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压切不动

1594浏览    41参与
苏打硫酸铜

猫团子与酒心糖【1】

bug多逻辑混乱排版混乱一切都混乱的党费,图看不清发文字版吧,我太难了,公开处刑

压切不赛高。

*刀剑乱舞腐向同人

*原题为《染上赤红的梦.》

*主cp压切不,可能含有副cp烛♀本♀/俱利山♀/药宗药/鹤莺/包三日♀/一期雪/膝髭♀/般♀小龙♀/肥前南海♀

*还有其他cp自由心证

*魔改名称有,例如长谷川国重(压切长谷部),相州行光(不动行光),吉光药源(药研藤四郎),左文字义元(宗三左文字)等

*私设多

*ooc屑大作

*因为不动近侍曲实装所以捞改

*bug可能多

*是根据cp画的画迅速创作的屑同人,当时本本还没出

*有些地方他们的反应使用跑团用骰子进行决定,但是并没...

bug多逻辑混乱排版混乱一切都混乱的党费,图看不清发文字版吧,我太难了,公开处刑

压切不赛高。

*刀剑乱舞腐向同人

*原题为《染上赤红的梦.》

*主cp压切不,可能含有副cp烛♀本♀/俱利山♀/药宗药/鹤莺/包三日♀/一期雪/膝髭♀/般♀小龙♀/肥前南海♀

*还有其他cp自由心证

*魔改名称有,例如长谷川国重(压切长谷部),相州行光(不动行光),吉光药源(药研藤四郎),左文字义元(宗三左文字)等

*私设多

*ooc屑大作

*因为不动近侍曲实装所以捞改

*bug可能多

*是根据cp画的画迅速创作的屑同人,当时本本还没出

*有些地方他们的反应使用跑团用骰子进行决定,但是并没有完全按照跑团的规则来

*有一点推理向,每篇会多少留出线索

*伪骨科

*部分角色性转有

*女装要素可能有

*转世要素有

*可能有点架空的现pa

*原创人物有

*我废话是不是有点多,多就对了

*以上,注意避雷

————————————————

下午的某个课间。
 sw学院(全称sword学院)的操场上。
 长谷川国重在喧闹的人群中走着。
 人群中有时候会传来类似于“啊,长谷川老师”“长谷川老师您好!”的声音。
 放在平常,他或许会一一应答——但现在不同,这些声音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就是杂音。
 他刚刚闻到了甘酒的味道。
 长谷川那紫色的双目似乎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
 忽然,他快步朝一个方向走去。那里站着一个将紫色长发用白色发带扎成马尾的少年——远看有点像个少女,是长谷川从来没见过的人……那少年手里拿着酒。
 很多人的目光都投向那个方向。
 他走到那少年的背后,轻轻的戳了少年的后背两下,那少年便转过头,他看起来有些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少年的表情一瞬间有一些惊讶,不过很快又变回平常的表情。
 长谷川突然发现,这个少年的左手上有像是烧伤的痕迹。
 “同学,请不要带酒来学校……”他让语气尽量柔和。
 少年本来比较温和的表情瞬间变了,变的比翻书还快。那是愤怒的表情——虽然是这样,但给某些人的感觉是……有些可爱?
 “嗝、你管我?”
 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大多数都是“这孩子大概是要完蛋了”“唔心疼他一秒钟”“噫这家伙落到长谷川老师手里怕是吃枣药丸”之类的话语。
 也有“唔啊这个孩子好可爱啊”“不、不会又是三条剑老师那种外貌欺诈系吧”这样的话。
 “……”
 长谷川的脸色变得异常阴沉——「那脸色就仿佛我做的料理一样。」紫发少年之后对着他的竹马这么说。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长谷川面前的人沉默一会,闭上眼答道:“…我叫相州行光…嗝、哪个班愿意要我这个废柴啊…。”相州行光又睁开了双眼。
 “这孩子怎么回事”长谷川想着。
 还没等他问下一个问题,相州行光就挤进围观的人群,快速消失在长谷川的视野里。

长谷川结束了当天在学校的工作,回到家。
 完成了学生作业的批改以及第二天的备课后天已经黑的彻底,还下起了雨。他躺在床上,不知为何想起那个叫相州行光的少年。
 “为什么要说自己是废柴…而且…好熟悉的感觉。”
 这样想着,他感觉眼皮越来越沉。

电话铃声吵醒了他,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
 「相州薰」。收养他那家人的亲生女儿。
 已经不早了,这种时间突然给他打电话?可能真的有急事吧。
 “喂?…”长谷川接听了电话。
 “长谷川君~有点事想拜托你!”

[因为这个女孩子一旦累了说话就没有重点所以跳过才不是我懒的写呢!]

“…所以你想表达的意思是,母亲和你要去国外,母亲收养的那个孩子暂时让我照顾?…那孩子也不小了吧。为什么…而且已经这么晚了,说来这个孩子自从领养来到现在都不让我见一面是为什…”长谷川皱起眉头。
 电话那头的女生打断了他的话。“求你了啊我亲爱的弟弟——!!我们没法带他去国外啊。…他应该快到你那边了,我们也快上飞机了,就这样,拜拜~”
 “嘟”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

“咚咚”的敲门声。差点再次睡着的长谷川打开门……哇!金色传……个锤子。
 是他早上看见的那个紫头发的,名叫相州行光的男孩子,看起来已经醒了酒。他全身湿淋淋的,抱着用来裹着两只活着的小东西的外套,长谷川听见他们发出微弱的叫声。
 两人四目相对,沉默着。
 气氛尴尬了起来。
 “………啊。…长谷…川老师?”相州行光试图打破这份沉默。
 长谷川感觉自己有点头痛。“…进来吧。啊,你外套里裹的是什么?”他看着面前那刃手上的东西。
 “…是路上看到的两只流浪猫,如果不把他们带走的话也许会死…”相州行光低下头。
 “猫我来照顾。你先去洗澡…之后我想和你谈谈。”


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长谷川国重突然回忆起了什么。

那天大概是长谷川在sw学院国中部时的一个周六【因为学校规定住校生只有周末能回家】。
 他回到家,在进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孩子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当他试图找那个小孩子的时候,被薰阻止了。
 那个小孩子的样子他记不清了,但是好像个子和相州行光差不多。

还有一次,大概是长谷川还在收容所的时候。
 那个时候是春天,小长谷川突然想看看夜晚的樱花,就偷偷跑去了离收容所有点远的小山坡。那里有很多樱花树。
 离长谷川很远的一棵树下,站着一个人。那个距离下,只能看到那个人扎着和相州行光一模一样的辫子。
 后来的事情他记不太清,甚至连回收容所的方式都忘了。

小猫的的叫声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他看向从那件有点脏的外套里钻出来出来的两只小猫。
 一只是三花猫,一只是尾巴上带一点黑色毛的白猫,看起来有两个月大。

它们走到长谷川脚边,轻轻的蹭了蹭他。

【tbc.】



本章掷骰

长谷川国重:
 1d100
 侦查
 28/65 成功
 39/65 成功
 灵感
 86/80 失败
 50/80 成功
 12/80 成功
 36/80 成功
 76/80 成功
 99/80 大失败
 

奇異果

--吐子生賀--[刀劍亂舞][壓切不]開冷氣的交換條件(?)

*CP長谷部X不動(壓切不)

*自設本丸內部結構(?)

*R18字母文注意

*吐子生快OWO//

******************************

連結: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84683591902898&mod=zwenzhang

*****************************

這算後記嗎(?):

……

………

……嘛總之,吐子生日快樂~~~

 哇啊啊我第一次認真的把一篇字母文完成… 

我覺得我把人生到此的經歷(?)全都拿來發揮了(腦袋...

*CP長谷部X不動(壓切不)

*自設本丸內部結構(?)

*R18字母文注意

*吐子生快OWO//

******************************

連結: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84683591902898&mod=zwenzhang

*****************************

這算後記嗎(?):

……

………

……嘛總之,吐子生日快樂~~~

 哇啊啊我第一次認真的把一篇字母文完成… 

我覺得我把人生到此的經歷(?)全都拿來發揮了(腦袋乾癟 

認真懷疑以後我還寫得出字母文嗎… 

由於是昨天半夜到現在為止的現榨文(?)

超級壓底線欸吐子的生日都快過了… 

所以錯字或是有複製貼上錯誤的地方之類的就先不要在意了我之後再慢慢改…

 反正再怎樣都不會比昨天的錯誤大(死 

很開心能夠認識吐子,今年已經是第二年了,能夠一起吃吃壓切不真的很開心

最近總是很不平靜,希望今天屬於吐子的日子能夠看看文好好放鬆(? 

往後也請多指教了(≧▽≦)☆ 

本文真正的後記(?:

因為是現榨文,於是在台北剛完成搬家的空曠房間裏,看著以前寫的一些小片段思索著,很熱很熱的思索著,於是開了冷氣,於是冷氣就誕生了(???? 

原本是想寫關於本丸冷氣的很可愛的甜文(按吐子希望 

寫著寫著,想說難得吐子的生日給個撒必思好了,於是加進了字母 

然後寫著寫著長谷部就變態了起來…(中途還跑去跟吐子自首了… 

這樣的一篇文章 

寫到後來真的很希望他們快點結束Wwwwww

你們也做太久了吧!!

 …希望我以後還是寫的出字母文…

奇異果

[刀劍亂舞][壓切不]心歸之處

*CP長谷部X不動(壓切不)

*改編遊戲原設定

*注意,有些微死亡意願描寫

***********************

「鏘!」

一道閃光伴隨金屬聲劃破空氣,眼前的敵刀在紅黑色血液噴濺的瞬間,化成了粉末,隨著風飄散而去。

將半截刀插入土裡,支撐著幾乎支離破碎的身體。

長谷部稍早還覺得這只是個像是帶學生戶外教學一樣的遠征,奉命帶著一群經驗還很少的粟田口短刀們先到幾個地點去蒐集情報與資源。

誰都沒想到,幾乎沒甚麼危險的遠征居然會遇到逆行軍,更沒想到敵方居然會這麼難纏。

身為隊長的長谷部,在大家都受了不輕的傷後下了隊長命令,要大家先撤退讓自己墊後,並與赤色大太刀對決。

好不容...

*CP長谷部X不動(壓切不)

*改編遊戲原設定

*注意,有些微死亡意願描寫

***********************

「鏘!」

一道閃光伴隨金屬聲劃破空氣,眼前的敵刀在紅黑色血液噴濺的瞬間,化成了粉末,隨著風飄散而去。

將半截刀插入土裡,支撐著幾乎支離破碎的身體。

長谷部稍早還覺得這只是個像是帶學生戶外教學一樣的遠征,奉命帶著一群經驗還很少的粟田口短刀們先到幾個地點去蒐集情報與資源。

誰都沒想到,幾乎沒甚麼危險的遠征居然會遇到逆行軍,更沒想到敵方居然會這麼難纏。

身為隊長的長谷部,在大家都受了不輕的傷後下了隊長命令,要大家先撤退讓自己墊後,並與赤色大太刀對決。

好不容易脫險,但代價卻不低。

「咳咳…」鮮血伴隨著嗆咳從嘴裡湧出。

背上、手臂上、腿側的傷口深可見骨,胸口與腹部也幾乎血肉模糊,傷口無止境似的冒出血珠,但長谷部已經沒有力氣去幫自己做任何止血處理。

長谷部苦撐著幾乎要昏厥的意識,想使力在身上尋找回本丸的傳送珠,但只是稍稍移動手指,便重心不穩的倒地,而後再也無法撐起身體。

這副身體是審神者使用靈力聚集在刀上而形成的,擁有了人類身體後,本體與人體的傷害會互相影響,就算本體沒有損傷,人體受到嚴重的傷害後還是會死亡。

該死的!難道真的要在這個地方消失了嗎?

一直以來,為了主人、為了命令,就算死亡也是一件非常光榮的事情,長谷部是這麼想的。

從以前沒有人體,到現代為了審神者而戰,甚至是此時此刻,一直都是這麼想著。

『但,我居然在害怕。』長谷部想著。

以前還只是兵器時,沒有心,沒有溫度,甚至渴望飲盡鮮血使自己更加鋒芒。

然而成為人、有了心以後,卻開始貪圖情感了。

貪圖著與審神者的關係、貪圖著與本丸內同伴們的感情、貪圖著這副身軀所感受到的一切溫暖。

尤其,是那抹紫色長髮的身影。

那個比誰、比任何事物都還要重要的人。

長谷部想起,前一晚才剛跟對方冷戰,只因為對方稍微貪杯而自己覺得不妥。

明明只是擔心對方,只要把心情說出口了、傳達了,是不是就不會遺憾了。

愧疚嗎?後悔嗎?如果能夠重來,如果能夠選擇,如果能夠預先做些什麼…

但,這些都只是如果。

「呲——」

背後不到幾公尺處又傳來時空被劃破的聲音。

「唦…唦…唦…」像是什麼重物拖曳在土地上的聲音,長谷部雖然無法轉身,但經歷過數十次戰場的他也馬上聽出,又是敵方刀,而且不是短刀或脇差。

就算已經能感受到對方呼出來的噁心氣息,但身體還是一點力氣也無法使出。

能感覺到對方已將刀緩緩舉起,長谷部閉上了眼睛。

明明已經在腦海中演練過好幾次的畫面、明明覺得自己能夠坦然接受為了主人而喪命的光榮…

『不…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啊…』

緊閉著的眼睛緩緩流下淚。

眼前彷彿閃過了好幾個畫面,最最清晰的,還是那個紫色長髮的身影。

戰鬥時、耍孩子脾氣時、害怕時、哭泣時、調皮時、喝醉時…

一幕接著幕出現在眼前,直到最後一幕,是那個人轉身對著自己露出的燦爛微笑。

『不要!我不要啊!!我還不想死!!我還想…』

我還不想死…

因為

我還是想、

繼續待在你的身邊啊!

不動!!

刀緩緩的被舉起…

而後,伴隨著鐵嘯應聲而落!

時間正在死亡,一切彷彿被放慢了

『不動……』

如果能夠重新選擇…

『不動…』

如果還有機會…

『不動——!!』

如果可以的話…

「!!長谷部—————!!!」

遠方傳來了熟悉的、永遠也忘不了的聲音,淒厲的、帶著慌張與絕望。

「鏘————!!!」

血色再次飛濺而起。

……

假設,如果,不再只是“如果”,我想將一切心情都告訴你。

而你,能夠原諒我的不坦率嗎?

………

……

『…我愛你,不動。』

****************

後記:

平常總是描述不動的感情,長谷部的部分總是要嘛下意識帶過、要嘛遲鈍到令人火大的程度(咦),搞得我自己後來都覺得長谷部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歡不動啊!(X

於是嘗試寫了長谷部內心,一個真正愛著不動(但本篇看不出不動到底喜不喜歡他)的長谷部

寫著寫著覺得重新愛上長谷部了(咦

啊,長谷部他沒碎啦放心,小粟田口們回去本丸搬救兵,lv.99不動知道後就衝出門了,當然最後有趕上,擋下了敵刀救回長谷部

只是很想試著寫這種不知道結局到底怎麼發展的結尾

奇異果是正字號台南人(蓋章),連血液都是糖漿做的,不可能虐到天人永隔,甜甜HE就是要兩個人要嘛一起活著要嘛一起死掉對吧(咦

奇異果


*壓切不(極前長谷部X極前不動行光)

*副cp:みかんば / やくそう,不喜勿入~

*大字型“劇透雷,本篇前面為刀亂電影後續,沒看過且介意被雷劇透的請看有標示“無雷”的(已盡量避雷但無法保證,還是介意的話請儘速離開感謝~W)

*道具及道具功能可直接視為自創

*醫學方面靠自己經驗(?)及網資,有誤請多指教

[刀劍亂舞][壓切不]療傷

[刀劍亂舞][壓切不]療傷(無雷)

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刀亂電影衍生文

能夠看到喜歡的大家在銀幕上活動真的很開心

而且劇情起承轉合也非常棒

因為怕踩雷所以這邊就不多敘述內容或心得了

有興趣或想一起...


*壓切不(極前長谷部X極前不動行光)

*副cp:みかんば / やくそう,不喜勿入~

*大字型“劇透雷,本篇前面為刀亂電影後續,沒看過且介意被雷劇透的請看有標示“無雷”的(已盡量避雷但無法保證,還是介意的話請儘速離開感謝~W)

*道具及道具功能可直接視為自創

*醫學方面靠自己經驗(?)及網資,有誤請多指教

[刀劍亂舞][壓切不]療傷

[刀劍亂舞][壓切不]療傷(無雷)

________________

後記:

刀亂電影衍生文

能夠看到喜歡的大家在銀幕上活動真的很開心

而且劇情起承轉合也非常棒

因為怕踩雷所以這邊就不多敘述內容或心得了

有興趣或想一起討論一起瘋的可以去我的噗浪XDD

距離上次發有關壓切不的糧已經半年了.....

這期間實在太忙,完全沒心思思考這些

再加上期間Note8壞了,換了沒筆的手機(買不起Note9...),連最簡單的手機電繪都做不到

眼看短漫還需要在很久才會完成呢(好意思說#

不過目前本人離職了(歡呼~~

雖然要拼研究所考試以及打理老家家業,但比起在別人底下工作,自己的時間會多一些些

於是也才能認真打這篇文啊XD(內心默默淌血

依劇情貼了手繪甘酒瓶盆栽(?)只能用顏色詭異的12色色筆塗塗(而且還是第二版本...),那個黃色真的好詭異呃呃呃但用膚色或水藍色更詭異...

天野紫月

占个tag问些事情

我是说过ABO某个实验本丸这篇文

如果完结我到时会出同人小说

番外的车也会一并收入

基本就是大家要踊跃留言说要那个cp的车,不然我就是看心情哦

不撒娇不留言的孩子没车搭的XD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大家要知道

因为我在国外不在中国

要寄实体书的话是属于【国际运费】

而运费最便宜的7-11

换算成人民币大概87

其他大间点的运费换算成人民币

也是要一百七十块

便宜一点的也是一百多

更贵的也是有就是从我在的国家的那个城市运送到中国那个城市的还有重量的程度


所以太太们我说我要出DL的电子书也不是没有理由

太太们你们真的打算要实体书嘛?

在这种国际运费吓死人的状态下(捂脸)

很可怕欸(顶锅盖跑)

我是说过ABO某个实验本丸这篇文

如果完结我到时会出同人小说

番外的车也会一并收入

基本就是大家要踊跃留言说要那个cp的车,不然我就是看心情哦

不撒娇不留言的孩子没车搭的XD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大家要知道

因为我在国外不在中国

要寄实体书的话是属于【国际运费】

而运费最便宜的7-11

换算成人民币大概87

其他大间点的运费换算成人民币

也是要一百七十块

便宜一点的也是一百多

更贵的也是有就是从我在的国家的那个城市运送到中国那个城市的还有重量的程度


所以太太们我说我要出DL的电子书也不是没有理由

太太们你们真的打算要实体书嘛?

在这种国际运费吓死人的状态下(捂脸)

很可怕欸(顶锅盖跑)


天野紫月

ABO 某个实验本丸 05

应该是因为擦R15所以不能发

总之文的链接有两个

全部都回复发链接

一个百度一个海棠文化

而海棠文化还有双姥的彩蛋


应该是因为擦R15所以不能发

总之文的链接有两个

全部都回复发链接

一个百度一个海棠文化

而海棠文化还有双姥的彩蛋

 

水慕郁

【压切不动、药宗】织田组的错乱清晨

1.

不动:

不动刚醒来总感觉视角有些不对。

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更加白皙细腻……

照了镜子发现自己变成了宗三。

现在,想喝杯甘酒冷静一下。


2.

宗三:

宗三知道现在自己的灵魂住在长谷部的躯壳中。

不过笼中鸟向来习惯了这世界的悲伤与被争夺的状况。

只见长谷部迈着优雅的步伐,带着骨子里的特别韵味,显得格外“美丽”。

宗三不在意会被别人怎样误会,反正,锅交给长谷部了。


3.

压切:

长谷部看见了雪白纤细的双腿。

白大褂,眼镜,已经没空纠结为什么会变成药研了。

主人有没有事? 还有其他人。

长谷部克制着习惯自己突然变化的视角...

1.

不动:

不动刚醒来总感觉视角有些不对。

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更加白皙细腻……

照了镜子发现自己变成了宗三。

现在,想喝杯甘酒冷静一下。

 

2.

宗三:

宗三知道现在自己的灵魂住在长谷部的躯壳中。

不过笼中鸟向来习惯了这世界的悲伤与被争夺的状况。

只见长谷部迈着优雅的步伐,带着骨子里的特别韵味,显得格外“美丽”。

宗三不在意会被别人怎样误会,反正,锅交给长谷部了。

 

3.

压切:

长谷部看见了雪白纤细的双腿。

白大褂,眼镜,已经没空纠结为什么会变成药研了。

主人有没有事? 还有其他人。

长谷部克制着习惯自己突然变化的视角。

看见了自己的身体做出以往不同的风格,那是宗三吧?

 

4.

药研醒来后,用思考理清了情况,就去了大广间。

看见不懂披着宗三模样到处找酒,宗三用着长谷部躯壳靠在墙上思考人生。

长谷部用自己的样子显出焦虑……

药研开口了,“似乎只有我们织田组。那就不用担心了,感觉总会换回来的。”

宗三并无异议,总觉得还挺好玩。

 

5.

不动用宗三的模样喝了口酒。

动作太急,未来得及咽下的甜酒顺着宗三纤细的脖颈向下。

从凌乱的衣着未遮掩的白皙领口不断向下。

透明的痕迹没入衣衫,不懂模样的药研眸色暗了暗,低沉的声音说道:“还是赶快换回来吧。”

 

6.

压切壳子装着宗三的灵魂,饶有趣味地看着自家恋人灵魂所在的位置。

“你喜欢看我喝酒?”带着宗三的调|笑意味。

“嗯,刚发现。”药研觉得没有眼镜过于不便。

“那就换回来吧,我不喜欢看你对比别人入迷,即使外壳是我也不行。”

 

7.

长谷部在不动身边劝说。

看起来是急得跳脚的药研在宗三旁边让其不要喝酒。

余光瞥见了自己和不动正要亲上去了。

一时也不知道害羞更多,还是要谴责他们用着别人的壳子做亲密的事,进度完全不一致啊,岂可修。

 

8.

“听说接吻可以换回来。”药研看着压切壳子掩盖的宗三灵魂。

宗三同意了。

在不动与压切将要吻上的时候。

药研壳子的长谷部也倒在宗三即不动怀里。

 

9.

换回来了。

大家松了一口气。

尤其是长谷部。

不过总感觉稍微有点进度了。

 

10.

相互告别后整理心情。

药研倒是牵着宗三的柔荑。

美人的手如玉。

在回到房间后,宗三被药研抵在墙上。低下头吻上心心念念,带着药研味道的唇。

 

11.

另一边压切发现与不动交换了躯体。

……有完没完。

想去洗手间的时候……到底如何是好。

看吧?不符合做刃原则,不看……总觉得光明正大的机会被浪费掉了。

 

12.

不动倒是没有纠结。

既然知道了解决方法。

用压切的面容亲上自己的脸颊。

长谷部换回来后脸还是发烧的。

 

13.

“我们这是交往了?”

“告白要有啊,近侍大人。”

不动晃着手中的甘酒。心情很好。

压切看着不动的眼睛认真地说着:“我喜欢你。”


奇異果

*刀劍亂舞,cp壓切不

過了幾天才發現忘記放來這裡

在噗浪放的途中,原本的不動不夠死魚眼,加強後被腦袋不乾淨(喂)的吐子加了對話腦補

覺得實在是太適合了於是自己改了圖XDDD

(被長谷部)極♂化♂前&後的不動

極♂化♂前根本天使(//艸//

(先說原本的內容不動手中拿的不是那個,原本很純的ww雖然後面走向糟糟((劇透#

持續卡漫中,大概還要畫好久…@

*刀劍亂舞,cp壓切不

過了幾天才發現忘記放來這裡

在噗浪放的途中,原本的不動不夠死魚眼,加強後被腦袋不乾淨(喂)的吐子加了對話腦補

覺得實在是太適合了於是自己改了圖XDDD

(被長谷部)極♂化♂前&後的不動

極♂化♂前根本天使(//艸//

(先說原本的內容不動手中拿的不是那個,原本很純的ww雖然後面走向糟糟((劇透#

持續卡漫中,大概還要畫好久…@

奇異果

*刀劍亂舞
*cp長谷部X不動
*第二張為參考(網址如下

https://ameblo.jp/taizo-shiina-blog/entry-12402875347.html

琳琳生日跟鯛醬拍的照片實在是太可愛了,被硬生生塞了一口糧

看到他們總是會自帶へしふど濾鏡www

於是以照片參考畫了へしふど版本

是琳琳生日不是不動跟長谷部生日(?)所以巧克力片上我就沒寫字了

*刀劍亂舞
*cp長谷部X不動
*第二張為參考(網址如下

https://ameblo.jp/taizo-shiina-blog/entry-12402875347.html

琳琳生日跟鯛醬拍的照片實在是太可愛了,被硬生生塞了一口糧

看到他們總是會自帶へしふど濾鏡www

於是以照片參考畫了へしふど版本

是琳琳生日不是不動跟長谷部生日(?)所以巧克力片上我就沒寫字了

奇異果

[刀劍亂舞][壓切不]偏頭痛


*壓切不(長谷部X不動行光)
*自家本丸
*醫學方面靠自己經驗(?),有誤請多指教

——————————

      凌晨三點多。

      「嗚…長谷部…」略顯微弱的聲音,在寂靜的房間裡卻特別清晰,長谷部一下子就醒了過來。

      「嗚…嗚…」仔細聽,微弱的哭聲竟然是從身邊的戀人傳來的。

      「不動!!怎麼了?不舒服嗎?」長谷部嚇了一跳...


*壓切不(長谷部X不動行光)
*自家本丸
*醫學方面靠自己經驗(?),有誤請多指教

——————————

      凌晨三點多。

      「嗚…長谷部…」略顯微弱的聲音,在寂靜的房間裡卻特別清晰,長谷部一下子就醒了過來。

      「嗚…嗚…」仔細聽,微弱的哭聲竟然是從身邊的戀人傳來的。

      「不動!!怎麼了?不舒服嗎?」長谷部嚇了一跳,翻起身來打開房間裡的電燈。

      只見不動捲縮在杯子裡,表情痛苦地抱著頭部,並試圖用手臂遮擋光線。

      「別開燈…」微弱的泣音夾雜著呻吟,明顯比剛剛更痛苦。

      「拜託…關掉它…好亮…頭好痛…拜託了…嗚嗚…」

      長谷部趕緊關掉房間的電燈,但摸黑的情況下怎麼能看清楚不動到底怎麼了,想了想,轉身過去開了角落桌上的檯燈「檯燈會不會比較好?」

      不動沒有說話,也沒有動,只是輕輕哼了一聲。

      稍稍鬆了一口氣,長谷部回到被子旁查看不動的狀況「頭痛?什麼時候開始的?」

      「嗯…下午出陣時…原本想說回來睡一下就好了…」不動捲縮著身體,淚水不停的從眼眶流出。

      自從不動修行回來後,幾乎沒看過他哭,可見現在不動真的是頭痛到受不了。

      「…我先去手入室拿點止痛藥,乖,忍耐一下。」長谷部說完就要起身,卻感覺自己的衣角被抓住。

      「…想吐…」

      「!!」

—————————

      長谷部終於讓不動吃下止痛藥,連吃藥過程也是一番折騰,但好像一點效果也沒有,沒過半小時,再次被不動吐得一乾二淨。

     只好去另一個織田組房間把藥研叫過來,連帶吵醒了宗三。

    藥研看過不動的情況後,請宗三先照顧下不動,輕手輕腳的跟長谷部到房間外討論不動的症狀。

     「應該是偏頭痛,這陣子不動頻繁出陣,再加上修行後的他對自己的要求比較高,可能是壓力跟勞累造成的,當然也不排除其他感冒的症狀,夏天晚上容易著涼之類的。」

      「偏頭痛?」長谷部瞇起眼睛。

      「嗯,疼痛點在右側後腦靠近頸部的地方,還好不動並不是常常頭痛的人,這種情況只會在過於勞累、身體機能又剛好比較差的時候發生,不會一直頻繁出現。」

      「但不動的症狀比較嚴重,再加上沒有在頭痛發生時馬上吃止痛藥,時間一久,止痛藥的效力就會減少,甚至是沒效。」

      「那現在該怎麼辦?」長谷部聽著房裡還在斷斷續續傳出的微弱哭哼聲,覺得心臟都揪了起來「在他修行後就沒看過他這樣哭,一定是痛極了…」

      「剛剛的藥還沒過一小時就被他吐出來,再讓他吃一次沒關係,目前來看應該是不會再吐出來了,還是沒效的話,等天亮我再去跟主人申請看看能不能從現世拿點其他成分的止痛藥或神經舒緩劑,暫時先想辦法讓他靜下來,哭泣只會讓他更痛苦,還有這時候他會變得怕光怕吵,也不能移動,稍微劇烈一點的搖晃或是變化都會加劇他的疼痛。」

      長谷部跟藥研討論完,再次輕手輕腳的回到房內。

      「我剛剛已經再讓不動吃一次藥了。」宗三看到兩人進來了,將毛巾交給了長谷部「他現在沒辦法平躺,一動就痛,去弄了點熱水幫不動敷著,這樣能夠稍微緩解。」

     「好,接下來交給我吧,大半夜的還麻煩你們過來,謝謝你們了。」長谷部對兩個人到了謝。

     「還有什麼需要再過來找我吧,我先去寫藥品申請表。」藥研說完後就跟著宗三離開了。

     長谷部坐在不動身體,將毛巾泡上熱水,擰乾後敷在不動的脖子上。

    「…長谷部…」不動閉著眼睛,聲音微弱的幾乎要消失了。

   「怎麼了?舒服點了嗎?」長谷部輕聲的問。

   「吐過後覺得好點了…可是還是很痛…嗚…睡不著…」

   「乖別哭,會更不舒服的,我再幫你敷熱水,說不定等等止痛藥就起效了。」除了熱敷,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解除戀人的痛苦,長谷部此時感到無比的挫敗。

   「嗯…」不動緩緩將額頭靠向長谷部的膝蓋,雖然頭部還在一陣一陣的痛,卻覺得剛剛所有頭痛引起的不安漸漸消失。

————————

      早晨來臨,好不容易安撫好的不動又因為陽光、各種鳥叫聲、以及其他人起床走動的聲音弄得更不舒服。

     「好亮…好吵…」

      長谷部黑著臉到房門外警告了所有經過的人,因為怕吵到不動,只能用手勢跟嘴型,感覺更加嚴厲,差點嚇哭了幾隻聽說不動病了想過來探望的短刀,一期一振趕忙過來輕聲道歉,並把弟弟們帶走。
  
      審神者批准了藥研的申請,藥品送達讓不動吃下後,總算是安靜的睡著了。

      因為病情特殊,審神者還在房間外圍部下結界,讓周圍的環境不會影響不動,也讓本丸能夠正常運行。

      本來今天要出陣的長谷部被特準了一天的假期,可以好好照顧不動。

      看著不動的睡顏,不再像之前一樣痛苦的表情,長谷部終於鬆了一口氣。

      好不容易,終於穩定下來了呢…

      幾個小時沒睡的長谷部也決定再休息一下,反正今天難得多了一天假期。

      拉過自己的被褥,躺在不動身邊。

      閉眼前,想了想,長谷部再次爬起身來,靠近不動,在他嘴唇上親了一下。

     「要快點好起來阿。」

——完——

後記:

好久沒有寫文了。

我有嚴重的尋常性偏頭痛,已經困擾我十幾年了,目前沒有甚麼能夠根除方式,只能靠著平常的慢性神經藥跟急性止痛藥。

今天再次發作,吃了止痛藥後從晚上八點多就開始睡,凌晨快三點被痛醒後再也睡不著,換了一種藥,好不容易終於不痛了

因為睡不著,靈感也來了,所以起來打文(喂

還好這次沒有吐到神智不清(感謝神

我媽還曾覺得我是因為不想上學在裝病,我哥我爸也忙只能口頭問我有沒有好一點之類的,如果有人能夠在我頭痛到神智不清的時候照顧我那該有多好…但我還沒遇到那個人QwQ

現在想睡了,離上課時間還有一小時多可以再睡呢,晚安了(喂

伊米☆我愛我城
回學校補課的時候發現自己有點頭...

回學校補課的時候發現自己有點頭痛便畫畫分散對頭痛的注意力了
不對不是應該專心聽課嗎

N刷刀舞悲伝之後驚覺自己急需要一些甜食補充補充x

於是一隻縮小了的貓化不動在失去了三日月宗近的日和的本丸裡跟本丸原始鳥太刀喝茶打算從此悠閒過刀生的時候被長谷部抓去田當番了

對就是悲伝裡面故事回歸日常生活的小劇場裡長谷部在鶯丸帶走了大包平之後單手把不動抓走的那一段√

鯛造不動超可愛www
和田部一隻手就把鯛造不動帶走了www
這不是你給不動添上貓咪耳朵和貓尾的理由

對不起我不會畫正常比例的手( ε:)
更不用說手套了( ε:)
對不起長谷部你的手我沒畫好>人<

√對從後領拎起不動的手就是長谷部...

回學校補課的時候發現自己有點頭痛便畫畫分散對頭痛的注意力了
不對不是應該專心聽課嗎

N刷刀舞悲伝之後驚覺自己急需要一些甜食補充補充x

於是一隻縮小了的貓化不動在失去了三日月宗近的日和的本丸裡跟本丸原始鳥太刀喝茶打算從此悠閒過刀生的時候被長谷部抓去田當番了

對就是悲伝裡面故事回歸日常生活的小劇場裡長谷部在鶯丸帶走了大包平之後單手把不動抓走的那一段√

鯛造不動超可愛www
和田部一隻手就把鯛造不動帶走了www
這不是你給不動添上貓咪耳朵和貓尾的理由

對不起我不會畫正常比例的手( ε:)
更不用說手套了( ε:)
對不起長谷部你的手我沒畫好>人<

√對從後領拎起不動的手就是長谷部

強行cp糧ni

奇異果

*壓切不R15車
*第一張截圖+臉部特寫
*最後試塗網點(←爛
*後收途中時截的長谷部全身圖+不動的裸照(誤

設計班終於畢業了!!不用趕作業趕通宵了!!
在這張是設計班某天半夜趕作業趕到火冒三丈(?)突發的圖,之後慢慢地慢慢地完線稿

原來現在手機app就可以畫成這樣,感受到了科技的偉大(?,對於像我這種目前無法用電腦又想畫畫的人真是福祉

雖然邊畫邊覺得:長谷部你笑什麼!你在對不動做什麼?但總覺得自己在幫著長谷部欺負不動…

第一次玩網點,好難XD

*壓切不R15車
*第一張截圖+臉部特寫
*最後試塗網點(←爛
*後收途中時截的長谷部全身圖+不動的裸照(誤

設計班終於畢業了!!不用趕作業趕通宵了!!
在這張是設計班某天半夜趕作業趕到火冒三丈(?)突發的圖,之後慢慢地慢慢地完線稿

原來現在手機app就可以畫成這樣,感受到了科技的偉大(?,對於像我這種目前無法用電腦又想畫畫的人真是福祉

雖然邊畫邊覺得:長谷部你笑什麼!你在對不動做什麼?但總覺得自己在幫著長谷部欺負不動…

第一次玩網點,好難XD

奇異果
《草稿》沒圖找草稿放(#要不我...

《草稿》
沒圖找草稿放(#
要不我這裡要長草啦wwww
看到拉拉的圖
突然想到這篇
這是還在日本時畫的手繪短漫草稿
但後續突然就失憶了(喂)於是放置到現在(也沒時間畫)
我只記得是還沒交往前提的壓切不

好像是這樣的,版本一:不動某天突然意識到自己喜歡長谷部,因為沒喜歡過人所以很慌,於是開始無限輪迴每天喝醉酒→醉後跑去泡審神者(男)(?)→惹長谷部生氣,的故事

版本二:不動暗戀長谷部,但長谷部總是以工作及主上為優先,於是不動就故意在長谷部面前泡審神者(男)(?)企圖刷自己存在感的故事(?)

因為兩個故事都在我腦海出現過,所以我記不起是哪個了wwwww而且也沒想過中途劇情跟結局(反正審神者都會被不動泡就是...

《草稿》
沒圖找草稿放(#
要不我這裡要長草啦wwww
看到拉拉的圖
突然想到這篇
這是還在日本時畫的手繪短漫草稿
但後續突然就失憶了(喂)於是放置到現在(也沒時間畫)
我只記得是還沒交往前提的壓切不

好像是這樣的,版本一:不動某天突然意識到自己喜歡長谷部,因為沒喜歡過人所以很慌,於是開始無限輪迴每天喝醉酒→醉後跑去泡審神者(男)(?)→惹長谷部生氣,的故事

版本二:不動暗戀長谷部,但長谷部總是以工作及主上為優先,於是不動就故意在長谷部面前泡審神者(男)(?)企圖刷自己存在感的故事(?)

因為兩個故事都在我腦海出現過,所以我記不起是哪個了wwwww而且也沒想過中途劇情跟結局(反正審神者都會被不動泡就是了((喂)

可以提供建議喔,有建議我就把它畫完,雖然會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欠了一堆還沒畫,課程也還沒結束(哭

奇異果
《草筆塗鴉》 *女體不動 *隨...

《草筆塗鴉》

*女體不動

*隨筆塗鴉

為了提神畫的東西(#

早上上課非常想睡

尤其我最近感冒,晚上咳嗽睡不好,又經歷了四天的熬夜

嘛,治打瞌睡的一個好方法就是畫畫(不

突然很想畫不動女裝(喂

於是想到吐子的壓切不反差30-5,就參考著描述畫了(#

原本是只有畫蕾絲洋裝,後來畫完了還想睡於是又畫了個根據文內的前後比較(?

不過這時老師換到我前面的位置講課所以沒辦法畫的很認真,我回來也沒時間修就這樣吧(不負責任#

《草筆塗鴉》

*女體不動

*隨筆塗鴉

為了提神畫的東西(#

早上上課非常想睡

尤其我最近感冒,晚上咳嗽睡不好,又經歷了四天的熬夜

嘛,治打瞌睡的一個好方法就是畫畫(不

突然很想畫不動女裝(喂

於是想到吐子的壓切不反差30-5,就參考著描述畫了(#

原本是只有畫蕾絲洋裝,後來畫完了還想睡於是又畫了個根據文內的前後比較(?

不過這時老師換到我前面的位置講課所以沒辦法畫的很認真,我回來也沒時間修就這樣吧(不負責任#

奇異果

[短漫][壓切不]情人節禮物後續

情人節後續XDD(因為今天是白情所以放個上次的後續...



情人節後續XDD(因為今天是白情所以放個上次的後續












                                              (完)

後記(?

電繪好難啊...明明用手繪描稿的,但整個線條跑掉超難過

電腦各種問題後來放棄網點直接塗灰

好多地方細節沒弄好但我沒時間了(哭

而且其實我整晚沒睡了

希望還能看(大哭

好喜歡讓長谷部欺負不動(喂

尤其是強吻(夠了

原來lof一次只能丟十張圖(?)

所以換了文章試試

好了我要去睡了我剩不到一個小時能睡,晚安

來賭賭看今天會不會因為通宵而發低燒XDD(喂

奇異果
途中XDD 放之前的情人節完線...

途中XDD

放之前的情人節完線稿應該不會破梗吧(好吧我只是剛好畫到這

總之我終於決定放棄painter了(當機當到想砸電腦),開了虛擬win8用sai畫

虛擬win8一堆問題…昨天筆壓君還離家出走四個多小時,找google弄了很多方法最後才回來…,還有很多功能都消失了還在找方法解決,真沒辦法就之後丟ps修

嗯…雖然我不是第一次用sai,但第一次畫那麼完整的圖,之前只是撇著玩試過

…老實說我覺得sai的線條好騙XDDDDD(#
果然是趕稿的好工具嗎(不你應該好好練習筆畫#

果然摸電繪就會整個大混亂呢…畢竟是自己慢慢摸索上來的,有時看到別人畫的很美總會覺得自己大概永遠跟不上了…

逼自己...

途中XDD

放之前的情人節完線稿應該不會破梗吧(好吧我只是剛好畫到這

總之我終於決定放棄painter了(當機當到想砸電腦),開了虛擬win8用sai畫

虛擬win8一堆問題…昨天筆壓君還離家出走四個多小時,找google弄了很多方法最後才回來…,還有很多功能都消失了還在找方法解決,真沒辦法就之後丟ps修

嗯…雖然我不是第一次用sai,但第一次畫那麼完整的圖,之前只是撇著玩試過

…老實說我覺得sai的線條好騙XDDDDD(#
果然是趕稿的好工具嗎(不你應該好好練習筆畫#

果然摸電繪就會整個大混亂呢…畢竟是自己慢慢摸索上來的,有時看到別人畫的很美總會覺得自己大概永遠跟不上了…

逼自己多練習吧,雖然我之後要什麼時後才能畫畫還不知道呢,至少這篇會先完成(很可能只有線稿就是了😂😂)

奇異果
*臨時突發(?)*CP長谷部X...

*臨時突發(?)
*CP長谷部X不動
*未完成的草稿照片(當時的途中)

看到拉拉的圖,決定還是把這張放出來,不過因為是當時的途中所以某些地方還沒畫完

不動在長谷部懷裡睡著~~之後就是拉拉畫的長谷部溫柔地把不動抱回房間(不要自己編劇情#

這其實是一個月前的圖,因為畫得太小導致後來上黑線時不動的臉整個崩掉,於是就放置了(。

還好當時有在途中拍照(傳給朋友看#),所以手稿毀了,未來還可以用這張照片畫電繪

以上

感謝拉拉的壓切不糧食!!我覺得我的夢被圓滿了!!!(?)我繼續去整理行李!!!

*臨時突發(?)
*CP長谷部X不動
*未完成的草稿照片(當時的途中)

看到拉拉的圖,決定還是把這張放出來,不過因為是當時的途中所以某些地方還沒畫完

不動在長谷部懷裡睡著~~之後就是拉拉畫的長谷部溫柔地把不動抱回房間(不要自己編劇情#

這其實是一個月前的圖,因為畫得太小導致後來上黑線時不動的臉整個崩掉,於是就放置了(。

還好當時有在途中拍照(傳給朋友看#),所以手稿毀了,未來還可以用這張照片畫電繪

以上

感謝拉拉的壓切不糧食!!我覺得我的夢被圓滿了!!!(?)我繼續去整理行李!!!

奇異果

*cp長谷部X不動
*凌亂鉛筆手繪稿
*線條筆記紙(#
*第二張臉部特寫

(喜歡眼神ˊ艸ˋ((自己講#

—————————————

不動要求情人節禮物

長谷部表示想要就自己來索取(?

故意只彎下一點點腰的長谷部

努力墊起腳尖的不動

在不動抖到腳板快抽筋以前長谷部才彎下去啾一下

(大概是這樣的場景ˊ艸ˋ♡♡

—————————————

情人節快樂ˊˇˋ

感謝來自吐子的某個靈感(?

雖說是情人節賀圖(吧?),但好像平常也可以這麼做就是了(純粹想畫+畫畫時間很短###

以及

白紙沒了,可是馬上就要整理行李再加上我懶得跑去15分鐘以外的文具店買紙(喂),所以是線條筆記紙為底(#...

*cp長谷部X不動
*凌亂鉛筆手繪稿
*線條筆記紙(#
*第二張臉部特寫

(喜歡眼神ˊ艸ˋ((自己講#

—————————————

不動要求情人節禮物

長谷部表示想要就自己來索取(?

故意只彎下一點點腰的長谷部

努力墊起腳尖的不動

在不動抖到腳板快抽筋以前長谷部才彎下去啾一下

(大概是這樣的場景ˊ艸ˋ♡♡

—————————————

情人節快樂ˊˇˋ

感謝來自吐子的某個靈感(?

雖說是情人節賀圖(吧?),但好像平常也可以這麼做就是了(純粹想畫+畫畫時間很短###

以及

白紙沒了,可是馬上就要整理行李再加上我懶得跑去15分鐘以外的文具店買紙(喂),所以是線條筆記紙為底(#

還有

禮拜六趕畢業報告

禮拜天趕作業

昨天(禮拜一)花約六小時完成明子桑委託的門簾

畫完門簾後熬夜一起把賀圖畫了,因為今天(禮拜二)要跟朋友去迪士尼海洋一整天,時間關係,只能是草稿(要不我今天大概會在遊園船上睡著#

明天要開始整理行李了

奇異果
剛剛還沒打完內容就無意識的按到...

剛剛還沒打完內容就無意識的按到發布XDDD抱歉重新發

*私設不動身上有浮雕

*****************************

(審神者去美術館看完不動行光本體回來,剛好遇到剛洗完澡穿著浴衣準備回房的不動)

不動:「嗯?我顯現的這個身體上有沒有浮雕?有喔,只是不是浮雕的形式,比較像是胎記的圖騰吧。」

不動:「主人想看?當然可以喔!」

(毫無危機意識的撩起浴衣下擺)

不動:「從大腿這裡往上延伸到腰部…」

不動:「不過平常穿的短褲會蓋住所以看不到…(突然感覺有人從後面扯過自己的手臂)痛!!誰抓著我??」

長谷部:「跟我回房間(黑臉)」

不動:「長谷部你幹嘛!很痛耶放開我...

剛剛還沒打完內容就無意識的按到發布XDDD抱歉重新發

*私設不動身上有浮雕

*****************************

(審神者去美術館看完不動行光本體回來,剛好遇到剛洗完澡穿著浴衣準備回房的不動)

不動:「嗯?我顯現的這個身體上有沒有浮雕?有喔,只是不是浮雕的形式,比較像是胎記的圖騰吧。」

不動:「主人想看?當然可以喔!」

(毫無危機意識的撩起浴衣下擺)

不動:「從大腿這裡往上延伸到腰部…」

不動:「不過平常穿的短褲會蓋住所以看不到…(突然感覺有人從後面扯過自己的手臂)痛!!誰抓著我??」

長谷部:「跟我回房間(黑臉)」

不動:「長谷部你幹嘛!很痛耶放開我!我還沒跟主人說完話…放開我!笨蛋壓切!!!」

(聽到不動還想繼續跟主人往下說而臉更黑的長谷部加快速度拖著不動離開)

*****************************

其實看完不動回來就很想畫這個
不知道繪師有沒有在不動身上設定浮雕
總之自己設定自己畫了XDDDD
(雖然浮雕被我畫得好醜…

長谷部看到這麼沒防備的不動絕對生氣的吧XDDD
(長谷部:只有我能看!!

對了(?),不動頭上那個蕾絲蝴蝶結是長谷部送的,泡澡束頭髮專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