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厌世

5455浏览    228参与
御榗

“触りたい、ベルベットの眦に”✨


妆造/摄影/后期:@味阿味(微博账号)

出镜:Akira(原po)


18年旧照整理lof存档


“触りたい、ベルベットの眦に”✨


妆造/摄影/后期:@味阿味(微博账号)

出镜:Akira(原po)


18年旧照整理lof存档

夕易

所抛弃的

太阳神所遗忘的偏僻——

一座破落的宅邸。

微微坍陷的古老房顶,

红帘破碎,随风狂曳。

嘎吱嘎吱的破旧楼梯,

满目疮痍。

走廊尽头的工作室里,

他在呻吟。

褶皱的《圣经》,

断裂的红笔,

和他相映。

他在呻吟。

“你是否真正知晓世界的恶意?

你是否真正懂得存在的意义?

你在哪里?

真理……”

逝去了,

他的心,他的灵。

太阳神所遗忘的偏僻——

一座破落的宅邸。

微微坍陷的古老房顶,

红帘破碎,随风狂曳。

嘎吱嘎吱的破旧楼梯,

满目疮痍。

走廊尽头的工作室里,

他在呻吟。

褶皱的《圣经》,

断裂的红笔,

和他相映。

他在呻吟。

“你是否真正知晓世界的恶意?

你是否真正懂得存在的意义?

你在哪里?

真理……”

逝去了,

他的心,他的灵。

villee
【张乐水家の棒棒】『厌世脸小猫...

【张乐水家の棒棒】『厌世脸小猫咪』第(1)弹

阳光啊,阳光~

闪的我都睁不开眼睛

那,

就再睡一会儿吧…emmmmmm

【张乐水家の棒棒】『厌世脸小猫咪』第(1)弹

阳光啊,阳光~

闪的我都睁不开眼睛

那,

就再睡一会儿吧…emmmmmm

夕易

陨落之时

陨落之时


#0.1


    她在发呆,坐在床上,一张着泪痕的照片,插塞在床头书夹缝中。

    一言不发。

    他和她,相爱三年。没有背叛作为厚障壁,却也没有告白作为里程碑。

    无声无息地开始,无声无息地度过,无声无息地终结。

    他,温情;

    她,朴质。...


陨落之时

 

 

#0.1


    她在发呆,坐在床上,一张着泪痕的照片,插塞在床头书夹缝中。

    一言不发。

    他和她,相爱三年。没有背叛作为厚障壁,却也没有告白作为里程碑。

    无声无息地开始,无声无息地度过,无声无息地终结。

    他,温情;

    她,朴质。

    暖心的,快乐的,幸福的;

    失望的,落魄的,痛苦的。



#0.2


    她去了,那个半围清湖的小村落。

    是他生长的地方,唯一给他无限欢乐的地方。

    已经荒废许久,那次火灾之后。

    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断墙残壁,和不再发青的青石板街。

    参天大树半腰断裂,无力地倒在地上,显得十分可怜。

    没有生机,没有活力。

    什么都没有,他,也没有了。

    她站在湖边,夕阳下的湖水照映出瘆人的血色,金点闪烁,让她的目光朦朦胧胧。

    她站在湖边,秋风霎起,刀剑乱舞。一声不吭,任其扑面。

    她站在湖边,脸上无光,没有泪痕。

圉々<。)#)))≦

盛んで死に


美しき脆い僕と無常の世界

盛んで死に


美しき脆い僕と無常の世界

寒鸦

懒惰

丧,非常丧,春分发丧警告,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他们好吵……


  我坐在沙发上。


  是无聊地浪费光阴。


  也许是最后一次,我又低下头。百无聊赖的戏码让我像烂泥里的蛆一样软着身体,懒惰是原罪,我就是原罪。


  我在那一小处……与其说是沙发,不如说是一团旧得发霉的棉花上窝着。


  蜷得像条狗。


  不对,是死狗。


  我睁着眼睛,枯死的药水总是一股子劣质化学药剂的味道——有点像福尔马林泡着标本,我想到——泡着眼珠子,堕落的,平静的,几乎冷酷的...

丧,非常丧,春分发丧警告,脑洞产物,不喜勿喷  







       他们好吵……


  我坐在沙发上。


  是无聊地浪费光阴。


  也许是最后一次,我又低下头。百无聊赖的戏码让我像烂泥里的蛆一样软着身体,懒惰是原罪,我就是原罪。


  我在那一小处……与其说是沙发,不如说是一团旧得发霉的棉花上窝着。


  蜷得像条狗。


  不对,是死狗。


  我睁着眼睛,枯死的药水总是一股子劣质化学药剂的味道——有点像福尔马林泡着标本,我想到——泡着眼珠子,堕落的,平静的,几乎冷酷的。


  我盘着小腿,新鲜粘腻的蜘蛛丝还带着些恶臭的口水缠在四肢上,习惯的,散漫的,强制解脱的。


  潮湿的空气沉在肺叶里堵住了肺泡,像是就像水沟里的淤泥,好像比泥还要脏一些。


  我还挺喜欢淤泥一些的,只要他不会长出花,虚伪的花。


  真烦……


  我感觉那里应该快长出霉斑和苔藓,或者一些腐生植物;喉口有点痒,我想大概是蜈蚣在我的嘴里拜访,这是阴雨天的诸神送的小礼物,可能是因为我的嘴更适合蜈蚣这类爬虫居住,温暖还又带着腐烂木头的味道。


  我非常乐意与他们和睦相处,毕竟这不是他们第一次造访我的身体,其实上回还有黑色带红斑点的长毛蜘蛛和白色翅膀上冒着火星的飞蛾之类。


  爬行动物喜欢我的嘴巴,而无脊椎动物喜欢我的内脏和脂肪。至于肌肉……嗯,可能不太讨人喜欢,毕竟是一堆无用且恶心的无机物做的。


  实话,我熟悉他们比熟悉我的父母还要多一些。


  我在好想坐在棺材里观赏,这其实舒服多了,而不是窝在这里。


  我依然专心地和我的朋友交流。


  外面,唾沫飞来飞去,语言是棍棒,眼神是箭,打来打去,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蠢得没有药医。


  我不想听了,我堵不住我的耳朵,因为今天不是蝗虫来的日子,今天下了雨,没有人来为我堵住耳朵。 


  烦躁,我看见旁边沾着甜红色的水果刀,刚刚切过草莓。


  草莓很甜,茜红色的,拿起来的时候掉着肉块,被我一块一块吞了下去,吃的很多,我还得款待我的朋友。


  其实刀子也是有用的,除了处理一些懒死的行为,画画很好用。


      我沾着红色墨水,旧黄色的熟宣上在画画。


  沾的墨汁似乎有点多了,我用手没轻重地抹了一下,并且乖巧极了,完全没有浪费地舔了一口——


  嗯,果然是甜的,有点腻,墨水养的不错,是名贵的种,还有一点儿红铁锈的香味,也许是制作的时候放了一点,不然不会这么红的,这红的像日落的残血。


  我又一次抬头了。


  上面说了是也许了,不要惊讶。


  屋檐边下的乌鸦在高歌,他们对我说是昨天我遇到的那只臭虫告诉他们今天来唱歌。


  嗯,快乐的咏叹调,轻快的柔板……乌鸦们是音乐家,果然此言不虚的。


  最后一只撑着架子的骨头也被无故吵闹销没了,我慢慢地像是在放电影慢动作一样,瘫在了……一滩软趴趴的污泥上。


  眼前的画面好像变成了老电影,失去了色彩,吵闹变成了哑剧,我看着滑稽怪诞的动作,突然笑出了声。


  仔细听,背景音乐依然是欢愉的咏叹调,不过就是模糊了些,就像是被封在塑料布中的人在吟唱……


  哦,是唱片机。

寸心如狂

世界给我的答案

世人忙着快乐,我忙着痛苦。


“我好难过!我好痛苦!”

“关我屁事。”


“你喜欢我吗?”

“当然不,我一直把你当傻瓜来着,哈哈哈~”


“我是你们最爱的人吗?”

“要不是你,我们早离婚了,没用的东西!你只会拖累我。”


“我看起来还行吗?”

“你p都不是,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


好了,我知道了,世界给我的答案。

所以人生就是,让一个满怀期待的人降临,最后再满载失望死去?那我希望,没有轮回。


一切都是虚妄,什么亲情爱情友情……如果说人活着是为了,给世界增添精彩。那么我的存在,大概只给自己心上,绕了一抹黑烟吧~

世人忙着快乐,我忙着痛苦。


“我好难过!我好痛苦!”

“关我屁事。”


“你喜欢我吗?”

“当然不,我一直把你当傻瓜来着,哈哈哈~”


“我是你们最爱的人吗?”

“要不是你,我们早离婚了,没用的东西!你只会拖累我。”


“我看起来还行吗?”

“你p都不是,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


好了,我知道了,世界给我的答案。

所以人生就是,让一个满怀期待的人降临,最后再满载失望死去?那我希望,没有轮回。


一切都是虚妄,什么亲情爱情友情……如果说人活着是为了,给世界增添精彩。那么我的存在,大概只给自己心上,绕了一抹黑烟吧~

夕易

爱,是一道光,

射你没商量。

只是相见恨晚,

愁思苦又绵长。


爱,是一纸书,

写满了虚无。

仅是红尘多日暮,

愁情令人踌躇。


别问我为什么写诗歌文章很水,

问,就是在准备小说!


爱,是一道光,

射你没商量。

只是相见恨晚,

愁思苦又绵长。


爱,是一纸书,

写满了虚无。

仅是红尘多日暮,

愁情令人踌躇。


别问我为什么写诗歌文章很水,

问,就是在准备小说!


惊鸿一瞥

移栽的韭菜打蔫了,尖叶软在土壤间,可我却无再心思去管它了。

移栽的韭菜打蔫了,尖叶软在土壤间,可我却无再心思去管它了。

涵饹

总不能因为杯子碎了就不再喝水

总不能因为天气不好就不再出门

总不能因为孤独成性就不再联络

总不能因为日子繁忙就不再大笑

总不能因为在意他人就不再生活


总不能因为杯子碎了就不再喝水

总不能因为天气不好就不再出门

总不能因为孤独成性就不再联络

总不能因为日子繁忙就不再大笑

总不能因为在意他人就不再生活




笙夜寒暮

自述(四格)

 谜           再不忍看一幕幕悲情烂剧落幕又上演

 安息           去爱一张小丑鲜血淋漓的灿烂笑脸 

 只可惜           不用在意他们争抢的金钱与梦魇 

 好多秘密 ...

 谜           再不忍看一幕幕悲情烂剧落幕又上演

 安息           去爱一张小丑鲜血淋漓的灿烂笑脸 

 只可惜           不用在意他们争抢的金钱与梦魇 

 好多秘密           又在生命油尽灯枯时不说再见 

 再无人能敌           时间控制着我对天真的抱歉 

 却躲在黑暗里           直到死去才躲开它的视线 

 旁观着当局者迷           我抛下白骨清高于世间 

 冷眼看待不信奇迹           在巴别塔上羽化登仙 

 谁都说自己手握真理           他们举行盛大庆典 

 不被理解的都叫作特例           烂俗的偏要讨厌 

 我看着万家灯火安乐生气           被当作个消遣 

 明白光鲜背后暗生裂纹痕迹           滥爱的双眼 

 已经学会看破不说的雕虫小技           谁在敷衍 

 收拾残局要微笑鞠躬还有对不起           不表现 

 他们听着你所诉说的悲剧事件一一           收敛 

 其实掏心掏肺最后能感动的只有自己           骗


 其实有些事情希望感同身受有人能懂           谁

 但明白不是所有人都能体会你的痛           颓废

 渴望自己是可爱乖巧又圆滑玲珑           无所谓

 实际上黑夜里仍独自眼泪汹涌           支离破碎

 就像被困在无边无尽的牢笼           浑噩又一岁

 看流放的那个我老态龙钟           心怎么仍不畏

 可她亦自由不似我种种           本应该长恨有泪

 一生也不须被谁歌颂           却只长叹负重累累

 若被关怀哪怕匆匆           把泪作枕头安心入睡

 怕过也有过心动           闭上眼是千军寒芒相随

 云雨山月天穹           最终胜利的必被指控有罪

 谁纯净曈孔           无言无欲更不愿意探讨错对

 于我心中           世事变迁但我固步自封不想追

 有黑洞           就像一粒沧海大浪中卷席的尘灰

 横纵           太明白格格不入的美好与善恶真伪

 空           或许流浪山林不见尘嚣才是梦魂所归



————————分割线qwq————————

说明:

①来自无数个泪湿枕被的深夜随想,以及世俗中我无力的呐喊

②左右上下共四个部分,故曰四格,分开来看吖

③每一“格”的每一句最后一个字总押韵,左边两格押韵的字都在尾,阶梯式可能不太清楚qwq

④原创原创(嘿咻

⑤伪装诗歌 个人觉得倒更像故事和微小说

之子于归

一无是处百无一用

出生至今,二十余年,一事无成,一无所有,不贪恋人世,不过分求生,心如死灰,不愿纠缠。

出生至今,二十余年,一事无成,一无所有,不贪恋人世,不过分求生,心如死灰,不愿纠缠。

Arya
我总会以一种方式离开的 不必担...

我总会以一种方式离开的

不必担心


我总会以一种方式离开的

不必担心


涵饹

 与人相处,我总是恐惧得颤抖,对同样身为人的自己的言行举动丝毫没有自信。我将孤独的苦恼暗藏于心,拼命地用天真无邪的乐天派模样掩饰内心的忧郁和敏感,逐渐成为一个爱做戏的怪人。

太宰治 人间失格

我要成为月亮一眼就能看到的星星 我努力汲取太阳的光 让自己变亮 我请教向日葵 请教猫咪 请教影子 请教漂泊的人 我努力变得明朗 独立 坚韧 无畏 在自认为完美无缺的时候 乌云袭来 电闪雷鸣 他们瞬间击碎了我的伪装 我逐渐黯淡… ...

 与人相处,我总是恐惧得颤抖,对同样身为人的自己的言行举动丝毫没有自信。我将孤独的苦恼暗藏于心,拼命地用天真无邪的乐天派模样掩饰内心的忧郁和敏感,逐渐成为一个爱做戏的怪人。

太宰治 人间失格

我要成为月亮一眼就能看到的星星 我努力汲取太阳的光 让自己变亮 我请教向日葵 请教猫咪 请教影子 请教漂泊的人 我努力变得明朗 独立 坚韧 无畏 在自认为完美无缺的时候 乌云袭来 电闪雷鸣 他们瞬间击碎了我的伪装 我逐渐黯淡… 忘记自我介绍了 我是那颗月亮永远都望不到 脆弱不堪 需要太阳才能发光的星星 

梦引来梦魇

讨厌耳机外的噪音又痴迷于耳机里的噪音
它筑起了一道有归属感的音墙 


月月

藥丸和糖

-


她靜靜地盯梢著桌上的顏色不一,卻依照大小排列組合的藥丸。


她那毫無起伏的面色和黑瞳孔中的鄙睨情緒都一再說明自己有多嘲諷,而後她張開有些蒼白無血色的嘴唇,淡然的開口。


「為什麼總是有些人在把一個不常發脾氣的人惹火後,又要逼著對方原諒呢?」


這大概是她第一次說這種話,對頭的女人有些詫異她的反常,但並沒有當機立斷的去深入盤問,只是幫她挪開置於眼前的各個不同的藥種,並撕開用小碟子裝載的硬糖包裝。


「先吃一顆?」


她沒有接過渾圓的糖果,反倒嗤笑了一聲,幾乎是從鼻子所哼出來的。


「又來了。」

「又是先給鞭子再給糖嗎?」


對頭...






-



她靜靜地盯梢著桌上的顏色不一,卻依照大小排列組合的藥丸。


她那毫無起伏的面色和黑瞳孔中的鄙睨情緒都一再說明自己有多嘲諷,而後她張開有些蒼白無血色的嘴唇,淡然的開口。


「為什麼總是有些人在把一個不常發脾氣的人惹火後,又要逼著對方原諒呢?」


這大概是她第一次說這種話,對頭的女人有些詫異她的反常,但並沒有當機立斷的去深入盤問,只是幫她挪開置於眼前的各個不同的藥種,並撕開用小碟子裝載的硬糖包裝。


「先吃一顆?」


她沒有接過渾圓的糖果,反倒嗤笑了一聲,幾乎是從鼻子所哼出來的。


「又來了。」

「又是先給鞭子再給糖嗎?」



對頭的女人沒吭一聲,表情卻充滿慌亂與不解,停頓在空中的手和糖果一時不該安放去哪。




「又要裝無辜嗎?」

「演釋一下你精湛的演技,或是說這又沒什麼?」


「我去他媽的。」



老實說,要不是她到達了極限,她才不會這麼厭世,這麼像一個憤青,似是失去了某種名為理性的神經,口無遮攔。


她想,如果自己會抽煙或者使用打火機,肯定會點起一支,然後狠狠抽上一口,再對天空比個人稱不雅的手勢,大喊這該死的人生。






-

大东喵!!!

人间是个好地方,下辈子,不来了

人间是个好地方,下辈子,不来了

夕易

这个地方(初投稿)

这个世界,是披着羊皮的狼。

温柔,是表象。

人们,看似善良,

内心自私,充满欲望,

前途无际,希冀渺茫。

人心险恶,欲盖弥彰。

处于这时光,您会怎样?

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还是放下学业随心所向?

或可留步片刻追求梦想;

亦可以身为本满足欲望……

但,无论怎样,

你与世界永将

拔刀相向。


这个世界,是披着羊皮的狼。

温柔,是表象。

人们,看似善良,

内心自私,充满欲望,

前途无际,希冀渺茫。

人心险恶,欲盖弥彰。

处于这时光,您会怎样?

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还是放下学业随心所向?

或可留步片刻追求梦想;

亦可以身为本满足欲望……

但,无论怎样,

你与世界永将

拔刀相向。


莫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