼厄文,一有灵感就快把标题记下来,结果就特么攒了一堆标题……🌚

(标题先擦掉了,毕竟能不能发出来是个未知数)

多敲木鱼

【下拉】

卡文了,浅浅表达一下对厄里斯的爱


有太太产粮吗,孩子饿

【下拉】

卡文了,浅浅表达一下对厄里斯的爱


有太太产粮吗,孩子饿

多敲木鱼

三使日常掰头

突发奇想,无厘头


白楚年:看到我的耳环了吗,兰波的心脏一角,这种浪漫你们不懂


厄里斯:切,尼克斯给我的心脏都是整个的,你那小气吧啦的生鱼片老婆就扣扣搜搜的掰个角


昼:……

李妄:说吧,你想要什么

昼:命吧

李妄:……怎么都流行玩狠的了


mvp:厄里斯

—————


昼:我怎么就一个破石头戒指和一个破标记,还是老头子最抠


厄里斯:我会用大腿骨磨戒指,你带着大腿骨来,手工费我收你八折


—————


李妄:怎么感觉裤管边边有点凉

突发奇想,无厘头


白楚年:看到我的耳环了吗,兰波的心脏一角,这种浪漫你们不懂


厄里斯:切,尼克斯给我的心脏都是整个的,你那小气吧啦的生鱼片老婆就扣扣搜搜的掰个角


昼:……

李妄:说吧,你想要什么

昼:命吧

李妄:……怎么都流行玩狠的了


mvp:厄里斯

—————


昼:我怎么就一个破石头戒指和一个破标记,还是老头子最抠


厄里斯:我会用大腿骨磨戒指,你带着大腿骨来,手工费我收你八折


—————


李妄:怎么感觉裤管边边有点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