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历千

187浏览    4参与
狗狗拖鞋

【历千】Sometimes

*和朋友交换做饭产物

*语句段落不对接🈶,字数2k+

*千濑视角>历视角


1.

实际上山中历并不喜欢在这种时间出游,或者说他根本不喜欢出游。出门就要花钱,没有工作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的男人显而易见不会有什么积蓄,出门前还得换衣服、检查电器关闭情况,查看门窗……总而言之就是一堆的麻烦事需要解决。再说自己单独出门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一觉睡到自然醒。早饭百分之八十概率能睡过去,家附近就有便利店,午饭晚饭基本全部用快餐解决……时间一长,当这些成为习惯以后他也就更加懒得出门了。

2.

但这些事在飞鸟川千濑的到来后都被彻底抹杀了。这个在初中就已经开始休学的表妹似乎对自己的过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和朋友交换做饭产物

*语句段落不对接🈶,字数2k+

*千濑视角>历视角


1.

实际上山中历并不喜欢在这种时间出游,或者说他根本不喜欢出游。出门就要花钱,没有工作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的男人显而易见不会有什么积蓄,出门前还得换衣服、检查电器关闭情况,查看门窗……总而言之就是一堆的麻烦事需要解决。再说自己单独出门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一觉睡到自然醒。早饭百分之八十概率能睡过去,家附近就有便利店,午饭晚饭基本全部用快餐解决……时间一长,当这些成为习惯以后他也就更加懒得出门了。

2.

但这些事在飞鸟川千濑的到来后都被彻底抹杀了。这个在初中就已经开始休学的表妹似乎对自己的过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不仅一直跟在他后面“前辈前辈”地喊个不停,偶尔还会问出一些无边无际没有确切答案的问题。山中历也实在不算是个好家长,他对“如何教育并照顾孩子”之类的问题一窍不通,开始只会死板地靠着记忆中小孩都爱吃甜味的理论给她塞各式各样的糖果。在发现千濑是个思想比较成熟的孩子后更是如释重负,将原本有打算过勉强树立的好哥哥形象抛得一干二净,每天只是随意嘱咐几句就把人放置在一边不管了。但毕竟千濑还是好动的年纪,在家度日时间一长也会觉得无聊。短暂的熟悉之后不仅自告奋勇成为了他的人肉闹铃,莫名学会了各种闹钟铃声的调子,还无师自通顿悟了各种非常折磨人的喊人起床方法。有次甚至在他补眠时为了能够一起出门吃那个传闻中的可丽饼,故意把手冻得冰凉再放到他的被子里。最后还是年纪较大的成年人宣告认输,于是在山中历的生活里就经常会出现像现在一样的、这样的场景:少女将手背在脑后漫无目的地朝前走,后面跟着个看不清面色手插兜慢吞吞挪动脚步的男人。

3.

其实飞鸟川千濑也不爱在这种日子出游——主要是因为讨厌天气。时间一刻不停自夏天朝后蔓延逐渐迈入冬季,女孩子清凉吊带短裤的时代也被迫彻底宣告结束,再像之前一样简单穿着的话会感冒。人类没有动物的皮毛,于是想要出门就只能换上保暖的长袖衬衣和厚重的外套,特意将躯体紧锁在特定的空间中。只是行动不便更让人形成被拘束的错觉,容易让她记起某个同样充满拘束感的地方。自由这个词看起来就很不自由。所有笔画都是迂回曲折。好似渺渺天地一白丁,有心路八千里,还有云和月,奈何囿于条条框框,无论最开始如何的降心相从或者单刀直入,纵横四方终走不成一个人字。

4.

但这种情绪貌似在第一次视线触碰到他时就悄然改变了。或许是“群居动物特性”这样的原因,人类都会无可避免地不自觉寻找与自己相似的家伙互相报团取暖——山中历就是被她认定的“同类”。那个经常出现在家人或者亲戚闲聊时候的谈论里,形容的句子多数是“一个奇怪家伙”的男人只是很平静地站在原地等她,打招呼时用的也是没什么起伏的、像没睡醒一样的声音在讲话。可偏偏曾经困扰自己很久的那些钻进耳朵里的议论、课室里让人讨厌的气氛,只会干没用事情的条框纪律……包括名义上被称为“老师同学”的家伙,喔、还有没意思的学校——在这个人面前好像能消失得一干二净,连带着闷在胸口的不安也可以顺风消失。

5.

相处以后千濑才发觉这位前辈实际上在生活方面非常迷糊,明明已经是成年人却还是很容易被一些连三岁小孩都不会上当的东西骗。他不了解生活小事,更不习惯照顾孩子,所以也从未因为什么原因拘束她的行为——除去过分任性的请求,山中历基本都会同意。不会嘲笑她的爱好品味投过来含着深意的目光,但也不会对她时常做出的莫名举动有什么想法。山中历好像从一开始便和自己之间有一条被折起的分割线,交错但并未相切。中间萦绕着朦朦胧胧的疏离和说不出的涩,像很久以前在蛋糕里无意咬到的柠檬片。千濑偶尔会感觉自己好像看明白了这个家里蹲的男人,有时又好似没弄懂他。但没法否认的是山中历没想过将心扉打开让她看看,所以每次想要一口气走到终点敲门时路上总有一层白雾,挥不散、吹不走。于是女孩开始寻找一切契机试图插足进入对方的世界——使用乱七八糟的方法在各种时机里频繁拉着对方出门。多数时候其实是漫无目的的,本身发生的事情也大概并没有那么引人注意,她也没有非常好奇…可能只是为了去某个很晚才关店的小铺买瓶汽水,也可能是像今天一样为了看冬天的第一场雪。

6.

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奇怪的消息侵入了,山中历总热衷于给她塞各种味道的糖。各式各样,各种形状不同牌子的糖果都有,有时候还会掺着一两颗巧克力——但更多的是随处可见的圆球形棒棒糖。今天的是…蓝莓味的。在千濑记忆里这种蓝莓味的棒棒糖总是会被做成紫色,或许是因为觉得蓝色的糖果看起来不太符合大家对“看起来很甜很好吃”的标准——蓝色在一堆的暖色调里太冷了,凉得过分、大概没有谁会不喜欢靠近温暖的热源吧?千濑望着天无所谓地发散思想,顺手将嘴里的棒棒糖抽出来对着光比划。糖果沾了水更显得晶莹剔透,隐约透出莹莹蓝光。有点像冰,颜色又更接近相片上的海。……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蓝色紫色都没有什么大不了吧。女孩耸耸肩将它塞回嘴里,侧目时恰巧对上刚抬头的山中历的眼。对方的眼睛也是蓝的,眸子冷冷淡淡没什么笑意,只是里面清晰地映着千濑的影子。携了暖意的风忽然而至撩起她的额发,将不远处的树梢吹得哗啦乱响。一切的一切全被混合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那瞬间千濑脑海不自觉闪过刚刚才被自己嫌弃过的糖果,貌似也是这样的、亮晶晶的蓝。男人好像已经习惯了她偶尔的举动,只是懒散地掀了掀眼皮朝她略一颔首就移开了目光。

……嗯,也有可能只是因为这个牌子的棒棒糖也刚好同时拥有葡萄味,可以原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