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历史向诸葛亮

676浏览    28参与
是陌凌啊

【癸卯汉音春节十二时辰‖04:00】【季汉】新春小记

上一棒:@北雁南归 

下一棒:@余桑八百株 


——“这盛世,如你所愿”


新春将至,在校大学生们早早打包好行装,匆匆忙忙踏上回家的路;在外务工的人们迫不及待与家人团圆,畅谈这一年的收获。

与此同时,汉中城外的武侯墓又一次游人如织。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送上一句祝福,一句问候。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晨星回到住处,明日,她也该回家了。在武侯墓的工作并不轻松,整理游人献上的花束和卡片,收拾游客们留下的书信,日复一日。

在大多数人看来,晨星毕业于名校,本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却甘愿守在这小小汉中,干着这样一份“高投入,低回报”的工作。

每逢过年,都有人问起,话语中俱是...

上一棒:@北雁南归 

下一棒:@余桑八百株 


——“这盛世,如你所愿”


新春将至,在校大学生们早早打包好行装,匆匆忙忙踏上回家的路;在外务工的人们迫不及待与家人团圆,畅谈这一年的收获。

与此同时,汉中城外的武侯墓又一次游人如织。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送上一句祝福,一句问候。

结束了一天工作的晨星回到住处,明日,她也该回家了。在武侯墓的工作并不轻松,整理游人献上的花束和卡片,收拾游客们留下的书信,日复一日。

在大多数人看来,晨星毕业于名校,本可以有更好的发展,却甘愿守在这小小汉中,干着这样一份“高投入,低回报”的工作。

每逢过年,都有人问起,话语中俱是惋惜。晨星从来只是笑,很少回答。她很清楚,他们不会明白。那是她坚持了十年的信念,是她一生的执念。

临回家时,她又一次整理了石碑前的花束。即使在冬日的寒风中,墓碑前依旧繁花似锦,竟比春日的花园还绚烂几分。

每一束花中,都立着一张小巧的卡片,上面的字迹或玲珑,或苍劲,无一不述说着对武侯的敬仰。也只有在这时,晨星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还有那样多的人同她一样,坚守着一千八百年前的理想主义。

淡雅的雏菊,热烈的向日葵,他们将最好的祝福献给他,讲述着自己的思念与生活。

“同世异梦,恨不同生”“丞相,我们都在想您”“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或文雅或直白的文字,撞击着她的心。

晨星将卡片一张张收好,她知道,每一张卡片的背后都是一个人炽热的心。

死亡不是离去,遗忘才是。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们一直都在。晨星这样想着,勾起一抹微笑。

“丞相啊”,她低语,“今年就是我们认识的第十年了。”人生又能有几个十年,他们在时空的两端相遇。

晨星想起人们对她的议论,不禁轻笑一声。她蹲下身,抚摸着石碑,晶莹的泪水在晨光下默默闪烁。

“他们都问我为什么要干这样一份工作。”

“可他们不知道,季汉的理想主义亦是我生活中的支柱。”

“丞相,明年见。”

晨星放下手中的花,转身离开。洁白的卡片上只有四个字,新年快乐。

秀丽的满天星依偎着石碑,给萧索的天气平添几分生机。冬日下的武侯墓,又恢复了寂静。

晨星踏上了回家的路,等待下一次重逢,就像曾经的每一年。

当然,人的视野是有限的,总有些事情是她不知道的——

当天夜里的地府中,诸葛亮将收到的花和书信细细收好,回头看向刘备。

“今年孩子们又送来这么多花”,昭烈帝为他的丞相整理好鹤氅,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笑意,“成都那边也是这样,子龙已经在收拾了。”

孔明站起身,看着满满三车花束,笑了起来。环顾一周后,他的目光落在那束雪白的满天星上,招呼身边人“主公,你看”。

刘备自然知晓军师的意思,“是那个姑娘送的吧”。诸葛亮点点头,轻叹一声,“十年了”。

十年了,他们看着她从迷茫走向坚定,从稚嫩走向成熟,唯一不变的,便是那束雪白的满天星。

他们都很清楚,那其间没有说出来的话。

“我携星辰大海赠予你。”

那夜,繁星落入梦中,烟花在九天之上闪耀,描绘出故都的模样。

千万个声音汇聚在一起,在夜空里盛放。

“新春快乐,季汉千古。”


文/安陌凌

新年快乐!不刀哦~

为我糟糕的文笔道歉(哭

是陌凌啊

占tag致歉

[图片]

熟悉的24h回来了确定不来看看吗!

熟悉的24h回来了确定不来看看吗!

是陌凌啊

【中元汉音十二时辰祭怀/8:00】【季汉】繁花深处

正逢中元望明月,千年已过,思君念君。

—上一棒@平明白羽 


—下一棒@逍遥王子 


就算是季汉丞相,也会做梦的,对吧。他会梦见什么呢,夷陵?南阳?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他会梦见先帝对不对,我知道。五原星落,他的灵魂飞到了更高处。

不信你看,那武侯祠的每一株花,都为他而盛放,为他们盛放。繁花深处,又是谁的思念。

凛凛人如在,谁云汉已亡。

  

以下正文

————————————————————

诸葛亮又做梦了。

他向来少梦,自出祁山以来,却几乎夜夜在梦里见到那人,惊醒时枕巾俱被打湿。

火光四起,兵戈相交,拼死鏖战换来的竟是最后一场失败,他想喊,却...

正逢中元望明月,千年已过,思君念君。

—上一棒@平明白羽 


—下一棒@逍遥王子 


就算是季汉丞相,也会做梦的,对吧。他会梦见什么呢,夷陵?南阳?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他会梦见先帝对不对,我知道。五原星落,他的灵魂飞到了更高处。

不信你看,那武侯祠的每一株花,都为他而盛放,为他们盛放。繁花深处,又是谁的思念。

凛凛人如在,谁云汉已亡。

  

以下正文

————————————————————

诸葛亮又做梦了。

他向来少梦,自出祁山以来,却几乎夜夜在梦里见到那人,惊醒时枕巾俱被打湿。

火光四起,兵戈相交,拼死鏖战换来的竟是最后一场失败,他想喊,却无法出声,想哭,泪水瞬间便被烤干。

每次醒来,中衣皆被汗湿,唯独这次不同——梦中之景并非夷陵,却是南阳。

“亮愿效犬马之劳”他听见自己说。大汉丞相是何等清醒之人,只消一瞬,他便知晓眼前景象不过黄粱一梦。

他不愿醒来,一生未沉湎于外物的丞相第一次被绊住了,为自己的梦境沉浸。

先帝啊,他想,这北伐梦,终究是要断送在亮这里了。他想,上天还是宽容的,让离去之人入他的梦。

他想,他不甘心,至少再努力一下吧,用生命做最后的赌注。

“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一字一句。怀着怎样的心情,书写他的孤勇,他的坚毅,他的决绝。

他藏起了自己的情感,不再是孔明先生,只是大汉丞相。

也许只有在夜深人静瑟瑟秋风的掩盖下,他才允许自己脆弱一次,痛哭一场。

他哭季汉命数奄奄,他哭克复中原梦想破碎,也许,他还在哭他们的离去吧。

昔日才学艳艳的少年郎,如今日渐憔悴,有人说,也许他老了。但他不过中年啊,他只是,孤独。

水失了他的鱼,军师失了他的臂膀,丞相失了他的虎将。

池鱼戏水,几乎逼出他的泪,但他不能哭,诸葛孔明可以哭,但是大汉丞相不可以。

他是孤独的,命运同他开了一个玩笑,他注定孤独。

七灯穰星,他求的不是自己的十二年,是季汉的未来。

灯火明灭,渐暗,他明白,一切都结束了。“丞相保佑”四个字重如千钧,砸落他的泪水。

拿不起的笔,追不回的梦,留不住的故人。

冰冷的触感,是雨吗,他想,是泪吧。

亮,再不能讨贼了,他想。

就算中原是梦,也不必再醒来了。

五丈原接住了这个漂泊的灵魂,以及他最后的不甘。

安得万里风,飘飖吹我裳。是来自长安的风吗,吹起他鬓间白发。

秋风瑟瑟,残阳如血,悠悠苍天,何薄于吾。

后来,鲜血见证这个如烟花一样的朝代落下帷幕,武侯,成了丰碑,他们,成了传奇。

不过即使神算如丞相,也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对吧。

比如——

“你说你,年卡都办了,这下雨天这么着急干什么?”身着红衣的女孩一边挡雨一边抱怨,甚是狼狈。

她身前的白衣女孩却脚步不停,连头都没有回一下“等献过花我和你说嗷~”

“欸?!你……还卖上关子了……”红衣女孩语气中倒是不见一丝不快,她的闺蜜她太熟悉了,一旦认定一件事,付出多大代价也不在乎。

说说闹闹,到了武侯祠门口,二人一改之前玩闹的神色,肃立凝视。

她们身上俱被雨打湿,怀里的花倒是开的灿烂,仿佛刚从枝头飞下,是盛夏模样。

即使在这样的雨天,祠堂内依旧是花海一片,仿佛整个世界都繁花深处。

二人献过花,三鞠躬,白衣女孩缓缓开口。丞相,她说,现在天下一统,我们都是汉民族。

雨淅淅沥沥,看不清她的脸上是雨水还是泪水。

走出武侯祠,白衣女孩还是久久没有回过神。她的同伴看不下去,轻拍她肩头“青雨,你怎么了?”

“佳佳,我昨天做梦了,丞相他问我,现在天下是不是统一了,人们是不是安居乐业,他还说每年我们给他的花他很喜欢。”女孩的声音在雨中荡开,有些颤抖。

“那以后,咱有空就来吧,给丞相讲讲现在的事情,顺便送个花!”被叫做佳佳的女孩眼睛很亮,似有星辰落入。

“那就说定啦!”

很多年后,她们都长大了,唯独这个习惯没有改变,武侯祠的花海,一年一年,将敬意蕴藏在繁花深处。

一代又一代人,讲述着时代的变化,仿佛他们不曾离去。

这大概是丞相不曾预料的,季汉的火,燃烧到千年后,燃烧进每位旅人心中。

在繁花深处,寄托思念。

季汉的英魂啊,你们可看见,这万里锦绣河山,如梦似幻。

坐上飞驰的高铁,从成都至西安,沿途风光无限。只是,没了他们,没了我的理想国。

抚过青史几传,我们走过的地方,都有他们的影子。

年轻的旅人啊,跟随最后的钟声,踏上你们的旅途。

在繁花深处,执剑向阳。


文/安陌凌

好的这大概不是刀子,文笔就这意思了凑合看吧

是陌凌啊

占tag致歉

中元汉音十二时辰

预告

这一生,换来了什么。

       换来了将士疼痛的哀嚎,换来了鲜血染红的大地,换来了无数张牛皮地图上密密麻麻的规划,却又变成了投降那日卷起的一阵凉风。

      但也换来了百姓的半生安稳,换来了永世不灭的汉家火焰,燃至今日,他们的目光之中,仍然闪耀着群星璀璨。

——中元祭怀24h产粮活动,于农历七月十五,公历八月十二开启。——

[图片]

[图片]

[图片]


中元汉音十二时辰

预告

这一生,换来了什么。

       换来了将士疼痛的哀嚎,换来了鲜血染红的大地,换来了无数张牛皮地图上密密麻麻的规划,却又变成了投降那日卷起的一阵凉风。

      但也换来了百姓的半生安稳,换来了永世不灭的汉家火焰,燃至今日,他们的目光之中,仍然闪耀着群星璀璨。

——中元祭怀24h产粮活动,于农历七月十五,公历八月十二开启。——


是陌凌啊
占tag致歉 千年难忘怀,汉音...

占tag致歉

千年难忘怀,汉音犹在耳

❗中元节祭怀产粮24h❗

主题‖季汉

欢迎各位太太进组

无审核 

图‖画‖文 均可

个人向‖cp向‖全员向 均可

怀念之心 可抵万物 可越千年万山 递君身旁

占tag致歉

千年难忘怀,汉音犹在耳

❗中元节祭怀产粮24h❗

主题‖季汉

欢迎各位太太进组

无审核 

图‖画‖文 均可

个人向‖cp向‖全员向 均可

怀念之心 可抵万物 可越千年万山 递君身旁

是陌凌啊

【季汉】太平诉

诈尸更文⚠没有糖也没有刀⚠ooc是我的⚠没有文笔胡说八道⚠央三梗⚠


--“如果有来世,许他一个天下和乐。”

久经战乱之人,亦是最悲天悯人之人。江水之上,面对波涛,不知丞相,心中是怎样汹涌。

火烧藤甲,本是万般无奈之策,士兵也是平民,不幸生于乱世,丧命烈火之下。

如果有来世,莫要辗转于战火中了。

从思绪中抽离,一缕月光溜入窗棂,细细描摹书页的形状,恍然见那人走来。

动作比思想更快一步,毫不犹豫向人行礼。

“丞相。”

羽扇轻摇,对面之人并未开口,不过随意看向四周,沉吟良久。

“如今天下可太平?”

刚要脱口而出的太平二字生生止于唇齿间,思绪翻涌,近日新闻一件件从脑海中闪过。...

诈尸更文⚠没有糖也没有刀⚠ooc是我的⚠没有文笔胡说八道⚠央三梗⚠


--“如果有来世,许他一个天下和乐。”

久经战乱之人,亦是最悲天悯人之人。江水之上,面对波涛,不知丞相,心中是怎样汹涌。

火烧藤甲,本是万般无奈之策,士兵也是平民,不幸生于乱世,丧命烈火之下。

如果有来世,莫要辗转于战火中了。

从思绪中抽离,一缕月光溜入窗棂,细细描摹书页的形状,恍然见那人走来。

动作比思想更快一步,毫不犹豫向人行礼。

“丞相。”

羽扇轻摇,对面之人并未开口,不过随意看向四周,沉吟良久。

“如今天下可太平?”

刚要脱口而出的太平二字生生止于唇齿间,思绪翻涌,近日新闻一件件从脑海中闪过。

良久,仍是开口道“太平,只是....”

迎上对面疑问的目光,不由咬紧下唇。怎么向他说呢,说仍有作乱之人?他会失望吧....

罢了,说吧,鼓足勇气,缓缓开口。“丞相,如今,仍有伤害黎民之事,但国内已无战争。”

他听罢点点头,微叹一声。不知为何,一股无力感从心头升起--虽然不是第一次了。

千年之后,本该是祥和景象的。

还未从感伤中清醒,便听丞相郑重开口:“无战争,我江山社稷安矣。”

是啊,如今,再也无需受托孤之痛,再也无需六出祁山鞠躬尽瘁.....

“可是...本该...更好的...”泪水不争气的落下,明明改变不了,但还是会心痛。

丞相轻笑一声,是无奈的。“是啊,进步不够,便是退步,但总归,会更好的。”

“小姑娘,你还年轻,保护好自己,你们的社会,会更好的,因为你。”

他转身离去,回眸之时,看到他又笑了起来。

“那些花,很美。”

“谢谢你们。”


文/安陌凌

观最近新闻有感,会好的吧。


下一篇(也不)一定不划水

暗香疏影

最爱的三人组

p1刘备

p2诸葛亮

p3姜维

都是青年时期

最爱的三人组

p1刘备

p2诸葛亮

p3姜维

都是青年时期

是陌凌啊

【季汉】为君,远涉,不归

胡言乱语警告⚠刀子警告⚠


——为君,远涉,不归。

——季汉之“老中青”三代

——最具代表的三个人。刘备,诸葛亮,姜维

刘备与诸葛亮相差20岁。

诸葛亮与姜维相差20岁。

——这是一场跨越了三代人的战斗。


刘备是红色,尽管他的表字中有一“玄”字,但他仍旧是绚烂的红。

他像是一座宫殿,红墙青瓦,庄严又包容。无数人凝望,以手抚过围墙,会感到来自手心的炽热。那是一种精神力量,是哪怕历经风雨,也要有白手起家的勇气。

最终,这座宫殿消失在一场大火中,一夜间,只余下断壁残垣。

很多年后,人们经过这里,还是满怀敬仰。

——“那座宫殿,多么雄伟。”


诸葛亮是青蓝色,那是风雨洗...

胡言乱语警告⚠刀子警告⚠


——为君,远涉,不归。

——季汉之“老中青”三代

——最具代表的三个人。刘备,诸葛亮,姜维

刘备与诸葛亮相差20岁。

诸葛亮与姜维相差20岁。

——这是一场跨越了三代人的战斗。


刘备是红色,尽管他的表字中有一“玄”字,但他仍旧是绚烂的红。

他像是一座宫殿,红墙青瓦,庄严又包容。无数人凝望,以手抚过围墙,会感到来自手心的炽热。那是一种精神力量,是哪怕历经风雨,也要有白手起家的勇气。

最终,这座宫殿消失在一场大火中,一夜间,只余下断壁残垣。

很多年后,人们经过这里,还是满怀敬仰。

——“那座宫殿,多么雄伟。”


诸葛亮是青蓝色,那是风雨洗礼后天空最澄澈的颜色。

他就像是一片青天。人们可能不会每时每刻去注视,但只要他在,就是心安的。他从来没有彰显过自己的功绩,他几乎什么都没有为自己留下过。他不是撑起了天,他就是一片天。

最终,这片青天被乌云遮盖,自那天起,日出不再,阴雨不止。

恐惧也像暴雨,淋湿了每一个人的心。

——“天塌了。”


姜维是什么颜色?没有人知道。也许他曾是一道彩虹,但后来,他只是黑暗中的微光。

他像是一支蜡烛,一支黑暗中的蜡烛。没有人见到过他真正的颜色,人们只能看到他在黑暗中燃起的点点火光。一支蜡烛是无力回天的,但倘若燃尽自己,是否也算承了遗志?

最终,这支蜡烛在黑暗中结束了一生。真正的黑暗,从这时开始。

很久之后,人们还没有习惯他的离去。

——“蜡烛灭了,可还是会梦到他。”


刘备是雄伟的宫殿,他离去后,人们还会记起他不灭的精神。

诸葛亮是澄澈的青天,他离去后,人们自此陷入无尽的恐惧。

姜维是坚定的烛光,他离去后,人们在黑暗中一次次念起他。


他们是一个时代,结束后,千百年来,空余泪痕。


文/安陌凌

连着听了为君,远涉,不归,没控制住情绪的产物。

大家看法可以不同,这只是我对他们的一点点感觉

或许会有五虎上将版的。

正月十八有惊喜,敬请关注。

是陌凌啊

【季汉】星河转

(一)

我捡到了一颗星星。

哦,不对,应该说是接到。

那天是...农历八月廿八,我独自走在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径上。

别问,问就是去给丞相云献花了。

星光格外闪烁,闪烁到我发觉这不对劲。

因为,它在下坠,在向着我,下坠。

在身体应激作用下后撤一步,注视着流星落在脚下的地面,砸出一个小坑。

坠入凡间的流星就失去光彩了,所以我捡起它时,看到的只是一块比手掌还要小的陨石。

鬼使神差般,我将它攥在手中。

当天晚上,我的床头就多了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

(二)

说来也怪,自从有了它,我做梦的频率明显升高。

梦是清晰的,能看到青翠的竹林和冬日的腊梅。

能听到马蹄声声,雪落肩头,浸湿衣...

(一)

我捡到了一颗星星。

哦,不对,应该说是接到。

那天是...农历八月廿八,我独自走在一条没有路灯的小径上。

别问,问就是去给丞相云献花了。

星光格外闪烁,闪烁到我发觉这不对劲。

因为,它在下坠,在向着我,下坠。

在身体应激作用下后撤一步,注视着流星落在脚下的地面,砸出一个小坑。

坠入凡间的流星就失去光彩了,所以我捡起它时,看到的只是一块比手掌还要小的陨石。

鬼使神差般,我将它攥在手中。

当天晚上,我的床头就多了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

(二)

说来也怪,自从有了它,我做梦的频率明显升高。

梦是清晰的,能看到青翠的竹林和冬日的腊梅。

能听到马蹄声声,雪落肩头,浸湿衣襟。

能听见那一句,为图将军之志,亮愿效犬马之劳。

年轻的先生气宇轩昂,羽扇轻摇,天下大势跃然纸上。

那时,无声胜有声。他们对视,河山肃穆。

毫无征兆的,我愣住了。

原来,这就是,开端。

寒风乍起,无意间回头,我看到,一颗明星落在肩头。

闪烁的,无声的。

我转身,突然就想起一句话。

是前不久看到的吧。

“鱼水相得,生死以之”

(三)

梦是什么颜色的?

如果一年前有人问我这句话,会被我骂回去“你中二病犯了吧”。

但现在,我也开始思考了。

梦,是烈火烧出的光彩。是赤壁一场大火,燃出汉室的兴盛。

羽扇一挥,东风召之即来,曹军挥之则去。

第一次觉得,火,也可以是世间最美的风景。

真好啊,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哪怕知道这是梦,也不醒来了吧。

真想就这样看着他们。

我接住身侧飘来的小星星,笑了。

“谢谢你啊,让我看到这些。”

目光转回江畔,轻舟已经远去。我没有走,反正都是要醒的,那还不如,趁现在搞点事情。

气沉丹田,大吼一声

“丞相就是永远的神!”

叶,我跑了。

(三)

我讨厌寒冷天气的月光,这会让我很痛苦。

比如现在。

我祈祷了很多次,不要让我看到这一幕,但,没有用。

就是那夷陵一场火,烧尽了宏大的梦。为什么,也是火。

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一躺一跪。

十七载君臣情,还记得草庐三顾,还记得赤壁一战,还记得,他们每一次的胜利。

多希望这是一场真正的噩梦,梦醒时分,汉室已兴。

多希望这是又一个计谋,华光普照之时,百万大军冲入帝都。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还记得,桃园中的铮铮誓言,还记得,草庐中的君臣执手。

没有干涸的哭声,没有不合时宜的爆发,有的只是,一片寂静。

过了今晚,便是阴阳异世。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落泪的。

月色喑哑,泪水居然也这样寒凉。

(四)

你说,烟花好看嘛。当然好看。

那你见过烟花一样的朝代吗。

我说的不是短暂,是绚烂。是,死于燃烧。

我看到了,那个大将军,用自己最后生命发出日月幽而复明的誓言。

我看到了,诸葛大旗在三军阵前猎猎作响。

鲜血亦是鲜花,洒在他们走过的每一寸道路。

已经是尾声了,一个朝代的尾声。

可为什么要放弃,他们,不要放弃。

哪怕是计谋成空,也要同归于尽,哪怕是大势已去,也要以死明志。

这不是神话,这是一群人的故事。

天边的星辰从未那样耀眼,那是他们的心火。

我抬手接住,星辰化作利剑。

这是给我的吗,我愣,片刻,向着眼中的敌人击去。

(五)

梦碎了。在我拔出剑的那一刻。

那颗星星,安静地睡在我的床头。

我看着它,不知该作何反应。梦里的一切那样清晰。

最后,好像听到了一句话,是什么来着?

我拼命回忆。

哦,想起来了。

“你来晚了”

是啊,我来晚了,我终究,晚了一千八百年。


文/安陌凌

新年快乐各位同好!

其实是伪·季汉全员

是陌凌啊

【季汉】夜记梦

[图片]

是个挺奇怪的梦境,不是梦女哦

吃刀愉快!

是个挺奇怪的梦境,不是梦女哦

吃刀愉快!

暗香疏影
谁攻谁受重要吗?他们俩,最天生...

谁攻谁受重要吗?他们俩,最天生一对!

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大喊:玄亮玄就是最真的!

不得不说长野刚老师画得真好!

谁攻谁受重要吗?他们俩,最天生一对!

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大喊:玄亮玄就是最真的!

不得不说长野刚老师画得真好!

媵玔女

净化tag

越是喜欢诸葛亮,对于刘备亲手毁了诸葛亮当初提出的孙刘联盟的行为就越是厌恶。想想刘备都是怎么对待丞相的,也难怪在刘备刚去世的同年,丞相就会迫不及待的建议后主改换年号了。这是已经对刘备忍无可忍到什么地步了。

我强调一点,我无意跨平台出警,也不针对任何人,只是出于一个亮粉本心,看不过去某些粉丝各种打着爱亮的旗号,把最好的丞相按头拉郎给一个他亲自用改年号证明了自己又多反感那个人的行为。并且这群玄亮粉实在太双标,既不是乐乎开发者,也不是网易股东,是如何做到虽普却信,把平台和tag当成自己家的呢?真是令人费解。

净化tag

越是喜欢诸葛亮,对于刘备亲手毁了诸葛亮当初提出的孙刘联盟的行为就越是厌恶。想想刘备都是怎么对待丞相的,也难怪在刘备刚去世的同年,丞相就会迫不及待的建议后主改换年号了。这是已经对刘备忍无可忍到什么地步了。

我强调一点,我无意跨平台出警,也不针对任何人,只是出于一个亮粉本心,看不过去某些粉丝各种打着爱亮的旗号,把最好的丞相按头拉郎给一个他亲自用改年号证明了自己又多反感那个人的行为。并且这群玄亮粉实在太双标,既不是乐乎开发者,也不是网易股东,是如何做到虽普却信,把平台和tag当成自己家的呢?真是令人费解。

是陌凌啊

【季汉】八月廿八

[图片]


咱就是说晚发了一天


咱就是说晚发了一天

暗香疏影

带有情绪的碎碎念

*非常主观,慎入


不吐不快,最近看到说亮子看人眼光没有荀彧好,备子累死了亮子之类的话,我就想笑。

某些人永远不懂,有一个人,一项事业,值得你去付出你的所有,就算旁人觉得苦,你也会觉得快乐的。

亮子很有自己的主见,自己选的人和事业值不值得,他心里最清楚,否则,备子刚刚死,季汉周边岌岌可危,曹魏那边发来劝降书,他立马投降了。

亮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后悔当年的选择,哪来的可怜?备子和斗帝都给予了他常人不能想象的信任,哪里可怜?不知道比“以忧薨”快乐了多少倍!


*非常主观,慎入


不吐不快,最近看到说亮子看人眼光没有荀彧好,备子累死了亮子之类的话,我就想笑。

某些人永远不懂,有一个人,一项事业,值得你去付出你的所有,就算旁人觉得苦,你也会觉得快乐的。

亮子很有自己的主见,自己选的人和事业值不值得,他心里最清楚,否则,备子刚刚死,季汉周边岌岌可危,曹魏那边发来劝降书,他立马投降了。

亮子自始至终,都没有后悔当年的选择,哪来的可怜?备子和斗帝都给予了他常人不能想象的信任,哪里可怜?不知道比“以忧薨”快乐了多少倍!


暗香疏影

p1面对隔壁老曹的鸡舌香

p2面对东吴伸出的橄榄枝“能贤亮而不能尽亮”

p3耷拒绝夺荆州时的你亮

(或许有点亮玄倾向)

p1面对隔壁老曹的鸡舌香

p2面对东吴伸出的橄榄枝“能贤亮而不能尽亮”

p3耷拒绝夺荆州时的你亮

(或许有点亮玄倾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