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厌声

36浏览    2参与
遥辄沈倾

厌声 01 银杏

林厌x闻川声

民国,师生,m/m。 

[图片]


结尾是一些关于抽奖。


 一、银杏。 


1937,冬。上海。

天空呈现出寂寂的灰,宽敞的街道了无人迹,偶尔有几辆黄包车零星来往,带过一阵清脆车铃的声响。纷纷扬扬的鹅毛雪掩盖了许多世俗的痕迹,整座城市扑面而来的都是干净的清白色气息。人们常说:“瑞雪兆丰年。”

可是这里没有丰年。

在上海最繁华的街道,九洲饭店仍没有歇业,周围布满了穿着制服的官兵。久驻上海的居民一看这架势便明白了——76号在这里——便再也没有哪个不要命的往上凑。过了许久,饭店经理带领一众小弟簇拥着一个人出来了。经理打躬作揖着送他上...

林厌x闻川声

民国,师生,m/m。 



结尾是一些关于抽奖。


 一、银杏。 


1937,冬。上海。

天空呈现出寂寂的灰,宽敞的街道了无人迹,偶尔有几辆黄包车零星来往,带过一阵清脆车铃的声响。纷纷扬扬的鹅毛雪掩盖了许多世俗的痕迹,整座城市扑面而来的都是干净的清白色气息。人们常说:“瑞雪兆丰年。”

可是这里没有丰年。

在上海最繁华的街道,九洲饭店仍没有歇业,周围布满了穿着制服的官兵。久驻上海的居民一看这架势便明白了——76号在这里——便再也没有哪个不要命的往上凑。过了许久,饭店经理带领一众小弟簇拥着一个人出来了。经理打躬作揖着送他上车,目送着吉普车在转角处拐了个弯便消失在视野,他竟在这大冷天里狠狠抹了把汗。

“处长。”刘秘书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坐在后排的男人,“这么晚了,送您回家吗?”

林厌一手捏着额角,眉头轻蹙,显然是应酬喝的多了些。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轻轻的顺口“嗯”了一声,又道:“不必,回处里。”

“是。”刘秘书手下的方向盘打了个转,车子便稳稳当当的拐向行动处。 


76号行动处。

闻川声刚从外面回来,便在楼下遇到了林厌的车。他走上前替人拉开车门,浓重的酒味儿使他怔了一下:“你这是喝了多少?”

“小东西。”林厌半梦半醒间笑着骂了一句,“给我扛上去。”

闻川声无奈,只得一边嫌弃地数落着他,一边把人背上处长办公室。

冲了碗蜂蜜水给林厌灌下去,闻川声起身关上了门。

“出什么事了?”师生十年,闻川声早看出来林厌喝这么多还跑来行动处,肯定是有事。等人缓了一会儿,他拉开林厌对面的凳子,随口问道。

“梁海招了。”林厌靠在椅子上,双手掩着眼睛,疲惫地说,“戴老板给丁主任发电,愿意用情报来换他的命。”

梁海是前几天闻川声奉林厌之命亲手抓捕的军统。他手里掌握着上海军统小组多数地下交通站的去向。这人也算是个硬骨头,林厌审了三天,愣是没吐出一点他所知道的情报。林厌便将此人信息登报,不出半天,那边便派人来了信儿。只要情报够有价值,对方又是军统不是中共,汪伪也不至于闹太僵。

“好事。”闻川声撑着头,“戴老板打算拿什么来换他这十几个地下交通站?”

“中共银杏。”林厌倏地睁开了眼。闻川声的笑容凝固了一瞬,又很快恢复了正常。再开口,他的语气里难得添了几分真诚,“戴老板倒是真爱惜这个人。”

大名鼎鼎的中共高级代号“银杏”,在整个76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纠缠了行动处近十年,76号的档案里却除了“银杏”二字一无所有——甚至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每年,数不清的情报从银杏和他上下级的手中流向延安,流向前线,流向中共地下党组织,汪伪政府上上下下都对他们恨之入骨,却无可奈何。

“是啊。”林厌揉了揉眉心,“若是真的能抓到银杏,军统这些交通站不要也罢。这个人抓得值,回头我跟丁主任为你邀功。早点歇着吧,明早去总部开会。”

“您教导有方。”闻川声笑着随口道。林厌“啧”了一声,便打发他下去了。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闻川声脸上的笑容瞬间荡然无存。他坐在桌前,手中飞快地转着一支笔——这是他焦躁时的无意识行为。自己的身份在组织里是最高机密。自十年前启用以来,他只与唯一的上级“云杉”单线联系。为保证绝对安全,就连云杉本人也没有亲眼见过他,一直是书信来往。何况军统的人。

是的。闻川声就是中共安插在76号,那个令他们焦头烂额,堪比神话的银杏。

行动了这些年,若是说林厌一点也不怀疑他,那断然不可能。闻川声清楚的知道,方才林厌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一睁眼,其实都是对他的试探——即使他的背景干净到有如一张白纸,即使他是林厌亲手带出来的学生,即使在别人看来他跟林厌关系亲昵到像一对亲兄弟。闻川声的心里一直谨记,像林厌这样老谋深算的人,他根本没有真正相信过自己。

可是,如若方才那句不仅仅是一个试探呢?闻川声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来一个可怕的想法。林厌行事向来滴水不漏。他对闻川声一直持怀疑态度,却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明早便知真伪的事情,编一个圆不上的谎着实难以收场。这绝不是林厌的行事作风。

事已至此,他只有在心里默默祈祷,即使军统真的掌握了什么有关与自己的信息,也没有拿到什么最关键的线索了。

但是戴老板真的会拿他十几个地下交通站来开玩笑吗?

闻川声缓缓的吐出一口气。他不知道。只是,比起明早的会议,还有一个更为棘手的事情,迫在眉睫。

他想起来前日云杉的来信。

“日军有份作战计划,代号不倒翁。上级获悉,这份计划就在76号内部。我们在正面战场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上级希望你能于十日内,不惜一切代价获取这份情报,发回前线。”

这份“不倒翁”计划的重要性,单从这份来信的措辞,闻川声就能感受的到——之前,再重要的任务,云山都会反复交代谨慎行事,任务可以放弃,身份决不能暴露。闻川声也清楚,这十几年的潜伏十年的启用,在这个位置,他对于组织很重要。而“不惜一切代价”就等同于告诉闻川声,这一次,任务是在安全前面的。如果碰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哪怕牺牲自己,他也必须在十天内将计划顺利送出去。

时间给的太紧了。闻川声旁敲侧击地跟林厌打探了两天,才确认处里确实是有一份机密文件。只是其保密程度,并不是自己这个级别可以接触到的。

行动处里,除了林厌便是闻川声了。所以就是说,有权限过目这份文件的,整个行动处只有林厌一个人。

闻川声叹了口气。这是唯一的突破口。可是直接从林厌的手中盗文件,且不说难度多大。这十年来,这都是他最不愿做的事。     




1.1937年卢沟桥事变,中国全面抗战由此开始,中共全面抗战路线正式形成。


2.林厌,闻川声,云杉等人无原型,事件无历史参考,部分地名为编造。 


3.解释一下闻川声的代号。首先是因为我本人真的很喜欢银杏叶子。其次,银杏,寓意着永恒的爱和沉着。沉着是指咱们川声。至于永恒的爱,就不用我来说哪两个人了吧。


4.对一些文中出现的词解释一下。为了防止被官方河蟹,胆小倾就放图了。看不清不要紧,能看清最大的那几个字就行了。反正不影响看文,如果影响了的话就去自己百度下吧呜呜,就是说,咱也不敢放太清楚的图。

 ①汪伪政府。


 ②76号。


 ③丁主任。


 ④戴老板。


 ⑤军统。


 



时隔一个多月我终于更文了。亦为临风少年真的不会坑,真的最近太忙了,三次家里出了点事,又遇上要考试了在备考,身体还闹了点脾气,就是说,实在没时间也没精力。


先更了这篇是因为,这篇是个联文,元旦的联文。一堆神仙老师带我玩,所以就是说,像我这样的厚脸皮鸽子也不好意思了,诶。


然后是一点题外话,就是说千万不要发火,真的很伤身体,我昨天跟我爸吵架,吵得特别凶,气得我一晚上没睡着,然后第二天发烧了,最高三十八度六,因为是身体的应激反应,退烧药还不顶用,到现在还没退。真是气死我了。所以就是说,呜呜呜呜千万不要生气,真的很伤自己的身体。

宝子们要天天开心!!


最后就是,很荣幸我的《那些没能说出口的对不起和我爱你》在短篇组投票中甩了个尾巴,以第五名的成绩惊险的进入决赛。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厚爱。等我忙完这一阵,大概二十号左右,会有一个抽奖活动。先来悄咪咪的跟大家打探一下想抽什么。还有顺便推销一下那篇文。

看文的话可以直接点击直通车,或者我的置顶。

“不要把我葬在家里。”

直通车这里 

为了保证文章的完整,我已经把彩蛋粘到正文里了。所以说,如果您喜欢这篇父子兄弟之间的小故事,可以给我投一点粮票吗,就是免费的那个礼物。

万分感谢!!!




好了,最后的最后,如果您喜欢厌声,可以留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嘛!!


遥辄沈倾

【末日终声24h|23:00】厌声

民国。mm,师生,有刑讯。

鸽掉了,最近实在三次出了点事,长篇也没更,我检讨,对不起。因为好喜欢这个题材,所以发展成一个中篇了。大概三四万字。建了个新合集“厌声”,后续在合集里发。


林厌x闻川声


“为师多年心血,怎么教出来你这么个东西。”

林厌一直是个享受血肉横飞的人。他低呵一声,暴怒着抡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鞭子,挥手扬鞭兜风而落。湿漉漉的白衬衫瞬间绽开一道血渍。他希望找到从前的快感。

四溅的血模糊了林厌的视线。这是闻川声的血。    

皮肉撕裂的声音蒙住了林厌的耳膜。这是闻川声的肉。

总是一副谈笑风生面孔的人,此刻满身血污,头发散...

民国。mm,师生,有刑讯。

鸽掉了,最近实在三次出了点事,长篇也没更,我检讨,对不起。因为好喜欢这个题材,所以发展成一个中篇了。大概三四万字。建了个新合集“厌声”,后续在合集里发。


林厌x闻川声


“为师多年心血,怎么教出来你这么个东西。”

林厌一直是个享受血肉横飞的人。他低呵一声,暴怒着抡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鞭子,挥手扬鞭兜风而落。湿漉漉的白衬衫瞬间绽开一道血渍。他希望找到从前的快感。

四溅的血模糊了林厌的视线。这是闻川声的血。    

皮肉撕裂的声音蒙住了林厌的耳膜。这是闻川声的肉。

总是一副谈笑风生面孔的人,此刻满身血污,头发散乱,两眼通红。这是他的闻川声。

寂静的刑讯室里,只听到鞭子上的血落到地上的声音。喘息声愈发沉重,闻川声的心脏在胸腔剧烈跳动。在这里关了这么些天,其实他一点苦都没受。放眼整个行动处,根本没人敢动他。大家都在等。

是。林厌是唯一能动他的那个人。

可是林厌也最不想动他。

不知过了多久,林厌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手。

“为什么是你。”他的声音很平静。闻川声却听出来了他的哽咽。

盛夏的艳阳高照。他终究归回仍是老模样。

“老师,”刑架上的人虚弱地打断了他,“找个风大的地方,把我忘了吧。”


我是最后一棒了。本来因为鸽了有点小忐忑,后来发现好多老师都摸鱼了!放心了,呼。争取过年前写完。如果没完成就忽略掉这个flag吧救大命。

赶个末班车,祝大家元旦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